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神父與小惡魔 (6)

前面章節:(1)(2)(3)(4)(5)

神父桃+小惡魔包、天使盾+惡魔冬設定,雙性注意

感謝催文~應該也算是萬聖節應景文吧XD

本話主要是盾冬,還有相當中二的設定,能吃再點吧~

___

 

 

在Natasha的幫忙下,Steve將替身咒所變化出來的Steve的替身及Bucky的替身--或者用Chris所取的渾名稱呼,就是爸爸球跟媽媽球--留在了Sebastian身邊後,跟Bucky一同在教堂四周設置了結界,將所有非人類的生物隔絕在結界之外。

只要沒有得到Sebastian及Chris兩人的同意,並同時開口邀請,那麼不只是惡魔,就算是天使也無法闖入結界,唯一不會受到結界魔力影響的只有施術者的Steve跟Bucky他們兩人而已。

再加上他們的替身守護,這樣一來就能夠保證孩子們的安全,除非是遇到比Steve跟Bucky魔力更強大的存在。

但目前為止就他們所知,那樣的存在相當稀少,並且都是他們所熟知的人物,比如曾為熾天使長的Thor。

雖然Thor對人類頗有好感,也不會沒事傷害人類,但他目前身為墮天使首領的兄弟Loki就不同了。

不知為何原因,當時的Loki身為智天使長卻比惡魔還要憎恨人類,當初的惡魔與天使之間的天地大戰就是在Loki惡意煽動之下所挑起的戰爭。

後來大戰漸趨平息後,Thor才發現原來始作俑者是Loki,而且他還趁機跑到人間界作亂,導致人間界陷入了黑暗時代。

在Thor親自到人間界捕捉Loki後,兩人之間的對峙毀滅了一個城市,兩敗俱傷的結果下,Thor悻悻然回到天上,而Loki則是率領著墮天使們躲藏在人間界。

由於自身的失誤以及兄弟的叛亂,Thor主動降職,將天界最高領導的熾天使長之位讓給重新復出的Steve,目前大部分時間都在人間界尋找Loki中。

Steve所施予的這個結界,主要是用來隔絕Sebastian的魔力氣息,以免被遊蕩在人間界的墮天使們發現,要是讓Loki知道這一點,搞不好會拿來利用。

除了身為Thor好友,又是目前天界領導的Steve跟地獄君主Bucky獨生子的Sebastian可以同時用來威脅天界與地獄以外,Steve觸犯禁忌利用自己的羽毛干涉人類命運這件事,也是足以動搖天界的大醜聞。

當然,對Steve來說比起醜聞,最重要的還是孩子們的生命安危。

雖然Chris擅自對Sebastian出手,不顧他的意願強暴了他,但嚴格來說,他也是被Sebastian本身的魔力控制的受害者。

而且,如果不是Steve當年的一時心軟,Chris的命運就不會被扭曲,擁有Steve羽毛的Chris也算是他的孩子,所以盡管他的心裡還是無法不對自己的寶貝兒子被傷害感到憤怒,但他也覺得自己有義務跟責任照顧他。

在Natasha的幫忙下確認結界完美無缺後,Steve對Sebastian跟Chris說道:「你們可以利用替身主動跟我們連絡,我們都會第一時間趕到。」

接過Steve的話,Bucky溫柔地擁抱了Sebastian,「記得,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你想找我們,隨時都可以呼喚我們。」

「嗯,我知道。」回抱了Bucky,以及同時擁抱他們的Steve,Sebastian輕聲說道:「你們也要保重。」

站在他們身後的Chris認真地開口:「你們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Sebastian。」

在Steve跟Bucky做出回應之前,Natasha就釘了一句:「不要照顧出小生命就好了。」

看了縮在Bucky懷中滿臉通紅的Sebastian,Chris稍微思考了一下,誠實的回答:「……我盡量。」

擁抱著Bucky跟Sebastian的Steve立刻抬起頭皮笑肉不笑地看向他,「你說什麼?」

Chris也不甘示弱地回以滿面的笑容,「身為神父,我無法做出不能完全保障的承諾。」

Steve的笑容僵在當場,而Bucky也下意識地加重了擁抱Sebastian的力道,甚至還想乾脆就這樣強硬地把Sebastian帶回家。

然而,他們都明白比起隨意許下承諾,Chris卻選擇了誠實以對,這點相當彌足珍貴。

在凝視了Chris許久後,Steve跟Bucky對望了一眼,同時點頭,下定決心鬆開了手。

「Sebastian就麻煩你照顧了。」

在Bucky放開了Sebastian並那麼對Chris交代後,Chris用誠懇而嚴肅的表情點了點頭。

「我會的,除了小生命以外,請你們不用擔心。」

現場原本和緩的空氣又再度僵硬起來,Natasha近乎佩服地嘆了一口氣,「你也太老實了點……」

而Chris只是理所當然般的笑著,「誠實是做人的根本。」

「你難道沒有因為太過老實而吃過虧?」

「反正我死不了。」

「……原來如此。」

看著Chris彷彿對一切漠然的笑容,Natasha恍然大悟。

正常狀況下,為了明哲保身,一般人類都會或多或少學著說謊,然而Chris無論如何都死不了,因此就算說實話可能會給自己帶來危險,他也無所謂。

看到Steve露出了歉疚的表情,Chris連忙解釋:「請不要誤會,我並沒有任何抱怨或責備的意思,只是述說一個事實。」

「……如果你有什麼願望,都可以跟我說,我會盡可能幫你實現。」

在Steve那麼說後,Chris挑起了眉,抬起右手放到了下巴上做出了思考的模樣。

「……比如說請將Sebastian嫁給我?」

這次除了說出問題發言的Chris以外,其他四人都各自用不同的表情僵直著身軀看著他,Sebastian的臉更是紅得像要滴出血來。

「開玩笑的,請你們別當真。」說完,Chris笑了笑,握住自己胸前的十字架,真誠地對Steve及Bucky再次保證:「無論如何,我都會保護好Sebastian的安全,用我的生命保證。」

「……反正你死不了,是吧?」Natasha壓低了聲音。

Chris微笑著,用一雙跟Steve極其相似的蔚藍凝視著Sebastian,「是的,因為我死不了,所以我能夠保證,就算粉身碎骨我也會保護好他。」

「Chris……」

不知怎地,Chris的話語跟眼神讓Sebastian心跳加速的同時又有種想哭的衝動,趕緊低下了頭。

「……謝謝你,我們相信你的保證。」

最後一次,Bucky抱住了Sebastian,在他額頭上輕輕印上祝福的一吻。

「我們要回去了,記得一定要照顧好自己,Sebby。」

「嗯……我會的,」在Bucky鬆開了手後,抱著父母替身的Sebastian面露不捨地看著他的父母,帶著哽咽的輕聲低語:「謝謝你們,爸爸、媽媽……再見……」

摟著Bucky,依依不捨地與孩子們道別之後,一眨眼間Steve他們就回到了靈薄獄。

「謝謝妳的幫忙,Natasha。」

「沒什麼,只是小事一樁,有空我也會常去看看Sebastian的。」

目送著Natasha離去後,Steve跟Bucky回到了家中,對下屬交代了一些事後,兩人回到了臥室內。

坐在床上,望著自己的左手,Bucky若有所思地低著頭。

察覺到Bucky的心情,Steve也輕輕在Bucky身旁坐了下來,並溫柔地環抱住他的腰,在他的臉頰上輕吻。

「不用擔心Sebastian,Bucky,有結界保護,而且還有我們的替身會代替我們守護Sebastian,所以沒事的……你也累了吧,好好睡吧。」

「嗯……」

聽了Steve的柔聲安慰,壓抑著內心的失落感,Bucky抬起頭對Steve微微一笑,然後將頭靠在Steve的肩膀上,緩緩閉上了眼睛。

 

 

*** *** ***

 

 

在襲擊全身難以想像的劇痛,以及強烈的耳鳴及暈眩中,Bucky艱難地張開了雙眼,映入他眼簾的是一片暗紅色的天空。

眨了眨眼,Bucky才意會過來,暗紅色的並非天空,而是他滿臉的血汙遮蓋住了自己的面孔及視線。

仰躺在地面的Bucky用盡全身的力氣掙扎,也只能稍微移動自己的眼珠,看向自身最痛的地方。

當看到自己左肩斷面還兀自在流血的傷口時,Bucky才想起自己左邊的翅膀跟著左手一起被斬掉了。

也許,他的生命差不多要走到盡頭了。

但是,他不能就這樣死去,他答應過Steve,要陪著他直到時間的盡頭。更何況,現在他的肚子裡還有他跟Steve的孩子。

『我不想死,我還想活下去!』

在內心裡嘶吼著,倒在血泊中的Bucky朝著天空拼了命地伸出了右手,但是那片天空是那麼的遙遠,就算用再多的力氣還是永遠摸不到。

大戰還在持續,但他恐怕就要孤獨一人死在這個地方了。

不可思議地是他並不覺得痛,只是隨著渾身的血往外流而感到越來越冷。

他很想見Steve一面,非常非常的想看到Steve,想聽到他的聲音,因為他就快要再也見不到Steve了,永遠的。

Bucky耳邊響起了在分開作戰前,Steve跟自己說的最後一句話--『等戰爭結束後,我們再來一起好好想一想孩子的名字吧。』

也許就是因為那句話才讓自己拖到現在而沒有立刻死去。

眼淚一直不斷從Bucky的眼中流出,盡管越來越衰弱,Bucky依然不死心地拼命朝空中伸展著右手。

他真的不想死,不只是為了自己,不管是為了Steve,還是體內正孕育著的,尚未出生的生命,他都不能輕易放棄。

就在Bucky快要失去力氣,幾乎快要看不清眼前的景象,拼命伸出的右手就要無力的垂下前,Bucky突然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握住了自己的右手,並有力地把自己拉了起來,並用力緊抱在溫暖的懷中。

「Bucky!!」

撕心裂肺地呼喊著自己名字的聲音是如此熟悉,使得Bucky努力聚起渙散的眼神,用盡所有力氣只為了看向前方。

當他看清面前這個將自己抱在懷中,一臉蒼白望著自己的人正是他一直想著的Steve時,被他那對巨大的白色羽翼包裹著的Bucky開心地張嘴想叫Steve的名字,卻不由自主噴了一口血到Steve的胸前跟臉上。

恍惚中,Bucky看到Steve似乎喊著甚麼,但是Bucky已經什麼都聽不見了。

看著眼淚混著血與汙泥不斷從Steve的眼中落下,Bucky只能努力撐起笑容,嘴裡嚅喃著想說些甚麼安慰Steve的話,然而他怎麼也說不了。

視界越來越模糊,直到一切都墮入了黑暗中,最後留在Bucky的心中的只有對Steve的愛戀與歉意。

抱歉,抱歉,Steve,我好想和你一起繼續走下去。

 

 

*** *** ***

 

 

「……cky……Bucky……Bucky?」

伴隨著有些急迫的呼喚聲,Bucky感到自己的身體被輕輕搖晃著。

他睜開了眼睛,眼前卻是一片模糊,黑暗中隱約能看出近在眼前的Steve正皺眉望著自己。

「Steve……?」

喃喃自語著,Bucky眨了眨眼,抹去從眼角滲出的淚水,讓視線變得清晰。

Steve擔心地望著Bucky一會,伸出手撫摸著Bucky濕潤的臉龐,輕聲問道:「你還好嗎?」

「嗯……」

輕輕點了點頭,Bucky想著那個夢,或者該說回憶--上一次大戰時,因為一時疏忽,才會導致自己受了幾乎致命的重傷的瀕死體驗。

當然他並沒有死,失去的左手跟左翼也在Steve的幫忙下重生。

後來在其他現場的目擊證人的告知下,Bucky才知道,當時在用大量法力治療了他之後,Steve立刻將重傷的自己送到負責治癒的布魯斯那裡,然後在盛怒之下隻身闖入第七地獄,將傷了Bucky的第七君主以及整座第七地獄的軍勢消滅殆盡。

而那時候還在Bucky肚子裡尚未完全成形的小生命,如今已經長大,還用自己的意志選擇留在人間界。

下意識地將手覆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Bucky將臉靠向Steve的胸膛,閉上眼睛聆聽著那穩健的心跳聲。

輕輕地,Bucky敞開了唇瓣,低聲呼喚著他的伴侶,「……Steve……」

「嗯?」

「我想去那裡……我們第一次相遇……第一次結合的那個地方。」

「……現在?」

在Bucky沉默著點頭後,Steve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將他擁得更緊,緊接著下一瞬間,他們就從原本臥室的床上,同時變換到在陽光普照的草地上,一棵枝葉繁茂的大樹下。

這裡是曾經的地上樂園--伊甸園。

在伊甸園內,黑夜永遠不會降臨,只有無盡的永晝及晴空。

自從亞當跟夏娃偷嘗禁果被逐出伊甸園後,上帝就將伊甸園移至了天界與人間界交界的地方並封鎖起來,派遣智天使們交替看守著伊甸園的入口,只有尚未成熟的年幼天使或年幼惡魔才能進入伊甸園嬉戲。

不過基本上伊甸園平時不會有任何人進入,因為這裡除了一望無盡的草原,流動的清澈溪水,以及長滿了鮮美果實的大樹以外,什麼都沒有。

而其中,最大的樹,就是知善惡樹,也是Bucky跟Steve現在所在的地方,當年亞當跟夏娃就是偷嘗了這棵樹的果實,才會被逐出伊甸園。

Bucky就是在這棵大樹之下第一次遇見Steve,也是在這棵樹下,第一次與Steve結合。

打從一出生Bucky就擁有與眾不同的肉體,盡管並非夢魔這種下等惡魔,但Bucky同樣擁有雙性體質,只要性成熟後,就能夠自由操控愛欲。

但他從未使用過這個能力,因為早在剛覺醒時他就在Steve的幫忙下封印了自己掌控愛欲的能力,轉化為戰鬥能力。

而那時候,Steve不只沒有嫌棄他擁有兩套性別的怪異身軀,還不斷柔聲傾訴著他有多麼美好,讓Bucky因羞澀跟感動而忍不住落淚。

回想著當時的情景,Bucky伸手環上了Steve的肩,輕聲問道:「你還記得嗎……我們在這裡……」

「我當然記得……」Steve抱起了Bucky的雙腿,將他輕輕壓在樹幹上,捧起了他的臉,「我永遠忘不了當時的你有多美……你現在也是……你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Bucky……」

如此低語著的Steve,跟當時同樣低語著類似話語的Steve重疊在一起,引起了Bucky的心臟一陣顫動,忍不住笑了起來,大顆大顆的淚水卻不停從眼中滑落濕熱的臉頰。

「只有你……才那麼認為……」

在Bucky哽咽著回應後,Steve微笑著低下了頭,吻上了他顫抖的唇。

 

 

 

 

 

 

 

TBC

 

___

 

 

卡肉的原因是因為伊甸園並不是做那種事的地方(先懺個悔(毆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