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老夫少妻 (5)

前面章節:(1)(2)(3)(4)

ABO,中世紀歐洲的老夫少妻和親AU梗

感謝催文,沒想到還有人記得這篇文!

剛好最近又自己一個人再度萌起老盾少冬,於是就更了XD

雖然本話裡老盾本人隱身中,主要是巴奇小王后的王宮大冒險(?

__

 

 

「那我們快點走吧。」

在史考特的安慰下,原本心情不佳的巴奇臉上揚起了微笑,甚至有些興奮地泛著紅潮,拉起了史考特的手就要往房門衝去,但他的貼身侍從卻施力將他攔了下來。

滿臉笑容的史考特望著巴奇那雙帶著疑問的灰綠眼眸,輕輕拍了拍他那頭亂翹的棕髮。

「等一下,巴奇,現在已經不是在我們國家,你不是小王子而是小王后,可不能像以前那樣隨隨便便就往外跑。」

巴奇初為人妻才第二天,更何況嚴格來說他的老丈夫並沒有真正標記他,所以巴奇現在的言行舉止比起身為大國的王后還是更像個天真單純的小國小王子多些。

「我得先把你打理好了再出門,你不只是這個國家的王后殿下,更代表我們巴恩斯王國,你的一舉一動都有可能會影響到兩國之間的印象,雖然昨天你表現得很好,我看這個國家的人都對你這個新來的小王后很滿意,但畢竟也才第二天,保持一下你在他們面前的好形象總是好的。」

像個老媽子般嘴裡絮絮叨叨地說著,史考特手上也沒閒著,熟練地替巴奇打扮起來。

「王后就是王后,為什麼要加個小字啦……而且這樣不就很好了?」巴奇噘起了唇,表露出內心的不滿,但還是乖乖地站好讓史考特打量著他的裝扮。

在史考特的打理下,巴奇俏麗的短髮被往後梳起,露出他的白裡透紅的耳朵,一身海藍色的天鵝絨緊身上衣外套,前對襟及袖口處鑲著金邊刺繡,配合貼身的胡桃色長褲,更是完美展示出他高挑勻稱的身材。

最後將薔薇紅的披風套到巴奇的肩上,並在胸前繫好蝴蝶結,扣上跟他瞳孔同樣色系的綠柱石後,史考特望著眼前俊秀可愛的少年滿意地點著頭,嘴裡也不忘加上親暱的調侃。

「因為你還未滿十八歲,我的小王后殿下。」

雖然如今已貴為王后,但對從小就陪伴巴奇左右的史考特來說,巴奇還是那個稚氣未脫的小王子。

「哼……」史考特的話讓巴奇又不開心了起來,哼了一聲後鼓起了臉頰,嘟噥著:「我也只不過差幾個月,還沒來過熱潮期而已,為什麼每個人都把我當小孩……尤其是那個臭老頭……我都說不怕痛了……」

殊不知這樣嘟著嘴抱怨正讓他更像個孩子而不是端莊成熟的王后,史考特忍住了想捏一捏他那依然有些嬰兒肥的臉頰的衝動,彎下腰對巴奇伸出了左手。

「再拖下去都要中午了,王后殿下是否願意移動您那尊貴的腳到外頭去走走,還是打算在這裡一個人生悶氣?」

「我自己會走。」扁了扁嘴,巴奇將眼神從史考特的手移到他那張嘻皮笑臉的面容上,自顧自地往前走了幾步,才轉過頭指著史考特,「還有你別再叫我王后殿下了,不加小也不行。」

「好好好。」

史考特忍不住笑出了聲,然後加快步伐,匆匆趕到了巴奇面前替他拉開了厚重的王后寢室的房門。

「王后殿下。」

一打開門,門口等著的侍衛長就對巴奇鞠躬,恭敬地行了覲見禮。

「你是……」看著眼前穿著比他原本的國家裡的政務官都還要高級,腰間還掛著一把劍的黑人侍衛長,巴奇沒想很久,就立刻喊出了他的名字,「山姆。」

「很榮幸王后殿下記得屬下的名字。」

看著眼前山姆嘴裡那麼說,卻沒什麼表情變化的生硬回應,巴奇卻不以為意地笑了笑,「我當然記得,史蒂夫昨天第一個就跟我介紹你,還說整個王國裡就只有你是他最信任的人。」

聽到巴奇轉述史蒂夫的話,山姆臉上一愣,接著露出有些得意與喜悅的神色,原本冷硬的氣氛也柔和了起來。

「只有你一個人嗎?」

華麗的寬闊走廊上只有山姆一個人的存在,左右張望著空蕩蕩的走廊通道,史考特代替巴奇發出疑問。

照理說巴奇是新任王后,如此大國,應該分配給王后適當人數的護衛及侍從才對,更不用說巴奇還是急需保護的珍貴Omega,山姆也很清楚,所以有些抱歉地低下了頭。

「由於尊重王后殿下的自由與隱私,國王陛下並沒有另外安排侍從官及其他護衛,如有需要可再另外幫您安排。」

「不用麻煩了,我的身邊有你跟史考特就夠了。」巴奇揮了揮手,對山姆微微一笑:「史蒂夫有跟我說過了,與其人多口雜,還不如只留真正值得信賴的人在身邊,他既然信任你,那我也信任你,何況我自己也不習慣太多人。」

山姆有些意外的睜大了雙眼,看著眼前這個坦率而言,絲毫沒有擺出架子的小王后,心裡原本的隔閡逐漸消去,湧上心頭的想法是:難怪史蒂夫會看上他。

「你知道史蒂夫去哪了嗎?」

並不清楚山姆內心的變化,巴奇只是將他現在心中最在意的事問出了口。

雖然剛才因賭氣巴奇沒有跟史蒂夫說話,但他其實還是很關心史蒂夫。剛嫁過來第二天,甚至史蒂夫還不能算完全標記了巴奇,但Omega會追尋自身Alpha是一種本能天性,即使巴奇自己無自覺。

「是,回稟王后殿下,由於昨日大婚,不少賓客前來拜訪,目前國王陛下正在會客廳中接見他們,陛下有事先知會過我,如果王后殿下有興趣,請務必讓我帶您熟悉城堡內外的構造與設施,他會盡早過來陪您。」

「沒錯,巴奇殿下,這裡是你今後的家,我也覺得首先應當熟悉一下環境比較好。」

在史考特也贊同地點了點頭後,巴奇覆上了自己不知怎地有些難受的左胸,低聲回應:「……嗯,說的也是。」

於是在山姆的帶領及護衛下,巴奇跟史考特開始了一段王宮大冒險。

說是大冒險,是因為這個光是內部兩個樓層就擁有將近一千多個大大小小房間跟廳堂的王宮對從小小公國的他們來說實在太大了,如果不是有山姆領導並一一解說,只怕他們倆早就迷失在這個宏偉奢華的巨大宮殿中。

還好,由於王后不需要到前廳去,所以山姆主要介紹的還是以宮殿南側王后套間為主的內宮殿區域,但即使如此也足夠巴奇眼花撩亂了。

既然宮殿本身相當豪華雄偉,裡頭的僕人與巡邏的侍衛當然也不少,不時巴奇還得跟突然撞見新王后而驚喜或是惶恐的下人們微笑致意。

而當他們在宮殿裡繞了一大圈終於從來到了外頭的御花園時,更是被壯麗的景色震撼得合不攏嘴。

雖然昨天巴奇從正面坐著馬車來時其實有經過,但那時候他坐在馬車裡,史蒂夫摟著他,四周又都是歡呼的臣民,他根本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欣賞花園的美景,現在這裡除了側門的守衛以外,只有他們三人,巴奇才有心情慢慢觀賞。

三人慢慢在花園內散步了一會後,太陽升到了正中間,給寒冬帶來了暖意,也喚醒了肚子裡的饞蟲,在山姆出口詢問巴奇用午膳的意願後,他們繞過花園外側,走在從東側的國王套間往回王后套間的路上。

默默地走了一會後,巴奇輕聲問著走在前方引路的山姆,「史蒂夫是不是也會休息?」

「是,回稟王后殿下,照預定,國王陛下現在應該正在跟賓客一同用膳。」「如果王后殿下希望跟陛下一同膳……」

「不,別打擾他,我只是擔心他會不會忙得忘了休息吃飯,」搖晃著腦袋,巴奇垂下眼,回憶起他們去年的畫面,「那時候我們一起待在那座森林小木屋時,他每次都要等著我帶食物去找他才吃飯,……」

現在回想起來,史蒂夫其實不是忘記吃飯,而是在等著跟巴奇一起吃飯吧。

又走了一會,他們來到了東側的國王套間外牆,巴奇抬起頭望向在陽光下顯得刺眼的白色宮殿外牆,想著現在正在裡頭的史蒂夫,那時的巴奇並不知道史蒂夫的真實身分,只是很單純的喜歡著與史蒂夫擠在一座簡陋小木屋的歡樂時光。

現在他已成為對方的王后,卻無法像當時那樣與他的老丈夫陪伴在一起,內心不僅有些莫名的難過,忍不住開口問著山姆:「……你在史蒂夫身邊待多久了?」

「是,回稟王后殿下,算起來有十年以上了。」

「別那麼拘謹地每一句都說回稟王后殿下了,」皺了皺鼻頭後,巴奇又繼續問:「十年以上,那你應該很了解史蒂夫了?」

「是,不敢說很了解,但這十年來國王陛下大致上的狀況我都曉得。」

「喔……」低著頭望著地面修剪整齊的草坪,巴奇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忍著羞恥心地小聲問道:「他是不是……真的從來沒有過……對象?」

遲疑的問句才剛問完,就傳來史考特的隱忍笑聲,山姆看了一眼滿臉通紅地瞪著身後史考特的巴奇,稍微想了一下。

「……是的,至少在我入宮擔任侍衛的期間都沒聽說過,您是陛下唯一一個表達出愛墓之意的對象。」

看著巴奇彷彿發光般臉上掩不住喜孜孜的笑意,背對著身後兩人的山姆臉上也不僅浮現出淡淡的笑容。

其實,當接到史蒂夫親口下令要自己獨自一人護衛新來的王后這個任務時,山姆是不太高興的,雖然他個人對巴奇的第一印象並不壞,但巴奇年齡太小,不只跟史蒂夫相差了四十多歲,也比山姆小了二十多歲。

而且再怎麼說他也是個泱泱大國的王宮侍衛長,一夕之間護衛的對象從尊貴的國王變成從隔壁小公國來的小王后,心裡難免有些降貴紆尊的憋扭感。

然而現在山姆心中卻升起了一種必須代替史蒂夫好好守護巴奇的使命感。

長年陪伴史蒂夫的他比誰都清楚自從遇到巴奇之後史蒂夫的改變有多大,巴奇對史蒂夫的意義又有多重大,山姆還記得去年夏天從克里斯邊境侯爵的城堡回來之後,史蒂夫的改變。

一向沉穩內斂的老國王開始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年一樣四處採集製作押花,還時常關在他自己專屬的畫室裡,一閉關就是四、五個小時。

由於山姆都守在門外,並沒有擅自入內,所以也不清楚他都畫了些什麼。不過有幾次山姆在史蒂夫開門時曾無意中瞥見畫室裡頭散落著的畫布上,每一副上頭都描繪著棕髮少年的模樣。

在昨天見到新王后之後,山姆馬上就知道了,巴奇就是史蒂夫畫中的少年,也就是這麼多年來史蒂夫唯一動心的對象,而剛開始山姆原本以為他們之間就只是Alpha與Omega之間的性吸引力,畢竟年輕貌美的純潔Omega對一個年近遲暮卻依然健壯的Alpha來說,是多麼的有魅力。

但是看樣子,他們之間並不只是單純的本能獲是政治聯姻而已,巴奇的個性坦率又單純,還一心向著史蒂夫,對於長年處於政治風暴及戰爭中的史蒂夫來說,或許巴奇就像是朵清新可人的解語花吧。

所以他才會安排山姆護衛巴奇,因為除了山姆以外,沒有別人有那個能力又值得信任。

畢竟身為稀有又強悍的Alpha以及大國的國王,史蒂夫卻一直到將近六十歲才迎娶王后,這樁婚姻不只在他們兩國之間所帶來的影響,更是給周遭其他國家帶來了不小的危機感。

當然,也不乏有人只是羨慕忌妒恨。

事實上就算在這個國家內,也免不了有想要對巴奇不利的人士,特別是某些與史蒂夫王位繼承權有關,也是最不希望巴奇替史蒂夫生下了繼承人的人。

山姆握緊了腰間長劍的劍柄,在心中默默發誓,他絕對會盡到保護巴奇的職責,不只是為了這個國家的未來,更是為了史蒂夫,他所敬愛的王。

走在連繫著東側的國王套間跟南側的王后套間的灌木叢組成的紅白薔薇通道中,他們來到了位於中央的一座小巧精緻的中庭花園,正中心有一口井,上頭爬滿了薔薇。

「這裡跟我們城裡最大的花園差不多。」

在猶如迷宮般的巨大宮殿裡走了很久,終於看到了跟過去自己故鄉熟悉的環境,讓巴奇感到了某種安心感,再加上腳有點酸,於是他忍不住漫步來到了井邊。

雙手抓著井邊長滿了苔癬有些濕滑的井口邊緣,巴奇稍微探出頭,看著裡頭的井水,有些深度的井水平靜如鏡,甚至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倒影,以及身後的蔚藍天空。

恍惚間,巴奇彷彿看到了一個小小的金色影子,模糊地在自己的倒影旁浮現,然而當他抬起頭往身旁看去卻什麼都沒有,但當他轉回看向井裡,那個金色的影子卻逐漸清晰,似乎有個金髮的瘦弱少年正在他身旁看著水井。

巴奇心中湧起一種不可思議的波瀾,情不自禁地想要看清楚那個金髮少年的臉,就在他忍不住將上身往井中探去,在他身後擔心他的安全的史考特跟山姆正要出聲阻止時,遠方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彷彿憑空出現似的,一下子就從遠方朝著巴奇衝了過來。

三人都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猶如一陣狂野的風颳來,駿馬的嘶鳴聲中,巴奇只感到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攔腰抱起,瞬間懸空的失重感過後,被撞到了堅實的胸懷及馬背之間上。

「王后殿下!」

「巴奇!」

史考特跟山姆驚慌的呼喚聲很快就消失在呼嘯的風聲及答答的馬蹄聲中。

被拉到馬上的衝擊過後,驚訝的巴奇立刻掙扎著抬起頭,想要看清楚這個突然擄走自己的人是誰,但當他看見那張帶著輕挑笑容的面孔時,卻是整個人愣住了。

這個男人跟史蒂夫長得很像,只是更加年輕,眼神中也不像史蒂夫如天空般的寬厚沉穩,反而像是烈火般熊熊燃燒,只不過那張笑容之輕挑,是從未在史蒂夫臉上出現過的,不如說更接近克里斯多些,難道說……

一路奔馳著,直到遠離城堡的護城河邊緣,這個長得跟史蒂夫很像的男人才拉住韁繩,右手舉著馬鞭,挑起了巴奇的下巴。

「你就是那個巴奇?真的很像……」

雖然還搞不清楚狀況,而且對方跟史蒂夫很像,但突然被如此沒禮貌對待,巴奇火都上來了,用力拍開男人的手,豎起眉毛、挺起胸膛,對這個隨意擄人的綁架犯凜然表明自己的立場與身分。

「我是詹姆斯‧巴恩斯,布坎南公國的第三王子,也是格蘭特王國的王后,不論你是何人,都不該對我如此無禮。」

毫不畏懼且不卑不亢的話語讓這個長得像是年輕二十多歲的史蒂夫的男人挑起了眉,吹了一聲口哨表示讚賞的意味後,上下打量了巴奇一會,並勾起嘴角,將馬鞭舉到自己胸前,對著巴奇彎下腰,抬起頭露出了一個壞壞的笑容。

「初次見面,還請原諒我的失禮,親愛的小嫂子。」

 

 

 

 

 

 

 

 

 

TBC

 

___

 

 

 

 

 

不能怪山姆沒盡到護衛的責任,因為誰都沒想到會有人能夠騎著馬闖進內宮殿的御花園。

我雖然想問猜猜這個人是誰?但應該大家都猜得到了XD

而且第二話史蒂夫就有提過他了

還有放心,這人心中另有所屬,只是好玩來戲弄自己兄嫂的(咦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