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Because,You Are Here (7)

過渡期過渡期
某人發現自己的心意囉~以後有得犯相思病了XD

 


___

 
-1944-

巴奇坐在史塔克的私人餐廳內,偌大的餐廳內只有一張大方桌
雖然是臨時搭建出的,但是以那個時代以及戰時中來說也相當低調奢華了
巴奇對面坐著佩姬,左方是羅傑斯,右方是霍華德
四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邊聊邊用餐,沒人提到公事或私事,幾乎都是不著邊際的閒事
不知不覺間也已經到了上餐後甜點的時刻

史塔克家的私人廚師即使是在軍中的臨時營區也能料理一桌豐盛的佳餚
比起昨晚跟早上匆匆解決的軍中伙食要來的美味太多
但是羅傑斯有點食不知味,他一心只想跟巴奇道歉或說些什麼
或者他其實是想跟巴恩斯道歉,他知道,但巴恩斯不在這裡

羅傑斯在聽了剛才巴奇的一席話之後
感動之餘卻隱隱覺得有種漠然的不安感在胸前擴散開來
就算未來不可避免,但是他還是想知道為什麼
羅傑斯現在滿腦子都是巴奇巴恩斯,不管是現在的還是未來的
這使得他甚至連在跟他憧憬的佩姬講話都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巴奇瞇起眼觀察羅傑斯跟佩姬微妙的互動
在一旁神秘的笑看著三人的霍華德用餐巾擦了擦嘴,舉起杯子敬向巴奇

「敬美國隊長最忠實的戰友」

巴奇將視線移到霍華德身上,另外兩人則停下對話望向巴奇
他們似乎已經認定巴奇的金屬手臂來自於跟美國隊長一同奮戰所造成的
雖然事實上也不能說是不正確的,巴奇邊想著,跟著舉起杯子回敬霍華德

「敬美國最聰明的天才」

霍華德張大了雙眼像是意外於巴奇對他的評語,接著微笑著飲了一口酒
然後兩人又同時將杯子舉向望著他們的佩姬還有羅傑斯

「敬最偉大的美國隊長還有最精明幹練的卡特探員」

四人互相舉杯致意,所有想表達的一切盡在不言中

一場午餐會在平淡輕鬆的氣氛下結束了
要離開時巴奇看到卡特探員問了羅傑斯什麼,而羅傑斯帶著歉意搖搖頭
他沒能去多想什麼,因為霍華德正跟自己握手,跟那隻左手

「如果單獨待在營帳中會無聊的話,你可以到我這裡來」

霍華德朝巴奇眨眨眼,露出歡迎的笑容
但巴奇看得懂他閃爍著光的眼神,東尼也常對自己露出那種眼神,正確來說是對他的左手
巴奇幾乎可以確定霍華德肯定對自己的金屬手臂很有興趣
他甚至可能其實應該從剛見到時就很想仔細研究一番了
但是礙於他自己的不能得知未來理論,所以他想碰又不能碰

想到這裡巴奇還故意讓金屬手臂的金屬片動了一下,然後用左手跟他比個OK的手勢
看到霍華德明明心癢難忍還要裝作若無其事,巴奇忍不住在心底偷笑
當然表面上還是一如往常的面無表情

跟霍華德那裡離開後羅傑斯拉起巴奇的左手,巴奇看了他一眼
羅傑斯一直不回頭,巴奇也沒有甩開,兩人就這樣拉著手避開了他人回到營帳裡

一回到營帳裡,羅傑斯就放開了手
他轉過身望向巴奇,他剛剛在路上想了很久,最後開口第一句話還是選擇道歉

「對不起」

巴奇看著他,平靜的反問

「為了什麼?」

「為了我剛剛做的蠢事」

巴奇看著眼前一臉愧疚的男人,很想摸摸他跟自己戀人相同卻又些微相異的金髮
但巴奇只是放柔了語氣

「你不用對我對不起,要說也是跟他」

「我」

羅傑斯才剛張開嘴就被巴奇打斷

「不過我想他也一定會這麼說…那有什麼好道歉的,傻小子」

巴奇用手牽動著嘴角,做出巴恩斯的笑容
羅傑斯呻吟一聲,用手抹著自己的臉,像要抹去心臟漏跳一拍的感覺

「巴奇,我…那是因為我嗎?」

羅傑斯深呼吸,看著巴奇的金屬左手,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問

「不,不是的…」

巴奇垂下眼,輕輕的撫摸著那條冰冷的金屬手臂
曾經有某人執拗的在上面烙下一個又一個吻將冰冷蛻變成溫暖
想起了他,巴奇自然而然的露出了淡而溫柔的微笑

又是這種感覺
看到巴奇的表情,羅傑斯又感到心臟一震
羅傑斯看著巴奇,看了很久很久,看到連巴奇都忍不住開始挑眉

「最想保護的沒能保護到,而他們還叫我美國隊長」

羅傑斯突然開口,語氣中卻帶著揮之不去的自嘲

「…史蒂夫?」

羅傑斯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我總想為你做些什麼,但是最後都是你為我做了什麼」

「你不用想那麼多,我都是心甘情願的」

巴奇伸出手想搭住他的肩,羅傑斯突然低吼了一聲

「我就是怕這一點!」

為了口口聲聲的正義理念,他跟巴恩斯彼此相互扶持的走到了這裡
但他其實都能意識得到,支持著史蒂夫羅傑斯一路走來的理由
除了冠冕堂皇的維護自由正義以外,最大的因素,其實是巴奇巴恩斯

自從巴奇參軍後,他一直很怕,很怕會在某個他所不知道的地方失去巴奇
巴奇很有可能正在戰場上流最後一滴血,而自己卻只是安穩的待在布魯克林過著和平的生活
所以他要跟他一起上戰場,要跟他並肩作戰寸步不離

他做到了,他注射了血清,他擁有了強大的能力,他救了巴奇
而巴奇巴恩斯卻不知從何時開始,將自己的立場隱藏到了美國隊長之後
他心甘情願的跟隨在自己身後,甚或為了保護美國隊長而獨自一人藏在遠方狙擊

而那絕對不是當初史蒂夫羅傑斯注射血清時預料得到的結果
巴恩斯從來沒抱怨過什麼,就算自己身處於痛苦之中,他總是適時給予自己鼓勵跟笑容

他是隊伍中優秀的狙擊手、美國隊長最可靠的副手、史蒂夫羅傑斯最忠實的戰友
但他絕不只是美國隊長的小伙伴那麼簡單的存在
巴奇巴恩斯是史蒂夫羅傑斯最無可取代的…最無可取代的,什麼?

羅傑斯思考到這裡突然冒出一身冷汗,但卻又莫名的感到一種清明
是了,他一直沒去認真思考過他對巴奇的想法
因為他們彼此太過親近反而看不清楚自己的內心

羅傑斯突然發現,自己一直以來對巴奇巴恩斯抱持著怎麼樣的感情
他會突然那麼暴躁,是因為昨晚看到了巴奇身上的痕跡
他在嫉妒,嫉妒那個在他身上留下印記的陌生男人
他在吃醋,吃未來沒保護到他卻依然受他信賴的自己的醋
不管是過去還是未來的巴奇巴恩斯都對他無比的信任!
他剛剛甚至對巴奇跟霍華德的對話感到莫名的煩躁

而他居然一直到剛才那一瞬間才發現為什麼會這樣
史蒂夫羅傑斯,你是愛上自己的好友而不自知的超級大蠢蛋

他將眼神從眼前一臉詫異看著自己的巴奇移開
然後雙手摀著發燙的臉蹲了下來,發出一聲悶悶的哀鳴

 

 

*** *** ***

 

 

-2014-

史蒂夫一看到裡面的景象心臟瞬間緊縮了一下

巴恩斯背對著門口站在室內的正中間,雙手平舉在空中
而三個角落都站著人舉著武器瞄準他
史蒂夫根本來不及看清是誰又是用什麼武器在瞄準他
他反射性的大吼一聲後幾乎想要往前衝過去

「史蒂夫?」

聽到史蒂夫的怒吼,原本背對著門口的巴恩斯震了一下,一臉驚訝轉過頭
史蒂夫才剛看清楚巴奇的頭上跟雙手掌心各放著一顆蘋果
下一秒鐘一支箭、光束還有火光就伴隨著各自的聲響射了過來
史蒂夫幾乎是下意識的將巴恩斯撈到了自己懷裡
蘋果咕嚕咕嚕的從巴恩斯手上滾了下來

「看,只有我射中了!」

角落裡傳來一聲興奮得意的聲音
史蒂夫跟巴恩斯看著牆壁上被燒出來跟打出來的一大一小的兩個洞
還有地上中了一支箭的蘋果

史蒂夫再將目光移向在場的另外三個人
站在角落的分別是只有右手裝上鋼鐵裝甲的一臉失望的東尼
剛射出弓箭正中目標一臉得意的克林特
還有舉著手槍挑眉望著他們的娜塔莎

「…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史蒂夫低頭望向掉在地上還插著箭的蘋果
強忍住想撿起蘋果往每個人身上丟過去的衝動,揉著太陽穴問
巴恩斯看著史蒂夫,又看了其他三人,對著史蒂夫說

「…挑戰威廉泰爾?」

「喔,不不我們並沒矇眼,不能算是威廉泰爾」

史蒂夫瞪了東尼一眼,東尼連忙將雙手舉在胸前亂揮

「嘿!不要瞪我,是你的小伙伴提議的」

「…巴奇?」

史蒂夫訝異的將視線移到巴恩斯臉上
巴恩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點頭

「嗯」

露出小虎牙的模樣在史蒂夫眼中實在太可愛,他的氣根本生不起來
只是盯著巴恩斯看然後跟著笑了出來

「隊長不公平,為什麼沒瞪他還笑得那麼溫柔!」

娜塔莎將槍收了起來朝東尼翻了個白眼

「你別明知故問了鋼鐵人」

總而言之事情是這樣的
在東尼帶著巴恩斯回到原本的那個為巴恩斯準備的會議室後沒多久
克林特跟娜塔莎就來打擾了,看到巴恩斯也在場寒暄一番後就聊起來了

不知怎地就聊起關於狙擊能力的話題
然後不知怎地巴恩斯就提議要測試看看
又不知怎地就變成了要有人站在中間當標靶
因為地方小,三人就移動了場所,途中東尼還到廚房弄了幾顆蘋果

「我是第一個挑戰的,而且我一槍一個」

巴恩斯笑著說,還得意的指著放在不遠處桌上的三顆蘋果
史蒂夫看得見上面各有一顆清晰的彈痕

「還不是用狙擊槍喔!是黑寡婦借給我的手槍」

「黑寡婦?」

娜塔莎對史蒂夫略帶責難的視線只是聳聳肩
史蒂夫皺眉看了懷中的巴奇,又看向三人,語氣中帶著不悅與責備

「你們不覺得這非常的危險嗎?要是誤傷巴奇怎麼辦?」

東尼指著史蒂夫,對著右邊的兩人誇張的嚷嚷

「你看,他可沒說要是誤傷我們怎麼辦!」

「我相信巴奇的狙擊能力,他不可能會傷到你們」

「也就是說你不相信我們的能力?」

「我當然相信,我只是擔心萬一有-」

史蒂夫話還沒說完就被克林特打斷

「就算只有億千萬兆分之一的可能性會傷到巴奇,隊長也會擔心的啦!」

東尼用力的點頭表示贊同

「說得也是!」

聽到克林特跟東尼的這兩句對話,巴恩斯又有點難過了起來
他不想成為史蒂夫的負擔,但是很顯然的未來的史蒂夫對未來的自己相當的過保護
明顯到史蒂夫的同伴們也都知道,還會像現在這樣拿來調侃
那很不好,一點都不好,但是他卻隱隱覺得,在自己內心深處是有那麼一點…開心?

巴恩斯想到這裡,為自己的想法打了個哆嗦
感覺到懷中人的動作,史蒂夫低頭看著巴恩斯

「巴奇?你還好嗎?」

也許是因為一直被史蒂夫抱著讓他有了某種異樣的感覺
巴恩斯只好輕拍史蒂夫的胸膛,要他放開自己

「我很好,我沒事!你可以放開我了嗎?」

史蒂夫這才意會到自己一直把巴恩斯攬在懷裡
雖然慌慌張張的放開了巴恩斯,還不忘上下打量確認他真的沒事

另外三人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東尼走到他們面前搭著他們的肩說

「為了表示差點誤傷隊長寶貝的歉意,怎麼樣?一起吃個午飯吧?」

史蒂夫看了巴恩斯一眼,用眼神對他詢問可否,巴恩斯點了點頭
既然巴恩斯也沒特別在意東尼口中隊長寶貝的含意,史蒂夫決定裝作沒聽見
雖然不知道表示歉意跟一起吃午飯兩者之間有何關聯,他們還是決定一起去吃午飯
比起兩人獨處,史蒂夫覺得跟其他人在一起對巴恩斯比較好

途中他們很有默契的不讓巴恩斯看到他不該看的
比如說原本掛在走廊的史塔克家親子三人的合照之類的都被刻意遮了起來
之後他們順道去把窩在研究室裡的班納博士也挖了出來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也沒去哪裡,有巴恩斯在也不可能去外面餐廳
他們走到史塔克大樓的餐廳裡,除了巴恩斯以外大家開始猜拳,決定誰來做午餐
最後由輸了的克林特掌廚,說是掌廚其實也只是把冰箱上層的冷凍披薩丟入微波爐裡

其他人在等待的時候繼續聊天,基本上都圍繞著巴恩斯跟史蒂夫過去的事打轉
等到披薩送上桌,大家也有志一同的看著巴恩斯,克林特還做出了請享用的手勢

巴恩斯咬了一片披薩後大力的點了點頭
大家看了他的表情後都跟著放鬆心情
接著大家開始你一片我一片的分享著披薩

史蒂夫在一旁默默的觀察著巴恩斯跟其他人的互動
跟巴奇不一樣的是巴恩斯跟他們打成一片的速度飛快
就算不去管原本他們跟巴奇就認識,在這一年內還建立了不錯的關係
但是巴恩斯是昨天才來到這個時代跟他們見面
彼此之間的互動卻像是本來就該跟他們是一夥的那種感覺

史蒂夫不免幻想要是當初巴恩斯跟他一起冬眠的話
也許有巴恩斯在身邊他會更快的融入這個時代
不過再怎麼想也沒辦法改變發生過的事實

他又想起才剛跟自己對話過的巴奇
過去的世界只有霍華德,沒有像這些人會陪著他,而過去的自己又不夠成熟
他開始在心底描繪著巴奇孤單一人坐在營帳裡的畫面,並為了自己的想像感到心疼

「…史蒂夫、史蒂夫?」

等回過神來,巴恩斯的手正在史蒂夫的眼前上下晃動著

「…嗯、怎麼了巴奇?」

「你都沒怎麼吃,還在恍神,你累了嗎?…還是剛剛跟我談了什麼?」

「沒…沒什麼,我只是想到你…呃、我是說未來的你」

巴恩斯臉色微微一沉

「…你那麼擔心未來的我?」

其他人開始一副『糟了』或是『有好戲看囉』的表情裝作東張西望,但個個都拉長了耳朵

「因為那是你」

不知道是否有察覺到巴恩斯的心情變化,史蒂夫只是笑了笑

「就像你以前跟我說的,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陪你一輩子」

巴恩斯愣了一下,其他人也呆住了

「隊長不覺得這句話像在告白還是求婚什麼的嗎?」

克林特小小聲的跟身旁的娜塔莎咬耳朵

「哼,他最好是知道,不過他現在應該發現了」

娜塔莎將背往椅背靠,用鼻子笑了一聲
布魯斯跟東尼很好心的站了起來開始忙著收拾碗盤
因為巴恩斯跟史蒂夫都僵在現場,臉紅得像猴子屁股

 

 

 

TBC

 

 
再強調一次:不會有被自己NTR的劇情
但是下一話會有巴恩斯捉姦在床(誤)在枕頭下發現棕色長髮的劇情XD

「哇喔~是你帶姑娘回來過夜還是我?」
「呃…(那是你的頭髮啊巴奇!)」

還有好想寫四人約會喔…一定很甜很有趣…
比如史蒂夫們去買冰淇淋回來看到巴奇們頭靠著頭在談笑
瞬間兩人腦裡都是『世界真是太美好了』的小花滿天飛之類的XDDD

 

0
司馬真

作者: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