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oneysuckle (2)

 

今天是801也是081(おっぱい)ㄋㄟㄋㄟ日()必須要讓史蒂夫吃巴奇的ㄋㄟㄋㄟ!(雖然還沒吃到!(咦

延續上一篇的設定,有非雙性非ABO非改造的正常男性產乳描述,還請避雷。

黑豹彩蛋後復三前,瓦干達草原上的巴奇一個人在家看著星空想史蒂夫,想著想著就……

(關於盾冬在瓦干達的居家環境可參考這篇

 

___

 

 

滿天星空下,獨自坐在屋前的長椅上的巴奇,望著眼前無邊無際的廣闊草原,微風輕輕吹撫著巴奇隨意披散的及肩長髮,帶來了些許涼意。

瓦干達的夏季雖炎熱,跟高樓林立的都市叢林相比,倒是多了幾分乾爽,卻也讓一個人的夜晚,更加顯得寂涼。

由於柴火會照耀出他的形單影隻,因此史蒂夫不在家的夜晚,巴奇不太會生火,通常是趁著天還亮時就吃完晚餐,然後在黑夜中望著星空發呆。

沒有光害的非洲草原上,月亮還未升起,可以非常清楚地望見畫過天際的整片銀河,璀璨的星光讓巴奇想起了史蒂夫。

其實,無時無刻的日常生活中,巴奇總會在不經意間,想到史蒂夫。

明明過去有好幾年的時光,他都獨自在外流浪,理應習慣了孤單。但在有了新的朋友,以及一個安全舒適的家,等同於重獲新生後的現在,巴奇卻比過去獨自在外流浪的時候還要更加思念著史蒂夫。

特別是像現在這樣,想起史蒂夫在家時,是怎麼坐在自己身旁,一轉過頭去,卻空無一人的時候,心中最是寂寥。

怔怔地望了一會黑暗,巴奇低下了頭,將視線移到自己的右手掌,握起又鬆開、鬆開又握起,輕輕咬住了下唇。

再度抬起頭,圍繞著銀河的夏季大三角中,最耀眼的天鷹座α跟天琴座α隔著銀河遙遙相望的模樣讓巴奇想起,之前有一次史蒂夫回來,舒莉跟帝查拉也來作客的晚上,四人一起在外頭用晚餐時,舒莉講起一個久遠的中國神話。

在中國,天鷹座α跟天琴座α分別被稱為牛郎與織女,而天鷹座α的伴星河鼓一和河鼓三則是他們的孩子,他們因為太過相愛,被硬生生分離到銀河的兩端,只有在七月七日那天才能再會。

而在身為西方人的巴奇他們比較熟悉的希臘神話中,天琴座α就是那個下冥府尋找愛妻歐莉蒂絲的奧菲斯的豎琴,天鷹座α則是豎琴的炳。

在婚禮上目睹愛妻慘死後奧菲斯不顧一切去到冥府,好不容易感動冥王,得以帶回歐莉蒂絲,卻因自己難以抑止內心思念而回頭,結果兩度失去愛妻的奧菲斯,在悲痛欲絕中遊蕩,被酒神的信徒四分五裂,而他被砍下並拋入河流中的頭顱,依然聲聲呼喚著愛妻之名。

無論是東西方,不管叫做何種名字,關於這兩顆星的故事不約而同都是明明相愛至深卻因命運的捉弄而以悲劇收場。

就好像自己跟史蒂夫,即使很早以前就已相愛,卻在命運洶湧波濤下,一起漂流到了這裡,卻又不得不相隔遙遠。

也許世界上真有什麼是不過人們再怎麼努力,卻始終無法與之抗衡的力量存在。

然而,即使命運是如此殘酷,巴奇還是抱持著感謝。至少,他已不用再擔心自己會去傷害到別人,能夠在這裡過著安穩平靜的生活。

如今巴奇對於所有一切都已淡然處之,內心唯一的牽掛只有史蒂夫。

儘管巴奇很想陪在史蒂夫身旁,跟他一起出生入死,但是,只剩下一隻手的自己,在戰場上恐怕只會拖累他。

因為知道史蒂夫會難過,所以巴奇從未對任何人說過,要不是為了史蒂夫,當年逐漸恢復記憶時,那些可怕的過往一度讓他動過結束自己生命的念頭。

有一次,巴奇在鮮血淋漓的噩夢中驚醒後,狂亂中甚至取出了藏在枕頭下的COP 357手槍,抵在自己的太陽穴上。

然而,正當他想要扣動板機時,眼前卻浮現起了史蒂夫的臉,從在母艦上對峙時,一直到孩童時代,不斷閃過巴奇的眼前,讓他無法動手,

要是自己死了,史蒂夫一定會很傷心,這個念頭讓巴奇最終還是放下了槍,選擇了背負深沉的罪惡感及痛苦的後遺症活下去。

更何況,自從再度重逢後,史蒂夫已經為了自己犧牲了太多,他不能讓史蒂夫連自己都失去。

因此自己能為史蒂夫做的,就是將自己照顧好,好讓他在外頭戰鬥時可以放心,回到家來又能放鬆身心好好休息。

抬頭仰望著星空,巴奇心中想的全是史蒂夫。

不知道史蒂夫現在正在做什麼?是不是也在同一片天空下,看著同樣的銀河?

想著想著,巴奇忽然感到自己的胸口慢慢開始悶悶地發脹,並且有股奇妙的酸疼伴隨著熱流逐漸匯聚在乳頭處,察覺到這一點,巴奇連忙站起身。

低下頭,只見胸前兩旁已隱約出現深色水漬,並慢慢擴散,即使沒有任何人在這,巴奇的臉還是因羞恥而發燙,慌慌張張地奔回家裡。

栓起家門,跑回臥室內,連房門都關起後,巴奇才脫下紅色長袍,全身赤裸地坐在床上。

不用點起油燈或蠟燭,巴奇早已適應黑暗的眼睛就能清楚看見,自己的胸前兩旁原本平坦的乳頭連乳暈處都鼓脹起來,堅挺的肉粒上頭分泌出乳白色汁液,一點一點滲出的乳汁往下流淌的景象,不禁羞紅了臉。

是的,巴奇有個羞於告人的,除了巴奇自己以外,只有史蒂夫才知道的秘密--巴奇雖然身為男性卻會產乳,而且只要想到史蒂夫,不需任何外力,他的胸脯就會自動脹奶。

雖然最一開始,會變成這種特殊體質是源於巴奇自己太想照顧史蒂夫的心理影響下造成的生理變化,但會演變成現在這樣,只是想到史蒂夫就會自動脹奶的糟糕身體,很大部分都是因為史蒂夫。

自從巴奇甦醒後,只要史蒂夫在家,一定會吸巴奇的奶,最少早上一次、晚上一次,往往吸著吸著就忍不住做了起來。

而且史蒂夫在吸奶之前總是喜歡先用手把玩一番,再用唇舌細細挑弄,搞得巴奇別說還沒被史蒂夫插入,有時甚至連陰莖都不需要碰到,光是被史蒂夫玩弄乳頭就能夠達到高潮。

結果常常最後兩人總是以巴奇屁股裡插著史蒂夫的肉棒,史蒂夫嘴裡含著巴奇的乳頭,這種淫亂又糟糕的姿勢入睡。

說老實話,巴奇絕不是討厭餵史蒂夫奶吃,事實上看著史蒂夫如此美味似地大口吃著自己的奶,巴奇是非常心滿意足的。

巴奇困擾的是,就算史蒂夫不在身旁,只要想到他,就會自動泌乳的這副身體。

猶豫了一會,滿臉通紅的巴奇還是將床頭櫃上的馬克杯取過,然後將自己的乳頭對準杯口。

蹙起眉心瞪著自己不斷滲出乳汁的突起,巴奇略帶遲疑的將右手伸過去,輕輕捏住乳尖的瞬間,一股電流迅速從該處直竄過全身,讓巴奇忍不住全身一顫,抿住雙唇,嘆出一聲飽含情慾的溫熱嘆息。

「嗯……」

巴奇的乳頭本來就十分敏感,在這一年與史蒂夫的接觸中,更是被調教成幾乎只要一碰就會渾身酥軟的地步。

而且,由於史蒂夫時常一邊吃奶一邊幹他,所以猶如條件反射,當巴奇打算將奶水從發脹的乳房中擠出,就會想起史蒂夫是怎麼一邊吸吮著他的乳頭,一邊用他那根粗熱的肉棒大力地往內頂弄。

但是巴奇總得處理不斷滲乳的胸脯,不然脹得發疼不說,還會弄髒衣物、地板或床單。

所以他只能咬著牙忍耐著每次擠壓乳頭時的酥麻快感,努力將自己的奶擠進杯子裡,但是對肉體過分敏感的巴奇來說這實在很困難--他的陰莖已經勃起,而後穴也因渴求著被侵犯而收縮,甚至有些液體從中緩緩流出,沾濕了床單。

巴奇不禁有些想哭,他的肉體不知不覺間已成了如此淫亂,只因想起了史蒂夫,就自動為了被他幹而做好了準備。

最糟糕的是,巴奇並不覺得被史蒂夫幹有什麼不好,而且此時,他只想要讓史蒂夫狠狠地貫穿自己。

然而,此刻史蒂夫並不在身邊,巴奇只能想辦法自我緩解體內這份洶湧的情慾。

狂熱的情潮讓巴奇再也按耐不住來自內部的渴望,顫抖著將裝了不少奶的馬克杯放回床頭櫃上,往後躺下靠在枕頭上,張開雙腿,右手深入股間,試著撫慰自己的陰莖。

但是,套弄了一會後,巴奇總覺得不夠,於是咬了咬牙,終於還是將手指往那處不住收縮的濕熱小洞內探入。

「嗚……」

異物感讓巴奇發出了一聲嗚咽,咬住了下唇,做了個深呼吸之後,將手指往更深處推入,直至那處最敏感的部位,突如其來的強烈快感讓巴奇身軀一震。

「啊……!」

盡管自己的手指完全比不上被史蒂夫粗熱肉棒侵犯的快樂,少了一隻手的自己也無法像史蒂夫那樣一邊頂撞後穴一邊玩弄乳頭,但是怎麼說也都比只套弄陰莖來得舒爽,酥酥麻麻的快感讓巴奇不禁加快了手指抽插的速度。

越來越強烈的快感下,巴奇閉上了雙眼,幻想著自己正在被史蒂夫猛力操幹,在內外的刺激下,全身因難耐的快樂而抽搐著的巴奇嘴裡不斷喃喃囈語。

「史蒂夫……史蒂夫……嗚……史蒂夫……!」

終於,在被幻想中的史蒂夫內射的同時,巴奇也達到了高潮,乳頭跟陰莖也同時噴濺出乳白色的汁液,沾染上巴奇泛紅發燙的肌膚。

沉浸在高潮過後的歡愉餘韻中,巴奇全身癱在床上,閉著雙眼,大口喘著氣。

「……巴奇……」

當史蒂夫那因情慾而低啞的呼喚著自己的聲音傳入耳裡時,巴奇整個腦袋因極度羞恥而一片空白。

 

 

 

 

 

 

 

 

TBC

 

 

 

___

 

 

 

 

那麼說起來銀河又被叫做乳環(Milky Way)呢,於是,接下來該讓史蒂夫吃白狼媽媽的ㄋㄟㄋㄟ了(

 

 

 

Category: 盾冬短篇 | Tags: , ,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