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蛇性 (4)

前面章節:(1)(2)(3)(外傳)

大年初三,送上書生盾X小黑蛇精冬兒的春節篇,六千多字的肉,慢看~到元宵節前都算是過年,希望大家都能有個好年

偽聊齋風(?)、濕搭搭軟綿綿的雙性軟冬注意,各種天雷慎入

 

___

 

 

 

嘉靖十七年戊戌正月初一朔卯時。

雪花在寒冬飛舞,陽光穿過灰白的雲層,照耀著屋頂磚瓦上的銀白積雪、綻放枝頭的梅花,以及門前的大紅春聯。

寫著吉祥賀詞的春聯上頭飛舞著溫潤中隱隱有著磅礡氣勢的字體,乃出自此四合大院的主人,剛踏入而立之年的史蒂夫之手。

位於河北保定府的史家大院,在平靜安詳中,迎來了新一年的初昇旭日。

窗外瑞雪紛飛,室內卻是爐火正旺,紅紗帳內,史蒂夫摟著愛妻冬兒躺在床榻上,繡著金絲芙蓉的紅棉被溫暖地包覆著兩人,春寒帳暖。

從溫柔夢鄉中醒來的史蒂夫緩緩睜開雙眼,看向依偎在自己沉睡懷中的冬兒,絲滑的黑髮散落在枕間,如雪般白皙臉龐泛著淡淡紅暈,微啟的唇瓣豐潤而艷紅,吐露著芬芳的香氣。

凝視著愛妻的睡臉,史蒂夫滿腔柔情愛意油然而生,伸手覆上冬兒柔滑溫軟的臉頰,手背輕輕撈起幾褸髮絲,看它一根根往下滑落,有幾根落在了冬兒的唇上,隨著呼吸而扇動的景象,史蒂夫臉上自然而然浮現起微笑,將那幾根髮絲輕輕攏至冬兒耳後,俯身吻上了冬兒的唇。

這是冬兒與史蒂夫共同度過的第四個新年,也是他們兩人的孩子誕生後一家六口一同迎來的第二個新年。

前幾天冬兒跟史蒂夫都在忙著準備過年,盡管父母雙亡後的史蒂夫並沒有其他親戚,但一家六口的春節依然熱鬧,特別是孩子們,上一次過年他們還只是剛從蛋裡孵化的小豆芽,今年已長得有食指粗,成天竄上竄下鬧鬧騰騰的,除夕守歲至子時,史蒂夫跟冬兒才好不容易將孩子們都哄上床,自己也回房睡覺。

雖然現在睡在史蒂夫懷中的冬兒,看起來就是個俊俏秀美的青年,但其實冬兒的原型是條小黑蛇,自然比起常人來得畏寒。更別說他替史蒂夫生下的四個孩子,目前才兩歲的他們,連人形都無法幻化,雖然已經學會說話,但怎麼看都只是四條小黑蛇的他們,更是懼怕寒冷,理應進入冬眠狀態。

幸而史蒂夫在決定跟冬兒共同生活之後,就想辦法增進家裡禦寒的器具跟設備。

除了上山獵些羊裘鹿皮給冬兒縫製棉襖取暖,還會利用家中庭院種植的梅杏釀造點花果酒供冬日燒來飲用暖暖身子當然,燒炭用的銅火爐、可以薰些調溫香料的熏籠當然都是必備。

而包括孩子們所居住的東廂房,所有睡房都有壁爐跟棉絮鵝毛鋪成的暖床,為了避免危險,壁爐裡放的都是燒盡的爐灰,溫暖且不易燃。

史蒂夫還從書上學著將花椒混合泥土後塗抹在牆上,就像皇帝賜與皇后的專寵椒房--只不過並非皇帝也雇不起工匠的史蒂夫全部都是親自動手製作。

如此費心勞力,不為其他,僅僅只是希望怕冷的冬兒跟孩子們能夠好生待在自己身旁,平安無事地度過嚴寒的冬天。

臥室內縈繞著幽蘭薰香,彷彿被甜香引導著,史蒂夫細細吻在冬兒溫軟的唇瓣上,手掌則滑入了冬兒黑色的內袍中,在柔潤的肌膚上輕撫。

陽光透過窗外飄落的雪花,竟在冬兒白皙的頸肩處烙下了小小的雪影,隨著不斷降下的瑞雪,冬兒身上的雪影也不斷變化,如同一副描繪著冬雪的優美畫作,而冬兒正是那純白無瑕、細緻薄潤的上好澄心堂紙。

史蒂夫不禁內心一陣悸動,想起了一開始與冬兒的相遇,正是在大雪紛飛的冬季山道旁。

當看到幾乎被白雪整個掩埋住的小黑蛇時,史蒂夫一時不忍,就將那條小黑蛇揣入了懷中,帶回家細心照料,卻沒想小黑蛇竟能化成人型,並為報恩而決定終身侍候史蒂夫。

溫婉可人又善解人意的冬兒一直盡心盡力服侍史蒂夫,史蒂夫很快就愛上了冬兒,並在經歷了一些事後發現了他身體的異常--化為人形的冬兒外貌雖與男子無異,但他的體質卻與常人甚至是一般的蛇都不同,是天生的兩性具有,除了男性器以外,也有足以孕育生命的女性器。

乍見冬兒忍著羞恥,紅了臉,要哭不哭地顫抖著身子,毫無隱瞞地向自己展示他那與眾不同的私密之處時,史蒂夫自然是驚訝的,喜悅的心情卻是更多,他知道,如此一來他就能夠真正完全將冬兒留在身邊。

於是在佔有了冬兒、奪去他的處子之身後,並不滿足於只得到冬兒肉體的史蒂夫很有耐心地說服憂心於兩人之間種族差異會危害史蒂夫的冬兒,最終如願以償地娶他為妻,還讓他為自己誕下了四個寶貝蛋,獲得了從未體會過的幸福。

自史蒂夫帶回冬兒後已四年,無論是平素生活家事,還是房中之樂,真心愛著史蒂夫,一心一意只希望史蒂夫能過得快樂的冬兒都是最完美的妻子。

一次的小小善舉,回報給了孤寂一人生活著的自己,從未曾想過的幸福生活。對史蒂夫來說,無論性別或是種族,冬兒就是冬兒,是他四個孩子的生母,更是他此生唯一的摯愛,他會付出所有,只求能一輩子與冬兒生活在一起。

想到激動處,史蒂夫忍不住咬住了冬兒的唇瓣,力道雖不至於弄傷,卻足以引起熟睡中的冬兒身軀一顫,眉頭輕蹙。

感受到懷中人兒的顫抖,史蒂夫連忙停下了動作,低頭看向衣物已被自己褪去至上臂,露出白嫩上身的冬兒。

原本束在腰間紅色腰帶鬆開,散亂的黑色紗裙襯得冬兒格外雪白,臉蛋泛著潮紅,微張的唇中呼吸有些低促,但仍未甦醒,只是閉著眼睛。

或許是想要緩和疼痛,冬兒無意識地伸出紅紅的舌尖,在方才被史蒂夫咬出紅痕的唇瓣上舔了一下,看得史蒂夫血氣上湧,忍不住抱起了冬兒,並將他的大腿分開來,壓在自己早已硬挺的下身上。

「嗚……」

敏感的私處突然被火熱的硬物頂住,冬兒身軀忍不住又是一震,嘆出一聲帶著顫聲的低泣,彷彿想要逃離似的縮起了身子,但史蒂夫並不允許冬兒逃開自己懷抱,反而摟得更緊,將他整個人囚禁在胸前。

粗熱的柱身抵著冬兒已有些濕潤的股間,史蒂夫擺動著腰,用陰莖輕輕摩娑著凹陷處的小小肉縫,一邊磨蹭著,右手也不忘套弄著冬兒的男性器。

「嗚……嗚嗚……」

沉睡中的冬兒被史蒂夫調戲得身子一顫一顫的,抽著鼻子像是被欺負似的低低啜泣著,但史蒂夫知道,冬兒的啜泣不是來自於害怕,而是因為快樂。

由於下身緊貼在一起,史蒂夫可以輕易感覺得到,明明還在睡夢中,冬兒的下身卻因史蒂夫的愛撫而起了反應,不只是男性器勃起,被史蒂夫的陰莖磨蹭著的陰戶內不停斷流出溫熱的淫水,打濕了兩人的下體。

史蒂夫一邊吻著冬兒裸露的肩膀,一邊用陰莖磨擦著冬兒的陰戶,並用左手捧著酥軟的胸脯,掌心搓揉著敏感的乳尖,輕柔地撫弄。性感帶不斷被刺激,卻又少了決定性的衝擊,被挑起的慾望得不到滿足的冬兒情不自禁地蹙起了眉心,從微啟的紅唇中喘息著發出了低軟的呻吟。

興許是蛇性本淫,即使意識沉睡著,冬兒的肉體依然坦率放蕩地享受著丈夫的褻玩,在史蒂夫抓起他的雙手放到自己背上後,他甚至主動擁著史蒂夫,濕潤的睫毛輕顫,扭動著腰枝,做出迎合的舉動。

「嗯……啊……唔……」

冬兒的反應讓史蒂夫更加興奮了起來,進入冬天後怕冷的冬兒本愛黏在史蒂夫身邊取暖,所以冬季時他們時常待在被窩裡交歡,但自從生了孩子後也不得不避嫌,過年的準備更是讓他們忙得沒時間親密,所以他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能好好行房,久未曾點燃的慾火再也難以抑止地猛烈燃燒。

再加上冬兒的下身早已濕得一蹋糊塗,男性器在兩人的小腹間顫抖,女陰更是不住收縮著,吐露出濕熱的淫液,將兩人貼合的下身弄得潮濕一片,於是史蒂夫索性一個挺腰,將自身的粗熱推進了冬兒溫軟濕滑的肉穴。

「啊!」

盡管冬兒的內部十分柔滑濕熱,沒有任何抵抗地就接納了史蒂夫的侵入,但由於史蒂夫這一下來得突然,而且頂得又深又重,強烈的衝擊還是讓冬兒睜開了雙眼,並發出了驚呼。

看到冬兒終於醒了過來,史蒂夫摸了摸他熱烘烘的臉頰,壓抑著滿腔的情慾,低聲問候被自己操醒的愛妻:「睡得好嗎,我親愛的好冬兒。」

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冬兒眨了眨眼,只覺得通體燥熱,特別是好像被塞滿什麼東西的下身又脹又酸,卻又是說不出的舒服,混亂之下,只能求助似的望向自己的丈夫。

「史……嗚……史蒂……夫……?」

面對冬兒的困惑,史蒂夫只是微微一笑,抓起了冬兒的左手,輕輕在掌心吻了一下後,移到他們兩人結合的下體。

碰觸的瞬間,來自掌心跟結合處,同時襲來彷彿被電流燒灼的感受讓冬兒身子一震,睜大了雙眼低頭看去,這才發現自己下身那處私密小洞正被史蒂夫粗壯的陰莖撐了開來,而且還插得相當深,幾乎整根都埋入了,冬兒甚至可以感受得到在自己陰道內跳動的高熱硬物。

「啊……啊啊……」

在睡夢中被丈夫姦淫的事實讓冬兒全身發燙,羞恥的淚水在眼中打轉,興奮的愛液卻也不斷從冬兒痙攣的內部分泌而出,潤滑了史蒂夫的陰莖,讓他進出得更加順利。

「疼嗎?」

嘴裡問著關心的話語,史蒂夫的動作卻是大力抽插,直將冬兒插出水來,肉壁也因強烈的快感而不住收縮,想要回答,開口卻全是不知所云的呻吟。

「嗯……不……我……啊、啊啊……別……」

「別動?」

聽到冬兒斷斷續續的哀求,史蒂夫明知故問,停一下、動一下,前後摩擦著冬兒溫熱的肉壁,每一次都進得更深,享受著被緊實柔潤的溫肉緊緊包裹的快感。

「還是別停下?」

面對丈夫的壞心眼,冬兒終於忍不住哭出聲來。

「啊……嗚……嗚嗚……」

明明已是四個孩子的母親,幹他的人還是自己最敬愛的恩人及丈夫,但或許是因為睡夢中毫無心理準備,冬兒被操得說不出話來,只能像個未經人事的小姑娘般低聲啜泣,任由史蒂夫大力幹著自己。

「別哭……別哭……我的好冬兒……」

冬兒哭得紅了鼻子的模樣,讓史蒂夫心上又是疼惜又是亢奮,捧起了冬兒濕搭搭的臉蛋,一邊用唇吻去淚水,一邊輕聲安撫,下身頂撞的攻勢卻也依舊猛烈。

一邊承受著史蒂夫的衝撞,聽到史蒂夫柔聲安慰的冬兒伸出雙手顫抖著環上史蒂夫寬大的肩膀,抽抽搭搭地向正在侵犯自己的男人索吻。

「……啊……你……你得親親……嗚……親親我……」

聽見愛妻如此可愛的要求,史蒂夫不禁心頭滿是愛憐之情,輕咬著他微微噘起的唇瓣。

「我不正在親了嗎?」

「不夠……我要你親我更多……嗯嗯……」

冬兒撒嬌似的搖了搖頭,帶著濃濃鼻音,委屈地向史蒂夫夫索取更多的吻,而他的丈夫也樂得熱烈回應,兩人唇舌激烈交纏,下身交合的部位更是水花四濺。

肉與肉之間彼此摩擦、撞擊的聲響伴隨著水聲跟床板的吱呀聲在室內回響,但在史蒂夫的親吻及操弄下,被操得舒服得不得了的冬兒已感受不到羞恥,只是抱著這個賣力抽插著自己的男人,擺動起腰臀回應著丈夫。

原本冬兒就喜歡被史蒂夫碰觸,再加上之前都在忙著過年,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跟史蒂夫共享雲雨,所以現在,冬兒只想沉浸在史蒂夫帶給他的歡愉中。

而當史蒂夫用力抓著冬兒的腰,狂亂地幹著他最脆弱敏感的子宮口時,難以想像的連續高潮不斷沖刷著冬兒,更是讓他淫叫連連,無法控制。

史蒂夫的肉棒在冬兒體內不斷衝撞、頂弄,撞擊著柔嫩的子宮口,被幹得渾身酥麻的冬兒除了在歡愉中胡亂搖晃著腦袋,雙腳纏上史蒂夫健壯的腰低吟啜泣,享受著被最敬愛的丈夫頂入最深處的極致歡愉外,什麼都辦不到。

「嗚……嗚……好……那裡……啊……啊啊啊!」

快感一波又一波,翻雲覆雨地拍打著冬兒,終於,在一次重重的頂入後,感受到自己的子宮內被大量溫熱濃稠的液體沖刷而入,冬兒也尖叫著跟史蒂夫一同攀上了快樂的巔峰。

高潮中的內部小口不住痙攣收縮,貪婪地吸取著史蒂夫的精液,於是史蒂夫乾脆抓著冬兒的腰,一下一下地將自身精液射入。

內外幾乎都被史蒂夫整個佔據,難以想像的滿足感中,冬兒失去了意識。

 

 

 

*** *** ***

 

 

 

當冬兒在奇妙的酥麻跟燥熱感中醒來時,他的丈夫正在用溫水擦拭著他被插得紅腫濕熱的下體,由於之前的劇烈磨擦,就算史蒂夫擦拭得再小力,冬兒還是渾身不住顫抖,不只是疼,還發癢得難受。

「……史蒂夫……」

聽到愛妻微弱的呼喚聲,史蒂夫立刻抬起頭,帶著歉疚地說:「抱歉,冬兒……我……」

但冬兒只是搖了搖頭,並有些遲疑地抬起手,輕輕覆在史蒂夫替自己擦拭下體的手背上。

「……我……我這裡還……」輕輕說著,冬兒低下了頭,滿臉通紅,卻還是忍不住低聲說道:「還癢得很……」

史蒂夫愣了一下,隨即意會過來冬兒的意思,露出了笑容,將手指插入了冬兒依然流水的小洞裡,「還沒吃夠?」

看著冬兒顫抖著身軀,咬了咬下唇,點頭不語的模樣,史蒂夫想了想,一拍自己的大腿。

「你要不要試著自己吃吃看?」

冬兒猛地一抬頭,看到愛妻整張臉紅得像要低出血,史蒂夫笑得很忠厚老實,卻是將手指插得更深並在冬兒敏感的內裡擺動,還故意磨擦出水聲,將冬兒弄得渾身顫抖。

明明可以從咬著自己手指的肉壁知道冬兒的渴求,史蒂夫卻說:「如果你不想試,我也可以用手指幫你。」

搞得冬兒只好抓住史蒂夫玩弄著自己的手,滿腹委屈地說:「……啊……嗚……我……我試……」

在史蒂夫的幫助下,冬兒搭著他的肩,將自己流著水的的小小肉縫對準了高聳挺立的陰莖,作了個深呼吸後緩緩往下。

「嗚……啊……」

雖然剛剛才被猛力操開過,但被鈍圓的龜頭撐開來的撕扯感還是讓冬兒感到了難受,而當一點一點吞入粗熱的莖身時,難以言喻的酸脹更是讓冬兒全身酥軟,但他還是努力地將史蒂夫的陰莖全部吃了進去,直到坐到了史蒂夫的大腿上。

「好冬兒,你做得很好……全部吃進去了……」

一邊柔聲安撫著哭成淚人的冬兒,史蒂夫一邊拍撫著冬兒的背,直到冬兒停止了哭泣,抬起頭又是羞怯又是困惑地問:「……我……我真的……沒辦法了……我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動……」

「沒關係,你已經做得很好了,剩下就交給我。」

在冬兒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史蒂夫抓著他的腰,用力往上一頂,逼出了冬兒高亢的尖叫。

「啊、啊啊!」

冬兒只覺得酥酥麻麻的快感不斷從被史蒂夫頂入的內部傳至全身,讓他只能渾身酸軟,癱在史蒂夫身上,任由他一下一下由下而上地往內衝撞。

 

 

 

*** *** ***

 

 

 

再次醒來時,冬兒已經穿好了新衣服,躺在乾淨舒適的床上,而史蒂夫卻不在臥室內。

忍著渾身--特別是下體--酸軟不適,冬兒撐起了身子,下了床,來到了桌邊,看了已點好的懷爐,以及壓在下方的一張紙條。

【我先去看孩子們了,外頭很冷,記得披上羊裘,並將懷爐揣在懷裡再過來,以免受凍。】

看著史蒂夫所留下的囑咐,冬兒心裡又甜又暖,連忙照著丈夫的指示,將懷爐揣在懷中,並披上了羊裘大衣,才推開房門,越過寒冷的走廊,來到孩子們所居住的東廂房。

一推開門,迎入冬兒眼簾的,是史蒂夫跟四條小蛇一同吃稀飯配醬菜的場景。

「娘!新年快樂!」

原本在桌上吃著早飯的小蛇們一見到母親,都立刻朝著冬兒爬過去。

「新年快樂,大寶、二寶、三寶、四寶。」

將孩子們放在懷中,冬兒臉上自然浮現起慈母般的笑容。

「爹說要帶我們去找外公外婆!」

聽到大寶興奮地那麼說,冬兒驚訝地看向一臉微笑的史蒂夫。

「既然現在我已經知道你爹娘就住在狼牙山上,雖然趕不上初二,但我總得找個時間帶著你跟孩子們回娘家探望。」

丈夫體貼的提議,讓冬兒既感激又擔心。

「……我也想……但我怕……」

史蒂夫溫柔地問:「怕什麼?」

「你也見過了,我爹很討厭人類……我……我怕他會……」

「別擔心,」看著冬兒擔憂的表情,想起端午節初見岳父大人時差點被殺掉的過去,史蒂夫微一沉吟,「你爹對你可好?」

「很好……我娘也很疼我……」冬兒一邊回憶著兒時與父母相處的畫面,一邊回答,「他們總是把最好吃的留給我。」

看著冬兒回憶起父母時的笑容,史蒂夫也跟著微笑,「再怎麼說他都是你父親,你是那麼溫柔體貼善良可人,更何況他們只有你一個孩子,看到我們帶外孫回去,一定會很開心。」

在孩子們也異口同聲地喊著:「放心,娘!我們都會很乖的!」後,史蒂夫站起身,來到了冬兒身邊,握住了他的雙手。

「等雪停了,天氣暖了我們就出發吧。」

「嗯……謝謝你,史蒂夫。」

在孩子們的歡呼聲中,兩人相對而笑,窗外,梅花在冰雪中綻放,彷彿昭示著,春天正要開始吐露芬芳。

 

 

 

 

 

 

 

 

 

TBC

 

 

 

 

___

 

 

 

不用等他們去,上元節岳父岳母就會親自來看外孫了(

 

 

 

 

 

順說,我最喜歡的聊齋故事是《小翠》、《阿寶》跟《嬰寧》,不過小翠結局過於酸澀,總是美中不足,還是喜歡幸福圓滿的大結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