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ere Comes The Sun(3)

前面章節:(1)(2)

第二個、第三個,還有自己過來的任務,以及跟不在身邊的巴奇一起遙吃早餐的史蒂夫。

不知不覺就超過8千字了……而且目前已超過2萬字了史蒂夫還沒見到巴奇……總之字多,還請慢慢看。

 

 

___

 

 

 

  跨過傳送門後,出現在眼前的,是史蒂夫相當熟悉的地方。

  盡管擺飾及裝潢與記憶中略有不同,但史蒂夫可以從各種高級家具、高科技設備、一年四季不分晝夜24小時都維持恆溫的寬敞空間、聳立於四面透明落地窗外的高樓大廈,以及牆邊一整排的自動販賣機看出,這裡是復仇者大樓的交誼廳。

  「歡迎您們來訪,羅傑斯隊長、奇異博士。」

  虛空中,電子合成特有的無機質感女聲禮貌地問候史蒂夫及他身後的奇異博士。

  抬頭仰望著天花板的燈光,浮現在史蒂夫眼中的是懷念的色彩。

  「……有好長一段時間沒聽到妳的聲音了,星期五。」

  這裡的環境跟史蒂夫7年前離開時已經不大一樣,但一聽到星期五的聲音,史蒂夫一下子內心浮現起許多回憶。

  「是的,羅傑斯隊長,距離您帶著巴恩斯中士離開這裡後,已經過了2632天2小時35分42秒。」

  過於具體的時間單位以及隱約像是在鬧脾氣的口吻讓史蒂夫有些意外地挑起了眉。

  「別在意,史蒂夫,星期五只是因為太想你了。」

  帶著笑意的低軟男聲將史蒂夫的目光吸引過去。

  交誼廳的正中間,比自己高大許多,戴著眼鏡的綠色大個子坐在顯然是為他特製的大型沙發椅上,看著史蒂夫,綠色的大臉上,滿是溫和親切的笑容。

  「畢竟曾有五年的時間只有我、娜塔莎跟你時常住在這裡,後來你跟巴奇離開後再也沒回來過,星期五會鬧脾氣也是人之常情。」

  「我並沒有在鬧脾氣,班納博士,」星期五像是替自己辯解,卻只是越描越黑,「我只是提醒羅傑斯隊長他究竟有多久沒回來而已。」

  「聽見了沒,史蒂夫?」布魯斯舉起了右手,笑瞇了眼,「星期五很想你。」

  布魯斯才剛說完,整間交誼廳內突然發出一陣像是電訊混線的噪音,室內燈光突地一暗,又很快恢復明亮。

  「星期五?」

  見星期五沒有做任何回應,布魯斯跟史蒂夫看著彼此,露出苦笑。

  看樣子星期五是真的在鬧脾氣。

  當年薩諾斯事件發生的半年後東尼就跟懷了孕的小辣椒搬到了郊區的別墅,幾乎沒回來過,這棟復仇者大樓大部分時候都是布魯斯跟娜塔莎住在這。

  雖然不比娜塔莎跟布魯斯那樣把這裡當成是家,不過在巴奇化成灰後的五年間,史蒂夫也是每隔三、五天回來在此休息,並與其他倖存者一同分享情報、匯總資訊。

  或許在那五年裡,對星期五來說比起那個不負責任就離開了的老闆東尼,娜塔莎、布魯斯以及史蒂夫更像是她的主人--或者說,朋友。

  在那一半生命消逝的五年間,史蒂夫一個人留守在這裡時,時常會與星期五有一搭沒一搭地對話,雖說星期五是AI,但無論如何,星期五的確曾經陪伴史蒂夫渡過許多黑暗的日子。

  然而,巴奇回到他身邊後,即使是留在復仇者裡幫忙復興的那一年間,史蒂夫也是選擇跟巴奇在布魯克林租房。

  後來兩人雙雙引退,一同搬到瓦干達之後,他們都沒再回來過。

  他沒想過,原來星期五會在意自己從沒回來過。

  想到這,史蒂夫內心不禁有些愧疚,抬頭對著空中溫聲說道:「抱歉,星期五,我下次不會隔那麼久才回來。」

  星期五還是沒回話,只是稍微將室內的氣溫降低了5度。當然,對現場的三個人來說,這點程度的降溫根本一點都不算什麼。

  「辛苦你跑這一趟,史蒂夫。」從沙發上站起身,布魯斯笑著朝史蒂夫張開雙手。

  「你也是,布魯斯。」史蒂夫臉上也浮現起微笑,邁步走去,輕輕擁抱這個比自己大上許多的綠色大塊頭。

  史蒂夫相信布魯斯肯定是被捲入這場名為任務的鬧劇,因為依他對布魯斯的了解,布魯斯一向比較低調,不喜歡麻煩他人,更不太會主動干涉別人的生活。

  更何況,比起7年沒見的尼克,史蒂夫跟布魯斯算是常常見面,雖然都是布魯斯到他們家拜訪,就像剛才星期五所說的,史蒂夫跟巴奇幾乎沒離開過瓦干達,更別提踏進復仇者大樓。

  如果布魯斯想要送什麼禮物,在訪問瓦干達時一併送去就好,根本並不需要搞得那麼複雜。

  「其實東尼剛開始提議的時候我本來沒有打算參加,畢竟我的禮物不是什麼很貴重的東西,隨時都可以拿給你們,」布魯斯的雙眉垂成八字形,表情看起來像是有些困擾,但他的眼中滿是溫暖的笑意,「但我一直在旁看著,所以很清楚東尼這幾天有多用心在策劃,當娜塔莎也找我一起參加之後,我實在無法拒絕。」

  看著布魯斯柔和的笑容,史蒂夫臉上的表情也不禁柔和了起來。

  「我明白。」

  史蒂夫完全能夠理解布魯斯的想法,因為他自己也經歷過這種心理,就像巴奇的話對史蒂夫來說無疑於聖旨,對布魯斯來說,失而復得的娜塔莎以及曾經傷重差點死去的東尼都是他很重要的親友,布魯斯很難拒絕這兩人所說的話。

  「對了,在送你禮物前,詹姆斯有交代過我,他說你還沒吃過早餐,要你在這裡先吃了。」

  「巴奇?」一聽到巴奇的名字,史蒂夫立刻抓住布魯斯的上臂,連聲問道,「你見過巴奇了?難道他正在這棟大樓的某個地方?」

  「他並不在這裡,我沒有見到他本人,我只是用視訊跟他說過話。」布魯斯將雙手放到史蒂夫肩上,用動作讓他冷靜下來。

  「……我等任務完成後再跟巴奇一起吃。」

  望著史蒂夫失望地鬆開了手,低頭望向地面的模樣,布魯斯忍不住笑了。

  「詹姆斯也說過你一定會這麼說,所以他要我跟你說,他現在餓扁了,雖然你們分處不同地方,只要同時間吃也算是一起吃了,但要是你不吃,他也會忍著不吃。」

  「巴奇……」喃喃念著不在這裡的巴奇的名字,史蒂夫心裡充滿了感動,「我知道了,請你跟巴奇說,我會在這裡跟不在這裡的他一起吃早餐。」

  「很好。」布魯斯點了點頭,放開史蒂夫的肩膀後,注意到了在他身後,一直用嚴峻的眼神盯著史蒂夫看的奇異博士,笑了笑。

  「你也辛苦了,史蒂芬,你也一起吃早餐吧?」

  「不用麻煩了,班納博士,」奇異博士搖了搖頭,「我先去別的地方辦點事,你們慢慢來。」

  目送奇異博士揮手畫出一個傳送圈離開後,史蒂夫轉向布魯斯。

  「在這裡吃還是去餐廳?」

  「你好久沒回來了,這附近新開了一家很好吃的早午餐店,燻鮭魚貝果很不錯,你要不要……」

  布魯斯還沒說完,突然將右手放到耳邊,並對史蒂夫舉起了左手,「不好意思,請你等一下,史蒂夫……娜塔莎?」

  聽到娜塔莎的名字,史蒂夫揚起了眉,點了點頭,看著布魯斯用耳內通訊器跟娜塔莎對話。

  「嗯……好……什麼?這……」布魯斯為難看了史蒂夫一眼,然後嘆了一口氣,「嗯……好、好……我知道了。」

  雖然對布魯斯的態度感到疑惑,但史蒂夫只是沉默地等著布魯斯結束通話後,一臉抱歉地看向自己。

  「呃、嗯……不好意思,史蒂夫,在吃早餐前有件事要麻煩你……」布魯斯有些不好意思地縮起了巨大的身軀,「娜塔莎剛才傳來指示,她現在正在詹姆斯那裡,她要你先好好洗個澡,等你洗好澡,她就會來送你禮物,至於我的禮物就等你要離開時再交給你。」

  「巴奇?」比起娜塔莎要求自己洗澡,光是聽到巴奇的名字,就足以讓史蒂夫將其他事物拋諸腦後,「你說她現在正跟巴奇在一起?」

  「因為她打算送你的禮物是跟詹姆斯成套的,所以她先送給詹姆斯了。」

  「成套的?」而且還要先洗澡?難道是衣服之類的?

  布魯斯露出了苦笑,像是困擾著該怎麼說明,「我想還是等娜塔莎回來,再讓她自己跟你說。」

  盡管充滿疑惑,史蒂夫還是決定照著布魯斯所說,「我知道了,在哪裡洗?」

  「去你原來的房間洗吧,那裡一直為你跟詹姆斯保留,」說著,布魯斯抬頭望向天空,「星期五,麻煩妳給史蒂夫帶路。」

  但星期五依然保持沉默。

  「……星期五?」

  史蒂夫跟布魯斯互看了一眼,同時露出苦笑。

  「我知道怎麼去,不用麻煩了。」

  「那我先去給你訂早餐。」

  暫別了布魯斯後,史蒂夫循著記憶中的路線,回到了自己以前住過的房間。

  這裡的所有擺飾跟裝潢都跟史蒂夫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打開衣櫃,原來幾件放在裡頭的貼身衣物也還在,而且還很乾淨,也不知道是不是洗過。

  就好像隨時他要回來住都歡迎似的感覺讓史蒂夫忍不住彎起了嘴角。

  將之前從尼克跟卡蘿那拿到的禮物放到床上,史蒂夫脫下了身上瓦干達式長袍,走進浴室裡。

 

 

 

 

 

  *

 

 

 

 

 

  十五分鐘後。

  「嗚哇!!」

  當沖完澡的史蒂夫隨意在下體裹了件毛巾,踏出浴室門時,一見到坐在房內床上的黑衣紅髮女郎,不禁驚叫出聲。

  「娜、娜塔莎……妳怎麼在這?」

  比起滿臉通紅的史蒂夫,雙手環胸的娜塔莎只是翻了翻白眼,「你們這幾個大男人怎麼個個都叫得跟姑娘一樣?」

  「呃……我知道或許對妳來說不算什麼……」紅紅的臉上還有些不自在神情的史蒂夫強令自己鎮靜下來,看了看四周,發現只有自己跟娜塔莎,不禁皺起眉,清了清喉嚨,開始對娜塔莎說教起來,「但女孩家獨自一人進男性的房間還是很不洽當的……」

  更何況史蒂夫還是全身上下只在屁股上裹了一條毛巾的狀態。

  但娜塔莎只是從鼻子裡哧笑出聲,「你瞧你們,連話都說的跟一模一樣。」

  雖然娜塔莎並沒有指名道姓,但史蒂夫也能聽出她所說的是指巴奇。

  一聽到娜塔莎提起巴奇,史蒂夫也顧不上其他了,快步走近娜塔莎,問道:「巴奇還好嗎?」

  「好的很,就算我站在全裸的詹姆斯面前他也只是跟你一樣,說什麼……」

  史蒂夫瞪大了雙眼,大聲吼道:「妳看了巴奇的裸體?!」

  娜塔莎抬起了單邊眉毛,「……別那麼激動,只是個誇張的玩笑話,老羅,他跟你一樣有圍了毛巾。」

  「那跟裸體有什麼差別!」史蒂夫幾乎算是怒吼了。

  不管是誰,男性或女性都一樣,史蒂夫都不願讓自己以外的人看到巴奇的裸體,光是想到那個畫面史蒂夫就快要發怒了,但他還是顧慮到對方是娜塔莎,連忙閉起眼睛做了幾個深呼吸,好讓自己冷靜下來。

  「巴奇所在的地方除了你應該沒有別人了吧?」

  「……」

  娜塔莎臉上微妙的表情跟沉默是怎麼回事?!

  「……我在想,如果我說當時東尼跟史蒂芬也在場你會……」

  「什麼!!!???」

  「不,他們不在場,我只是開玩笑的,」娜塔莎用像是某部電影中制止迅猛龍的男主角似的姿勢,將雙手舉在史蒂夫面前,「你放心,史蒂夫,只有我有看到詹姆斯的裸體。」

  雖然史蒂夫還想說些什麼,但他眉毛抽動了一下,最終只是嘆了口氣。

  「……總之,妳先迴避一下,我先找看看有沒有衣……」

  「不用找了。」

  驚訝地看著娜塔莎不知從哪掏出來的高級禮品袋,史蒂夫問道:「……這是什麼?」

  「這就是我給你的任務。」將禮品袋壓到史蒂夫胸前,娜塔莎歪起了嘴角。

  「純白禮服?」

  「身為要迎接公主的王子,怎麼能不換上最正式的服裝?」

  聽到娜塔莎那麼說,史蒂夫不知該說什麼,只好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不管是當年的佩姬還是現在的娜塔莎、珍、小辣椒--就連星期五也是,怎麼復仇者們身邊的女性一個都比一個強悍?

  還是他的巴奇好,又溫柔又體貼,這世上再也找不到一個像巴奇一樣那麼完美的存在。

  打從心底那麼想的史蒂夫完全忘了巴奇可是個能夠與他這個超級士兵五五開的強悍戰士,要論全復聯中的單兵作戰能力,巴奇絕對是能進前排梯次。

  「……妳這樣盯著,我沒辦法換衣服。」

  娜塔莎用奇怪的眼神望著史蒂夫,然後轉過身,「穿好衣服後到餐廳去,我跟布魯斯在那等你。」

  確定娜塔莎離開後,史蒂夫將純白禮服從袋中取出,並攤了開來,從手感跟外觀看起來,這款禮服所用的肯定是相當高級的布料

  看樣子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都能夠與巴奇聯繫,甚至像娜塔莎還能見到巴奇,雖然被娜塔莎見到巴奇的裸體讓史蒂夫非常不高興,但至少這代表巴奇的安危應該是確定沒問題了。

  並不是說史蒂夫不信任東尼,只是畢竟東尼跟巴奇之間的關係相當複雜,即使已經和解了的現在,史蒂夫連讓他們單獨相處都不太放心,不過像現在這樣有娜塔莎跟布魯斯之類的朋友在,史蒂夫就可以稍微放下心。

  一邊想著,史蒂夫很快穿好了禮服。

  剪裁幾乎像是量身打造般的合身,穿起來相當舒適,雖然自己說有些害羞,但史蒂夫覺得自己這樣看起來還挺不錯。

  看著鏡中的自己,史蒂夫不禁想到,巴奇現在身上也是穿得跟自己一樣的衣服嗎?一定好看極了,真想馬上看到巴奇,緊緊擁抱住他,感受他的氣味跟體溫。

  滿腦子都是巴奇的幻影,穿著純白禮服的史蒂夫將脫下的瓦干達式長袍折好跟尼克與卡蘿的禮物一起放進了原本裝禮服的禮品袋中,離開了房間,朝餐廳走去。

 

 

 

 

 

  *

 

 

 

 

 

  史蒂夫一踏入餐廳,坐在椅上布魯斯就露出了讚嘆的表情。

  「你穿起來很好看,史蒂夫,像是白馬王子。」

  靠在布魯斯面前桌上的娜塔莎上下打量了史蒂夫一回,笑道:「與其說是王子,不如說是新郎。」

  「謝謝,」史蒂夫對自己的評價沒什麼興趣似地道了謝後,問出自己心裡目前最關心的,「巴奇也是跟我一樣的禮服?」

  「到時候你自己用你的雙眼確認吧,」娜塔莎挺起身子,對布魯斯揮了揮手,「早餐我跟布魯斯都吃過了,你慢慢吃,下次見。」

  目送那塔莎離開餐廳的俏麗背影後,布魯斯向史蒂夫比了個邀請的手勢,「快上桌吧,詹姆斯正等著跟你一起吃早餐。」

  一邊在椅上坐下,史蒂夫看著自己面前的燻鮭魚貝果跟咖啡,問道:「巴奇吃什麼?」

  「跟你一樣。」

  「他也用外送?」

  「奇異博士限時專送。」

  史蒂夫先是睜大了雙眼,很快瞇了起來,思考了一會後,咬下一口貝果。

  「……說真的,奇異博士最不像是會參加這種麻煩事的人,更何況我跟巴奇與他也不算很熟,他怎麼會……」

  「……是東尼,」收起了笑容,布魯斯兩手十指交疊在胸前,往後靠在椅背上,看著史蒂夫,「他對東尼的要求基本言聽必從。」

  「為什麼?」

  垂下眼瞼,布魯斯望著桌面,低聲道:「聽說當初他打算犧牲東尼一人救所有人,而且還是直到最後一刻才讓東尼知道,雖然東尼最後大難不死,但他受了重傷,還有不小的後遺症,所以我想奇異博士的心理對東尼應該抱有某種愧疚感。」

  「原來如此……」

  但那不能解釋為何奇異博士會用一種類似觀測者的眼神望著自己。史蒂夫一邊嚼著燻鮭魚貝果一邊想著。

  要是他對自己有敵意就算了,如果是針對巴奇,那史蒂夫就必須要多加防備了,必須想辦法在他動手施術前先下手為強。

  一邊在腦裡盤算著,史蒂夫沒用多久就解決了早餐。

  布魯斯將手中喝了一半的咖啡放到桌面上,走到一旁的椅上,拿起一張黑膠唱片。

  「差不多了,我剛跟奇異博士連絡過,他應該很快就會回來帶你到下一個任務那裡。」

  說著,布魯斯走到史蒂夫面前,將手中黑膠唱片遞給他。

  史蒂夫接了過去,低頭看向手中的唱片,封面的照片是四名男子走在路口斑馬線上,上頭用英文寫著The Beatles《Abbey Road》。

  「這是我的禮物,上次去你們家沒在唱片櫃中看到這張唱片,所以我就擅自上網買了這張經典複刻版的《艾比路》。我去拜訪的時候聽過幾次你們播放披頭四的歌,所以我想你們應該還蠻喜歡披頭四。既然如此,這張《艾比路》你們非聽不可。」

  也許沒有像尼克的榮譽勳章或是娜塔莎的訂製禮服來得珍貴,但史蒂夫能感受到布魯斯的心意,如果不是留意到他跟巴奇平常喜歡聆聽的音樂,不會知道要送這個。

  這是件很布魯斯的禮物。

  「謝謝你,布魯斯,」史蒂夫臉上充滿了感激的笑容,將唱片放入禮品袋中,「等我回家後,一定會跟巴奇好好欣賞這張唱片。」

  「希望你們會喜歡。」

  布魯斯剛說完,突然從房間另一頭出現了一個魔法傳送門,緊接著從中衝出一個健壯高大的男人。

  「史蒂夫!布魯斯!」

  史蒂夫還來不及看過去,就跟布魯斯一起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緊緊抱住。

  「好久不見了,吾友們!」

  「索爾?」

  索爾冒出來的傳送門中,奇異博士也跟著走了進來,「本來應該是我帶羅傑斯過去,不過索爾吵著想見布魯斯,所以我只好把他帶過來了。」

  聽完奇異博士的解釋,被索爾緊緊抱著的史蒂夫跟布魯斯互望著,面露苦笑。

  索爾的力道相當大,要不是被他緊緊擁抱的人是史蒂夫跟布魯斯,大概骨頭都會碎。

  伸手回抱了索爾,史蒂夫笑道:「真是好久不見,索爾你好像瘦了不少。」

  「我在跟奎爾比賽看誰瘦得多,」索爾驕傲而自信地大聲喊道,「目前是我領先!」

  「那很好,」布魯斯拍了拍索爾的背,「你先放開我們吧,索爾。」

  「抱歉,我太想你們了!」說著,索爾鬆開了手,然後將綁在腰間的一個陶壺遞給了史蒂夫,「這是給你的禮物,史蒂夫。」

  史蒂夫用雙手抱著那個相當沉重的陶壺,問道:「這是……」

  「用天人族的骨骸跟血種植的仙李釀造出的天人酒!即使是我也只要一滴就能醉上百日,就算是你也一定能喝醉!」

  嘴角抽搐著,史蒂夫打從心底不是很想收下這個聽起來就很詭異的禮物,就算不看過去,他也能感受到一旁布魯斯他們同情的眼光。

  但是看著索爾像是期待被誇獎的狗狗眼,史蒂夫唯一能做的,就是擠出笑容,對索爾致謝。

  「謝謝你,索爾,這麼貴重的禮物我一定會當成傳家之寶好好收藏起來。」

  言下之意就是這一輩子都不會打開來喝。

  史蒂夫當然沒把後面這句話說出來,以免傷了索爾的心,畢竟他知道索爾完全是基於好意。

  看著開心得再次緊抱住史蒂夫的索爾,布魯斯問道:「你等下就要回去了嗎索爾?」

  「不,我好久沒見到你跟瓦爾基麗,」放開了史蒂夫,索爾轉而將手搭到了布魯斯的手臂上,「我們等下一起回去一趟新阿斯加得!」

  聽到索爾那麼宣言,布魯斯臉上也露出了期待之色,「聽起來不錯,我也很久沒見到瓦爾基麗了。」

  「這次要去你們自己想辦法去,」一旁的奇異博士皺起了眉,提醒完索爾後,看向史蒂夫,「準備好去下一個任務了嗎?」

  在史蒂夫點頭之後,奇異博士舉起手在史蒂夫面前畫出了一個魔法傳送門。

  史蒂夫可以看見傳送門另一邊有樹、草原跟藍天,看起來像是戶外。

  在看到布魯斯跟娜塔莎時,史蒂夫就已經大致猜出了任務的順序,現在看到索爾更讓他確信,目前為止,除了東尼以外,每次任務人物的出場順序,剛好都是史蒂夫與其第一次正式見面的順序。

  也就是說,除了一開始並不在此次任務中的卡蘿,依照順序,首先是尼克,再來就是希爾、娜塔莎、布魯斯、索爾,那麼,如果史蒂夫的推測跟記憶沒錯的話,下一個應該會是……

  就在史蒂夫一邊在心裡思考著,一邊朝著魔法傳送門邁出步伐時,一直保持沉默的星期五突然開了口。

  「……生日快樂,羅傑斯隊長,下次請帶巴恩斯中士一同前來,我也很想他。」

  「……我會的,星期五,」愣了一下,史蒂夫看向空中,笑開了嘴,「巴奇一定也會很高興見到妳。」

  接著,史蒂夫看向勾肩搭背的索爾跟布魯斯。

  「還有你們兩個也是,下次見面時,我們再一起喝個痛快。」

  說完後,對微笑的布魯斯跟索爾揮了揮手後,史蒂夫跟身後的奇異博士一前一後踏進了傳送門。

 

 

 

 

 

 

 

 

TBC

 

 

 

 

 

 

___

 

 

 

大家希望到時候重逢時巴奇身上穿的是跟史蒂夫一樣的純白新郎禮服還是純白的新娘婚紗呢?

新郎禮服當然最恰當,但我個人更想畫新娘婚紗(

 

 

0
司馬真

作者: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