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小小意外 (5)

前面章節:(1)(2)(3)(4)

因為突然收到了這篇的長評,實在太驚喜了,忍不住就更了>////<

主要是盾冬之間的溫馨日常還有其他人感染到了隊長的症狀(?)也對巴奇相當過保護的一些歡樂片段XD

美隊三後非ABO生子梗,還請注意

___

 

 

從醫療設施那裡離開並回到家之後,並肩坐在沙發上一同翻閱著手中小冊子的史蒂夫跟巴奇臉上滿是潮紅,翻過一頁又一頁後,心中奇妙的麻癢感讓兩人臉紅的更厲害了。

那是醫師給了他們記載了關於孕期做愛的注意事項以及最能夠消耗卡路里的體位的小冊子,兩人臉頰貼著臉頰,看著小冊子上付著詳細圖解的各式體位及解說。

由於目的是以不壓迫到腹部,以及消耗卡路里為主,所以幾乎全是以騎乘位為主的變化形,有些超乎兩人想像的體型實在太過奇特,令出生於二零年代的兩人不禁嘖嘖稱奇。

「哇喔,你看這個,」拍著史蒂夫的大腿,巴奇指著其中一種拱橋式,女方撐著手臂,弓起腰臀,曲起膝蓋讓自己下身浮空的姿勢,目瞪口呆地驚嘆:「做完手跟腰都要酸死了吧?」

看了一眼浮現奇特表情的史蒂夫後,巴奇笑著舉起了剛安裝好的全新仿生手臂,「不過感謝陛下,我現在有了這個,體力也還可以,應該沒問題。」

看著巴奇的笑容,不小心將圖片上的兩人想像成自己跟巴奇的史蒂夫心臟猛地一跳,連忙咳了一聲掩飾自身的失態,接著將原本摟著巴奇左肩的手順著仿生手臂的線條往下滑至巴奇的手背。

精細的仿生手臂連輕微的感知都一點不漏的傳達至巴奇的大腦,或者可以說過於敏感了,史蒂夫的撫摸竟使得巴奇渾身升起一陣顫慄,甚至帶起了隱含著情慾的燥熱,讓巴奇連身軀都紅了起來,忍不住低垂下頭,將差點衝口而出的呻吟咬在唇裡。

史蒂夫自然感覺得出來巴奇身體的變化,有些訝異地盯著巴奇低下的髮旋,想了一下才開口。

「……這些都是以男女為主,我們的狀況不見得能完全吻合……」將手指扣入巴奇的指間,輕輕摩娑,史蒂夫用著正經的語氣,說出的宣言卻頗為驚人,「除非我們將這上面全部都實際操作一遍。」

光是結合的部位就不一樣了,更何況巴奇體內所安裝的是人工子宮,並非天生的器官,再加上已懷孕五個多月,胎兒的存在感相當明顯,雖然單純就體力方面的話,不要說攻方的史蒂夫了,受方的巴奇也絕對比起一般女性要來得強大,但史蒂夫不能確定會不會傷到巴奇的狀況下,他無法輕易下判斷。

「……我知道,你一向比起紙上談兵,更喜歡親身上陣……」抬起了頭,巴奇欺身向前,火燙的嘴唇幾乎就要吻上了史蒂夫的唇,宛如嘆息般輕聲低語:「何不現在就來試試看,看我們最適合哪一種?」

望著近在眼前那雙泛紅的濕潤眼眶,史蒂夫一時之間竟愣住了,扣著巴奇手掌的指頭突地縮緊,彷彿隨時都會將他壓倒在沙發上,或者抱起他到床上。

然而事實上史蒂夫只是僵直在那盯著巴奇,好一會後他的視線才從那雙誘惑似的盪漾綠波,慢慢移到他突起的腹部上,在做了個深呼吸要自己冷靜下來之後,史蒂夫將另一隻手輕輕地覆上那圓滾滾的肚皮。

即使隔著衣物,史蒂夫也能感受到巴奇溫暖的體溫,從摟著的懷中、相扣的雙手,以及現在右手掌心中,那不可思議的存在中傳來,讓史蒂夫臉上的表情不自覺得軟化了下來,像個傻瓜似的笑瞇了眼。

自從重逢後,史蒂夫曾經為巴奇偏低的體溫感到心疼,因為原本的巴奇身子一向暖熱,就像他的心靈一樣,所以史蒂夫認為那是被改造成冬兵後又被反覆冰凍折騰之下形成的後遺症。

而自從懷孕後巴奇就一直暖呼呼的,直到最近才開始有降低的傾向,當然,不管是哪一種,只要有機會史蒂夫總是忍不住想抱著不放。

其實,他們做愛的次數並不多,更明確點說,其實他們只做過兩次。

第一次是在七十多年前,也就是二戰時期,他們終於確認彼此心意的那一晚;而在那之後,就是在昆式戰機上,因為相隔許久也就是讓巴奇受孕的那一次。

那兩次都是所謂的正常體位,而且史蒂夫的性經驗也就只有那麼兩次。

後來,他們在瓦干達暫時定居了下來,生活也很安穩,如果說史蒂夫從來沒想過要碰觸巴奇那他就是在說謊。

但因為巴奇懷孕了,所以史蒂夫更希望自己能好好照顧巴奇,讓他平安生下孩子。

至於性欲什麼的,只是去浴室沖個冷水或是到外面跑個幾十圈就能夠解決的事。

史蒂夫實在很怕會傷到巴奇,真的要做的話,那麼首先最重要的就是確保不會傷到巴奇以及他肚子裡的孩子。

「……我必須先去收集關於孕期做愛的相關事項,確定怎麼做才最安全之後我們再來試。」

「……也對,我也記得你總是先把所有狀況都觀察、資訊都收集好才決定行動。」

巴奇笑了笑,垂下眼,將掌心覆在史蒂夫摸著自己肚子的手背上,就在這時候,忽然間一種陌生的、從未感受過的輕微衝擊從他的腹內傳來,像是有什麼小小的東西在他的肚子內踢動。

全身一震,巴奇看向史蒂夫,喃喃地喊著:「史蒂夫……」

將手放在巴奇肚子上的史蒂夫也同樣感受到了剛才那一瞬間雖短暫卻震撼著他們的衝擊,將驚奇的視線在巴奇跟他隆起的肚子上來回。

「這……這難道就是……」

傳說中的胎動!

滿臉驚喜的兩人對著彼此張大了嘴,雖然他們都沒說出口,但交會的視線已經將兩人內心的話語交流在彼此胸間。

雖然之前已經看過超音波中胎兒的模樣,但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用身體去感知到他們的孩子是真正的存在,並活在巴奇的肚子裡。

張開合不攏的嘴,史蒂夫臉上滿是難以形容的興奮神采,幾乎要從胸口滿溢而出的感動令他顫抖著聲音,慌忙站了起來四處張望。

「我……我得拍下來!照相機……照相機在……」

自從巴奇懷孕後不久,為了能將每一刻都留做紀念,史蒂夫就購入了照相機,比如說現在這種珍貴時刻。

「在房間門外那個櫃子第二個抽屜!」

巴奇指著他們臥室門外灰藍色的雜物櫃,並作勢要站起身,但馬上就被緊張的史蒂夫用手抓住肩膀阻止了。

「不,你坐在這裡,我去拿就好!」

喊著,史蒂夫飛快地衝到雜物櫃前,在巴奇所說的第二個抽屜中取得了數位相機,又再度用衝百米的速度回到巴奇身邊,用著因興奮過度而顫抖的手拍下一張又一張的照片。

「好了啦,你也照太多張了。」

小小的觀景窗中,巴奇有些紅著眼眶,羞澀地笑道。

而史蒂夫在觀景窗的另一邊,熱淚盈眶。

 

 

*** *** ***

 

 

五天後的上午,在帝查拉給史蒂夫跟同伴們提供的集合場所中。

原本在跟山姆聊天的史考特看到,獨自一人挺著肚子晃進室內的巴奇手上拿著超厚的一本《全美兒科協會監修育兒指南》臉色猛地一變,連忙從椅上跳起,三步併作兩步地衝到了巴奇面前,在巴奇的錯愕眼神中搶過了他手上的書。

或許是懷孕令巴奇的體能有些下降,再加上史考特突如其來的舉動太過意外,巴奇一時沒反應過來,竟就這樣讓史考特搶走了他手上的書,不禁一臉震驚地瞪著將又厚又重的書抱著手上的史考特。

沐浴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史考特用下巴指向巴奇已相當明顯的的肚子,「這裡面有小孩。」

「哈囉,史考特?」走到史考特身旁,山姆翻了翻白眼,「沒錯,巴奇的肚子裡有小孩,還是史蒂夫的,前幾天我們才一起看到超音波照片,你忘了嗎?醫生說可能是個女孩時你還興奮地說女孩好,貼心可愛就像朵花似的。」

「不是,我當然知道巴奇的肚子裡有史蒂夫的小孩!」為了避免被當成笨蛋,史考特急急忙忙地解釋:「我的意思是說,所以他不應該拿重物!」

這次翻白眼的人變成了巴奇。

「拜託,什麼重物?這只是一本書好嗎?」由於手上的書本被史考特奪走,巴奇本人只能無奈地攤開空蕩蕩的雙手晃了晃。

「這本書有1384頁!還是精裝!都可以砸死人了!」史考特邊喊邊故意做出幾乎重得拿不動的模樣,然後將那本《全美兒科協會監修育兒指南》用力放到了一旁的桌上,發出了巨大的悶響。

「我的老天,你比史蒂夫還誇張。」一拍額頭,巴奇重重嘆了口氣。

山姆也挑起了眉,「原來你是那種過保護型的老爸。」

看了看巴奇又看了看山姆,史考特揮舞著雙手,激動地繼續主張:「你們都不懂!書很重的,我看過真的有孕婦因為拿太重的書而流產!而且史蒂夫現在不在這裡,我們得代替史蒂夫好好保護巴奇!」

巴奇笑了笑,「別大費周章的,我自己可以照顧自己……」

山姆這次卻打斷了巴奇的話,大力點頭表示同意史考特的主張。

「這倒是,史蒂夫離開之前還特別拜託我們照顧你。」

在得到了山姆的同意後史考特更加用力地點著頭,看向一旁目瞪口呆的巴奇。

「是吧?所以巴奇你千萬別逞強,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盡管說,我絕對義不容辭!」

看著史考特跟山姆一副打定主意將自己當作什麼需要保護的存在,巴奇哭笑不得地開口說道:「謝謝你們,不過我真的不需要什麼幫忙,我只是懷孕了,又不是重傷生病,更不是什麼柔弱的大姑娘……」

但巴奇話還沒說完,他的身體就被一股柔和的力道托到了半空中。

「放心,這樣就絕對安全了。」

大家同時轉過去看向聲音的來源,原來是剛從巴奇後方走進室內的汪達用自身的能力把巴奇輕輕地托了起來。

「汪達!放我下來,我可以自己走!」

靠著汪達--他們之間年紀最輕的小姑娘--的能力幾乎可以算是擁抱著的狀態下,巴奇羞憤得滿臉通紅地大叫著,試圖阻止汪達,但還是被送到了一旁的個人座沙發上,安穩地坐下。

將巴奇送到沙發上後,汪達自己走到了巴奇前方的三人座沙發上,嚴肅地說道:「不行,我看過書,孕婦要是摔倒了,很可能會流產。」

「我沒那麼容易摔倒好嗎?就算摔倒了也不會那麼容易流產的!」巴奇知道大家都是在關心自己,但他還是為了自己被當成脆弱的小姑娘而感到羞憤難當,「還有我不是孕婦!」

「懷孕了還不算是孕婦?」

「我不是女人!」

在巴奇怒吼著回應山姆的揶揄後,史考特想了一下。

「那就……孕夫?」

「……」

瞪大了雙眼,看著史考特一臉認真的模樣,巴奇也氣不起來了,將身體往後仰,看著天花板,想著現在人在遙遠故鄉的史蒂夫。

兩天前,因為收到內部消息,指出美國政府選出新總統後,對外政策動作開始很大,近期更是針對了執意藏匿以前美國隊長史蒂夫為首的一干政治犯的瓦干達,暗中擬定了秘密行動。

於是史蒂夫在克林特以及娜塔莎兩位前神盾局頂尖探員的陪同下,利用帝查拉提供的隱形戰機偷偷潛回了紐約,一邊避開耳目一邊暗中蒐察相關資料。

盡管巴奇很想幫忙,無奈懷孕五個多月的身體,跟去了只怕除了拖累史蒂夫以外什麼都幫不上忙。

而且隱密行動是越少人越不容易被發現,所以山姆、史考特跟汪達也都一起留在了瓦干達。

在離開前,史蒂夫花了相當長時間囑咐巴奇要多加注意自己的身體,也拜託留在瓦干達的同伴們多關照他,而這三人一點都不辜負史蒂夫的請托。

就連山姆,雖然表面上顯得有些冷淡,但事實上,他每天都會來訪,親自看顧巴奇的狀況,確認他有好好吃飯、健康狀況一切正常才會安心地回自己住所。

看樣子就算史蒂夫不在身邊,他對巴奇超乎尋常的過保護也早已在不知不覺間感染了所有人,明明巴奇是個身強體壯的大男人,瓦干達裡認識他們的所有人,包括身為年輕姑娘的汪達都對巴奇異樣的過保護。

這讓巴奇感到氣惱、困擾,卻也無法不感到開心,因為他明白,這些都是因為他們是真心在關懷自己才會有的表現。

所以盡管巴奇有時還是會為他們的過保護而無奈,但最後還是選擇接受他們的好意。

而每當巴奇感受到他人的善意關懷時,他就會忍不住想起史蒂夫,這個世界上最關心自己的人。

每天巴奇都對上帝祈禱史蒂夫能早日回來,對腹中的寶寶低語:你的爸爸一定平安地回到我們身邊。

每天、每晚。

就像同一時刻的史蒂夫,也在心中對著老天祈求巴奇及他肚子裡寶寶的健康與平安。

即使相隔兩地,他們的心也都連在一起。

 

 

 

 

 

 

 

TBC

 

 

___

 

 

這篇絕對是甜蜜溫馨向,就是一對老來得子的退伍老兵在朋友們的溫情包圍下慢慢學習成為父母的過程

雖然有好多地方可以虐,不過就放到別篇去吧(比如說某篇或某篇……(咦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