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相思

趁著端午節,忍不住就寫了上一篇這個有病梗的後續,聊齋風注意XD

因為吃自己的醋,而不小心粗暴對待巴奇,事後陷入自責後悔的蛇盾(

很有病(而且肉還帶血的(毆)不怕雷再點吧

 

___

 

 

萬籟俱寂的深夜時分,九頭蛇山的山林深處,統轄著整座山間妖怪的九頭蛇山之主羅傑斯與他的親密摯友兼伴侶的巴奇同居著的大宅中,燭光搖曳在兩人的寢室內。

曲起右膝蓋靠著壁面坐在床頭,羅傑斯伸出右手輕輕撈起巴奇散落在枕間的棕色長髮,享受著柔軟髮絲在指間滑過的感觸,若有所思地望著身旁沉睡著的巴奇。

巴奇裸露在被單外的頸肩上四處散落著羅傑斯在他身上留下的歡愛印記,有些比較深的咬痕甚至還滲著血跡,而羅傑斯的背部及上臂處也殘留著不少抓痕,顯見方才兩人之間的性事有多激烈。

剛才羅傑斯對巴奇作出的行為相當粗野,事實上可以說接近於強暴,甚至使得一向善於隱忍的巴奇忍不住哭了出來,然而最終巴奇還是敞開雙臂,放任羅傑斯對他所作的一切行為,即使被操出了血來,也只是咬住下唇發出幾近低泣的呻吟,直至昏厥。

冷靜下來後,看到自己一手所造成的巴奇的慘狀,羅傑斯整顆心都揪了起來,接著湧上心頭的是對傷害了巴奇的自己感到的巨大憤怒。

盡管如此,但當羅傑斯的眼神移到床邊疊在巴奇脫下後置於桌上的黑色衣物上頭的一塊圓形玉佩時,莫名的怒火還是突然翻湧於他的胸間,令他蹙起眉心、咬緊牙關,原本輕柔地撫摸著巴奇頭髮的手也緊握在一起,甚至因太過用力而泛白。

然而,當他將視線移回到巴奇臉上,那張紅潮未退的臉龐上依稀殘留的淚痕時,羅傑斯的心臟一陣刺痛,不捨取代了怒火,酸澀在他的胸間蔓延開來。

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巴奇都是他的巴奇,永遠都只屬於他。

這是羅傑斯的傲慢,也是他的願望,更是無法動搖的事實。

在羅傑斯的所有記憶中,他的身邊都有巴奇的存在,早在他們都還只是兩條小蛇時他們就陪伴在彼此身旁,一同修練、一同化為人形、一同收服整座山的妖怪,建立他們的家園。

曾經,羅傑斯可以很有自信地說,巴奇身上每一根頭髮他都熟悉無比。

然而,在自己沉睡的那段期間,巴奇身上卻多了一塊陌生的玉珮,總是望著巴奇的羅傑斯,自然很輕易就能看出巴奇有多珍惜那塊玉珮,而且每當巴奇望著那塊玉珮時眼神中總是隱約透露出感傷與愛憐,那是羅傑斯過去從未看過的。

他只問過巴奇一次,關於那塊玉珮從何而來,為什麼巴奇會如此珍惜。

巴奇的回答是--「這是一個不珍惜自己生命又記憶力不好的笨蛋送我的,我得代替他珍惜。」

伴隨著他那雙充滿憐愛與哀傷的目光。

自從聽到了答案後,每次看到那塊玉珮,羅傑斯都會感到胸口像是有火在燃燒,並幾乎將他整個人包圍。

理性上,他其實很清楚那塊玉珮應當跟自己有關。

多年以前,羅傑斯曾經因為紅骷髏的算計差點灰飛煙滅,多虧了巴奇替他找回了分裂的靈魂,他才得以從沉睡中甦醒。

甦醒後的羅傑斯並沒有分裂時的記憶,再加上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巴奇是真身的模樣,所以羅傑斯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立刻將自己的法力分到巴奇身上治癒他。

當感受到懷中得到了法力從蛇型重新化為人形的巴奇身軀微微顫抖,不需言語,羅傑斯就能明白,巴奇為了自己肯定受過了多少苦難,甚至耗盡了元神,導致他無法化為人形。

然而,當羅傑斯心疼又感激地緊擁著巴奇,低下頭打算吻他時,卻看到巴奇手中握住了他從未見過的玉珮,以及他抬起頭望過來的那雙盈滿淚水的雙眸內,激動的歡喜中所隱藏的深沉哀傷。

盡管從未懷疑過巴奇對自己的感情,但當時巴奇的模樣還是在羅傑斯心中留下了難以言喻的酸疼,直到現在。

出於某種不明所以的情緒,羅傑斯從沒去問巴奇關於他沉睡後直到甦醒間的事情,巴奇自己也從未提起過,到了多年後的現在更是不知該從何問起。

他只能猜想,那塊玉珮大概跟自己分裂的那一半靈魂有關,但羅傑斯完全沒有沉睡時的記憶,對他來說,巴奇與他分裂的那一半靈魂之間的事,與現在的他毫無關連。

所以每當巴奇珍惜般地將玉珮放在掌心中凝視時眼神中所流露出的感情,總會在羅傑斯心中掀起洶湧波濤。

但羅傑斯一直將那份莫名的憤怒壓抑在心底,直到方才為止。

不管是人身還是蛇型,他們都時常交合,性愛本就是件快樂的事,或許是蛇性本淫,再加上他們之間對彼此濃密的愛情,結合成了強烈的愛慾,早在足以化為人形前他們就已經結合了無數次。

雖然他們都是雄蛇,但不管是蛇型還是人類型態,巴奇總是接納羅傑斯的那一方。

與一般雄蛇不太一樣的是,巴奇擁有與雌蛇類似的泄殖腔,也就是說,巴奇雖然外貌上近似正常雄性,但他實則相當於雌雄同體,雖然目前為止還沒有跡象,不過也許還能夠生育。

但對羅傑斯來說巴奇的性別不是很重要,他所愛的只有巴奇,而巴奇也只愛他,這樣就夠了。

無論何時,只要羅傑斯想要,巴奇總是會敞開身體任由羅傑斯將粗燙的性器插入他那濕滑溫熱的甬道內,並在歡愉過後將大量精液宣洩在他的體內。

有時,巴奇也會扭動著柔軟的腰身,將溫熱滑嫩的肌膚貼近,並輕啟他那總是紅潤誘人的唇瓣,用因情慾而低啞的柔軟嗓音邀請羅傑斯進入他。

在正常的狀態下,羅傑斯的性器為一對半陰莖,並長滿倒刺,但由於巴奇下體雖有兩處可以接納羅傑斯的入口,但無論是哪個都比較狹小,因此為了配合巴奇,化為人形時羅傑斯會刻意將生殖器官變化成正常男人。

就算在蛇型狀態時交尾,他也會為了不傷到巴奇而收起倒刺,並只用單邊的陰莖插入他的泄殖腔內,然後彼此緊密交纏在一起一整天。

而要以人型或蛇型結合並無一定,只不過在能化為人型之後,他們通常都以能夠擁吻的人型相愛,而且巴奇化為人型時的肉體要比蛇型時敏感許多,即使只是用手指輕輕滑過他的肌膚,都能讓巴奇身軀為之顫動,更不用說實際抽插時巴奇的反應會有多強烈。

因此絕大部分時候,他們交合時都是用人類的型態。

方才那一場幾近強暴的性事,剛開始也只是一如往常的交歡。

抱著巴奇白皙修長的大腿,羅傑斯俯身熱烈地吻著巴奇,下身在那處小小肉洞內快速挺動的同時也不忘溫柔挑弄巴奇雙乳的凸起,羅傑斯的抽插及愛撫所帶來的歡愉讓巴奇全身都泛著艷麗的紅潮。

散落的長髮隨著搖晃舞動,堅挺的火熱慾望在體內進進出出,不斷摩擦著敏感內壁的快感下,巴奇仰起了頭,雙手抱著羅傑斯健壯的雙臂,從合不攏的唇瓣中吐露出低吟。

羅傑斯可以從巴奇緊咬著自己不放的肉壁中輕易察覺到即將攀上快樂的巔峰,於是他加強了撞擊的速度與力道,在巴奇緊熱的體內盡情奔馳。

「啊……啊……哈、啊……嗯嗯……!」

就在羅傑斯重重頂入了巴奇內部深處那總是令巴奇尖叫的柔軟部位時,巴奇整個人繃緊了身子,隨著內壁一陣痙攣,溫熱的愛液從中湧出,巴奇被夾在兩人小腹間的陰莖也抖動著射出了白濁。

雖然他自己還沒高潮,但如果他現在執意繼續抽插,肯定會讓巴奇感到不適,所以體貼的羅傑斯停下了侵略的動作,低頭吻著巴奇濕熱的臉龐。

沉浸在高潮餘韻中喘息著的巴奇閉著雙眼,因淚水而漉濕的睫毛微微顫動,看得羅傑斯下腹一緊,卡在巴奇體內的陰莖猛地一跳,並脹大了幾分,迫使巴奇發出了低低的呻吟。

緊接著,從他微啟的唇瓣中,嘆出了一個陌生的名字。

「……嗯……史蒂夫……」

那個陌生的名字就像是驚天巨雷,使得羅傑斯胸口在突地一陣悸動之後緊接著一窒,凝神看向巴奇,那張紅通通的臉上情慾未散,嘴角向上揚起,幸福的表情就像是在呼喚著心愛之人。

瞬間,一直壓制在羅傑斯內心深處的怒火再也忍不住猛烈爆發,並劇烈燃燒著他的身心,使得他像是個瘋狂又粗野的暴徒,扣住了巴奇原本攤在耳朵兩旁的雙手,一言不發地瞪視著他。

巴奇不知所措的望著羅傑斯,當看出巴奇那雙大而明亮的眼眸中有著內疚時,羅傑斯心都沉了下去,為什麼巴奇會在與自己歡愛後的餘韻中喊出一個他從未聽過的男性的名字?

「……史蒂夫是誰?」

來自羅傑斯的低聲質問讓巴奇巴奇一時之間露出了遲疑的表情,張開了嘴,卻又馬上閉了起來,而這更加使得羅傑斯的怒火在胸口熊熊燃燒,當他發現巴奇眼神游移到那塊玉珮上時,他幾乎可以確信,那塊該死的玉珮跟巴奇剛才口中所提到的史蒂夫肯定有所關連。

贈送玉珮自古以來就是婚約的象徵,而巴奇剛才在高潮餘韻中喚出史蒂夫之名,種種跡象都只導向一個答案。

當這個答案在羅傑斯腦裡浮現而出時,他整個人都被猛烈的妒火燃燒,幾乎要燒去了他的理性,睜大了發紅的雙眼一瞬不瞬地盯著巴奇,扣著巴奇的雙手力量大到讓巴奇感到疼痛。

盡管相信羅傑斯不會殺害自己,但是從羅傑斯周身所散發出來的凶狠氣勢實在太過強大猛烈,使得巴奇的生物本能察覺到了生命危險而出於下意識地抽動著四肢想要逃離。

但他這一掙扎,反而刺激到了羅傑斯,讓他最後一絲的理智瞬間斷了開來,當他在巴奇痛苦的尖叫聲中回過神來時,他已經將完全勃起,且長滿倒刺的兩根陰莖同時插入了巴奇狹小的蜜穴中。

強烈的衝擊下,巴奇的身子弓得像是一張拉滿的弓,難以想像的痛楚從下身傳來,當羅傑斯開始抽送的動作時,被撕裂開來的感覺讓巴奇終於忍不住隨著羅傑斯的抽插嗚咽低泣

「痛……好痛……史蒂……嗚……啊、啊……輕……輕點……疼……」

盡管巴奇疼得不得了,但他並沒有反抗,只是顫抖著身軀,任由淚水從緊閉的眼中蜿蜒而下,默默承受著羅傑斯的殘忍侵犯。

羅傑斯像是失控的野獸般壓著巴奇,不斷挺動著下身,蹂躪著巴奇脆弱的肉穴,鮮血的氣味伴隨著情慾的氣息在兩人結合的部位蔓延開來,殷紅的血絲從巴奇幾乎被撐到極限的穴口處被推擠而出,染紅了兩人交纏的下肢。

不知不覺間,巴奇的呻吟中不再只有痛苦,不只是疼痛而已,早就習慣了被羅傑斯操弄的肉體,即使如此暴力的抽插,每當頂到巴奇體內深處那處極度敏感的部位時,難以言喻的酸麻快感依然一陣一陣地隨著羅傑斯貫穿巴奇而傳來。

然而,羅傑斯的行為實在太過激烈,在兩根陰莖同時射精在巴奇體內後,不讓巴奇有喘息的時間,再度開始了狂亂粗暴的衝撞跟抽插,於是最後還是超出了巴奇所能負荷的程度。

直到巴奇失去了意識,羅傑斯才終於拾回了理性,又自責又心疼地清理巴奇傷痕累累的的身體。

然而羅傑斯胸口的怒火依然沒有熄滅,只要看到那塊玉珮,他的衝動就會再度湧上,必須要費盡心力才能壓制下來,不去傷害到巴奇。

巴奇的眼淚讓羅傑斯的心臟很難受,他絕對不願意傷害巴奇,但他無法控制自己的嫉妒心,盡管理性上很清楚對象極有可能是過去曾經分裂成另一半的自己。

也就是說,羅傑斯是在吃自己的醋,這是很可笑的一件事,但他就是沒有辦法不去在意,因為他沒有任何關於那部分的記憶--他知道對巴奇來說,那也是自己的一部分,然而,既然沒有記憶,那還能算是自己嗎?

接下來羅傑斯忽然想到,巴奇會如此珍惜這塊玉佩,都是因為曾經分裂成另一半的自己,一直在他胸口燃燒的妒火終於慢慢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對巴奇的愛情與對自己的自責。

陷入對自己的忌妒跟嫌惡感,以及對巴奇的愛憐與心疼等各種情緒所混合在一起的複雜情緒中,羅傑斯撫摸著巴奇頭髮的手卻相當溫柔。

凝視著愛人淚痕未乾的臉龐許久,羅傑斯臉上表情柔情似水,開口小聲地宛如發誓般地低語:「……我愛你……巴奇……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手。」

微弱的燭火中,羅傑斯彷彿看到了巴奇的嘴角微微揚起了幸福的笑意。

 

 

 

 

 

 

 

___

 

 

雖然對玉佩很有意見,但羅傑斯卻從來沒想過要毀掉玉佩,是因為他內心深處史蒂夫的影響,只是羅傑斯想不起來而已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