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Luscious Desire (5)

前面章節:(1)(2)(3)(4)

巴奇只是想保護史蒂夫,史蒂夫只是想保護巴奇,然而,命運開了他們兩人一個天大的玩笑。

順說,這篇隊長不能算黑,只是心裡隱藏著一頭餓狼,巴奇是他唯一的糧食、牢籠跟主人。

 

___

 

 

 

在內心立定了無論將來遇到什麼,都會用盡全心全力守護巴奇的決定之後,撲鼻而來的甜蜜氣息令史蒂夫胃中一陣翻攪,心臟也加速了鼓動。

由於緊擁著巴奇,他的鼻尖與巴奇受傷的左肩相隔不到幾公分,史蒂夫可以看得很清楚,巴奇左肩上傷口的出血,轉眼間已經將方才覆在他肩上的雪白紗布染得整片濕紅。

對史蒂夫來說巴奇的鮮血就像是最高級的蜂蜜,為了巴奇的嚴重傷勢心驚膽跳的同時,卻也無法不感到極度的飢餓,昨晚嚐過一次的巴奇的美妙滋味彷彿還留在他的嘴裡,慢慢侵蝕著他的大腦,讓他情不自禁想到,如果能再品嘗一次的話……

此念頭一起,史蒂夫立刻睜大了雙眼,在對自己的憤怒之下,用力咬住了自己口腔裡的肉,試圖用疼痛喚回自己的理性。

所幸長年與巴奇相處下來,日常慣於壓抑自己的史蒂夫早已培養出了極強的耐性,再加上擔心巴奇傷勢的心比起一己私慾更加強烈,因此史蒂夫很快就恢復了冷靜。

由於史蒂夫身上並沒有多餘的紗布,所以他自行從巴奇腰間的口袋裡取出了他那一份的止血紗布,將吸滿了血的紗布扔到了一旁,曝露在眼前那依然冒出鮮血的可怕缺口直擊了史蒂夫的心臟,令他倒吸了一口冷氣,接近殺意的怒火在胸間燃燒。

該死的傢伙,居然將巴奇傷得如此嚴重!

盡管對方早已為此付出死亡的代價,屍體就在一旁,史蒂夫還是忍不住在心底暗罵了一聲。

給巴奇換上了新的紗布後,史蒂夫立刻決定不管巴奇怎麼說,他都要帶他去接受治療。

「我知道你可能會有所不滿,但我還是得跟你說,你的任務中止了,中士,」以美國隊長的語氣說完命令後,撫摸著巴奇略顯蒼白的臉龐,史蒂夫盡可能放柔了聲音,「讓我帶你去找醫務兵。」

目光移向路易士的屍體,比起肩上的疼痛,巴奇內疚不已的心更讓他難受。

自知左肩受了那麼嚴重的傷,而旁邊躺了被自己害死的隊友屍體,不論是身體還是心理都已經不適合再繼續狙擊任務的巴奇抬頭望向史蒂夫那張寫滿了擔心的溫柔臉龐,默默點了頭。

於是史蒂夫壓住巴奇左肩那處的傷口,扶著巴奇坐上機車後座,跨上機車,載著巴奇奔回他們在前線設立的醫務站,並找上了他們都熟悉的醫務兵約翰‧史密斯。

雖然對方看到巴奇左肩那明顯是被撕咬下一大塊肉才會造成的傷口而感到疑惑,但經過史蒂夫解釋在短兵相接的扭打下是有可能之後就接受了這個理由,細心地替巴奇治療。

憂心忡忡地守在一旁看著約翰將巴奇的傷口消毒包紮好,給了巴奇一杯葡萄酒止痛後,跟他們表示已經沒有大礙後,史蒂夫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在約翰離開去接著治療別的傷兵後,巴奇靠著牆斜躺在木板搭成的簡易病床上,喝了一口葡萄酒後,巴奇長長呼了一口氣,看向坐在床邊的史蒂夫。

史蒂夫擔心地盯著自己的模樣讓巴奇又難受又自責,他不止害死了自己的隊友,還讓史蒂夫放棄了戰場上指揮的重責大任,一切只因為自己的輕率大意。

於是巴奇對史蒂夫展現出了笑容,刻意用輕快的語氣說道:「我沒事了,羅傑斯隊長,前線還需要你,我會照顧好我自己。」

由於身旁還有其他受傷的士兵以及忙進忙出的醫務兵們,巴奇的話無法說得太清楚,但史蒂夫能夠明白他所謂的照顧好自己,除了現在受的傷以外,還有從別的『Fork』手中保護好自己。

即使如此,史蒂夫還是很想守在巴奇身邊,但他身為美國隊長的身分卻不允許他那麼自私。

好在目前放眼望去,醫務所裡並沒有任何『Fork』,所以史蒂夫盡管還是擔心不已,最後還是選擇了相信巴奇的能力。

「……我知道了,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事,務必照顧好你自己……」站起身,史蒂夫低頭凝視著巴奇,眼中滿是掩不住的柔情關懷,「巴恩斯中士。」

巴奇微微一笑,將右手舉至額前,對史蒂夫行禮,「你也是,羅傑斯隊長,願你平安歸來。」

將手輕輕放在巴奇沒受傷的右肩上,兩人互望了一會,史蒂夫才背著盾牌,轉過身,離開了醫務所。

望著史蒂夫的背影消失在門外,巴奇臉上的微笑慢慢消失,低頭望向自己的雙手,路易士發狂到死亡的驚悚景象依然在他的眼前揮之不去。

盡管史蒂夫安慰過他,但巴奇腦中還是很難抹去路易死前的恐怖模樣,再怎麼說他都是因為咬了自己而死,而且還曾是友軍,巴奇實在無法不感到內疚。

自己一時輕率就引誘史蒂夫標記自己,卻沒想到可能會害死自己的同伴,雖然就像史蒂夫所說的,這算是戰爭中的突發意外,誰都沒有錯。

只要一直坐在這裡,只怕無法停止回想跟自責的意念,與其坐在著懊惱,還不如想想能幫上什麼忙,於是盡管左肩依然隱隱作痛,巴奇還是爬下了床,一邊祈禱著史蒂夫能平安無事地勝利凱旋,一邊幫著醫務兵一同照護源源不絕的傷兵。

 

 

 

*** *** ***

 

 

 

這一場激烈的攻防戰只持續了兩天兩夜,遠比當初估計得更加迅速,在心繫巴奇安危的史蒂夫異於常人的奮勇作戰之下,他們很快就救出同袍、奪回失地,還俘虜了不少納粹德軍,其中更有相當多的九頭蛇成員。

菲利浦將軍吩咐特工們想辦法從九頭蛇俘虜中口中問出關於紅骷髏的下一步計畫,而在掃蕩了附近所有的納粹德軍後,史蒂夫率領的咆哮突擊隊跟終於解困的美軍決定直接在好不容易才從德軍手中奪回的小村裡紮營休息,並檢討此次救援行動成果。

統計我方傷亡名單時,史蒂夫特意將路易的死亡原因記為德軍的子彈。事實上他也不算說謊,因為如果不是德軍的子彈劃傷了巴奇,巴奇就不會流血;而巴奇沒有流血,路易就不會被激發起食慾,咬傷巴奇而毒發身亡,所以他的確等於是死於德軍的子彈。

戰果統計及關於今後戰事的研討一直持續到深夜,在進行完最終會議,達成共識後,史蒂夫才終於能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到他們簡單搭建的,有巴奇在裡頭等著自己的營帳內。

由於醫務所的傷兵太多,所以巴奇早在兩天前就讓出了床位,獨自回到了史蒂夫的營帳裡。

天曉得史蒂夫到了醫務所想找巴奇卻從約翰口中得知巴奇已經獨自離開時他有多麼焦急擔心--在醫務所至少人多,即使真有『Fork』,也多少會避人耳目,就算像路易士那樣發狂,周圍也多的是會幫忙阻止的人。

但是一旦巴奇落單……

越想越害怕,史蒂夫腳步也越來越快,到最後幾乎是用狂奔的抵達散發著微弱燈光的帳門口,也顧不得禮貌猛地掀開了帳幕。

營帳內,昏黃的桌燈投射下,坐在床上,手中握著狙擊步槍的巴奇原本對著門口舉起了槍,那雙綠眸中的凌厲甚至讓史蒂夫內心為之一震--他從來沒被巴奇用那樣的眼神凝視過,一瞬間有種異樣的感覺在他的內心浮現。

「史蒂夫!」

一發現是史蒂夫,巴奇立刻放鬆了所有警戒,將步槍放到了床邊後,從床上跳起來,衝向了史蒂夫,緊緊擁抱住他。

「歡迎回來,史蒂夫。」

耳邊溫柔的聲音及懷中溫暖的體溫沖散了史蒂夫心中異樣的情愫,取代之的是盈滿胸間的歡喜跟安心。

在被迫必須離開巴奇的這兩天,說起來其實很短,但對史蒂夫來卻是惶然不安的漫長折磨,直到這一刻親身感受到巴奇的真實存在,史蒂夫一直緊繃著的身心才總算鬆懈了下來。

「我回來了,巴奇。」

輕輕地撫摸著巴奇的背,放鬆的聲音帶著些許疲累,卻也藏不住史蒂夫內心自然湧現的,只對巴奇產生的無限柔情。

抬頭望向史蒂夫,巴奇緊張地上下打量著,「你有沒有受傷?」

雖然史蒂夫搖了搖頭,但直到親眼確認史蒂夫身上的確沒有受任何傷後,巴奇才鬆了一口氣,輕拍著史蒂夫的臂膀。

「那就好,辛苦你了史蒂夫,可惜我這次沒能幫得上你。」

不,你平安無事地待在這,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了。這句話史蒂夫並沒有說出口,只是靜靜看著巴奇,細細體會有巴奇帶在身邊才有的安心與喜樂。

沉浸在那雙總是真心關懷著自己的湖水綠中,忍著因巴奇身上飄散而來的香味而引發的飢餓感,望向巴奇左肩上一層繃帶,擔心地問道:「你的傷好些了嗎?」

「好很多了,傷口已經開始長肉了,你要看看嗎?」

眼見巴奇就要撕開左肩上的繃帶,史蒂夫連忙抓住他的右手腕,「不了,還是等你肉完全長好再讓我看吧。」

愣了一下,由於史蒂夫的表情太過認真,巴奇忍不住失笑,「完全長好不就只是普通的肩膀了嗎?」

「我就是想看普通的你。」

史蒂夫這句話刺進了巴奇的心中,令他的笑容凝結在臉上。

巴奇雖然看起來沒什麼變化,但他內心的創痛卻不像他身上的傷口般癒合良好,只是更加深深刻劃在心底,才會導致他在腦子想到不應在史蒂夫面前提到這個想必會讓史蒂夫難過的話之前就脫口而出。

「……但我大概永遠也無法回到普通的我了。」

話一說出口,巴奇就從史蒂夫那錯愕的表情驚覺自己說了什麼,內心又慌又亂,想要解釋什麼卻又不知該怎麼說,只是抓住了史蒂夫的手,表情迫切地望著他。

明白了巴奇的心裡受到了多大的衝擊,直到現在仍未完全恢復,史蒂夫心臟疼得猶如被利爪用力掐住似的難受,連忙摟住了巴奇,溫柔地拍撫著他的背。

「別想太多,巴奇……」

「史蒂夫……」

「只要早點結束戰爭,我們就能一起回布魯克林,過著和平的生活,到時候不管我們是什麼體質都對我們的生活不會有任何影響,只要在彼此面前,我們就是普通的我們。」

這是史蒂夫對巴奇的承諾,也是對未來的期盼。

他相信,一定會有那麼一天,他跟巴奇牽著手,抱著剛買來的熱騰騰的麵包,走在熟悉的布魯克林街道上,就像過去他們一起走過的那些日子。

「嗯……你說得對……」將臉靠著史蒂夫厚實的胸膛上,聆聽著有力而平穩的心跳,巴奇因安心而微笑,「等回到布魯克林,我想搬去跟你一起住,每天都讓你能吃到好吃的……」

打斷了巴奇的話,史蒂夫勾起了巴奇的下巴,一臉嚴肅地望向他,「我說過了,別想偷偷在食物中放你的血。」

吐了吐舌頭,巴奇笑道:「我才不會偷放,我會光明正大放。」

「巴奇!」

墊起腳跟,用吻消去了史蒂夫的怒氣後,巴奇像是撒嬌般地輕咬著自己的下唇,在史蒂夫唇邊低語著:「就一點血嘛,你看我連長肉都特別快,稍微嚐一點,總比你壓抑太久突然失控來得好吧?」

史蒂夫一時竟不知該怎麼反駁,再加上巴奇的行動實在太有誘惑力,他必須皺緊了眉頭,才能壓抑住自己想要緊抱著他,熱烈吻上他的唇,吸吮著他口中剛才淺嚐即止的甜蜜汁液的衝動。

然而,接下來巴奇口中所吐露出的告白深深震動著史蒂夫的心,打破了他所有的矜持。

「……史蒂夫,我一個人思考了很久,結果就算知道會害死別人,我還是很開心自己被你標記,而且我還想著,幸好能夠讓你嚐到食物的美味的人,不是別人,就是我……很糟糕,對吧?」

「……不,巴奇,因為我也是……」

有些顫抖地低聲說著,史蒂夫終於還是忍不住激動地吻上了巴奇的唇。

閉上雙眼,巴奇任由史蒂夫舔拭著自己的口腔內部,因滿溢而出的幸福而落淚。

就像史蒂夫所說的,等到戰爭結束,他們就可以一起回到布魯克林,然後他會說服家人,搬去跟史蒂夫一起住,找個不用擔心自己體質的工作,然後讓史蒂夫每天都能好好品嘗食物的美味。

他沒想到的是,僅僅就在一個禮拜後,他所有的美好夢想都隨著紛飛的大雪中而墜落。

當巴奇聽著耳邊風聲蕭蕭,望著快速遠離的史蒂夫那張絕望的臉,感受到身軀撞擊地面時襲來的劇痛時,他滿腦子想到的只有對史蒂夫的擔憂跟心疼。

對不起,史蒂夫,我無法再陪著你了。

望著白茫茫的天空,強裂的痛楚中巴奇的意識逐漸消逝,晶瑩剔透的淚水從他的眼角混著殷紅的血液滑落,凍結在冰雪中。

 

 

 

*** *** ***

 

 

 

「……巴奇……?」

極度的震驚下,史蒂夫發出的呼喚竟帶著顫抖。

「誰他媽是巴奇。」

來自對方的冰冷回應在史蒂夫聽來宛如從天堂響徹地獄的天籟。

看著眼前面露迷惘的冬兵,難以想像的狂喜占據了史蒂夫的心靈。

惡夢終於結束了,巴奇。

史蒂夫從來都沒想過,有一天,他會眼睜睜地看著巴奇從他面前墜落萬丈深淵,而自己卻連他的手都無法抓住。

那實在太過不真實,就像一場惡夢,史蒂夫甚至到了擊敗了紅骷髏,握上飛機方向盤的那一刻,他都還無法相信,自己再也看不到巴奇。

對了,這只是一場惡夢。

只要飛機墜毀了,夢就會醒來。

巴奇會像過去一樣,在自己身旁笑著。

對吧,巴奇?

沉入冰冷的海水中,史蒂夫腦裡浮現著巴奇的笑容,欣然闔上了眼睛。

然而,在史蒂夫沉睡了七十多年後再度甦醒後,等在他面前的卻是殘酷的現實。

在紀念自己的展覽上,卻展示著令史蒂夫椎心刺骨的事實--巴奇是真的不存在了,早在七十年前的那一刻就為國捐軀,而他卻一個人活在七十年後。

還有什麼比連自己最愛的人都保護不了的超級英雄還諷刺的存在?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吃東西,為什麼要呼吸,又是為了什麼而活著。

但是,史蒂夫還是重新舉起了盾牌,穿上了制服,為了保護這個已經沒有想要保護的人所存在的世界。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而現在,他知道了。

自從巴奇墜落之後就猶如行屍走肉的生活著的肉體,在打落了冬兵面罩的瞬間,伴隨著撲鼻而來的甜美香氣,就像是引爆了感官,在史蒂夫的腦中裡綻放出絢爛的煙花。

沒錯,他的活著就是為了其實等待沒有死的巴奇回到自己身邊。

為了他的巴奇,只屬於他的……他的、他的、他的!

因巴奇的消失而遺忘許久的飢餓感連同失而復得的狂喜忽地從體內暴起,剎那間淹沒了史蒂夫的理性。

 

 

 

 

 

 

 

 

 

 

 

 

 

 

TBC

 

 

___

 

如果覺得隊長好像壞掉了,你是對的(。

於是巴奇跟史蒂夫在這裡暫時下場休息,換冬兵跟餓狼隊長粉墨登場(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