【盾冬】Please, Please, Don’t Go Away.(上)

說好的宮口+玄關PLAY

ABO設定、大盾A吧唧O

因為誤會大盾遲遲不標記自己是因為不愛自己的吧唧決定為了大盾好要離開他,結果大盾擋在門口不讓他走,他就說什麼 「不用在意我…..你可以去找更適合你的Omega……像雪倫……」

於是大盾就爆走了……大概就是這樣的PwP

不小心太嗨寫太長了都破萬字了只好先分成上下兩段XD

注意:前面有些強制性,不過最後是兩情相悅的甜肉,吧唧軟軟的,大盾黑黑的,也就是說一如往常的無邏輯XD

能接受再點吧

___

 

 

巴奇巴恩斯曾經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悲慘的Omega。

巴奇一直偷偷愛著一個全世界最棒的Alpha,他最要好的朋友、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有著一顆偉大獅子心的瘦弱小豆芽,史蒂夫羅傑斯。

早在分化出來前,巴奇就知道史蒂夫會是個Alpha,所以當他在自己剛分化出第二性徵時,就忍不住在內心竊喜,並不可自抑的幻想著與史蒂夫的結合。

然而當他試探性的對史蒂夫表示對未來的期望時,史蒂夫卻只是像是有些困擾的笑了笑,「巴奇,我們之間不需要標記也能在一起。」

雖然當時巴奇以半開玩笑的方式表示贊同,但同時他也心痛的了解到,也就是說,史蒂夫並不想標記自己與自己成為伴侶。

如果史蒂夫不願意與他結為伴侶的話,那麼巴奇決定終其一生保持獨立之身。

巴奇不曾想過要跟史蒂夫以外的Alpha結合,他不需要Alpha,他只需要史蒂夫。他需要的一直都是史蒂夫。但是他更希望史蒂夫開心,所以巴奇決定永遠不再提起那件事,並且決定要隱瞞真實的性別活下去。

在那個時候知道巴奇其實是個Omega的,除了他的家人以外,就只有史蒂夫。

當他跟史蒂夫表示自己的決心之後,史蒂夫什麼都沒說,只是沉默了一會後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就跟平常一樣的跟巴奇一起聊起學校發生的事。

巴奇知道史蒂夫一向都尊重自己,從來不會因為他是個Omega而輕視他,直到現在都是如此。巴奇也一直很感激這一點,而且史蒂夫還會幫忙他隱瞞,特別是在軍中的時候。

由於巴奇一直隱瞞自己的性別,所以在戰爭爆發後表面上身為健壯的男性Beta的他理所當然地收到了軍單。在權衡了危險性後巴奇選擇了從軍。史蒂夫並沒有太大的反對,他只是很快的隨後跟了上來,救了巴奇,並且一直替巴奇守護著他的秘密。

有幾次史蒂夫甚至動用了美國隊長的特權,幫巴奇取得了抑制劑,或是讓快進入熱潮期中的巴奇進駐他的營帳,握著他的手陪著他度過每一個難熬的時刻。

不論過去、現在,史蒂夫一直都是巴奇最忠誠也最棒的親友,即使是在相隔了七十多年後再度重逢,而且自己已經不再是原來的自己,甚至差點殺了他,史蒂夫卻依舊敞開雙臂,對著經歷了劇變的自己展現出不變的笑容。

而且現在由於巴奇Omega的真實性別跟著冬兵檔案一起曝光,雖然在史蒂夫的保證下,巴奇加入了神盾局並特別隸屬於美國隊長之下。但身為一個未標記的Omega,即使是在復仇者中依然算是個不定時炸彈。

九頭蛇對冬兵的處理是適度的改造他的腺體並注射強效的Omega抑止劑然後定期冷凍。但史蒂夫不可能選擇那麼做。

所以史蒂夫對眾人憤慨又難過的表示,巴奇已經受夠了折磨,他希望能讓他的身體回歸自然的程序。而他們雖然還未標記,但過去他們的確是一對伴侶,等到巴奇自然進入熱潮期時,他們就會結合,所以不用擔心。

巴奇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史蒂夫。明明他們不是那種愛情關係,他還是為了自己對大家說了謊。

一想到史蒂夫為了自己違背他的原則(他一直都為了巴奇那麼做),還無法像一般的Alpha那般與正常的Omega成家立業,巴奇就感到心疼又自責。所以雖然捨不得,但巴奇在獨自思考了許久決定要主動離開史蒂夫。

他去找了布魯斯,除了史蒂夫以外,他少數信任的人。把自己的想法一點一點的平鋪直述 ,並提出了他的要求,而在布魯斯的幫忙下東尼也欣然同意了在巴奇找到新的居住環境前讓巴奇暫時住在史塔克大樓。

因為布魯斯跟東尼都是Beta,即使突然毫無徵兆的發情,他們兩人也不會被自己影響,所以除了史蒂夫的家以外對巴奇來說是最安全的地方。

直在一個星期四的下午三點,在巴奇獨自一個人將行李都收拾好了之後,拎著行李,對著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史蒂夫提起他要離開這個家般道史塔克大樓之前,他都完全沒讓史蒂夫察覺到他的思考。

「……你說什麼?」 所以史蒂夫的臉上全是茫然,像是完全聽不懂剛才從巴奇口中所說出的話。

「我會跟他們說明清楚其實我們並不是伴侶,你是為了保護我才那麼說的。而像我這種未標記的Omega跟你住在一起還是不太好,所以我跟布魯斯商量過了,他願意讓我暫時住在他那裡,你知道他跟Tony都是Beta,所以我在那裡會很安全,你不用擔心我。」

強迫自己盡可能的直視著史蒂夫,巴奇快速的把早已在腦海中反覆練習過的台詞一股腦的說出口,因為他知道只要稍一停滯,他就說不出口要離開這裡,離開史蒂夫。

見史蒂夫愣在那半天都沒說話,巴奇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將手中的行李舉起。

「那我走了,有空來找我。」說完後巴奇轉過身,毅然決然的朝著門口走去。

「……等……等等!巴奇!」 終於理解到現在是什麼狀況的史蒂夫瞬間從沙發上如字面上的躍起,旋即氣急敗壞的往玄關奔去。

「巴奇!你……你……」 在門口前一把抓住了準備轉開門把的巴奇的左手,史蒂夫一臉驚愕又恐慌的大叫了一聲巴奇的名字之後,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嘴巴張張合合,半天都吐不出一個字。

「史蒂夫……?」

巴奇有些意外史蒂夫如此劇烈的反應。雖然不會疼,但巴奇可以從細微的聲響感到史地夫握著自己左手腕的力道重到讓金屬都發出了磨擦音。

看著史蒂夫急得說不出話來卻又不肯放開手的模樣,巴奇只好開口說道:「我知道你一直把我當成是最好的朋友……而我也是……就像你說過的,我們不需要標記也能在一起,就像是家人。」

「我不懂!那為什麼你還要離開?」史蒂夫急問。

在史蒂夫焦急不安的注視下,巴奇低下了頭,「……因為有我在會阻礙了你過正常的生活。」

史蒂夫一臉震驚的望著巴奇。

而巴奇只是低頭繼續解釋:「別在意我,你可以去找更好的Omega……對了,像雪倫卡特就是個不錯的……」

但巴奇的話沒能說完,因為史蒂夫用雙手抓著他的肩膀,用力把他壓到了門板上,發出了不小的撞擊聲 。

他瞪著巴奇,像是憤怒又像是悲傷,「我不需要更好的Omega,你就是最好的Omega。」

巴奇還來不及為了史蒂夫的話感到驚愕,一切的思考都因為接下來的吻而停止了。

「史蒂夫……?」巴奇瞪大了雙眼,望著近在眼前的金髮Alpha那雙隱含著難以言喻的複雜情愫的蔚藍。

「我愛你,巴奇……」史蒂夫雙手捧著巴奇的臉,吻著他的鼻尖、他的額頭、他的嘴唇。

面對突如其來的告白,巴奇的驚訝大於喜悅,他甚至還無法理解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所以只是呆然的望著史蒂夫。

「我一直等一直等,終於等到你回來,然後你說要離開?」望著巴奇,史蒂夫像是在說給巴奇聽,但更接近自言自語,「不,這次我絕對不會讓你離開我。」

還沒反應過來史蒂夫話中的含意,自己身上衣物突然被史蒂夫撕扯開來的影像跟聲響對巴奇造成了很大的震撼。

由於太過於驚愕,巴奇暫時失去了反應的能力,呆愣著望著史蒂夫將自己壓在牆上並抬起了雙腳,直到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股間,巴奇才終於回過神來。

「史蒂夫!?」巴奇胡亂擺動著雙腳,雙手抵著史蒂夫的肩膀,試圖做出抵抗,「你要做什麼!?」

史蒂夫凝視著巴奇,臉上的表情讓巴奇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

「我現在就要標記你,讓你成為我的Omega,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平靜的說著近乎犯罪的宣言,史蒂夫一手將巴奇的雙手扣在頭上,另一手抓起巴奇的右腳勾到自己的肩上,並往下潛入渾圓的雙丘之間。

「不要這樣……你冷靜點,史蒂夫……嗚啊?!」

忽然間強烈的異物感毫無預警的從下身清晰的襲擊了巴奇,迫使他縮起身子發出一聲驚呼。

那是史蒂夫的手指,一插入之後就粗暴的在乾澀的內裡胡亂擺動、玩弄著他脆弱的內壁。

「不……拔出去……求你……我……從來沒有過……」 巴奇像是求饒的這句話,反而只是更加刺激著史蒂夫的Alpha本能, 並且取悅著他。

也就是說,巴奇還是處子。

「巴奇……別怕……雖然我也是第一次……不過我都有在看書,我知道該怎麼做……放鬆交給我。」

巴奇很想破口大罵,去你媽的史蒂夫羅傑斯!但事實上是他只能抽泣著扭動著腰忍受異物在狹小的甬道內胡亂的擴張抽送的感受。

疼痛跟奇妙的麻癢感讓巴奇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抽搐著,直到史蒂夫的手指拔了出去之後,他戰戰兢兢的睜開眼睛,看到史蒂夫那傲人的巨物幾乎要尖叫出聲了。

巴奇還是如此近距離的見識一個Alpha的陰莖,而且還是完全勃起的,還是注射了超級士兵血清的超級老二。

那根與凶器沒什麼兩樣的玩意要捅進自己的身體裡來?

「……不,」巴奇盯著那根巨大而粗硬的赤紅肉棒,恐懼的搖著頭,「不可能……那不可能進得來……」

「放輕鬆巴奇。」但是史蒂夫只是低聲的安撫著,接著一手扶著自己怒張的陰莖,抵著那處因緊張跟恐懼而不住收縮的入口處,毫不留情的慢慢破開,一點一點的堅定擠入。

「不……啊……啊……啊……」

撕裂般的劇痛緩慢而清晰,巴奇在眼眶中醞釀許久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

在史蒂夫整根沒入後,他暫時停留著,吻著巴奇淚濕的臉頰。

巴奇只是閉著眼睛無聲的流淚、大口喘息。

等到巴奇的身體沒那麼緊繃之後,史蒂夫才稍微往後退,輕輕抽出一點自身。

「唔……啊……」

彷彿內臟被拉出的撕扯感讓巴奇緊緊皺眉發出痛苦的呻吟。

史蒂夫心疼的低頭看去,卻瞬間愣住了。

他看到了沾染在自己陰莖上殷紅的血液,以及隨之滴落在地面上的紅色水珠。

那就像是處子之血,讓史蒂夫剎那間興奮的像是青少年。

情不自禁的抓住巴奇的腰,也沒想到巴奇才剛被破處,還需要適應,就突然開始了猛烈的抽插。

「啊!很痛……史蒂夫……停……停下……求你……」

雖然巴奇是Omega,但現在不是熱潮期,而且擴張並不充分,像這樣直接被侵入的感受是非常難受的。

更何況,他還是第一次。 卻被同樣是第一次的史蒂夫順從征服與佔有的本能毫無章法的橫衝直撞,疼得他眼淚直流。

「嗚……啊……好痛……史蒂夫……史蒂夫……」

「忍耐一下,巴奇……很快就會好了……」在巴奇低聲啜泣的哀求下,史蒂夫終於放慢了動作,帶著歉意吻著巴奇不斷滲出淚水的眼角,柔聲安慰。

雖然很痛,但自始至終,巴奇都沒有用左手去攻擊史蒂夫,即使在史蒂夫鬆開了囚禁他的手時,巴奇也只是抬起了左手遮住不斷流著淚水的雙眼,右手抓著史蒂夫的肩膀,默默地承受著史蒂夫對他脆弱的內部的猛烈撞擊。

不久,為了緩和以及保護脆弱的內壁被強行捅開來的痛苦,從巴奇的Omega器官中開始有溫熱的液體從中湧出,比起方才只有鮮血,Alpha的進出明顯得更加潤滑順暢。

而快感也逐漸取代了麻木般的撕裂痛,帶給巴奇從未體會過的酥麻感受。他的呻吟不再只有痛苦,還帶著歡愉的啜泣。該死的Omega本能。巴奇咬著顫抖的下唇,感受著來自內部那被粗熱的堅挺對敏感部位摩擦而過所帶來的一波又一波快感體驗。

從巴奇混著鼻音的甜美呻吟以及下身含著自己不放的濕熱緊致中,察覺到巴奇肉體的變化,史蒂夫低聲問道:「舒服嗎?巴奇……」

巴奇慌亂的點了點頭,又胡亂搖了搖頭,這他媽實在太舒服了,但他說不出口,也不想說。巴奇不能分辨這種像是身心都被征服的快感是來自於自身的Omega天性還是因為操他的Alpha是史蒂夫。

他只是仰起頭在史蒂夫有力又快速的律動下不受控制的發出淫靡的低吟。

史蒂夫退出了一點後,猛力頂入,直將巴奇頂的不斷搖晃,幾乎站不住腳。

接著,他索性將手從巴奇的腰間移到了膝蓋窩,施力將巴奇另一隻膝蓋也扣到了自己的肩上,讓兩人的大腿貼緊,他的陰莖也因此進得更深。

「你看……巴奇……我們正在結合……」

在史蒂夫的輕聲耳語中,巴奇紅著臉又羞又驚的看著自己被高高抬起拉開的大腿間,內部的那處隱蔽的粉嫩小洞被史蒂夫的陰莖撐開來,鮮紅的血液混著半透明的液體不斷因抽插而被擠出,沾染著兩人的股間跟地板。

史蒂夫正在操他,還把他操得那麼濕。這個認知讓巴奇不由自主的全身一陣震顫,急促的喘息著,胸膛也劇烈的上下起伏,從小腹內湧上了止不住的燥熱與興奮,分泌出了更多的體液,溫熱的浸透著兩人結合的部位。

「我一直都想那麼做……」像是著迷般的低嘆,史蒂夫伸手撫摸上兩人結合的濕熱部位,被迫吞入粗熱肉棒的穴口因突如其來的刺激而收縮,給雙方都帶來了更強烈的感受。

史蒂夫說他一直都想這麼做?但是……

「啊……啊……」用手背摀著因疼痛與快感燒燙的紅頰,巴奇像是在哭又像是生氣的扭曲著臉,低聲哽咽著疑惑,「但……嗚……那為什麼……你一直都……不想標記我……」

史蒂夫幾乎氣笑了,他抓著巴奇的腰,猛地用力挺腰往深處頂入,逼出身下人的綿長哭腔。

「我?不想標記你?」史蒂夫輕咬著巴奇顫抖的下唇,壓抑著怒氣似的低吼,「老天,我想瘋了,巴克。」

緊抓著巴奇的大腿根,史蒂夫用力的頂撞著不住哭泣的巴奇,咬牙切齒一字一句的說道:「天知道我多想要像現在這樣,進入你、佔有你、標記你,讓你成為我的Omega?」

巴奇嗚咽著試圖聽清楚金髮的Alpha憤怒的說些什麼,卻只能在史蒂夫的每次撞擊下仰起頭喘息呻吟。

「但是你說你想要自由,不想被標記,不想成為只能依賴Alpha而活的Omega,所以我尊重你,我們不需要標記也能在一起!然而結果是什麼?你居然說為了我好要離開我!」

伴隨著節奏的話語越來越大聲,史蒂夫激動而狂暴的挺動著腰臀,不停歇的貫穿著這個讓他又愛又氣又不知道該怎麼辦的Omega體內。

「什……什麼……?」史蒂夫在說什麼?他說過那樣的話?從史蒂夫的話中察覺到事情不太對勁的巴奇在憤怒的Alpha對自己狂野的掠奪中,依然努力的斷斷續續說道:「我……啊、啊!……我……我什麼時候……那麼說……我明明問過你……是不是想標記我……可你不想要……」

從巴奇斷斷續續的哽咽中聽出端倪,史蒂夫放慢了侵略的速度,皺起眉望著滿臉淚水卻一臉茫然的巴奇, 「……你……該不會是忘記了?」

「忘記……什麼?」巴奇眨了眨濕漉漉的睫毛,不解的望著史蒂夫。

「……我們看到在精神療養院裡,因戰爭而失去了Alpha的Omega,你跟我說如果你是Omega的話絕對不要像那樣……」看著巴奇臉上越發迷惑的表情,史蒂夫暮地停下了動作,臉上滿是錯愕的表情,「老天,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

巴奇輕輕點了點頭,然後也跟史蒂夫一樣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所以,史蒂夫不是不愛他,不是不想標記他。相反的,他是因為太愛巴奇,連他無意中說過的一句話都記得一清二楚,才會為了連巴奇自己都不記得的一句話,違背自己內心的真正想法,一直忍耐,忍著一個Alpha對Omega的本能與一個男人對心愛之人的愛欲。而結果卻是讓巴奇誤解史蒂夫不愛他。

這真是……

「太可笑了……」史蒂夫跟巴奇同時脫口而出。

由於太荒謬,巴奇忍不住笑了起來,瞇起紅紅的眼睛,小聲問道:「……所以,你其實一直都想要標記我?」

「是的……巴奇……想到都要瘋了。」史蒂夫無比誠摯的低聲說道。

「那就來吧。」巴奇彎起嘴角側過脖子,露出後頸的腺體處,對史蒂夫輕聲要求,「現在就標記我……讓我成為你的Omega。」

「……然後,我也是你的Alpha。」柔聲地低語著,史蒂夫俯首將牙齒抵在那處微微冒汗並不時顫抖的肌膚,眼看就要咬破的瞬間。

門鈴聲突然突兀的響起,兩人瞬間同時停下了動作,驚疑的望向門扉。

「是布魯斯跟東尼……」透過門眼,史蒂夫可以看見來訪的客人。

而兩名超級士兵的超級聽力甚至讓他們聽得見只相隔一層門板的訪客彼此交談的聲音。

『嘿,我說他好歹也是前殺手,不會出什麼事的啦。』

『嗯……但是他依然是個Omega……而且已經超過約好的時間一個多小時了,依詹姆斯的個性不可能什麼連絡都沒有……』

『你是說他突然發情然後被隊長逮著了?還是隊長不願意放他走所以乾脆強行標記他?』

『我想隊長應該不至於那麼做……畢竟那是犯罪的……』

『難說喔,畢竟他也是個Alpha,所有Alpha都霸道又控制慾旺盛。』

『那是偏見,東尼。』

聽著門外分析神準的東尼跟布魯斯之間的對話,巴奇跟史蒂夫對望了一眼,兩人臉上都是複雜的苦笑。

「東尼說得對……你可以試著求救,巴奇……」接著,史蒂夫忽然在巴奇耳邊輕聲呢喃著,並挺起腰用力往濕熱的內部頂入,「說你正在被我強姦……」

在差點因突如其來的衝擊而尖叫出聲前巴奇反射性的遮住了自己的嘴,睜大了雙眼不能置信的瞪著史蒂夫。

你在做甚麼!?他用眼神那麼罵道。然而很快的就在史蒂夫越發激烈的頂撞下緊緊閉起,生理性的淚水從長長的睫毛下被擠出。

史蒂夫一邊觀察著巴奇,一邊故意針對巴奇的性感點進行深度撞擊及劇烈摩擦,巴奇只能摀著自己的嘴,拼命搖頭,顫抖著身軀咬牙忍受從下而上的撞擊所帶來的酸疼快感,任由大顆的淚珠從緊閉的雙眼中落下。

他不能讓布魯斯跟東尼發現門的另一邊正在發生什麼。更何況這不是強姦。在令人頭昏眼花的搖晃下,巴奇有些飄飄然的想著,因為他的確渴望著這個……渴望被史蒂夫侵犯。

「嗯……嗯嗯……」

在羞恥的理性與淫亂的本能間擺盪,巴奇只能緊緊摀著自己的嘴,以防叫出聲被門外的兩人發現。

『都沒人在家嗎?』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

『有嗎?』

聽到這段對話,巴奇的心臟緊張到發疼,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門外,而史蒂夫卻彷彿毫不在意似的撞入他。

『……大概是我聽錯了吧。』

終於,在門鈴又再響起一次後沒多久,兩人似乎決定離開。

「……」

聽到兩人漸行漸遠的腳步聲,巴奇才安心了下來,將額頭靠在史蒂夫的肩膀上,對著史蒂夫又哭又罵又捶。

「你這臭豆芽!你在想什麼……要是……要是被他們……」

「被發現了……又怎麼樣?」史蒂夫舔了舔巴奇的脖子上從後頸被咬破的腺體上的血混著汗水的滋味,牽起嘴角,「正好可以讓他們知道你已經是我的Omega。」

「什……?」 巴奇愕然的看向史蒂夫。他什麼時候咬破他的腺體標記他了?他怎麼都沒發現到?

「不過這樣只是暫時標記……」史蒂夫笑得很老實,雖然他做的事情完全跟老實扯不上邊,「還剩下一個步驟……」

說著,史蒂夫重新抱起了巴奇的腰,讓他的臀部緊貼著自己,大力的將硬得發燙的陰莖一下又一下的猛操進早被操得又濕又熱的小洞裡,有些水就這麼被擠了出來滴落地面。

「啊!哈啊……嗯……嗯嗯!」

巴奇仰起了頭,將全身癱軟在史蒂夫的懷抱中,貪婪的享受著史蒂夫帶給他的無邊無際的快感。

不知過了多久,在一陣快而猛的抽插之後,史蒂夫停了下來,緊接著巴奇感到大量濕熱的液體在自己的甬道內噴發,他也跟著達到了高潮,將白濁的液體噴濺在史蒂夫的肚子上。

兩人都粗喘著氣,沉浸在愉悅的高潮,舌頭彼此交纏著濕熱的吻。

吻了一會後,感到還卡在體內那才剛解放過的火熱又開始硬了起來,巴奇身軀微微一顫,抬頭望著眼中情慾不減反增的史蒂夫。

「……到房裡去好不好?我的背磨得好疼……」舔了舔濕熱的嘴唇,巴奇像是撒嬌般的在史蒂夫因汗水而濕透的胸前磨蹭著自己緋紅滾燙的臉頰。

「好、好好好!抱歉……巴奇……」

史蒂夫像是恍然大悟般的抱起巴奇,快步走到房間內,一路上,從巴奇的雙腿之間不斷有粉紅色的液體滴落,在地板上留下了痕跡。

將巴奇輕輕的放在床上,史蒂夫俯身吻住了巴奇,然後拉開他的雙腳,再一次的進入了他。

這一次巴奇也配合著史蒂夫的律動,順著本能往後扭動著腰,讓史蒂夫能撞上那讓他又酥又麻的敏感點,沉溺在舒服的快感下。

「啊……哈、啊……嗯……啊啊?!」

史蒂夫的進出越來越深,越來越用力,突然間,體內深處某個部位被頂到的瞬間,一股莫名的感受像是電流般瞬間竄上全身,巴奇忍不住弓起腰發出了近乎哭喊的驚呼。

那是……那裡是……

史蒂夫停下了動作,與驚慌的巴奇四目相對。

「……就是這裡了吧……?」凝視著巴奇,史蒂夫低聲詢問。

以史蒂夫所讀的書中所描述的,這裡應該就是巴奇的Omega器官的入口,也就是子宮口了。只要他進入後將精液灑進去,那麼巴奇將會被他永久標記。如果是熱潮期的話,那麼還會附加百分之百懷孕的可能性。

因汗水而濕透了的巴奇全身抖得像是被雨淋濕的小貓,從尾骨深處同時湧上了從未感受過的酸疼以及強烈的快感。

「史……史蒂夫……」 巴奇張著一雙濕漉漉的藍眼,既害怕又隱約有些期待的望著眼前的金髮Alpha。

他現在不是熱潮期,正常狀況下非熱潮期時Omega器官的第二重入口--也就是子宮口--是不會打開的,當然如果Alpha硬要侵入的話還是可以硬生生捅開來,伴隨著撕裂傷與鮮血。

雖然巴奇認為史蒂夫應該不會那麼做,然而他剛才所做出的基本上已經近似於強姦了,要是,要是史蒂夫他--

感受著停留在子宮口外的火熱,巴奇緊張的不斷喘息,眼淚在眼眶中打轉,說不出是恐懼更多些還是期待更多些。

「……巴奇……」凝視著巴奇一會後,史蒂夫一反之前的狂暴,溫柔地俯身捧住那被汗水和淚水弄得濕淋淋的臉,輕輕地在眼角吻了一下,然後一手撫上巴奇的小腹,輕輕愛撫著,並在他耳邊低聲傾訴:「為我打開,讓我進去……讓我可以好好地標記你,讓我能完全成為你的Alpha,好嗎?」

史蒂夫低沉而柔情的嗓音振動著巴奇的耳膜及心臟,瞬間,就像是有一團火從下腹燒了起來,並迅速的延燒至全身。

當聞到濃郁的香甜氣息從巴奇身上猛地散發出來時,兩人同時都愣住了。

「巴奇……?」

「我……我發情了……?」面對史蒂夫驚訝的眼神,因突如其來的熱潮而渾身燥熱、滿臉通紅的巴奇在突兀且強烈的愛欲下,粗喘著濕熱的氣息,困惑的喃喃自語著。

他居然發情了,只因為史蒂夫的一句話。

史蒂夫情不自禁的將臉埋入巴奇的頸項間,貪婪的嗅著那甜美的肉桂蘋果香,低沉著因高亢的慾望而嘶啞的嗓音,「老天,巴奇……你聞起來好極了……」

他們都感覺到了巴奇體內深處的入口正在緩緩打開,並分泌出溫熱的液體,一切都是為了接納史蒂夫,為了被標記,為了……

「生我的孩子,巴奇。」說著,史蒂夫用力一挺腰 ,在巴奇混著強烈喜悅與些許痛苦的尖叫聲中強行破開了那處柔軟而富有彈性的緊窄入口。

 

 

 

 

 

 

TBC

 

 

___

 

 

都萬字了我居然還沒寫到完整的子宮口以及(後背位)做得太激烈巴奇下意識的往前爬想逃,然後被抓回來那裡,我不甘心(咬手帕

既然巴奇發情了,接下來史蒂夫也應該要被發情的Omega刺激而發情才公平吧(咦

上篇全程以巴奇的視點為主,下篇會以隊長的為主所以糟糕度預計會往上跳級……還會提到比如說二戰時當他面對躺在床上發情的巴奇是怎麼壓抑自己之類的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