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教訓或是獎賞

伊格西亂玩手銬把自己銬住

哈利沒幫他解開而是趁機以教訓之名行調教之實的好好教育了蛋蛋一整天

簡單一句就是個手銬梗XD

 

___

 

 

垂頭喪氣的伊格西雙眼恨恨地瞪著面前盤子上浸泡著肉汁看上去十分美味的的烤牛肉,姿勢很不雅觀的坐在餐桌旁乾瞪眼。

「伊格西,忘了我怎麼教過你的?」

帶著斥責的聲音從對面傳來,坐在他對面的哈利將剛剛切下的一小塊烤牛肉放進自己嘴裡。

伊格西一臉委屈的瞪著哈利。他當然記得。那可是才不久前的事。哈利很有耐心的花了不算短的時間仔細地指導了伊格西各種關於餐桌的禮儀。他怎麼可能忘記?

只是。伊格西忍不住噘起了嘴唇。他知道哈利一向不喜歡他這麼做,但是他現在可管不著,因為他真的好餓,但是眼前的烤牛肉近在眼前卻彷彿遠在天邊⋯⋯

當伊格西乾脆用力地用叉子直接插住一整片烤牛肉,彎下腰低著頭整個人貼過去要吃肉時,哈利再度出聲,這次很明顯的帶著斥責的語氣,「伊格西,這是最不禮貌的餐桌行為。」

「⋯⋯你說得簡單,哈利⋯⋯你倒是告訴我!」在哈利邊說教,邊吃下一塊烤牛肉後,今天一整天已經受盡委屈的伊格西終於忍不住爆發。他兩手用力拍桌大聲叫喊:「我他媽兩隻手都銬著手銬是要怎麼優雅的保持禮儀吃東西!?」

就像伊格西所吼的,他的兩隻手腕被特製的花紋手銬銬著,閃著銀光的手銬底下與肌膚相觸的空隙間被好幾層手帕給包覆住,以避免金屬手銬磨傷他的皮膚。

「你不幫我解開,我連好好地切塊牛肉都做不到!」

伊格西忿忿不平地揮舞著雙手,發出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由於銬著手銬,而且是板銬,所以伊格西的雙手基本上連在一起無法分開,所以像是運用刀叉切烤牛肉再放進自己嘴裡就成了不太容易的苦差事。如果還要維持優雅的禮儀,切一塊肉把刀子放下,將叉子換到右手,再送入口中,然後一直重覆,實在很辛苦。

「伊格西,用餐時不可以揮舞雙手大叫。」看著伊格西發脾氣,哈利只是微皺起眉,輕輕搖了搖頭,像是在教訓不聽話的小孩,「我說過了,這是為了懲罰你的大意與粗心,今天一整天你都必須戴著手銬,直到午夜十二點整而現在才晚上七點,還有五個小時。」

「可是⋯⋯」伊格西再度噘起嘴,一臉委屈的望著哈利。

與那雙閃著水光的碧眼相對,哈利終於還是忍不住心軟了。他就是無法真正硬下心對待伊格西。

在心底悄悄嘆了口氣,哈利用餐巾擦拭一下手跟嘴後,站起身走到伊格西的身後,拿起刀叉放到伊格西的手中。接著彎下腰,兩手抓著伊格西的雙手,在他耳邊低聲說著:「看著我怎麼做。」

低沉柔和的嗓音近在耳邊,伊格西不禁紅了臉,心臟開始不規則跳動。剛才的委屈跟不滿都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只是愣愣的盯著哈利與其說親手指導,不如說是在借用伊格西的手幫他切牛肉的舉動。

在幫伊格西把所有肉跟約克夏布丁都切好後,哈利鬆開了手,低頭望著伊格西的紅臉,心情愉快的半開玩笑問道:「要我餵你嗎?」

嘴裡嘟噥著「不用,我自己可以吃。」伊格西紅著臉用被銬著的雙手拿起叉子,將牛肉送進嘴裡,在哈利難以抑止的寵溺眼神中,有些慌亂地咀嚼著。

 

 

*** *** ***

 

 

至於伊格西為何會戴著手銬,並不是什麼情趣PLAY,完全只是伊格西粗心大意的結果。

時間要回到今天上午。事情要從伊格西因為後天的任務,從梅林那裡取得了一副手銬那邊開始。

「手銬?」伊格西眨了眨眼,興味盎然地舉起那副手銬不斷的打量著。

而梅林只是望著他自己手中的平板電腦,將資料丟到牆上的螢幕裡,「有教過你如何使用了吧。這次的任務需要捕捉住目標,後天你會用到。」

伊格西當然知道手銬如何使用。事實上,早在他過去混街頭的時候就有過幾次被警察的手銬銬上警局的經驗。而且他會與哈利相遇(雖然小時候就見過了,但他那時太小記得並不很清楚。)正是因為被銬上警局。

不過他並沒看過那麼漂亮精緻的手銬。

那副手銬是屬於板銬的形式,在燈光下看上去閃爍著像是純銀製作般的光芒,邊緣雕刻著細致的紋路。跟警察或是之前訓練時所使用的手銬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在長桌的主位上看著伊格西眼神充滿興趣的盯著自己手中手銬上下前後打量的模樣,哈利想了一下,對伊格西出聲提醒:「伊格西,別隨便把玩手銬,小心把自己銬上了。」

被哈利那麼一提醒,伊格西才終於像是回神般地迅速地將手銬掛在腰間皮帶上,吐了吐舌頭對哈利說道:「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梅林抬起頭,看了哈利一眼,歪起嘴角笑著開口:「說得對,伊格西,千萬別像某人年輕時⋯⋯」

「梅林。」

雖然梅林還沒說完就被哈利硬聲打斷,但已經完全被勾起好奇心的伊格西張著一雙發亮的眼睛望著梅林,「什麼?什麼?某人是哈利嗎?哈利對吧?」

「抱歉,我無法再透露更多。」梅林看了哈利一眼後,對著伊格西聳了聳肩。

而在伊格西繼續追問下去前,哈利突地站起身,「伊格西,我們該回去了。」

「喔,好。」雖然實在很好奇,但是伊格西還是乖乖地聽從哈利。反正,以後有得是機會聽八卦吧。

於是當伊格西接收完任務,就匆匆忙忙帶著手銬,被哈利帶回他跟哈利同居的家中。

坐到沙發上後,趁著哈利前去廚房準備午飯的空檔,伊格西忍不住將哈利的忠告拋到腦後,拿出手銬來把玩。

仔細地端詳著那副手銬好一會後,伊格西將手銬交替著銬上自己的手腕又解開、解開又銬上,喀擦喀擦地玩得不亦樂乎。然而樂極生悲。事情發生在伊格西反覆玩了幾次後,再度想要用鑰匙準備要開鎖的時候。

從他們回來後JB就一直在伊格西旁邊激動地搖著尾巴喘著氣走來走去,想要跟伊格西玩。但是伊格西回來後只是跟JB打了聲招呼後,就坐到沙發上一直玩著手銬。

眼見主人自己一個人玩得很開心都不理自己的JB,終於忍不住往伊格西身上撲了上去。

「哇!JB!?你要幹嘛?!啊!鑰匙、等、等一下!好痛!下去!JB!」

伊格西被JB突然撲上來的力道撞得往後傾,手上的鑰匙也因突如其來的衝擊被撞到地上。再加上JB一撲到胸口就朝著伊格西的臉亂舔,使得伊格西有些驚慌,為了把JB從自己臉上弄下去,雙手一陣擺動。

慌亂間只聽見喀擦一聲,當伊格西回過神來時,不小心連右手也銬了上去。

「啊!」伊格西大叫一聲。

JB似乎被嚇到了,終於從他身上跳了下去,坐在地板上,但馬上就興奮地亂跳、轉圈,結果原本掉在地上的鑰匙又因此被JB弄到了沙發底下的空隙中。

「JB你⋯⋯!」又氣又急的伊格西瞪了JB一眼,看著搞不清楚狀況的JB張著那雙大而亮的圓黑眼珠看著自己喘氣,又不禁覺得好笑,嘆了一口氣後滑下了沙發,跪在地上。

當哈利聽到騷動走過來時,正好看到了跪在地上,伸手拼命地往沙發與地板間的縫隙裡不知在搜刮著什麼的伊格西,以及在他旁邊興奮地團團轉的JB。

JB看到另一個主人出現,更是興奮亂跳。沒發現哈利已經站在身後的伊格西吃力的想要試圖從沙發裡挖出鑰匙,但是他的兩隻手被銬在了一起,而且他拼命的越想要撈出鑰匙,卻反而只是讓鑰匙越往深處,他扭動著幾乎都要躺了下來,卻還是無法取出鑰匙。

盯著他的小戀人以奇妙的姿勢抵著沙發,扭動著身體往裡頭鑽的模樣,哈利呆了有那麼幾秒鐘,然後才回過神,張口呼喚了伊格西。

「伊格西?」

聽到哈利的呼喚,伊格西全身抖了一下,停下動作戰戰兢兢地轉過頭,抬起頭一臉無辜地望向哈利。

「⋯⋯哈利。」

當哈利一看到伊格西雙手都銬著手銬時,立刻察覺大概發生了什麼事。他皺起眉,將不久前伊格西自己才說過的話重覆一遍:「⋯⋯是誰說過『知道啦,我不是小孩子了?』」

「不是,都是JB!我剛剛只是好好的在⋯⋯」一開始還試著解釋的伊格西在哈利無言的注視中,收住了聲音,自知理虧的低下了頭,小聲的反省,「是我⋯⋯對不起,哈利。」

看到伊格西乖乖的道歉後,哈利也不再譴責他,只是嘆了一口氣,開口問道:「鑰匙?掉到沙發下了?」

雖然從剛才看到伊格西雙手的手銬、在四周園蹦跳的JB以及伊格西奇妙的舉動就可以推測出大致的過程,不過哈利還是謹慎的先開口詢問。

「對!」伊格西急忙點頭,然後將雙手舉起晃了晃,「我想要拿出鑰匙,但是手這樣實在不好拿。」

哈利看了伊格西一眼,走到門邊,拿起雨傘後走到回沙發邊,「麻煩讓一讓。」

在伊格西往旁邊閃後,哈利蹲在他旁邊,將雨傘的握把平伸到縫隙間往後一鉤,輕輕鬆鬆就從沙發底下取出了鑰匙。

「哇喔⋯⋯」對喔!原來還有如此輕鬆優雅的方法,他怎麼剛剛沒想到呢?看到哈利拿起鑰匙站起身後,伊格西如釋重負的笑了出來,「謝謝你,哈利。」

但是下一秒鐘,他看到了哈利默默地將鑰匙放入胸前口袋,驚訝的瞪大了雙眼。

「哈利?」

哈利將鑰匙收好後,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開口:「鑰匙暫時寄放在我這裡。」

「啊?」伊格西愣了一下,有些遲疑的說道:「要寄放也沒關係⋯⋯不過你是不是忘了先幫我解開⋯⋯」

「我不是忘記,伊格西。」哈利搖了搖頭,「為了給你一個教訓,讓你永遠記得不應該隨便對待危險物品,我決定今天就這樣讓你戴著手銬,直到今晚十二點整,我再幫你解開。」

「⋯⋯你開玩笑的吧?」伊格西不禁嘴角抽搐。

要他雙手銬著手銬直到今晚十二點整?開什麼玩笑!現在才中午一點多,那不就還有十幾個小時?!

然而哈利什麼話都沒說,只是將眼神從伊格西的臉上移到他的手上,像是在思考著什麼,接著忽然轉身往房間走去。

「哈利?哈利!!」

伊格西情急之下用手肘抵在沙發上撐起身體,從地上翻身跳了起來,快步跟在哈利的身後。

「哈利,你要⋯⋯」

走進房間,伊格西還沒問完就忍不住閉上了嘴。忍不住冒出冷汗。因為他看見了哈利從衣櫃裡取出一大堆手帕的背影。

看著哈利轉過身將好幾十條手帕疊在一起,然後走近自己,並抬起了他的雙手,將那些手帕套進自己的手腕與手銬的接縫處時,伊格西終於察覺到哈利說的是真的。

哈利是認真的。他是真的要讓伊格西雙手銬著手銬過一整天,所以才會為了避免金屬部位擦傷伊格西的肌膚,而把手帕放到手銬跟手腕中間,以便保護伊格西。

調整了一下手帕跟手銬的位置後,哈利將雙手滑到伊格西的手腕上,輕輕握住後問道:「會痛嗎?」

伊格西雖然很想衝口而出『你怕我痛就幫我解開啊,混蛋。』但是看著哈利眼神中的認真與關心,想了一下,最後還是老實的搖了搖頭:「⋯⋯不會。」

看到哈利微微一笑,伊格西有些無奈的在心底嘆氣。

好吧,這也算是自己的錯。伊格西心裡不無樂觀的想著。反正只要不出門,戴著手銬其實也不算什麼大事,他又不是沒被銬過手銬⋯⋯對吧?

然而接下來哈利的舉動卻出乎伊格西的意料之外。

他蹲了下來,將一直跟在伊格西腳邊的JB抱了起來,放到房門外,摸了摸牠的頭,「抱歉,JB,乖孩子,你先自己在外面玩吧。」

然後站起身關上了門。

在伊格西驚訝的注視中,哈利轉過身站直了身體,抬起右手朝向伊格西,左手往下垂在身側,對瞪大了雙眼的伊格西朗聲說道:「伊格西,擺好架式。」

「咦?」擺好架式是什麼意思?

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的伊格西還愣愣的呆立著,哈利已經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他的方向快步邁進。

在揮出的手刀只差一點就要擊中他脖子的瞬間,伊格西反射性地往後彎下腰,避開了哈利的攻擊。

「等、等等等等一下哈利!」

面對哈利突如其來的攻擊,伊格西驚慌的大聲叫嚷著。但哈利卻只是一個勁地往他身上招呼,被銬著的雙手實在不方便作出反擊,所以伊格西只能不斷閃躲,直到被逼退到牆壁邊,眼見退無可退,伊格西只好閉上眼睛,舉起雙手利用手銬權充擋格。

在感到手腕上一陣衝擊跟清脆的一聲金屬撞擊聲響起後,哈利停下了動作。

在伊格西戰戰兢兢的張開眼望過去時,只看見一張溫柔微笑的臉。

「聰明,伊格西。」哈利語氣帶著讚許的笑道:「在打鬥時要懂得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東西,這一點你做得很好。」

「什麼鬼!」脫力之餘伊格西忍不住怒罵一聲。

「你要知道,伊格西。」哈利一手握住了伊格西的手腕,一手拉著手銬,為剛剛突然的攻擊行為解釋道:「你得預想到,或許會有像現在這樣,被敵人的計謀或是你自己的大意而被限制行動的狀況發生。」

雖然哈利說的都很合理,伊格西還是有些不太爽地扁了扁嘴,「⋯⋯喔,所以這是藉機的臨時訓練?」

「可以那麼說。」說著,哈利忽然用力扯住手銬往自己方向拉。

「嗚啊!」措手不及的伊格西被突如其來的力道拉到了哈利身上,忍不住驚呼一聲。

被迫緊貼在哈利身上,伊格西還沒為兩人之間相觸的體溫感到任何異樣的感覺,就先被哈利的唇給堵住。

由於方才驚慌之下伊格西的嘴是張開的,所以哈利的舌頭很順利的侵入了伊格西的口腔內,毫不客氣的長驅直入,舔舐著每一處。

「嗯嗯!⋯⋯嗯、嗯⋯⋯」

伊格西被吻得毫無招架之力,只能雙手抵在哈利的胸膛上,從鼻子裡發出了悶悶的呻吟。

在伊格西被吻得滿臉通紅後,哈利才放開了他,在伊格西劇烈喘息的同時,舔了舔他溼潤泛紅的唇瓣,壓低了聲音,「⋯⋯而且,也會有像這種狀況,不小心不行。」

 

 

 

 

 

 

 

___

 

 

完了?當然沒有XD

這其實是五月歐美場跟朋友的HE合本的試閱XD

後面還有7000多字,也就是說最後總共12000多字

兩段肉(這邊結束一段後面還有一段浴室PLAY XD)

有興趣的灣家姑娘們請密切注意預購訊息XD

 

1+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