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百年重逢

愚人節應景文。

關於老盾跟中年冬的最後一個愚人節,史蒂夫對巴奇所說的第一個謊,也是最後一個謊。

算是《百年幸福》的後續,也可以參考去年愚人節的塗鴉XD

死亡後會輪迴轉世的概念跟一個所有的平行世界其實都在某個時間點相連的獨特世界觀。

最後很甜的,放心(

 

___

 

 

坐在史蒂夫床邊的扶手椅上,就著昏黃的燈光,巴奇右手輕輕握著史蒂夫布滿皺紋的手,左手翻閱著放在大腿上的書,眼角不時望向躺在床上閉眼熟睡的史蒂夫。

窗外從一早就不斷下著陣陣細雨。

前不久才感覺到的春天暖意,也隨著今天早晨颳起的寒冷北風及綿綿細雨而消失。

還好臥室內有暖氣,巴奇想著,然後將視線移到了史蒂夫那張刻畫了相當歲月痕跡的平靜睡臉上。

看著他灰白色的頭髮彷彿在燈光下閃著銀光,巴奇瞇起了雙眼,心中泛起了酸疼與甜蜜,情不自禁地加強了握著史蒂夫手的力道。

自從巴奇在史蒂夫歷經將近百年的努力下,終於解除了九頭蛇在他腦裡所下的暗示,再一次地從冬眠中醒來並與當時已滿頭白髮的史蒂夫結婚後,時間彷彿過得非常快,一眨眼間他們一同生活已經五十年了。

這五十年,可以說是他們這波濤洶湧的人生中最平淡也最幸福的五十年。

他們回到了布魯克林定居,擔任瓦干達的大使,替當初幫助他們許多的瓦干達王室搭起跟美國政府之間的溝通橋樑,同時也會到不知換過幾任成員的復聯內幫忙訓練及支援。

最重要的是,他們擁有彼此。

對於經歷過那些曾經的痛苦折磨,以及長久的分離後,終於能長相廝守的兩人來說,幸福是如此得來不易,即使每天都在一起,他們還是非常珍惜一起度過的每一分每一秒。

就像他們當初對彼此許下的承諾--陪伴著對方,直到時間的盡頭。

然而,時間並沒有盡頭,生命卻會告終。

或許是因為超級血清的因素,史蒂夫跟巴奇比起一般人老化要緩慢得多,不過血清再怎麼厲害,也只是延緩老化,不能停止死亡。

實際年齡兩百五十多歲的巴奇外表看上去已經像是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性,而史蒂夫更像是八、九十歲的老年人。

最近,史蒂夫睡著的時候比清醒的時候還要多。

這讓巴奇心裡升起了漠然的不安,卻怎麼也不敢去正視幾乎揪住了他的心的恐懼,甚至連思考都不想,只是更加地陪伴在史蒂夫身邊,除了上廁所跟張羅食物倒水之類的時候以外,巴奇都沒離開過史蒂夫的房間,就算睡覺他也都睡在史蒂夫身旁。

盡管在史蒂夫面前總是表現得很平常,但巴奇其實感到非常害怕,很怕每次史蒂夫一閉上眼睛就會這麼永遠睡去,不再醒來。

「……我夢到小時候的你了,巴奇。」

所以,當史蒂夫緩緩眨動著沉重的眼皮,輕輕揚起了嘴角,用著沙啞蒼老的嗓音開口說話時,巴奇才終於能稍微感到一絲心安。

反握住了巴奇的手,史蒂夫看向他,低聲訴說著夢的內容,「你摀著嘴想要忍耐,卻藏不住眼中的笑意……對我說你愛我,將來要跟我結婚……」

從史蒂夫的話中,巴奇立刻就想起了,史蒂夫夢到的肯定是過去每年愚人節時自己總愛對他開的玩笑。

接下來史蒂夫的話就證明了巴奇的想法。

「每年愚人節你都會那樣開玩笑,我每次都會回答好……」

看著那雙滿是溫柔的笑意的眼眸,曾經那麼清澈明亮的蔚藍,如今卻蒙上了些許混濁的灰,巴奇忽略內心的刺痛,對史蒂夫露出笑容。

「後來我才知道,你從不會對我說謊。」

現在,巴奇已經明白史蒂夫當初回答的好,是真的好。在那麼久以前,史蒂夫就已經愛著他,並想跟他結婚。

也就是說,史蒂夫愛了巴奇好幾百年。

「……如果我記得沒錯,今天剛好是愚人節。」細細品嘗著內心的悸動,巴奇笑望著史蒂夫,「你要不要試著對我開個玩笑?」

眼中閃過各種光彩,凝視著巴奇許久,史蒂夫望向兩人相握著的手,輕輕說道:「……我習慣等你了,所以你慢慢來吧……」

史蒂夫這句話中的含意讓巴奇整個人都僵住了。

他想說,這玩笑他媽一點都不好笑,卻怎麼也開不了口,因為,他比誰都清楚史蒂夫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看著巴奇幾乎就要哭出來的模樣,史蒂夫還是露出了不捨的笑容,低聲說:「……不過……我知道一個人留下來有多麼孤單寂寞,所以……如果你想來,那就來吧……我會幫你先跟上帝說明……」

「史蒂夫……?」

就這樣,在一個春雨綿綿的寒冷夜晚,曾經的二戰英雄,守護過世界無數次的布魯克林小子,臉上帶著微笑,輕輕閉上了雙眼。

感受到握著的手中失去了力量的瞬間,巴奇彷彿整個世界都垮了,悲慟欲絕地明白,他是再也見不到那雙藍眼睛了。

像是尊雕像般一動也不動,巴奇沒有哭,只是看著史蒂夫的睡臉,很久很久,直到窗外陽光灑在史蒂夫的臉上,將他的白髮照耀得閃閃發光,巴奇才終於彎下腰,上身輕輕覆在史蒂夫不再起伏的胸口上,閉上了眼睛。

顫抖的嘴角輕輕往上揚,巴奇任由淚水放肆滑落,用很溫柔的聲音哽咽著對已經聽不見的史蒂夫低語著:「……你別擔心,我會好好地活下去。」

因為,這是史蒂夫最後的希望。

 

 

 

*** *** ***

 

 

 

一身正式軍禮服的史蒂夫揹著雙手站在指揮營外,望著一群在外頭比畫打鬧的年輕士兵,心中滿是緊張跟雀躍。

1942年,大戰正酣,美國也在珍珠港事變之後正式參戰。

美國政府的超級士兵實驗中唯一成功的史蒂夫‧羅傑斯以美國隊長的身分加入歐洲戰場,訓練並領導著軍隊對抗以九頭蛇為主的納粹軍。

今年二十三歲的他,一直覺得內心有個空缺,彷彿很久很久以前,有什麼重要到跟自己生命同等的東西失落在某個地方,但他從未跟任何人提起過,只是默默地放在心底深處。

年輕時他曾經試圖找尋過,但那種空虛感並不具體,除了不斷提醒著他身旁似乎少了什麼重要的東西以外,什麼都不清楚。

後來戰爭爆發,原本體弱多病的史蒂夫為了毅然決然地參加政府的超級士兵實驗,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在於他內心有個聲音告訴他,他所要找的那樣事物就在軍中等著他。

遠赴戰場後,史蒂夫奮勇擊敗了許多納粹士兵及九頭蛇,幫助了歐洲的盟軍,也認識了不少好戰友,卻一直都沒遇到他所想要找的那個人。

當菲利浦將軍對他說,想要介紹一個搭擋給他時,史蒂夫內心就有個不可思議的預感,他很快就會找回他所缺失的那一部分。

所以,他才會像個終於能夠跟夢中情人初次約會的年輕小伙子一般,打扮成最好看的模樣,迎接可能即將成為他未來搭擋的人。

「感謝你一直以來的奮勇作戰,美國隊長。」

菲利浦將軍從指揮營內走來,見到了站在門口的史蒂夫後,對他行了個軍禮。

「你好長官,」史蒂夫也舉起右手回了一個軍禮,「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

「我之前跟你說過想要給你介紹一個搭擋,我今天把他帶來了。他的父母都是軍官,為國捐軀後軍隊收養了他,給他專業的訓練,不管是體能還是心理上,他絕對能夠擔任你的副手,特別是他的狙擊能力。」

說著,菲利浦將軍笑了笑,稍微往一旁讓開。

彷彿青天霹靂,當史蒂夫看到了菲利浦將軍身後的棕髮少年的瞬間,所有過往的記憶猶如洪水般迅速湧上他的腦海裡,使得他瞪大了雙眼,全身僵直在當場。

「我來跟你介紹,這位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在菲利浦將軍的介紹下,穿著綠色軍用無袖衫的巴奇對史蒂夫露出了笑容,並伸出了右手。

看著比起記憶中最後見到時還要小的多的巴奇,史蒂夫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終於用低啞的嗓音喃喃念出眼前這個他終於再度重逢的伴侶。

「……巴奇?」

「你終於想起來啦?」聽到史蒂夫念出了自己專屬的暱稱,巴奇露出了像是鬆了一口氣似的表情,笑道:「我還在想要是你見到我還想不起來怎麼辦。」

「你早就想起我了?而且你怎麼變那麼小……」

「還不是因為你當初不讓我早點來找你?」巴奇撇了撇嘴,「害我現在比你小了六……」

巴奇的抱怨沒能說完,因為史蒂夫已經緊緊將他整個人都擁入了懷中。

顫抖的雙臂將比他小上整整一圈的巴奇完全包夫在他壯碩的胸前,史蒂夫忍著就快要奪眶而出的淚水,在巴奇耳邊輕聲哽咽著:「對不起……原來是你……巴奇……終於……」

他終於知道了他一直缺失的是什麼了,他等到了他靈魂最重要的另一半,這一次他們又會在一起,牽手走一輩子的路。

這個事實讓史蒂夫開心得全身顫抖,眼淚在眼眶內打轉,而在他懷中的巴奇只是拍了拍他的背。

面對意外的發展,菲利浦將軍愣了一會,才開口問道:「……你們認識?」

史蒂夫做了個深呼吸,才依依不捨地放開了巴奇,解答菲利浦將軍的疑惑,「是的,長官……我跟巴奇從很久、很久以前就認識了。」

「原來如此,那麼你們應該可以成為很好的搭擋吧。」

菲利浦將軍的話讓史蒂夫跟巴奇互望了一眼。

「是的,長官,」巴奇認真地行了軍禮,微笑著看向史蒂夫,不卑不亢地朗聲說道:「我會追隨著史蒂夫‧羅傑斯,出生入死、赴湯蹈火,直到時間的盡頭。」

巴奇笑著所許下的,並不是對『美國隊長』,而是對『史蒂夫‧羅傑斯』的承諾,瞬間,過去巴奇在史蒂夫母親葬禮過後,以及在小酒館對史蒂夫所說過的話,跨越了時空再一次深深震撼著史蒂夫心臟,久久不能平息。

「……非常感謝你,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史蒂夫忍著眼眶的濕熱,立挺了身軀,對巴奇回應正式的軍禮,並認真誠懇地宣言:「從今以後,我們不只是搭擋,而是生命共同體。」

看著巴奇帶著些許稚氣的燦爛笑容,以及他那完好無傷的左手臂,史蒂夫在心裡發誓,這一次,他一定不會讓巴奇受到跟上一次一樣的傷害,他絕對會保護好巴奇,然後戰爭結束後他會帶著巴奇一起回去布魯克林。

雖然現在這個世界別說同性婚姻了,就連同性戀本身都還無法接受,而且巴奇還比自己小六歲,但無所謂,史蒂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而且他曉得巴奇也不在意。

他們分開太久了,再也沒有任何東西能讓他們分開來。

想著,史蒂夫握起了巴奇的手,春風吹過一片落葉,正好掠過巴奇的髮梢,看著那片落葉越過晴空後,兩人心中滿懷著對未來的希望,相視而笑。

 

 

 

 

 

 

 

 

 

 

___

 

 

於是Happy End!

寫完突然想到,巴奇才十七歲還未成年,史蒂夫大概剛開始會忍著,想說等巴奇成年再開動,結果巴奇等不及了,於是某天晚上史蒂夫行完軍回到自己的營帳內,就發現一個準備萬全還洗得香噴噴的巴奇全裸躺在行軍床上等著他……

問:吃還是不吃?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