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Alpha Can Be A Mom. (2)

上一話在這裡。

謝謝鼓勵並表示想看後續的朋友。

關於天劍局的設定因為目前MCU還沒有很明確,所以參考了漫畫原作再加了一點我私設的二設。

然後史蒂夫目前是新的天劍局代理局長,外表正逐漸恢復年輕XD

總之除了ABO設定、雙A、巴奇生子外,(而且當然預定會有孕期肉(毆)還有目前為止各種MCU相關的劇透跟未來的妄想,不怕雷,有興趣再看看吧。

 

 

 

___

 

 

 

 

 

  雲淡風輕的蔚藍青空,綠草如茵的廣闊草原上,有座小屋佇立在被樹林包圍著的丘陵上,柵欄圍成的羊圈旁有棵大樹。

  茂密的枝葉遮蔽著炙熱的陽光,陰涼的樹蔭下,淡金色短髮混雜著不少接近銀灰的白髮,臉上些許皺紋,看上去大約四、五十歲,套著長袖夾克的史蒂夫瞇著雙眼,背靠在樹幹上,用懷念的眼神眺望著小屋。

  自從在舒莉公主的幫助下解除了九頭蛇的洗腦程式並甦醒的巴奇,決定暫時留在瓦干達休養身心後,這裡就是巴奇在瓦干達的家,也是史蒂夫最常回的家。

  那段時間裡,只要史蒂夫回到瓦干達,總是會看到巴奇面露笑容,在這樣怡然的景色中迎接自己。

  不知不覺間,比起於現代醒來後定居的華盛頓DC,或是復仇者大樓,甚至是故鄉的布魯克林,有巴奇在這裡生活的瓦干達,更像是史蒂夫的心靈依歸。

  也正因為如此,巴奇消失的五年間,史蒂夫一次也沒有回來過。

  他不是不想回來,而是不敢回來,史蒂夫怕要是自己回來了,面對著空蕩蕩的家,會再也無法振作起來。

  直到巴奇復活後,他們才一起回到這裡來,並在此定居。

  史蒂夫原本打算等情勢穩定下來,自己的身體以及巴奇的身心狀態好些了後就向巴奇求婚,然而老天似乎把拆散他們當作嗜好,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兩人再次被迫分離,而這次雖不是死離,卻相隔遙遠。

  「你果然在這裡,隊長。」

  脫去一身招牌黑色大衣,穿著難得休閒的前神盾局長尼克‧福瑞大步走到史蒂夫身旁,周圍的景色突然扭曲並褪去,顯出原本素白的宇宙船艙內部,史蒂夫靠著的也不是什麼大樹,而是一根圓柱。

  「感謝你每天幫忙測試虛擬成像全息投影,羅傑斯隊長。」

  「沒什麼,我很久沒能回家,雖說是虛擬假象,能在宇宙中看看家的景像也不錯。」

  只可惜沒有巴奇,將最後的話隱藏在心中,史蒂夫站起身,看向福瑞,以及身後那一大片漆黑的太空。

  這裡根本不是史蒂夫跟巴奇在瓦干達的家,而是太陽系內行星的邊緣,土星與天王星中間以跟隨天王星黃道軌跡繞行隱形宇宙戰機,

  曾經消逝的一半生命回歸後就消聲匿跡的史蒂夫究竟身在何處,眾說紛紜。

  最常見的說法之一,是史蒂夫正待在月球上的秘密基地中,守護著地球。雖只是民眾之間口耳相傳,但無風不起浪、無光不成影。

  史蒂夫確實不在月球上,而是在在宇宙戰機上,月球上也並沒有什麼秘密基地,因為存在於月球上的是月球背面的宇宙機場。

  由於30年前與驚奇隊長--卡蘿‧丹佛斯的邂逅,以及與史克魯爾人共同抵抗克里人的經歷,當年還不是局長的尼克‧福瑞就已未雨綢繆,與卡羅的摯友空軍飛行瑪莉亞‧藍博合作創設了專門對付外星種族的天劍局。

  簡稱S.W.O.R.D.的天劍局全名是『Sentient World Observation and Response Department』,知性世界觀測與應對局。

  而在神盾局垮台及薩諾斯事件後,為因應巨大的局勢變化,天劍局改名為『Sentient Weapon Observation and Response Division』知性武器觀測與應對部門。

  史蒂夫一開始不屬於天劍局,但在包含尼克‧福瑞、瑪莉亞‧希爾等長官皆消失了的五年中,身為前美國隊長、前復仇者領導以及前神盾局特工的史蒂夫不得不幫忙重新編制,直到原本的一半生命回歸。

  由於原本消失了五年的舊成員與新成員之間紛爭頻傳,不想浪費多餘心力在內部鬥爭的尼克逐帶領部分神盾局及天劍局的特工搭上了宇宙戰機,與卡蘿及史克魯爾人合作,為一半生命回歸後的混亂情勢奔波。

  史蒂夫也卸下了包括管理天劍局在內的所有責任,與巴奇一起回瓦干達過得來不易的退休生活。

  然而,平靜的生活不到半個月,因失去了幻視而精神崩潰的汪達能力暴走將整個西景鎮捲入她一手創造出的幻境,雖然事件在汪達恢復理智解放了西景鎮並失去蹤跡後算是得到解決,但原本就已內部分裂的天劍局因此分崩離析,克里人等外星種族卻又開始蠢蠢欲動,福瑞只好緊急招募史蒂夫上來幫忙。

  這也是史蒂夫現在身在這裡的原因。

  當然,史蒂夫會答應福瑞的請求是有交換條件的,最重要的就是巴奇的無罪釋放與原職回歸,以及優渥的生活保證,在確認每半個月會有一千美元匯入巴奇帳戶後,史蒂夫才依依不捨地與巴奇告別,來到這遠離地球的荒涼太空。

  「有什麼事嗎?」

  「地球上出了跟你有關的大事!」福瑞還沒開口,在他身旁的一名史克魯爾人--史蒂夫記得好像叫做塔洛斯,是福瑞多年的好友--就先開了口,「你們國家上層任命一個軍官為新的美國隊長,還把盾牌交給了他,三個小時前他在追捕恐怖分子的時候當街用盾牌殺人,現在地球上輿論譁然。」

  史蒂夫詫異地看向福瑞,見對方微微點頭知道是真的後驚訝地問道:「我不是把盾牌給了山姆嗎?怎麼會在政府那裡?」

  「威爾遜將盾牌捐給了博物館的美國隊長展示區,然後議會擅自決定將盾牌跟美國隊長的頭銜交給一名叫做約翰‧沃克的陸軍軍官。」

  「巴奇呢?」

  「巴恩斯之前為了從沃克手中追回盾牌跟山姆合作,沒照規定在心理諮詢日與雷諾醫生會面,所以被逮捕拘留……」

  「什麼!?」聽到這,史蒂夫激動地大喊,腳也忍不住往前踏出了一步,差點就要抓住福瑞的肩膀。

  福瑞鎮靜看著史蒂夫,不慌不忙地說:「……不過在沃克的干涉下,目前巴恩斯已不用再繼續心理諮詢,簡單說,就是完全的自由之身。」

  「巴奇本來就是自由的,心理諮詢是巴奇主動提出的自我約束,」史蒂夫皺起了眉,不以為然地說:「很明顯沃克並不知道,而且他這麼做只不過是為了拉攏巴奇。」

  「當然,巴恩斯並不領情,他沒有與沃克合作,而是與威爾遜前往柏林幫助齊莫逃獄。」

  「什麼?」

  「瓦干達派皇室親衛隊循線來到拉脫維亞,與同樣趕到現場企圖捕捉齊莫的沃克對打了起來,齊莫趁亂逃跑,目前下落不明,追捕的過程中巴恩斯受了傷,現在正在瓦干達治療。」

  「受了傷!?」史蒂夫這次再也忍不住抓住了福瑞的肩膀,整個人因過於擔心而方寸大亂,「巴奇傷得很重嗎?是誰傷了他?不行,我得……我得趕緊回去……」

  「冷靜點,羅傑斯,詳細的情況我也沒有完全掌握,目前正在與地球上的人員連絡,」福瑞依舊保持冷靜,舉起了右手拍了拍史蒂夫的手臂,「我來找你是要通知你,瓦干達的公主殿下正在線上等你連絡。」

  「我知道了,謝謝你的通知。」

  說完,史蒂夫也不等福瑞的回應,匆忙奔向了通訊室。

  一來到通訊室,史蒂夫就直奔顯示著舒莉的螢幕前。

  「舒莉公主!」

  「史蒂夫,好久不見。」

  雖然舒莉笑著向史蒂夫揮了揮手,但此刻心裡全是巴奇的史蒂夫沒有多餘心思客套,焦急地對舒莉解釋:「巴奇他傷得怎麼樣了?他不會做出對瓦干達不利的舉動,我相信他只是太急於從……從沃克手中拿回盾牌……請別傷害他!」

  「請你放心,史蒂夫,我們並沒有傷害巴奇的意思,他的傷是在跟約翰‧沃克打鬥時所受的傷,我們只是將他帶回瓦干達療傷。」

  史蒂夫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區區一個陸軍軍官居然能傷得了巴奇?」

  「因為他注射了超級血清。」

  「超級血清?」史蒂夫眉頭皺了起來。

  一隻手搭在了舒莉的肩膀上,接著傳來溫厚的低沉嗓音,「由我來跟羅傑斯說明吧。」

  在舒莉起身讓開後,帝查拉坐了下來。

  「國王陛下……」史蒂夫下意識地調整了坐姿,挺直身軀望著帝查拉。

  「在你離開地球的這五個月發生了很多事……我現在要說的,是我們瓦干達利用自己的情報網所得來的訊息,不能算是很完善,但應該還算詳細。」

  在帝查拉詳細解說後,史蒂夫這才得知了這幾天所發生的事,也大致能猜到巴奇的心思。

  一開始巴奇一心只想將盾牌--原本屬於史蒂夫的象徵--從不知從哪冒出的沃克手中拿回來,卻因此捲入了山姆與碎旗者的風波中,依照巴奇的個性,這事情他是管定了。

  就算現在盾牌已奪回,但等傷勢痊癒後巴奇一定還會跟著山姆一起阻止碎旗者的恐怖攻擊。

  即便史蒂夫原本只希望巴奇能好好過著自己的生活。

  因為這就是巴奇‧巴恩斯--溫柔善良,無法棄弱者於不顧,縱使自己遍體鱗傷,也會盡力幫助別人。

  「該死。」低聲咒罵了一句,史蒂夫真想立刻奔回地球--奔回巴奇身邊緊緊擁抱他。

  然後再狠狠修理那個把巴奇打傷的混帳。

  但他現在不能馬上趕回地球,就算現在立刻跟福瑞提出獲准,駕駛小型宇宙飛船回去,最快也得耗上三天的時間。

  「我待會就跟尼克說我要回地球一趟,大約三天左右,還請你們幫忙照顧一下巴奇。」

  站在一旁的舒莉彎腰湊到了螢幕前,對史蒂夫保證:「放心吧,巴奇跟他肚子裡的寶寶我們都會好好照顧的。」

  「非常感謝……」史蒂夫低下了頭,正道謝到一半,突然全身一震,緩緩抬起頭,傻了似地喃喃低語,「……肚子裡的寶寶?」

  「啊。」驚覺自己不小心說漏嘴的舒莉馬上遮住了嘴。

  帝查拉嘆了一口氣,用帶著些許責備的語氣喚了聲妹妹的名字。

  「舒莉。」

  史蒂夫像是被核彈炸過一樣一片空白的腦袋裡,只剩下一個念頭。

  「巴奇……肚子裡有我的孩子?」

  「抱歉,是巴恩斯要我們別跟你說。」

  震驚過後,狂喜在史蒂夫的臉上慢慢展露開來,激動下聲音竟有些顫抖:「……但……但他是Alpha……」

  「誰叫讓他懷孕的是個擁有艾斯金博士完美血清的超完美士兵呢?」

  「我現在馬上回去!」

  語氣急迫地說完,史蒂夫就站起身,往門外衝去。

  看著史蒂夫如同閃電般迅速遠離並消失的背影,舒莉小聲說:「……哥,我們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帝查拉摸了摸舒莉的頭,笑著安慰她,「等著給準爸爸接風洗塵吧。」

 

 

 

 

 

 

  *

 

 

 

 

 

 

  夜幕低垂的布魯克林街頭,巴奇手裡拿著一個布包,鼻子輕輕哼著歌,快步走在從自己家到史蒂夫家的路上。

  自從巴奇第一次去史蒂夫家拜訪後,他已經來回過無數次,有時會有史蒂夫一起走,有時是自己一個人的這條路,巴奇再熟悉不過。

  輕快地踏上階梯,巴奇明知備用鑰匙就藏在一旁的地毯下,還是在史蒂夫的家門上敲了三下。

  很快地,隨著門打開,史蒂夫皺著眉的臉就出現在巴奇面前。

  雖然史蒂夫表情乍看像是在生氣,但巴奇知道,一臉不高興是史蒂夫的正常表現,所以巴奇並不在意,從容地舉起了左手,向史蒂夫打了聲招呼。

  「嘿,史蒂夫!」

  「……巴奇。」

  鬆開了眉間的皺紋,史蒂夫退開一步,將巴奇迎入家中後,關上了門。

  兩人一起走到餐廳跟客廳中間,巴奇將帶來的布包放到了餐桌上,並在看到餐桌上打開來的草莓果醬、兩片吐司,還有一個豆子罐頭後,氣呼呼地說:「我就知道,你晚餐吃這樣太少了啦!」

  嘴裡嘮叨著,巴奇將布包攤開來,裡頭出現一個長方形的鐵盒。

  「嚐嚐我媽媽剛烤好的焗烤蔬菜,有花椰菜、紅蘿蔔、洋蔥、羽衣甘藍……反正就是很多蔬菜,快趁熱吃。」

  說著,巴奇將鐵盒打開來,香氣立刻撲鼻而來,最上頭一層焦褐色的起司下,是滿滿的各色蔬菜。

  然後從史蒂夫家廚房的櫥櫃裡取出了刀叉跟盤子,牽起了長長的奶黃色起司條,分別盛到了盤子上,遞到史蒂夫面前,然後也不等史蒂夫就自己用手捏起了一塊綠色花椰菜放入口中。

  「嗯!好吃,你吃吃看。」

  看著巴奇美味咀嚼的模樣,史蒂夫從眼前盤子上表皮烤得有些略焦,香味頗為誘人的各色蔬菜,叉起一塊馬鈴薯,吃了一口。

  「好吃吧?」見史蒂夫點了點頭,巴奇笑著將更多焗烤蔬菜放到史蒂夫盤中,「好吃就多吃點。」

  「你不一起吃嗎?」

  「我剛在家裡吃過了,」巴奇手撐在下巴上,笑嘻嘻地揮了揮手,「這是專門留給你的,我媽媽在做的時候就連你的一份也一起算在內了。」

  史蒂夫停下了正要把蘑菇放入口中的動作,放下叉子,表情複雜地望著巴奇。

  「史蒂夫?」

  「……巴克,我很感謝你跟你家人的好意,但我一個人真的吃不完那麼多,」史蒂夫嘆了一口氣,「你昨天晚上帶的那一大片披薩就已經讓我飽到現在了。」

  「剩下的你可以留著明天吃,」巴奇不以為意地笑著說,「要是你真吃不完明晚我做些義大利麵跟你一起配著吃。」

  深深望著巴奇,史蒂夫低下了頭,聲音有些消沉地說:「……你真的不需要每天都來,我說過了,一個人也能照顧好自己。」

  「我當然知道你能照顧好你自己,但我還是會擔心……」巴奇垂下了臉,咕噥著,「如果你不希望我來,我就盡量少來。」

  看到巴奇垂頭喪氣的模樣,史蒂夫眉間的溝更深,顯得有些焦慮地說:「……我麼可能不希望你來?」

  看著史蒂夫有些泛紅的臉,巴奇一掃剛才的消沉,臉上笑容就像太陽一樣燦爛,開心地說:「你喜歡我來的話,我每天都來。」

  聽到巴奇說出喜歡兩字,史蒂夫身軀震了一下,睜著一雙讓人看不透的蔚藍眼眸,伸手搭在巴奇放在桌面上的手背上,張開了嘴,似乎要說些什麼,欲言又止,凝望著巴奇的眼神閃閃爍爍。

  巴奇被看得有些心慌意亂,臉上一陣燥熱,小聲地喚著:「……史蒂夫?」

  沉默了很久,史蒂夫最後縮回了手,低垂著臉。

  「史蒂夫?」

  「……我愛你,巴克。」

  伴隨著低沉渾厚的告白,史蒂夫緩緩抬起了頭,深情望著巴奇,但他的模樣已不再瘦弱,而是身材壯碩,面容堅毅,滿臉鬍渣。

  巴奇心臟猛地一跳,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躺在床上,一片漆黑的房內,只有窗外的月光斜斜地投射在床腳。

  對了,這裡是瓦干達王城,舒莉公主的研究室中,專屬於自己的醫療室,他現在正在這裡療傷跟安胎。

  心臟快速跳動著,臉頰燥熱的巴奇撫摸著肚子,望著窗外的黑夜,回想著剛才的夢。

  告白前的史蒂夫是接受超級血清前那個總是眉頭深鎖、體弱多病,性子卻相當剛烈倔強的頑固少年。

  而且那個夢,或者說回憶,是在史蒂夫的母親莎拉過世後的事了。

  雖然史蒂夫很平靜地婉拒了巴奇提出搬到自己家的邀請,但史蒂夫對巴奇幾乎每天到他家去作客的行為並沒有太大反對,而且從那天之後,史蒂夫就沒再表示過任何不滿。

  甚至有時巴奇為了什麼事沒去找史蒂夫,他還會在下次巴奇回家時關心巴奇去了哪裡。

  後來,夢裡最後握著巴奇的手告白的那個滿臉鬍渣的史蒂夫在瓦干達吃著巴奇作的烤馬鈴薯泥筆管麵時,才自嘲地提起過,當時自己太過年輕,雖已對巴奇抱持著戀愛感情,卻還無法確切地面對內心的曖昧情感,才會表現得更加憋扭。

  聽到史蒂夫的告白時,巴奇是相當驚訝的。

  他從沒想過史蒂夫也跟自己一樣,對彼此抱持著戀愛感情。

  巴奇自己是在要離開美國前往歐洲戰場前,與史蒂夫道別的那一刻才突然意識到不知從何時開始,自己心中對史蒂夫的情感不只是親如兄弟的摯友那麼單純。

  或許第一次在那個小巷中,見到那個即便自身體弱,卻依然不畏惡勢力,挺身而出的瘦小少年時,巴奇就已為之心折。

  但剛意識到自己的戀心就即將與史蒂夫分離的巴奇除了跟他來個別離的擁抱,並告誡他,自己不在的時候千萬別做傻事以外,什麼都說不出口。

  他能怎麼說?

  早在相遇時,第二性別就已分化為Alpha男性的他們,在那個時代是很難獲得幸福的。

  由於Alpha幾乎不具有懷孕能力,所以比起被視為正常的Beta同性伴侶,或是不被讚同但也不被太過反對的Omega同性伴侶,Alpha--特別是Alpha男性的同性伴侶甚至還會被迫害。

  所以在察覺到自己內心情感後,巴奇就下定決心將對史蒂夫的戀愛感情封印在內心最深處,永遠不會讓任何人知曉。

  歷經輾轉、幾番波折,久別重逢的巴奇跟史蒂夫終於在瓦干達安定度過了一段平靜的生活,雖已人事全非,但內心隱藏著的情愛,不僅沒有消失,反而更加茁壯。

  但巴奇依然不打算向任何人透露自己心中對史蒂夫的情愫,直到當初自己冬眠前,史蒂夫突然向自己表白。

  然後--

  巴奇臉上浮現起微笑,小心翼翼地撫摸著小腹,大概是因為情況穩定,之前一直隱約感受到的悶痛現在只剩下些微發脹的不適。

  他可以為史蒂夫做任何事,但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懷上史蒂夫的孩子。

  就像山姆說的,史蒂夫應該會開心,但是巴奇心中總是有揮之不去的惶然不安。

  像他這樣雙手沾滿了血腥的殺人犯,真的有辦法成為母親嗎?

  ……真的有資格獲得與史蒂夫在一起的幸福嗎?

  巴奇雙手握拳又鬆了開來,盯著自己的掌心,許久,深深嘆了一口氣。

  在他內心中原本就一直存在的恐懼及疑問,即使在完全脫離九頭蛇的控制後也從未消失過,只是一直不斷增強,而在得知自己懷孕後,更是來到了幾乎快把他給壓垮的局面。

  盡管史蒂夫總是告訴巴奇,他一點錯都沒有,錯的是將他改造成人形兵器的九頭蛇,然而,巴奇記得自己所進行過的每一場殺戮、自己的雙手所奪去的每一條生命。

  在他的身後,是一條被血舖成的道路,即使那條路已被摧毀,再也不需踏上,但巴奇也已無法消除自己腳上乾涸的血跡。

  史蒂夫離開後,巴奇有一段時間無所適從,他唯一的寄託,就是史蒂夫留給自己的一本小小的筆記本。

  所以他用筆記本記下了他的贖罪名單,並努力償還。

  然而,無論巴奇怎麼作,心裡的愧疚與自責依舊壓得他喘不過氣。

  每當夜深人靜時,就會張牙舞爪地撕扯著他的靈魂,但是,剛才的夢卻不是史蒂夫離開後時常夢見的惡夢。

  或許是得知史蒂夫就要回來了,巴奇滿腦子想的都是史蒂夫,才會在夢到與史蒂夫的回憶吧。

  那是他們最單純美好的時光,巴奇多想回到那一天,那個布魯克林老舊的住屋裡,坐在餐桌前,撐著下巴看著史蒂夫一臉不高興地將自己帶來的食物全部吃光光。

  其實後來每次帶過去的食物都是巴奇自己做的,一直到巴奇前往基地接受軍訓的前一天。

  想著想著,巴奇突然感到一陣飢餓,低頭看向自己不是很明顯的肚子。

  自從史蒂夫上太空後,一個人住的巴奇對於攝食這件事不是那麼感興趣,有時候一兩天不吃也無所謂,直到有一天昏倒後,才檢查出自己懷孕。

  為了肚子裡的小小生命,巴奇才開始注重飲食,而且食量也隨著懷孕月份越來越大,晚上吃的晚飯,雖然營養均衡也相當美味,但分量卻稍嫌不足。

  雖然巴奇床邊有個呼叫鈴,但巴奇看了一眼牆上電子鐘顯示的時間為凌晨3點45分,還是不要吵醒別人好了。

  於是巴奇拿起了床頭櫃上的手機,打給了睡在隔壁客房的山姆。

 

 

 

 

 

 

 

 

TBC

 

 

 

 

 

 

___

 

 

 

 

山姆表示:「」

 

 

 

 

 

1 個喜歡

【盾冬】Alpha Can Be A Mom. (2)” 有 2 則迴響

歡迎留下感想評論,我會在下次更新時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