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Blood Kiss(3)

上篇中篇

史蒂夫後天吸血鬼化梗。

在吸血鬼的本能跟對巴奇的愛欲之中擺盪的史蒂夫,以及捨身奉獻自己誘惑史蒂夫的巴奇之間的攻防戰(咦(為什麼前兩篇是上跟中這篇卻不是下?去問史蒂夫吧(

 

 

___

 

 

在這個世界上,成功注射超級士兵血清並存活至今的超級士兵只有史蒂夫跟巴奇這兩人。

由於超級血清的功效以及後天的嚴厲訓練,巴奇的肉體也許稍遜於史蒂夫,但絕對比起一般平凡人要來的強健數倍。

然而,盡管外表再壯碩,無法鍛鍊的口腔內部依然柔軟而脆弱。再加上巴奇的嘴已經在與史蒂夫的性生活中被開發得相當敏感,在替史蒂夫口交時就可以用嘴感受到快樂,而現在這個正在蹂躪巴奇敏感口腔的男人,又是最熟悉巴奇敏感部位的史蒂夫。

當他有意無意地舔舐著巴奇的口腔黏膜時,一陣一陣侵襲而來的酥麻感幾乎使得巴奇全身無力,如果不是被史蒂夫緊緊擁抱著,恐怕早就如同一攤水般酸軟地倒臥在地上。

更何況史蒂夫除了本來就是比巴奇優秀的超級士兵以外,現在還多了一個身分--新生吸血鬼。

剛成為吸血鬼的史蒂夫自然不知如何控制,僅僅只是親吻,銳利的犬齒就割傷了巴奇。

如果還能保持理性,史蒂夫就會停下,但原本身為超級士兵的營養消耗量本就比較大,成為吸血鬼過後史蒂夫又什麼都沒攝取過,早已飢餓多天的他終於品嘗到的還是巴奇--他最心愛之人的血液。

對一名吸血鬼來說,最美味的血液,並不是來自於古老傳說中的什麼純潔處女,而是打從心底深處所愛戀、渴求的對象。

史蒂夫的場合,他所深愛的人就是巴奇。

也就是說,對史蒂夫而言,這世上再也沒有比巴奇溫熱的血液更誘人、更甜蜜、更香醇的極致美味。

所以,史蒂夫才會一下子因口中所綻放開來的驚人甘美而迷失了理性,甚至用強大的力量抱起了跟自己體型並沒差多少的巴奇,一邊熱情地吻著他,一邊將他壓到了一旁的長桌上。

「嗚……」

背後的撞擊讓巴奇忍不住悶哼了一聲,但連氣都來不及換過,史蒂夫就捧起了他的臉,整個人貼了上來,一點縫隙都沒留地將他壓在桌上,著迷似地吸吮著從巴奇嘴裡混著唾液湧出的溫熱血液。

雖然早已預先做好了心理準備,巴奇還是因為嘴裡被史蒂夫的尖牙劃破時的刺痛而皺起了眉頭,而且困擾巴奇的不只是嘴裡的刺痛,每當史蒂夫用他自己的舌頭捲起巴奇的舌頭,並熱烈地吸吮舔拭時,難以形容的酥軟麻癢感受,就從那被肆意掠奪的口腔內部慢慢擴散至全身。

為了不讓史蒂夫擔心甚至停下,巴奇只是緊擁著史蒂夫,努力地忍住敏感的口腔黏膜不斷被尖利的獠牙掠過、濕熱的舌頭翻攪所感受到的刺痛與酥麻。

「唔……啊……嗯嗯……」

然而來自體內深處湧上的燥熱,伴隨著難以忍受的酥癢酸軟,侵蝕著巴奇的所有感官,使得他幾乎無法停下顫抖與呻吟。

……對了,吸血鬼的唾液,會有麻醉跟催情的作用。

當這個知識終於在巴奇因情慾而朦朧的腦海中閃過時,渾身痠軟無力的他已經無力,也不想作出任何抵抗,只是閉著雙眼,用親身去體會被吸血鬼吸血是什麼樣銷魂難耐的歡愉滋味。

快樂很快就蓋過了本就細碎的刺痛,不如說嘴裡被尖牙劃過的刺激,更加深了酥麻的快感,彷彿自身血液都在沸騰,巴奇發燙的肌膚異常敏感,困在緊身制服下的乳頭不需任何觸摸就逕行突起硬挺,只要巴奇稍微扭動,或是史蒂夫的一點小動作都會讓巴奇因布料磨蹭身軀所帶來的刺激而不住顫動、輾轉呻吟。

「啊啊……史蒂夫……嗚……啊……」

比起血液被吸吮的刺痛或是喪失感,來自身體內部,特別是小腹內難以排解的酥麻酸疼才更讓巴奇難受,早就習慣於接納史蒂夫侵入,甚至需要被深深填滿,重重撞擊才能獲得快感的身體正被欲火猛烈燃燒著,燒得巴奇甚至連揪著史蒂夫衣服的力道都快要失去。

覆蓋著身體內外那又疼又癢、又熱又麻、又酸又疼,種種難以形容的感受折磨著巴奇,竟讓他忍不住落下淚來。

淚水從巴奇半闔著濕潤睫毛內湧出,並順著滾燙的緋紅臉頰往下滑落,滴入了史蒂夫瘋狂似地攪弄吸吮著巴奇的嘴裡。

「……巴奇?」

嘴裡巴奇鮮血的甜腥味,以及巴奇眼淚的鹹味混合在一起的瞬間,史蒂夫原本因飢渴的欲望而發紅的眼眸重新恢復了清明透藍,瞪大了雙眼,望著嘴裡被自己弄得鮮血淋漓,半睜著濕潤的眼眸,大口喘氣的巴奇。

當他很快意會到這都是自己造成的結果之後,史蒂夫震驚地抬起上身,面孔因自責跟心疼而扭曲。

老天,巴奇的嘴裡全是血,他甚至還哭了出來--那個史蒂夫印象中,除了幾次床上做得太激烈以外,幾乎從沒見他哭過的巴奇,現在卻流下了眼淚。

驚慌之餘,史蒂夫幾乎也要跟著哭了出來。

「我……我很抱歉……」

顫抖的右手遮住了自己染滿鮮血的嘴,史蒂夫一邊哽咽著道歉,一邊想要往後退開,卻被巴奇用雙手擁住。

「你不用道歉。」

他不是為了看史蒂夫自責痛苦才獻出自己的血液,更何況,巴奇心裡很清楚,史蒂夫即使在接近失控邊緣,他也從未真的傷害自己,自己口中的傷並非史蒂夫刻意去咬嚙,而是在親吻吸吮時無意中去劃傷的。

「沒事……史蒂夫……你沒有真的傷到我什麼,」柔聲安慰著史蒂夫,將口中混著血液的口水都嚥下去後,巴奇張大了嘴,向史蒂夫展示他嘴裡的傷口,「你看,只是些小傷口,很快就會好了……」

的確,仔細一看,可以發現就像巴奇所說的,傷口並不多,也都是屬於細小而淺薄的劃傷。

雖然乍看之下血流得有點嚇人,甚至染紅了桌面,但那是因為吸血鬼的唾液有抗凝血的作用,而且史蒂夫又一直攪動、吸吮,才會使得傷口雖細小淺薄卻血流不止,只要史蒂夫不再去刺激巴奇的口腔內部,大概過幾天就會自行痊癒。

只是,自從他們在多年前歷經艱辛才久別重逢之後,史蒂夫就對巴奇相當保護,即使到了結婚多年,又同時分別擔任神盾局正副局長的現在,每次只要巴奇稍微受了點輕傷,史蒂夫依然會反應過度,更不用說現在傷害巴奇的還是史蒂夫自己。

然而,不顧一切保護巴奇的想法,以及渴望掠奪巴奇一切的獨佔欲,其實一直都在史蒂夫心中同時存在著,不知是否因為成為了吸血鬼,那種兩相矛盾的情感更是激烈碰撞著,直到這一刻清醒過來之時,史蒂夫的內心深處還在不停歇地騷動著--既想要保護巴奇不受一絲傷害、又想要撕開他的肌膚酌飲他那美味絕倫的鮮血。

這該死的吸血鬼本能,即使過了那麼久他都無法擺脫……過了那麼久?

將臉埋在巴奇的胸口,史蒂夫因突然閃現的念頭而惶然地喃喃自語。

「……我是……我是吸血鬼,巴奇……詹姆斯……我……」

腦海中浮現起了理應不屬於史蒂夫經歷過的片段,眼前跟巴奇極度相似的青年--從他那一身中古世紀的打扮鐘看來,應當就是樓梯間上那副畫像中的人物--正微笑望著自己,似乎在說些什麼。

青年的微笑與眼前巴奇的微笑重疊在了一起,使得史蒂夫一時之間記憶有些混亂,只能怔怔地看著巴奇朝自己伸出雙手。

「沒錯,你是吸血鬼,然後?」巴奇握住了史蒂夫遮住自己嘴的手,輕輕跟自己的手疊在一起,他們左手上的婚戒碰撞在一起,發出了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那又怎麼樣?」

當巴奇嘴裡那麼說出口的瞬間,伴隨著幾乎完全重疊的身影,史蒂夫耳邊同時響起了熟悉卻又陌生的話語。

『那又怎麼樣,史蒂芬,我知道你不是邪惡的吸血鬼就好。』

「你看,你的手還是跟我一樣溫暖,而且你剛才不是因為我哭而停下來了嗎?」巴奇微微一笑,將額頭靠著史蒂夫的額頭上,「你還是你,你還是原來的史蒂夫,只是主食變成人類的血液而已。」

剎那間,史蒂夫彷彿被雷擊般,腦袋一片空白,只有巴奇的笑容,深深烙印在他的視網膜上,他想,恐怕這一輩子--不,就算下一輩子、下下一輩子,未來永劫,他都不會忘記這個令他心臟震顫不已的笑容。

並不曉得自己方才那一席話對史蒂夫造成多大的震撼,巴奇的想法其實很單純,他不在乎史蒂夫變成了什麼,吸血鬼也好,狼人、惡魔、只要史蒂夫依然保留著他靈魂的不變,那麼對巴奇來說,史蒂夫就是史蒂夫,依然是他許下承諾要陪著他一起走到時間盡頭的那個人。

既然如此,那麼提供血液給史蒂夫對巴奇來說更是理所當然的事,他早就知道史蒂夫一定不會想要吸別人的血,但他不是別人,他跟史蒂夫的關係是難以用任何詞語去形容的親密。

光是愛情、親情、友情,不管是什麼,無論單一的任何一種情感都不足以代表他們之間這種複雜卻又純粹的感情。

就好像一個分裂成一半的靈魂,終於找回缺失的那一半,再也沒有人比他們還了解彼此,即使再也無法合而為一,也不願再分離。

所以為了史蒂夫,巴奇很樂意獻出他的血。

「吃飽了嗎?」一邊問,巴奇笑著輕輕抹去從史蒂夫眼中不斷滑落的淚水。

抽了抽鼻子,史蒂夫點了點頭,回答巴奇的話語中帶著些許鼻音,「……嗯,很飽了,多謝你的招待。」

「那就好。」巴奇露出燦爛的笑容,然後吻了史蒂夫。

閉著雙眼感受著唇上柔軟而甜美的滋味,史蒂夫在心裡想著--沒有改變的人,是巴奇。

不管經過多久,巴奇的靈魂依舊如此美麗、善良,無私而純潔。

巴奇的溫柔讓史蒂夫冷靜了下來,將自己的淚水擦乾後,捧起了巴奇的臉,仔細檢查他所造成的傷口。

「會痛嗎?」

面對史蒂夫關心的詢問,巴奇只是搖了搖頭,將史蒂夫拉近自己,在他耳邊輕聲低語:「你的唾液帶有麻醉跟催情作用,不只不會痛,還很舒服。」

輕吐著溫熱氣息,巴奇的近乎挑逗的話語讓史蒂夫先是愣了一下,像是有股衝擊打在小腹上,原本就燥熱未退的身軀立即被點燃了情熱。

「舒服得害我現在好想做。」

低聲說著,巴奇更是伸過手握住了史蒂夫的手將他拉到自己股間撐起了褲襠的高聳慾望,如此直白的邀請使得史蒂夫心跳加速,幾乎想馬上跟巴奇一起『更舒服』,但他紅著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環視著四周,目前他們身處的狀況。

巴奇被他壓在有稍微清理過的老舊圖書館長桌上,旁邊還推滿了古老的書籍,要在這裡直接上還是不太好,最重要的是巴奇嘴裡還有著傷,至少得先止血再說。

「二樓有床,但現在走廊那有陽光,我過不去,最少也要等到天黑以後,在那之前你有帶療傷的藥物嗎?我想先幫你療傷。」

視線移到了史蒂夫的胯下,明明那裡也跟自己一樣鼓了一大包,還在那裡婆婆媽媽,巴奇心裡有些不太高興,一手扯開自己的嘴巴,另一手拍了拍自己屁股下的長桌,「不需要療傷,嘴裡的傷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們就在這裡先做了再說。」

的確巴奇嘴裡的血已經不再流,黏膜的割傷也不深,只是依然紅得嚇人,而且飄散著鮮血的氣味--對史蒂夫來說異常甜美的誘人香氣。

其實雖然剛才史蒂夫對巴奇說吃飽了,但就那一點血量,對於餓了將近一個禮拜的史蒂夫來說大概頂多只能算是小點心,而且既然要做愛,激情之下難免會接吻,到時候不嚐點血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但他很怕又會再度失控,他真的不想再傷害巴奇了。

「這裡都是灰塵……而且我怕要是弄壞藏書就不好了。」

別開眼神的史蒂夫嘴裡所說的理由聽起來是那麼蒼白無力,巴奇沉下了臉,面無表情地盯著史蒂夫好一會後,忽然推開了他,在長桌上坐起,岔開了雙腿,低沉著嗓音,「……既然你那麼說,那你就在那給我好好看著。」

「巴、巴奇……?」

史蒂夫傻傻地看著巴奇解開皮帶跟褲頭,將私處展露在史蒂夫面前,在然後一手握住了自己早已硬挺翹起的陰莖,另一手則深入股縫間,在史蒂夫的注視下,往自己那尚未得到任何撫慰就已經濕透了的後穴內探去。

 

 

 

 

 

 

 

 

 

 

 

 

TBC

 

 

___

 

 

 

 

我想前世的他們大概到最後都因為史蒂夫的猶豫而沒有肉體關係吧,其實他們之間從認識到同死只相處了一個冬天,不過僅僅這麼一個冬天,就足以令他倆生生世世相付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