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 (下)

上篇中篇

深夜是吃肉的好時段(

七千多字的純肉,我覺得我寫完這篇後大概暫時不想寫肉了……倒地不起

三盾一冬的4P、宮口、帶著血的各種雷,能吃再點吧

(關於獅子陰莖的倒刺長得什麼樣,可以看看子宮日記貓科動物篇來科普一下)(看肉文還附帶學習動物小知識呢(毆)

 

___

 

 

被三個史蒂夫夾在中間的巴奇繃緊了全身,高高仰起脖子,從顫抖的唇中吐露著紅嫩的舌尖,淚水從瞪大的眼中滴落。

碩大到近乎凶器的粗熱肉棒將巴奇下身兩處原本狹小緊窄的肉穴撐到了極限,盡管內部因為自身分泌的愛液而相當濕潤,但畢竟這是巴奇在被變成這副兩性具有的肉體之後第一次接納史蒂夫。

更何況史蒂夫--特別是Alpha史蒂夫--的性器又相當雄偉,幾乎將巴奇撐到了極限,那種疼痛就像下身同時被兩根燒熱的鐵棒硬生生撕裂貫穿,疼得巴奇眼淚直流、渾身顫抖。

雖然第一次跟史蒂夫上床的時候,還是不久前變成雙性時被史蒂夫奪去處子之身時都帶著疼痛,但這次是一口氣同時被侵犯,痛楚也成為了雙倍。

「你在做什麼!你又弄傷巴奇了!」

看到巴奇可憐的慘狀,憤怒的史蒂夫立刻大聲斥喝著Alpha史蒂夫的莽撞,接著捧起了巴奇哭得一蹋糊塗的臉,心疼不已地吻去他的淚水並連聲安慰:「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很痛吧……還是先不要……」

「沒關係……不要緊的,史蒂夫……」盡管下身結合的兩個部位又脹又痛,還滲出了血珠,但巴奇依然輕輕搖了搖頭,在喘息中斷斷續續低語:「是有點疼……你懂的,第一次都是這樣……等我適應後就好了……千萬別停下……」

「抱歉……巴奇……」

Alpha史蒂夫雖然嘴裡道歉,表情也帶著歉意,但既然巴奇都那麼說了,他也就絲毫沒有退出的意思,當然史蒂夫也沒有,兩人卻也沒有再更進一步。

兩個史蒂夫都能從緊密包裹著他們柱身的痙攣內部感受到了巴奇的難受,再加上血的氣味,兩人不忍再傷害巴奇,卻又無法離開這處溫暖舒適的天堂,於是只能彼此互相瞪視著,擁抱著巴奇等待他適應,除了撫慰親吻以外不再有任何動作。

在後方的雄獅史蒂夫將手從巴奇胸前的尖挺往下慢慢滑到了巴奇的股間,那裡原本勃起的男性器現在因疼痛而疲軟,被兩個史蒂夫插著的下體火燙潮濕,肉與肉之間結合的縫隙因雄獅史蒂夫的碰觸而不住抽搐。

「沒事……巴奇……」唯一沒有侵入巴奇的雄獅史蒂夫從身後輕輕抱著巴奇微微顫抖的身體,吻著他的耳朵,撫握著他的陰莖,並柔聲安撫:「深呼吸……放輕鬆……」

這熟悉的低沉嗓音彷彿溫暖的風,在巴奇的胸間擴散開來,不可思議的,原本下身火辣辣的疼慢慢消去,取而代之的是從體內深處逐漸湧上的燥熱與渴望。

就像是反映著巴奇的變化,從上下兩處被塞滿的蜜穴內湧出了溫熱的液體,浸潤著史蒂夫的高聳慾望,那個來自巴奇身上不斷誘惑著Alpha史蒂夫的甜美香氣也更加濃郁,幾乎要讓Alpha史蒂夫失去理智。

然而一方面他並不想傷害巴奇、另外兩個史蒂夫也盯著他的一舉一動,三者之間氣勢的互相抗衡使得四個人除了急促的呼吸與心跳聲之外,就像是靜止不動的雕塑。

直到巴奇閉上了眼睛將頭靠在雄獅史蒂夫的肩膀上,一手撫上史蒂夫的臉頰,另一手握住Alpha史蒂夫的手,半睜著濕潤的眼眸,低喘著甜膩的氣息,對他的愛人們輕訴出軟軟的要求。

「史蒂夫……我可以了……你們動吧……射進我的子宮裡……讓我懷上你們的孩子……」

瞬間,這句綿蜜的誘惑就像一句啟動開關的咒文,原本劍拔弩張的緊繃氣氛立刻消散,並轉變成猶如融化為蜜糖般的火熱香醇。

在熱烈的激情之下,兩個史蒂夫開始一前一後地挺動著腰交替著抽插巴奇的兩個小穴,火熱的硬物在濕滑的黏膜內摩擦的快感讓巴奇全身顫慄,並隨著史蒂夫們越發激烈的快速律動而一下又一下地搖晃、抽搐。

「……嗚、嗯……啊……」

隔著一層薄薄的黏膜及皮膚,巴奇幾乎可以清楚感受到兩根滾燙的肉棒不斷猛力進出著,交錯頂弄翻攪著他敏感的肉壁的衝擊,愉悅的呻吟從顫抖的嘴唇裡跟著吞咽不下的唾液流瀉而出,難以言餘的酥麻快感從被侵犯至深處的內部源源不斷地流竄過巴奇身體的每一處。

巴奇緊實的內部是如此濕熱柔滑,很快就將史蒂夫迎入了最深處的第二入口--那處柔韌稚嫩的窄小肉環收縮顫抖著,並隨著史蒂夫的抽插頂撞而逐漸打開來。

雖然前不久才體會過被火熱硬挺的龜頭頂撞子宮口的疼痛與快感,但巴奇有點害怕自己會愛上這種感覺,而且只要一想到史蒂夫會用精液灌滿自己,巴奇就忍不住感到一陣甜美的顫慄。

現在,他下面的兩個洞都被深愛的男人插得滿滿的,但是……還少了一個……

巴奇可以感覺得到從背後環抱著他的雄獅史蒂夫勃起的火熱硬挺,但他卻沒有進入他,只是用手指撫弄著他的雙乳,並將發燙的唇一下一下地點在巴奇汗濕的肩頸上。

無論如何,雖然他們現在分裂成三個,但對巴奇來說他們都是史蒂夫,都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重要存在,一切的開端就是巴奇想要達成史蒂夫的願望,懷上他的孩子,所以他想要同時承受史蒂夫們進入、並將精子撒入子宮內,完完全全地填滿自己。

這個想法占據著巴奇因酸麻的快樂而發熱的腦袋,驅使著他不顧史蒂夫們前後的猛烈衝撞,以及敏感的紅腫乳尖被不斷揉捏挑弄的刺麻快感,稍微扭過頭,看向身後的雄獅史蒂夫。

「……你不想進來嗎?」嘴角輕輕勾起,被大力搖晃著身軀的巴奇忍著難耐的快樂,低喘著氣小聲地問:「進來我的子宮裡……好讓我能懷上你的孩子……?」

眨動著盈滿著水的灰綠,巴奇低啞的嗓音充滿了情慾,撼動著史蒂夫們的理性,吞了吞口水,絞盡搖搖欲墜的理性,雄獅史蒂夫柔聲說:「……我很想……但是我會傷到你……」

不知道是不是史蒂夫們吃起了醋,抽插的速度跟力道更大了,直幹得巴奇又痛又爽,一時之間除了呻吟尖叫什麼都說不出來,然而盡管被抽插得下肢酸軟,但巴奇還是在急促喘了幾下後,再次努力開口對雄獅史蒂夫做出邀請。

「……我想……嗯……我那裡夠柔軟了……你想進哪一個洞都可以……」

然而雄獅史蒂夫還是皺著眉,搖了搖頭,接著拉過巴奇本來與Alpha相握的右手,放到自己早已硬到發燙的性器上。

在碰觸到的瞬間,巴奇馬上就明白了雄獅史蒂夫話中的意思,並不只是擔心巴奇的體內無法一次插入兩根,而是怕會真正的弄傷他--因為雄獅史蒂夫的陰莖前端長著無數倒刺。

「如果我進入你……你柔軟的內部就會被我刮傷……所以我不能……」

「史蒂夫……啊啊……!」

雄獅史蒂夫苦笑的模樣跟語氣讓巴奇心都揪了起來,急著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兩個抽插著他的史蒂夫突然更加猛烈撞入他,張開了嘴喊出的全是哭喊跟混著歡愉跟痛苦的悲鳴。

發熱般的脹痛,以及清晰的酸麻快感在史蒂夫們的劇烈抽插下鋪天蓋地而來,幾乎要讓巴奇為之瘋狂,再也無法去想別的事,只能弓起身子,用十指緊緊抓著史蒂夫們,幾乎要在他們的肌膚上抓出了血痕,但他們都不在乎,現在他們忘情地挺動著腰臀,一心只有追求著更高更極致的快感。

將臉埋在巴奇的因汗水而有些潮濕的髮絲間,唯一沒有插入巴奇體內的雄獅史蒂夫也情不自禁的聳動著腰,用腫脹堅挺的慾望磨蹭著巴奇濕滑的背,極度敏感的子宮口、以及腰間尾椎處搔刮般的刺痛帶來了更強烈的刺激與快樂,巴奇再也忍不住哭叫著達到了高潮,痙攣的內壁用力緊咬住史蒂夫們,迫使他們更加瘋狂抽插。

高潮餘韻下,被三個史蒂夫緊擁在懷中的巴奇全身無力地任由史蒂夫們激烈搖晃,就在兩人同時將滾燙濃稠的精液射入巴奇的體內時,失控了的Alpha史蒂夫再度用力咬住了巴奇的後頸,而這次沒有人阻止他,巴奇也因為從內部沖刷而過的強烈刺極而緊緊繃起了身子。

極度愉悅的空白中,巴奇急促地大口喘著氣,閉著眼睛渾身酥軟得癱軟在史蒂夫們之間,他覺得自己的肚子裡又熱又脹,下體一抽一抽的酸麻感讓他身體也跟著顫抖不已。

四人緊貼著彼此休息了一會後,雖然還插著巴奇的兩個史蒂夫還是有些依依不捨,而且Alpha史蒂夫總覺得自己似乎有什麼步驟沒完成似的微妙感,但擔心巴奇狀況的他們都選擇了抽身而出。

在塞著穴道的肉棒拔出之後,從順著呼吸的起伏節奏不住收縮著的兩處紅腫肉洞中分別緩緩湧出了混著殷紅跟白濁的半透明液體,濃稠的異物從體內深處流出的感受讓巴奇抖得更厲害了。

心疼得撫摸著巴奇發燙的濕紅臉頰,史蒂夫輕聲低問:「你還好嗎巴奇……」

「……嗯……還好……只是……」然而即使看上去飽受蹂躪,巴奇卻只是輕輕笑了笑,覆上自己再次被咬破的後頸,撒嬌似的柔聲抱怨,「這裡……跟下面有點疼……」

內心滿是強烈的愧疚與歉意的Alpha史蒂夫立刻跳起來,衝下床,往房門外奔去,「我去拿藥來!」

看著Alpha史蒂夫離去的背影,巴奇將身體靠在雄獅史蒂夫胸膛,想了一下,緩緩開口:「……還有……」

史蒂夫急忙問道:「還有什麼?」

看著史蒂夫,蠕動著紅潤的唇瓣,巴奇用有些嘶啞的嗓音低訴著要求,「我想喝水……」

「好,我馬上拿來。」

在史蒂夫匆忙離去後,巴奇忽然轉過身,抱住了從頭到尾一直從身後擁抱著自己的雄獅史蒂夫,吻上了他。

巴奇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雄獅史蒂夫愣住了,再加上巴奇溫軟濕熱的口內是如此香甜,於是他沒有任何反抗就讓巴奇把自己推倒在床上。

「我來幫你……」舔了舔紅潤的唇瓣,閃耀著水光的眼眸凝視著雄獅史蒂夫,雙手覆在起伏的結實胸膛上,巴奇立起上身,伸手握住了雄獅史蒂夫的陰莖,張口小心翼翼地對著自己依然吐著水的下身,輕輕問:「你想要進哪一個洞?」

「不,巴奇!」感到龜頭抵在溫熱柔軟的肉環上,終於回過神來的雄獅史蒂夫立刻伸出雙手搭在巴奇肩上,壓抑著想馬上捅進去的欲望,咬牙拒絕,「你已經受傷了……你自己都說了有點疼,不是嗎?」

雄獅史蒂夫的反應讓巴奇笑了出來,史蒂夫真的很愛他,這樣就夠了,自己肉體上的疼痛一點都不算什麼。

「沒事……雖然有點疼……可是只有你還沒進來過我的裡面……這不公平……」輕搖著頭,一手覆在雄獅史蒂夫的手背上,一手分開自己男性器下的濕熱肉瓣,將蜜穴的入口處對準了怒張的凶器,「你不選的話,我就自己決定了。」

說著,巴奇不顧一切地往下坐,將雄獅史蒂夫的陰莖吞入了自己滴水的小穴裡。

「啊……!」

瞬間,從下身襲來的劇痛迫使巴奇仰起了頭,發出帶著痛楚的高亢呻吟,長滿了倒刺的陰莖果然刮傷了柔軟的黏膜,鮮血的氣味在空氣擴散開來,

隨著雄獅史蒂夫的緩緩侵入,脆弱敏感的柔嫩肉壁被布滿倒刺的陰莖硬生生刮過的痛楚不只是酸脹,還有陌生的刺痛讓巴奇眼淚直流,甚至比剛才被史蒂夫破瓜時還痛上好幾倍,但確實也感受到了酥酥麻麻的快感,以及終於讓史蒂夫都進入了自己的滿足感。

當史蒂夫跟Alpha史蒂夫分別帶著水跟藥膏回來時,正好目睹巴奇將整根陰莖吞入後跨坐在雄獅史蒂夫的身上,因痛苦跟快感而淚流滿面的畫面。

一時之間,他們竟不曉得應該憤怒、感動還是吃醋……或者,一同加入。

由於背對著房門,尚未發現兩人已回到房裡的巴奇在完全吞入了堪稱凶器的陰莖之後終於還是忍不住癱軟了身體趴在雄獅史蒂夫的胸前喘息啜泣。

「巴奇……」

而雄獅史蒂夫當然看見了另外兩個自己,瞪大著雙眼盯著他跟巴奇,原本不想傷到巴奇的最後一絲理性,在巴奇內部緊熱的包裹快感中,以及獸性的本能驅使下,猛然翻湧的情潮瞬間掩沒了他,使得他突然大力抓住了巴奇的腰,開始了激烈的抽插。

「啊……史蒂……嗚……啊……」

柔弱的嫩肉不斷被巨大的火熱硬物跟尖利的倒刺猛力摩擦搔刮,巴奇疼得渾身發抖,但他沒有說不也沒有抵抗,只是低泣呻吟著,趴在雄獅史蒂夫身上任由他穿刺著自己。

由於巴奇趴著,他被猛力操幹著的下方一覽無遺地展示身後的史蒂夫們面前。

前方吞入碩大陰莖的蜜穴被撐到幾乎極限,滴著血的紅艷嫩肉隨著劇烈的抽插而被翻出又擠回,而後方的小洞一張一合地吐著水,就像是在誘惑著另外兩個站在門口看著的史蒂夫。

雄獅陰莖上的倒刺原本就是為了刮去其他雄性留下的精子以及刺激雌性產卵,就這點而言,雄獅史蒂夫很成功,在他猛烈的進出下,之前留在巴奇體內的精液混著鮮血被不斷擠出,而巴奇的內壁跟子宮口也因為刺激而收縮,吸引著雄獅史蒂夫往更深處邁進。

「啊啊……!」

當他毫不客氣地闖入並撞開了巴奇的子宮口時,大量的精液衝進了巴奇的子宮內,敲打著他柔潤的內壁,巴奇幾乎要因極度的疼痛跟快感而昏厥過去。

看著心愛的人被另一個自己操哭還內射,Alpha史蒂夫被撩撥得失去了理性,剛才他本來就覺得自己似乎還沒有完成什麼重要的步驟,現在,他知道是什麼了,他想要射進巴奇的子宮裡……他想要標記這個甜美誘人的Omega,讓他永遠只屬於自己一個人的。

於是衝動之下,Alpha史蒂夫衝了過去,用力抱起了巴奇,將他從雄獅史蒂夫的陰莖上拉開。

「嗚啊!」

雄獅史蒂夫還卡著巴奇的子宮口,一個拉扯之下,被強硬分開來的巴奇股間立刻流出了鮮血跟混著白濁的體液,巴奇覺得自己下身像要被扯出來一樣的劇痛,忍不住全身一顫,哭叫出聲。

「你做什麼!」

巴奇的驚叫聲讓史蒂夫回復了理性,爆怒地大吼,衝過去一把抓住了Alpha史蒂夫,而雄獅史蒂夫也躍起上身想要讓Alpha史蒂夫放開巴奇,但Alpha史蒂夫像是被慾望染紅了雙眼,將巴奇扛在肩上,衝出房門,將自己跟巴奇鎖在浴室裡。

一鎖上浴室門,Alpha史蒂夫就粗暴地將巴奇放到了浴室地板上,拉開他的雙腿,將碩大火熱的凶器狠狠塞進了巴奇的蜜穴中。

「嗚……啊……慢……慢點……史蒂夫……」

還淌著血的小穴一下子又被Alpha闖入,還不斷捅進捅出,巴奇疼得眼淚不斷湧出,再也忍不住伸手抵著Alpha史蒂夫的胸口想要推開他。

「……你願意讓他射進你的子宮裡……我就不行嗎?」

然而Alpha史蒂夫的這句帶咬牙切齒的話讓巴奇身軀一震,放下雙手,癱軟了身體全面放棄了反抗,聽著浴室門外的怒吼與敲打聲,巴奇閉上了眼睛,任由Alpha史蒂夫抓著自己的大腿用力操幹著自己。

「嗯……啊……啊……」

難以形容的疼痛不久就麻痺,甚至轉換成酸麻的歡愉,渴望被標記的Omega本能讓巴奇的肉體主動迎合著Alpha史蒂夫堪稱暴力的侵犯,

就在Alpha史蒂夫重重頂入巴奇的最深處時,浴室的門板終於被撞開,兩個史蒂夫一前一後地衝了進來,當看到可憐的巴奇被幹得滿地鮮血的慘狀時,他們幾乎氣得失去了理智。

「……你這傢伙……!」

但當他們想要阻止Alpha史蒂夫的暴行時,卻被巴奇氣若游絲的輕聲攔下。

「沒……關係……史蒂夫……我說過……我很強壯的……」

淚水在巴奇染滿紅潮的臉上蜿蜒而下,但巴奇依然笑著朝他們伸出了顫抖的雙手。

「你們別只是看著……過來這裡……」

那模樣如此淫蕩又神聖,巴奇甜蜜的軟言誘惑著兩個史蒂夫,讓他們像是失了魂似的慢慢走進了浴室內。

「現在他正在我體內成結……我好難受……你們幫幫我……」

在巴奇撒嬌似的哀求下,雄獅史蒂夫輕輕抱起了巴奇,從後方緩緩進入了他,而史蒂夫的陰莖則是被巴奇吞入了嘴裡,荒淫混亂的饗宴還沒結束,甚至更加熱烈。

全身的洞都被三個史蒂夫同時猛力操幹著,巴奇已經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快樂還是痛苦、是渴求還是害怕,他只明白一件事,那就是--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拒絕史蒂夫。

「史蒂夫……唔……嗯……嗚……嗚……」

被呼喚著的史蒂夫們都知道,因為這個正在猛力操幹巴奇的男人是自己,巴奇的身體才會如此順從而淫蕩,於是更加賣力地抽插著。

這一場荒唐而淫亂的熱烈情事不知持續了多久,巴奇覺得自己的子宮跟腸道幾乎都被灌滿了,濃稠的精液從兩處合不攏的紅腫小穴內汩汩流出,臉上跟嘴邊、口內,甚至頭髮都沾染了白濁,依然沒有停歇。

迷迷糊糊地沉浸在極致的疲累與滿足感中,巴奇闔上了雙眼,將意識拋到快樂的空白之中。

 

 

 

*** *** ***

 

 

「人類,你們玩得開心嗎?」

當巴奇睜開眼睛時,洛基再次出現在他的夢中,不一樣的是,這次史蒂夫同時也在他的身旁。

「沒事吧,巴奇?」

在巴奇搖了搖頭後,史蒂夫才露出安心的表情,轉向洛基。

「……這是我要問你的,洛基。」擁抱著巴奇的肩,史蒂夫嚴肅地瞪著洛基,「你玩弄我們的身體目的到底是什麼?」

「因為我被關著很無聊,還好索爾法力沒有我強,我就試試看進入別人的夢中施法他會不會察覺,看樣子他果然完全沒有發覺到……下次我會試著進入索爾的夢中。」

「就為了你的一句無聊……!」史蒂夫氣得忘了巴奇並不曉得自己曾經懷過孕,對著洛基怒吼:「把未出世的孩子還給我!」

並不清楚狀況的巴奇眨了眨眼,看著史蒂夫,「未出世的孩子?」

史蒂夫還沒回答,洛基就邪魅一笑,舉起手中的魔杖指向巴奇。

「確定?」洛基話中有話的低笑著:「到時候可不要嫌太多。」

「啊?」

一陣亮光之後,他們再度再自己床上醒來,史蒂夫已經恢復了原狀,不再分裂。

檢查過後,他們發現巴奇的下體也不再是兩性具有的狀態。

在巴奇問起後經過史蒂夫解釋,巴奇才終於知道了原來他在分裂成三個個體時曾經分別懷過史蒂夫的孩子,只是合而為一後也跟著消失了。

也就是說,因為洛基的戲弄,他們等於曾經有過孩子卻又被扼殺了。

洛基最後留下的那句話,從巴奇身體恢復成原樣看起來,大概也只是戲言。

悲傷跟憤怒過後,日子還是要過,史蒂夫跟巴奇在彼此互相安慰之後振作起了精神,並想辦法跟索爾連絡,提醒他關於洛基的陰謀,但不知為何他們都連絡不上索爾,而他們平常的生活也相當忙碌,於是時間就這麼匆匆過了三個多月。

就在他們就快忘了曾經發生過那些荒淫之事時,一次任務結束後的慶祝饗宴中,烤乳豬跟烤火雞的撲鼻香味讓巴奇嚴重反胃,甚至昏了過去。

醒來時,他看到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史蒂夫,以及滿臉驚嘆的布魯斯。

「巴奇……嗚嗚嗚巴奇咿咿……!」

輕輕拍撫著緊擁著自己泣不成聲的史蒂夫,巴奇擔心地問道:「怎麼了史蒂夫?發生什麼事了?」

「別擔心,詹姆斯,史蒂夫只是喜極而泣。」

代替史蒂夫回答的布魯斯臉上浮現著驚奇的笑容。

「喜極而泣……?」

「是的,恭喜你懷孕了,」布魯斯比了個手勢,「還是六胞胎。」

「……六胞胎……」

剛開始巴奇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或者是布魯斯在開玩笑,但從史蒂夫的激烈反應以及布魯斯的表情看得出來,恐怕一切都是真的。

洛基的那句『到時候可不要嫌太多。』在巴奇腦內響起,震驚了好一會後巴奇才緩緩開口,輕聲問道:「……你開心嗎?史蒂夫?」

史蒂夫捧起了巴奇的臉,拼命點著頭,像個孩子又笑又哭的模樣讓巴奇的視線慢慢模糊了起來。

「那就好……」

在巴奇哽咽著回應之後,布魯斯體貼地離開了房間,留給他們私人的空間。

而他們兩人只是緊緊擁抱在一起,為了失而復得的孩子痛哭失聲。

 

 

 

 

 

 

 

 

 

The End…….?

 

 

 

 

 

 

___

 

 

 

 

 

 

 

洛基讓巴奇保留六胞胎的理由是為了用寶寶們拖住復聯,想想隊長跟隊長夫人(。)一次生六個,就算隊長跟巴奇覺得不好意思而婉拒,其他復聯成員還是不可能不幫忙照顧,於是就會看到帶著一群寶寶們餵奶、換尿布、上戰場(!)的復仇者聯盟(……想寫(別

 

 

以下碎念

 

 

最後應該附上一張史蒂夫跟巴奇抱著剛出生的六個寶寶的幸福合照

其中還有分別長著小浣熊跟獅子耳朵跟尾巴的……

但是我繪圖板壞掉了嗚嗚嗚嗚想畫圖嗚嗚嗚

 

 

再碎念

 

 

突然想到孩子們長大以後,小浣熊寶跟獅子寶會不會覺得自己是領養來的?

「為什麼只有我們有長動物的耳朵跟尾巴?」

「因為……那個時候亂嘛。」

「沒有亂到長相上吧!」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