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Cream Puff (2)

上一篇在這

因為不小心又太長了,上中下大概不夠用,所以變成了第二話XD

這一回全部都是弟組的故事,主要是史蒂芬的回憶,酸甜的過往,有興趣再看看吧~

 

___

 

 

 

雖然外頭下著大雨,但中央空調運轉著的史蒂芬的臥室內相當涼爽舒適。

由於雙手都端著盤子,所以等史蒂芬也進來後巴奇就用腳關上了房門,如果詹姆斯看到,肯定會念上幾句,如果是史蒂夫看到也會開玩笑,但現在這裡只有巴奇跟史蒂芬,不要說念他了,就是稍微皺個眉都不可能。

兩人一起將紅茶跟泡芙放在特大雙人床邊的側邊小木櫃上後,巴奇就迫不及待地拉著史蒂芬坐到了床上。

巴奇的裙子長度略約為膝上十公分,坐下來後,大腿上黑色吊帶襪的蕾絲以及兩側白皙肌膚上的黑色絲帶往上隱入裙襬內的模樣性感而魅惑,看得史蒂芬心動不已。

盡管巴奇比起瘦弱的史蒂芬還更加健壯,卻穿著略顯曝露的女僕裝,客觀來說應該很奇怪,但看在史蒂芬眼裡只覺得俏麗可愛,尤其是他那明亮燦爛的笑容,。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左手搭在史蒂芬的右手背上,巴奇伸手過去,從滿滿的泡芙裡輕輕抓起其中一顆看起來特別酥脆飽滿的泡芙,伸到了史蒂芬面前,甜甜地笑道:「來,二少爺請先享用。」

巴奇的力氣並不大,但被金黃薄脆的外皮包裹著的鮮奶油還是循著重力的牽引,從塞入餡料的小洞內溢出,並緩緩滴落巴奇掌心,顯見這顆泡芙的餡料被灌得有多扎實,再加上撲鼻而來的甜香,以及巴奇甜美的笑容,都讓史蒂芬感到了莫名的飢渴。

他的確很想吃,不只是泡芙,還有……

「你看,裡頭的奶油都流出來了,快吃吧,我等不及聽你的感想了。」

在巴奇撒嬌似地輕聲催促後,史蒂芬暫時壓抑下內心的渴望,與巴奇帶笑的濕亮眼眸相望著,握住了巴奇的手腕,張嘴一口咬下巴奇手上的泡芙。

尚有餘溫的外皮入口香酥,冰涼濕潤的發泡鮮奶油內餡甜而不膩,幾乎不用咀嚼,甜美的滋味就慢慢在史蒂芬的嘴中擴散,讓他很快就將巴奇手上剩下的泡芙也解決了。

看著細細品嘗著泡芙美味的史蒂芬將整顆泡芙都吞下肚後,巴奇抬起手,舔了舔了剛才沾到自己雙手上的鮮奶油,有些明知故問地問道:「怎麼樣?好不好吃?」

「嗯……很好吃,」好不容易才將視線從巴奇水亮紅潤的唇舌移開,史蒂芬發自內心地讚揚道:「你做的泡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

為了愛人親手所作的泡芙能被愛人如此稱讚,巴奇喜上眉梢,伸手揉了揉史蒂芬柔軟的金髮,半開玩笑地說:「少捧我啦,就算不拍我馬屁,你也能對我為所欲為。」

「是啊,所以我怎麼會需要拍你馬屁?」飛快地回應後,史蒂芬眨了眨眼,一副巴奇講了什麼奇怪的話似的表情。

沒想到史蒂芬會回得那麼理直氣壯的巴奇愣了一下,雙頰上不禁飛起了紅暈,又羞又喜地嘿嘿笑著,左手不自覺地在自己的頭上胡亂搔抓,另一手則伸到了床頭櫃,拿起了一顆泡芙。

「那我可得嚐嚐看。」

說著,巴奇咬下了一口泡芙後,吸吮著裡頭的餡料,巴奇邊品嘗著自己跟史蒂芬共同完成的泡芙,邊大力點頭。

「嗯,真的很好吃!果然只要想著你,做出來的東西就會很好吃。」

舔了舔嘴邊的奶油,相當滿意這次成果的巴奇對史蒂芬笑著,那笑容讓史蒂芬情不自禁地伸手,用大拇指指腹在他因奶油及唾液而濕黏的唇邊輕輕滑了一圈。

看著自己瘦骨嶙峋的指節,跟巴奇柔嫩的臉龐及紅潤的唇瓣,史蒂芬手忽然一震,害怕自己粗糙的手指會傷害到巴奇的他打算縮回手,但巴奇已搶先一步握住了他退縮的手,並伸到自己的臉頰上,深深望了他一眼後,輕輕閉上雙眼,用臉頰緩緩磨蹭著史蒂芬長滿了畫繭的粗糙掌心,充滿愛意地低喚著他的名字。

「史蒂芬……多摸我一些……我喜歡你用你的手摸我……」

看著巴奇柔聲低語著愛戀的表情,以及手中的溫熱,史蒂芬心臟像是受到了重擊,又像是被溫暖的羽毛包圍著,望著巴奇,以及那些美味的鮮奶油泡芙、加了白蘭地的紅茶,一想到這些都是巴奇為了自己所做的,史蒂芬就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比起巴奇為自己所做過的事,史蒂芬為巴奇所做的實在太少了,就算自己有數不清的理由去愛上巴奇,但史蒂芬絞盡腦汁也想不透自己有什麼地方能讓巴奇愛上。

直到現在他也還是不太明白,巴奇為何會喜歡上瘦小病弱又不善言詞的自己,而不是自己那擁有得天獨厚的一切,性格爽朗穩重,外型又挺拔俊逸的雙胞胎哥哥。

雖然羅傑斯兄弟跟巴恩斯兄弟一樣都是同卵雙胞胎,但比起除了內在氣質及髮型服裝造成的些許差異以外,外型幾乎一模一樣的巴恩斯兄弟,羅傑斯兄弟一點都不像是只隔了幾分鐘出生的孿生兄弟。

羅傑斯兄弟還在母親肚子裡時,就被診斷出他們是雙羊膜囊單絨毛膜單胎盤,也就是說由於他們兩個共享一個胎盤,血管相連的情況下導致出現了史蒂芬供血給史蒂夫的雙胎輸血綜合徵,結果造成史蒂芬的生長受到限制,而史蒂夫快速成長的現象。

隨著史蒂夫的成長越來越茁壯,史蒂芬越來越瘦小,明明是雙胞胎,體型卻相差巨大,到後來史蒂芬甚至只有史蒂夫的三分之一,差一點就會被吸收而消失在母親的腹中。

雖然後來在經過治療後,兩人都平安無事地誕生,但出生時史蒂夫比一般嬰兒還要健康強壯,而史蒂芬卻像是未足月的早產兒,必須靠保溫箱才能維生。

即使後來長大後離開了保溫箱,史蒂芬還是時常必須回到醫院,體能比起史蒂夫虛弱太多的他大病小病不斷,小學有一段時間還罹患了嚴重的肺結核,必須休學一段時間在家做治療,而相較之下,史蒂夫則是可以說幾乎從來沒生過任何病。

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從小全家人都非常疼愛呵護史蒂芬,特別是史蒂夫,或許是覺得自己奪去了弟弟的健康而感到歉疚,因此幾乎可以算是近乎異常地在讓著他、保護他。

史蒂芬對於自己的體弱多病並沒有任何怨言,因為那不是史蒂夫或是任何人可以決定的,只能說是機率問題,用比較不科學的說法,就是命運。

只不過在小時候,當史蒂夫可以健健康康地在庭院裡跟巴奇追逐嬉戲,而自己卻只能待在陰暗的房裡,坐在床上透過窗戶看著他們開心的模樣,或是聽史蒂夫提起他跟巴奇的一些趣事時,難免會心生羨慕。

如果可以,他多希望自己也能加入他們,一同奔跑、談笑、玩耍。

但是一來他的身體虛弱,二來又擔心會將肺結核傳染給別人,所以他只能將那種渴望與憧憬的心情透過畫筆描繪在紙上。

繪畫一直都是史蒂芬最大的興趣以及心靈寄託,而在巴奇的存在進駐他的心中後,史蒂芬更是無法抑止自己的手,在素描本、畫布,甚至是書本的角落上,留下巴奇的笑容與身影。

而現在,當時令他如此思念的少年,如今正穿著女僕裝坐在自己面前,閉著雙眼,迷戀似地抓著自己的手磨蹭著他那熱烘烘的臉頰,宛如美夢成真般的不切實感讓史蒂芬內心飄飄然,情不自禁地摟住了巴奇的肩,俯身吻上了他的唇。

柔軟濕熱的嘴唇相觸的感受,就像是細小的電流竄過全身,輕微的衝擊使得兩人身軀同時一震,發出了甜美的嘆息。

雙手環上了史蒂芬的肩背,稍微往後移動了一下姿勢跟位置後,巴奇張開了唇瓣,一邊拉著史蒂芬一起往後躺,一邊熱情地將史蒂芬迎入自己的口腔內。

半閉著的濕潤睫毛隨著加深的吻及肢體的交纏而顫動,史蒂芬一手撫摸著巴奇的臉,一手伸入短裙內在巴奇的大腿上,黑色蕾絲跟大腿肌膚的交界處游走,享受著掌心上光滑溫熱的觸感,以及巴奇柔嫩香甜的口腔。

將視線移到了床頭櫃上的泡芙,齒頰留香的甜美滋味讓史蒂芬不禁想起了他會將對巴奇的淡淡憧憬轉化成深深愛戀的那一瞬間。

他永遠都記得那個在他們剛升上中學的春日午後。

雖然肺結核已完全痊癒,所以史蒂芬中於得以跟史蒂夫一起上學,也可以在假日的時候跟巴恩斯兄弟一起進行比如看電影、讀書、畫圖之類靜態的活動,即使史蒂芬因為緊張以及不習慣跟別人交談而顯得有些冷漠,但巴奇總是會主動找史蒂芬聊天,帶著他那張活潑而真誠的笑容。

即使當時年紀尚幼,但史蒂芬已經能隱約察覺到自己內心對巴奇的稚嫩情感,總覺得只要有巴奇笑著陪在自己身邊,無論做什麼都能覺得津津有味。

雖然羅傑斯兄弟比巴恩斯兄弟大上一歲,所以要等明年才能一起上學,但史蒂芬已經在心裡開始默默期待起了未來。

然而就在生活開始變得多采多姿的時候,史蒂芬卻在季節轉換時染上了猩紅熱。

雖然一般來說猩紅熱死亡率並不高,但史蒂芬的狀況跟一般少年不同,他的身體抵抗力本就孱弱,同時併發了急性風溼熱,並感染至心臟,等於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甚至被醫生說能活過來簡直就是奇蹟的地步。

為了養病及避免傳染給別人,史蒂芬在住進加護病房,一直到回家休養的期間內都處於輕度隔離狀態,除了醫療人員跟父母以外,就連自己的哥哥都沒能見過幾次,當然更別說巴恩斯兄弟了。

所以,當史蒂芬一個人待在黃昏的房間裡看書,突然聽到敲門聲,以為是家人而隨手打開門,從夕陽染紅的暮色中,看到巴奇笑嘻嘻地捧著一個泡芙出現在門口時,心裡湧上的感受筆墨無法形容。

回想起當時的心情,史蒂芬從巴奇的唇上離開,在兩人之間牽起了銀色的絲線。

「……你知道嗎?」抬起頭看向因纏綿的吻而眼神有些迷離的巴奇,史蒂夫凝視著巴奇濕紅的唇瓣,眼中柔情無限,「我喜歡吃鮮奶油泡芙……是因為你。」

「我?」

看著巴奇訝異地睜大了眼睛,史蒂芬笑了笑,俯身緊擁住巴奇,低頭將臉埋在他胸前的黑色緞帶上,聞著他身上香甜的氣息,輕聲低語:「你大概不記得了……但我永遠不會忘記……」

那時候,巴恩斯夫人做了一些鮮奶油泡芙,就帶了泡芙跟孩子們一起來到羅傑斯家作客,從雙方父母的交談中,得知史蒂芬已經康復得差不多,只是還有些虛弱,又怕會傳染給別人所以讓他在房裡休養,也告誡過巴奇不要去打擾史蒂芬以免被傳染。

但是巴奇還是找機會用上廁所為由,偷偷藏了一個泡芙溜上了二樓。

「你還好嗎?」在史蒂芬驚奇的注視下,巴奇只是關心地打量著他,並有些寂寞似的嘟噥:「好久沒能跟你玩了。」

史蒂芬趕緊點頭,並且擔心地說:「嗯……我現在沒事了,可是我會傳染給你,你還是趕快離開這裡吧。」

「我知道,不過我媽媽做的鮮奶油泡芙真的超好吃的!」像是回想到泡芙的美味,巴奇雙眼閃閃發光,將手中的泡芙遞到了史蒂芬眼前,笑著說:「吃著吃著我就想到了你,所以就忍不住偷偷帶來給你了。」

史蒂芬眨了眨眼,喃喃地問:「……想到了我?」

「嗯!那麼好吃的東西,當然想要讓你也吃吃看。」

在那一瞬間,從巴奇臉上散發出的光輝就像是溫暖的陽光,照耀著這些日子以來被痛苦跟寂寞所壟罩的史蒂芬的心,並化成了水滴,融在史蒂夫的眼中。

在他彷彿錯覺自己被世界遺忘的時候,巴奇卻想起了他,還冒著被責罵及被傳染猩紅熱的危險,偷偷帶著泡芙過來,只為了讓自己能吃吃看。

「……謝謝你,巴奇……我一定會用心品嚐的。」

史蒂芬接過了巴奇的泡芙後,低下頭,忍著隨時都會從眼眶中溢出的淚水,再多的感謝,也無法表達出史蒂芬此刻激盪的心情。

「不用謝啦,希望能早點再跟你一起玩,」而巴奇只是笑著,對他揮了揮手,然後轉過身,往樓梯口走了幾步後,又停下腳步,回頭認真地說道:「你一定要吃喔!」

目送巴奇離開後許久,史蒂芬才關上房門,坐在床上,一小口、一小口地細心品嘗著巴奇為了他所帶來的鮮奶油泡芙。

當時所嚐到的鮮奶油泡芙的滋味,以及映照在夕陽餘暉下巴奇的笑容,史蒂芬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從那一天開始,史蒂芬心中對巴奇的好意,昇華成了近似於信仰的愛戀。

而在進入青春期之後,史蒂芬心中對巴奇的那份情感,更是逐漸變質為愛欲。

但是他們都是男性,而且就算巴奇可以接受同性,史蒂芬也從來不認為巴奇會愛上自己,因為巴奇身邊已經有了史蒂夫這個完美的對象,更不用說他們從小有多要好,史蒂芬都看在眼裡。

而當史蒂夫得知巴恩斯夫婦偕子自殺的消息,立刻驅車衝到現場,並像個王子一樣英勇救出了巴恩斯兄弟後,在兄弟倆治療中的病床邊裡對史蒂芬提起,想要讓巴恩斯兄弟住進自己家中時,史蒂芬就決定永遠將對巴奇的愛戀深深埋在心中,永不提起。

因為他當時心裡想,史蒂夫會願意無條件幫助巴恩斯兄弟到那種程度,而巴恩斯兄弟會願意因史蒂夫的要求而開開心心地穿上女僕裝,其中的意義不言而喻。

如果說史蒂芬有什麼真正想要的,那就是能一輩子望著巴奇幸福的笑著,並能夠用自己的手替巴奇畫下他最幸福的那一刻。

對於內心暗戀著巴奇的史蒂芬來說,雖然他私心當然希望史蒂夫喜歡的是詹姆斯,但他心知肚明比起什麼都幫不上忙的自己,巴奇跟史蒂夫在一起絕對會幸福得多。

所以,他經常在心中對自己說,如果有一天史蒂夫跟巴奇真的在一起了,那麼他會笑著祝福他們,即使那會使得他的心承受比任何病痛都難受的痛楚。

然而,就在巴恩斯兄弟住進來的三個月後,難以置信的幸運降臨在了史蒂芬身上。

 

 

 

 

 

 

 

 

 

 

 

 

TBC

 

___

 

下一話大概是史蒂芬回憶起巴奇怎麼將第一次獻給自己的過程吧,嘿嘿~(說好的泡芙Play呢?(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