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Blanca Lobo

  

雖遲必到的史蒂夫生日賀文,送上甜甜的生日蛋糕。

接續復四完美大結局後在布魯克林定居的設定。

(順說標題來自狼王羅伯以及他的妻子白狼布蘭卡,Blanca是西班牙文的白色,Lobo是狼,合起來就是白狼。)

八千多字,有空再慢慢看吧~

  

  

___

  

  

  

  7月4日的凌晨四點,布魯克林的一處公寓內。

  三個多小時前,大汗淋漓地從浴室一路酣戰到床上,歷經了兩個多小時的激情歡愛的兩名超級士兵連事後清理都沒有力氣,就在他們的加大雙人床上維持著擁抱的姿勢睡去。

  側身環抱著巴奇的史蒂夫突然間感覺到原本睡在懷裡的人從自己手中離開,突如其來的驚惶令他睜開了雙眼,右手拍在床上正要施力躍起前,一聲低柔的呼喚從上方傳來。

  「早,史蒂夫。」

  聲音雖輕,卻令史蒂夫全身一震,猛地看向聲音的方向,與一對溫柔的碧綠相望。

  即便外頭正處於黎明前的黑暗,室內也沒有任何燈光,史蒂夫依然能夠清楚地望見巴奇用他那雙柔情似水的眼眸溫柔注視著自己,原本狂亂的心跳猶如沉入大海般逐漸歸於平靜。

  多次於眼前失去巴奇的心靈創傷導致史蒂夫只要一有任何風吹草動都會立刻驚醒,並陷入恐慌狀態,除了巴奇以外,沒有其他人事物能安撫他的慌亂。

  低頭望著史蒂夫的巴奇,下半身僅有羽絨被遮掩,赤身裸體坐在床上,臉上浮現著淺淺微笑,幾縷髮絲低垂在他的臉頰與耳鬢邊,隨意披散在肩上的棕色髮絲間白皙的頸項上頭隱約可見到昨晚被史蒂夫烙上的點點吻痕。

  張開往上彎起優美弧線的嘴唇,巴奇用慵懶而性感的低軟嗓音對史蒂夫柔聲低語:「生日快樂。」

  彷彿被浸泡在溫暖的泉水中般滿溢而出的幸福感頓時淹沒了史蒂夫,再多的話語也無法形容他現在的快樂與滿足。

  激動得甚至有些顫抖的史蒂夫忍不住伸出手握住巴奇的右手,輕輕將他拉向自己,在那紅潤的臉頰跟嘴唇各印上一吻。

  「謝謝你,巴克。」

  感受到史蒂夫發自內心的感激,巴奇臉上的笑容更加甜美,心中暗自慶幸,能趕在史蒂夫之前醒來真是太好了。

  絕大部分時候,史蒂夫都是兩人之中更早醒來的那一位,尤其是像昨晚那樣被猛操過後,巴奇通常都會睡到中午,有時候史蒂夫甚至連午餐都準備好了,他只要負責吃就好。

  但今天是史蒂夫的生日,對巴奇來說,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日子。

  這並不是巴奇被彈指後回歸的第一個史蒂夫的生日--事實上那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

  盡管化成灰的巴奇本人體感上只覺得過了幾秒鐘,但史蒂夫卻是實際歷經了五年的孤獨歲月。

  兩人再度重逢後,巴奇幾乎是馬上就感覺到史蒂夫內在巨大的心理創傷。

  其實不只巴奇,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從史蒂夫對巴奇異常的獨佔欲看出來,而其中最明顯的一點就是史蒂夫無法讓巴奇離開自己的視線。

  只要巴奇不在他觸手可及的位置,他就會板起面孔,焦慮不安地盯著巴奇不放,更不用說當巴奇不在他的視線範圍內時,史蒂夫就會化身成人型災害自走器。

  因此巴奇毅然決然離開幾乎可以說是他第二故鄉的瓦干達,回到紐約布魯克林陪伴史蒂夫。

  會做出這項決定,不只是因為從政府高層到其他同伴友人都拼命要求巴奇留在史蒂夫身邊以免他失控暴走,更多還是巴奇自己想要陪著史蒂夫治療他內心的創痛,就像當初他在瓦干達陪伴自己走過那段剛解除洗腦程式時的混亂狀況一樣。

  沒想到在得知巴奇要回紐約後,史蒂夫就立刻在布魯克林老家附近購買了一間中古的獨棟公寓,並拉著剛下飛機的巴奇到市政廳去公證結婚,等巴奇回過神來時,他已經跟史蒂夫成了合法的同性夫夫。

  雖有些措手不及,但巴奇沒有任何拒絕的理由,事實上他也愛著史蒂夫,只要能讓史蒂夫開心,他什麼都願意做。

  不過當史蒂夫興匆匆地表示打算召開記者會公布他們喜訊,向全世界宣示巴奇對自己的重要性時,有所顧慮的巴奇還是堅決反對,兩人甚至因此冷戰了三個小時,直到史蒂夫讓步。

  盡管記者會沒能開成,不過自從重逢後第一個生日開始,史蒂夫就跟所有認識的人宣告,生日前後三天拒絕一切活動,不管是政府公關的慶祝活動或是朋友們想要開生日派對,一律婉拒。

  因為他什麼禮物都不需要,唯一的生日願望,就是跟巴奇一起度過,從一天的開始直到一天的結束,三天三夜。

  這三年間,每到史蒂夫生日的前後三天,巴奇幾乎都是在床上度過,即使不在床上,也是在家中各個地方,被史蒂夫從裡到外緊緊擁抱。

  倒不是對被史蒂夫從睡夢中操醒,再被操昏過去之間無限輪迴這件事有什麼不滿,事實上他愛死了,但難得的生日,巴奇還是會想為史蒂夫做些除了床事外比較特別的事。

  所以趁著一個多月前回瓦干達接受舒莉的振金手臂維修時,巴奇就偷偷瞞著史蒂夫請舒莉幫忙在手臂上安裝了一個喚醒功能,好讓自己能在史蒂夫生日當天比他還早醒來,到廚房給他烤個蘋果派。

  不過巴奇到底還是低估了史蒂夫心理創傷的嚴重程度。

  當他在微電流的刺激下醒來後,才剛稍微推開環抱自己的手臂,從床上坐起身,史蒂夫就驚醒了過來。

  看到一臉驚慌,彷彿走失孩子般的史蒂夫,同時湧上巴奇胸口的情感筆墨難以形容,心疼、愧疚、感傷,以及歡喜之情混成一團,使得巴奇的雙眼泛起水光,嘴角卻又微微往上揚起。

  巴奇臉上那猶如雨後玫瑰般惹人憐愛的神情,看得史蒂夫本已平靜下來的心臟再度狂跳不已,情不自禁地將手移到了巴奇的後腦勺,微一施力,將他壓往自己的唇。

  查覺到史蒂夫意圖的巴奇不只毫無抵抗地任由史蒂夫將自己的唇壓向他的,甚至還順勢彎下腰,並主動敞開唇瓣,伸出舌尖勾引史蒂夫往更內部侵入。

  巴奇柔順的髮絲散落在史蒂夫臉上,不久前的激情過後只隨意用床邊面紙擦拭過還沒洗澡就睡了的兩人身上都還殘留著汗水、精液等體液的氣味,隨著雙方唇舌間的喘息沁入鼻腔內,誘發出彼此濃烈的情慾。

  「史蒂……唔……嗯……史蒂……嗯、呼……」

  從巴奇被吻得又濕又紅的唇間混著喘息流洩出近乎撒嬌似的低軟呼喚,撥弄著史蒂夫的耳膜與慾念。

  「巴奇……巴克……我的巴克……」

  在史蒂夫充滿情慾的低沉呼喚下,巴原本闔起的眼瞼半睜開來,因淚水而漉濕的睫毛微微顫動,將那對湖水般清澈柔情的綠眸輕輕覆上了一層透明薄幕。

  剛開始有些失焦的瞳孔很快就聚起柔情,對眼前之人的愛搖曳在藍綠水波中,溫暖而深切。

  「嗯……」

  從巴奇鼻間輕呼而出的聲音像似在回應著史蒂夫的呼喚,又像只是情動的嘆息,惹得史蒂夫心癢難止,而當他望見巴奇嘴角揚起的笑意,更是忍不住抓住翻過身,像是要將巴奇壓進床單裡似地吻著他。

  史蒂夫捧著巴奇棕黑的腦袋,激烈地吻著他那柔若棉絮卻又彈力十足的豐唇,將修長的十指插入披散的髮絲間,時而溫柔時而狂放的搓揉著。

  鼻腔內不時嗅到巴奇身上的體味,夾雜著汗水,動情不已的史蒂夫狂野地用自己的舌頭攪動著巴奇濕熱的口腔,貪婪地吸吮不斷從中湧出的甜美汁液。

  組成巴奇的一切……無論是低軟的嗓音、柔順的髮絲、豐潤的唇瓣、飽滿的胸脯、溫熱的肌膚、魅惑的香氣,無一不令史蒂夫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只要有巴奇身旁,無論此刻為何時、正身處何方,甚至自己是誰史蒂夫都能拋諸腦後,對他來說,只有巴奇是這世上的唯一,其他什麼都不需要。

  越發激烈的熱吻,將本就餘燼未滅的欲火再度引燃並劇烈燃燒,燒去了巴奇腦海中為史蒂夫烤個蘋果派的念頭,此時此刻,巴奇被吻得發燙的身體唯一的渴望就是被史蒂夫狠狠佔有。

  伸出雙手環上史蒂夫寬大的頸肩,巴奇抬起腰臀,分開自己的雙腿,用那處三個多小時前才被肆意蹂躪過的濕紅小穴磨蹭著早已高聳挺立的粗熱。

  隨著巴奇大膽而淫蕩的舉動,殘留在內部昨晚交合的體液慢慢流出,並浸濕了巴奇的股縫間,甚至滴落在史蒂夫的龜頭再順著柱身滑下。

  如此情色的光景讓史蒂夫覺得自己硬得快要爆炸,而巴奇還火上加油。

  「快……史蒂夫……」伸出紅紅的舌尖舔了舔濕濕的嘴唇,巴奇微笑著低聲嘆息出對史蒂夫的渴求,「狠狠幹進來……」

  看著被情慾染紅了肌膚的巴奇做出淫靡又大膽的言行,早已蓄勢待發的史蒂夫再也按耐不住,抓著巴奇的大腿,一個挺身,毫不客氣地破開了那處早已飢渴難耐的小小肉洞。

  「啊啊!」

  被火燙巨物強行撐開來的撕裂痛及更加強烈的快感令巴奇弓起了上身,雙手緊揪著頭下的枕頭,發出了高亢的尖叫。

  即使不久前才在巴奇的體內發洩過好幾次,但被柔嫩濕滑的溫肉緊密包裹住的快感依然如此鮮明,而巴奇的叫聲又更加刺激著史蒂夫,讓史蒂夫難以控制自己,才剛進入,便立刻開始了粗暴而狂野抽插。

  史蒂夫用力抓著巴奇的大腿,將自己凶暴的性器瘋狂地撞入被操得熟透了的肉穴,一下又一下,幾乎要將整根陰莖都埋入巴奇體內,直到彼此融為一體,再也不分離似的。

  歡愉的浪潮不斷隨著史蒂夫大力的抽插襲捲而來,強烈的快感一波接著一波,被操得渾身酸麻的巴奇,只能在每一次被頂至最深處時仰頭嘶喊。

  即使巴奇跟史蒂夫同樣身為超級士兵,但巴奇總覺得這個瘋狂操著自己的傢伙已經不能算是超級士兵了,而是一台失控的做愛永動機。

  巴奇都不知自己高潮了幾次,高亢的呻吟化作無力的低喘,射不出什麼的陰莖軟軟地被夾在兩人之間搖晃,偶爾噴濺出一點透明的前列腺液,而史蒂夫彷彿永不覺累的依然不停地換著各種姿勢幹他。

  然而就算好幾次都被操到昏迷又被操醒,巴奇依然會在無意識中配合著史蒂夫的律動。

  直到日出的紅紫晨光透過窗簾隱約照亮著臥室內,加大雙人床上薄青色的床單仍舊隨著兩具赤裸肢體的熱烈交纏而起伏不定,沒有絲毫停歇。

  

  

  

  

  

  

  

  

  

  

  等史蒂夫終於心滿意足地用欲望一股腦地灌滿巴奇後,兩人一前一後洗好澡,換上乾爽舒適的家居服,已經是早上7點多。

  邊打呵欠邊扶著酸疼的腰的巴奇準備完早午餐的同時烤好蘋果派已是11點半,而當兩人膩膩歪歪地一起享用完時,已是下午2點多。

  累得已經不太想動的巴奇抱著一大桶剛才跟蘋果派搭配後剩下的冰淇淋,任由史蒂夫摟著自己慵懶地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應景科幻片《Independence Day》。

  除了自己吃以外,巴奇時不時還會挖一勺餵給史蒂夫。

  幸福得整個人都輕飄飄的史蒂夫,右手把玩著巴奇的頭髮,左手隨意滑著手機瀏覽著一大串的生日祝福,在巴奇將冰淇淋遞過來時張開嘴,心情愉悅地享受著自己的生日。

  在回應山姆一個簡單的謝謝後,下方帝查拉跟舒莉兄妹的祝福進入了史蒂夫的視線,看到上頭提到了白狼--巴奇在瓦干達的渾名--,史蒂夫突然想起,第一次聽到瓦干達的孩子們稱呼巴奇為白狼時,腦中首先浮現起的形象。

  那是小時候看過的《約頓動物記》裡率領著部下,奔馳在新墨西哥州的卡蘭波草原上,聰慧、勇猛、強悍的狼王羅伯的妻子,擁有一身如雪般美麗白毛的白狼布蘭卡。

  個性謹慎,且對部下相當嚴厲的狼王,只對白狼特別地寬容,只因為天真浪漫的白狼布蘭卡是狼王羅伯唯一的軟肋。

  正因如此,為了擊敗狼王,獵人誘殺了白狼,並將她的屍體當作誘餌,狼王為了奪回白狼的屍體,明知是陷阱依舊毫不猶豫地踏入,並在被捕捉之後絕食而亡,最後與白狼合葬在一起。

  因此對於巴奇被稱做白狼這件事,史蒂夫內心是有些複雜的,主要是擔心巴奇會多想,把他自己跟白狼布蘭卡想在一起。

  當然,史蒂夫知道,瓦干達的孩子們會稱呼巴奇白狼,應該與狼王羅伯沒什麼關係,只是因為巴奇是白人,還經歷過漫長的冷凍睡眠,長期不見天日,又營養不足的的折磨下,膚色更是接近無血色的蒼白。

  再加上巴奇剛解除了洗腦,獨自一人住在瓦干達的草原上遠離人群,看在瓦干達孩童們的眼裡,或許就像是一頭離群索居的白色孤狼。

  後來,隨著巴奇與周遭民眾的交流逐漸深入,再加上以帝查拉兄妹為首的王室,包括朵拉護衛隊都對巴奇相當禮遇,以及最重要的,巴奇自身溫柔開朗的本質,讓白狼逐漸成為一種專屬於瓦干達對巴奇特有的親暱稱呼,相當於他在瓦干達的一種身分象徵,

  對史蒂夫來說,巴奇就是巴奇,不管是九頭蛇的冬兵或是瓦干達的白狼,都是他的巴奇,就像自己對巴奇來說,永遠都是布魯克林的小伙子。

  盡管在聽到別人叫巴奇白狼時會有點吃醋,所以史蒂夫從來沒用白狼稱呼過巴奇,但或許對巴奇而言,被瓦干達的人們稱呼為白狼代表著他再也不是九頭蛇的冬兵,不需再被過去的噩夢束縛著。

  想到這,腦海中浮現出佇立在瓦干達草原上的巴奇的身影,史蒂夫心念一動,低頭看向已經吃完冰淇淋正打算撕開家庭號爆米花包裝的巴奇,低聲呼喚著。

  「白狼……」

  沒想到話音剛落,就看到巴奇身體一震,滿臉錯愕地將視線從電視螢幕轉向自己。

  看到巴奇露出如此意外的表情,史蒂夫忍不住挑起了眉,問道:「不喜歡我這樣叫你?」

  「不是……只是……第一次聽到你叫我白狼感覺有點……奇妙,」巴奇將撕開了一半的爆米花放到了茶几上,低垂著眼,小聲滴咕,「我以為你不喜歡白狼這個稱呼。」

  這次換成史蒂夫露出了訝異的表情,不自覺地坐正了身體,問道:「你怎麼會那麼想?」

  他的確是因為些許吃醋而從沒喊過巴奇白狼,但應該沒有對誰表達出任何不滿才對。

  「因為……以前在瓦干達住的時候,每當有人叫我白狼,你都會咬住牙關,」巴奇指了指自己的下巴,並仿效著史蒂夫咬牙時的模樣,「雖然只是一下。」

  史蒂夫的表情從訝異變成了愕然。

  回想了一下過去,的確,似乎每當自己回到瓦干達,聽到人們稱呼巴奇白狼時都會有那樣的舉動,看樣子盡管他自認為隱藏得很好,下意識的動作還是曝露出了真實的想法。

  但也只有永遠都將史蒂夫放在第一順位的巴奇才會察覺到。

  史蒂夫彎下腰,弓起背,將雙手交握在自己的膝蓋間,嘆了口氣。

  「……我不是對白狼這個稱呼有什麼意見,我只是……有點吃醋。」

  「吃醋?」

  史蒂夫點了點頭,表情有些慚愧,「因為白狼這個稱呼不是專屬於我的。」

  沉默地望著史蒂夫一會後,巴奇低下了頭,視線停在自己的腳背上,低聲說:「……其實我第一次聽到白狼時……想到的是狼王羅伯的妻子布蘭卡。」

  史蒂夫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馬上用力握緊了巴奇的雙手,在他看向自己後認真且慎重地說:「聽我說,巴克,羅伯的死不是布蘭卡的錯,而是那些誘殺布蘭卡後,又殘忍地利用她的屍體陷害羅伯的人,你也一樣,你什麼錯都沒有,錯的是那些利用你的狗娘養的混帳。」

  該死的,這明明是史蒂夫之前就擔憂的,巴奇跟自己一樣都看過約頓動物記,所以當聽到白狼時,很有可能第一時間就會想到狼王羅伯跟白狼布蘭卡。

  而當巴奇想起這個故事時,心底肯定也會想到--都是因為白狼布蘭卡,狼王羅伯才會被捕,並失去了生命。

  盡管小時候他們一起看完後,兩人都只對人類的陰險狡詐感到憤慨,並對狼王羅伯及白狼布蘭卡寄予同情。

  後來當他們經歷過了許多,當巴奇必須眼睜睜看著史蒂夫為了自己扔下盾牌,不再是美國隊長,甚至還被國際通緝時,他的內心會有多麼愧疚。

  而在那樣的心理狀態下,乍然聽到有人喊他白狼,兩邊連想在一起更加深了巴奇對史蒂夫的愧疚心。

  但他卻依然對巴奇喊出了白狼,這個會讓巴奇心裡因不需有的歉疚而難受的稱呼。

  史蒂夫比誰都清楚,巴奇從來就沒犯過任何錯。

  錯的是九頭蛇、是齊莫,是所有利用了巴奇的王八蛋,甚至包括明知是計謀還依舊打算殺死巴奇復仇的東尼,以及沒有察覺到齊莫計謀導致事情走到這一步的史蒂夫自己。

  沒有一個人是無罪的,除了巴奇以外。

  「但……我還是……」

  「沒有但是,」凝視著那雙搖曳著不安跟愧疚的綠眸,史蒂夫斬釘截鐵地打斷了巴奇的自責,「那天在飛機上,你問我,為你犧牲那麼多朋友是值得的嗎?現在,我要回答你,是的,在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比你更重要。」

  巴奇倒抽了一口氣,睜大了雙眼,不敢置信地看著史蒂夫。

  沒等巴奇從震驚中回復,史蒂夫繼續說:「作者沒有提到羅伯過去的事,因為他只是站在人類的立場上,或許,我可以那麼想……曾經有一隻瘦弱多病的小公狼,獨自流浪在草原上,沒有任何狼群願意接納他,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隻美麗的白狼。白狼溫柔地陪伴著他、照顧他,於是,那頭白狼成了他的全世界,他想盡方法成為狼群的首領,建立了王國,只為了給白狼一個幸福的生活。」

  聽著史蒂夫講述的『故事』,透明的淚水逐漸匯聚從巴奇那對蕩漾的碧綠水波中。

  「然而,為了生存,狼群與人類之間勢必會產生紛爭,無法戰勝狼王的人類,利用了他對白狼的愛,捕捉白狼以他為誘餌,狼王明知這是陷阱,但他不在乎。王國?部下?當白狼從他身旁消失的那一刻起,他的世界就毀滅了。」

  將巴奇擁入懷中,史蒂夫溫柔地撫摸著他的背,「沒有白狼的草原不再是家、沒有白狼的狼群不再是他的家人,自己的生命也沒有任何的意義。當狼王看著那片草原,直到最後一刻,回想的一定都是與白狼並肩奔馳在一起的幸福回憶。」

  胸口已因巴奇的淚水而一片濕熱,但史蒂夫還是堅定地往下說:「當然,就算他們叫你白狼你也不是布蘭卡,我更不是狼王羅伯。但是,巴克,我希望你知道,對我來說,你不只是比我自己的生命還重要,你是我的一切。」

  捧起了巴奇濕紅一片的臉,史蒂夫柔情無限地吻著他的眼、他的淚,他那顫抖的嘴唇,低聲告白:「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必須做出選擇的話,我寧可犧牲全世界也要換你幸福快樂地陪在我的身邊。」

  巴奇像個鬧脾氣的孩子般左右搖晃著腦袋,悶悶地哽咽:「……別……別再說了……我不值得……」

  但巴奇執意自我貶低的話語只是使得史蒂夫更加高聲喊道:「你值得!你值得被這世界溫柔以待……不對,值得都不夠,這世界應該要將過去欠你的加倍奉還!」

  巴奇無法再做出回應,因為他的情感負荷已嚴重超載,愧疚、欣喜、氣惱、羞恥,以及太過的幸福一下塞滿了他的心靈,除了將紅得不得了的臉埋在害他哭個不停的肉麻臭鬍子男胸前抽泣外,什麼都做不到。

  「永遠記住,巴克,」輕撫著巴奇抖動的背,史蒂夫溫柔而堅定地道出了宣誓的諾言:「無論將來還會發生什麼事,我都愛你,直到生命的盡頭。」

  直到很久很久以後,巴奇才用哭得有些沙啞的低軟嗓音,輕輕回應。

「……我也愛你,直到生命的盡頭。」

  

  

 

 

 

 

  

  

  

  

  

___

  

  

  

  

  

在這個世界上,史蒂夫唯一的也是最大的私心,就是巴奇。

史蒂夫可以為他人與正義犧牲自己,同時也可以為巴奇犧牲他人與正義,一點都不矛盾。

史蒂夫的價值觀:巴奇>>>>>>>>>>>(無法跨越的鴻溝)>>>>>>>>>>>>他人的生命>真理>正義>自己>>>>>>>總想搞事的反派>>>>>>>九頭蛇

  

  

  

  

順說冰淇淋跟爆米花都是焦糖蜂蜜奶油口味的。

  

  

  

3 個喜歡

2 thoughts on “【盾冬】Blanca Lobo

  1. 啊啊啊啊啊啊啊超级好吃!久违的辣肉~~嘶乎嘶乎。队长的不安心理看得我全程姨母笑(?好像不是很厚道)这样强烈需求着冬冬的史蒂夫和纵容他的冬冬,真是很迷人啊(≧▽≦)

    1. 謝謝覺得好吃!! 我也是好久沒好好寫肉啦~寫得時候就很開心,還能讓你看得姨母笑也就值了XD 我家隊長對巴奇就是這麼患得患失的~就是喜歡這樣共依存的雙向愛戀~

歡迎留下感想評論,我會在下次更新時回覆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