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動畫觀影記錄XD(下之上)

延續上上一篇上一篇,為了治癒自己破碎的心,觀看《漫威未來復仇者(Marvel Future Avengers)》的一些盾冬截圖跟個人感想碎碎念。

簡單說就是我個人的有附原作圖片的觀影感想(盾冬Only)XD

為什麼是下之上?因為我弄到一半發現只有一個下篇放不下那麼多的盾冬,所以決定把十六話跟十七話再度分開來,十七話留到下回待續。

總之,本篇為第十六話的盾冬回,原則上除了與盾冬有關的以外其他劇情都不會提到,有興趣的請自己去找來看吧。

以下有大量截圖,圖多慎入~

 

_

 

第十六話,副標:冬日士兵救出戰。

光從副標就知道肯定是滿滿的盾冬啦~

剛開始是復仇者們前往阻止反派們奪走泛合金,但是又一次被反派們利用瞬間移動裝置逃走,接著復仇者們到了外頭跟未來復仇者們會合,主角阿誠跟他的親友布魯諾正在空中對打(關於他們之間的關係,基本上就是鳴人跟佐助XD)

打到一半發現復仇者們趕來的布魯諾也用瞬移裝置逃走,阿誠看著布魯諾消失的天空,隊長也在一旁看著,是不是也在心裡想起了巴奇?

不用濾鏡就知道當然是啦!因為在鏡頭放大了隊長的臉後,黑掉的下一幕就切到了巴奇XD

(順說,巴奇跟史蒂夫的瞳孔顏色好像也互換了,巴奇是藍灰色,史蒂夫是灰綠色的樣子)

巴奇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被禁錮在奇怪的裝置上。

「這裡是哪裡?」巴奇聲音有些低啞地問。

這時候,一邊回答巴奇的問題,全身都是機械的佐拉登場。

「這裡是你出生的地方,冬日士兵,同時也是巴奇‧巴恩斯的墓場。」

(唉,冬兵的出生意味著巴奇的死亡啊…..也就是說巴奇的重生,也就意味著冬兵的死亡吧,但即使重生,冬兵的罪也會一直背負在巴奇身心上……)

「佐拉!」

看到佐拉,巴奇怒吼了一聲,開始掙扎。

(他認得佐拉,也就是說巴奇的記憶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吧?)

畫面閃回到巴奇之所以被送到這裡來的原因。

因為巴奇的甦醒導致冬兵壞掉了,不能用,原本阿瑞斯(就是那個壯男,索爾的敵人)想要砍了他的頭,不過被領隊阻止了。

「把他送回佐拉那重新洗腦,就可以再用了。」

(真的很生氣啊…..他們就只是把冬兵當作一件武器,人格的覺醒被當做壞掉……)

看著因記憶的混亂而痛苦掙扎的巴奇,佐拉笑著說:

「真可憐,我馬上就修好你。」

雖然巴奇想要掙脫,卻力不從心,只能被迫接受佐拉的重新洗腦。

接著畫面一轉,切換到復仇者聯盟總部,復仇者們全員集合,部長正在通知他們關於九頭蛇的訊息。

在紅骷髏死後,全球各地的九頭蛇基地都壞滅,只剩下俄羅斯還存活,甚至可以說蓬勃發展,原因在他們捕捉到的一段反派同盟的領隊要求佐拉對冬日士兵進行再調整的音訊。

聽到了冬日士兵,隊長馬上做出了反應。

其他人則是在聽到說話的人是反派領隊後才反應過來。

「再調整?也就是說將巴奇改造成冬日士兵的就是九頭蛇了。」女主如是說。

「在推測可能性之前,重要的是我們得趕緊將巴奇帶回來。」

在索爾(真‧好男人!)那麼說之後,隊長的表情卻暗淡了起來。

就在大家都贊同索爾的話,部長也請復仇者們即刻前往俄羅斯找出九頭蛇殘黨時,隊長卻突然提出驚人的異議。

「請等一下,現在最優先的應該是追尋被奪走的泛合金的下落。」

(大家的表情明顯就是:這傢伙在說啥?)

隊長:「面對反派同盟,我們不可以分開來。」

「這可不是優秀的判斷啊,美國隊長。」

不只索爾吃了一驚,在大家驚訝的目光中,隊長繼續說:「請你們理解,在史蒂夫‧羅傑斯之前,我還是美國隊長,復仇者的一員。」

(等等啊,史蒂夫,明明是政府希望復仇者們到俄羅斯去追尋九頭蛇殘黨的啊!找到冬兵也剛好只是公事的一環吧,沒人說這是屬於史蒂夫的私事啊?只是聽到巴奇隊長的腦袋就打結了嗎??還是史蒂夫一心認為巴奇就是屬於史蒂夫的私事啊?)

阿誠想起了布魯諾,質問隊長,「難道就這麼結束了嗎?」

但當隊長表示你跟我的立場不一樣時,阿誠很悲憤地大喊:「哪有什麼不一樣!想要拯救未來被搞得亂七八遭的親友,想要再他一起笑著、一起奔跑、一起戰鬥,這樣的心情應該是一樣的吧!」

「如果連你都做不到,我又怎麼可能做得到……」

(這一段大概就是讓主角們表達一下,之前也說過了,劇組應該是想用盾冬來對應男主親友。)

大家沉默了一會後。

東尼:「去吧,隊長,你可不能讓孩子們失望啊。」

索爾:「我們可不是只為了打擊反派而組成的隊伍,而是為了共同超越一個人無法度過的難關,才聚集在一起的,泛合金就交給我們吧,史蒂夫‧羅傑斯。」

黃蜂女:「在復仇者聯盟成員的身分之前,首先是史蒂夫‧羅傑斯,偶爾這麼做,不是也不錯嗎?」

浩克:「不用再說了,再給我扭扭捏捏下去,我可要用拳頭把你送到俄羅斯去啦。」

於是在眾人的聯合說媒勸說下,隊長露出一副計畫通欣慰的笑容,接受了大家的好意。

「我知道了,不過條件是我得自己一個人去,沒問題吧。」

大家當然都沒問題,於是隊長就在致上感謝後,一個人前往俄羅斯。

(我相信隊長早就預測到這樣的發展啦!拜託,他們全程觀看過盾冬相愛相殺耶!以復仇者們的性格怎麼可能不讓隊長去救巴奇?)

(啊,其實隊長根本一開始就想要自己一個人去救巴奇才故意那麼演出的吧?畢竟上次跟巴奇的再會是在眾人的注視下,很多事都沒法做咧(咦)

(所以隊長根本就是故意做做樣子嘛,也是啦,不然一開始就急吼吼地表示我要去救巴奇誰都別跟來,未免太糟糕了XD)

 

於是接下來的舞台當然就是俄羅斯啦~

隊長一個人潛入了地下鐵。

就算被監視器拍到也堂堂正正。

找到了隱藏的入口處。

「找到了!」

史蒂夫滿臉笑容地準備去迎接巴奇。

闖入九頭蛇基地後,史蒂夫迅速解決了九頭蛇的特工,抓住最後一個,激動地質問:「冬日士兵在哪裡?」

「我再問一次,冬兵……巴奇在哪裡!!」

事關巴奇,隊長終於冷靜不下來吧。

然後鏡頭一換,切到了正在被重新洗腦中的巴奇。

巴奇不斷發出痛苦的呻吟,在冬兵跟巴奇‧巴恩斯的記憶中來回。

佐拉:「別再掙扎,乖乖地抹消自我意識,成為一個完美的殺人兵器,冬兵。」

「冬兵…….不准用那個名字叫我!」

巴奇回想起之前與隊長對峙時的記憶(詳細請參考上一篇)

史蒂夫一直叫他巴奇,雖然那時候巴奇一邊大叫著別用那個名字叫他,但是現在,他想起了一切。

「我是,巴奇‧巴恩斯!!」

即使身處於被洗腦的痛苦折磨中,被史蒂夫喚醒的巴奇,不肯再被洗腦,他是巴奇‧巴恩斯,不是什麼殺人兵器。

眼見巴奇頑固反抗,佐拉嘆了一口氣,將洗腦機器轉到最大。

巴奇的淒厲慘叫聲中,隊長的盾牌飛來擊中了機器,停止了對巴奇的洗腦。

「這個盾牌是…….!」

佐拉回頭一看,美國隊長就站在門口。

(王子來接公主啦!!)

「我來接你了,巴奇!」

看也不看佐拉,終於在見到巴奇的史蒂夫,臉上自然地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我很喜歡這裡史蒂夫不是用救或幫,而是用迎接這個詞,沒錯,他只是來接老婆親友回家!)

「史蒂夫……」

一見到史蒂夫,巴奇彷彿忘了剛才的痛苦,也露出了笑容。

(我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會在一個萬眾矚目的情況下出現,身披金甲聖衣,腳踏七色雲彩來娶我。)

史蒂夫衝上前去,取回盾牌將佐拉擊倒在地後,打碎了鎖住巴奇手腳的禁錮。

「沒事嗎?」史蒂夫溫柔地關心巴奇。

看著史蒂夫,巴奇輕輕說:「還可以…..」

相隔七十多年,兩人終於能夠相對一笑。

(這裡巴奇的聲音好軟好甜啊~跟之前冬兵完全不同啊!果然在史蒂夫面前的巴奇就是那麼軟萌甜!()

史蒂夫:「就是這個機器操控了你的心靈嗎……」

巴奇憤怒地用力搥向機器。

看到昂貴的機器被砸,佐拉心疼地哀求:「慢著,你們要怎麼打我都可以!千萬別破壞機器啊!」

當然,史蒂夫跟巴奇才不聽佐拉說什麼,一起奮力地破壞洗腦機器。

於是惱羞成怒的佐拉叫出了九頭蛇小兵,將盾冬兩人團團圍住。

但是他們兩人毫不畏懼,甚至因終能一同背靠著背站在一起作戰而感到開心。

史蒂夫感慨萬千地說:「我們不知有多久沒像這樣一起作戰了。」

巴奇撿起了地上剛才被他們打壞的機器上掉落的不知什麼東西當做武器,對史蒂夫回道:

「超過半世紀以上了。」

聽到巴奇那麼說,史蒂夫輕輕一笑。

「人生真是相當奇妙。」史蒂夫低語。

「不過,卻也不算壞。」巴奇低笑。

(啊…….巴奇即使遭遇到這樣的事,居然還能說出不算太壞,人真的太好了…..)

(就算曾經受盡折磨,能再次遇見史蒂夫,知道他也還沒死,而且還能夠一同並肩作戰,就是巴奇最大的安慰了吧……對巴奇來說,只要史蒂夫還活得好好的,他的人生就不算太壞。)

(對史蒂夫來說,也是如此吧,只要巴奇恢復了記憶,再次站在自己身後,他就什麼都可以面對。)

於是,相隔半世紀以上,終於能與巴奇再次並肩作戰的史蒂夫自信一笑。

「上吧,巴奇!」

「OK!隊長!」

巴奇也露出了強悍的笑容。

(任務的時候是隊長,私下才是史蒂夫,巴奇自己分得很清楚呢(所以剛剛的那一聲史蒂夫完全是巴奇呢)

兩人開始攻擊九頭蛇小兵。

兩人一點都不像是分離了七十多年,依然是一對很有默契的無敵搭擋。

所向披靡的他們打得九頭蛇小兵落花流水。

然而,就在這時候。

俄羅斯的超級英雄組織冬之守護者突然降臨現場。

原本以為是來幫忙的史蒂夫興匆匆地過去自我介紹,沒想到卻被重擊腹部。

看到史蒂夫突然被攻擊,巴奇也不管自己還被包圍,只是一聲驚呼:「隊長!」

冬之守護者們圍住了想衝過去幫助史蒂夫的巴奇。

「巴奇……」

焦急擔心地望著被冬之守護者們包圍的巴奇,史蒂夫昏了過去。

 

當他醒來時,發現自己被關了起來。

冬之守護者們跟他說,其實他們早就鎖定了佐拉,暗中監視所有與佐拉有所聯繫的相關人員,就是在等待一網打盡的機會。

沒想到好不容易就快要抓住佐拉的時候卻被美國隊長前來攪局,讓佐拉逃跑。

聽完他們的解釋,史蒂夫表示,雖然有些誤會,但現在他們的目的應該都是一樣的,應該把他放出去,一起合作抓住佐拉。

然而冬之守護者們拒絕了隊長,因為他們另一個目標,就是在這裡等待,好將俄羅斯最危險的反派冬日士兵逮捕歸案。

(也就是說史蒂夫是引出巴奇的誘餌)

由於冬兵在佐拉的命令下,殺害了許多生命,俄羅斯議會以一致通過,只要逮捕冬兵,不需再做任何審判,直接處以無限期冷凍睡眠刑。

史蒂夫立即喊道:「他也是受害者!」

但是當對方的隊長問史蒂夫:「說這句話的,是美國隊長,還是史蒂夫‧羅傑斯?」時,史蒂夫沉默了。

(雖然我相信不管是以美國隊長的立場還是史蒂夫的身分,他都是那麼認為的,但是史蒂夫自己對巴奇的私情太重,反而當局者迷,認定巴奇就是史蒂夫的私事,事關巴奇,史蒂夫就矇了()

同一時間,一個人逃出外頭的巴奇為了救出被囚禁的史蒂夫,不顧自己的危險找到了武器後就回到附近,獨自在外狙擊。

(兩人互相拯救對方,很公平XD)

從巴奇射擊的彈道發現巴奇的位置後,冬之守護者們並未追擊,而是抓住了史蒂夫,用他當作盾牌,對巴奇表示,一命換一命。

「你們打算用來引出巴奇嗎?」

「沒錯。」

「你們覺得自己那麼做是正確的嗎?」

對方的隊長沉默不語。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們的關係好到可以用自身性命交換就是了?(用隊長威脅巴奇跟用巴奇威脅隊長都是最有效的方法,所以就算明知棒打鴛鴦這麼做是不道德的,他們還是選擇這麼做)

從準眼中看到了對方抓住史蒂夫威脅自己的畫面。

巴奇咬了咬牙,下定決心。

 

放下了武器。

被放回監禁室的史蒂夫用力搥了一下門,咬牙切齒地對遠方的巴奇說道:

「不行,千萬別過來,巴奇!」

但巴奇還是來了。

為了史蒂夫,巴奇捨棄了自己好不容易重獲的自由,自願被逮捕。

「武器?」

巴奇笑了笑,「扔了,赤手空拳。」

冬之守護者的一點紅暗黑之星跟巴奇說明他即將接受的是無限期冷凍睡眠刑,但巴奇只是一揮手。

「那不重要,我照約定過來了,你們會放了隊長吧?」

(那可是無限期的冷凍睡眠耶……果然,比起自己會遭遇到什麼,巴奇心裡只擔心史蒂夫啊……)

「我們可以向你保證。」

聽到這句話,巴奇笑了,然後想了一下,向他們說出最後一個要求。

「請讓我跟隊長說說話。」

「你覺得你有什麼立場提出要求?」

 

「拜託你。」

面面相覷後,冬之守護者的領隊按下自己手腕上的機關,將被關著的隊長影像投射了出來。

一看到巴奇,即使是現在這樣的狀況,史蒂夫也依然焦急地要他趕緊逃走,但巴奇只是對史蒂夫微微一笑。

「雖然不能算是個好結局,但我已經滿足了,最後能夠像這樣做出正確的選擇。」

隔著小小的螢幕,巴奇對史蒂夫柔聲說道:「我唯一擔心的,就是會不會因為我,又讓你感到心痛。」

「你已經盡力做到最好了,所以,別再回頭了,知道嗎,史蒂夫?」

巴奇的聲音是那麼溫柔,他最後說了史蒂夫,也就是說這並非出於公事任務,而是他以親友的身分,對史蒂夫所安慰的話語。

就算自己即將被無限期冷凍,他心中依然只擔心史蒂夫會因為救不到自己而心痛…..唉,這兩個真的是…….命運多舛啊。

最後,即將被押解去受刑的巴奇,臉上掛著的卻是笑容。

「你能來,我很高興,再見了。」

「……巴奇……」

只留下獨自被關在禁閉室內的史蒂夫,聽著直升機的聲音,喃喃地低聲喚著巴奇的名字。

 

_

 

 

於是,第十六話就在好不容易舊友重逢卻又被棒打鴛鴦的兩人再次被分離,巴奇即將被送去接受無限期冷凍睡眠的處分中結束。

嗚嗚嗚不管怎樣都要虐他們就對了啦!(氣

 

巴奇的命運究竟如何呢?

史蒂夫會怎麼做呢?

敬請期待盾冬動畫觀影記錄XD(下之下)!(

 

 

 

盾冬動畫觀影記錄XD(下之上)” 有 2 則迴響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