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H15題.8. 請描寫臥室/有床的場所以外的場合H (上)

8. 請描寫臥室/有床的場所以外的場合H (上篇)

原題目出處請按此連結

何只不是在臥室,直接將場合設定為羅馬競技場(毆爛
就是我之前在這篇裡提到的腦洞XD

詳細設定請點過去,然後這裡有造型設定XD
沒有嚴謹繁瑣的設定就是一個為肉而寫的設定
都看過的話就直接上肉了喔XD

警告:你情我願的戶外偽rape

*R18、NC17注意 未成年慎入*

 

___

 

 

在群眾激昂的歡呼聲中,上身赤裸的史蒂夫肩膀上下起伏,激烈的喘著氣
史蒂夫望著被自己打倒在砂石地上同樣上身赤裸的巴奇
他們身上的戰衣早就在兩人你來我往的搏鬥中被撕扯割裂
兩人的身上也到處都是擦傷跟瘀傷,比起史蒂夫,巴奇明顯的看上去更加慘烈
而這些都是剛才史蒂夫造成的

手肘撐著地面巴奇趴在地上喘著氣,雖然輸了但望著史蒂夫的眼神中卻只有關心與讚賞
及肩的棕黑髮絲沾染了沙塵汗水披散在他的頸間跟臉上,赤裸的胸膛急促的起伏
望著許久不見的巴奇,史蒂夫整顆心都充滿了激動的情緒
他不知有多久沒能好好的看看巴奇了

他想拉起巴奇,想檢查他身上的傷勢,想問他在穿越到這個時空裡來的日子
他想問他們分開的這些日子裡巴奇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受到傷害或委屈
他還想吻巴奇的唇,巴奇看了他抽動的手一眼,低聲喚著他的名字

「史蒂夫」

這一聲史蒂夫讓他瞬間激動的不能自己,但巴奇的眼神讓他不得不冷靜下來
現在他們身在古羅馬時代,而剛剛才分出的關係是勝利者跟戰敗者
他有權對巴奇做任何事,但他現在不能對巴奇展現任何一絲溫情
他不能讓這群觀眾看出他們彼此熟識了大半輩子,甚至關係非比尋常

在熾烈的陽光之下史蒂夫清楚的看見巴奇嚅動著艷紅的嘴唇一字一頓的說

「在這裡強姦我,現在」

史蒂夫一度以為自己聽錯了他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呆愣在原地喃喃的喊著巴奇的名字

「相信我,快」

但巴奇只是快速的看向看台上那個披著長袍的權力者
對方正盯著場內的狀況,正在決定對戰敗者也就是巴奇的處分
巴奇將眼神移到史蒂夫臉上,深呼吸後認真嚴肅的說道

「上我,強悍粗暴的,像個勝利的掠奪者」

一開始還無法理解巴奇為何如此要求,但史蒂夫順著巴奇的眼神,感覺到現場群眾的熱意
再看向巴奇,從他的眼神中史蒂夫驚愕的察覺到巴奇的想法,敗者要不死還有一個方法
正常情況下對一個戰士而言比死還要來得屈辱的方法,而巴奇卻主動對史蒂夫提出
他想要讓史蒂夫在所有人面前強暴他,向所有人宣示他的主權,讓自己成為他的奴隸

「巴奇…我」

史蒂夫感到一陣頭暈目眩,他費盡千辛萬苦來到這裡是為了帶巴奇回去
天知道他當然很想緊緊擁抱巴奇,想溫柔的占有他,但不是在這裡
不是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在這個充滿著血腥殺戮的鬥技場內強姦他
但是巴奇只是望著自己,眼神中平靜而激昂,他微喘著氣再次說道

「你想讓我們都活著離開這裡,就聽我的,現在在這裡操我」

說著,巴奇調整了自己的姿勢,改成跪趴在地上,扭頭對史蒂夫低聲說道

「史蒂夫,占有我…讓我成為你的俘虜,你的奴隸…」

激烈戰鬥過後的汗水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流過巴奇健美精實的肌肉線條
下半身翹起的臀部在稀少的布料遮蓋下若隱若現,搖曳生姿
眺望著巴奇,史蒂夫的心臟快速跳動,呼吸也越發急促
史蒂夫微一咬牙,撲上前去一手抓起巴奇披散在肩頸之間沾著灰塵跟汗液的棕髮

「啊!」

被迫仰起頭,不知是真痛還是故意裝,巴奇痛叫一聲,面露痛苦的表情
史蒂夫施力把巴奇拉近,讓他脖子脆弱的部位曝露在面前
張口含住巴奇的耳珠,史蒂夫小聲的說了句抱歉
巴奇微微牽起嘴角,但馬上就發出一聲哀嚎,因為史蒂夫咬住了他的左後頸
動脈上方被牙齒咬住的本能恐懼讓巴奇全身震了一下,忍不住咬住下唇

看到史蒂夫突然對巴奇做出的行為,現場的觀眾們先是沉默接著爆出轟叫
史蒂夫用眼角餘光瞄了那群觀眾,又看向看台上的權力者
他原本已經舉起的右手又放下,興致勃勃的看著場上突然轉變的戲碼
史蒂夫邊咬邊舔巴奇的脖子,小聲的警告

「巴奇,會有點痛,忍耐一下」

聽到史蒂夫的警告巴奇只是不動聲色的從鼻子哼了一聲

「越粗暴越好,越像真的」

一秒鐘的沉默之後他聽到史蒂夫歎了一口氣,突然一個使力將巴奇面朝下壓到了地面上
所用力道之大讓巴奇對突如其來的衝擊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
但在碰觸到地面的前一刻史蒂夫又小心的抓住了巴奇的頭不讓他真的撞到地面
觀眾眼裡當然看不出,只是為了如此充滿暴力的畫面喝采
不過巴奇的臉還是沾上了一大堆的砂礫,並因為衝擊而感到一陣頭昏眼花
接著史蒂夫抓起巴奇的腰將他的臀部抬高,撕開覆蓋其上原本就薄弱的布料
用手臂撞開他的雙腿,然後沒有半點猶豫一口氣插進兩隻手指

「啊啊!」

自從被莫名其妙傳送到這個時代之後就沒被任何東西進入過的緊澀部位被突然的入侵
瞬間帶來的痛楚讓巴奇吃痛的慘叫了一聲,趴在地上的手緊緊抓住地面以分散注意力
沒有任何潤滑劑的幫忙,只有手指就那麼痛了,還好他沒有直接捅進來
感受到在自己乾澀緊窄的體內蠢動的手指巴奇在心裡想,喘著氣努力放鬆身體的力道

望著巴奇緊繃的背部線條,史蒂夫知道他現在一定很難受,他很想吻著巴奇的背安慰他
但是他不行,他現在只能速戰速決,在盡可能展現暴力的狀態下又能讓巴奇不那麼難受
於是他加快在巴奇體內擴張的動作,並尋找著前列腺的位置

在手指擦過某一點時,巴奇全身都抖了一下,快感讓他高叫出聲
他立刻咬住右手手背阻止自己發出呻吟,巴奇的表現讓史蒂夫知道自己找到了
於是又加入了第三根手指,食指不斷刺激那個敏感部位,快感一陣陣侵襲著巴奇

「…快、快點…你不能讓我太舒服…這樣就不像強姦了…」

抵抗著讓自己忘情的快感,巴奇將頭埋在手背裡斷斷續續的說道
史蒂夫遲疑了一下,然後將手指抽出,抓起了巴奇的腰,低聲道歉

「抱歉,巴奇」

巴奇還來不及回答什麼,一個又熱又硬的東西已經抵在他的入口
下一瞬間他感覺到整個內部就被硬生生的撕裂開來,強烈的衝擊讓巴奇無法抑止自己的叫聲

「嗚、啊啊啊--!」

史蒂夫一口氣將他的凶器整個頂到最深處,巴奇差點以為自己被燒熱的鐵棒捅穿了
全身緊繃的巴奇被撞到地面上,臉上柔潤的肌膚擦過砂石地留下細微的劃傷
但是他沒有感覺,因為所有的疼痛感都被來自身後體內深處的凶器給佔據

不等巴奇的適應史蒂夫就快速的開始又重又深的抽插,每一次都撞到最深處
直衝腦門直接而清晰的疼痛讓巴奇的眼淚不由自主的奪眶而出
隨著每一次的前後搖晃滴落在沙地上形成深色的水漬

「啊、啊…嗚…啊啊!」

史蒂夫心疼的看著巴奇雙手在地面上游移,抓了又放,聽著他痛苦的呻吟著
還有從兩人結合的部位不斷被擠出的混著血液的半透明液體
巴奇的痛苦也讓史蒂夫痛苦,但他只是咬著牙加快了身下的律動
他知道只有快點結束這場單方面的暴力侵略才能拯救巴奇

「沒事…我叫給他們聽的…你、啊!不用…在意!」

感覺到史蒂夫內心的不捨與自責,巴奇維持望著地面的姿勢,抓著地上的砂礫
在被搖晃的暈乎乎的時候也不忘在叫聲跟呻吟中試圖安慰史蒂夫

「巴奇…巴奇…」

史蒂夫現在真的很想吻著巴奇,面對面溫柔的擁抱著他,述說他的愛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在眾人屏息的目光之下像個野獸那樣幹著他最愛的人

「啊!…哈啊…嗯嗯…啊…啊…」

在史蒂夫急而猛烈的進出之下,巴奇逐漸感覺到疼痛雖然還在但是快感慢慢的積集起來
他的叫聲中開始混著帶著舒服的呻吟,潮濕的雙眼迷亂的望著四周
他覺得又痛又舒服,這些都是來自身後男人所帶給他的,他都心甘情願承受
到後來巴奇只是無力的趴著從濕潤的紅唇中不斷吐出淫蕩又甜蜜的呻吟

沒有任何撫慰的分身高聳著隨著每一次的晃動而滴著液體,下半身潮濕一片
在一次深入的頂撞之下,搖晃著腦袋巴奇哭喊著射了出來
在被收縮的內壁緊緊咬住的刺激之下史蒂夫停下動作,伸出手撫摸巴奇的背喘了口氣
高潮中的巴奇大口喘著氣全身通紅,眼淚不斷滴落地面,看上去是那麼誘人

忽然之間史蒂夫感覺到周圍原本喧鬧的聲音安靜了下來,他疑惑的抬頭望去
觀眾都用著一雙又一雙飢渴又猥褻的眼神盯著他的巴奇看
有些人目不轉睛的瞪視著喉頭上下滾動像是也想讓巴奇在他的身下叫喊
這個認知讓史蒂夫眼前一紅,憤怒跟獨佔欲混著情慾的熱氣衝上他的腦子

他低吼一聲整個人貼在巴奇的背上咬著巴奇的後頸與濕滑的背部
被突然來自要害的痛處嚇了一跳,巴奇整個人跳動了一下,忍不住發出一聲哀鳴
那聲哀鳴像是最後的導火線,燒斷了史蒂夫的理智,他咬破了巴奇的皮膚,嚐到了血味
血腥味、巴奇的氣味、哀鳴、現場群眾的注視、還有包覆著自身那濕熱內壁的緊致
這些全部加在一起不停的刺激著史蒂夫內心深處的征服欲跟獸性

史蒂夫抓起巴奇的兩隻手,就著從背後插入的姿勢將他往後拉,進到一個更深的地步
他要展示給現場所有人看,這個臣服在他身下的男人是他的,巴奇是屬於他的
被迫往後弓起身子,將自己正在被男人劇烈進出的部位展示給現場所有人看的羞恥
以及內部被貫穿至最深處的痛苦讓巴奇皺緊眉頭高聲尖叫
雖然很痛,但是同等甚至更強烈的快感讓巴奇眼前一片空白,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啊--!!」

而史蒂夫不顧一切瘋狂的猛力抽插,不斷劇烈的摩擦巴奇柔嫩的腸壁
被貫穿的痛楚跟鋪天蓋地的快感隨著每一次強力的進出折磨著巴奇
巴奇已經從尖叫變成哭喊史蒂夫也不放過他,緊緊抓著他的手,幾乎要脫臼
但巴奇沒有餘力去感覺到手上的痛楚,他只能在被猛力的進出跟搖晃下大聲哭喊
瀰漫全身的高熱與近乎疼痛的酥麻感讓巴奇不由自主的痙攣著
他只能無意識的喊著帶給他痛苦與快感的男人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史…史蒂夫…嗚…啊…啊…」

在幾下最深最重的頂入後,巴奇感覺到體內一股灼熱滾燙的液體沖進了自己體內
從顫抖的嘴唇中發出一聲哽咽後他無力的往後癱軟在史蒂夫胸前,大口喘著氣
同樣劇烈的喘著氣,史蒂夫緊緊抱著他,在他耳邊小聲說道

「…像嗎?」

看著巴奇小力的點點頭,史蒂夫彎起嘴角,將巴奇打橫抱了起來,對著權力者舉起手
被剛才那一場劇烈的性愛實境秀看得入迷的觀眾,先是安靜了一會接著開始歡呼鼓譟
權力者點了點頭,滿意的瞇起眼睛,比了個手勢,觀眾的歡呼聲更大了

「現在我是你的了…你可以跟著那個衛士帶我回到你的地方」

將頭靠在史蒂夫的胸前巴奇小聲的對史蒂夫說道

「是,你是我的巴奇,永遠都會是我的…」

在巴奇耳邊呢喃著,史蒂夫無比溫柔的抱緊巴奇
跟著衛士走回他自從進了角鬥士之後的專屬小房間
在衛士監視之下史蒂夫將巴奇放到床上,檢查著巴奇的傷勢
他臉上跟身上到處是擦傷跟瘀傷,最慘的是那個被自己強行侵入的部位

混著精液的白濁跟鮮紅的血絲從那紅腫的穴口流淌而出
自責又不捨的史蒂夫拿出傷藥,小心翼翼的幫他塗抹

「你能來到這裡,一定有方法可以回去吧」

趴在床上讓史蒂夫替自己塗藥,巴奇瞄了站在門外衛士一眼,問道
反正他們也聽不懂巴奇跟史蒂夫在說什麼

「當然,我有方法跟東尼聯絡只不過不能被別人看到…」

點著頭,史蒂夫用手指沾了傷藥伸進剛才被自己蹂躪過的紅腫不堪的小穴裡

「必須想辦法把監視我們的衛士支開」

感到一股清涼的刺激,巴奇震了一下,喘了幾口氣後繼續說道

「我有方法…」

說著巴奇抓起史蒂夫另一隻的手,張口含住了他的手指,眼神迷離

「…巴奇?」

巴奇邊舔著史蒂夫的手指,一手伸到史蒂夫的分身上
明明才剛大戰過一場,但那裡早已蓄勢待發

「我知道那些衛士個個都欲求不滿,特別是經過剛才那一場,你看看這傢伙」

邊說巴奇手掌輕輕覆蓋住史蒂夫的分身,有意無意的撫摩著
在巴奇的挑弄之下史蒂夫很艱辛的看了衛士一眼,順著巴奇所說的地方看去
只見衛士下半身很明顯的腫起一塊紅著臉一直偷瞄他們兩人
正確來說是盯著巴奇光溜溜的屁股看,史蒂夫立刻移動位置擋住了視線,非常不高興的說

「你說個個都欲求不滿…他們都這樣看你?…你有被他們騷擾過?」

看著史蒂夫充滿嫉妒的神情,巴奇坐起身笑得很魅惑

「你放心,他們想要做什麼前我就先打斷他們的手跟腳了」

「那就好…」

鬆了一口氣的史蒂夫看著巴奇將他拉到床上,然後跨坐了上來

「我的意思是說…嗯…」

巴奇一手扶著史蒂夫的陰莖,對著自己沾滿黏膩液體的穴口慢慢坐了下去
雖有些刺痛,但脹滿感跟快感蓋過了一切,兩人同時都發出一聲滿足的低嘆
貼在一起,感受著彼此的體溫,兩人抬起頭四片唇辦相疊
吻了一會之後,巴奇才退開來慢吞吞的動起腰說道

「他們崇尚性與暴力,我們就讓他們看,看得夠…看到他們忘了自己的職責去找解放…」

雙手撫摸著巴奇的腰,史蒂夫在巴奇濕暖體內帶給他的舒服感中低聲問道

「巴奇…你怎麼會想到這種方法的…?」

「我來這裡的時間比你長,看得比你多了…之前有個敗者本來要被處死,但是勝者當場強暴他之後他就變成了那個勝者的奴隸…」

吻著巴奇剛才被自己咬破的傷口史蒂夫有些明知故問

「…你不會在看到我的時候就想著要採取這種方法了吧」

「你說還有更好的方法了嗎?」

巴奇瞪了史蒂夫一眼,扭動著腰,看到史蒂夫皺起眉後低笑道

「快用力操我,讓那群士兵受不了翹掉去找女人或男人隨便,總之讓他們離開這裡」

史蒂夫忍不住苦笑,一把抓住巴奇的充滿彈性的結實臀部,用低沉而嘶啞的嗓音說道

「好、好…巴奇…你得賣力點表演了」

 

 

 

 

TBC

 

__

 

賣力表演的部分晚點再來寫
先去吃飯了(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