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追到我就讓你嘿嘿嘿(

自製自用獅盾浣熊冬桌布(1920×1080)

別名:追到我就讓你嘿嘿嘿桌布(。

 

附上追到的場合小肉包。

擬動物化的PwP、體型差、野合、基本上是歡樂輕鬆向,但是疼痛跟血有 盾盾有些……嗯,你們知道的(。

能吃再往下看吧。

___

 

 

盯著在眼前不遠處晃動著的毛茸茸大尾巴,以及圓滾滾的小屁股,史蒂夫維持著跟在前方奔跑的巴奇同等的速度心情愉悅地追逐著他的獵物。

是的,他的獵物--只屬於他的,只有他能追逐、只有他能享用的,這個世界上最香甜美味的,他的巴奇。

大約十分鐘前,史蒂夫跟巴奇正打算一起進行每日例行的晨跑時,巴奇忽然伸了伸懶腰,看向史蒂夫嘴裡嘟噥:「你不覺得每次都只有跑步,太無聊了嗎?」

史蒂夫挑起了眉,低頭看向自己腰際巴奇抖動的耳尖,想了一下,嘴角詭異的笑容一閃而逝,「要不,我們來比賽?」

「比賽?」巴奇眨了眨眼,毛毛的耳朵立向史蒂夫的方向。

點了點頭,史蒂夫展現出誠懇老實的笑容,「我們比賽誰先回到家,如果你贏了我,這一個禮拜你要吃什麼我都隨你。」

「真的!?」

聽到史蒂夫的話,巴奇眼睛都亮了起來,本就蓬鬆的尾巴毛更是興奮得像是成熟爆開的棉絮,讓史蒂夫覺得好可愛,忍不住瞇起了眼。

因為巴奇進入冬天之後開始食欲變得很旺盛,史蒂夫倒不是因為怕巴奇會發胖--事實上,巴奇怎麼樣他都愛死了--史蒂夫害怕的是,巴奇的食慾會導致他生理機能進入冬眠狀態。

雖然一般來說浣熊並不冬眠,但巴奇畢竟有先例,生怕巴奇會因此再度冬眠的史蒂夫只好忍痛給巴奇下了禁口令,吃什麼都得先經過史蒂夫的決定。

巴奇明白史蒂夫的恐懼及苦心,所以他也乖乖忍了下來。

而剛才史蒂夫說,如果贏了他,這一個禮拜他想吃什麼都可以……也就是說不管是肋眼牛排、烤全雞、李子派、蘋果酒、重乳酪蛋糕、焗烤起司蘑菇鮭魚派、香辣番茄豆子燉魚、薄荷小羔羊排、酥炸乳豬、煙燻火腿三明治、史蒂夫特製的大肉棒……都可以盡情享用了。

在腦海中不斷浮現著各種被史蒂夫限制的美食,巴奇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等等……」不過巴奇還是記得要問:「如果是你贏了的話呢?」

史蒂夫露出陽光般的燦爛笑容,「這一個禮拜,我想要怎麼幹你你都不能反抗。」

巴奇眨了眨眼,「怎麼……幹?」

「比如說之前我跟你提過的那個……」史蒂夫彎下腰,笑得很老實地在巴奇耳邊輕聲低語:「穿上新娘禮服,被我鎖在教堂的神壇上……」

愣了一下,巴奇臉先是紅了起來,緊接著又刷白。

「……你說認真的?」

看著自己男人(或者應該說雄獅)微笑著大力點頭的模樣,巴奇的嘴角抽搐,臉上浮現出怪異的表情。

他的史蒂夫什麼都好,就是性癖有些特殊。

不過,只要他贏了史蒂夫一切都沒問題。

巴奇的體型比史蒂夫輕巧,而且平常他都比史蒂夫跑得還前面,所以他的勝算很大。

於是巴奇大力點頭,決定接受這場比賽。

看著巴奇興奮地開始做起伸展操的模樣,史蒂夫臉上閃過了狡詐的笑容。

可憐的巴奇並不曉得這場比賽其實是史蒂夫的絕對勝利。

平常一起晨跑或是運動的時候,史蒂夫總是習慣性地隱藏真正的實力,其實無論是體型還是體力、腳程,史蒂夫都勝過巴奇。

更何況,史蒂夫知道一處捷徑,只要偷偷經過那裡,他就可以輕易地趕過巴奇,早他一步回到家裡。

所以勝券在握的史蒂夫也不急著追上巴奇,只是在他後方盯著巴奇的身體,心底妄想著這一個禮拜要對巴奇作出的各種玩法跟體位,獰笑著跟在巴奇身後奔跑。

巴奇並不曉得史蒂夫的這些心思,只是在心中想著各種美食,並專心一意地往目標前進。

所以,當他在自己家門前看到史蒂夫正站在門口微笑著張開雙手等著他時,他整個人都愣住了,一時之間煞不住腳,撲到了史蒂夫懷中。

樂呵呵地接住自己撲上前來的戰利品,史蒂夫一把抱起了小小的巴奇,在他耳邊做出了勝利宣言。

「是我贏了,巴奇。」

緊接著,史蒂夫就突然用力撕開了巴奇的衣服,並舔上了他還兀自起伏著的小小胸膛。

「嗚啊……」

大貓長著倒刺的粗糙舌頭舔過巴奇柔嫩的雙乳,刺刺麻麻的感受讓巴奇終於回過神,但一切都來不及了。

「等……這裡是外面……唔嗯……」

史蒂夫用手遮住了巴奇的嘴,讓他無法說出抗拒的話語,充滿侵略性的兇狠眼神讓巴奇不寒而慄。

方才的追逐戰已激起了史蒂夫的猛獸本能,這點不只是巴奇,就連史蒂夫自己都沒能預料,如今的他是真正的猛獸,只不過驅使他的不是食慾,而是強烈得近乎狂暴的性欲。

他現在只想狠狠操入這個只屬於他的戰利品體內,然後順著本能大力搖晃他。

於是無視巴奇的抗議,史蒂夫又一把扯下了巴奇的褲子,並將爪子毫不客氣地刺進了什麼準備都沒有的乾澀後穴。

私密處被強硬撕扯開來的疼痛讓巴奇的眼淚掉了下來,本能地在空中揮舞著手腳掙扎,但卻只是更加激起史蒂夫的征服欲,使得他連潤滑跟擴張也不顧了,抓著巴奇想要逃跑而不住扭動的腰,將他狠狠壓往自己怒張的性器上。

「啊……!」

滾燙的巨物猛地塞進了濕熱的小小肉洞,一口貫穿了巴奇,幾乎將緊窄的內壁撐得滿滿的,火熱的飽脹感讓巴奇全身一顫,仰頭發出了混著痛楚的甜膩呻吟。

很疼、卻也很舒服。

盡管剛開始難免有些疼痛,但史蒂夫每次總能把他幹得又酥又軟,巴奇不知該怎麼形容被史蒂夫操至最深處的充實快感。

鮮血成了天然的潤滑劑,讓史蒂夫的碩大得以不斷抽插著巴奇,由於兩人之間的體型差,每次史蒂夫都會狠狠撞入巴奇的最深處,讓巴奇覺得幾乎要被頂破了,哭喊著搖頭卻又無法抗拒與疼痛同等強烈的快感。

終於,一陣又深又快的猛烈進出之後,史蒂夫將肉棒重重地頂入,大量的溫熱精液瞬間湧入了巴奇脆弱的肉壁內,脹得他忍不住哭出聲來,陰莖卻也抖動著將白濁射在兩人之間。

被史蒂夫插射的快樂讓巴奇茫然地低喘著,同時也因為史蒂夫終於解放而鬆了一口氣。

然而很快地,體內熱度不減甚至更堅硬的肉棒讓巴奇嚇得哭出聲來,試圖再度徒勞無功的掙扎。

陷入情慾深淵的史蒂夫並沒有因此拾回理性,反而更加緊抓住了巴奇的腰,再度將又硬又粗的凶器猛力捅入巴奇的體內,一下又一下瘋狂地操幹著已無力抵抗的巴奇。

最後,巴奇已經記不得史蒂夫究竟在自己身體裡射了幾次,也忘了這是在外頭,還是他們家門口,只是癱軟著身體,任由史蒂夫搖晃,直到失去了意識。

等到巴奇從全身酸痛中清醒過來時,他正躺在柔軟的床上,而造成他這般狀況的兇手史蒂夫一臉歉疚地坐在床邊握著他的手。

「巴奇!」看到巴奇總算睜開了眼睛,史蒂夫先是露出驚喜的笑容,接著眼中泛淚地低頭道歉:「對不起……我失控了……」

巴奇搖了搖頭,盡管全身酸痛,特別是下半身簡直不像是自己的了,但他還是溫柔安慰史蒂夫,「沒事……一點皮肉傷,休息幾天就好。」

「你想吃什麼?盡管說,我馬上幫你準備!」

史蒂夫的話讓巴奇臉上泛起了笑容,開始一一數起他想要吃的美食。

之後,巴奇在床上躺了一個禮拜,而史蒂夫也為巴奇準備了一個禮拜的美食,而在巴奇痊癒之後,史蒂夫也得到了巴奇的各種服務。

 

也就是說,這場比賽的結果,最後以雙方各得一分平手收場。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