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老夫少妻 (7.5)下

前面章節:(1)(2)(3)(4)(5)(6)(7)(7.5)上

ABO,中世紀歐洲的老夫少妻和親AU梗

說好的火王子馬震(

半推半就的半強制肉,如果說本篇裡老盾的自制力跟溫柔值都是滿分十的話,中火()大概都是負十的糟糕程度,還請注意(毆

(順說老柯大概五五波、阿桃大概自制力四、溫柔值六(跟中火比起來都不錯啦XD)

不小心暴走了所以有點長,還請慢慢看~

 

 

___

 

 

杰克曾經以為自己心如死灰。

早在二十三年前,他的心就被現在身後這個用強大的力量將自己禁錮在馬背上的Alpha燃燒殆盡。

然而,當遙遠地看見坐在馬背上,因與自己的不期而遇而驚訝地睜大雙眼的強尼時;當自己握著韁繩的手腕被用力抓住,腰間被另一隻手牢牢環住,連驚叫怒罵都還來不及發出就被強行抱上馬背上時;當感受到強尼體溫及熟悉的Alpha信息素時,一瞬間,杰克只感到自己平靜已久的心臟無法控制地猛力跳動。

他不應該再為這個曾經囚禁自己、逼迫自己誕下子嗣,如今又再次強行將自己抓上馬的惡劣Alpha心動,但事實上,早在兩雙驚愕的眼神同時對上的那一霎那,他就懊惱地明白,就算已過了那麼多年,他還是忘不了他。

只因為強尼是跟他擁有同樣立場、真正了解他……也是這個世界上唯一愛著自己的人。所以才能夠傷害他最深,又只需一個眼神就點燃他死去的心。

即使時間已過去了二十多年,這個如烈火般的男人依然如此炙熱,燙得杰克心亂如麻,為了不讓身後的Alpha察覺到,杰克只能選擇拼命掙扎。

由於杰克跟強尼的追逐戰是在格蘭特王國的主城外出了城門後的護城森林邊緣展開的,而且兩人雖然都是王弟,且一個是王國的公爵、一個是公國的子爵,但身邊都沒帶任何隨從或護衛,所以並沒有任何人目擊到強尼強行擄走杰克的畫面。

就如同當年,杰克被強尼囚禁了七個多月,卻沒有人任何發現,最後還是因為強尼自己為了杰克懷孕後期的不適跟抑鬱而擔心得忍不住向史蒂夫求助,才會在史蒂夫的質疑下一不小說溜嘴。

所以杰克知道無論自己怎麼呼救都沒有用,因此並沒有大呼小叫,只是拼了命地在強尼的馬上扭動著身體試圖掙脫。

但無論杰克如何擺動雙手、扭動肢體,他都無法從強尼的懷抱中掙脫,反而使得強尼為了不讓他逃離而抱得更緊。

「杰克……!」

一手緊緊環抱住拼命掙扎的杰克,喜出望外的強尼將鼻間埋在杰克原本梳理整齊的髮尾間,貪婪地吸吮著分別多年的,只屬於自己的Omega身上所散發出來,那如盛開玫瑰般成熟馥郁的誘人香氣。

跟他那矜持嚴謹的王兄截然相反,強尼別說不是什麼聖人了,在遇到杰克之前他只要看對眼,基本上是來者不拒。但自從與杰克結合,並與他分開的二十三年來,強尼沒再遇到過像杰克這樣,如此讓他意亂情迷、神魂顛倒的存在。

當年史蒂夫在流放他到邊境去時,曾經苦口婆心地要他反省冷靜,別再做出錯誤的選擇,而強尼雖然依舊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錯,但當年杰克臨走時平靜落下的眼淚讓強尼心中有所內疚,因此也多少有反省。

所以即使經歷了十年的流放軟禁,直到獲得史蒂夫的原諒得以回到主城後,強尼也選擇留在北國邊境,沒有再回來。

不再主動去招惹杰克對強尼來說就已經是最大的自我約束,或者也可以說是賭氣--所謂,既然你不想見我,那我也不去找你的孩子氣。

剛才會一時好玩而對自己王兄的小王后感興趣而出手調戲,也是基於對杰克的移情作用--因為巴奇的背影很像年輕時的杰克。

但當強尼剛才意外地再會了杰克,與那雙驚恐中藏不住悸動的藍綠相望時,瞬間,從心底深處被點燃的熾烈情感,才讓強尼明白到原來自己對這個Omega的熱情從未曾熄滅過,並且熊熊燃燒著。

現在,近距離的看著被自己抱在胸前的杰克的背影,強尼才了解到,即使再像,卻沒有一個人能像杰克,如此挑起他內心所有熱情與欲望,讓他只想要再一次得到這個孤傲的玫瑰,就算會被紮得滿手鮮血,他也毫不在乎。

無法抑止自己的激盪情緒,亢奮之下強尼臉上的笑容顯得有些猙獰,一手壓制住杰克的兩隻手腕,另一手往後用力一扯,一把就撕開了杰克緊密包裹住脖子的高領。

被撕扯開來的布料在風中飄落,自從被標記之後就很少曝露在外的後頸在失去了遮蓋物之後於強尼眼前一覽無遺,雪白的光滑肌膚上依然能夠隱約看見二十多年前,當初強尼強行標記杰克時所留下的咬痕。

頓時強尼的腦中浮現起了當初自己是怎麼在求婚被冷冷拒絕後,衝動地不顧一切,將杰克囚禁在王國的夏季離宮裡,還在明知對方懷孕之後無視對方怎麼哭喊怒罵,依然狠心進入這個Omega的體內深處,並永久標記他的種種,源於本能及情慾的衝動讓強尼再也無法壓抑自己,低下了頭張口咬住了杰克的後頸。

「放開我……強尼!」

耳邊傳來布料裂開的聲響,以及後頸上突然一涼的感覺,讓杰克身軀一顫,更加劇烈地掙扎。但一切只是徒然無功,在強尼咬破他後頸的瞬間,伴隨著尖銳的刺痛,溫熱的酥麻感就從該處迅速擴散開來,並蔓延至杰克全身每一處,令他身軀不由自主地軟化,體溫也升高了起來、下腹內更是生起了羞恥的酸疼燥熱。

本就不是很有自制力的強尼在難以抑制的激情之下咬得相當用力,杰克柔嫩的後頸幾乎是立刻就流出了鮮血,湧入了強尼的口中。

口中的甜腥味以及懷中杰克身軀一震,倒抽一口氣的反應恍惚間讓強尼想起了,當年他將這個Omega鎖在床上,從身後壓制住他,咬住了杰克後頸的腺體,然後在杰克不知是威脅還是哀求地對他說:「你瘋了嗎?懷孕時標記會流產,你想要這個孩子就停下。」時,他是怎麼回答杰克的?

盯著杰克顫動的睫毛中滲出的淚水,強尼勾起了嘴角。

喔,對了,當時他的確是笑著對杰克說--就算流產了又怎樣,反正你本來就不想生,之後再讓你懷上就好。

那時候杰克蒼白的臉上,既讓他心疼又興奮的絕望表情強尼至今依然記得很清楚。

在嚐到了血的氣味後,血腥味混合著從Omega腺體中所散發而出的濃郁香氣,更加勾起了強尼身為Alpha的原始本能,佔有欲跟侵略性令他欲罷不能地猶如野獸般吸吻舔咬著杰克的後頸。

比起後頸腺體處的疼痛,更讓杰克不知所措的是從身後霸道地包圍著他的Alpha信息素,毫不客氣地對杰克宣示,叫囂著自己就是他的Alpha,身為Omega的杰克必須乖乖臣服他。

即使當初是被強行標記,並且分離了二十多年,但杰克幾乎要盡全部心力才能勉強抗拒強尼近乎狂野的氣勢,不去像個柔弱膽怯的Omega那樣哭著求他,就算死他都不會去求他。

然而這並不容易,尤其是在強尼一邊激動地啃吻著杰克的後頸,並用雙手粗暴地撕開了杰克的上衣,一手靈活地撫上他起伏的胸膛,並用手指乎輕忽重地揉捏著胸前顫抖著的肉粒時,杰克可以說是驚慌失措。

就算這裡除了他們以外,沒有任何人存在,然而不管怎麼說這理畢竟還是外頭,而且他們的身分都很敏感,更不用說他們都還在奔馳著的馬上--雖然,他們並不是第一次在馬上進行性行為,但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時他們都還是血氣方剛的青年,一切只覺得新鮮好玩,跟現在的心境完全不同。

「不……別……啊!」

察覺到強尼打算做什麼,杰克焦急地想要阻止,然而當強尼用另一隻手探入下半身,並握住了他的性器時,突如其來的直接而強烈的刺激讓杰克全身猶如被電流竄過,顫抖著發出尖叫。

無視杰克的尖叫與震顫,強尼只是循著腦中的記憶,熟悉地套弄著杰克的勃起、愛撫著杰克的乳尖、親吻著他的後頸跟肩膀。

強尼的這些行為並不溫柔,甚至可以說相當粗暴,卻讓杰克感受到了令他身心都酥軟的快感。

無法抑制身軀因快樂而顫抖,身體又被強尼壓制住,杰克只能左右搖晃著腦袋,用力咬緊牙關,試圖壓抑著自己的呻吟,卻無法不去享受這份他已經很久沒感受到的,令他又愛又恨的性的歡愉。

雖然已二十多年沒見,但他們曾經相當融洽,不只是心靈,當然包括了肉體上的契合度--更正確的說,當初他們只是一夜情,卻沒想到那一場性愛實在太完美,才會繼續交往下去,最終在對彼此的了解之後變成某種近似互舔傷口的共犯者那樣複雜的愛情。

更何況自從被迫生下孩子,回到自己國家專注在政治道路上之後,杰克就沒再跟任何人有過親密接觸,現在突然被這個該死的Alpha擒至馬上,心裡本應是抗拒的,肉體卻背叛他的心做出迎合的準備。

證據就是,他的下體竟已開始分泌出溫熱的愛液,不斷從後穴中湧出,甚至浸濕了他的褲襠間。

緊貼在他背後的強尼當然立刻就察覺到杰克身體的變化,勾起了嘴角,不無得意地在他耳邊低笑出聲。

「我的寶貝……你還是一樣……如此敏感……才摸一下你就濕透了。」

這句輕柔的揶揄像把刀,割得杰克身軀一震,猛然襲來的羞恥心跟肉體的燥熱讓杰克滿臉通紅,扭過頭去睜著一雙濕紅的眼眸,惡狠狠地瞪著身後玩弄著自己的強尼,卻不知看在強尼眼中卻只是激起他的情慾及肆虐心。

「誰是你的……嗯……啊……嗯嗯……!」

太久沒有嚐到性的愉悅,甚至因與強尼的過去而導致有些後天性冷淡,連自慰都沒有過的杰克在強尼加快加重的撫弄下,很快就抽搐著身軀將白濁射到了強尼的手中。

相隔二十多年來的高潮使得杰克腦袋一片空白,全身酥麻,除了趴在馬頸上張口喘息,什麼也做不到。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一邊在馬上進行著荒淫的行為一邊策馬來到了護城森林的邊緣,隨著強尼將馬騎入杉木林內,冬季也依然濃密的枝葉遮蔽了正午的陽光,沒有陽光帶來的暖意,森林內的氣溫比起外部要來得寒冷許多。

然而馬背上頭緊貼在一起的兩人卻一點也不覺得冷,沉浸在高潮之中的杰克腦子昏沉沉的,宛如陷入熱潮期,Omega的本能幾乎完全蓋過了杰克的理性,甚至無意識中配合著強尼愛撫著自己腰臀跟股尖的動作,趴在馬頸上,雙手揪著馬鬃,弓起身子撅起屁股,好讓強尼能順利進入自己那渴望著身後Alpha的小小肉洞。

感覺到杰克迷迷糊糊之下變得主動,強尼喜出望外地立刻將上身往前傾,趴在杰克背上,往股縫間不斷湧出愛液的小洞內插入手指,輕而易舉地就整根滑入了杰克濕熱的後穴。

「唔……啊……」被異物侵入的感受讓杰克身子微微一顫,嘆出了甜膩的呻吟。

許久未曾被人侵犯過的肉穴內相當的緊實,宛如處子,卻又濕軟溫熱,蠕動著的柔潤肉壁像是在對強尼做出熱烈邀請,於是強尼也就接受了杰克內部的邀請,及吼吼地抽出了手指,稍微拉下褲頭,掏出早已蓄勢待發的碩大粗熱,對準那處流著水的紅潤小洞,一個挺身,粗暴地捅進了杰克的體內。

「啊啊……!」

不只是臉,連全身肌膚都染上了淡淡一層潮紅的杰克沒有任何抵抗,只是半閉著眼,因被火熱的堅挺強硬撐開來的衝擊而繃緊了身子,並從顫抖的嘴中吐露出混著痛苦跟愉悅的低吟叫聲。

一進入杰克的體內強尼就忍不住發出滿足的嘆息,濕熱柔嫩的肉壁緊密包裹著他的性器,帶來了極致的快感,讓他幾乎是一插入就瘋狂地壓著杰克,往那處許久不曾嚐到的濕熱天堂猛力進出,幹得杰克連連顫抖、渾身酥麻,無法停止嗚咽與啜泣。

現在的他們完全忘了自己的身分,甚至是之前所有的愛恨情仇,只是一對普通的,結合在一起的Alpha跟Omega,沉溺在本能的情慾中,無法自拔。

即使背上乘載著一對淫亂的Alpha跟Omega,強尼的駿馬也依舊盡責地在樹林間穿梭,馬蹄踩踏在枯葉及泥地上所帶來的起伏跟震動,使得兩人之間的結合帶來的異樣的刺激,那是很久以前,強尼也曾帶著杰克體會過的快樂。

難以言喻的快感讓兩人更加瘋狂地索求著彼此,緊緊抱著杰克,強尼配合著馬的步伐及節奏,一下又一下地淺淺抽出、重重插入,直操得杰克張著合不攏的嘴哭喊不休。

快感越來越強烈,在強尼的劇烈衝撞之下,杰克體內深處的第二重入口被頂了開來,Omega的本能驅使著他不顧疼痛,分泌出大量的愛液,熱烈地迎接著Alpha的侵入,蠕動著的狹小肉環貪婪地吸吮著尖挺的肉棒頂端,並隨著激烈的進出而收縮、痙攣,只為能讓強尼再次將種子撒在他的子宮內。

在強尼的猛力抽插下,又酸疼又酥麻的極致快感猶如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將杰克帶上了高潮,當強尼重重頂入最深處,將滾燙的精液灌入他抽搐著的Omega器官時,幾乎要被燙傷似的酸脹以及難以想像的快樂終於讓杰克失去了意識。

 

 

*** *** ***

 

 

「……嗯……」

當杰克從奇妙的全身酸軟中慢慢甦醒過來時,他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陌生的簡陋小木屋中,全身赤裸著躺在披著熊皮的木板床上的自己身上蓋著鹿皮製的毯子,床邊有個小小的方桌,再過去有個火爐,裡頭正燃燒著木材。

從窗外的一片黑暗來看,現在恐怕已經是夜晚了。

而剛才強行將他擄至馬上並粗暴侵犯他的Alpha正坐在桌邊,背對著火爐搖晃的火光,一手支著臉頰,睜著一雙猶如火爐內旺盛燃燒的柴火般的炙熱眼神凝視著自己。

忽略內心的躁動,杰克掙扎著撐起上身,冷冷地瞪著強尼,「……你又想將我關在什麼地方了?強納森‧格蘭特‧羅傑斯伯爵。」

就像二十三年一樣。

「這裡是護城森林中的狩獵小屋,這個季節沒有任何人會來這裡。」與杰克那雙冰冷的眼眸相望,強尼只是笑了笑,「你現在這樣不方便直接回你的國家,當然也無法回我國的主城,我只好先帶你來這裡休息。」

杰克沒有回應,只是冷著一張表情,強尼也不以為意。

盯著毯子下杰克赤裸的肌膚,強尼舉起食指向杰克,「只要你不逃走,願意跟我結婚,我就帶衣服來給你,也不會限制你的行動。」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杰克說不,那強尼大概不會帶衣服來給他,當然更不可能放他回家。

在外頭不時呼嘯而過的風聲,以及柴火燃燒的嗶波聲中,兩人互相凝視了許久,直到杰克終於開口打破了沉默。

「不管你問多少次,我的答案都只有一個,就算我的確被你標記,也生了你的孩子,但我這一輩子都不會跟你結婚。」

說著,杰克垂下了眼,在爐火的昏黃照明下,表情看起來有些自嘲,「……而且你不需要找像我這種小國的子爵……我甚至連親王都不是,你是這個國家的伯爵,你想要什麼樣的Omega、生多少孩子都會有人爭先恐後地獻上自己……」

「但我只想要你。」強尼抬起了下巴,挺直了上身,朗聲說:「而你也清楚我的個性,你越是拒絕我,我越是想要讓你只成為我一個人的。」

在強尼毫不猶豫地宣告之後,杰克也不甘示弱地回應:「那你也應該明白,你越是逼我,只會把我們都逼上絕路。」

「我明白,但是你也無法讓我不愛你,也無法不愛我,」強尼沒有生氣也沒有悲傷,只是笑著,「所以就算那條路的盡頭是懸崖,我也會帶著你一起衝下去。」

杰克皺起了眉心,看著強尼那雖然已近不惑,卻依然意氣風發的跋扈,內心同時湧上了猛烈的恐懼跟強烈的悸動。

他們都太了解彼此的個性,卻都不肯為對方妥協。

除了杰克自己對自己國家的私心以外,強尼的狂妄不羈正是杰克當初之所以不願生下強尼的孩子、不願答應他的求婚的原因之一。

理性讓杰克拋棄了自己天真的想法以及對強尼的愛情,所以,為了割除一切與強尼的連繫,當年生下孩子之後他才會連一眼都不去看,狠心拋下剛出生的孩子,回到自己的國家,從此遠離強尼。

然而他也明白,自己內在感性的那部分靈魂其實很想要跟隨著強尼,與他一同並駕齊驅在危險的絕路上。

「……我以為我愛過你,」沉默許久,杰克低下了頭,輕聲低語:「但現在……我不能確定。」

強尼從椅上站了起身,面露喜色,「你說的……是指過去你愛過我,還是現在你還愛我?」

杰克看著強尼如內焰般靜靜燃燒著的藍色瞳孔,低垂著頭,咬住了下唇沉默不語。

「你不回答,我就自己往好的地方想,明天我會帶著衣服過來,」走到杰克面前,強尼勾起了杰克的下顎,一手指著森林深處的方向,「我們的兒子現在就住在那裡,到時候我帶你去看他。」

「不……」身軀一震,杰克臉色暮地刷白,拍開了強尼的手,胡亂搖著頭,「我不去。」

強尼盯著杰克,好一會才問道:「是不想去、不能去……還是不敢去?」

內心一顫,咬著下唇,杰克別開了眼神。

這個男人總是如此,輕易地就揭穿杰克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感情。

「你以為……是誰造成的……」

「當然是你。」忽然間強尼收起了笑容,露出有些氣憤的僵硬表情,「我當年可是負起了責任,打算正式向你求婚了,是你怎麼都不願意接受。」

面對強尼的指責,杰克咬了咬下唇,「……別說的好像是我對不起你。」

強尼嘴角浮現起嘲諷似的笑容,彎下了腰,再次勾起杰克的下巴,強迫他看向自己。

「也許你沒有對不起我……但你不要說抱過了,連一次都沒看過克里斯吧?」強尼瞇起了雙眼,非常溫柔地輕聲說著:「真是狠心的母親。」

強尼殘忍的話語猶如割在杰克的心上,使得他全身大大一震,雖然倔強地沒有避開強尼的眼神,卻無法抑制顫抖的身軀,雙手下意識地揪緊了底下的熊皮毯,嘴唇也被他自己給咬破,但他只是低著頭任由鮮血從唇上流下。

看著從杰克紅通通的眼中滑落的透明液體,強尼的心也軟化了,嘆了一口氣,垂下手。

「……我給你一天的時間考慮,杰克,明天早上我就帶著衣服來找你。」

看著門板被關起來的畫面,杰克才終於身體一軟往後躺下,無力地倒在床上,閉上了酸澀的眼睛,任由淚水盡情滑落。

 

 

 

 

 

 

 

 

 

 

 

TBC

 

 

___

 

 

 

因為強尼其實始終沒覺得自己錯了,他覺得自己都決定負責任娶杰克了,是杰克無情地拒絕了他,所以史蒂夫揍了他並將他流放到邊境也沒用、杰克避不見面也沒用,一個不認為自己錯的人,任誰都沒辦法讓他真正反省的

不過下一話會回到主線,主線還很有一大段伏筆呢,三組副CP以後都會另外有他們的戲分,以後有機會再提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