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We And Us (2)

上一話請走這

關於復四結局後復四盾冬跟復一盾冬在2012年時所發生的一些事。

為了方便分辨,文裡的人稱復一盾冬用姓、復四盾冬用名。

延續上一話,面對希望救出巴恩斯的羅傑斯,史蒂夫跟巴奇會怎麼做呢?

有興趣再看看吧~

 


___

 

 

 

相對於羅傑斯的激動跟巴奇的緊張,史蒂夫反倒顯得相當冷靜。

史蒂夫並非第一次與過去的自己相對。

其實早在更早以前,除了這個時空以外,他還曾經見過一次比現在眼前的羅傑斯更年輕的自己--雖然只是幻影。

為了找尋冬兵的秘密,史蒂夫跟娜塔莎一起回去過當初自己還是個瘦弱小夥子時的受訓營地,並在薄暮中見到當時自己的幻影。

無論是那時候,還是現在,在看到過去的自己時,史蒂夫心裡其實都一直有個疑問想要對過去的自己問。

『你看到現在的我會怎麼想?』

只不過現在的狀況,比起對自己內在意識形態的探討,還有更重要的問題必須去問。

垂下眼瞼,邊思考著邊站起了身後,史蒂夫對著一旁擔心的巴奇輕輕一笑,搖了搖頭表示不用擔心。

看著史蒂夫的笑容,巴奇稍微鬆了口氣,點了點頭回以笑容,開始思考著關於救出這個時空中自己的可能性。

在巴奇記憶中,羅傑斯想救出的這個時空中的自己,目前應該還沒被喚醒,依然在九頭蛇地下基地中的冷凍槽中沉眠。

還要再半年後,冬兵才會被為了順利執行洞見計畫的皮爾斯從冬眠中喚醒,若不是與史蒂夫重逢,巴奇還會是那個名為冬兵的人型兵器,在九頭蛇的控制下繼續殺害更多生命。

如果可以,巴奇也想阻止自己被當作冬兵利用時所進行的殺戮。

雖然他可能會更傾向於選擇用殺死過去自己的方式來阻止,然而羅傑斯卻是嘶吼著,想要救出過去的巴奇‧巴恩斯。

望著史蒂夫與羅傑斯,巴奇心裡五味雜陳、百感交集,不知道該怎麼選擇的他決定將一切判斷交給史蒂夫。

「……你是怎麼知道未來?又知道多少?」

面對史蒂夫的疑問,羅傑斯做了個深呼吸,讓自己稍微冷靜下來,看向手中的權杖。

「……在你用這支權杖讓我昏迷之後,你的記憶就湧入了我腦中,從找到巴奇之後,一直到你回來這裡拿到權杖之後的所有記憶。」

點了點頭,史蒂夫將視線移到權杖上閃耀著黃色光輝的心靈寶石上,微一沉吟。

「心靈寶石的能力嗎……」

史蒂夫並不是很清楚心靈寶石的所有能力,他只能大致揣測,應該是由於他跟羅傑斯算是不同時空的同一個體,才會導致自己的記憶透過心靈寶石流動到他那方去,雖然原理不同,不過大概有點類似涅布拉的狀況。

「那麼,你應該知道,為了避免導致未來產生變化,我們不能對過去進行太多干涉……」

好不容易有些冷靜下來的羅傑斯聽到史蒂夫的話再次炸了開來。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但我沒辦法在知道了未來……」用力咬了咬牙,羅傑斯握緊了權杖,低吼般地喊著,「知道了巴奇還活著後,卻讓他繼續受苦!」

望著羅傑斯激動的模樣,史蒂夫胸口湧上某種奇妙的安心跟感嘆。

史蒂夫並不是沒有想過在這個時空中提早救出巴奇的可能性,甚至是其他時空的巴奇,他都想救。

但他答應了東尼,他們會在不計代價尋回五年前失去的同時,避免造成失去這五年得到的東西的可能性,所以他只能將自己內心萌生的念頭扼殺。

不只是因為東尼,這也是一種自我約束,早在接受血清實驗的那一天起,史蒂夫就告誡過自己,無論如何不能苟且循私,這份強大的力量必須為自由與正義奉獻。

因此,雖然史蒂夫現在已經明白,對與錯的界限有時候並不是那麼清楚,善良與勇敢也有可能去傷害到別人,一個人的正義,對另一個人來說卻有可能是邪惡。

即使如此,史蒂夫一路走來始終不曾改變過自己的原則,也從不曾後悔自己做出的所有選擇。

就算曾在強大的力量面前受到挫折、也曾在現實的壓力下迷惘掙扎,但無論倒下幾次,最終史蒂夫依然近乎頑固地堅持著自己的信念,咬緊牙關挺身而出,守護著這個世界。

然而,這個世界上,唯有對一人的私情,能動搖他的心。

將視線移往一旁的巴奇,與那雙擔心地望著自己的眼眸相望,史蒂夫心念一動,恍然間想起了很多年以前,自己還只是個體弱多病卻相當狂躁急進的布魯克林小子,時常因打抱不平而遍體鱗傷。

每個人都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的時候,只有巴奇站在他身旁,陪著他、幫助他、關心他。

從過去一直到現在,巴奇眼中的那份溫柔關懷從來未曾變過。

想起了那被自己用所謂的理性與自制力壓抑在內心深處的濃烈情感,史蒂夫闔起雙眼,再度睜開雙眼來後,先是看向巴奇,再轉到羅傑斯身上。

「……我知道了,我們一起去救巴奇。」

聽到史蒂夫的決定,羅傑斯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

巴奇來到了史蒂夫身旁,與那雙堅定柔情的藍眸相對,在想著果然如此的同時,不禁感到既歡喜又歉疚。

「……沒關係嗎,史蒂夫?我們是回來還寶石的,不應該對過去做出多餘的干涉。」

其實他也很清楚史蒂夫一定會做出這個選擇,只是以巴奇的立場,他很難單純地開心起來,內心情緒說不上來的複雜。

「沒辦法,你應該也很了解……」將手搭在巴奇的肩上,史蒂夫露出堅定的微笑,「史蒂夫‧羅傑斯永遠不會放棄,更何況是關於巴奇‧巴恩斯的事。」

這點史蒂夫相信羅傑斯當然也清楚,只是對現在的他來說,沒有什麼比救出巴恩斯更重要的事,而史蒂夫當然比誰都了解自己的執著,一但認定一個目標,就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他往前進。

不顧一切,全心全意只想救出巴恩斯的這個過去的自己是如此耀眼,他無法不為之動容。

史蒂夫甚至對於羅傑斯的不顧一切感到有些羨慕,那是他並未拋棄,卻已學會去壓抑的激情。

如今,他決定不再壓抑。

看了羅傑斯因能救出巴恩斯的希望而發光的臉龐一眼後,下定決心的史蒂夫將手放到巴奇的後腦勺上,湊近他的臉輕聲低語。

「而且我原本就一直想救這個時空的你。」

雖然心裡相當複雜,但聽到史蒂夫當面說出來,巴奇還是難掩內心的感動,忍不住喃喃地輕喚著。

「史蒂夫……」

近距離望著巴奇閃動著水光的綠眸,史蒂夫微微一笑,用極度柔情的語氣,說出了相當不妙的實情。

「再說我們之前來拿寶石時就已經做了很多干涉,要改變早改變了,也不差再多做些什麼。」

「什……」

巴奇驚訝的聲音很快就被史蒂夫用唇封在嘴裡,雖然有些意外,但巴奇還是閉上眼睛,默默承受史蒂夫的吻。

「你、你在做什麼!?」

羅傑斯全身僵硬、滿臉通紅,睜大了雙眼,忿忿地用權杖指著史蒂夫。

「……放輕鬆,小伙子,」史蒂夫離開了巴奇,舔了舔嘴唇,才看向羅傑斯,幾乎像是故意挑釁的挑起了眉,「你不是說看過我全部的記憶?那應該知道我跟巴奇之間的關係。」

「你……」

雖然羅傑斯的確有在史蒂夫過去的記憶中看到過更加親密的畫面,但透過心靈寶石流進腦裡的影像與現在親眼目睹未來自己跟未來巴奇的接吻場景,根本完全不能相比。

「現、現在是做那種事的時候嗎!?」嘴巴開開合合了好一會,羅傑斯爆出了怒吼,「我們必須快點去救巴奇!」

「等等,在那之前,為了不發生額外的突發狀況,我得先去還時間寶石。」

史蒂夫舉起右手指向至聖所的方向。

「別擔心,不會很久,就在這不遠的地方,你在這裡等我,我跟巴奇很快就回來。」

然後將手伸向羅傑斯。

「為了計畫順利進行,你得先把權杖交給我。」

盯著史蒂夫的臉,羅傑斯的眼神像是在揣測他話中的可信度。

「……你真的會回來?」

「會的,」史蒂夫堅定地點了點頭,「為了救出巴奇。」

事關巴恩斯,羅傑斯也只能選擇相信未來的自己,交出權杖。

目送史蒂夫跟巴奇離開的背影,羅傑斯咬了咬下唇。

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回來,每過一秒鐘,就代表巴恩斯多受一秒的苦難。

越想越焦躁,羅傑斯忍不住轉過身,打算要自行前往救援,但他才剛轉過身,就差點撞上身後突然出現的史蒂夫。

「你要去哪裡?」

雖然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史蒂夫讓羅傑斯差點叫出聲,不過他還是忍住了。

「我不是說過一定會回來?」

瞪大了雙眼,羅傑斯看著史蒂夫臉上浮現著明知故問的笑容,簡潔地向他交代離開後到回前所發生的事。

「我們還完寶石,跟時間寶石的守護者進行過一番對談,確認救出巴奇這件事不會造成這個時空太大的變動,然後跟巴奇擬定好了救出你的巴奇的計畫,並做了些準備後就回到剛才離開後的那一刻,我再用魔方過來這裡。」

「魔方……」聽到史蒂夫提起魔方,羅傑斯才發現他除了右手的權杖外,左手上還多了一顆藍色的方塊,「宇宙魔方?」

「或者說空間寶石,」點了點頭後,史蒂夫繼續向羅傑斯解釋,「因為某些意外,這個時空的魔方被洛基帶走了,現在跟洛基一起不知所蹤,所以我們回來這裡前先回到了1942年,早紅骷髏一步到挪威的教堂取得了魔方。」

「洛基帶走了魔方!?我們不是已經抓住他了?」

「這件事說來話長,現在最重要的是先從九頭蛇救出巴奇。」

雖然對於洛基拿走魔方一事相當震驚,不過現在對羅傑斯來說的確是巴恩斯的事重要多了。

「我們現在就一起到九頭蛇的基地去救出巴奇……」說到一半,羅傑斯才察覺到巴奇並不在這裡,「對了,你的巴奇呢?」

「他已經先過去那裡埋伏了,」視線稍微移到羅傑斯的身後,史蒂夫想了一下,「你說你看過我全部的記憶,那你應該記得九頭蛇藏匿巴奇的那棟建築物吧?巴奇就在那裡等我們。」

看著羅傑斯點頭,史蒂夫也跟著點頭,然後舉起權杖指向一個方向。

「待會我們跳下去後,就會見到他了。」

「跳下去?從哪……」

羅傑斯還沒來得及問完,從羅傑斯的後方傳來一聲驚天巨吼。

「洛基!!」

當他驚訝回過頭去,只見索爾、東尼、娜塔莎跟克林特以及數名埋伏在神盾局的九頭蛇特工等數人正以備戰姿態站在不遠處。

「有……有兩個美國隊長!?」

「那個拿著權杖跟魔方的就是洛基!」

「史蒂夫!阻止洛基!」

眾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說著,而索爾更是怒氣沖沖舉起雷神之錘,向史蒂夫做出警告。

「洛基!別再惹事生非了!快跟我回家!」

果然如同史蒂夫的預想,由於現場有人目擊到了洛基趁亂帶走魔方,而九頭蛇的部下在電梯中被史蒂夫的一聲九頭蛇萬歲騙走了權杖。

那麼,現在看到兩個美國隊長站在一起,其中一方拿著權杖跟魔方,他們會怎麼想?

「我親愛的兄長,」史蒂夫學著記憶中洛基的語氣跟音調,舉起了權杖,朝向索爾的方向,勾起嘴角,像個反派般邪魅一笑,「現在才想到要來找我,已經太遲了。」

將視線在史蒂夫跟其他復聯眾們來回,羅傑斯很快反應過來史蒂夫的意圖--他打算扮演變身成美國隊長的洛基。

索爾以為史蒂夫扮成的洛基要使用魔法,但是史蒂夫當然不會魔法,相當清楚索爾全盛時期的能力有多強大的史蒂夫不會跟他硬碰硬,而是選擇採取虛張聲勢。

趁著索爾等人閃躲壓根不存在的魔法攻擊的空隙,史蒂夫用眼神對羅傑斯打了個暗號,立刻一把扛起羅傑斯,轉身朝向玻璃帷幕拔腿狂奔。

「站住!洛基!」

「放開史蒂夫!」

索爾呆了幾秒後也跟著衝了過去,但史蒂夫的已經衝破了玻璃帷幕,在四分五裂的玻璃碎片中從高樓內往外跳,等大家往窗邊一擁而上,只見到一片狼藉的紐約街道,哪裡都找不到史蒂夫跟羅傑斯的蹤跡。

「洛基!」

「洛基不只帶走了權杖跟魔方,連美國隊長也帶走了!」

「可惡!一個羅傑斯隊長比十個巴頓還難纏!」

「……我可以哭嗎,小娜?」

「等證明了你的難纏程度不只十分之一的隊長之後再好好哭個夠吧,」娜塔莎拍了拍克林特的肩膀,為他打氣,「現在,我們得先找出來洛基跟羅傑斯的行蹤。」

 

 

 

 

 

 

 

 

 

TBC

 

 

 

 

 
___

 

 
逃亡中看到新聞轉播的洛基:「(゚д゚)???」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