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老夫少妻 (9)

前面章節:(1)(2)(3)(4)(5)(6)(7)(7.5)上 (7.5)下(8)

ABO,中世紀歐洲的老夫少妻和親AU梗

在迎接老柯跟小TJ前的空檔也不忘秀恩愛的老夫少妻XD

___

 

 

站在隔開王后寢室跟侍從間的門板前,史考特敲了敲門後,沒等待裡頭做出回應就逕自推開了門往寢室內走去。

要是其他人看到或許會為了一個貼身侍從竟對王后如此失禮而震驚,但史考特跟巴奇那麼多年以來的相處就是如此隨性而親密。

自從八年前服侍巴奇的那一天起,史考特每天早晨醒來,梳洗更衣後第一件事就是到巴奇的臥房掀開窗簾,讓早晨的陽光照亮房間,然後再看情況決定要叫醒巴奇,或是讓他睡到自然醒。

這一直都是布坎南公國第三王子詹姆斯‧巴恩斯的貼身侍從官的職責之一,除了偶爾生病等特殊的狀況以外,八年來史考特一直都很盡責,即使現在巴奇嫁到格蘭特王國,從王子升級為王后以後,史考特也跟隨著他離開故國,繼續服侍著巴奇。

盡管初來乍到第三天,對王國的一切仍在摸索中,而且職稱也從王子侍從升為王后侍從,但對史考特來說,只要他所效忠的巴奇還是原來的巴奇,那麼今後的生活除了住的地方改變了以外,一切都跟以前一樣。

照著過去八年來每天早晨的固定模式,換好自己的服裝後,史考特從比過去在布坎南公國裡還要寬敞許多的侍從間裡推開門走進巴奇的寢室裡。

但是今天卻與往常不太一樣。

剛推開門,史考特就睜大了雙眼,臉上流露出訝異的神色,看著一身長袍睡衣坐在窗邊的扶手椅上望著窗外的巴奇。

平常這時候巴奇應該還窩在床上睡覺,但現在他居然已經醒來,坐在了窗邊的扶手椅上,從泛紅的臉頰上來看,精神還相當不錯。

史考特正愣著,原本撐著下巴望著窗外景色發呆的巴奇轉向了史考特,臉上綻放出笑容,從椅上跳了起來,大步朝著史考特走去。

還沒來得及致上早晨問候就被撲上前來的巴奇一把抱住的史考特眨了眨眼。

「巴奇殿下?」

環抱著史考特,巴奇抬起頭,雙眼中閃爍著光采,興奮地對史考特喊道:「TJ要來了!」

「TJ?」被巴奇異樣的興奮搞得一頭霧水的史考特一時半刻間竟想不起TJ是什麼,傻呼呼地重覆了一遍。

大力點著頭,巴奇往後退開來,攤開了雙手滿臉笑容地說:「昨天晚上史蒂夫跟我說,北國之王要帶著他的王后前來祝賀我們的婚禮,我已經好久好久沒見到TJ了!」

聽到北國之王跟他的王后這兩個關鍵字,史考特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了TJ是誰--巴奇相差六歲的長兄、布坎南公國的第一王子,也是前王太子,被柯蒂斯擄去北國成為北國王后的湯瑪斯‧詹姆斯。

不能怪史考特,因為他是在巴奇十歲時入宮成為他的侍從,而TJ在巴奇十一歲時就被擄去了北國,從此再也沒回來過,史考特基本上幾乎沒怎麼見過TJ,更何況『TJ』這個暱稱就跟『巴奇』這個暱稱一樣,是只有家人之間才會使用的稱呼,所以史考特一時之間想不起來TJ也情有可原。

在心中那麼安慰自己後,史考特看著開心不已的巴奇,面露微笑,「那麼,巴奇殿下應該以最完美的姿態與分離多年的王兄相聚,讓他知道你這些年成長了多少,是不是?」

聽到史考特那麼說,巴奇的臉上隨即綻放出了燦爛的笑容。

於是,在史考特一番精心打扮下,本就長得明眸皓齒的巴奇在頭上戴著點綴著粉薔薇的羽絨帽襯托下顯得格外俏麗可愛,肩上那被銀色胸針斜扣在肩上的靛藍披肩裝飾著身材修長的他英姿煥發,再加上因興奮而泛紅發亮的臉龐,使得他看起來是那麼神采飛揚。

看著如此耀眼亮麗的巴奇,史考特心裡不禁湧上了感慨跟驕傲--那個淘氣愛玩的小王子如今已是一國的王后了。

就在這時候,房門傳來了幾下規律有禮的敲打聲,接著在侍衛官山姆隔著門板宣告國王陛下的駕臨之後,門就被輕輕推了開來,面上掛著溫和微笑的史蒂夫優雅地從門外步入王后起居室內。

雖已皓首蒼顏,容貌卻依舊俊逸,再加上他那一身高貴的穿著及挺拔的身形,讓他看起來神采奕奕、氣宇軒昂,一點都不像是年近六十的老國王。

「國王陛下。」

史考特畢恭畢敬地朝向史蒂夫鞠躬行禮時,一旁的巴奇早已一陣風似的跑到了史蒂夫的面前。

「史蒂夫!」

伸出雙手接住了像個孩子般撲向自己懷裡的巴奇,滿臉笑容的史蒂夫撫摸著他小王后柔軟的臉頰。

「早安,巴奇……雖然我想問你昨晚睡得好嗎?」望著巴奇紅撲撲的臉蛋,史蒂夫臉上笑容更深了,「不過看樣子應該不用我多慮了,你看起來很有精神。」

「早安,史蒂夫,」瞇起了雙眼,巴奇像隻被順毛的小貓享受著史蒂夫粗糙手掌的溫熱感觸,輕輕問史蒂夫,「他們什麼時候會到?」

史蒂夫摟住了巴奇梳理整齊的後腦勺,邊替他調整披肩的位置邊說:「根據今早的通報,昨天下午他們就抵達了克里斯邊境侯的居城,由於他們是從北國遠道而來,所以我安排克里斯負責接待他們留宿一晚,今早再讓克里斯送他們一起過來。」

「所以塞巴斯蒂安比我早一天跟TJ再會了?」

「是的。」

看著微笑回應自己的史蒂夫,巴奇的腦海裡忽然浮現起自己兩位哥哥的身影。

關於當年TJ跟塞巴斯蒂安鬧矛盾又因為杰克的冷嘲熱諷而離家出走的事,只有十一歲的巴奇其實並不很清楚。

在他幼時的記憶中,雖然TJ是被賦予眾望的王太子,在巴奇及塞巴斯蒂安面前卻只是個開朗又有趣的小哥哥,會不厭其煩地陪著弟弟們四處玩耍,即使隨著年齡增長,他們三人也依然是很親密的兄弟。

然而某一天,巴奇醒來時,四處不見TJ的身影,王宮裡亂成一團,小小的巴奇呆立站在他們平常會一起玩樂的交誼廳房,直到雙眼紅腫的塞巴斯蒂安抱著自己,用哭得沙啞的嗓音顫抖著跟他說,TJ不見了,都是他的錯時,巴奇才後知後覺得哭了出來。

當時三兄弟的父王派了很多人去找,也緊急通報其餘諸國,懇請他們共同協尋,TJ的消息卻始終卻石沉大海。

一直到一年後,新建立起一方勢力的北國捎來了一封國書,向他們告知TJ已是他們國家的新王后,並邀請他們的父親前去參加婚禮,他們才知道原來TJ是被北方霸主柯蒂斯給擄去,還成了他的王后。

那時候塞巴斯蒂安剛覺醒成為Omega,正陷入第一次的熱潮期,一方面自己成為Omega後終於能理解TJ身為Omega的難受,另一方面他的心裡認定TJ是被強迫,而原因就是當年跟自己的矛盾,於是在身心的雙重煎熬之下,塞巴斯蒂安裹著厚厚的被單捲曲在床上自責哭泣的模樣一直留在巴奇的腦海裡。

巴奇當然希望能趁此機會讓塞巴斯蒂安能夠與TJ言歸於好,卻又難免擔心,只想早點與哥哥們再會。

同時基於好奇心以及對TJ的關心,巴奇也想一睹那位被稱為冰之野獸的北方霸主究竟生成什麼可怕的模樣。

「照行程安排,順利的話今天中午他們就會來到城門外,到時候我會帶著衛儀隊到城門口隆重迎接,並邀請他們與我們共度午宴。」

所以,在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後,明知這是不合乎禮儀的行為,巴奇還是懷抱著希望,向史蒂夫提出要求。

「……我也想跟你一起去城門口迎接他們。」

一般來說,王后只會在城裡的餐宴或舞會上現身歡迎賓客,更何況巴奇還是Omega,不會隨意拋頭露面,更別提到城門外了。

但是巴奇知道史蒂夫跟一般的Alpha都不同,從剛認識的時候開始,史蒂夫就相當尊重他,也鼓勵他學習諸如狩獵、騎馬等等平常不會讓一個Omega去接觸的技能,所以他才敢大膽地說出口。

果然,就像巴奇所想的一樣,史蒂夫不但沒有任何一點為難或是不豫之色,反而露出了驕傲的笑容。

「我就知道你會那麼說,所以我已經安排好了,」溫柔微笑著,史蒂夫朝著巴奇彎起了手臂,「願意跟我一起騎馬到城門去迎接他們嗎?」

難以置信的驚喜讓巴奇先是一愣,緊接著臉上散發出光輝,雙手勾住了史蒂夫的手,開心地喊道:「當然願意!」

站在他倆身後的史考特跟山姆不約而同地對望了一眼,露出了無奈的笑容,不需要多做想像,老國王寵愛小王后的未來已經浮現在他們的眼前了。

看著巴奇歡欣鼓舞的模樣,史蒂夫也彷彿被感染般,許久未曾如此輕鬆自在,於是他看了一眼窗外的陽光,在向山姆確定了現在時間後,轉向巴奇。

「現在時間還算充裕,我帶你去宮外南園的馬廄,那裡豢養了許多駿馬,你可以從中挑選中意的馬匹,在他們預計抵達前我們可以一起在花園裡騎馬,順便看看你是否可以完美地單獨駕馭。」

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巴奇的眼睛都亮了起來,興奮又期待地大力點頭,「沒問題!看著吧,我的騎乘術一定會讓你嚇一大跳的!」

寵溺地看著巴奇,史蒂夫微微一笑,用柔和而溫厚的嗓音低聲說道:「我拭目以待。」

於是,在史蒂夫的帶領下,他們手挽著手,身後跟著史考特及山姆,慢步在長廊上。

走了一會,史蒂夫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停下了腳步,轉頭看向巴奇,深邃的灰藍眼眸讓巴奇心跳不已。

壓抑著加速的心跳,巴奇有些疑惑跟緊張地與史蒂夫互望。

「對了,我忘了跟你說……」史蒂夫彎下腰,在巴奇耳邊輕輕說道:「今天的你非常美。」

史蒂夫由衷的讚美讓巴奇整張臉都紅了起來,甚至連耳朵都染上了淡淡的粉紅,可愛得讓史蒂夫忍不住想一親芳澤,但由於他們所在的地點,心裡略感不妥,所以他克制住了,只是伸手撈起了巴奇垂在耳鬢邊的髮絲。

「……謝謝……」低垂著頭,沐浴在史蒂夫溫柔深情的目光中,又是羞澀又是歡喜的巴奇在感到自己的臉終於沒那麼燙了以後,才嚅囁著嘴唇,小聲地說:「你也很帥。」

史蒂夫稍微睜大了雙眼,然後心情愉悅地笑了,「謝謝你,我親愛的巴奇。」

老國王及小王后互相望著彼此微笑,挽著手臂,走在廣闊的長廊上的幸福模樣,就連他們身後的侍從官及侍衛官都能感受到他倆周圍散發出的甜蜜粉紅氣場。只能再次互相對視,露出無奈的苦笑。

巴奇跟史蒂夫又走了一會,不久後四人來到了宮殿的南大門,在接受衛士行禮後,巴奇的視線忽然左方被挑高的牆上掛著的一副巨大油畫所吸引。

畫裡描繪著三個衣著華貴的人士,與史蒂夫有些相像的英挺男性、胸前掛著海藍色胸墜,坐在椅上的優雅貴婦人,以及在兩人中間,金髮碧眼,看上去有些瘦弱卻有著一張堅韌表情的少年。

不知為何金髮少年讓巴奇心中感到了不可思議的悸動。

「這是我十六歲生日時的家族肖像畫。」

忽然間,史蒂夫的聲音從背後響起,巴奇內心一動,轉過頭去,發現不知何時來到自己身旁的史蒂夫也正抬起頭看著那副油畫。

原來畫中的金髮少年就是史蒂夫,難怪巴奇會產生異樣的感覺了,是說原來少年時期的史蒂夫看起來弱不禁風的,跟現在的精悍結實完全不同,真是不可思議。

就在巴奇看著史蒂夫沉穩帥氣的側面,在內心胡思亂想的時候,史蒂夫凝視著畫像,低沉著嗓音,像似在替巴奇解說,又像是在回憶。

「這幅畫完成的半年後,我跟母后相繼染上重病,雖然我僥倖康復了,但母后卻沒那麼幸運……所以這是我記憶中關於母親最後的形象。」

史蒂夫話中隱含著的懷念跟些許的感傷讓巴奇的心裡難受了起來,巴奇自己的母后在巴奇出生後沒多久就病逝了,雖然沒有太多關於母親的記憶,但巴奇也能記得母親溫暖的懷抱,所以他多少能夠體會史蒂夫的感情。

「……她的眼睛跟你的很像,」凝視著肖像畫中史蒂夫的母后,巴奇輕輕開口,「宛如晴空般的清澈明亮。」

史蒂夫眼中激動的情緒一閃而過,握緊了巴奇的手,低聲說道:「……謝謝你,巴奇。」

兩人握緊了彼此的手,並肩凝望著肖像畫,而是從們也都安靜地守在一旁,直到史蒂夫轉向巴奇,開口打破了寧靜的沉默。

「下次,我再一一跟你介紹宮裡收藏的畫,現在我們應該先去馬廄。」

於是,在衛士的開路跟史蒂夫的帶領下,他們四人從宮殿南門走出了宮外,來到了位於南側的王室馬廄。

沒想到有個人比他們先來到了這裡。

史蒂夫跟巴奇都相當驚訝地看著正在馬廄裡撫摸著高大黑馬的壯年男性。

看到史蒂夫他們對方也有些意外,挑起單邊眉毛,朝他們舉起了右手,「唷,真是奇遇,老哥、小嫂子。」

面對國王與王后卻一點都不恭敬地打招呼的男性,不是別人,正是國王唯一的王弟,通稱強尼的強納森公爵。

 

 

 

 

 

 

 

 

 

 

 

 

TBC

 

 

 

___

 

 

 

史蒂夫表示: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