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Please, Please, Don’t Go Away.(下)

15年發上篇16年中篇、17年終於完結啦XD

感謝這一年來一直記得並催文的讀者們~

因為一開始就直接上肉,所以點開之前最好先看前面兩篇,不過不看也行啦,總之就是一篇ABO標記宮口肉,因為大盾一句話而陷入熱潮的Omega吧唧,還有因為吧唧的熱潮而跟著被引發出發情期的Alpha大盾,融合了本能跟愛情的AO結合過程。

子宮口Play注意。

 

___

 

 

兩腳的腳踝被史蒂夫緊抓著,並往兩旁分開,體內最深處極度敏感的隱密入口被粗熱的硬物猛地撞了開來的感受讓巴奇弓起了身子,繃成一條美麗的弧線。

來自自身內部從未體會過的強烈衝擊讓他在瞬間停止了呼吸,透明的淚珠從瞪大的雙眼中滴落,並滑過了他緋紅的雙頰。

跟現在的強烈衝擊比起來,雖然剛開始被史蒂夫破身的時候很疼,還流了不少血,但很快地就被更加強烈的歡愉取代,而且在心意相通之後,直到方才為止的做愛過程巴奇都很舒服快樂,可以說是享受其中。

但史蒂夫現在正侵入的地方,是巴奇身為一個Omega最脆弱敏感的私密部位--位於小腹內,生殖腔盡頭那處承受子種、孕育生命的小小器官。

由於剛才史蒂夫低聲傾訴的話語,巴奇被誘導進入了熱潮期,濃郁的信息素或多或少地麻痺了巴奇疼痛感受,而且他體內的Omega器官也已作好迎接Alpha的準備--大量溫熱的愛液泊泊地從緩緩打開來的子宮口中流淌而出,甚至弄濕了他們身下的床單。

但再怎麼說畢竟巴奇的子宮口是第一次被異物破開,柔嫩的入口是那麼狹小,史蒂夫又比一般Alpha更加健壯勇猛,而且他還擁有異常雄偉堅挺的性器。

盡管巴奇比起一般Omega來說,體型跟耐力都強大許多,但畢竟還是個Omega,更是初次接納Alpha侵犯,史蒂夫碩大的陰莖對巴奇來說無異於凶器,疼得他渾身打顫、眼淚直流,甚至開始在空白的腦袋中胡思亂想以逃避這種可怕的陌生疼痛。

而另一方面,闖入了巴奇的史蒂夫卻覺得自己彷彿進到了一處不可思議的天堂,那裡緊窄而濕熱,卻又像似巴奇本人溫柔地包裹著他的火熱慾望,並不時收縮,彷彿是在擁抱、吸吮著他,難以想像的快感不斷從下身傳來,令他忍不住舒爽得嘆息。

巴奇緊繃的身軀不住顫抖著,緊閉的睫毛內不斷流出淚水,他身上的香氣也更加濃郁,撲鼻而來,這些所有一切關於巴奇的感官刺激著史蒂夫的Alpha的本能,驅使著他的衝動,讓他很想馬上挺動著腰臀,不顧一切地在巴奇甜美的內部肆意進出。

但巴奇的嗚咽跟顫抖、緊緊蹙起的眉心、貼在汗濕額頭的髮絲,還有失去血色的臉龐更讓史蒂夫心疼不已,於是他咬牙忍住了本能的衝動,停下了侵略的動作,溫柔地撫摸著巴奇顫抖的腰跟抽搐著小腹,待在巴奇的體內深處等著他的適應。

感受著卡在自己體內散發著高熱的硬挺肉棒,巴奇急促喘息,睜開濕漉漉的眼眸,看向了史蒂夫,以及他們結合著的下體。

當看到了幾乎整根沒入了自己幾乎被撐得看不見皺摺的紅腫入口處的粗大柱身時,巴奇心臟暮地一跳,忽然想起他們年少時期一起洗過澡時看過,那時候史蒂夫還只是瘦弱的少年,他未勃起的的陰莖就已經相當可觀了,更不用說注射了血清之後的勃起狀態。

當然,因為巴奇自己是Omega,也沒看過其他Alpha的,所以無從比較起,即使在從軍的時候,巴奇也都會想辦法找藉口自己洗澡,後來史蒂夫找到他之後,他就幾乎都在史蒂夫專屬的淋浴間洗澡了。

除了有時候巴奇會邀史蒂夫一起洗外,有幾次巴奇陷入熱潮期的時候史蒂夫還會幫他洗去汗水的黏膩跟下身體液的髒汙,在得知史蒂夫很早就愛著自己的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景,巴奇不禁佩服起史蒂夫的自制力,也為了史蒂夫是如此尊重自己而感動。

至於冬兵時期,先不提他們對冬兵用了大量的抑制劑停止他的生理機能,九頭蛇中大概也沒有勇者會冒著生命危險將最重要的生殖器露給可以一手把那玩意扭下來的冬兵看。

有就是說,史蒂夫是巴奇唯一見識過的Alpha,同時也是第一個接納的Alpha,而且他相信也會是最後一個Alpha,而這個Alpha,現在正在自己體內、停留在自己的子宮口,並且溫柔地按摩著自己緊繃抽搐的腰腹,耐心地等待著自己的適應。

史蒂夫是那麼溫柔的Alpha,而這全世界最棒的Alpha,即將標記自己。

巴奇的眼淚依然止不住地落下,然而他心底明白,這不僅僅是因為疼痛,更多的是充實的幸福感。

他即將要成為史蒂夫的Omega了,只要史蒂夫在自己的子宮內撒下精子,他們之間將締結永恆的聯繫,就算死亡--不,即使死亡他這一輩子都將屬於史蒂夫。

這一刻,巴奇心裡百感交集,伴隨著過往的記憶交錯而過,強烈的期待跟盼望湧上了巴奇的心頭,也沖淡了他體內那酸脹撕裂般的疼痛,更帶出了Omega本能,讓他抽搐著的小腹內湧上了燥熱的酥麻感。

隨著低喘慢慢平緩下來,伴隨著心理的改變,巴奇肉體上也起了鮮明的變化,原本緊繃的肌肉逐漸放鬆下來,睜著含笑的淚眼,朝著史蒂夫伸出了雙手,微微一笑。

「來吧,史蒂夫……讓我成為你的Omega……填滿我的子宮……讓我生下你的孩子……」

微笑著的巴奇帶著鼻音的低軟邀請讓史蒂夫在一瞬間的瞪大了雙眼後,突然俯下身,吻住了巴奇的唇,熱情而激烈的掠奪著巴奇溫熱濕潤的口腔,忘情地低聲嘶吼著:「我會的……巴奇……我的Omega……我的……」

「嗯……唔……」

從鼻子中發出甜膩的嗚咽,巴奇試圖在史蒂夫的熱吻中一邊呼吸一邊努力回應著史蒂夫,不過這有點難,因為史蒂夫不只肆意蹂躪著他的嘴,還猛烈地操著他。

一邊吻著巴奇,史蒂夫緊抱著他,幾乎要把他操進床墊裡似地大力往Omega的深處挺進、抽插,Alpha彷彿又再大了一圈的粗熱肉棒激烈進出著巴奇的最深處,讓巴奇覺得很疼,卻又有種說不出的酸麻酥癢。

史蒂夫碩大的堅挺快速猛力地磨擦著巴奇脆弱柔韌的內部,猶如被燒熱的鐵棒來回進出一般的感受,巴奇無法確定自己是害怕或是喜歡,只覺得又痛又爽的酸麻感不斷從史蒂夫撞入的下身竄上全身,疼痛早已麻木,殘留著酸疼的快感籠罩著巴奇,令他顫抖不已,嘴唇張張合合地不斷吐出混著哽咽的急促喘息及呻吟。

床墊的咯吱聲、激烈摩擦的水聲、肉體的碰撞聲、兩人份的急促呼吸聲在小小的房內回盪著。

不知史蒂夫在巴奇體內衝撞了多久,忽然間,在史蒂夫重重頂撞了幾下後,巴奇感到自身內部深處狹小的肉環被脹大的結撐了開來,劇痛伴隨著快感襲來,滾燙的精液在自身極度敏感的內部迸發,煞那間眼前一陣白光,內部湧出了大量的愛液,身子不由自主地痙攣,夾在兩人之間的陰莖也跟著射出了白濁。

被史蒂夫操射的強烈快感讓巴奇癱軟了身體,感受著史蒂夫的炙熱在自己痙攣著的子宮內蔓延開來,並滲透自己的體內深處,難以想像的滿足感讓巴奇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在史蒂夫將精液撒入了巴奇的子宮內後,巴奇的信息素立刻隨之轉變,染上了史蒂夫的氣息,也就是說他不再是獨立的Omega,從這一刻起,他已完全屬於史蒂夫。

一想到他從小就愛戀著的,這個世界上最甜美的Omega如今已經是自己的,史蒂夫再也無法抑止打從身體內側湧上的亢奮,猛然升騰的高熱讓他失去了控制。

明明才剛解放過,而且撐起了結的陰莖不只沒有消退,甚至在巴奇的內部硬得發燙,還沉浸於高潮以及被標記的愉悅滿足中的巴奇也察覺到有什麼不對,睜開了濕紅的眼,有些驚慌地看向蠢蠢欲動的Alpha。

「抱歉……巴奇……」與巴奇驚疑的眼神相對,史蒂夫低頭吻著巴奇的唇,聲音有些顫抖,彷彿彰顯著他內心深處被壓抑多時的狂烈情慾即將洶湧而出,「我似乎也發情了。」

震動著耳膜的低沉渾厚嗓音就像是判決般的宣告著,令巴奇睜大了雙眼,渾身一陣顫慄。

緊接著,在巴奇做出任何反應前,史蒂夫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巴奇的雙手壓制在他頭的左右兩方,彷彿脫離禁錮的野獸般,露出了狂野的笑容。

巴奇從來沒見過史蒂夫這種模樣,但他還來不及感到害怕,因為史蒂夫已經猛力地在他早就被摩擦紅腫發熱的敏感內部快速抽插,超乎想像的感受讓巴奇只能胡亂搖晃著腦袋,放聲驚叫。

「啊!啊!等……不……不行……史、蒂……嗚……太……太深了……」

本就被操得渾身酸軟的可憐Omega承受著失控Alpha猶如狂風暴雨的攻勢,剛開始巴奇還能哭喊著哀求,但在史蒂夫射入自己體內三次之後,巴奇就什麼都記不清了。

在鋪天蓋地而來的疼痛與快樂中,巴奇只是模糊地感覺到自己一直被劇烈地搖晃、進出著,來自後穴跟內部深處太過的快感讓他除了低泣呻吟,什麼也做不到。

當巴奇從白霧般的朦朧中慢慢回過神來時,他先是抬起了頭,緩緩眨了眨眼,接著感到自己似乎浸泡在溫熱的水中,而身後有個厚實的胸膛牢牢地抱著他。

「……史蒂夫……?」

輕喚著史蒂夫,巴奇的聲音有些哭喊過度的沙啞。

「我在這……」隨著巴奇的呼喚,史蒂夫一手環著巴奇的腰,一手伸到了他的臉上,輕輕撈起他濕漉漉的髮絲親了一口,才關心地問道:「你還好嗎?」

「……嗯……」在發現這裡是浴室,而他們正一起泡在浴缸裡後,巴奇將頭靠在史蒂夫胸前,再次閉上眼睛,安心地點了點頭,輕輕回應。

吻了吻巴奇頭頂的髮旋,史蒂夫帶著歉意地低語:「……抱歉……我失控了……」

「沒事……」巴奇牽起嘴角笑了笑,側過臉看向身後的史蒂夫,「我是你的Omega……你想怎麼對我都可以。」

「我很高興你那麼說……」史蒂夫臉上表情複雜地皺起了眉,「但你是你自己……雖然你是我的Omega……你還是獨立自主的個人。」

「史蒂夫……謝謝你……」巴奇感動地轉過身,將手伸到自己屁股後,那根頂著自己的堅挺肉棒,低笑著:「但你的老二似乎有不同意見。」

史蒂夫臉紅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地將唇埋在巴奇的後頸上,輕吻著方才被自己標記時所留下的咬痕,混在巴奇本身的甜美香氣中些許的血腥味刺激著史蒂夫內心的野獸。

「……我可以嗎?」明知再做下去只會造成巴奇身體的負擔,史蒂夫還是忍不住低聲詢問,

巴奇笑了起來,主動抬起屁股,將那處早被操得柔軟濕熱的肉穴對準了史蒂夫的頂端,「當然可以……只要你想……」

在巴奇輕聲允許下,史蒂夫抱著巴奇的腰,從下而上的再次進入了他。

「嗯啊……」

溫水跟著陰莖一同進入了有些受傷的敏感內部,引起了巴奇身子一陣顫慄,紅腫的肉壁因刺激而收縮著,驅使史蒂夫更加用力地往內衝撞。

酸疼酥麻的快感讓本就酸軟無力的巴奇在劇烈的抽插下,幾乎化成了一攤水,軟綿綿地倒在史蒂夫胸前,任由他猛力地操幹著自己。

當巴奇再次醒來時,是身處於溫暖舒適的被窩中,而史蒂夫在一旁擁著他,兩人睡在床上。

用尚未完全清醒過來的迷濛眼神凝視著史蒂夫安穩的睡臉,巴奇突然有種想哭的幸福感,想要伸手擁抱史蒂夫,然而他才稍微一動,來自全身--特別是下半身的鈍痛就讓他全身一僵,忍不住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嗚……」

盡管巴奇的呻吟聲不大,但史蒂夫還是立刻睜開了眼睛。

「巴奇?」看到了巴奇緊蹙著眉心的臉龐,史蒂夫馬上將原本環抱著巴奇腰間的手覆上了巴奇的臉頰,關切地急問:「你還好嗎?」

雖然想說沒事,但瀰漫全身的酸疼鈍痛還是讓巴奇難受地決定稍微抱怨一下。

「……不太好……」一開口是連巴奇自己都被嚇到的嘶啞。

不止哭喊過度的喉嚨乾澀得發疼,巴奇全身的肌肉也都痠痛不已,特別是腰部跟大腿,而昨晚被折磨了不知道多久的體內更不用說,腸壁跟小腹內一直在隱隱作痛,穴口處紅腫熱痛, 已經越過疼痛來到了麻木的境界。

巴奇睜著委屈的濕潤眼眸望著眼前像是真的很抱歉的金髮男人。

「讓我幫你塗藥,好嗎?」充滿內疚跟心疼的史蒂夫小心翼翼地問道。

巴奇默默點了點頭,想了一下後,撕扯著刺痛的咽喉,補上一句,「塗藥就好……可別像昨天在浴室那樣……」

不然他真的會被操死,字面上意義的。 雖然他很喜歡被史蒂夫操的感覺,但被操死還是不太好說出口的死亡原因。

「我真的很抱歉,巴奇……」 吻了吻巴奇的額頭,史蒂夫輕聲道歉:「別離開我……」

巴奇愣了一下,看到史蒂夫臉上深切的表情,不禁笑了起來,握住了史蒂夫的手,輕聲低語:「不會了……史蒂夫……這一輩子我都不會再離開你了……」

史蒂夫用像是安心又像是想哭的表情,緊緊擁抱住了巴奇,好一會後,他才依依不捨地放開了他。

「我去拿藥來,還有水……你還想要什麼嗎?」

在巴奇搖了搖頭後,看著史蒂夫下床離開房間去客廳拿藥的背影,巴奇把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並將視線停留在上面。

只要一想到這裡面充滿著史蒂夫的精液,他就覺得全身興奮得顫抖。就連那種鈍痛及酸疼都異常甜美。

巴奇有預感,或者說確信,他一定已經懷上了史蒂夫的孩子。

這是多麼幸福的事。

輕輕闔上雙眼,巴奇在腦海中想像著他跟史蒂夫還有兩人小孩的未來,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巴奇‧巴恩斯曾經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悲慘的Omega。

但他相信現在的自己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Omega。

因為他跟全世界最棒的Alpha相愛,而且他們都知道那份愛將會持續到時間的盡頭。

 

 

 

 

 

 

 

 

 

 

 

___

 

 

論塗藥過程中再來一發的可能性(被毆爛

 

雖然很想把這篇收錄在新刊特典裡,但因為大盾沒哭哭,不符合新刊的主題只好割愛(咦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