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巴奇的聖誕禮物 (中)

上一篇在這

不小心又變成兒童不宜的童話故事了,而且又變長了,真糟糕啊(毆

因為本篇設定巴奇才十五歲,算是未成年,能吃再點吧

___

 

 

「……史蒂夫?」

坐在床上,巴奇盯著自己手上兵人狀態的史蒂夫,臉上表情滿是困惑與擔心。

冬季天黑的很早,才下午4點左右太陽就已落入地平線下,原本這幾天的暴風雪不知不覺間已停歇,在巴奇臥室的窗外,西方的天際邊,金星正在雲間耀眼地閃爍著光芒。

從老索爾的打鐵舖順利偷溜回家之後,巴奇就一直待在房內休息。

原本平常他都要幫忙家務跟照顧弟妹,但由於他現在左手受了傷,所以家人都很體貼地讓他在房內休養。

其實巴奇的傷癒合相當快速,已經完全不覺得痛了,但他想,如果天黑之後史蒂夫會恢復人類原樣,那麼為了不讓家人發現--以及自己能在第一時刻見到人類形態的史蒂夫,他選擇就這麼順從家人的好意,乖乖待在房裡休息。

或者正確來說,盯著史蒂夫看。

巴奇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想起昨晚所遇到的真正史蒂夫的模樣,以及他跟自己說話時那溫柔又低沉的嗓音,巴奇的心臟就不停亂跳,只要想著史蒂夫就有一種很懷念的感覺在他胸間蔓延開來,彷彿他過去總是那樣熟稔親暱地呼喚著他。

明明他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面--雖然兵人形態的時候巴奇已經看過史蒂夫好幾次了,更何況如果之前真的見過,巴奇不可能會忘記,因為史蒂夫對他來說是如此特別……才說過幾句話,他就在他心中揮之不去,就像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已經住在巴奇的心裡。

凝視著史蒂夫那張即使目前只是個兵人卻依然堅毅英俊的面容,巴奇想,等史蒂夫恢復原樣,他會跟他結婚,如果老索爾說的是真的,那樣就可以解除他的詛咒,然後再想辦法幫史蒂夫取得他的盾牌,解決九頭蛇,然後、然後他們……

一整天,巴奇都躺在床上望著史蒂夫胡思亂想,越接近黃昏,巴奇的心臟就越跳越快,緊張跟期待讓他渾身發熱。

然而直到夕陽落下、星光初現,甚至在母親將晚餐送到巴奇房裡關心了幾句之後離開,史蒂夫都依然維持著兵人的狀態,並沒有恢復成人類。

巴奇不禁擔心得將史蒂夫輕輕抓在雙手中,小聲喚著他的名字。

但無論巴奇怎麼呼喚,史蒂夫依然任何變化都沒有,還是那個不動如山的兵人。

低頭望著手中的史蒂夫,巴奇忍不住想到,會不會昨晚就只是一場夢?老索爾會那麼說只是在陪自己說玩笑話?這個可能讓巴奇心裡難過得不得了,飯也不吃不下了,只是用力將史蒂夫抱在懷中,縮在厚厚的棉被中,閉上了眼睛。

那真的是夢嗎?如果是,那麼閉上眼睛睡去的話,是不是就能在夢中見到史蒂夫?盤旋在腦子裡的這些念頭,讓巴奇緊緊閉著雙眼,像是試圖逼自己入眠。

「奇……巴奇……」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間,低沉的呼喚著自己名字的聲音讓巴奇猛地睜開了雙眼。

只見從窗外投射而入的月光下,恢復為人類形態的史蒂夫正近在眼前,微笑著躺在自己身旁,那一頭耀眼的金髮,以及璀璨的藍眸,彷彿都在發著光。

「史蒂夫!」

太過驚喜之下,巴奇先是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頰,在感到一陣疼痛之後,立刻滿心歡喜地撲上前去伸出雙手抱住了史蒂夫,開心地喊著:「太好了!果然不是夢!你是真的存在!」

「抱歉,讓你擔心了,」溫柔地撫摸著懷中巴奇的棕色短髮,史蒂夫低垂著眼,輕聲解釋:「因為魔咒解除一半,所以我能回復原狀的時限只有每天午夜12點到早上6點。」

所以也就是說現在已經12點了?他剛才大概還是睡了一會,直到史蒂夫恢復原樣呼喚他,他才醒了過來吧。想著,巴奇抬起頭,看向史蒂夫那雙清亮的藍眼珠。

不可思議地,史蒂夫的那雙藍眼似乎像是有魔力,只是這麼看著而已,就足以讓巴奇內心悸動不已,並感到莫名的安心與依戀,而史蒂夫的溫柔笑容更是讓巴奇覺得自己可以為眼前這個人做任何事,只要他能這麼一直笑著。

所以巴奇鼓起了勇氣,克服羞澀以及些許的恐懼,對史蒂夫笑著說道:「沒問題,等一下我們結婚之後你的魔咒就能完全解除了。」

然而聽到巴奇那麼說,史蒂夫的清澈眼神卻突然蒙上了一層陰影。

「不……巴奇。」搖了搖頭,史蒂夫將手放在巴奇的肩膀上,輕輕推開了他,「我很感謝你的善良好意,而且,雖然大概很難相信,畢竟我們昨天才相遇,不過我愛著你……但現在我們還不能夠結婚,必須等你長大……」

史蒂夫同時說出的告白跟拒絕讓巴奇不知該開心還是難過,愣了好一會才問道:「等我長大?但是那你要怎麼打敗九頭蛇?」

「如果是關於九頭蛇,那麼你不用擔心,昨晚你睡了之後我已經消滅他了。」

「真的?」巴奇驚訝地瞪大了雙眼,難怪天氣變好了,原來是因為史蒂夫消滅了九頭蛇嗎?「但你不是說,需要特別的武器……我記得老索爾說什麼星盾……」

「……我有辦法暫時取回星盾,」史蒂夫的臉上閃過了某種微妙的變化,但稍縱即逝,巴奇還來不及判斷那是什麼感情,史蒂夫就恢復了平靜,「所以目前不會有危險,我們不用急著解除魔咒。」

「但是……」

看著巴奇那雙寫滿了疑惑跟迷惘的眼眸,史蒂夫斟酌著話語,「而且我不清楚你懂不懂,索爾說的結婚……其實是……」

「我懂。」打斷了史蒂夫,巴奇不太高興地豎起了眉毛,「我說過,我不是小孩子了……當然知道他那麼說代表的是什麼。」

以老索爾那樣的年紀跟教養,巴奇當然了解他口中所謂的結婚,其實就是性行為。比較傳統保守的人,當然會認定性行為必須要結婚之後才能進行。

也就是說,完全解除魔咒的方法,應該就是讓史蒂夫跟他做愛。

雖然巴奇並不曉得,是只要任何人都可以,還是只有他可以幫史蒂夫解除,但他也不希望史蒂夫跟別人做,而且剛才史蒂夫說他愛著他,那麼,巴奇想不到不幫忙的理由。

沉默地盯著巴奇許久,史蒂夫才慎重地問道:「那麼你知道……具體該怎麼做?」

「當然!男女之間學校有教過性行為,我想男性之間應該也差不多……」想起教科書中的圖片,巴奇臉忽然有些紅了起來,聲音也越說越小聲,最後不太有自信地低問:「對吧?」

「基本上,跟一般性交時的過程差不多,只是進入的部位不一樣,」點了點頭,史蒂夫一臉嚴肅地伸出手覆在巴奇的小腹上,「我要解除魔咒,就只能讓你承受我的侵入,我必須進入你的最深處,讓你達到高潮後,我再將精液釋放在你體內,才能解除魔咒。」

一本正經的史蒂夫如此直白的說明讓巴奇本就有些發燙的臉更加燥熱了,不用照鏡子他也能猜到,自己現在的臉一定紅得不像話。

但,他還是硬著頭皮,對史蒂夫表示:「我……我可以……」

「可是……你還太小了,巴奇……」看到巴奇又面露不豫之色,史蒂夫連忙解釋:「我是指你的身體,現在要接受我還太小了些……」

「沒問題,我不怕!」握緊了拳頭,巴奇大聲強調,「我可以,我真的可以!」

「……巴奇……」史蒂夫眼中閃動著難以形容的光彩,激動又傷感地握住了巴奇的雙手,注視著他,「你沒有必要為了才第一次見面的我犧牲,如果我與你結合,你的靈魂就會再一次被我綁定……」

「再一次?」巴奇眨了眨眼,不可思議地問。

巴奇的疑問讓史蒂夫一愣,露出了像是說錯了話似的表情,「……我說錯了……總之,這不只是做愛,或是幫我解除魔咒而已……一旦我們結合,你跟我從此就無法分開來,你才十五歲,不需要把未來交付在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身上。」

不知為何,史蒂夫越說越激動,俊秀的面容甚至有些扭曲,「你甚至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叫做史蒂夫!」

「我知道,」但相對於史蒂夫的激動,巴奇內心卻越來越清明,毫不猶豫地對史蒂夫堅定說道:「你就是史蒂夫。」

史蒂夫瞪大了雙眼,望著眼前的少年那彷彿散發出光芒的笑容,喃喃地念著:「巴奇……」

「我能感覺得到,」巴奇微微一笑,一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上,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彩,輕聲低語:「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就像你說的,我們昨晚才第一次知道彼此的名字,但我總覺得你跟我像是好久以前就在一起了。你剛剛說你愛我的時候……我一點都不意外,反而只覺得很開心,我想……我大概也愛著你吧。」

再一次地,史蒂夫除了像個傻瓜似地看著巴奇,喃喃念著巴奇的名字以外,什麼都說不出來。

「而且想要解除你身上的魔咒,其實是我的私心,」巴奇做出了一個頑皮的表情,像個天真的孩子,但他所說的話,卻帶著某種誘惑,「因為我想……想要跟你有更多的接觸……想要……你吻我……還有更多……別把我當孩子,史蒂夫,我已經十五歲了。」

凝視著巴奇,史蒂夫臉上的表情在感動、自責、愧疚、愛憐等各種感情間快速變換,最後,停留在狂喜的他伸出有些顫抖的雙手一把將巴奇擁入懷中,激動地吻上了他的唇。

這個吻該是第一次,卻又無比熟悉,巴奇很快就從驚訝到順從接受,甚至張開唇瓣主動做出迎合,好讓史蒂夫能將舌頭伸進自己的嘴裡,肆意舔拭。

溫軟濕熱的舌肉在自己口腔內靈活擺動,帶給巴奇奇妙的感受,毫無經驗的巴奇被吻得軟綿,只能任由史蒂夫一邊吻著自己,一邊脫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不知不覺間,飄飄然的快感之中,巴奇很快被脫個精光,全裸著被史蒂夫抱在懷中,雙腿大大分開來,分別垂在史蒂夫腰間兩側,在史蒂夫的愛撫下大膽而放蕩地扭動著腰。

依依不捨地將唇從巴奇嘴上離開後,在鎖骨跟胸前游移,史蒂夫撫摸著巴奇的腰腹,並慢慢往下方的私密處移動。

相對於巴奇的全身赤裸,史蒂夫依然是一身英挺的軍裝,這點讓巴奇不免感到羞恥,但很快地他就忘了,因為史蒂夫厚實的手掌握住了他的陰莖,瞬間,巴奇整個人都大大一震,要不是被史蒂夫抱著,甚至差點就要摔到了床下。

「放輕鬆……如果不想要就跟我說,我會停下……」輕吻著巴奇紅紅的耳垂,史蒂夫低語著,然後在看到巴奇滿臉通紅地點了點頭後,才開始小心地上下套弄。

「唔……啊……」

陌生的刺激讓巴奇不安分地扭動著身子,因快樂而顫抖,酸軟無力地縮在史蒂夫胸前喘息呻吟。史蒂夫一隻手快速摩擦著巴奇的性器,另一隻手則大力揉捏著他的臀部,帶給巴奇混著些許疼痛的強烈快感。

巴奇也不曉得史蒂夫的技巧好不好,他只知道史蒂夫帶給他難以形容的快樂跟歡愉,很快地,巴奇就在史蒂夫的撫弄下將白濁射在他的手中。

趴在史蒂夫寬厚的胸膛上,巴奇半閉著眼,濕潤的睫毛顫動著,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之中,直到下體突然一陣撕裂般的脹痛,讓他忍不住睜開了雙眼。

「嗚……」

史蒂夫的手指稍微破開了巴奇的穴口,甚至連一個指節都不到,但光是這樣就已經讓巴奇疼得全身僵硬。

從未接納過異物侵入的內部緊澀狹小,大概是怕傷了巴奇,在聽到巴奇的嗚咽聲後,史蒂夫立刻就抽回手指,旦生怕史蒂夫就這麼放棄解除魔咒的巴奇也不管自己的後穴還在隱隱作痛,哽咽著對史蒂夫要求。

「繼續……不要停下……」

史蒂夫有些驚訝地看著巴奇,接著想了一下,低聲問道:「你家裡有什麼……能夠做為潤滑的東西嗎?」

努力回想著,做了幾個急促的深呼吸後,巴奇遲疑地回答:「蜂蜜……可以嗎?我記得廚房有……」

點了點頭,史蒂夫輕輕將巴奇放回床上,「你在這裡等著,我去拿。」

「但是……」

「放心,不會有人看到我。」說完,史蒂夫對巴奇眨了個眼,緊接著下一瞬間,史蒂夫就消失在巴奇面前。

然後很快地,巴奇還來不及驚訝,史蒂夫就抱著一罐蜂蜜再次現身在巴奇面前。

看著史蒂夫抱著蜂蜜再次回到自己的雙腿間,巴奇難掩驚奇的表情,「你是怎麼……?」

「雖然我的法力遠比不上洛基跟索爾,不過瞬間移動這點小招數我還是辦得到的。」

笑了笑,跪在巴奇的雙腿間,史蒂夫將手抵著巴奇的膝蓋,認真地望著他,「你看,你根本不清楚我究竟是誰,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然而巴奇只是眨了眨眼,然後露出全盤信任的笑容,低聲說:「我知道……你值得我做這個選擇就好。」

史蒂夫全身一震,睜大了雙眼望著巴奇,好一會才擠出一個字,一個令他無比愛戀的名字。

「巴奇……」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巴奇無意識地噘起了嘴唇,「只有我一個人脫光光太不公平了,你也得脫掉。」

雖然史蒂夫的軍裝帥死了,但是只有自己全裸,對方卻依然衣裝筆挺,巴奇再大膽也還是有羞恥心的。

巴奇太過可愛的要求讓史蒂夫忍不住失笑。

「當然,我知道。」說著,在俯身吻上了巴奇噘起的嘴後,史蒂夫開始脫起了自己的衣服。

一開始巴奇還平靜地看著史蒂夫的動作,然而,當看到史蒂夫脫下了全部的衣裝,在月光下展現出他那猶如希臘雕像的健美肉體時,巴奇竟看得呆了,本來就已經劇烈跳動的心臟跟燥熱的身體更加嚴重,幾乎無法呼吸。

特別是--

當視線移到史蒂夫的下體,巴奇才醒悟過來史蒂夫之前一直強調自己身體還太小,無法接受他是什麼意思了。

老實說,他可真沒想到史蒂夫的性器會那麼超乎他的想像。

望著高聳在史蒂夫股間那根雄偉的大傢伙,巴奇不禁直冒冷汗--不只是緊張,還因為史蒂夫現在正將沾滿了蜂蜜的手指插到自己屁股中間的那個小洞裡,並試著抽送擺動所帶來的羞恥與不適。

盡管史蒂夫已經相當溫柔細心,還先弄射巴奇一次,才開始探入巴奇的內部,而且還有從廚房摸來的大罐蜂蜜作為潤滑,但從未被異物侵入的後穴被撕扯開來的脹痛,以及目睹到史蒂夫碩大勃起的衝擊還是讓巴奇的身體緊繃了起來。

跟史蒂夫的大老二比起來,自己的那處洞口是那麼地小,才剛勉強吞入史蒂夫的一根手指,就疼得厲害,要是他那整個堪稱凶器的肉棒整根捅進來,搞不好屁股都要裂成兩半了。

但擔心歸擔心,巴奇絕不願意臨陣脫逃,不只是為了史蒂夫,也為了自己。

因為他知道,只要自己一表現出任何一點退縮害怕的樣子,史蒂夫就一定會立刻撤離,但那是巴奇所不願意的。

所以盡管很痛,但巴奇只是咬著牙,努力讓自己放鬆身體,承受史蒂夫對自己的開拓。

蜂蜜香氣充斥在房內,內部的異物摩擦時的水聲以及刺激都讓巴奇有些暈眩,彷彿自己的體內有什麼隨著史蒂夫往更深處的探索而發熱,甚至渴求著史蒂夫更進一步。

然而當史蒂夫終於抽出了手指,並扶著陰莖準備進入時,抵在穴口處的高熱讓巴奇還是忍不住全身一顫。

察覺到巴奇的難受,史蒂夫並沒有進入,只是抵著巴奇因緊張而抽搐著的濕熱洞口,低聲問道:「……巴奇……如果你不想就說……我隨時都會停下……」

聽到史蒂夫那壓抑著滿腔情慾的低沉嗓音,巴奇顫抖得更加厲害了,卻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感動而興奮。

他自己也是男人,當然知道在這種情況下還要壓抑自己有多不容易,但史蒂夫卻為了自己忍耐,這讓巴奇很開心。

「……我很想,」於是,巴奇主動分開自己的雙腿,用壯士斷腕的決心,對史蒂夫做出了邀請,「來吧,讓我來幫你解除魔咒。」

 

 

 

 

 

 

TBC

 

 

___

 

 

 

 

 

 

 

 

 

 

以下,不需要知道的真相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出來了

其實史蒂夫昨晚就為了從巴奇體內取得星盾對睡著的他(以下消音

所以嚴格來說巴奇不是第一次(只是史蒂夫沒有內射,所以沒解除魔咒(。

星盾?後來又塞回去了(咦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