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巴奇的聖誕禮物 (上)

聖誕節定番童話《胡桃鉗與老鼠王》的Paro

1817年,歷經無夏之年後的隔年一個嚴寒的聖誕節
十五歲的巴奇跟被魔咒變成兵人的史蒂夫的童話故事

___

 

 

1817年12月24日,聖誕前夕。

冒著狂暴吹撫著布魯克林街道的驚人的大風雪,全身包得密密實實的巴奇抱著一大袋紙袋,匆匆忙忙往家裡的方向奔跑。

不知道為什麼,從去年開始氣候就異常地寒冷,即使夏天也下著雪,入冬之後暴風雪更是不時肆虐,上紐約灣甚至結了一層厚厚的冰,原本要從布魯克林前往位於海港中央的總督島平常需要坐船現在甚至還能坐在馬車上輕鬆抵達。

在這樣嚴寒的天氣裡,由於父母工作繁忙,身為巴恩斯家中長男的巴奇年方十五卻儼然一家之主,不只要忙著照顧年紀尚幼的弟妹、幫忙家裡整理、準備聖誕節的布置跟準備,當然也必須在這樣的大風雪中外出添購家裡必須用品。

幾乎快凍僵了的巴奇在終於回到了溫暖的家之後,趕緊關上家門將吹颳著的冷風與冰雪阻擋在門外,還沒來得及喘一口氣,他的三個弟妹就立刻一擁而上,前呼後擁地包圍著他。

「歡迎回家巴奇!外面很冷吧?」

「你有沒有買拐杖糖?」

「好久喔,快點做飯啦~好餓喔!」

「好好好,你們先別急,拐杖糖當然有買,不過要等飯後才可以吃,先讓我把東西放好就來做飯。」

笑著應付湧上來迎接他回家,並興奮地檢查紙袋裡放了些什麼的弟妹們,巴奇將紙袋先放到地板上,然後將頭上身上的雪花掃落、大衣跟圍巾掛在門邊的衣帽架上,才又重新抱起紙袋。

就在巴奇剛剛把紙袋放到了廚房的流理台上,他最小的妹妹蕾貝卡就跑到他面前舉起從巴奇大衣口袋裡找到的一個兵人,雙眼發亮地詢問:「這個好好看喔,是什麼啊?」

看到蕾貝卡手中真人比例,身長大約60公分、身著英挺軍裝的金髮碧眼男性兵人,巴奇眨了眨眼。

「啊……」腦中浮現起方才在老索爾那裡收到這具兵人時的回憶畫面,巴奇無意識地露出了溫柔的笑容,伸出手,從蕾貝卡手中接過了那個兵人,凝視著那張徐徐如生的俊俏臉龐,輕聲回答:「這是老索爾送給我的。」

老索爾是這附近唯一的鐵匠,雖然大家都叫他老索爾,但沒有人確切知道他幾歲,也沒有人知道他是什麼時候來到這裡,從巴奇的祖父母那一輩有記憶的時候他就在這裡了。

雖然老索爾長及肩背的白髮蒼蒼,臉上堆滿滄桑風霜,但他的身材卻相當高大精壯、肌肉隆隆,特別是那雙蒼藍色的眼眸所閃爍的精光,一點都不像老人,反到像是個身經百戰的戰士。

由於老索爾那裡不只有普通鐵器,還有些巴奇從沒見過的神奇玩意,比如說閃耀著奇異光芒的寶石,或是怎麼也舉不起來的錘子,而且老索爾對小孩很親切,所以巴奇從小就常常到老索爾的打鐵店玩耍。

巴奇是在大約一年多前無意中見到這具兵人的。

那是個晴朗的春日午後,當巴奇路過老索爾的打鐵店,看到了被老索爾拿出來放在櫥窗曬太陽的兵人那雙漂亮的藍眼睛時,他的內心頓時湧起了不可思議的心情。

明明是個無生命的兵人,但他那雙明亮透徹的藍眸彷彿擁有靈魂,堅毅中透著些許的憂傷跟寂寞,巴奇自己也不曉得從自己心底湧上的是什麼感情,他只知道自己很喜歡他,很想再多看他幾眼。

但那具兵人是如此地栩栩如生,不只是人形本身,就連身上的服裝也相當精緻,就算是涉世未深的巴奇也能一看就知道肯定價值不斐,他根本不可能買得起。

巴奇真的很喜歡那個兵人,於是他也只能時常來訪,或是在經過的時候多看他幾眼。

即使剛才在風雪中,並抱著紙袋,巴奇也還是忍不住在經過打鐵舖的櫥窗前時停下腳步望著兵人。

然而就在他依依不捨地轉身離去時,老索爾突然從店內走出來,並抓起了那具兵人放到了巴奇大衣的口袋中。

在巴奇訝異的注視之下,老索爾微笑著拍了拍巴奇的肩膀,「我知道你很喜歡他,把他帶回家吧。」

「真的?」巴奇臉上先是綻放出驚喜的笑容,但馬上又暗了下來,「謝謝你,但我現在手邊沒有錢……」

「不用錢,孩子,就當作是你常來陪我這個老人的聖誕回禮。」老索爾搖了搖頭,垂下眼,看著巴奇口袋裡的兵人,低聲說:「他也想被你帶回去。」

雖然有些不可思議地想著老索爾怎麼會知道兵人是怎麼想的,但面對這個驚喜的禮物,還是個孩子的他自然是滿心歡喜地收了下來,開開心心地對老索爾道了謝後抱著紙袋,在漫天風雪中心情愉快地踏上歸途。

背對著打鐵店的巴奇並沒發現老索爾跟他口袋裡的兵人揮別的手,以及他嘴裡悄聲說出的『祝你好運,吾友。』

「我想要,可以嗎?」

蕾貝卡的要求讓巴奇從回憶中回過神,本來可愛的妹妹的要求巴奇都會想辦法達成,但看著兵人的藍眼睛,巴奇卻無法將他讓給別人,於是巴奇將手中的兵人抱在懷中,對弟妹們頑皮地眨了眨眼。

「抱歉,這是我的聖誕禮物,不能給妳,」看到妹妹表情憂鬱,巴奇連忙安撫,「別難過,你們明天都會有聖誕老人的禮物,不用擔心。」

然後在拍了拍蕾貝卡的頭後,巴奇將兵人帶到自己的房間,放到了床頭櫃上。

在忍不住帶著傻呼呼的笑容多看了那雙漂亮的藍眼睛幾眼後,巴奇才轉身回到廚房準備今晚的晚餐。

巴奇的弟妹們都很懂事,也沒再吵鬧,等到巴奇的父母回家,全家人熱鬧開心地一起用完聖誕晚餐後,跟父母一起將守夜的弟妹們哄睡後,巴奇讓父母先睡,自己一個人幫忙整理完家中,洗好澡回到自己房間時已是深夜時分。

明明累了一天,但巴奇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無法不去凝視著靜靜佇立在床頭邊的兵人。

兵人的金髮在黑暗中依然閃耀著耀眼的金色光芒,嘴角像似微笑般的微微揚起,而那雙藍眼睛更是彷彿透著擁有生命似的奇異神采,好看得巴奇竟看得呆了,忍不住伸出手將兵人輕輕握在眼前。

看著這個兵人,巴奇心中升起了奇妙的悸動,不知怎地,巴奇總覺得自己好像對這張臉有種熟悉的感覺,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們曾經是最要好的朋友……

正當巴奇凝望得出神時,巴奇的房門突然被大力撞開來,巨大的聲響跟衝擊讓巴奇嚇了一大跳,連忙轉過頭去,臉上表情煞時凝結。

出現在被撞開的門口處的是一個像是長了五個頭的蛇的怪物,怪物除了五個頭以外,還有四個依然流著血的斷面。

「終於找到你了,該死的史蒂夫‧羅傑斯!」

怪物恨恨地低吼著,五個頭同時顯出猙獰的表情朝著巴奇襲擊而來。

超出想像的異常狀況讓巴奇連尖叫都忘了,瞪大了雙眼看著怪物快速逼近。然而當察覺到那張血盆大口中閃著白光的森森利牙並不是朝著自己,而是身後的兵人時巴奇想也沒想就轉身背對著怪物,將兵人護在懷裡,

尖利的獠牙劃過了巴奇的左上臂,鮮紅的血液立刻泉湧而出,還有不少噴濺在兵人的臉上,但巴奇只是悶悶地叫了一聲,卻沒逃開只是將兵人護得更緊。

他當然覺得很痛也很害怕,但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不顧自己的安危,他就是無法不去保護這個兵人。

就在怪物再度張大了嘴,即將展開下一次攻擊的瞬間,巴奇懷中的兵人突然動了起來,緊接著突然快速變大,在用不可思議的大力推開了巴奇後,衝向了怪物。

「唉唷!」

撞到了床邊牆壁的巴奇因衝擊而閉上了眼睛叫了一聲,並縮起了身體,耳邊響起了激烈的打鬥聲,接著怪物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當巴奇終於睜開眼睛時,映入他眼簾的是倒在地板上變成五個頭的怪物,以及站在床邊,手上染著鮮血的高大金髮青年。

用可怕的眼神瞪了怪物一眼後,轉頭看向巴奇的金髮青年臉上很快化成焦急與擔心的表情。

一連串的驚奇讓巴奇一時之間目瞪口呆,愣愣地看著那個青年走了過來,並關切地問著自己,「你沒事吧?」

眼前這個俊挺健壯的金髮青年就跟原來那個兵人長得一模一樣,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兵人變成了這個青年。

巴奇趕緊搖頭,然後低頭看著突然變大並活起來的兵人,不可思議地,盡管青年身上還沾染了巴奇以及怪物的血跡,但巴奇並不害怕他,甚至覺得他帥死了。

在走到床邊跪到床上抱起了巴奇,並將棉被抵在巴奇受傷流血的左上臂傷口上止血後,青年抬起頭看到巴奇望著自己的眼神閃動著光彩,臉上表情化為安心的微笑。

「我叫做史蒂夫,史蒂夫‧羅傑斯……」自稱史蒂夫的青年在稍微彎下了腰朝巴奇行了禮後,微笑著問道:「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史蒂夫的笑容讓巴奇不知怎地心臟漏跳了一拍,臉頰熱烘烘的,趕緊別開了臉,低頭看著前方,小聲回應:「大家都叫我巴奇……」

史蒂夫臉上的笑容更深了,溫柔地低聲道謝:「謝謝,巴奇,你救了我。」

「不……我只是……」巴奇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他又沒做什麼,更何況剛才打倒了怪物救了他的明明是史蒂夫。

然而史蒂夫只是望著他,那雙漂亮的藍眼中充滿著感激跟……某種巴奇並不清楚的情愫。

「因為你鼓起勇氣保護我,你那無畏的勇氣跟不求回報的真誠友情才讓我解除了部分魔咒。」

「部分魔咒?」巴奇不可思議地眨了眨眼。

史蒂夫點了點頭,然後看向倒在地上的怪物,一臉嚴肅地開口。

「這個怪物是九頭蛇,」趕在巴奇提出但這傢伙只有六個頭的疑問之前,史蒂夫繼續解釋:「他原本有九個頭,除非用特殊的武器,不然砍下幾顆都會再生。我之前砍下了他四顆頭,卻受到了詛咒,變成剛才為止的那副模樣,才讓他逃跑。」

「那……你現在回復原狀是因為……」

史蒂夫瞬間像是欲言又止,低垂著眼但很快就抬起眼看向巴奇,臉上浮現著感謝的笑容,「……你那為了陌生人可以不顧一切的勇氣。」

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感情,但那雙凝望著自己的藍眼睛中隱藏不住的濃密情感讓巴奇有些心跳加速,趕緊將視線從史蒂夫移到只剩下三顆頭的九頭蛇上。

「所以……這怪物死了嗎?」皺起眉看著滿地的鮮血,巴奇一邊想著該怎麼對父母說明這個狀況,一邊問道。

「不……他只是暫時因為被我又砍下一顆頭,才會昏厥,我現在手邊沒有盾牌……所以他的頭還是會再生。」

史蒂夫的回答讓原本安心的巴奇又緊張起來,擔心地問:「那該怎麼辦?」

「你放心,我會有辦法對付他。」

「有我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嗎?」

沉默了一會,史蒂夫才小聲低語:「有……」

「那是什……」

巴奇瞪大了雙眼,看著史蒂夫將他的臉湊了上來,他的唇幾乎要貼到到自己嘴上,巴奇只感到自己心臟幾乎快要炸開來。

「現在還不是時候,巴奇……」但史蒂夫並沒吻他,只是將額頭放到了巴奇的額上,低聲說道:「你先好好睡吧……」

就在史蒂夫那麼說完,巴奇突然感到眼皮很重,閉上了眼睛後,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中。

當巴奇再度睜開眼睛時,眼前是滿臉擔憂的父母以及哭紅了雙眼的弟妹們。

他受了傷的左上臂已經被好好的包紮治療,但他的房間裡並沒有血跡,也沒有打鬥的痕跡,而當巴奇看向站在床頭櫃的史蒂夫時,他又回到了一動也不動的兵人,眼神依然清澈。

就好像昨晚發生的事只是一場奇妙的夢,除了史蒂夫的表情帶著些許歉意,以及自己所受的傷以外。

考慮過後,巴奇向父母解釋自己受傷的原因,是因為昨天睡前整理煙囪時不小心滑倒被攪火棒割傷,然後為了不想吵醒他們才一個人默默地上床睡覺。

在父母嚴厲又溫柔的關心過後,為了讓巴奇好好休息,他們將弟妹帶走,留巴奇一個人在床上休息。

巴奇輕輕伸出手將床頭櫃的史蒂夫握在手中,與他的眼神相望。

「這是你弄的?」

但史蒂夫並沒有回答他,只是一動也不動,就像他就只是一個兵人。

而且巴奇的傷似乎正在快速癒合,一點都不痛,這讓巴奇開始擔心會不會真的只是一場夢,於是他想了一下,趁著父母跟家人不注意,將史蒂夫塞到大衣口袋後,偷偷溜出家門,跑到了老索爾的打鐵舖。

看到因奔跑而雙頰紅撲撲的巴奇以及被他從口袋中拿出來的史蒂夫,老索爾臉上一點都不驚奇,反而像是理所當然似的低聲說道:「你果然來了,孩子。」

「老索爾爺爺……」老索爾的反應讓巴奇又看了一眼史蒂夫,但他依然動也不動,巴奇不禁擔心了起來,焦急地開口:「昨天晚上來了個怪物,然後史蒂夫救了我,他說他是因為魔咒才被變成兵人……但是他現在又完全沒有反應……」

「不用擔心,孩子,」老索爾輕拍了巴奇的頭,安撫著他,「現在是白天,所以他的魔咒還在。」

原來是因為魔咒還在,果然不是他做夢,史蒂夫是真的存在,想到這,巴奇先是鬆了一口氣,但馬上又緊張了起來。

「要怎麼幫史蒂夫完全解除魔咒?」頓了一下,巴奇又焦急追問:「還有那個九頭蛇要怎麼解決?」

老索爾沉默地將視線在巴奇跟史蒂夫之間游走,好一會才嚴肅地詢問巴奇。

「……你能夠遵守秘密,發誓永遠不對別人說出口?」

見巴奇點了點頭,老索爾將視線移向手中的兵人,眼神中帶著些許歉疚,緩緩開口:「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史蒂夫是我的老朋友,我有個弟弟,因為某些誤會他做了一些不好的事……」

「不好的事?」

「很多很多,包括這兩年的氣候異常,都是他造成的……九頭蛇也是他放出來的。」陷入回憶中的老索爾眼神有些放空,看向巴奇--正確來說是他懷中的史蒂夫,「雖然史蒂夫幫我擊敗了弟弟,但我弟弟卻對他下了詛咒,把他變成了現在這個模樣。」

「你難道不能幫幫他嗎?」巴奇內心不免有些憤慨,聲音也不自覺地大聲了起來,「你一定有辦法對吧?」

史蒂夫明明是因為幫了老索爾才受到詛咒,老索爾卻不幫他解咒,這實在太過分了。

老索爾搖了搖頭,抱著歉意似的縮起了高大的身軀,「那個詛咒就連施法者也無法解除,除非施法者死亡,所以我很抱歉。」

聽到老索爾的理由,巴奇雖然還是有些氣憤,但他也不再說什麼了,因為他明白,老索爾是不可能殺死施法者--也就是他的弟弟的。

「那……難道說史蒂夫永遠沒有辦法回復正常了嗎?」

面對巴奇焦急的詢問,老索爾卻只是凝視著他,好一會才緩緩說道:「是有一個方法……」

巴奇驚喜地湊了上去,大聲問道:「那是什麼!?」

撫摸著自己的白鬍鬚,老索爾垂下眼睛,語氣有些猶疑,「……但那對你來說還太早了,孩子。」

「我已經十五歲了!」老索爾的話讓巴奇忍不住高聲抗議:「都可以結婚了!」

現在家裡的事幾乎都是他在處理的,弟妹們他也都照顧得很好,雖然年齡的確才十五歲,但巴奇自覺自己早已是個成熟有能力負責的大人了。

但接下來老索爾所說的話卻讓巴奇整個人都傻了。

「……如果真的要你結婚呢?」

看著老索爾那張雖充滿皺紋卻依舊精悍的臉,呆愣了好一會,巴奇才傻傻地吐出一個奇妙的音節,「……啊?」

「而且是要你跟史蒂夫結婚……你願意嗎?」老索爾伸手指向巴奇懷中的史蒂夫,「跟一個你根本不知道他是誰的人,共度一生……只是為了幫助他?」

這聽起來像在開玩笑,但老索爾認真的表情讓巴奇知道,他所問的應該就是解咒的真正唯一方法。

低頭看向手中的史蒂夫,當看到那雙閃動的藍眸中所隱含的感情時,巴奇內心一陣悸動,同時湧上了勇氣與決心。

就像老索爾所說的,他根本不知道史蒂夫的身分背景以及過去,他甚至昨晚才第一次跟他說話,但不知為什麼,巴奇覺得自己可以為了幫助史蒂夫做出任何事。

這不是衝動,而是某種近似靈魂深處的本能讓巴奇下定了決心,握緊了手中的史蒂夫,抬起頭毫不猶豫地對老索爾喊道:「我願意!」

老索爾有些驚奇地瞪大雙眼,接著,輕輕笑著點了點頭,伸出手撫摸巴奇的頭。

「那麼,你先回家去吧,我相信史蒂夫也聽到了……今天晚上,你們結婚之後,他的魔咒就能完全解除了。」

「真的?」

見老索爾點頭微笑,巴奇滿臉喜色地抱著史蒂夫轉身就要離去,忽然間想到了什麼,趕緊轉過頭,「對了,史蒂夫說他的盾牌……還有可以消滅九頭蛇的特殊武器……」

老索爾只是笑了笑,「別擔心,那個特殊武器就是他的星盾,等史蒂夫的魔咒解除,你就知道星盾在哪裡了。」

於是得知了解除魔咒方法的巴奇歡天喜地地將史蒂夫放回了大衣口袋裡,再度冒著風雪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真羨慕你,老朋友……即使重生,你的巴奇對你的感情還是一點都沒變。」

看著巴奇離去的背影,老索爾蒼老的臉上浮起笑容,低聲嘆出了感慨。

 

 

 

 

 

 

 

 

 

 

 

TBC

 

 

___

 

 

 

劇透一下,星盾就在巴奇的體內。

所謂的結婚當然是……嘿嘿(。

不小心寫太長

晚上看能不能更下

 

 

順便說一聲,無夏之年當然不是因為洛基跟九頭蛇XD

有興趣可以搜尋看看無夏之年。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