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Purring murmur (3)

第一話第二話

最近看到好可愛的喵,忍不住來更這一篇(

為了不讓潛伏在神盾局的九頭蛇成員發現吧唧就是冬兵,隊長只好給吧唧安了個假身分--他的遠房侄女(。

貓耳、女裝、外表年齡十五,不過記憶跟個性完全恢復成吧唧哥哥的貓耳少年吧唧喵注意(。

___

 

 

半夢半醒間,胸前暖烘烘毛毛癢癢的感受讓史蒂夫緩緩睜開眼睛,低頭看向自己懷中失而復得的存在,史蒂夫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內心的感動。

直到剛才睡醒前,史蒂夫都有點害怕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事只是一場奇妙的美夢,幸好現在自己臂彎中的溫暖以及眼前安穩地沉睡著的巴奇讓他可以安心地確定,巴奇真的還活著,並回到了他身邊。

雖然這當中巴奇經歷了很多史蒂夫光是想像都會心疼得無法呼吸的遭遇,如果不是因為被變成黑貓後巴奇循著記憶回到了位於布魯克林史蒂夫的老家,而史蒂夫也剛好因緣際會地回去那裡看看,他們就無法再次相遇,史蒂夫根本不敢去想巴奇還會繼續受到怎麼樣的可怕折磨。

結果,自始至終,一直都是巴奇在幫助史蒂夫,他什麼都沒替巴奇做到,內心自我譴責之餘,現在他就在自己懷中平靜安穩地睡著這件事實,還是讓史蒂夫開心得想哭--事實上他已經哭了出來。

淚珠滴落在巴奇的眼角上,滲入了他的眼裡,只見巴奇的睫毛顫動,然後慢慢睜了開來,湖水般的碧綠帶著柔和濕潤的光彩,引起史蒂夫心中一陣悸動。

為了不讓巴奇發現自己哭了,史蒂夫趕緊舉起手擦了擦眼睛,然後看著巴奇擺動著毛茸茸的黑色貓耳,抬起還有些惺忪的睡眼看向他,在認出史蒂夫之後綻放出笑容。

「早安,史蒂夫。」

巴奇那如同過去一般不變的溫暖笑容讓史蒂夫忍不住鼻子一酸、眼眶發熱,差點又要落下淚來,只好用力抱緊巴奇,將臉埋在他睡得亂七八糟亂翹的頭髮上,壓抑著激盪的情緒輕聲回道:「……早安,巴奇。」

或許是由於之前貓咪狀態時養成的習慣,在史蒂夫的懷抱中,巴奇瞇起了雙眼,下意識地摩蹭著史蒂夫的胸口,柔軟的髮絲在胸膛上滑過,帶給史蒂夫麻麻癢癢的感受。

一開始史蒂夫也出於反射性地撫摸著巴奇的頭,就像以前他以為巴奇只是隻普通小黑貓時那樣來回撫摸,每次他那麼撫摸時,巴奇總是會舒服地打著呼嚕。

然而當史蒂夫順著後腦勺滑過後頸,覆上巴奇光裸的背時,他才被掌心中那光滑的觸感嚇得回過了神。

對了,現在的巴奇不再是隻小黑貓了。史蒂夫已經知道了他就是他以為早已死去多年但其實是被九頭蛇抓去改造成秘密兵器的摯友,巴奇‧巴恩斯,他現在只看外表就是個長了貓耳貓尾的少年,還全身赤裸著,史蒂夫突然意識到這樣的畫面實在不妥。

更何況,當史蒂夫意識到這個貓耳少年就是巴奇的瞬間,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感到亢奮與躁熱,從身體內部升起,並慢慢擴散開來,壓抑著那股難以言喻的衝動,史蒂夫連忙輕輕推開了巴奇,並將被單披在他的身上,遮住他赤裸的身軀。

本來還閉眼想受著史蒂夫撫摸的巴奇抓住了披在自己兩肩上的被單,有些疑惑地看向史蒂夫,當他發現到史蒂夫通紅的臉以及下身內褲上隆起的部位時,他先是呆了一下,緊接著反應過來之後也跟著脹紅了臉,支支吾吾地道歉。

「喔……呃……抱歉,我只是……我沒想到……」

他從沒想到史蒂夫會因為自己而勃起,雖然他們昨晚接吻過。

「不,你完全不用道歉,巴奇。」史蒂夫一手遮住了自己紅得不像話的臉,一手舉在巴奇的面前,小聲說:「這是我的問題……等一下我會去廁所裡想辦法……」

盯著史蒂夫五指縫隙間那張紅透了的臉,巴奇想了一下,鼓起勇氣問道:「……需要我幫你解決嗎?」

說起來他們昨晚還接了吻,兩次。巴奇能夠變回人類正是因為他偷偷吻了史蒂夫。所以……所以,也許……

但接下來史蒂夫的反應就像是被雷打到一般的劇烈。

「什麼!?」史蒂夫立刻大叫出聲,全身一震幾乎差點從床上跳起來,瞪大了雙眼看著巴奇,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嘴唇張張合合,就是說不出完整的一句話,「不、不行……這太……」

太不道德?太糟糕?還是……太噁心?

看史蒂夫如此手足無措的慌張模樣,巴奇不禁有些訝異跟難過,要知道史蒂夫從小就相當沉穩,像現在這樣的慌亂就連巴奇都難得一見,他還記得上一次見到史蒂夫如此慌張似乎是在義大利的小酒館裡,有些酒意的自己半開玩笑地對史蒂夫說起要不要自己幫他脫處時。

所以巴奇就將記憶中當年自己後來對史蒂夫所說的話,再一次地說了出口。

「我只是開玩笑的,老兄,放輕鬆。」

在這句話後,史蒂夫臉上的表情就像巴奇當年記憶中那樣,像是鬆了一口氣,卻又有失落,看得巴奇心中像是有螞蟻在爬,又癢又酸。

看樣子,應該不是因為太噁心了,那麼……難道說……再加上史蒂夫那跟七十多年前一樣的激烈反應,巴奇忍不住好奇地問:「你該不會還是處男?」

放下遮著自己臉的手,史蒂夫呼了一口氣,忽略自己內心的失望情緒,笑了起來,「別再笑話我了,巴奇。」

雖然史蒂夫沒正面承認,但光是這樣巴奇就已經明白了,表情似笑非笑地盯著史蒂夫大概是被嚇萎的下身。

「……有興趣隨時跟我說一聲,我很樂意幫忙。」

「巴奇!」

再度被捉弄的史蒂夫本來好不容易退去的紅潮又再度飛上雙頰,有些生氣地喊了一聲,然而一看到被單下巴奇笑得很開心的模樣,怎麼都生不起氣來,只能嘆了口氣,將手放到披著被單的巴奇頭上,輕輕拍撫。

「別忘了我們得先到神盾局去一趟,看看洞見計畫跟九頭蛇之間究竟有什麼關係,然後等我們解決了九頭蛇再想辦法找到那對雙胞胎,讓你能恢復原來的模樣……」

訴說著計劃,史蒂夫認真地與巴奇的綠眸相望,話鋒一轉,壓低了聲音,「……到時候……我再慎重地請你幫忙。」

說完後,也不等巴奇作出任何反應,史蒂夫就從床上起身轉身快步走向浴室內,並快速說著:「我先去刷牙洗臉,再回來幫你挑幾件衣服。」

有些驚訝地看著史蒂夫飛也似的消失在浴室門內的背影,將他那紅透了的耳根看得一清二楚的巴奇臉上情不自禁地揚起了笑意。

……這臭小子,明明對自己有意思,還裝呢。

驚訝過去後,巴奇在心裡罵著,臉上浮現的卻是喜孜孜的笑容。

「放心,到時候我一定會好好地幫你的忙,讓你有個終生難忘的初體驗!」

在巴奇對著浴室大喊之後,浴室內立刻傳來了兵兵碰碰的物體碰撞聲,緊接著是史蒂夫吃痛的一聲哎唷。

巴奇不禁笑得更開心了。

在巴奇也梳洗完畢之後,由於他直到昨晚之前都只是一隻普通的小黑貓,突然變成人類(而且還是十六歲的少年型態)的狀況下,史蒂夫家中並沒有適合巴奇的衣物,因此史蒂夫只好先讓巴奇穿上自己的衣服。

然而史蒂夫跟巴奇現在的體型差得有點多--一個將近兩百公分的超級士兵跟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寬大的上衣鬆垮垮地套在巴奇身上,遮蓋住他的下身,讓巴奇看起來就像是偷穿父親衣服的孩子。

史蒂夫硬逼自己將眼神從衣襬下裸露而出的雙腳上移開,專心將注意力放在早餐的煎蛋上。

「……史蒂夫。」

在平底鍋邊敲一敲蛋,打開蛋殼……

「什麼事?」

不能看向巴奇,要保持平常心……

「我都不知道你可以用手煎雞蛋了。」

「啊?」

巴奇帶笑的調侃讓史蒂夫愣了一下,睜開眼睛將視線移到瓦斯爐上,一看到自己手背上的生蛋,史蒂夫嘴角一抽,趕緊扭轉手腕,讓手背上的雞蛋滑到平底鍋內。

「……抱歉,我大概睡昏頭了,等下幫你煎新的,這顆蛋我自己吃。」

「是嗎?真可惜,我倒想嚐嚐看有你手味的蛋,」巴奇只是用雙手捧著臉,故意伸出舌頭,緩緩在自己唇上舔過一圈後,笑嘻嘻地看著盯著自己的臉看,全身僵硬,臉紅得像波士頓龍蝦的史蒂夫,「一定很好吃。」

巴奇話中有話的低語,讓史蒂夫全身一震,再一次,史蒂夫用力握緊了平底鍋的鍋柄,滿臉通紅地大喊著:「巴奇!」

但巴奇一點都不害怕,反而更加笑容滿面地看著他。

只穿著寬大的上衣,擺弄著光裸長腳的貓耳少年調戲人高馬大的金髮青年,這樣的場景並不是天天都會發生。

決心待會一定要扳回一城的史蒂夫在將早餐都弄好之後,放到了巴奇面前。

「吃完早餐我們就去神盾局,」在自己的椅上坐下,史蒂夫看著巴奇那一身不合尺寸的打扮,「不過在那之前得先給你買衣服。」

不疑有他的巴奇點了點頭,舉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由於杯子遮住了他的視線,所以他並沒看到史蒂夫嘴角稍縱即逝的詭異笑容。

用完早餐後,史蒂夫就帶著暫時套著自己上衣的巴奇出門,當然,沒忘了給巴奇戴上黑色棒球帽以便掩蓋住他頭上的貓耳,先去買適合的衣服。

史蒂夫家附近有一家老服裝店,店主是個六十多歲的老婦人,那裡賣的衣服都比較偏古早風格,史蒂夫平常都喜歡到那裏去買衣服,也會跟老婦人閒聊幾句關於他們那個時代的懷舊話題。

現在史蒂夫帶著巴奇去的正是那家服裝店。

史蒂夫剛進門時,老店主一見到熟客立刻展露出笑容,接著在看到他帶著一個隨意套著一件明顯不合尺寸的上衣的巴奇時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而在史蒂夫挑了一些衣服之後,將視線移到一旁緊皺著眉的巴奇身上,老店主更是忍不住有些遲疑地問出了也是巴奇心中的疑問。

「……不好意思,羅傑斯先生,你挑的這些好像都是女裝?」

雖然巴奇的五官端正,而且頭髮又長及肩膀,下身也沒穿褲子,但以少女來說,巴奇的身形高壯了些,胸更是稍嫌扁平了些。

但史蒂夫毫不在意地點了點頭,展示出溫和有禮的微笑,將手放在巴奇的背後,「是的,這孩子雖然有些發育不良,不過她的確是個女孩,是我遠房的侄女,最近因為家裡出了點事,所以才讓我照顧。」

「啊!?」巴奇差一點就要吼出誰他媽是你遠房的侄女,但在老店主的面前,以及史蒂夫有些威壓的笑容之下,他只能硬生生將抗議的話語吞了下去。

「原來是這樣,真抱歉,我對這位姑娘說出了失禮的話。」

「不會,請夫人別在意。」與巴奇那幾乎可以殺人的眼光相望,史蒂夫依然維持著笑容,「對了,我的侄女左手受了點傷,所以我必須幫她換衣服,請別介意。」

「好的,更衣室就在那邊。」

很有禮貌地笑著對老店主道謝後,史蒂夫就帶著他挑選好的衣服,摟著臉皺成一團的巴奇,將他推進了更衣室。

「……遠房侄女?」在兩人一起擠進更衣間後,巴奇斜眼瞪向身後笑嘻嘻的史蒂夫,歪起了嘴角,「羅傑斯,你還是一樣很會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史蒂夫沒回應巴奇的挑釁,只是溫柔地順了順巴奇尾巴炸開的毛,在巴奇全身一顫,更凶狠地瞪向他並一把搶回自己的尾巴低吼著:「少碰這玩意,羅傑斯!」後史蒂夫才舉起雙手做出投降貌。

「別生氣,巴奇。我想過了……」看著巴奇氣呼呼地瞪著自己,史蒂夫一邊忍著想摸摸他那高高豎起的貓耳的衝動--他知道這樣一來巴奇肯定會更加生氣--一邊解釋。

「雖然你變小了,但五官還是看得出來你是巴奇,如果你就那樣跟我一起到神盾局去,一些之前見過你的九頭蛇成員也許會認出你來……特別是那些正好目睹你被變成黑貓的傢伙,所以我想只能暫時委屈你當我的遠房侄女了。」

聽了史蒂夫的理由,原本還在生氣的巴奇立刻表情一凜,認同地點了點頭。

「你說的對,我居然沒想到這一點……」巴奇低下了頭,連貓耳跟尾巴都垂了下去,「抱歉,剛才對你大吼。」

「不,我之前沒先對你提過,你生氣也是理所當然。」史蒂夫一手勾起了巴奇的下巴,低頭將額頭靠在他的額上,微微一笑,「可惜你現在看起來年齡還太小,不然我其實想說你是我的未婚妻。」

史蒂夫近在眼前的溫柔笑顏讓巴奇看傻了,回過神來後馬上轉過身背對著史蒂夫,但更衣室內的鏡子依然把那張滿是紅潮的臉都映照了出來,史蒂夫的笑容不禁更深了。

偷瞄著著鏡子裡史蒂夫的笑容,巴奇不斷命令自己的心臟不要再亂七八糟地跳個不停了。

見鬼了,這個史蒂夫怎麼才七十多年不見,變得那麼會調情了?一定是不知道跟誰學壞了,要是有機會遇到他一定會好好地教訓對方。

巴奇並沒想到,史蒂夫這些其實大都是過去從巴奇身上觀摩而來的,只能說史蒂夫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

在史蒂夫幫忙將貓耳及尾巴塞進衣服跟帽子裡後,巴奇終於穿好了衣服。

看著他那一身四零年代風格的深藍色長袖大擺裙,頭上戴著同色系的軟呢帽上面還有一朵可愛的小白花,除了看起來可愛以外,也完美地遮蓋住了巴奇的貓耳、尾巴以及金屬手臂,史蒂夫滿意地點了點頭。

雖然胸前平坦,不過現在的巴奇怎麼看都是個優雅秀麗的少女,即使在旁人看起來服裝風格以現代眼光來說稍嫌老氣了一些,但現場這三人全部都是上一世代的老人家,所以都覺得這樣的裝扮很好看。

就連巴奇自己都忍不住為了鏡中的自己驚嘆,直到離開之後還有些不可思議地對著身旁的史蒂夫說:「要是有這樣的姑娘,我都想追求了。」

史蒂夫臉上浮現起溫和的笑容,像是個紳士般輕輕摟住了巴奇的肩膀,微彎下腰,在他耳邊輕聲低語。

「可惜,你這個姑娘是我的。」

看著低下頭的巴奇那紅通通的耳垂,雖然右脅肋被狠狠捶了一拳,不過總算扳回一城的史蒂夫一點都不覺得痛,臉上甚至還露出了春風得意的笑容。

 

 

 

 

 

 

 

TBC

 

 

___

 

 

都還沒互相告白就已經會互相調戲了XD

隊長感覺有些輕浮是因為對方是巴奇的關係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