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Luscious Desire (1)

於是我抵擋不了誘惑地寫了XD

來自『Fork&Cake』這個梗,相當特殊的設定,請先看過再決定能不能吃

當然史蒂夫不會真的吃了巴奇,但吸點血是免不了的(毆爛

還請避雷

___

 

 

從歐洲爆發,很快就蔓延至全世界的戰爭時期一個相對和平周日的夜晚,義大利郊外的森林中,駐紮在此地的美軍營地裡,卻依然熱鬧光明。

由於自由法國戴高樂將軍的流亡政府派遣軍隊支援美軍,其中法國伙食兵的到來讓士兵們因許久不曾吃到的新鮮熱炒的晚餐而興奮,到處都是食物的香氣以及用餐的士兵們喧鬧閒聊的聲音。

剛剛對菲力普上校進行完會議的史蒂夫走在回自己營帳的路上,一股誘人的甘美香氣從美國隊長--也就是史蒂夫自己--專屬的營帳中飄散而來,隨著史蒂夫的步伐越接近,那股香甜的氣息越發濃郁,他的腳步也不自覺地加快。

有三位從制服上來看都屬於自由法國的軍人暗中躲藏在陰影中,圓睜著透露出近似強烈食慾的眼神,盯著史蒂夫的營帳看,但一察覺到史蒂夫的氣息,那些人馬上就像被獅子盯上的土狼一樣一哄而散。

史蒂夫佇立在門口,用凌冽的眼神一掃而過,朝四周環視一圈,確認沒有威脅之後,才深吸一口氣,掀開帳門,走進自己的營帳內。

營帳內的小方桌旁,原本坐在椅上一手托著腮幫子,臉上寫滿無聊的巴奇一看到史蒂夫立刻綻放出明亮的笑容,往後調整好坐姿,

「終於等到你了,史蒂夫,」一手朝向桌上放著的一人一份的現做餐點,巴奇對史蒂夫笑道:「快來吃飯吧,我快餓死了。」

「抱歉,讓你久等了,一邊道歉一邊回以笑容後,史蒂夫放下帳門,走到笑容滿面的巴奇對面坐了下來,「我說過你可以先吃,不用等我。」

「但我想跟你一起吃。」扁了扁嘴後,巴奇稍微舉起了史蒂夫面前的餐盤,掩不住興奮的神色,「你看,今天的菜色還真不同凡饗。」

史蒂夫低頭看向金屬餐盤內的菜色,就像巴奇所說的,跟平常的豆子、燉肉、水煮菠菜泥等普通又簡單的菜色不同,餐盤分隔的區域中分別盛裝著燉蔬菜、烤雞塊、長棍麵包切片搭配果醬及奶油、奶汁通心粉等等以營區伙食來說可以算是相當豪華的料理,甚至還附上新鮮葡萄跟瑪德蓮蛋糕做為餐後甜點。

不知道多久沒有見過像這樣豐盛的餐點,史蒂夫忍不住讚嘆,「不愧是法國的伙食兵,就算在軍營裡也能就地烹飪出如此驚人的佳餚。」

「所以他們才會撐不到12天就投降。」開玩笑地說著,巴奇將史蒂夫的餐盤放好後,舉起自己餐盤旁的叉子。

看著巴奇叉起一塊雞肉送入自己嘴中後臉上表情的變化,史蒂夫雖然很清楚就能看出巴奇的感想,卻只是喝了一口剛從保溫壺中道出來的熱咖啡,明知故問:「怎麼樣?」

大力點著頭,巴奇臉上散發著光彩,驚喜地看向史蒂夫。

「好吃!我好久沒吃過那麼好吃的東西了!」看著巴奇如此開心的模樣,史蒂夫臉上也自然而然地露出了笑容,但接下來,巴奇的表情忽然有些暗淡了下來,「好可惜你吃不出來。」

「沒事,看著你吃得那麼津津有味,我也覺得很好吃。」

在史蒂夫笑著那麼說,並也開動之後,巴奇臉上再次展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那我可得吃多一些。」說著,巴奇將手伸到了麵包上。

看著巴奇興匆匆地在麵包上塗抹果醬跟奶油並大口咬下的模樣,史蒂夫無視胃中翻騰的兇猛食欲,微笑著將索然無味的燉菜吞下肚裡。

對於從一出生就沒有味覺的史蒂夫來說,不管吃什麼都味如嚼蠟,所以史蒂夫喜歡跟巴奇一起用餐。

除了巴奇不會因為自己沒有味覺就做出可憐或同情的態度以外,看著巴奇津津有味地品嘗著食物的美味,也能讓史蒂夫產生某種自己似乎也能感受到食物滋味的錯覺。

而且,巴奇身上會散發出來一種甜美誘人的香氣,不斷引起史蒂夫不可告人的渴望,沉浸在這股撲鼻的氣味中,史蒂夫想像著巴奇身上的滋味,咬了一口扎實的瑪德蓮蛋糕。

比史蒂夫稍晚一點用完餐點的巴奇也咬下了一口瑪德蓮蛋糕,接著雙眼發光似地驚嘆道:「哇,這個蛋糕好好吃!」

「是嗎。」

雖然史蒂夫什麼都嚐不出來,但既然巴奇那麼驚喜地喊著好吃,那麼這個蛋糕大概真的很好吃吧。

在解決完自己的蛋糕,並將自己杯中剩下的咖啡一飲而盡後,吃飽喝足的巴奇看向面露微笑地望著自己的史蒂夫手上吃了一半的蛋糕,低垂下眼,小聲地嘟噥:「……真希望我是『Cake』。」

史蒂夫臉上的笑容在巴奇突然那麼說之後,僵在了臉上。

「……巴奇?」

巴奇抬起眼凝視著史蒂夫,那雙灰綠中閃爍著奇異的光采,「那我就可以讓你嚐嚐看最好吃的蛋糕是什麼味道了。」

瞬間,史蒂夫感覺自己的心臟跟胃像是受到了重擊,猛然升起的渴望使得他甚至連呼吸都凝滯住。

但他忍住了,與巴奇互望了一會,將手中的蛋糕放入口中慢慢咀嚼,並吞下肚後史蒂夫才緩緩開口低聲說道:「我說過我不會是『Fork』,不管怎樣,我都不會吃人。」

「我知道,」相對於史蒂夫有些緊繃的表情,巴奇臉上的笑容卻相當溫柔,「我只是在想……如果我是『Cake』,也許可以稍微弄一點血給你嚐嚐看……」

「巴奇……」

明明才剛吃飽,史蒂夫卻覺得自己異常飢餓,從巴奇身上散發出來的甜蜜香氣是那麼令他垂涎三尺,他必須費盡心力才能克制住他體內深沉的食欲,吞下口中不斷分泌而出的唾液,不去想像巴奇的滋味,會是怎麼樣極致美味。

就在史蒂夫想,不管怎樣,肯定都比他剛才吃下的瑪德蓮蛋糕更加香甜可口時,巴奇的話讓他內心一陣悸動。

「我希望有一天能讓你知道吃東西也可以是一種享受,而不只是為了存活下去的義務。」

瞪大了雙眼,史蒂夫不知該怎麼道出內心的感動,好一會後,才低聲說道:「……對我來說,看著你吃東西就是一種享受。」

「史蒂夫……」

巴奇愣了一下,在緩緩眨了眨眼後,臉慢慢地紅了起來。

微笑著凝視巴奇紅通通的臉,史蒂夫努力地壓抑著內心湧上的罪惡感,以及宛如野獸般拼命嘶吼叫囂著飢餓的強烈食欲。

就像巴奇所說的,直到遇見巴奇之前,對從來沒體會過食物美味的他來說進食只是一種生存本能,是一種為了活下去而應盡的義務,為了活著,他必須一天三次機械式地咀嚼食物,吞嚥、吸收,攝取賴以維生的營養跟熱量。

而步入十九世紀之後,醫學界發現像史蒂夫那樣天生沒有味覺的人,將來很可能會成為殺人候補者,原因在於一種先天性很稀奇的特殊人類,他們只論外表都與一般正常人無異,只有失去味覺的人才會聞得到擁有那種特殊體質的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甜美香氣。

對那些失去了味覺的人來說,他們就像最精緻美味的蛋糕一般令人咂嘴,光是聞到味道就足以令他們食指大動,更不用說他們的血肉了,就連身上的淚水、汗水等等體液都像是蜂蜜水一般的甜美,於是,有些人就會禁不住誘惑而殺害並食用那些人。

在古早時期,一般人都不了解原因,只知道有些人會執著於食人,所以在誤解之下就產生了諸如狼人或是吸血鬼的傳說,直到近代醫學發展蓬勃之後,人們才逐漸了解到關於這兩種互相關連的特殊體質的存在,並將那些捕食者稱為『Fork』、被捕食者稱為『Cake』--取其用叉子食用蛋糕之意。

『Fork』原則上只有在遇到『Cake』的時候才會被誘發食欲,也就是說,他們兩種特殊體質只會對彼此有影響--『Cake』誘發出『Fork』的食欲,而『Fork』捕食『Cake』,甚至可以說,如果不是因為有『Cake』的存在,『Fork』除了沒有味覺以外,都跟一般正常人一樣,一輩子都不會去殺人更不用說吃人。

目前的醫學研究還無法找出為何會有這種體質(或者說是症狀),雖然有部分醫學專業人士在研究,但現在正在爆發戰爭的情況下,並沒有多餘的心力去開發治療『Fork』或是抑止『Cake』散發出香氣的藥物。

幸好目前為止不管是『Cake』還是『Fork』都相當罕見,基本上一萬人中才出現一個,而且『Cake』跟『Fork』之間要偶然相遇的機率更是稀少。

然而,還是有些忍受不了飢渴的『Fork』會主動去尋找『Cake』,特別是在戰亂時期,正是『Fork』捕食『Cake』的大好機會,所以基本上社會對於失去味覺的人都會直接判定是『Fork』,並排斥他們。

因此絕大部分『Fork』都會隱藏起來,而除了『Fork』以外,沒有人可以察覺到『Cake』的身分,包括『Cake』自己。

所以史蒂夫才會動用自己身為美國隊長的特權,組織一群全是正常人的咆哮突擊隊,並安排巴奇擔任自己的副手,跟自己住在同一個營帳裡,即使必須在遠方狙擊,史蒂夫也絕對不讓巴奇獨自一人。

一般來說所有士兵都是統一在大食堂中用餐,只有史蒂夫跟巴奇是在他們的營帳裡,就算在外地行軍打仗時,史蒂夫也一定陪在巴奇身旁,除了表面上對巴奇說明的理由以外,真正原因是為了保護巴奇。

因為巴奇就是這整個隊伍中唯一的『Cake』,而他自己並不知情,當然更不曉得這個軍隊中,除了史蒂夫以外還有不少趁著戰爭加入軍隊中伺機捕食『Cake』的『Fork』存在,並且對他虎視眈眈,只要找到機會就想吃了他。

雖然史蒂夫已經將大部分『Fork』都清查出來,並盡可能處理或迴避,但由於他們是在歐洲作戰,所以像今天這樣有外籍士兵臨時加入的狀況也不少,那些新的『Fork』理所當然會對整個隊伍中唯一的『Cake』產生渴望,如果不是有史蒂夫在暗中盯著,巴奇大概早就在戰亂中被襲擊吃掉了。

這也是史蒂夫當初為何會想盡辦法,即使賭命也要接受超級血清的實驗,加入軍中的原因之一--除了想要盡早停止戰爭以外,還有就是陪在巴奇身邊保護他。

早在兩人第一次相遇時,史蒂夫就察覺到巴奇是個『Cake』。

那時候史蒂夫才13歲,是個雖然體型瘦弱,脾氣卻異常剛直頑強的孩子,也因此與一幫欺負路邊流浪漢的小惡霸起了衝突,明知寡不敵眾被打得鼻青臉腫他還是不畏強權的堅持下去。

就在那時候,巴奇就像個英雄那樣登場,打倒了那群小惡霸,拉起了被打倒在地頭昏腦脹的史蒂夫,還扶著他回家幫他療傷。

在巴奇自我介紹的時候,史蒂夫很驚愕地發現,巴奇身上那股甘醇甜蜜的香氣,是他從未曾嗅聞過的。

那是一種強大的衝擊,就像一杯透明的水中滲入了染料,即使只有一滴,也很快地就擴散開來,並永遠無法清除。

在遇到巴奇之前,史蒂夫從未產生過食欲,這個正常生物都會有的本能欲望,但巴奇的存在卻顛覆了他整個人生。

從那之後巴奇就時常來找他,而且隨著相處時光的累積,兩人越發意氣相投,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所以史蒂夫煩惱了許久,終於決定向巴奇坦承自己沒有味覺的事實。

沒想到巴奇一點都沒有厭惡或害怕,反而很開心地表示,「謝謝你願意告訴我,其實我早就發現了,因為你吃東西的時候都一臉很平淡的表情,從來沒說過好吃或難吃,所以我就在想是不是那樣。」

「……你不怕……我可能會成為『Fork』?」

「為什麼?你會想吃人嗎?」

史蒂夫斬釘截鐵地說:「不,我絕對不會。」

「所以我為什麼要怕你?」

那時候,巴奇臉上完全信賴著自己的笑容,是史蒂夫一生永難忘懷的記憶。

即使到了現在,巴奇的笑容依然是史蒂夫最珍貴的寶物。

在史蒂夫情不自禁地伸手覆上巴奇發燙的臉頰之後,巴奇身軀一震,有些緊張地望向他,濕潤的眼神閃動著,微啟的嘴唇像是欲言又止。

「……你累了吧,我們明天還要前往下一個九頭蛇的基地,早點休息吧。」

但史蒂夫卻趕在巴奇開口說出任何話之前收回了手,站起身,將兩人用過的餐盤疊在一起後往營帳外走去。

直到史蒂夫離開了有一段距離後,巴奇才有些失望地輕聲嘆息:「……笨蛋史蒂夫。」

雖然是很小聲的抱怨,但擁有四倍聽力的史蒂夫還是聽得一清二楚,忍不住苦笑。

是啊,史蒂夫也有自知之明,他何嘗不了解巴奇的心意?他自己也對巴奇抱持著朋友以上的感情,對史蒂夫來說,巴奇是他唯一的朋友、他打從心底想要保護的對象,也是唯一讓他產生愛欲,想要獨佔全部一切的存在。

就像剛才,盯著巴奇水亮的紅潤唇瓣,他就情不自禁地想,巴奇光是聞就那麼香了,如果咬下去的話,會是什麼味道……

但史蒂夫馬上就回過神,並立刻在心中怒斥著自己,他怎麼能夠對巴奇產生那種邪念?

巴奇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也是他在母親逝世之後這個世界上唯一最愛的人、最重要的存在。他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巴奇,包括自己。

所以史蒂夫才一直不敢對巴奇表達自己的情意,即使他很想擁抱、親吻巴奇,他也無法做到,因為他怕一旦那麼做,壓抑許久的慾望會一發不可收拾,不只是情欲,還有--無法停止的食欲。

為了不讓巴奇擔心,以及有多餘的想法,史蒂夫從沒告訴過巴奇他其實是『Cake』,不管發生任何事,他都會保護巴奇,不管是從其他『Fork』手中,還是……自己的手中。

然而這越來越難了,由於史蒂夫隱瞞自己是『Fork』的事實,所以艾斯金博士並沒想到超級血清會令史蒂夫對巴奇本就擁有的複雜慾望跟感情變得更加渾濁跟深沉。

特別是在與巴奇親密的朝夕相處之下,那份源自本能的慾望與日俱增,無時無刻不在對史蒂夫竊竊私語--佔有巴奇,將這個甜美誘人的『Cake』吞食入腹,如此一來巴奇將永遠只屬於自己,再也不用擔心會被奪走。

同時史蒂夫的理性也不斷反覆告誡自己,不能順從本能去傷害巴奇、反抗慾望、保護巴奇。

渴望著品嘗巴奇的滋味、以及守護著巴奇的願望,兩種截然不同,本質上卻同樣基於愛情的情感在史蒂夫的心中劇烈抗爭,但他的理性讓他在巴奇面前依然維持著平靜正常的姿態。

直到一場與九頭蛇的作戰中,巴奇為了掩護史蒂夫,被子彈穿過左肩的鮮血飛濺到了史蒂夫的嘴邊為止。

 

 

 

 

 

 

 

 

 

TBC

 

 

___

 

 

其實這種應該算是一種病吧

所以可以說是病嬌?(

 

 

 

說起瑪德蓮蛋糕就想到《追憶似水年華》

本來有一段相關的描述,巴奇一邊吃瑪德蓮蛋糕一邊跟史蒂夫提起《追憶似水年華》,說到味覺可以帶起記憶云云,而且二戰時期已經出版了英譯版,所以理論上沒問題,但我後來覺得在那個經濟大蕭條又戰亂的時代,他們兩人應該都不會特地花錢去買4000多頁、200多萬字的書來看,不符合原作角色設定就刪掉了。

什麼?用這麼獵奇的梗還在乎什麼原作角色設定?)(就是因為這麼放飛,角色原來的個性及背景設定才更為重要)(梗越清奇,角色性格就越必須忠於原著)(雖然這是我個人認知的角色性格)(這樣在本能與情感的矛盾中掙扎的肉才好吃啊(毆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