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Home Sweet Home (9)

前面章節:

ABO生子梗設定注意!
Alpha!Steve/Beta!Bucky

這一篇對話好多……
神盾局扮了一下黑臉,但是他們並沒有惡意

__

 

 

史蒂夫跟著尼克走到盡頭得一個小房間裡,那是為了不願意離冬兵太遠的美國隊長而特地在同個樓層裡清理出來的小型會客室。

尼克示意將其他神盾局人員待在門外,只有史蒂夫跟他兩人一前一後走了進去,在把門關上後,兩人在房間內無言的對峙。

尼克的單眼一瞬不瞬的注視著史蒂夫,而史蒂夫也並不退縮,他回望著尼克,做好心理準備等待他接下去可能會說出的任何一句話。

比如說關於他跟冬兵之間發生的事、肚子裡的孩子、大街上的恐怖攻擊騷動,或是他違反了他跟美國政府與神盾局的秘密協定一事。

「……我很遺憾巴恩斯中士喪失了語言能力。」

然而出乎史蒂夫意料之外,尼克開口卻是先對冬兵的身體狀況作出關心,而且他還叫他巴恩斯中士,這讓史蒂夫有些訝異,但他還是很快做出冷靜的回應:「是,不過醫生也說過了,而且我相信雖然他現在暫時無法說話,但總有一天會恢復。」

聽了史蒂夫的話尼克微一仰起下巴,將雙手背在身後,「他受傷的原因,是關於稍早前在雲頓餐廳發生的恐怖攻擊事件,但不是在事件當中受傷,而是在你們將要離開時被遠方的狙擊手擊中……」

說著,尼克盯著史蒂夫的眼睛,壓低了聲調,「你不覺得一切太過巧合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史蒂夫眉頭皺了一下。

「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但尼克沒有正面回應史蒂夫的疑問,只是突然的對史蒂夫定了罪名,「你背叛了我們對你的信任。」

史蒂夫沒做出任何反應,除了在內心裡感到有一絲愧疚以外。

因為他比誰都知道尼克說的是事實。他當初與美國政府與神盾局達成的協議中包括了將冬兵身上發生的近況都清楚的呈報上去。

尼克他們也清楚多少會有所隱藏,但他們絕沒想到隱藏的事實是那麼的令人震驚。

「你讓那個九頭蛇的兵器爬上你的床,還讓他有了你的種,我想他們教導冬兵誘惑男人的招數應該很不簡單?能夠讓美國隊長被他迷得神魂顛倒。」

「不准那麼說他!他現在並不是九頭蛇的兵器!他是巴奇巴恩斯!」明知道尼克說得那麼難聽的用意是為了激怒自己,史蒂夫還是忍不住怒吼:「而且事情並不是你說的那樣!」

史蒂夫緊握著拳頭,雙眼直盯著尼克。

「巴奇從來沒做出你說的那種事!什麼誘惑……是我!是我不顧他的意願,對喪失了記憶的他……劣質血清在他身上造成了嚴重的後遺症,他會不斷反覆的發燒,能夠抑止他的高熱症狀的只有我身上的超級血清!」

雖然聽上去很像是藉口,但史蒂夫還是繼續往下替冬兵解釋道:「所以他必須借由跟我……讓我的體液跟他的融合在一起才足以緩和他的症狀……他會懷孕是個意外,一切都是我的不注意,跟巴奇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我很高興你這次並沒有隱瞞。」

冷靜聽完史蒂夫激動的解釋完,尼克才娓娓道出:「我事先詢問過史塔克跟班納,他們說的就跟你說的一樣……當然,或許你們事先套好過,所以我有先讓這間醫院我信任的醫生檢查過巴恩斯中士的狀況,而結果就如同你們所說的,就這一點,我選擇相信你們。」

「尼克……」

「我也為剛才無禮的失言道歉。不過你為何不去試著想,這可能一切都是九頭蛇的陰謀?他們明知劣質血清會造成的後果,卻從來不去做處理?」

史蒂夫眉頭抽蓄了一下,但表面上沒有太大的變化。

「據班納提起過,冬兵的檔案裡有提過他剛被抓去時,已經懷過你的孩子。」

懷過這句話勾起了史蒂夫的傷感與憤怒,讓他再度握緊了拳頭。

「而事實上,九頭蛇的殘黨開始在你們家四周出沒也是在確知巴恩斯中士懷孕之後的事,關於這個時間點,你不覺得很巧合?」

瞄了史蒂夫手背上浮起的青筋一眼,尼克繼續問道:「即使巴恩斯中士自己毫不知情,或許九頭蛇有什麼方法能夠偵測到也說不一定。你仔細思考一下,隊長,就算當時再混亂,那些傢伙會就這麼任由他們的資產就那樣倒在他們的秘密基地裡而不去做回收?」

尼克看到史蒂夫臉上的表情有些動搖,繼續往下說:「恐怕他們早就知道你跟巴恩斯中士的關係不尋常,因此想要利用這一次機會,等到他們的情況穩定後再一次回收,這樣一來不只原本的冬日士兵,還包括了他肚子裡所擁有的,流著兩個超級士兵血液的胎兒。」

說完,尼克看了臉色慘白的史蒂夫一眼,補上一句:「還是一對雙胞胎。」

史蒂夫面無血色的僵在當場。

他從來沒想過有這種可能性……不,他不是沒想過,他只是下意識的迴避了這個可能性。

「目前雖然我們已經在給媒體施壓,估計也瞞不了多久,只要有一家不怕死的報導出來,很快的全世界都將知道這件事,知道他們敬愛的美國精神象徵與九頭蛇的殺人兵器……」

「他是被迫的!」史蒂夫情緒再度激昂起來,血再度衝上他的臉頰,「不管是被改造成殺手,還是懷孕……他都不是出於自願!」

冬兵身上所發生的一切遭遇全都是被強迫壓在他身上的,而這全都是史蒂夫的錯。

一開始就是因為他沒能抓住巴奇的手,讓他受了那麼多年的苦難,再後來,又是史蒂夫在不應該的狀況下讓冬兵懷了他的孩子。

極端來說,如果他當時選擇墮胎,就不會出現如今這種情況。

但是當時的他真的很開心,就只是很高興,很驚喜。

因為那是他跟巴奇的孩子,流著他最愛的人跟他的血的,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

而尼克只是冷靜的看著史蒂夫激動的表現,從剛剛開始到現在,史蒂夫的情緒變化讓尼克心裡有了譜,更加確定他所下的命令是正確的。

「不論事實真相為何……或他們怎麼想你們之間的感情,只有一件事在客觀上大家都會清楚知道--那就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這個人對於美國隊長的重要性。」

「……你,」聽到尼克那麼說,史蒂夫突然恍然大悟,「所以你剛才所有的話都是在試探我。」

史蒂夫察覺到尼克的目的是在測試。測試冬兵,也就是巴奇巴恩斯這個人在史蒂夫羅傑斯的心裡的分量有多重,以及到底有多大的影響力。

而剛才的測試結果已經不言而喻。

尼克冷眼望著臉色不太好看的史蒂夫,做出告誡,「他會是你最大的弱點,羅傑斯隊長。」

史蒂夫承認這一點,「……我知道,但是這是我的私人感情問題,我會想辦法。」

「你是美國隊長的一天,這就不是你的私人問題。」馬上反駁史蒂夫的話後,尼克咄咄逼人的問道:「先不說九頭蛇,假設現在有瘋子準備炸掉某個大樓,而同時也抓住了巴恩斯中士威脅你不准去救援,你會怎麼抉擇?」

史蒂夫很想說他會先想辦法阻止一切,但他突然浮現起冬兵受傷流血的畫面,喉嚨一緊,竟是說不出話來。

「即使你最終選擇了拯救多數人,但你剛才那麼幾分鐘的猶豫,可能會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尼克深深望了史蒂夫一眼,「更何況他現在懷著的是你--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的孩子,你覺得這件事曝光之後,不只九頭蛇,你其他的敵人會放過他?他自己本身的敵人會放過他?輿論壓力?政府?」

史蒂夫緊緊咬住了牙,他當然想過,就是因為想過這些狀況他才決定把冬兵懷孕的事隱藏到底,雖然他失敗了。

他曾經自認可以很好地保護冬兵,然而事實上呢?事實上他讓冬兵受了很嚴重的傷害,他讓他失去了說話的能力,他讓他曝光在危險之下。

正當史蒂夫陷入自責中時,尼克的手機忽然震動了起來。

他看了上面顯示的內容一眼,將視線移到史蒂夫臉上,接了起來聽了一會後對手機那一方說道:「很好,務必小心護送。」

說完,把手機收了起來,尼克再度看向史蒂夫,沉默了一會後才開口說道:「……其實我並非不贊成你之前決定把巴恩斯中士藏在史塔克大樓的決定,不過現在那裡也不安全。」

頓了一下,尼克觀察著史蒂夫的表情變化,「我們之前已經討論過,決定要將巴恩斯中士移動到一處秘密的場所,連你都不知道的地方。」

史蒂夫愣住了,尼克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羅傑斯隊長,我希望你要相信,這是為了你,更是為了巴恩斯中士著想而做出的抉擇。」

尼克的這句話,在加上之前他對著手機所說的「務必小心護送。」

將這幾句話結合在一起後立即連想到一個可能性,史蒂夫突然臉色大變,猛地瞪了尼克一眼,緊接著馬上轉身用力的將門甩開。

雖然門外的特工人員看到他突然往外衝,個個都舉起了武器,但史蒂夫完全顧不得這一切,他只是焦急地衝出門,往冬兵的病房飛奔過去。

在尼克他們跟著史蒂夫後面來到冬兵的個人病房後,他們看到了一個散發著驚人氣壓的背影。

「……九頭蛇的陰謀?」史蒂夫望著空蕩蕩的病房,壓抑著不知是因憤怒還是恐懼甚或傷心而顫抖的聲音,「我看神盾局的計策還要更上一層。」

他中計了,尼克找他去說話的真正目的根本不是想要聽他解釋什麼,從剛才的對話來看尼克恐怕早就已經全部都知道了,包括他跟冬兵之間的事,所以他根本不需要問他。

他們找他真正的目的是趁他被支開的時候帶走冬兵。

「巴奇現在在哪裡?」史蒂夫面無表情的轉過身,雙手緊握著的拳頭以及上臂肌肉上所凸出的青筋曝露出了他現在極度的憤怒,「他現在受傷,無法說話,還有孕在身!你們到底還想要對他做什麼!」

「請你先冷靜下來,羅傑斯隊長。」

希爾毫不畏懼從眼前這個失去了懷孕伴侶而狂怒的Alpha身上暴發出的強烈刺骨、極具侵略性的信息素,她只是冷靜地往前站了一步,安撫著史蒂夫,「請你放心,巴恩斯中士現在正由羅曼諾夫探員以及巴頓探員陪同前往秘密的藏身處,沒有人會傷害他。」

史蒂夫望著她,聽到是由娜塔莎跟克林特陪同後怒火稍退,但身上濃烈的殺氣依然刺痛著現場其他人,還好特工中並沒有Omega,不然也許會被如此強大的Alpha信息素給逼昏過去

「希望你能夠明白,我們並沒有強迫巴恩斯中士,我們只是說服他,讓他自行決定。」說著希爾從腰帶裡的口袋中取出一張摺疊起來的紙跟一枚薄型的隨身碟,「這是巴恩斯中士留給你的訊息,而這裡面有全程的錄影畫面,隊長可以親自確認。」

史蒂夫沉默的看著希爾手上的東西,走了過去無言的收了下來,將紙條攤開來看了一眼上面的內容之後,整個人像洩了氣一樣,剛才的憤怒全部消失殆盡。

盯著紙條看了一會後,史蒂夫才垂下眼,開口悶悶的說道:「……可以給我一個私人空間看看影片裡的內容嗎?」

沒有人說不。

 

 

*** *** ***

 

 

娜塔莎沉默的望著冬兵,有些意外的看到那雙灰藍色的眼眸中閃過一絲不安。

但一看到他的手下意識的護在那隆起的部位上時,心底不禁恍然大悟。

娜塔莎往前走近一步,感受到冬兵越發強烈的警戒姿態,心裡的確信就越強,她表面上不動聲色地,只是伸出雙手對著冬兵,「放心,我們不會打你肚子裡孩子的主意。」

冬兵只是弓著身體,將手護在肚子前,盯著娜塔莎跟她背後的克林特,全身上下都散發出強烈的警戒氛圍。

冬兵的這個反應反倒讓娜塔莎心下一喜,既然他那麼保護他懷中的胎兒,那麼接下去的談判將會很順利,冬兵應該會為了保護肚子裡的孩子以及史蒂夫而做出他們所希望的抉擇。

「事實上,就某種意義而言,你肚子裡的孩子對我們很重要。」想到這裡,娜塔莎開口就直接的挑白說道:「說明白點,我們想要利用你跟你肚子裡的孩子當作人質跟誘餌。」

「等等,娜塔莎!你這樣講好嗎?」

無視身後克林特驚訝的問句,娜塔莎只是觀察著冬兵的狀況,當看到冬兵更加警戒,幾乎隨時會作出攻擊時,她才笑了一下,「別擔心,我只是提出一種可能性。」

冬兵看著娜塔莎的笑容,表情有些迷惑,但依然未放鬆警戒。

「就像我剛才所說的,基於你對美國隊長的特殊意義,你跟你肚子裡的孩子都將是良好而優秀的人質與誘餌。」娜塔莎看到冬兵瞳孔縮小,低聲說道:「……聽好了,詹姆斯巴恩斯,我相信你應該明白你現在的身分與存在本身是羅傑斯最大的弱點。」

冬兵全身都震了一下。

他當然明白,他比誰都明白,而這正是他最害怕的。

「你知道不只九頭蛇,包括其他你之前樹立的敵人,或是美國隊長的敵人,甚至某些瘋狂的科學家都會想要你跟你肚子裡的孩子?」

每說一句,娜塔莎就離冬兵越近,而冬兵因娜塔莎的話而處於震驚心慌的狀態,再加上之前他們相處的還算不錯,所以他並沒有提防她的接近。

「而這些只因為你跟羅傑斯的特殊身分……還有你對他的意義……」

說著,娜塔莎突然湊到了冬兵面前,彎下腰,將嘴移到他耳邊,並改用俄羅斯語確保接下來的話只有他們兩人聽得見,悄聲說道:「你記得東尼史塔克,他的父親霍華德史塔克,是死於你的某次任務之下嗎?這件事只有我跟羅傑斯知道,而他在明知你跟史塔克父親的死有關的情況下,隱瞞這一切,還讓你接受他們的治療與照顧……」

停了一下,盯著冬兵臉上浮現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娜塔莎補上了最後致命的一刀,「你讓美國隊長為了你說謊、欺騙友人,而這一切都只因為你的存在對他來說比自己的原則還重要。」

冬兵瞪大雙眼,渾身開始微微的顫抖起來。

娜塔莎所說的話一個字一個字的像是一把刀割在他的心臟裡。

他跟史塔克父親的死有關?他害史蒂夫為了他放棄原則,他讓他說謊,讓他欺騙友人?

看著冬兵顫抖著,幾乎像是要哭出來的模樣,娜塔莎竟升起了一股莫名的罪惡感,但是這可是她的職責所在,更何況是史蒂夫先背叛他們的信任在先,雖然這跟冬兵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這也算是為冬兵好,把他保護在一個安全的秘密場所,不用擔心會有人對他不利。

於是娜塔莎望著冬兵的顫抖的腦袋瓜,開門見山的提出了她的目的,「我在這裡提出一個交易,你願意接受嗎?」

冬兵抬起頭,心情混亂又茫然的看著娜塔莎動著她那美麗的豐唇,開口說道:「我們會保證你跟你肚子裡孩子的安全,只要你願意合作,讓我們帶你到一處秘密的地方,提供你一切醫療跟吃住。直到你平安把孩子生下來為止,我們都不會為難你。」

那麼,孩子生下來以後呢?冬兵心底閃過一絲疑問,但他馬上就感到好笑,孩子生下來後,他大概會被審判,定罪,或是什麼其他的。

這個疑問本身就很可笑,他算是什麼?如果不是史蒂夫保護他,不是史蒂夫用盡一切心力在維護他,甚至當初史蒂夫沒有找到他,他可能早就死在那台冰冷的機器裡。

所以他的生命早就是史蒂夫的了。

然而如果是巴奇,他會怎麼做?

冬兵在心底反覆思考。

他一定不會原諒自己成了史蒂夫的負擔跟要害,他更加不會願意史蒂夫為了自己去作出違背他原則與道德的事。

史蒂夫羅傑斯是高潔的、正義與自由的;而他只是被拋棄了的兵器,只因為他曾經是巴奇,他才有被史蒂夫錯愛的機會。

他真的很感謝史蒂夫,他曾給他滿滿的愛與希望,即使他總是透過他看著某個人,但他給了他生命的存在意義。

而且最重要的是,無論如何他都愛著史蒂夫。

他用生命發誓他一定會保護他留在他肚子裡的這兩個寶物。

在內心裡下定決心之後,冬兵抬起頭望向娜塔莎,點了點頭。

「很高興巴恩斯中士能夠理解我們的苦心。」娜塔莎鬆了一口氣,沒想到那麼順利,完全用不著駐守外頭的特戰隊,「你應該了解,羅傑斯不會輕易點頭答應讓你離開他的保護範圍吧?所以在羅傑斯察覺之前我們得先動身。」

那麼快?雖然有些驚訝,但很快地冬兵就理解到他們的顧慮,也馬上就明白了他們把他跟史蒂夫支開的原因。

他思考了一下,然後用左手的手指在金屬的床頭架上快速地敲了幾個音節。

娜塔莎很快就明白冬兵是在利用手指敲擊摩斯密碼,她仔細的聆聽並解析密碼。

「--給我一張紙?」

見冬兵點頭,娜塔莎從自己的褲子口袋裡取出一個小本子,然後又走到從克林特那裡從他的口袋裡取出一支鋼筆,遞給了冬兵。

克林特雖然一瞬間想到將鋼筆這種足以拿來當作攻擊武器的東西拿給冬兵好嗎?但其實在他看到冬兵那一連串的表情變化時他心底早就不把冬兵當作敵人或是什麼可怕的殺手了。

他看上去就像是受盡了委屈--喔,對,仔細想想他還懷了孕呢,一對雙胞胎。

克林特也不由地生起了同情心,因此他只是沉默無言的繼續站在一旁守著。

娜塔莎雙手環胸的望著冬兵握著筆,盯著白紙不知在想什麼的模樣,在內心深處隱隱湧起一股不忍。

她承認她一開始得知冬兵懷了史蒂夫的孩子時驚訝之餘還感到了受騙上當,萬萬沒想到那個正直的美國隊長也會做出那種事。

但後來得知冬兵入院的原因是因為一場恐怖攻擊事件,而且據當時的現場人員,特別是被冬兵冒險救出的母女描述的情景,冬兵似乎手無寸鐵就衝了進去,不論原因是什麼,他冒著自身的生命危險幫助了無辜的民眾是事實。

那對母女,特別是母親雖然知道了冬兵的真實身分,她還是一個勁的流淚感謝他救了她的女兒。並說著,她相信會有那麼溫柔眼神的男人一定不會是真正的壞人。

--溫柔眼神嗎?

娜塔莎在心裡悄悄嘆了一口氣。

她不是不相信冬兵,但她身為一個資深的專業特務,在那種世界中打滾久了,她知道最親密的枕邊人才會是最大的敵人,就算冬兵自己完全沒有那個意思,但他與他肚子裡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危險。

說穿了,其實要說的話,娜塔莎現在信任冬兵還比信任史蒂夫多些。

史蒂夫現在可以為了冬兵說謊,之後是不是還會為了冬兵做出什麼難以想像的事?

想到這裡,看到冬兵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娜塔莎也停止了思考,從他手中接過了那張紙條,看了一眼,「謝謝你的合作,巴恩斯中士。放心,我會請人把這張紙交到羅傑斯手中。」

冬兵點了點頭,在娜塔莎的示意中站起身。

在離開時他只帶走了一本童話書。

 

 

*** *** ***

 

 

看完了錄影之後,不再與任何人交談的史蒂夫默默地獨自一個人回到了他跟冬兵的公寓。

在冬兵已不在身邊的現在,他也不需要去借住史塔克大樓,而且他現在覺得他必須一個人靜一靜,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

將鑰匙插入門鎖,轉開門把,被輕輕推開的門板發出了細微的聲響,在安靜無聲的空間裡顯得格外刺耳。

「……我回來了。」

沒有人回答他。

史蒂夫沉默的看著黑暗的室內,轉身關上門,從口袋裡取出一張被折得平整的紙條,攤開來,凝視著上面寫的幾個字--

『謝謝你,史蒂夫,我決定跟他們走。別生氣,也不用擔心,我會好好照顧你的孩子。巴奇。』

看到署名是巴奇,史蒂夫內心又疼又難受,這還是冬兵回到他身邊後第一次自稱是巴奇。

別生氣?不用擔心?巴奇,我怎麼可能不生氣,怎麼可能不擔心你,你怎麼不明白?

他當然氣,氣尼克他們設局讓他們跳,氣冬兵丟下他,氣自己讓冬兵不得不做出那種決定。

而更多的是擔心,他不知道巴奇現在究竟在哪裡,身處於什麼樣的環境,有沒有好好的吃東西,好好的睡覺。

這一切都讓史蒂夫心亂如麻。

他理性上可以理解並尊重冬兵的選擇,但史蒂夫內心卻有種被拋棄的錯覺,即使明知道冬兵會做出這種決定的最大原因是為了他。

他突然想起,他曾經有過一次類似的感受,在他母親去世以後。

但是那個時候他有巴奇陪在身邊,雖然自己故作堅強的拒絕了巴奇,但巴奇最後還是在半夜時抱著枕頭來訪。

那時他們躺在地板上,用沙發墊當床,史蒂夫望著天花板,悶悶的說道:「……剛才我回來時,家裡只剩我一個人,我突然想到再也沒有人會在我回家時迎接我……」

「然後你就哭了?」

「……我沒有。」

「你可以哭,盡量哭,我會裝作不知道,等著你哭完。」

巴奇翻了個身,將手肘撐在墊上,張開左手擁抱著他,在他背上輕拍了幾下之後,開口柔聲說道:「我會一直在這裡……你可以把我當成你的家人,只要你願意,我就是你的家。」

巴奇的話一直留在他心裡。

他曾經以為再一次失去,卻又奇蹟似的回到他身邊,他又再次擁有了家,還有即將到來的,流著他們兩人的血的家人。

然而他現在卻又再度失去了他的家人。想到這裡,史蒂夫內心一陣震顫。

你忘了嗎?巴奇。你說過你要當我的家人,你說過你就是我的家。沒有家人的家……沒有你的家就不是家了,巴奇。

史蒂夫伸出手遮住自己的臉,試圖掩蓋住所有情緒,然而滾燙的淚水還是浸濕了掌心。

孤單的佇立在空無一人的家中,沒有人看見美國隊長哭得像個孩子的模樣。

 

 

 

 

TBC

 

___

 

下一話預計科學組將會很活躍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