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ome Sweet Home (14)

前面章節:(1)(2)(3)(4)(5)(6)(番外)(7)(8)(9)(10)(11)(12)(13)

ABO生子梗設定注意!
Alpha!Steve/Beta!Bucky

謝謝有人記得這篇,還說一直在等後續,於是就來更了。

本話有點虐跟狗血,尼綠有。

簡單交代一下,就是汪達腦控了浩克,巴奇為了阻止浩克被打傷,史蒂夫怒了,忍不住對博士發火,於是東尼也怒了,兩個Alpha為了保護自己的伴侶差點打起來的劇情。

還請注意。

___

 

 

大力踱步在沉浸在熱鬧狂歡氣氛中的眾人之間,史蒂夫極度焦躁地四處張望,轉動著不安的藍眸,慌忙搜尋著他想要找到的目標。

這裡到處都掛著宣揚戰爭勝利的布條,軍服打扮的人們舉杯慶祝。

但是,他怎麼找也找不到,那個明明是比自己生命還重要的存在,他卻讓他從自己手中掉落的寶物。

就在史蒂夫茫然的驚慌升到頂點的同時,身後忽然有個溫柔的女聲對他說道:「戰爭結束了,史蒂夫,我們勝利了。」

停下了腳步,史蒂夫轉過身,望著佩姬臉上微笑的表情,湧上史蒂夫胸口的並不是勝利的喜悅,也不是對未來的盼望,而是恐慌的迷惘。

戰爭結束了,他們勝利了--那麼,巴奇呢?

這裡到處都沒有巴奇的蹤跡。

那個總是陪伴著自己,不論發生什麼事,也從來不曾離開過他,只要回頭,總在自己身旁微笑著的……

強烈的悲傷突然湧上心頭,史蒂夫瞪大了雙眼,耳邊突然響起了強風呼嘯而過的聲音,以及那在他心中留下永遠傷痕的,悽慘的尖叫聲。

對了,他當然找不到巴奇,史蒂夫絕望又自責地想起,巴奇從來沒有主動離開過他,都是因為他沒能握住巴奇的手,才會在那一列火車中,永遠地失去了巴奇。

一瞬間,四周的熱鬧景象全部消失無蹤,包括方才還在面前微笑的佩姬,偌大的空間內只留下史蒂夫,孤獨一人沉浸在他一生中最深沉悲哀的痛苦遺憾中。

他並沒有發現,這一切都只是幻覺,而製造出這些令他痛苦絕望幻影的人正在一旁微笑地看著他。

看著困在自己在他腦中製造而出的噩夢而無力地抱頭跪在地上一臉痛苦的美國隊長,汪達停止擺動雙手,抬起頭看著其他同樣陷入幻覺的復仇者們,嫣然一笑。

雖然復仇者聯盟突然出現打擾了他們跟奧創取得振金的計畫,還好一切都很順利,現在鋼鐵人正忙著跟奧創對打,無暇顧及其他人的狀況,只要再操控剩下的鷹眼,這裡的任務就結束了,他們就可以帶著振金離開。

然而正當志得意滿的汪達準備對克林特出手時,卻遭到他反將一軍,用帶著電流的箭矢攻擊她的腦門,還好雙胞胎哥哥皮特洛用他那引以為傲的驚人速度及時趕到,抱起了她兩人迅速逃離到外頭。

逃到外頭後,皮特洛扶著頭痛欲裂的汪達讓她在一處船殼邊坐下。

「那個該死的混蛋!」擔心地觀察著汪達的狀況,心疼自家妹妹的皮特洛咬牙切齒地恨恨低吼:「我要殺了他!」

「我好多了,皮特洛……」看向不遠處一架戰機開起了艙門,一名戴著眼鏡的棕髮男子走了出來的景象,汪達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牽起嘴角,啞聲說道:「我們還有別的目標。」

 

 

*** *** ***

 

 

「不用擔心,詹姆斯……」

布魯斯一臉擔心地彎下腰,輕輕撫摸著巴奇顫抖的背試圖用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語言安撫他的不安。

原本巴奇好好地坐在一旁,跟布魯斯一起透過戰機上的擴音器聽著從復聯各人佩戴的對講機中傳來的對話訊息。

但不久後,除了東尼跟克林特以外,所有人的狀況都突然變得不對勁,索爾、史蒂夫痛苦的呻吟著,就連一向堅強的娜塔莎居然都發出了顫抖的哽咽。

而聽著史蒂夫痛苦的喘息聲,巴奇的臉色也越來越差,一手扶著隆起的腹部,一手緊抓著手中的槍,難受地緊皺著眉。

當他們從克林特跟東尼的對話中得知,史蒂夫他們是被汪達所製造的幻影所困住了時,巴奇情不自禁激動地站起身,不顧自己肚子正在抽痛,只想立刻衝過去幫助史蒂夫。

布魯斯立刻伸出手輕輕放在巴奇的胸前,柔聲安撫:「你別衝動,我相信東尼跟克林特都會想辦法幫助史蒂夫他們的。」

但一心都掛念著史蒂夫的巴奇連寫字跟布魯斯溝通的心情都沒有了,只是激動地張開嘴,開開合合地想要表達出他極欲幫助史蒂夫的心--他無法忍受自己只能聽著史蒂夫正在受苦,卻無能為力。

雖然巴奇無法說話,但布魯斯也能明白他現在的心情,所以他拍了拍巴奇的肩膀,想了一下。目前戰鬥都集中在船塢那裡,他們戰機藏身的位置算是安全的,如果只是打開艙門遠遠地看一看船塢的狀況,應該不要緊吧?

「我先去外面看看狀況,」想到這裡,布魯斯對巴奇提出了建議,「如果需要幫忙,我們再看情況一起過去。」

在巴奇稍微露出了放鬆的笑容,大力點了點頭後,布魯斯走到了艙門旁,按下了開關。

在緩緩升起的艙門完全打開來之後,布魯斯回頭對站在機艙內的巴奇露出微笑,接著轉回頭,往外走出了幾步後,突然猶如刮起一陣風,一名銀髮的青年帶著一名紅髮的女性,出現在他面前。

一照面,布魯斯馬上就認出了對方是馬克西莫夫雙胞胎--原本由史特拉克帶領的東歐九頭蛇實驗中心所培育出來的超能兵器,如今與奧創戰在同一陣線的危險人物。

但猝不及防之下,他已經來不及做出反應,在汪達舞動著纖細的手指後,紅光乍現,緊接著,布魯斯看到了他最害怕的景象。

看到布魯斯陷入了幻覺痛苦掙扎的模樣,巴奇反應很快,立刻退到陰影處,並舉起了狙擊槍,瞄準了汪達扣下了板機,但是當他看到那對雙胞胎,兄長護著妹妹的模樣,他本就疼痛的腹內更是突然一陣痙攣。

雙胞胎--他跟史蒂夫的孩子也是一對雙胞胎--就這麼一個念頭,以及腹部的抽痛讓他的手偏移了幾公分,子彈射過了汪達身旁三公分的空氣上。

「誰!?」

被突然攻擊的狀況讓原本正專心對付布魯斯的雙胞胎嚇了一大跳,一同看向子彈射出的方向。

由於巴奇藏身在陰影之中,他們一時之間無法判斷敵人是誰,又有多少,再加上即使汪達停止了操控布魯斯,他還是正在變身為浩克,於是雙胞胎互看一眼,迅速逃離了現場,只留下巴奇跟浩克對峙。

瞪大了驚恐的雙眼,看著慢慢變化成綠巨人的浩克,巴奇本能地感到生命的威脅。

盡管巴奇曾經身為人形兵器,但現在他懷了孕,肚子又不知為何一直抽痛,而對方還是那個浩克--擁有無敵怪力,又打不死的綠巨人。

面對暴走的浩克,巴奇一點勝算都沒有,為了保護腹中的胎兒,除了逃跑以外,他別無選擇--然而,巴奇卻將視線移到了正在發出怒吼的浩克身旁的艙門開關上。

不行,他不能逃跑,不然浩克一衝到街頭,勢必會連累無辜的民眾受到傷害,就算是為了布魯斯,無論如何,他也都得阻止浩克離開這裡。

於是巴奇咬牙,毅然決然地衝到了浩克身旁,按下了關閉艙門的按鈕,將自己跟浩克關閉在狹小的機艙內。

憤怒的浩克見狀立刻將目標轉移到了站在開關旁的巴奇身上,他怒吼一聲用力揮舞著拳頭朝著一手護著肚子,一手抓著槍對準了他的巴奇衝了過去。

巴奇只能想辦法閃躲浩克的攻擊,他本來就無法說話,就算能夠開口,他也不曉得自己的話語能否安撫浩克,甚至喚醒沉睡在浩克體內的布魯斯,所以他只能逃跑。

但再怎麼敏捷,在被困在這個狹小的機艙內,巴奇也無路可逃,忽然間,一塊被浩克砸破的鐵片擊了他的頭部,衝擊讓巴奇往後重重摔在了艙壁上,然後軟倒在地上,無法動彈。

鮮血不斷從巴奇頭上的傷口湧出,模糊了他的視線,也讓他的力氣不斷流失,但他依然用盡了最後的力量,縮起身體伸出雙手擋在自己隆起的肚子前,閉上雙眼,希望能在即將來臨的衝擊前,保護住他跟史蒂夫的孩子。

然而,出乎意料之外的,預想中的衝擊並沒有襲擊他,就在巨大的拳頭即將砸在巴奇身上,距離只有幾公分前,浩克突然硬生生地停了下來,歪著頭盯著倒在地上的巴奇,眨了眨眼,然後轉過身,將拳頭砸往機艙門旁的開關上。

接著,浩克跳出了機艙,往熱鬧的市街上前進。

而倒臥在地上的巴奇只能無力地看著事情往最糟的狀況發展。

對不起……對不起,他沒能阻止浩克。

望著浩克遠去,在心中不斷的自責與道歉中,巴奇眼前一黑,陷入了黑暗之中。

失去意識前,在巴奇腦海中最後浮現起的,是史蒂夫的名字。

 

 

*** *** ***

 

 

被失去了巴奇的絕望跟恐懼困住的史蒂夫,忽然抬起了頭,因為他聽見了那已許久未曾聽見的熟悉聲音在呼喚著自己。

巴奇在跟自己求救,他必須、必須馬上去救他。

就在那一瞬間,史蒂夫回想起了一切,也脫離了幻覺。

對了,他的確曾經一度失去過巴奇,但如今巴奇又重回他身邊,而且,他的肚子裡還有他們的孩子。

他還發過誓,他這次絕對會好好保護巴奇,不再讓他受到任何傷害。

緊接著,剛恢復正常意識的史蒂夫就透過了對講器,聽到克林特驚慌地喊著:「浩克在街頭暴走!?」

在他還能反應過來之前,他的腳就已經往戰機--巴奇跟布魯斯所在的方向拔腿狂奔。

--浩克在街頭暴走,那麼,原本應該跟布魯斯在一起的巴奇呢?

胸間幾乎要被擔心跟焦急炸了開來,一心一意只想著巴奇的史蒂夫拼了命地奔向戰機。

當他終於奔到了戰機,衝入大開的機艙內,看到了滿臉鮮血的仰躺在地面上的巴奇時,他幾乎停止了呼吸。

倒在血泊中的是他的巴奇,他肚子裡還有他們的孩子,他們都是他唯一的家人,是他最重要的寶物--然而那個捧在掌心中都怕碎了的寶物,現在卻滿臉是血的倒臥在地上。

霎時間,史蒂夫的恐懼來到了最大限界,他強硬地喝斥著自己幾乎軟倒的腿部肌肉,衝過去跪倒在巴奇身旁,手忙腳亂地抱起了他,看著滿是鮮血的臉龐,想要詢問他的狀況,但全身都在顫抖的他怎麼也無法完整地說出一個字,甚至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要是--要是巴奇沒有了呼吸跟心跳--……

就在史蒂夫心中幾乎要為這個可怕的猜想而墜入冰冷深淵之際,巴奇忽然發出了微弱的呻吟,染血的睫毛顫動著,看向了他。

兩人互相凝視著,當史蒂夫回過神來時,他已經淚流滿面地緊擁著巴奇。

「你沒事吧!巴奇!」

太好了,巴奇還活著!

擦去了巴奇面上的血液,史蒂夫哭著檢察巴奇的身體狀況,確認巴奇除了頭上裂開的傷口以外,身體其他部位都沒有明顯的外傷,而巴奇自己也伸出雙手安撫著史蒂夫,所以至少巴奇應該沒有生命危險後,史蒂夫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在恐懼淡去之後,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強烈的憤怒,鋪天蓋地而來。

這一定是浩克造成的,是浩克傷害了巴奇。

愚蠢的傢伙,史蒂夫心中有個聲音在厲聲斥責著自己,他不應該信任布魯斯還把巴奇托付給他--不,打從一開始他就不該相信除了巴奇以外的任何人。

他發誓,他絕不會再讓巴奇離開自己的身邊,他會用自己的能力,保護他的巴奇。

緊擁著巴奇,史蒂夫激憤地在內心對著巴奇許下諾言。

 

 

*** *** ***

 

 

在東尼經過一番打鬥,終於制服了浩克,並抱著已恢復人形的布魯斯回到戰機中時,史蒂夫才剛在克林特的幫助下,將巴奇所受的傷大致止血抹上消毒藥水並包覆上紗布,也打了止痛針。

明知道巴奇被浩克打的傷並不是布魯斯的錯,但史蒂夫還是無法克制自己不對布魯斯怒目相向,所以他選擇不去看他們,只是坐在椅上抱著巴奇,緊緊握著他的手。

「……詹姆斯還好嗎?」

身體動了一下,史蒂夫沒有看向出聲關心巴奇狀況的布魯斯,只是冷冷地開口:「……托你的福,他跟肚子裡的孩子都沒死。」

看著本就頹喪的布魯斯因史蒂夫帶刺的冷淡回應而抓著毛毯將沾滿了汙塵的身軀縮成一團的模樣,難免心疼地瞪向史蒂夫,「別怪布魯斯,你怎麼知道冬兵沒有爆走?不是因為他傷害布魯斯才導致浩克的出現……」

碰地一聲巨響,甚至在戰機內引起了震動,那是史蒂夫將盾牌往地上用力一砸的聲響,他不知費了多大了自制力才沒將盾牌扔到東尼的嘴上。

「你……最好馬上閉嘴,東尼‧史塔克……」

壓低了因極度憤怒而顫抖的聲音,史蒂夫整個人都被怒火燃燒,如果不是為了照護懷中受傷虛弱的巴奇,他幾乎想立刻衝上前去掐住東尼的喉嚨,阻止他再說出任何傷害巴奇的話。

而東尼雖然沒再說話,卻依然不甘示弱地回瞪著史蒂夫,兩位Alpha睜大著染紅的雙眼,惡狠狠地瞪著對方,氣氛一觸即發。

「……詹姆斯沒有傷害我,他甚至為了不讓浩克離開去傷害其他人,奮不顧身地關上了艙門……」

直到一聲充滿著歉意跟愧疚的低啞嗓音輕輕地打斷他們。

「是那一對雙胞胎……馬克西莫夫……那個女孩控制了我的恐懼……我很抱歉,史蒂夫……我沒有……保護好詹姆斯……」

不,都是他的錯,靠在史蒂夫起伏的胸前,巴奇自責難過地想,是他沒能保護好布魯斯。

他為了想要幫忙史蒂夫,一時衝動要求布魯斯打開艙門,才會害得汪達有機會控制布魯斯,而他又無力阻止暴走的浩克,那些由浩克造成的破壞,可以說都是因他而起的。

但巴奇不能說話,無法開口,只能在心中道歉。

重傷讓巴奇只能全身無力地躺在史蒂夫的懷中,看著布魯斯縮著身軀的背影,怔怔地任由歉疚的淚水從腫脹的眼眶中流出,混著從自己頭上流出的血液,刺痛著自己的雙眼。

將手掌輕柔地覆在巴奇的臉上,壓著巴奇已止血的傷口,史蒂夫不發一語地抱緊了無聲哭泣的巴奇,將臉埋在巴奇的肩上。

看了史蒂夫跟巴奇一眼,東尼走到了布魯斯身旁,將手輕輕放在他裹著毛毯的肩膀上,無言地安慰著他。

在眾人各自懷著心思的狀態下,戰機由克林特駕駛著,在沉重的靜默中劃過天空。

 

 

 

 

 

 

 

 

TBC

 

___

 

 

他們之中沒有一個人是壞人

他們只是太想保護自己重要的人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