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30 Day OTP-Day.7. Cosplay

DAY.7. Cosplay

*修女裝扮的冬兵以及片尾隱藏微科學組注意報*

又名修女也瘋狂

 

 

DAY7

 
修女漆黑的長裙在空中飛舞著,像一隻黑色的燕尾蝶畫過天空
他往空中跳起,伸手進掀起的裙裡拿出藏於其中的狙擊步槍
毫不猶豫的往遠方的目標射去,俐落的解決了徘徊在修道院外的九頭蛇黨羽

當史蒂夫看見眼前那充滿了暴力卻又神聖的不協和美感的一幕時
他不知道自己應該為了朋友如此適合感到欣慰和驕傲
還是為了自己居然打從心底覺得這真是太過充滿魅力而驚嚇

史蒂夫一直在追尋巴奇的下落,除了自己親自上山下海之外
他也會善加利用神盾局的內外人脈及技術

幾天前,希爾給了他一個地點,一個郊外的修道院兼職孤兒院
在幾個禮拜前,這裡突然出現大量不知名陌生人士,據查實大都是九頭蛇的殘黨
但卻又突然間大量失蹤,甚至還有直接一槍打死在街道上

而這一切都圍繞這那個修道院
或許史蒂夫應該去那裏看看,就算沒有冬兵的所在地
但去查明究竟九頭蛇在那裡搜尋什麼也是必要的
所以史蒂夫就帶著獵鷹跟黑寡婦,為了不太顯眼,三人都是穿著私服

而史蒂夫一眼看到佇立祈禱室裡的高挑修女朝著他轉頭過來
他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冬日士兵-巴奇巴恩斯現在假扮成修女藏在修道院內

「巴奇!」

史蒂夫難掩興奮之情的三步併作兩步衝到了修女服的巴奇面前
但只是換來對方一臉『誰是他媽的巴奇』的蹙眉臉

史蒂夫還想說什麼,就被一個衝過來的金髮小男孩踢了一腳
雖然不痛不癢,但卻讓他頗感意外
史蒂夫低頭望向這個張著雙手護著修女巴奇的小男孩
他有著淡淡的金色短髮跟一雙碧藍色的瞳孔,一張臉氣鼓鼓的瞪著史蒂夫

「你想對修女姐姐做甚麼!」

史蒂夫疑惑的看著小男孩,又看向巴奇試圖找到答案
而巴奇只是面無表情,然後舉起手輕輕的放在小男孩的肩上像是在安撫他的情緒

「巴奇…?」

他還想問,小男孩又大聲叫道

「你也要欺負修女姐姐不能說話嗎!?」

喔,史蒂夫突然恍然大悟
巴奇在扮演一個有語言障礙的修女

想想也是,就算巴奇外表再美再有中性魅力
一開口還是足以讓人馬上發現他其實是男的

巴奇望著一臉傻笑愣愣盯著自己看的史蒂夫在心底偷偷嘆了口氣
他知道史蒂夫發現自己在這裡的話絕對不會就這麼離開
他凝視著史蒂夫,接著緩緩的張開了口,動了幾下
史蒂夫明白他是用唇語在說『你晚上再過來』,所以他快速的上下點頭
巴奇沒再看他,他只是低頭看向小男孩,輕推著小男孩的背
小男孩看著巴奇,又回頭惡狠狠的瞪了史蒂夫一眼,才跟著巴奇一起走回室內

史蒂夫呆呆的注視著巴奇關上的房門好一會,才走回教堂外
看見山姆跟娜塔莎在外頭等著他
他想了一下走過去跟他們交待了幾句

「所以以那個修女真是巴奇巴恩斯?冬日士兵扮成一個修女?」

山姆張大雙眼,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
而娜塔莎讚許的點點頭

「沒有任何人會想到冬日士兵會扮成修女躲藏在修道院,這是個高招!這也證實了這幾個禮拜以來這附近大概發生了許多無聲的獵殺活動」

大概都是循著冬兵的蹤跡,沒準他們還有在冬兵的機械手臂上裝置追蹤設備
然後追過來看到訊號在修道院,稍有遲疑,就被冬兵逮到機會處理掉

「所以你晚上會再來一趟?」

「不,我在這裡等到晚上」

史蒂夫堅定的說

「那我們陪你一起等」

「不用了,三個人一直站在這裡會讓人起疑的」

史蒂夫一直坐在教堂裡,做了很久沒能安安靜靜進行的禱告
他為了巴奇的事懺悔,也為了巴奇的事感謝上帝,更為了巴奇的事祈禱
一直等到了晚上,他看到高挑的修女朝他走了過來

「嗨!巴奇!」

史蒂夫笑得燦爛,巴奇不高興的皺起眉,停下腳步,轉身用下巴示意史蒂夫跟著自己
史蒂夫乖乖的跟著巴奇的腳步,看著巴奇一邊小心翼翼的注意周遭的狀況,繞過走廊
最後來到一間個房,巴奇開了門,等史蒂夫也進來之後小聲的鎖上了門

「這是你現在的房間?」

史蒂夫四處張望了一下,沒有任何私人用品,簡陋但舒適
巴奇走到室內唯一的一扇小窗邊,警戒的掃視著四周

「只有我一個人」

史蒂夫說,想要安撫巴奇的警戒心
巴奇終於看了他一眼,他沒離開窗邊,但是開了口

「…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許久未曾開口的嗓音顯得沙啞又乾澀
史蒂夫覺得很久沒聽到巴奇的聲音了,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他看了一下,看到小木桌上有一壺水,各倒了一杯給自己跟巴奇

巴奇沒有喝

「神盾局給我的資料顯示這幾個禮拜來這座小型修道院附近死了太多人,有問題」

「…那些都是追著我的」

「嗯,我想也是」

然後巴奇又沉默了起來,史帝夫正在想著要怎麼開口
是要先問他為什麼在這裡?還是要問他自從分開後過的如何?還是乾脆直接開口叫他跟自己回家?
還在想,抬頭就看到巴奇凝望著自己,像是迷惑又像是懷念的表情

「…我知道你…我知道我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但是我沒有記憶」

巴奇說,史蒂夫心臟突地快速跳動起來
一身漆黑修女服在月光映照下,讓巴奇看起來是那麼神聖
而他那一雙水靈的大眼卻又勾引著人的遐想
兩個極端的概念讓史蒂夫有些心慌意亂

「巴奇…」

史蒂夫走近,而巴奇只是看著他的腳步,沒有退後
他輕輕拍拍巴奇的肩膀,看著他的眼光溫柔如水,似乎在鼓勵巴奇繼續說下去

「…我在博物館看到了我…巴奇巴恩斯…上面說他是美國隊長最好的朋友…可我沒有…」

巴奇頓了一下,扶著額頭,像在回想些什麼

「我走了出去…一直走一直走…然後我看到了他…史蒂夫」

史蒂夫心念一動,巴奇說史蒂夫?
他看向巴奇,巴奇也看著他

「就是你下午看到的那個」

喔,原來他也叫史蒂夫?

「我發現他的時候他倒在地上,看著他那頭金髮我突然有種強烈的感覺我必須保護他…
然後他跟我說他叫史蒂夫,是個孤兒,住在這個修道院」

史蒂夫放在巴奇肩膀上的手換成握住的動作,輕柔而牢固的按著巴奇的肩膀
巴奇沒有掙扎沒有閃避沒有反抗,他只是靜靜的望著史蒂夫

「我把他送到這裡來,我覺得我可以留在這裡保護他」

所以娜塔莎說錯了,巴奇扮成修女藏在這個修道院不是為了自己
而是為了史蒂夫,不管是哪一個

史蒂夫用雙手輕輕攏住巴奇的肩,輕聲的說

「你如果想暫時待在這裡,我不會讓他們來打擾你,不過我可以常來找你嗎?」

巴奇看著他,眼中閃過稍縱即逝的情感,然後垂下頭

「…隨便你」
*** *** ***
之後,史蒂夫幾乎是每天都準時報到,並帶著一臉笑意的凝視著修女巴奇
他有時候會拎著一籃新鮮出爐的麵包,有時候是新鮮現榨的牛奶,有時候是清晨新摘的花束,上頭還滴著露珠
搞得修道院內外都認定這個戴著棒球帽跟美國隊長有幾分神似的金髮大胸男對那個高挑的啞巴修女有意思

史蒂夫還跟另一個小小的史蒂夫建立起了特別的友情,他們甚至還約好要一起保護修女巴奇
雖然冬兵巴奇根本強悍到一天至少可以殺掉一個九頭蛇黨羽還無人知曉

喔,史蒂夫知道
當他看到巴奇從修女服底下取出槍的時候
他整個人都看傻了,在他眼中那太美了,背德感的美

但是在不知情的修道院人士眼裡
他就只是個不會說話,老是張著水汪汪大眼一臉憂鬱充滿神秘美感的修女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九頭蛇炸了修道院為止

史蒂夫看到巴奇衝到小男孩史蒂夫身上保護他,他也跟著衝了過去
舉起隨身攜帶的盾牌在一片不斷落下的瓦礫石堆中保護著倆人

但是一切都太遲了
巴奇低頭看著倒在他懷裡沒了氣息的少年

「…我是想保護他的」

史蒂夫緊緊環抱住巴奇,他低垂著頭,長髮遮住了他的臉,看不見他的表情

「是我害死了他…」

史蒂夫沒說話,他看著那個小小的史蒂夫,想起他們倆人的約定
那是某個下午,巴奇去廚房把史蒂夫帶來的麵包烘烤加熱的時候
小史蒂夫拉了史蒂夫的衣領,偷偷的跟史蒂夫咬耳朵

「我知道你喜歡修女姐姐」

史蒂夫一口水差點噴出來,幸好他努力的吞了下去

「你你…!我…不是…但是…也不是說…!」

小史蒂夫皺起眉瞪著滿臉通紅的語無倫次的史蒂夫

「你看修女姊姊的眼神那麼明顯,你不會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吧?」

史蒂夫想雖然這個小孩髮色眼色還有名字都跟自己一樣
但是個性倒是比較像小時候的巴奇多一些

「…嗯…」

史蒂夫深呼吸,平緩一下臉上的熱度,想了一下露出淡淡微笑

「對,我喜歡他…她」

他差點忘了巴奇現在是修女

小史蒂夫盯著史蒂夫,看得史蒂夫幾乎都要冒出冷汗,他才說

「我想你應該合格」

「合格?」

「可以當修女姐姐的男朋友」

史蒂夫慶幸自己沒有喝任何東西,不然他這次大概就噴出來了
他連耳朵都紅了起來,顫抖著嘴,不知道該笑還是怎麼
小史蒂夫雙手放在後腦勺,往後仰,悶悶的說

「因為修女姐姐看你的眼神總是像看著太陽還是一件耀眼的寶石一樣」

小史蒂夫的話讓史蒂夫心下一陣驚喜,暖暖的感覺充斥心間
他沒注意過巴奇是怎麼看自己的
因為他每次看到巴奇看自己的時候都是因為他凝視著巴奇傻笑太久被巴奇死瞪回來
巴奇會在史蒂夫跟別人說話的時候偷偷望著他,並在無意間流露出柔和的目光
只有小史蒂夫有注意到,因為他一直在觀察著他們倆人的交流
雖然他很不甘心,但是小史蒂夫知道自己得承認他們是兩情相悅的
他想到這裡,氣呼呼的拉過史蒂夫的衣領,大聲的吼道

「你要跟我保證會好好保護修女姐姐!」

史蒂夫張大眼睛凝視著小史蒂夫,不僅沒因為被吼而生氣還感到滿心喜悅
除了自己還有人真心關懷巴奇,他是真的打從心底欣慰
他對著小史蒂夫露齒微笑,伸出小拇指,朝他眨了眨右眼

「我保證,這是男人之間的約定」

小史蒂夫瞪了他一眼,也不甘示弱的伸出小拇指,倆人打勾勾
史蒂夫像是在宣誓一樣地,閉起眼,一字一句的說

「我會永遠保護他」
*** *** ***
「巴奇…」

史蒂夫從背後緊緊抱著低垂著頭散發一股哀傷氣息的巴奇

「跟我一起回去,巴奇」

巴奇身體震了一下,僵硬的搖搖頭

「…我也會害死你」

「不,你不會!我不會讓這種事再發生!不會再讓你難過不會再讓你受傷不會…」

巴奇咕咚一聲將整個身體重量壓到史蒂夫身上,打斷了史蒂夫的話
他以為巴奇在哭,他低頭望向巴奇的臉,而巴奇的臉因傷痛而扭曲成一團

沒有眼淚,還沒有
但是史蒂夫可以查覺得出那薄薄的水膜之下即將潰堤的感情
他再次將巴奇摟住,用盡全力

「……史蒂夫?」

「…嗯,是我,我在這」

「史蒂夫…」

巴奇將臉埋在史蒂夫胸前,史蒂夫感到胸前衣服慢慢的濕漉起來
他只是輕輕的拍著巴奇的背,不斷的對他許諾

「嗯…我在這裡,我永遠在這裡…陪你到最後」

史蒂夫將巴奇緊緊擁抱在懷中,眼神望向立在眼前小小的的十字墓碑
在心底深處小小聲的對著墳裡的人說道

這不只是跟你的約定,也是我對自己許下的誓約
不是以我身為美國隊長的名聲,而僅僅是以一個男人
以深愛著巴奇巴恩斯的史蒂夫羅傑斯之名發誓
有生之年我是絕對不會再放開他的手了

 

 

DAY.7 End

 
--

 

第七天~
這題目明明很歡樂的!怎麼搞的!!
反、反正史蒂夫把修女娶回家了啦
皆大歡喜!

 

--

 

 

因為有人說想看科學組
就寫了一小段,DAY.5親吻的隱藏片段~
對科學組沒愛的就不用看下去了XD尼綠喔!

 

--

 

東尼史塔克跟布魯斯班納倆人窩在研究室裡作著艱澀的實驗
他們才剛從不眠不休三天的狀況下解脫,出去喝杯咖啡
現在又回到研究室內

當一個人熬夜過頭時,他的生理機能跟判斷力會產生一些不良變化

所以東尼將注意力從手上的東西飄到監控系統上一直停著不動的某一點也是無可莫非
他瞇起眼,看著那兩個重疊的一個藍點跟一個紅點,忍不住問道

「…嘿,賈維斯,那兩個重疊不動的點從多久前就在那裡了?」

「Sir.大約兩個小時前」

「哇喔~!兩個小時?他們黏在一起兩個小時?賈維斯,放出畫面!」

「東尼!」

一直在旁默默聆聽不出聲的布魯斯在聽到這裡後出聲抗議
但是根本來不及,只見畫面立刻憑空出現在東尼眼前

畫面裡映著的是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跟冬日士兵巴奇巴恩斯熱吻的現場直播影像

相對於滿臉通紅別開頭的布魯斯,東尼臉上卻掛著失望的表情
他上下打量熱吻中倆人的服裝,穿著整齊,一點都不像是剛完事或是正要開始

「…就這樣?他們兩個人黏在一起兩個小時就只有接吻!?」

東尼拍桌站起來,把布魯斯嚇了一跳,他看了東尼一眼訕訕的說

「呃…也許是他們顧慮到這裡環境的問題」

「如果顧慮到的話他們根本連吻都不會親!他們只是還沒意識到整個史塔克大樓都有監視!所以他們在沒有他人的狀況下還是只會親吻,整整兩個小時!」

布魯斯看東尼那麼激動,覺得有點好笑,但是又有些頭痛,只好尷尬笑了幾聲
準備無視畫面中的現場直播跟東尼的暴走,繼續進行自己的實驗

東尼突然一把從後面整個抱住布魯斯,把他嚇得整個人都抖了一下

「東東東尼!?」

「我要證明我們跟那兩個老古板不一樣,就算是在研究室內也可以作愛!」

你要跟誰證明---!?
布魯斯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他拼命掙扎,嘴裡大喊著

「東尼史塔克!冷靜一點!你累壞了你應該回房好好睡一覺…」

然後布魯斯就被吻了
他睜大雙眼,看著同樣看著自己近在咫尺的一對棕色瞳孔映照出自己驚嚇的表情
他嚇得不輕,但還不到需要憤怒到讓浩克出現的地步

他不知道多久沒接過吻了,而東尼花花公子史塔克的吻技又該死的是那麼好
布魯斯被東尼的技巧吻得暈頭轉向,熬夜熬了三天三夜的腦袋讓他放棄了抵抗
不過等到東尼將手伸到他褲子裡面的時候布魯斯只來得及警告東尼穿上鋼鐵裝

 

 

--
之後
發生了甚麼
大家都知道了(笑)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