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Tenderness(中)

上一篇在這

終於到了吧唧生日當天了!不過用這篇祝吧唧生日快樂好像不太好XD而且不小心又寫太長了,所以先發中篇(晚一點還有生日賀圖,希望能趕上今天了。)

換到史蒂夫視點繼續甜死人不償命,有關於過去時代的生理Play時的描寫,現代因為史蒂夫顧慮到巴奇的身體所以只有指交沒有插入……一開始是這樣想的(咦(我真不知道誰能拒絕冬冬淚眼迷濛的誘惑(

雙性軟冬注意!血腥注意!還請避雷!

 

 

___

 

 

從身後擁抱著巴奇,史蒂夫斜躺在沙發上,納京高優雅的渾厚的歌聲透過黑膠唱片特有的音質在客廳內悠揚回盪。

【The greatest thing you’ll ever learn
你所需要學習的最偉大的事

Is just to love and be loved in return
就是愛以及如何回應愛】

閉著雙眼,與巴奇一同享受著美好音樂及玫瑰花茶的清甜香氣,史蒂夫輕柔地按摩著巴奇的身軀。

隨著巴奇的放鬆,史蒂夫的手掌從他的小腹慢慢地移往雙手以及大腿、膝蓋、小腳肚,原本巴奇冰冷的手腳在史蒂夫的按摩下慢慢溫軟了起來,緊蹙著的眉心也舒展開來,像隻慵懶的貓安心地靠在史蒂夫的胸前,平穩地呼吸。

懷中巴奇的溫暖讓史蒂夫心中湧上了難以言喻的幸福感。

很久很久以前,他們也曾經像現在這樣,一起窩在比現在更小的沙發上聽著唱片。

雖然當時的史蒂夫身材不只比現在的自己瘦弱太多,連當時的巴奇都比不上,所以無法像現在這樣完美地將巴奇擁在臂彎中,但巴奇會自己靠在史蒂夫的胸前,撒嬌似地用他那低軟的嗓音要求史蒂夫摸摸他、揉揉他的肚子,然後做做愛。

他怎麼也想不到,將來他們會被迫分離,受盡了各種磨難,經歷了許多年的分離,才終於再度重逢。

對那時候還是個孩子的史蒂夫來說,跟巴奇在一起的一切行為都是如此理所當然,在史蒂夫預想的未來中,他已經將每個月有那麼幾天摸摸巴奇,給他揉揉肚子以及跟巴奇做做愛當作人生的一部分。

後來戰爭爆發,以及巴奇隨之而來的從軍打亂了史蒂夫的心,他想盡了辦法入軍,並在獲得了超級血清的幫助後終於能將巴奇好好地護在自己身後。

但史蒂夫失敗了,他不但沒保護到巴奇,反而讓巴奇為了保護自己而摔下了火車。

沒有失去過,史蒂夫就不會明白,能夠將巴奇再度擁入自己懷裡,替他按摩肚子是件多麼幸福的事,而也是在失去過後,史蒂夫也才終於明瞭,自己對巴奇的感情並不只是單純的朋友那麼簡單。

即使過去他們擁有過肉體上的關係,也時常做愛--因為巴奇的要求。

不清楚確切原因在哪裡,或許同時有生理上的因素跟心理的影響,總之巴奇生理期來時性慾特別強烈,而且特別喜歡黏著史蒂夫。

是的,生理期。

盡管巴奇外表怎麼看都是粗曠的大男人,但他的身體與一般男性不同,內部還具備了足以孕育小生命的女性器官,從卵巢到子宮一應俱全。

原本知道這件事的人,除了巴奇的父母以外就只有史蒂夫,但在巴奇被九頭蛇抓走並改造洗腦成冬兵之後,九頭蛇當然也發現了巴奇的特殊體質。

就完美的人形兵器而言,巴奇的雙性體質算是重大缺陷。但他們無法捨棄冬兵這個當時唯一成功的資產,於是他們對巴奇進行了生理上的手術,並用大量的賀爾蒙強行改變了巴奇的體質,還對他洗腦並施以強烈的心理暗示,使得巴奇對自己的特殊身體視而不見。

因此巴奇才會即使脫離了九頭蛇的控制,回到了史蒂夫身邊,也依然沒有察覺自己與一般男性的不同,直到昨天他終於迎來了恢復之後的第一個的生理期。

雖然巴奇的嚴重經痛讓史蒂夫很心疼,不過也終於稍微放下了心。

或許是因為巴奇個人的體質因素,原本他的經痛就特別嚴重,而且來之前就已經有很多的不適症狀,包括疲倦嗜睡、頭痛等等,更不用說在經過了九頭蛇對他身心的折磨以及長達七十多年的反覆冰凍之下,巴奇的生理機能被破壞得相當嚴重,或許難以恢復。

這讓史蒂夫很擔心,也是史蒂夫一開始不打算告訴巴奇他的雙性體質的原因,他不想讓巴奇有不必要的煩惱。

雖然史蒂夫並不在乎巴奇可能無法生育--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巴奇自己本身--但,史蒂夫記得過去巴奇曾經在兩人性行為結束後對史蒂夫小聲提過,如果他懷上了史蒂夫的孩子,他會想要嗎?

當時史蒂夫的回答是『那我們就結婚。』

他還記得那時候巴奇臉上的表情,像是想哭又想笑,最後只是將臉埋在枕頭裡,點了點頭。

也許現在巴奇已經想不起來了,但那個答案現在也沒有改變過,只不過,其實在史蒂夫心中真正的想法是--就算巴奇沒有辦法生孩子,他也想要跟他結婚,共度一輩子,將欠了他的幸福慢慢還給他。

還好巴奇現在生理期的來臨代表了他的身體已經恢復到了相當的程度,只要再繼續好好休息調養,應該就能夠完全恢復了。

到時候史蒂夫會跟巴奇求婚,然後他們會重新擁有一個新的家庭,只屬於他們彼此的……

就在史蒂夫臆想著與巴奇在一起的未來時,忽然間,股間傳來的奇異感受讓他睜開了眼睛,低頭看向扭動著屁股,在股間磨蹭著的巴奇,嘶啞著嗓音,低喚著他。

「……巴奇?」

面對心愛之人在自己的慾望前磨蹭,史蒂夫實在很難不起反應,而且由於兩人緊緊相貼著,所以巴奇很快就察覺到了史蒂夫的勃起,明明主動做出近乎誘惑行為的人是巴奇,但他整個人卻紅了起來,臉上浮現起不知所措的表情。

「你在做什麼?」巴奇的反應讓史蒂夫嘆了一口氣,抱緊了他的手絲毫沒有放開的意思,不如說擁得更緊了。

「……我不知道……」巴奇一臉無辜地歪著頭,眨了眨濕潤的眼眸看向史蒂夫,雙腳磨擦著,「我覺得身體裡面怪怪的……」

臉上紅通通的巴奇看在史蒂夫眼裡煞是可愛,忍不住撫上了他的大腿內側,輕柔撫摸著,一邊用唇啄著他熱烘烘的臉一邊低聲問:「哪裡怪怪的……?」

「唔……這裡很難過,但是又……」咬了咬唇,巴奇不安地扭動著身軀,指著自己的小腹,紅著臉舔了舔紅潤的唇瓣,嚅囁著:「我說不出來……」

就算巴奇自己不知道,但或許可以說比現在的巴奇自己還熟悉巴奇一切的史蒂夫當然了解是怎麼一回事。

想了一下,史蒂夫決定像過去那樣幫助巴奇度過。

「是不是……這裡?」在巴奇耳邊低語著,史蒂夫將手慢慢伸進了巴奇的褲子裡,一手輕輕握住了他的男性器,另一手往因經血而濕熱的女性器內探入,小心地刺入,並循著記憶,探索著他的敏感部位,感受著巴奇身軀一顫,本就濕軟溫熱的內部一陣一陣收縮著,排出的血沾濕了史蒂夫的手指。

「這樣你就沒那麼難過了,對嗎?」不顧自己手上滿是鮮血以及撲鼻而來的血腥味,史蒂夫只是觀察著巴奇的反應,並同時溫柔地撫慰著他的兩處性器。

「啊……嗚……」

小腹不由自主地抽搐著,史蒂夫帶給巴奇既陌生卻又熟悉的快樂蓋過了疼痛,並令他全身顫抖不已,感覺到下體流出的血液,巴奇羞恥地紅了眼眶,低喘著溫熱的氣息,胡亂搖著頭,「嗯……不行……史蒂夫……會弄髒你的手……」

「不會……這是你的血……一點都不髒……」彷彿為了證明給巴奇看,史蒂夫插入了第二根手指並更加深入,在巴奇的陰道內抽送彈跳著,享受著巴奇身體的敏感反應,壓抑著自身的情慾,溫柔低笑著細語:「而且我以前就常常這樣幫你……」

或許是因緊張跟興奮,巴奇身上冒出了汗珠,特有的氣息加上血腥味混著玫瑰花茶的香氣飄散進史蒂夫的鼻腔內,引起了他的亢奮,火熱的堅挺早已高高聳立卡在巴奇的屁股後,又被巴奇的身子磨蹭得幾乎硬得發疼,但他還是不顧自己的慾望,專心一意地愛撫著巴奇。

強烈的快感不斷從下體傳來,巴奇身子一抽一抽地顫慄著,腦袋彷彿濛上了一層白霧,讓他除了癱在史蒂夫胸前喘息以外什麼也做不到。

「以……前……?」急促喘著氣,巴奇像是在詢問,又像只是重覆著史蒂夫的話。

史蒂夫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從巴奇痙攣的肉壁及跳動的陰莖感受到巴奇即將高潮,於是他曲起了指節,指腹按上了巴奇鈴口處的同時,也快速磨擦著他敏感的內部。

「嗚……啊……啊……!」

高潮來襲的瞬間,極致的愉悅讓巴奇弓起了身子,發出了高亢的呻吟,在史蒂夫的手中射出了白濁,而陰道內也不住痙攣,咬住了史蒂夫的手指。

而史蒂夫只是溫柔地吻著巴奇汗濕的額頭,一邊撫揉著巴奇抽搐的小腹一邊緩緩將手指抽出濕熱的甬道內。

靠在史蒂夫胸前大口喘著氣好一會,巴奇才緩了過來,低頭看向自己的下體,包括沾染在腹間的精液,以及下身染紅成一片的慘狀,羞恥突然猛烈湧上了心頭。

「……對不起……沙發也髒了……」

「沒關係,你不用道歉……你舒服就好,」史蒂夫笑了笑,不以為意的安慰巴奇,「也別擔心沙發,現在已經有去血漬的清潔劑了,而且就算留下血跡,如果有客人來,蓋上沙發布就好。」

「但是……」聽史蒂夫的安慰,巴奇本就紅著的臉反而更紅了,嘴唇張張合合地,「這樣一來每次我看到這個沙發……」

「……都會想到你在這上面被我……」史蒂夫低下了頭,在巴奇耳邊非常小聲地細語著什麼。

看著巴奇一下子整個人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史蒂夫摸了摸他的頭,溫柔微笑,「反正這裡是我們的家,想要在哪裡做什麼,都是我們的自由,只要你喜歡就好……你喜歡我剛剛對你做的嗎?」

低垂著頭,及肩的棕色髮絲搖曳著,遮也遮不住巴奇臉上的紅潮,好一會他才輕輕開口:「……嗯……喜歡……」

得到了滿意答案的史蒂夫笑得更深了,從沙發站起身並抱起了巴奇,「我們先去浴室幫你清理身體。」

一邊往前走,巴奇下體流出的血滴到了地板上,看著染紅了雙手、下身、地板及沙發上的血,史蒂夫一邊想著等會要來清理,一邊恍惚地想起了他們之間的第一次。

那次以及之後幾次也是弄的到處都是血,一直到他們終於學會在下面墊上厚厚的毛巾才好了些。

那時候的史蒂夫跟巴奇都還是懵懂無知的少年,而巴奇的生理狀況又相當特殊,還是個祕密,也無從學習,所以他們是一起從一開始的生疏,到後來的熟練,慢慢摸索而來的。

但不過他們做過了多少次,經過了多少年,史蒂夫也永遠不會忘記,他第一次得知巴奇的雙性體質--也正是他們初嘗禁果的那一天。

跟從小體弱多病的史蒂夫不同,巴奇的身體一向非常健康,幾乎不曾生過什麼病,但在16歲的春天,巴奇忽然一反常態地窩在家裡足不出戶好幾天,連史蒂夫前去拜訪都只見到巴奇媽媽跟史蒂夫表示巴奇身體不舒服,不能見他。

太過擔心的史蒂夫想了很久,最後還是忍不住爬上了巴奇房外的牆,想至少透過窗戶看看巴奇的狀況。

當史蒂夫用盡所有力氣終於爬上了巴奇房間的窗戶時,巴奇正半躺在床上,臉色慘白地看著窗外,當他看到了史蒂夫時,整個人都嚇壞了,本就蒼白的臉龐更加面無血色。

「……史蒂夫!?」

一邊驚呼著史蒂夫的名字,巴奇七手八腳地爬到了窗邊,用雙手將掛在窗外的史蒂夫拉到了床上。

「你怎麼會爬窗戶!要是摔下去怎麼辦?」

雖然巴奇有些生氣跟焦急地質問著他,但史蒂夫只是專心地打量著巴奇的模樣。看到他本來總是紅潤健康的臉失去了血色,史蒂夫擔心得心都揪起來了。

「巴奇……你沒事吧?」

看著史蒂夫關切地望著自己的表情,巴奇表情一僵,咬住了下唇,「……你擔心我?」

巴奇意外的表情讓史蒂夫有些忿忿不平,「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當然擔心你。」

低垂著頭,巴奇彷彿看著遠方,喃喃低語:「……最好的朋友……」

「……史蒂夫……我告訴你一個祕密……」思考了許久後,巴奇終於抬起頭,臉上浮現起下定了決心的表情,脫下了自己的褲子,「除了我的父母之外,我只告訴你一個人……」

雖然不知道巴奇要告訴自己什麼秘密,但史蒂夫只是靜靜看著巴奇脫下褲子,忽然間鮮血的氣味飄入了史蒂夫的鼻腔,而巴奇的內褲下隱約有墊著什麼像是布一樣的東西,在巴奇咬牙拉開內褲後,染上了暗紅血液的下體曝露在史蒂夫的面前,血腥味也更加濃厚了。

「巴奇!?」看著鮮血順著巴奇的大腿內側流下,甚至在他的白色床單上留下了血漬,史蒂夫驚慌失措地喊著:「你流血了?!」

「嗯,你不用擔心,大概流個四到五天就會好了,而且以後大概每個月都會流一次。」

「每個月……?」史蒂夫愣住了,巴奇說的聽起來很像是……但是巴奇跟自己一樣應該都是男生,怎麼可能會……

然而,巴奇乾脆脫掉了內褲,拉開了自己的陰莖跟陰囊,將隱藏在下方濕紅一片的私密之地展示在史蒂夫的面前,滿臉通紅地小聲說:「史蒂夫,你看……」

當看到了眼前的景象時,史蒂夫還以為自己是在作夢。

那裡有著理應不存在的肉縫,血沾染在上頭,還不斷滲出新的血液。

目瞪口呆的史蒂夫盯著那裡看,很久才開口:「……巴奇……你是……」

「雖然我是男的但我肚子裡有子宮……血就是從那裡面流出來的……」摸著自己的小腹,巴奇小聲地低語著:「而且……這是我第一次……」

雖然臉上表情勉強維持著笑容,但史蒂夫眼中的巴奇看起來就像是快哭出來似的。

史蒂夫因震驚而空白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個詞,在他自己反應過來前他的嘴就自己喃喃念了出來,「……初潮……?」

盡管把初潮跟巴奇連結在一起對史蒂夫來說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但巴奇卻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我16歲了才來,已經算是很晚了。」

聽著巴奇的告白,看著巴奇流著血的下體,史蒂夫心裡相當混亂。

但他還是明白了一件事,也就是說……巴奇他是……

看著巴奇不安的眼神,史蒂夫甩了甩頭,不顧濕黏的血液握起了巴奇紅紅的手,「……我可以幫你什麼嗎?」

「史蒂夫……?」

擁有這樣與眾不同的身體,巴奇自己一定很不安,而且他居然願意把這個秘密告訴自己,這代表他對自己的信任,史蒂夫感動又心疼地想,他一定要好好地幫他、陪伴著他。

眨了眨濕潤的眼眸,巴奇有些驚訝地看著史蒂夫,「……你不覺得我很奇怪?不覺得血很髒?」

「你一點都不奇怪,只是跟別人不太一樣而已,你是特別的,」史蒂夫握緊了巴奇的手,輕輕搖頭,「而且這些為了孕育新生命而流出的血是很神聖的,怎麼會髒?」

史蒂夫柔聲的話語讓巴奇笑著哭了出來,哽咽了好一會,才低聲說道:「史蒂夫……我的家人現在都不在家……只有我們……只有你能幫我了……幫我……忘記疼痛……」

巴奇的要求讓史蒂夫瞪大了雙眼,他隱隱覺得這樣不太好,但史蒂夫根本無法拒絕巴奇帶著哭腔的誘惑。

於是在巴奇的引導下,史蒂夫跟巴奇有了第一次的性行為。

當史蒂夫緩緩侵入了巴奇為自己敞開的緊窄濕熱小穴內時,巴奇渾身都在顫抖,淚水不斷從緊閉著的雙眼中滑落。

「史蒂夫……好痛……嗚……嗯……疼……史蒂夫……」

整個過程中,巴奇一直在呼痛跟呼喚著史蒂夫,但當史蒂夫停下,或是出口關心時,巴奇卻只是用雙臂遮著脹紅的臉,咬著滲血的嘴唇,左右搖晃著腦袋,用顫抖的雙腿夾著史蒂夫的腰不讓他離開。

雖然很心疼,但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史蒂夫只好順著本能擺動著腰臀,小心地抽送著,盡量避免傷到巴奇。

但巴奇的甬道內本來就在流血了,史蒂夫根本無法判斷那些血究竟是受傷還是經血,現在回想起來,巴奇等於是初潮來臨的同時也失去了童貞,那些血中恐怕還包含了處子之血。

當時的場景、畫面跟所有屬於巴奇的一切感官體驗,永遠留在史蒂夫的心中,難以抹滅

直到現在,史蒂夫還是無法確定巴奇當時心裡的想法是什麼,為什麼會將那麼重大的秘密告訴自己,又為什麼會選擇將第一次送給自己。

事到如今就算問巴奇,恐怕現在他自己也想不起來了,所以史蒂夫永遠都無法得知巴奇究竟是為什麼才會引誘自己跟他做愛,而且還一直持續到摔下火車的前一天為止。

總之生理期的巴奇總是特別想要做,而史蒂夫也都會陪著他,幫他處理一切,就連在軍中時也是如此,他們會躲在沒有看到的地方,偷偷地做。至於血,反正戰場上到處都能看到血,一點也不希奇。

後來史蒂夫才從書上得知,生理期時做愛時雖然會特別興奮,也能舒緩經痛,但也會增加感染的危險性,特別是不戴套子的話,不知是天生體質健壯,還是運氣好,過去雖然他們常常做但巴奇一直都沒有異狀,也沒有懷孕。

不過,當然,既然現在知道這麼做可能會對巴奇身體帶來不好的影響後,史蒂夫就不打算再於生理期時跟巴奇做愛,至少不要插入。

只要巴奇不主動誘惑他的話。

在將巴奇抱到浴室裡,並像昨天一樣將他放到了浴缸裡後,史蒂夫本來想要起身去抓起蓮蓬頭,但巴奇卻伸手一把拉住了他,穩上了他的唇。

「……巴奇?」

一邊吻著史蒂夫,巴奇的手覆上了史蒂夫高高隆起的褲襠上,並磨蹭著,「你還硬著……」

「別在意我……我會自己處理……」盡管巴奇的行為對史蒂夫來說是非常大的刺激,但他還是撐著理性,對巴奇說道:「現在應該先幫你清理……」

但巴奇已經拉下了史蒂夫的拉鍊,當巴奇的手握住了史蒂夫的陰莖時,史蒂夫實在很難再堅持下去。

學著史蒂夫剛才替自己服務的動作套弄著史蒂夫粗熱的柱身,巴奇抬起了因慾望而濕潤的眼眸,望著他,「如果你嫌前面髒,我後面還有個洞……你可以用那裡……」

「……你一點都不髒,巴奇。」咬牙忍耐著快感,將手抵在巴奇的肩膀上,史蒂夫露出了真誠的表情,凝視著巴奇,「只是因為現在你是生理期,如果我進入你的話,你可能會感染……」

「我很強壯。」巴奇噘起了嘴唇抗議。

「我當然知道你很強壯,」史蒂夫無奈地苦笑了,抓住了巴奇蠢動的手,「但是我也知道你的身體現在不適合,等你恢復了之後……」

被史蒂夫拉開的巴奇低下了頭,低聲抱怨:「我們以前明明就有在生理期的時候做過。」

「……那是因為……」史蒂夫想著該怎麼跟巴奇解釋,「那時候我們還不懂得生理期做愛的危險性……」

史蒂夫說不下去了,因為巴奇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委屈地望著他。

 

 

 

 

 

 

 

 

 

TBC

 

___

 

 

於是又太長了,正式的肉放到下篇(你

放心,史蒂夫比誰都關心吧唧的,他一定會很溫柔很小心地愛吧唧的(跟我另一篇後天雙性吧唧的大盾不同的(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