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暖冬

遲到的冬至應景鮮肉湯圓(

兩個盾盾(!)溫暖怕冷的冬冬的溫馨甜蜜PwP極短篇

大盾分裂成盾盾的前情可以走這裡這裡

 


___

 

 

曾經被稱為冬日戰士的巴奇,有個只有他青梅竹馬的老朋友史蒂夫才知道的祕密。

窗外正飄著雪,臥室內卻異常的悶熱,甚至在玻璃上凝結了一層白茫茫的霧氣。

加大的雙人床上,棕髮青年披散著的及肩長髮因來自前後的頂撞而晃動,任由兩名健壯的金髮男人從前後擁抱著自己,並大力地用粗大堅挺的性器操幹著自己的屁股。

青年結實的臀部因激烈的拍打跟撞擊而顯得紅通通的,特別是位於臀瓣間不斷被磨擦的那處小洞,兩根相當雄偉的肉柱正反覆進出,抽插著紅腫濕軟的肉洞。

三人分的喘息聲、身下的肉體拍擊聲、床架彈簧的嘎吱聲,以及唇舌交纏的嘖嘖水聲響徹整間臥室。

巴奇修長的雙腿掛在前方男人的肩膀上,隨著前後兩人的大力抽插而激烈搖晃,大量混著白濁跟鮮紅的半透明液體從被塞滿的後穴中不斷被推擠而出,沾染了他們的下半身,也浸透了純白的床單。

幾縷紅得刺眼的血絲從那處被撐得幾乎看不見皺褶的穴口順著巴奇紅艷的肌膚蜿蜒而下,並滴落床單上,看上去有些怵目驚心,但不斷被搖晃著的巴奇嘴裡吐露著哀鳴,臉上卻是恍惚的表情。

「嗚、啊……啊……哈啊……」

撕裂般的疼痛以及被撐開來的酸脹早已麻木,如今只留下酥麻的快感,伴隨著史蒂夫們的律動,一波一波地湧上並流竄至巴奇全身各處,讓他無法抑止地流出快樂的淚水。

難以形容的歡愉隨著劇烈的快速抽插從巴奇被猛力頂撞的敏感內部猶如電流般不停地襲擊著他,喜悅的淫靡低吟混著急促喘息以及唾液,斷斷續續地從巴奇那張合不攏的嘴中流洩而出。

史蒂夫們快速地挺著腰臀,一前一後地重重撞入又淺淺抽出,每一次的頂入都重重撞在巴奇最敏感的部位,即使前方欲望並沒受到撫慰巴奇還是很快就緊繃著身軀再一次在兩人的抽插下射了出來。

極度的愉悅讓巴奇身體不住抽搐,濕熱的肉壁一陣痙攣,將兩根肉棒夾得緊緊的,被濕熱的肉壁緊緊包裹住的強烈快感讓兩個史蒂夫忍不住皺起了眉,並呻吟出聲,更加用力將巴奇緊抱在彼此之間,大力操幹,直撞得巴奇身軀無力晃動,連哭也無聲。

終於,在一次快速深入的頂撞之後,兩人同時將滾燙的慾望射入了巴奇的體內,然後三人的動作才停了下來,緊抱在一起大口粗喘著氣。

沉浸在極致快感的身子不時地抽搐,因高潮而渾身酥軟的巴奇全身汗水淋淋,彷彿剛從溫暖的泉水中被撈起似的,慵懶地癱在愛人們的懷抱中,享受著前後內外、全身各處都被撤底填滿的充實滿足。

顫動著的濕潤睫毛半閉著,巴奇沉醉於快感的臉上因情慾而泛著紅潮,已經被射了滿肚子都是精液的巴奇被脹得有些難受,甜膩地哼哼著,仰起頭忙著接過兩個史蒂夫湊上來的吻。

身後的史蒂夫剛把舌頭伸進巴奇的口腔,前方的史蒂夫就跟著霸道地擠了進去,兩根舌頭互不相讓地蹂躪著巴奇內部柔軟的黏膜,直到巴奇忍不住皺起眉發出難受的嗚咽,才同時撤出。

「抱歉……」低頭在巴奇凹陷的鎖骨處輕輕一吻,前方的史蒂夫低聲道歉後,原本放在巴奇腰間的手移到了他的股間,握住了巴奇軟軟的陰莖,溫柔地上下套弄。

性器上直接的刺激,再加上還依然塞滿自己體內的兩根肉棒散發出的高熱,巴奇忍不住顫抖著發出了帶著快樂跟些許痛苦的哽咽。

然而,盡管低泣著,但巴奇卻一點反抗都沒有,只是放任兩個史蒂夫對自己所做出的所有行為。

「還冷嗎……巴奇……」

輕咬著巴奇紅紅的耳垂,雙手揉捏挑弄著巴奇突起的乳尖,在他後方的史蒂夫低沉的嗓音震動著巴奇的耳膜,令他抖得更厲害了。

現在一點都不冷,全身各處,包括內部都熱得不得了的巴奇胡亂地搖著頭,在史蒂夫們所帶給自己的近乎暴力的快感中囈語呢喃。

「啊……我現在好熱……嗯……史蒂夫……啊……」

巴奇的回答讓兩個史蒂夫露出了安心的笑容,分別在巴奇的左手跟右手背上印上一吻,並異口同聲地低嘆一句:「那就好……」

這個世界上,只有史蒂夫才知道的祕密,就是巴奇異常的畏懼寒冷。

原本從小巴奇就特別怕冷,甚至還不用到冬天,巴奇就已經提早穿上了毛衣及圍巾,並一反平常總愛往外跑的態度,變得喜歡窩在壁爐前。

相較之下,瘦弱的史蒂夫反而對低溫耐受力要強得許多,尤其在接受血清之後,就算光著膀子在十二月的大雪中史蒂夫也能夠眉頭都不皺一下。

而巴奇在成為冬日士兵後,非但沒有像名字那樣適應冬日,反而更加地恐懼寒冷。

那份恐懼來自於心理上的創傷--長期不斷地被反覆冰凍,導致巴奇回到史蒂夫身邊之後曾經有一段時間非常地怕冷,就算只是超級市場的冷凍食品專櫃,都無法靠近。

因為那會讓他想起非常不好的回憶--孤獨一人被放置在狹窄冷硬的冷凍儀器中,沒有人會帶著感情看自己一眼,就好像自己並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什麼無機質的武器。

幸好,他再次遇見了史蒂夫,有史蒂夫的陪伴,他再也不用回到那處惡夢般的地方,因孤獨寒冷而瑟瑟發抖。

而且,只要巴奇覺得冷,史蒂夫就會溫暖他,用他自己填滿巴奇身體內外每一處,就像現在這樣。

不知是否該歸功於超級血清的功勞,史蒂夫們的不應期相當短,依然卡在巴奇體內的慾望又再度恢復了硬挺,並很有默契地緩緩交替進出,同時也不忘繼續幫巴奇服務。

撫握著巴奇的陰莖、挑弄著巴奇的乳頭、啃咬著巴奇的後頸、舔吻著巴奇的身體各處,兩個史蒂夫進出著巴奇的律動越發激烈,他們愛撫著巴奇的動作就更加溫柔。

只要他們的巴奇不再感到寒冷,他們的目的就算達成了,之後的行為,算是給他們自己的獎勵--好好地享用巴奇,從裡到外,讓巴奇充滿了他們的氣息。

內部被大力抽插摩擦的酥麻、性器被撫弄的快感、以及各處敏感部位的刺激,這些史蒂夫帶給自己的快樂讓巴奇顫抖不已,弓起身子發出歡喜的啜泣聲。

「啊……啊……好滿……好深……啊啊!」

當史蒂夫同時猛力闖入最深處並用力握住巴奇的陰莖時,巴奇忍不住尖叫著再次抵達巔峰,難以言喻的快感使得巴奇腦袋一片空白,只有史蒂夫們的存在是他唯一的依賴,

在史蒂夫分裂成兩個個體之前,他們也會激烈做愛,但自從史蒂夫成為『他們』之後,他們更加能夠完美地滿足巴奇,讓他身體內外每一處都能夠被史蒂夫佔有。

「再更多……史蒂夫……別離開我……」

在狂亂的搖晃中,巴奇哭著對身前身後兩個一模一樣的男人祈求。

巴奇說不出自己究竟有多愛這種被史蒂夫們深深填滿的感覺。

雖然曾經為了讓史蒂夫回復原狀而四處奔波尋求方法,但現在,巴奇覺得維持這種狀態很好,因為,不管哪個史蒂夫都是史蒂夫,都是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帶給他溫暖的男人。

史蒂夫還在激烈地抽插著,巴奇只是癱軟了身子,將自己交付給他此生最愛的男人。

「放心……巴奇……只要你想要……」擁抱著巴奇,兩個史蒂夫同時伸出舌頭,舔去了巴奇兩邊眼角滲出的淚水,嘴角揚起了笑意,「我們都在這裡……」

將視線從巴奇那張因情慾跟快樂的淚水而濕熱泛紅的臉頰移到對面那張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臉上,史蒂夫瞬間浮現起了莫可奈何的苦笑。

史蒂夫自知他對巴奇的獨佔欲相當驚人,即使對方是另一個自己,他也非常不願意讓他人碰觸巴奇。

但當巴奇哭著要求他們都留下來,陪在他身邊時,史蒂夫就無法拒絕。

只要是為了巴奇,史蒂夫什麼都會做,就算那代表了他必須跟另一個自己共享最愛的人。

所以,他們只能忍耐內心無時無刻不爆發的對自己的忌妒,一起用全付心力去愛巴奇。

 

 

 

 

 

 

 

___

 

一妻二夫的和平(?)生活今天也很甜蜜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