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ome Sweet Home (22)完結

前面章節:(1)(2)(3)(4)(5)(6)(番外)(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

ABO生子梗設定注意!
Alpha!Steve/Beta!Bucky

 

八千多字的最終話,史蒂夫跟巴奇就是彼此的家。

 


___

 

 

「……娜塔莎?」

喃喃地念出眼前不速之客的名字,史蒂夫空白的腦袋中,在為什麼娜塔莎會出現在自己家裡的疑問前首先想到得只有--巴奇跟孩子們在哪裡?

「別擔心巴恩斯,你開門前他剛好抱著孩子回去房裡,」相對於史蒂夫那張緊繃鐵青的臉,指著他們臥室門口的娜塔莎臉上掛著的卻是微笑,「你跟巴恩斯的寶寶們簡直像是你們的迷你翻版。」

在娜塔莎那麼說完後的瞬間,史蒂夫再也顧不了手中還抱著紙袋,隨手往下一扔,快步越過客廳,焦急地往房內飛奔。

「巴奇!」

當他衝進房裡時,巴奇就站在嬰兒床邊,而寶寶們都安穩地躺在裡頭。

因史蒂夫的呼喚而轉過頭的巴奇在看到史蒂夫那驚慌失措的模樣時,立刻舉起右手食指抵在唇上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回過神來時史蒂夫已經用力將巴奇擁入懷中。

巴奇還在這裡!孩子們也都好好地睡在嬰兒床裡!

直到從懷裡感受到巴奇的體溫,確認他們都平安無事史蒂夫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來到了房門外的娜塔莎雙手環抱在胸前,笑道:「別那麼緊張,羅傑斯,我只是代表同伴們來看看你們過得如何而已,順便把詹姆斯忘了帶走的東西還給他。」

像要護著巴奇跟孩子們似的,史蒂夫往前跨出了一步,用自身擋在門口的娜塔莎跟巴奇中間,看向巴奇,「忘了帶走的東西?」

在巴奇點了點頭並伸手指向床頭櫃後,史蒂夫這才發現在巴奇枕邊的床頭櫃上,除了原本就放在那的蘋果造型床頭燈外,還多了兩個玻璃雪球跟一本書。

「這是……」

娜塔莎的眼神中有那麼一瞬間閃過悲傷的色彩,但很快就被她自己用一貫的慵懶笑容取代。

「布魯斯托我帶來的,他跟東尼決定退出復仇者聯盟,一起到印度去做回原本被我邀請加入復仇者前所從事的義診志工,在離開美國前他決定物歸原主。」

有些驚訝地睜大了雙眼,接著史蒂夫很快就想起了那些是什麼,玻璃雪球是之前東尼送給他們的禮物,而那本書本來是史蒂夫買給當時還未出生的寶寶們的安徒生童話,也是巴奇當初被神盾局軟禁時,唯一帶在身邊的東西。

同時史蒂夫也跟著想起,巴奇在喪失說話能力之前最後主動跟自己談起的,就是那本安徒生童話裡的野天鵝。

不管是小時候,還是現在的巴奇都曾經氣憤地對史蒂夫說過,他無法接受那個童話故事裡的結局,年輕國王口口聲聲說愛著公主,卻無法相信她到最後,然而真相大白後公主還是選擇回到國王身邊。

不管是史蒂夫還是巴奇都沒想到後來他自己也會像野天鵝裡的公主一樣,無法說話,連為自己辯白都做不到,只能沉默著忍受獨自被軟禁起來的孤獨及痛苦。

一想到這,史蒂夫的心就因內疚跟憤怒而猛地揪了起來。

史蒂夫從未曾懷疑過巴奇,但他還是因為一時大意,讓巴奇被神盾局帶走、軟禁。就算知道那是基於巴奇的自我意志,但史蒂夫直到現在還是無法原諒他們,以及讓巴奇做出那樣選擇的自己。

盡管如此,巴奇最後還是選擇回到自己身邊,在史蒂夫詢問他,是否願意跟自己一起離開他們好不容易回到的故鄉,在波士頓的郊區生活時,他只是微笑著點頭。

「……很抱歉,羅曼諾夫探員,我還沒忘了之前福瑞局長是怎麼支開我,趁隙帶走了巴奇,而你們所有人都知道巴奇就在史塔克大樓下,卻什麼都沒說。」

在內心交錯著的各種強烈情緒影響下,史蒂夫忍不住對娜塔莎說出了帶刺的話語。

史蒂夫的話讓巴奇跟娜塔莎臉上都收起了笑容,一個眼眸中滿是擔心、一個表情漸漸變化為不滿,沉默地盯著史蒂夫看了好一會後,娜塔莎敞開紅艷的唇瓣,用她那獨特的低啞嗓音,提醒史蒂夫。

「那麼你應該也沒忘了,巴恩斯的腦子裡還埋藏著什麼,」看到眼前兩人臉色大變,娜塔莎指著自己的太陽穴,再度歪起了嘴角,「如果不是尼克的主意,以及史塔克跟布魯斯他們好心幫忙藏匿他,你的巴奇恐怕早就被史特拉克那傢伙帶走,為了他那個瘋狂的九頭蛇復興計畫。」

「妳的意思是我還得心懷感謝?」史蒂夫嘲諷似地冷笑了一聲,「在你們作出欺瞞的行為後、在你們把巴奇當作一件威脅我的工具之後……在史塔克跟班納博士擅自做出奧創搞得天翻地覆之後?」

娜塔莎豎起了眉毛,「你說得倒很理直氣壯,羅傑斯,別忘了最一開始,對我們隱瞞你跟巴恩斯之間的特殊關係,以及你讓他懷孕這件事實的人是誰?」

摟著低下了頭的巴奇,史蒂夫緊蹙著眉,不發一語地瞪著娜塔莎,有意無意地從他周身散發出Alpha強大的氣場。

不過身為Beta的娜塔莎並不畏懼,反而有些被史蒂夫的態度激怒,於是她揚起了下巴,不甘示弱地回瞪著史蒂夫。

「你會為了巴恩斯說謊,甚至連對他本人你也沒有說實話,明明他的記憶並不完整。」即使看到了巴奇明顯的身軀大大一震,娜塔莎還是繼續往下說,「你知道為什麼當初巴恩斯會答應被我們帶走嗎?因為那時候我用俄語跟他說了,你隱瞞了他殺了史塔克的父……」

「那不是巴奇自願犯下的罪!」沒等娜塔莎把話說完,史蒂夫就握緊了拳頭激動地大吼:「殺了霍華德的是九頭蛇!」

由於史蒂夫的聲音太大,被驚嚇到的寶寶們扭動著身體一起發出了不安的嗚咽,嬰兒哇哇的哭聲瞬間化解了現場衝突的氣氛。

在巴奇趕緊抱起了金髮寶寶後,史蒂夫也跟著抱起了棕髮寶寶,兩人輕拍著寶寶們的背安撫著他們。

看著眼前的景象,或許是因為史蒂夫的怒吼,也或者是因為巴奇臉上哀傷自責的表情讓娜塔莎驚覺自己似乎說得太過了些,於是她在對巴奇低聲道歉之後,就從房門口退回到客廳。

直到將寶寶們都哄睡並放回嬰兒床上後,史蒂夫跟巴奇才互相望向對方。

伸出右手覆上巴奇有些蒼白的臉龐,史蒂夫輕聲地說:「我很抱歉沒有對你說,因為那並不是你的意志,巴奇……你不需要責備自己。」

即使史蒂夫如此安慰巴奇,他臉上的表情依然因自責而蒙上了陰影,這讓史蒂夫很是難受。

他的確隱瞞了一些事,那是因為史蒂夫覺得過去的事已經無法改變,就算他說了,霍華德夫妻也不可能活過來,只會讓當事人的雙方心底留下傷害及疙瘩。

更何況,那不是出於巴奇本人的意志去做的事,而是被九頭蛇洗腦控制,不管一個人用什麼武器殺人,你應該譴責那個人,而不是去怪罪被他所選擇使用的武器。

於是史蒂夫握住了巴奇的手,帶著他來到客廳,對娜塔莎說,實際上也是在對巴奇說:「……妳也看過冬兵檔案,九頭蛇只是把冬兵當作一件人形兵器,利用他去進行殺戮,那份罪孽不應該由巴奇來承受。」

「……你說的是你的想法,羅傑斯。」沉默地看著史蒂夫身旁巴奇那備受罪惡感折磨的臉一會,娜塔莎反駁了史蒂夫,「你問過巴恩斯了嗎?就算所有人都說他沒罪,但他自己呢?如果他自己不能原諒自己,你說破嘴也安慰不了他一絲一毫。」

史蒂夫恍然大悟般地轉過頭,將視線移到巴奇低著的臉上,垂在臉龐的髮絲遮住了他的表情,但史蒂夫依然可以清楚看到他緊抿著的嘴唇失去了血色,並微微顫抖著。

巴奇的反應不只是史蒂夫心疼不已,娜塔莎也有些心軟,但她遲疑了一下,心想既然都說到這了,乾脆把話說清楚,就算巴奇會因此受傷,娜塔莎自己內心的舊傷也會被揭開,但她還是決定繼續說下去。

「要誘發他的罪惡感是很容易的事……比如說你應該還記得東尼在巴奇被藏匿於史塔克大樓時,用瑪利亞稱呼他?」「那麼,你知道他那跟霍華德一起被九頭蛇所殺害的母親也叫做瑪利亞嗎?」

娜塔莎話一說完,史蒂夫立刻從相握的手掌中感覺到巴奇整個人大大的一震,而他自己也沉重地閉上了眼睛。

他當然知道,所以在蘇科維亞對抗奧創時,東尼提到了這件事時,史蒂夫才訝異得忍不住回問,盡管東尼表示只是因為巴奇的預產期在聖誕節,不過真正的理由只有東尼自己才清楚。

就算真的像東尼所說的,只是單純因為預產期在聖誕節,但對巴奇來說,知道了這件事之後他會永遠記在心中,就像那些他在被九頭蛇洗腦控制時所做過的事一樣。

感受到巴奇身軀顫抖得厲害,史蒂夫睜開了眼,將視線移到巴奇有些蒼白的臉上。

即使在他們隱姓埋名居住在這裡,過著每天全心照顧孩子的平淡生活,但史蒂夫發現到巴奇除了面對自己跟孩子們時會展露出笑容以外,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他會沉痛地緊蹙著眉,望著自己的雙手。

雖然巴奇無法說話,但史蒂夫也能猜得到巴奇內心的想法,就像娜塔莎所說的,始終無法原諒巴奇的人,正是他自己。

「……就算他自己不肯原諒自己,但我知道,是巴奇奮不顧身地冒著生命危險才救了蘇科維亞,救了世界。」握起了巴奇的手,史蒂夫像是在對娜塔莎說,但他溫柔的眼神自始至終都凝望著巴奇,「他所拯救的,比起他被迫去剝奪的生命還要來得更多,真正的他不是殺手,而是……」

「英雄。」

接過史蒂夫未完的話尾,娜塔莎下了他們共同的結論。

聽到娜塔莎稱呼自己是英雄,巴奇的眼眶紅了起來,抬起頭,用不敢置信的表情看向史蒂夫又看像娜塔莎。

「我很抱歉,詹姆斯,我說那些話並不是想要傷害你或是羅傑斯,只是……」嘆了一口氣,娜塔莎面帶歉意地笑了笑,「神盾局這些日子以來並不輕鬆,要處理的事情太多,而擁有能力的人卻躲了起來,還鬧憋扭,忍不住就多嘴了。」

娜塔莎的話讓史蒂夫很快就明白了她來到這裡的真正目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我並不是在鬧憋扭,只是巴奇受的折磨夠多了,我也盡了我應盡的義務,現在,我們兩個退休老兵只想要跟孩子們一起平靜安穩的生活。」

娜塔莎點了點頭,「我明白,但我們所有的人都一致認為除了你以外,沒有人更適合領導新的復仇者們。」

果然如此。

史蒂夫跟巴奇互望了一眼,內心相當複雜。

雖然跟巴奇隱居在這,但史蒂夫其實一直有在注意神盾局跟復仇者們的消息。

在蘇科維亞一役之後,神盾局花了相當大的心力在對付國際輿論上,身為製造出奧創的始作俑者,東尼跟布魯斯決定引咎,離開復仇者聯盟,到印度等貧困地區去幫助難民。

而克林特因為自己的Omega妻子跟巴奇一樣,都剛生完孩子,所以他也跟史蒂夫同樣留在家中做個好爸爸跟好丈夫,偶爾回去幫忙。

至於本來就不常來到中庭的索爾因為之前看到的幻象,決定回到阿斯嘉德,專心處理他的國事。

也就是說,娜塔莎目前是還留在復仇者聯盟唯一的原始成員。

盡管有山姆、馬克西莫夫兄妹、幻視等新生代的加入,但除了山姆以外,其他三個人都沒有專業訓練的經驗,極需有人帶領,而娜塔莎雖是頂尖的特工,但她擅長的是個人行動,領導並訓練可以說是孩子也不為過的新成員並不是她的專業。

只有擁有過領導咆哮突擊隊戰勝無數戰役經驗的史蒂夫才是最適合的人選。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巴恩斯的能力也是相當優秀的,他若是能擔任你的副手就再好不過。」

聽到娜塔莎的話,巴奇面露訝色,而史蒂夫則是不發一語地緊蹙著眉心。

「放心,不會太過干擾到你們的家庭生活,而且神盾局內部有為了父母都在裡頭工作的孩子們成立托兒中心,你們的孩子們在那絕對安全。也不用擔心巴恩斯腦子裡的洗腦程式,」說著,娜塔莎從口袋裡取出了一本黑色的小本子,「蘇科維亞的情報機構幫忙找到了這個。」

一見到那個黑底上鑲著大大紅星的封面,巴奇臉色劇變,身軀一陣搖晃,如果不是史蒂夫立刻從後面摟住了他,幾乎就要往後倒下。

「巴奇?!」

巴奇的激烈反應讓史蒂夫嚇了一跳,叫著巴奇的名字,驚疑地瞪著娜塔莎手中的本子。

「看樣子巴恩斯自己還有記憶,」將本子舉到面前,娜塔莎平靜地為不知所措的史蒂夫解釋:「這是九頭蛇用來啟動冬兵的工具,裡頭記載了關鍵詞,只要照著順序念出來就可以讓你的巴奇變回那個冷冰冰的殺人兵器。」

史蒂夫驚愕地睜大雙眼看向面無血色、冷汗直流的巴奇,接著轉過頭惡狠狠地瞪向娜塔莎以及她手中的本子。

沒想到接下來娜塔莎只是將那本書放到了沙發前的茶几上。

「放心,我們誰也沒看過內容,更沒有複製一份下來。」面對史蒂夫跟巴奇錯愕的眼神,娜塔莎只是笑了笑,「這不是交換你們回到復仇者的條件,而是給詹姆斯遲來的生產禮物,看你們想怎麼處理,保存或是燒毀我們都不干預。」

這本書可以說是對巴奇以及史蒂夫最大的威脅,也就是說神盾局--正確來說是尼克--對史蒂夫跟巴奇釋出了以情報組織來說最大的善意。

再怎麼心如鋼鐵,史蒂夫也不能不動搖。

「謝謝你們,娜塔莎……但是……」

但史蒂夫閉上了眼睛,考慮了許久,再度睜開來,望向一旁的巴奇。

「……七十五年前,有個男人曾經夢想自己能夠為世界做些什麼,在因緣際得到力量後,他太過得意,卻忘了什麼才是真正最重要的,結果他失去了最重要的人,害得他受了多年生不如死的折磨。」

如果不是史蒂夫當初在那輛疾駛的火車上沒握到巴奇的手,他不會被改造成冬兵,不會被迫去做出那些令他至今依然為罪惡感折磨的殺戮,也許他們早就回到了布魯克林,過著平淡而幸福的人生。

幸好他還來得及彌補。

「現在,那個男人終於找回了他、他的靈魂,還有一個真正的家……就在這裡。」用力緊握著巴奇的手,史蒂夫笑著對娜塔莎說:「對那個男人來說,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什麼東西比他還重要,所以那個男人發過誓,這一次他絕不會再重蹈覆轍,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會用他的所有,守護他跟這個家。」

「……我明白了,羅傑斯。」凝視著史蒂夫許久,娜塔莎才輕輕嘆了一口氣,「如果你改變主意了,我們隨時歡迎你跟巴恩斯回來。」

 

 

*** *** ***

 

 

在娜塔莎離去之後,巴奇跟史蒂夫一起收拾了他扔在地上的東西後,史蒂夫拿起了茶几上的那本書,像是針對死敵般地瞪著封面一會後,對巴奇問:「你想怎麼處置這本書?」

巴奇表情有些困惑難受地看著那本書,一時之間許多零碎的片段在他腦中快速閃過,壓抑著湧上的激動及頭痛,巴奇默默地朝著史蒂夫伸出了手。

在史蒂夫二話不說地將那本書遞到巴奇手上後,兩人的視線停在那本書上許久。

史蒂夫什麼意見都沒提出,雖然他自己的意思是銷毀,不讓巴奇再有任何機會被控制,但一切都看巴奇的自由意志,如果他想留著,也許可以從上面找出完全消除腦中洗腦程式的方法,那麼史蒂夫會用最機密的方式保存這本書。

沉默了很久,巴奇表情平靜地看向史蒂夫,嘴角甚至帶起了笑意,雙手各抓著書的一端,用力一扯,將那本書撕成了兩半,然後疊在一起再繼續撕,不斷重覆著,直到那本書變成了細碎的紙片。

看著滿地的碎紙屑,巴奇無聲地笑著,眼淚卻不斷從他的眼中滾落。

原本只是靜靜地在一旁看著巴奇的史蒂夫,終於忍不住伸出手,將笑著流淚的巴奇溫柔地擁入懷中。

「沒事了,巴奇……你自由了……沒有人能再控制你……」

將下巴靠在史蒂夫的肩上,就像是禁錮多時的束縛終於解除了一般,巴奇用力抓著史蒂夫的上衣,任由眼淚盡情釋放。

感受著懷中巴奇顫抖的無聲哭泣,史蒂夫也跟著一起落下了眼淚,他們相擁著哭泣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寶寶們的哭聲驚醒了他們。

匆匆幫對方擦拭著濕潤的臉頰及紅腫的雙眼後,兩人回到了房裡,從嬰兒床中各自抱起了寶寶。

從哭聲的感覺,他們大概能知道寶寶們這次哭是因為肚子俄了,於是史蒂夫讓巴奇留在房裡安撫孩子們,自己去廚房給寶寶們沖泡奶粉。

望著史蒂夫匆匆離去的背影,坐在床邊雙手都抱著寶寶的巴奇一邊輕拍著寶寶們的背,一邊將視線移到了床頭櫃上並立在一起的玻璃雪球。

看著縮小版的他們正帶著微笑站在裡頭,巴奇心中充滿著暖意,感受著寶寶們小小柔軟的體溫,巴奇輕輕閉上了雙眼,自從與史蒂夫再會之後的許多回憶陸陸續續湧上心頭,有苦有甜,最後留在心中的,是剛才史蒂夫所說的近乎誓言的話語。

如果說巴奇還對自己有所猶豫,那麼從剛才那一刻起,他決定為了如此相信、重視自己的史蒂夫選擇相信並重視自己,然後,他會……

正想著,史蒂夫就雙手各握著一個裝滿了牛奶的奶瓶回到了房裡,在巴奇身旁坐了下來,微笑著將其中一瓶遞給巴奇後,也從巴奇手中接過了金髮寶寶。

一邊餵著自己懷中的棕髮寶寶,巴奇看向專心給金髮寶寶餵奶的史蒂夫,想了一下,一手摸上自己的喉嚨。

想像著史蒂夫會有什麼表情,巴奇緩緩張開嘴唇,拉扯著許久未曾使用的聲帶,低聲呼喚著他的伴侶。

「史蒂夫……」

太久沒有發出過的聲音有些低沉乾澀,而且為了怕吵到孩子們,所以相當輕,然而聽在史蒂夫耳裡卻猶如天使之歌從天而降,震撼著他的心。

「……巴奇……?」手中的奶瓶差點掉落,趕緊重新抓好後,史蒂夫又驚又喜地瞪大雙眼望著巴奇好一會,才結結巴巴地問:「你……你的聲音……?」

「再生搖籃早就治好了我的聲帶,但我還不習慣說話,不想讓你失望,所以一直沒有說……不過現在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輕輕點頭解釋著,巴奇微微一笑。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還能再一次開口說話,我一定要告訴你……」臉上浮起了紅暈,巴奇溫柔的眼波流轉著,用有些沙啞的低軟嗓音輕聲告白:「我愛你史蒂夫……謝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

史蒂夫臉上的表情難以用言語形容,微微張開的嘴唇顫抖著,像是極度感動的笑容,卻又隨時都會哭出來似的。

「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想要的不是被保護在你身後,我也想要保護你,保護我們的孩子……保護這個世界。你不是一個人……這個家……這個世界,有我跟你一起保護。」

低下頭,巴奇看著他們懷中的寶寶認真地吃著奶一臉幸福的單純模樣,臉上浮現起了笑容,眼中含著淚水,抽了抽鼻子後,哽咽著繼續往下說:「因為我會永遠陪著你,直到時間的盡頭。」

那是巴奇曾經對史蒂夫說過的話,也是史蒂夫在墬落的航母中,對巴奇說過的話。

現在再一次從巴奇口中說出來的心境跟覺悟,跟之前的兩次完全不同,唯一一樣的,是他們不管發生什麼都想要陪著彼此的心。

史蒂夫無法停止顫抖,就像現在正從他那雙湛藍色的眼眸中不斷落下的透明液體一樣,怎麼也停不住。

好一會後,史蒂夫才抬起頭忍著哽咽,低聲對巴奇說:「……我們離開這裡之後,面對的會是艱難的未來。」

如果巴奇跟著自己一起加入了神盾局,加入了復仇者,除了可能會遇到的強敵以外,勢必還得面對他被控制為冬兵時所做的一切。

並不是每個人都像史蒂夫一樣相信他,這樣一來巴奇等於是將自己立於靶子上,還有他們的孩子也很可能會遭遇到危險。

但巴奇只是微笑著,眼神中透露著覺悟,溫柔而堅定地對史蒂夫說:「不管是什麼未來,你都會陪著我,對嗎?。」

「……是的,巴奇。」

巴奇臉上綻放出光輝燦爛的笑容,柔聲低語:「那麼,一切都會很好。」

緊擁著自己的孩子以及巴奇,史蒂夫哭了,臉上表情激盪著笑容。

沒錯,一切都會很好,只要有他們一家人陪在彼此身旁,不管未來再大的風雨襲來,他們都能夠一起度過,然後一起感受著烏雲散去後所灑下的溫暖陽光。

只要,他們在一起。

 

 

 

 

 

 

 

 

 

 

End.

 

 

 

 

 

__

 

 

 

 

 

 

-Epilogue-

 

 

十年後的一個驟雨的星期日午後,彩虹在雨過天晴的陽光後的天際高高架起了一座橋。

剛剛對付完一群恐怖份子的史蒂夫跟巴奇開著他們的藍色休旅車,緩緩駛入車庫。

解開安全帶,走下車的兩人身上的制服滿是戰鬥過後的灰塵與髒汙,臉上也掛著疲憊的神色,呼了一口長氣後,兩人往家門口走去,

早上還來不及吃早餐就因為外星人突襲紐約而跟史蒂夫一起匆匆出門的巴奇摸了摸自己餓扁的肚子,噘起了嘴唇抱怨:「我好餓。」

「冰箱還有些碎絞肉,我等一下就做肉丸子意大利麵吧,孩子們還挺喜歡的。」

點了點頭後,巴奇臉色忽然一沉,「你說他們有沒有好好吃早餐?說好的周日要一起去動物園,結果連早餐都沒辦法陪他們一起吃……」

「上次跟他們解釋過的人不是你嗎?」看著巴奇帶著歉意的臉,史蒂夫笑了起來,拍了拍他的手,「他們不是都接受並理解了?」

低下頭,巴奇小聲地說:「……他們能理解不代表我不會心疼。」

一邊從口袋裡掏出鑰匙,史蒂夫想了一下,提議道:「等一下吃完飯,我們可以去中央公園散步,那裡現在正開滿了櫻花,以前你最喜歡到那裡去了。」

「那是因為……」巴奇臉上突然一紅,舔了舔嘴唇,低聲告白出他一直沒有說過的真相,「我喜歡看你在櫻花樹下素描的模樣。」

「巴奇……」突然聽到伴侶吐露出隱藏了八十多年的心聲,史蒂夫睜大了雙眼,感動地望著他。

好一會後,史蒂夫微微一笑,「……我等一下會記得帶著素描本跟筆一起去,讓你看得夠。」

巴奇臉更紅了,臉上因打鬥而留下的痕跡也遮不住他臉上洋溢著的開心笑容。

史蒂夫內心一陣悸動,忍不住吻上了巴奇紅通通的臉頰,才輕輕轉開了門把。

門一打開的瞬間,兩個小小的身影就衝到了他們的懷中。

「歡迎回家!爸爸!爹地!」

感受著懷中的衝擊,史蒂夫打從心底展露出笑容,跟身旁同樣微笑著的巴奇一起擁抱住他們的寶貝兒子們。

「我們回家了,孩子們。」

他們每天都會一起回家。

甜蜜、溫暖、幸福的,他跟巴奇的家。

 

 

 

 

 

 

 

 

 

 

 

 

Fin.

 

 

 

___

 

 

 

 

 

他們一起回到了他們的家。

 

 

 

 

 

 

 

於是跨越了三年終於完結了,本文全篇合起來不含未公開番外就超過了十三萬字,是我目前最長的一篇(無痛症沒意外的話應該只剩一話所以不會超過XD)

說老實話上一話的熱度低到我一度懷疑自己,不過這幾天思考了很久,最後決定還是照自己當初想寫的寫了,因為我心中這篇故事就是這樣。

謝謝所有看過、評論過這篇故事的人,這個結局希望你們還喜歡,因為我自己很喜歡。

陽光總在風雨後,無論未來如何,他們會一直在一起,攜手度過所有難關,然後,一起回到溫暖的家裡。

還有很多想說的,就留到本子裡的番外跟後記吧,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們,還有最美好的他們。

寫完的時候腦裡浮現著一個畫面,史蒂夫跟巴奇各自抱著寶寶,靠著彼此,輕輕閉著雙眼,聆聽老舊黑膠唱片裡悠揚的女聲輕柔歌唱著--

 

To thee I’ll return overburdened with care,
我已背負了太過沉重的負擔

The hearts dearest solace will smile on me there
回到這,你的微笑是我心靈最親密的撫慰

No more from that cottage again will I roam,
我再也不願離開這間小屋去流浪

Be it ever so humble, 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
盡管這裡是如此簡陋,但沒有任何地方比得上家

Home Home sweet, sweet Home
家、家,甜蜜的、甜蜜的家

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
這世上沒有任何地方比得上家

 

--《Home Sweet Home》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