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聯2]【鷹銀】Let’s spend happy days (1)

鷹銀不逆應該算甜吧

鷹銀冷到想哭而且我又完全不能吃逆……只好自割大腿肉把看完復2後一直默默硬盤的鷹銀文發出來看能不能求到同好……

基本上接復聯2結局,不過這裡的鷹眼沒有結婚生子、快銀當然沒死還活蹦亂跳

___

 

 

空母降落了地面之後,在地面人員的幫助下,民眾接二連三地撤出救護小艇。

原本躺在長椅上的克林特坐起身,背靠在椅背上,摀著側腹上的槍傷,看著救護人員忙著將傷患抬上救護車。

在救護人員看到克林特腹部依然淌血的傷口時,立刻就過去要扶起他去接受治療,但是克林特拒絕了。

他對著救護人員搖了搖頭,摀著自己的傷口,一對目光死死的定在躺在地板上的銀髮青年身上,沉著嗓子,「先救其他人吧,我只是小傷,可以等到最後。」

克林特沒說出口的是,他覺得自己有義務陪伴著皮特洛的屍體直到這裡的所有人都被救離之後。

在救護人員離開後,克林特凝視著青年粗曠中帶著稚嫩的臉龐,周遭的一切吵雜彷彿沉靜了許多。

一陣微風吹撫過青年銀色的髮絲,也在克林特的心中掀起了不小的波浪,有些茫然的想著,銀毛小子連睫毛都是銀色的。

這個銀髮的大男孩是為了救他而死的。

而且,直到倒下前的最後一刻,那個小子依然不忘說出每次兩人相遇時總會說出的傲慢話語,用那一如往常年少輕狂的笑容。

說起來,他根本沒什麼機會仔細看過青年的長相。皮特洛就像是風,每一次他們的相遇,就彷彿是狂風颳過,伴隨著青年飛揚跋扈的嬉笑怒罵。

雖然剛開始時在克林特的印象中這個動作飛快的銀髮青年就是個討人厭的臭小子。但是漸漸的,他們遇到的時間多了,他可以感覺得出來,就像他的雙胞胎姊妹一樣,克林特明白皮特洛的本質並不壞。

無論是從他的眼神,還是他的笑容中,都可以看出皮特洛所抱持著的靈魂中所擁有的,是受過傷、失去過,卻依然努力想要守護著重要事物的信念。

雖然從資料中可以得知馬克希莫夫雙胞胎是在父母雙亡後自願加入史特拉克的人體實驗。但他並沒有聽雙胞胎提起他們為何會做出那種選擇,也許之後他可以去找汪達談談。

然而遺憾的是,他再也沒機會聽皮特洛說了。

周遭的民眾越來越少,眼看很快的負責運送遺體的人員也將抵達,克林特一邊思考著該怎麼通知汪達,一邊將視線在皮特洛身上緩慢游走著。

克林特身為鷹眼的卓越視力讓他可以看清楚一般常人所無法看出的細部。更不用說當他在專注的凝視著一個物體時,視力會有多強。

他可以清楚的看見皮特洛身上中了許多槍,但卻沒怎麼流血。也許可以歸功於人體實驗的成果。而且他胸口偏左的部位隱約有顫動的跡象……顫動的跡象?

當這個認知閃過腦海的瞬間,克林特猛地從椅上躍起往皮特洛身上撲過去,將耳朵貼在他的胸口上側耳傾聽。

……撲通……撲通……撲通……

雖然微弱且緩慢,但克林特的確聽到了心臟在胸腔內跳動的聲音。

克林特從來都沒像現在這樣深切的感受到一個人心臟跳動時的聲音是如此的悅耳。

感謝老天,這個臭小子還活著。

因為出乎意料之外的驚喜而鬆懈下來的克林特有些無力地在皮特洛的身邊的長椅一屁股坐了下去。緊接著馬上像是被電到一樣地跳起來。焦急地揮舞著雙手,對著另一邊的救護人員大吼大叫:「喂!快點過來救人!這裡有急患!」

救護人員馬上奔了過來,確定皮特洛還有生命跡象之後,急忙施以急救。在看著將皮特洛被抬到擔架上,克林特想到了一個人,一個紅色的身影。

對了,有個人一定得知道這件事。

想到這裡,克林特一邊快步跟在救護人員後面上了救護車,一邊趕緊抬起了因受傷跟疲勞而有些沉重的右手放到耳邊,按下通訊器,「喂,有人知道雙胞胎的小女巫現在人在哪裡嗎?」

一會之後,通訊器另一端傳了東尼疲憊的聲音,「剛才幻視把她抱到我這兒來之後就飛走了,這小女巫一直在哭,這裡又只有我一個人,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跟她說,她兄弟還活著,現在我正陪著他去醫院,看她要不要過來……」

「嘿,鷹眼剛剛跟我說妳的兄弟還活著,妳要不要……哇!等一下!我也不知道在哪裡,妳別那麼激動啊!」東尼語氣驚慌的喊道:「喂!克林特,告訴我你們在哪家醫院,我現在不帶她過去她會吃了我!」

在將醫院的名稱告知東尼後,關閉了通訊器,克林特閉上雙眼,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睜開眼睛,看向眼前躺在擔架上,臉上罩著呼吸器的皮特洛。

雖然還尚未脫離險境,但克林特有種接近奇蹟的直覺,皮特洛不會死了。應該說,他打從心底如此冀望著。

將手肘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克林特嘴角無法抑止的上揚,下巴靠在交疊的手背上,凝視著皮特洛胸膛緩慢的起伏。

「嘿……歡迎回來,小子。」

沙啞的嗓音振動著乾澀的喉嚨,自己也受了傷的克林特現在卻只感到既疲累又開心。

 

 

*** *** ***

 

 

拎著一袋塑膠袋,克林特哼著《Singing in the Rain》,腳步輕快的走到最近很常來訪近乎每日報到的病房門口,在門板上敲了幾下。

「門沒鎖……」

在聽到門內聽得出來聲音的主人現在心情很無聊的招呼聲(如果這能算招呼的話)後,克林特的臉上自然而然的浮現起笑容,推開了門口上的名牌寫著『皮特洛‧馬克希莫夫』的門。

「老頭!」

才露面,就聽到一聲開心的呼喚聲,靠著枕頭坐在病床上玩3DSL的皮特洛望向了克林特,臉上綻放出的笑容不知怎地讓克林特心情相當愉快。

但他強迫自己板起面孔(雖然這對於現在的克林特有點難但他畢竟是資深特工人員),一如往常的對皮特洛口中稱呼自己的愛稱(?)表達出了不滿的意願。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我有個很帥氣的名字,」特意裝出不高興的模樣,克林特揮了揮手,塑膠袋內的物品發出了碰撞聲,「就算不好意思叫我克林特也還有巴頓,小子。」

「你還不是一直叫我小子。」

皮特洛雖然提出反駁,但他臉上卻還是掛著笑容。

在皮特洛帶著笑意的碧色眼眸注視下,克林特拉開他病床邊的摺疊椅,大剌剌的坐了上去。

在皮特洛緊急接受治療後,他的狀況恢復的不錯。人體改造的成果加速了他傷口癒合的速度,但畢竟還是屬於重度創傷的範圍,所以還是必須住院一段時間直到完全康復為止。

克林特有向他提起過可以試著接受再生搖籃的幫助,但皮特洛很快的拒絕了,雖然理由沒說得很清楚,但克林特自己揣測,從他跟汪達對東尼史塔克難以掩飾的敵意,或許是不想接受關於東尼的任何恩惠吧。

所以克林特並沒有跟他們說,雖然表面上是說神盾局,但其實皮特洛住院以及雙胞胎在這段期間內的所有花費都是東尼所出的。

克林特並不知道他們跟東尼究竟有何過節,也許等過一陣子,雙胞胎都穩定下來之後,他會試著去問問看吧。不過現在克林特還不需要那麼深入的去探測雙胞胎的過去。他只希望皮特洛能放鬆心情好好養傷。

在心底想著,克林特將塑膠袋放到腳邊,東張西望了一會,沒看到應該會待在皮特洛身旁的紅色身影,不免有些訝異的問道:「你妹妹呢?」

汪達沒有陪在皮特洛身邊是件很稀奇的事。他們一向形影不離,更不用說自從皮特洛死裡逃生之後,汪達幾乎跟著一起住在醫院裡,一刻也不肯離開。就像害怕離開了之後,會像上次一樣差一點再也見不到面。

皮特洛抿著嘴唇,似乎心有不甘的嘟噥著:「美國隊長跟幻視還有索爾剛剛來把她帶去神盾局的新基地了,好像是說什麼需要去作個介紹還是什麼的……」

其實東尼也在,但是皮特洛下意識的屏蔽了東尼的存在。

喔,那麼說起來那個新人培訓計畫好像是今天正式實施?克林特想起前幾天從娜塔莎那裡獲得的消息,難怪他們昨天問克林特要不要過去。但是他拒絕了,有史蒂夫跟娜塔莎在暫時應該是用不到他。

而且他看過名單,都是認識的人,也不需要去介紹,等時機到了自然會有需要鷹眼的一天。更何況皮特洛也在其中,所以他大可以等到皮特洛康復後再跟他一起加入。

「放心吧,我先跟你透露,你也在名單裡面,等你完全康復你也會被叫過去的。」克林特安慰著不知道是因為被迫跟汪達分開還是因為以為自己沒被選為新生復仇者的一員而臭著一張臉的皮特洛。

皮特洛臉上瞬間綻放出驚喜的笑容,但馬上又沉了下來,有些猶豫的看著克林特,「復仇者聯盟啊……」

「不喜歡加入我們?」聽出皮特洛語氣中的遲疑,克林特挑起眉,「我知道你們對史塔克有意見,但我保證其他人基本上都不錯的,比如說美國隊長,還有我。」

「……我知道……但我覺得我似乎不屬於超級英雄的一員……」

原本以為皮特洛會反駁的克林特相當意外的看著垂下頭的皮特洛。

不屬於超級英雄?這囂張的臭小子什麼時候變那麼謙虛了?

「先不提你那見鬼的超速度,只要有覺悟及勇氣,任何人都可以成為超級英雄。」克林特回想起當時在空中的浮島上,皮特洛擋在自己面前,身中數槍,卻依然無畏的笑容,打從心底為這年輕人喝采,「相信我,你是我見過最有勇氣的人之一,皮特洛。」

將眼神移到皮特洛身上,雖然由於穿著病院服看不太出來他的狀況,但他身上殘落著的藥味跟血腥味以及從外頭也可看出來的厚厚一層繃帶,提醒著別人,雖然眼前這個精壯的青年看上去很健康,但他身上可是布滿了尚未完全癒合的彈孔。

胸口一緊,克林特聲音有些低沉了起來,「除了因為你現在還在養傷之外,我想不出任何不讓你加入的理由。」

難得聽到克林特稱呼自己的名字,皮特洛不知怎地心裡升起一種有些難以形容的麻癢感,沉默的凝視著克林特一會,直到那種近似悸動的喜悅稍微消沉了些後才揚起了嘴角,「……就跟汪達說的一樣,你很會鼓勵人,克林特。」

乍聽到皮特洛喊了自己的名字,克林特先是一愣,接著從皮特洛捉狹的眼神中看出他剛才那一番話只是故意要讓自己說出鼓勵的話語,忍不住感到又好氣又好笑,刻意不去思考自己心跳加快的理由。

「當你到了像我這個年紀之後,很多話會憋不住想講的。當然我還不算囉嗦的,你應該感受過美國隊長的說教能力了吧。」

「喔……所以人會越老越囉嗦?」

克林特用力點頭,「就是這樣,不過別擔心,只有極少數人才能夠培育出像隊長那樣的說教能力。」

兩人聊著關於美國隊長的玩笑,看著皮特洛臉上又回到笑容,克林特心裡鬆了一口氣。即使那種沮喪的表情是裝出來的,但與其看到失落的表情,他還是習慣看著這個銀髮青年的笑容。

在心裡默默的想著,克林特彎腰從自己帶來的塑膠袋中取出一顆紅蘋果,在手中拋了拋,「蘋果?」

看到皮特洛眼睛一亮,接著點頭的模樣,克林特從床頭櫃的抽屜裡取出一把水果刀,本來已經準備開始削皮,但他突然想到什麼,停下刀子,望向皮特洛,「就當我好人做到底,你想要兔子還是螃蟹?」

皮特洛一愣,兔子蘋果小時候媽媽就做過了,但是螃蟹?他連聽都沒聽過。於是他滿懷著好奇心的開口:「……螃蟹?」

「選得好,我就讓你見識一下。」

得意的挑起眉,克林特將蘋果平擺在左手掌心上,用水果刀往上平切成三段,把其中外面一段再切成均勻的薄片,疊在一起並散開來當作腳擺在將原本就在床頭櫃上的美耐皿圓盤上。

接著再將中間包括種子那一段的兩旁連皮切下,再各自切出兩個V字形,放在之前就擺好的腳的前端,當成蟹螯。

最後克林特將剩下的另外三分之一圓形紅色外皮的部分向上,當作蟹殼擺在腳的上方,再在果皮上戳兩個小洞將兩顆種子插在上面做成眼睛,不一會功夫螃蟹蘋果就大功告成。

皮特洛目瞪口呆的看著盤子上的螃蟹蘋果,忍不住發出真心的讚嘆。

克林特收起刀子,難掩得意的咳了一聲,「這沒什麼,我可是鷹眼。」

雖然很想問,鷹眼跟削蘋果的技巧有任何關係嗎?而且理論上蘋果也不會因為被擺成螃蟹而變得更好吃,但是開心吃著蘋果的皮特洛卻覺得這個蘋果真是自從長大以後吃過最好吃的了。

然後皮特洛邊吃邊看著克林特。看到他微笑著,於是自己也跟著微笑起來。

而克林特看到皮特洛的微笑,也情不自禁的跟著微笑。

直到史蒂夫跟娜塔莎帶著汪達跟幻視回來,打破這個飄揚著不可思議氛圍的空間為止。

「皮特洛。」汪達一開門就看見自己的雙胞胎兄弟與克林特互望微笑的模樣,心裡起了莫名的躁動,讓她忍不住出聲叫喚,並快步朝著皮特洛走過去。

「汪達。」見到自己親愛的雙胞胎姊妹回來,皮特洛臉上的表情像是花朵綻放開來,連聲音都溫柔了起來。

看到皮特洛只有對著自己才會出現的笑容,汪達內心的喧囂才總算平靜下來。

汪達並不討厭克林特,相反的,她也跟皮特洛一樣相當信任他。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當她看著皮特洛與克林特互相對望時的眼神,就會感到奇妙的不安。也許如果她試著去窺視皮特洛或克林特的腦中,就會知道為什麼,但她已經決定不對他們--對同伴--做出那種事了。所以她只是暗自在內心裡煩惱。

「真甜蜜。」

史蒂夫聽到在一旁觀察著他們的娜塔莎小聲的自言自語,有些好奇的問道:「甜蜜?」

娜塔莎只是瞄了史蒂夫一眼,聳了聳肩,看著史蒂夫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的表情,搭著史蒂夫的肩低聲說道:「你看看現在克林特看著皮特洛的眼神,如果你還看不出來,那麼你也很甜蜜。」

即使娜塔莎那麼說,史蒂夫也仔細的看了他們三人,但他依然不覺得他們有什麼甜蜜的。

「所以我才說你應該去找個對象好好培養一下戀愛技術。」在看到史蒂夫臉上依舊茫然不解的神情,娜塔莎翻了翻白眼,一副懶得跟你說的表情揮了揮手,走出了房門。

雖然她早已看出克林特與皮特洛兩人彼此之間的情愫,也看出汪達正在為了自己的兄弟被搶走的未來可能性在煩惱,但她現在正忙著在尋找班納博士,已經沒有當初那個積極幫史蒂夫尋找對象的多餘心思了,一切就讓他順其自然吧。

別人的愛情故事還是沒有自己的來得重要,對吧。

 

 

 

 

 

TBC

 

___

 

看完復聯2後除了原本的CP外我又萌上了一個一方死亡並且年上攻的CP了……比起科學組還要冷Cry……

雖然好像有寡綠但是基本上除了鷹銀以外(盡量)不會有太明顯的CP,頂多是隱藏的裏設定,比如說:紅女巫跟幻視兩小無猜、東尼將博士偷藏在無人小島、隊長持續尋找失蹤人口之類的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