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Purring murmur (2)

上一話

大概沒那麼快吃到肉了……為了劇情合理性離吃肉越來越遠了……我明明只是想吃冬喵肉啊安西教練……我好想寫肉……

 

___

 

 

深夜消去了燈光的臥室內,只有窗簾縫隙間流洩而入的微弱光芒,然而史蒂夫還是一下子就看出了眼前這個少年的臉跟巴奇一模一樣。

在做出任何思考前,史蒂夫的身體就像有自我意識般地動了起來,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像是為了不讓眼前的人逃跑似地用力抓住了少年的右手腕。

「唔……」

由於情急之下,史蒂夫手上的力道不自覺地過大,被抓痛的少年忍不住皺起眉發出了一小聲的呻吟,頭上的貓耳也微微顫抖,察覺到自己弄痛對方的史蒂夫立刻鬆開了手,急急忙忙地道歉。

「對不起!」

在少年用左手撫摸著右手腕,輕輕搖了搖頭表示沒事後,史蒂夫才終於從混亂跟迷惑中冷靜了下來,仔細觀察著眼前大約十四、五歲左右年紀的少年。

史蒂夫一開始的注意力都被少年那張與年少時期巴奇猶如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面容吸引過去,直到剛才少年因為吃痛而抖動貓耳時,他才發現少年的頭上長著貓咪般毛茸茸的黑色耳朵。

藉由細微的光源,史蒂夫將視線往下移,少年的全身赤裸,身後長長的黑色貓尾有些顫抖。

環顧了一下四周,看不見原本睡在胸前的黑貓巴奇,只有眼前這個除了及肩的長髮以外跟少年時期的巴奇長得一模一樣的少年,而這個少年除了長了貓耳跟貓尾以外,他的左手臂是金屬的,上頭還有著紅星--就跟他所領養的黑貓巴奇一樣。

史蒂夫快速運用頭腦思考著現在的異常狀況,很快得出了一個結論,雖然極度荒謬可笑,但從邏輯及現場狀況推論又只有這個可能--或者應該說,史蒂夫打從心底希望就是這個真相。

「……你是巴奇,對吧?」深呼吸了一口氣,史蒂夫壓抑著激盪的情緒,輕輕將雙手抵在少年--不,巴奇的肩膀上,「既是黑貓、也是巴奇……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看著巴奇驚訝的表情,史蒂夫臉上浮現出安穩的笑容,再次堅定地強調:「雖然我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我知道,你就是巴奇。」

盡管依照常理推斷,巴奇早已死去七十多年,而且貓也不可能變成人(或者該說人變成貓),而且眼前的巴奇年齡比起七十多年前墜落火車時不要說變老了,甚至還要年輕了十歲以上,但史蒂夫就是立刻認定,眼前這個長了貓耳貓尾的少年就是巴奇,也是他在布魯克林的就家帶回來的那隻小黑貓。

不管是源於魔法還是科學,在見識過雷神索爾、邪神洛基的法術,以及號稱天才科學家的東尼‧史塔克、布魯斯.班納所製造出的玩意之後,史蒂夫就很清楚,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

至於究竟是什麼原因,他只能問眼前的當事人了。

「能跟我說一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為什麼你會變成貓?或者說為什麼從貓變成人?」柔聲問著,為了怕巴奇會著涼,史蒂夫輕輕將被單披在了全裸的巴奇身上。

右手抓著被單,巴奇抬頭看著史蒂夫的溫柔眼神,內心一陣震顫,雖然依然有些猶豫,但想了一會後,還是下定了決心,「說來話長……」

在史蒂夫的溫柔注視下,慢慢地,巴奇一點一點地將自己真正的身分,以及為何當年掉下去時並沒有死,被九頭蛇抓走,改造成冬兵的過去,又是怎麼在現代被解凍,而被變成貓的經過通通都告訴了史蒂夫。

巴奇說的語氣跟敘述其實相當平淡,但史蒂夫還是越聽越難受,重重地低垂著頭,充滿愧疚地為了自己沒能幫助巴奇的事道歉。

「對不起……巴奇……我一點都不知道你原來……如果我早一點發現就好了,你也不會……」

「停,史蒂夫,你根本不需要道歉。」伸出雙手遮住了史蒂夫急於道歉的嘴後,巴奇有些不可思議地歪著腦袋,「……再說了,你就這樣相信我說的話……那麼……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

「嗯!」大力點著頭,史蒂夫輕輕抓住巴奇的手,從自己嘴上移開,「當然,你從不會對我說謊。」

望著巴奇睜大的雙眼,史蒂夫笑著繼續說道:「而且其實很多地方我就一直覺得很奇怪……比如說你一直堅持不吃貓食,也不肯在貓砂上廁所,還會用沖水馬桶、甚至幫我整理房間……雖然我是第一次養貓,但我也感覺得出來以貓咪來說你太像個人類了。」

巴奇看著史蒂夫的笑容,忍不住瞇起了雙眼,像是看著什麼太過耀眼的事物。

「你難道沒想過有可能我是九頭蛇或什麼其他跟你有仇的傢伙,故意做出跟我……跟巴奇一模一樣的殺手……」

加重了抓著巴奇肩膀的力道,史蒂夫正色道:「如果真是那樣,你有很多機會可以殺了我,但是你沒有。」

史蒂夫真摯的眼神與巴奇閃動著水光的雙眼,互相凝視著。

「而且,那時候在我以前的家遇到你的時候,我的心裡就有感覺,你就是巴奇。」說著,史蒂夫充滿自信地笑了起來,「你也知道我的直覺一向很準。」

「史蒂夫……」

面對毫不懷疑、對自己絕對信任的史蒂夫,巴奇感動得實在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張開了顫抖的嘴唇,許久,才終於輕聲說道:「謝謝你相信我。」

在伸出右手遮住了巴奇的嘴後,史蒂夫用了跟巴奇剛才不讓自己道歉同樣的語氣跟話語回應道:「停,巴奇,你根本不需要道謝。」

巴奇一愣,接著慢慢笑了出來後,史蒂夫也跟著笑出了聲,經歷了七十多年後,他們終於再度相視而笑。

忽然間,掌心中巴奇唇瓣以及吐氣的溫度讓史蒂夫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突然猛地抽回了手,在巴奇訝異的注視下有些緊張地問道:「……所以你剛才從貓咪變回人的原因,是因為你在我的嘴上……」

先是愣了一下,想也沒想地點了點頭後,看到史蒂夫臉紅了起來,巴奇不知怎地也跟著臉紅了起來,於是史蒂夫的臉更紅了,到後來全身都紅了起來的兩人竟都不好意思看向對方的臉,同時很有默契地低下了頭。

兩人滿臉通紅地低垂著頭,史蒂夫很想問為什麼巴奇要親自己,但是又不敢問;而巴奇擔心史蒂夫要是那麼問他,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於是兩人都沉默不語地望著床單,一時之間安靜黑暗的臥室內,只有兩人份快速博動的心跳聲。

不知多久,史蒂夫偷偷抬起眼,看向坐在自己眼前,全裸的身軀只披著一件純白的床單,不只是頭,連頭上的貓耳及身後的貓尾都低垂著,甚至有些微微顫抖的模樣,內心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衝擊,某種莫名的衝動驅使他握住了巴奇的肩膀。

史蒂夫突然的碰觸讓巴奇身軀一震,忍不住抬起了頭,當望向那張雖然紅得不像話,卻異常認真的臉時,巴奇本就紊亂的心跳更是激盪。

「如……如果,我們再試一次的話,你是會完全變成人,還是再度變回貓?」

而當史蒂夫那麼問時,巴奇再也無法思考什麼,只是望著史蒂夫的唇。

「……我不知道……要試試看嗎?」

巴奇輕聲細語的提議讓兩人本就發熱的臉幾乎要燒起來了,但史蒂夫鼓起了勇氣,將臉湊到了巴奇的面前。

「……可以嗎?」

「嗯……」

在獲得了巴奇的允許之後,史蒂夫吞了吞口水,輕輕地,用因緊張而有些顫抖的雙手捧起了巴奇的臉,手中的溫暖及纖細讓史蒂夫心臟怦然而動。

兩雙搖曳著各種情愫的眼睛互望了許久,史蒂夫浮現起了微笑,低聲說道:「其實我一直都想吻你……」

「……咦?」

在巴奇因史蒂夫突如其來近乎告白的發言而驚愕得目瞪口呆的當下,史蒂夫終於低下頭,吻上了他的唇。

柔軟而溫熱,是兩人心中同時湧上的想法。

雖然只是嘴唇短暫的彼此碰觸,卻讓雙方都感受到猶如電流般的酥麻以及來自身體內部湧上燥熱。

就差那麼一點,史蒂夫就會加深這個吻,甚至擁抱巴奇,但當他看到巴奇顫抖的尾巴時,最後的理性讓史蒂夫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巴奇的唇。

結果,巴奇一點變化都沒有,除了被史蒂夫吻得全身紅通通、熱烘烘的以外。

兩人稍微離開了彼此,看著床單,等到冷靜下來後,史蒂夫才開口:「……看樣子只能想辦法找到那對雙胞胎了。」

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後,巴奇抬起頭看向史蒂夫,「不過我只知道他們是九頭蛇精心培育的超能力兵器,來自東歐的基地,其他的我就……」

「嗯……也許神盾局會有關於他們的資料……明天一早我就去神盾局請尼克幫忙調查。」

「尼克……?」聽到史蒂夫嘴裡冒出的名字,巴奇驚訝地問道:「該不會是尼克‧福瑞?」

「你知道他?」

看著史蒂夫臉上意外的表情,巴奇嚴肅地點了點頭,「他就是我這次被解凍出來的主要任務……」

巴奇的話讓史蒂夫先是睜大了眼,接著皺起了眉,將手放在下巴上思考著。

「看樣子九頭蛇這次的動作很大,居然要暗殺神盾局長……該不會跟尼克給我看到那個洞見計畫有關?」

「洞見計畫!」洞見計畫這個詞讓巴奇想起了一些在九頭蛇時所聽到的消息,連忙對史蒂夫說道:「我有聽到他們提起過,我記得……他……就是那個命令我的傢伙有跟他的手下有說過,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要讓洞見計畫完美執行。」

巴奇所說的讓史蒂夫在驚訝之餘,臉色更加沉重了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語:「完美執行洞見計畫?但是那不是神盾局的計畫嗎?九頭蛇為什麼要……」

史蒂夫越想,就越覺得真相只趨向一個可能性,於是他看向了巴奇。

「明天我們先去買你的衣服,然後我們一起去神盾局一趟,我想……你應該可以認出九頭蛇的一些人員吧?我想調出一些神盾局內部人員的資料,讓你看一下。」

史蒂夫的提議讓巴奇先是點了點頭,但旋即臉色一暗,低下了頭,小聲問道:「……這樣好嗎?」

巴奇消極的反應讓史蒂夫有些訝異,「為什麼這麼問?」

「你難道沒想過也許我會利用這個機會暗殺尼克……」

「不,如果你真要暗殺尼克,怎麼會事先跟我說?還有九頭蛇跟神盾局的洞見計畫有關的事……」然而史蒂夫只是笑了笑,否定了巴奇的說法,並且對他露出了溫柔而堅定的笑容,「我說過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相信你,巴奇。」

來自史蒂夫的絕對信任讓巴奇的鼻子發酸,胸口又熱又疼,視線有些模糊了起來,想要回以笑容,表情卻又有些顫抖。

「……謝謝……」

看出巴奇張口又想要道謝,史蒂夫趕緊再度伸手摀住了巴奇的嘴,笑著顧左右而言他地說道:「那……為了明天,我們還是繼續睡吧。」

看著史蒂夫的笑容,巴奇只覺得自己有再多的感謝都說不完,但既然史蒂夫那麼說,他也不好再繼續堅持道謝,只能選擇將感謝之情藏在心中,等待日後有機會再做回報。

於是在巴奇輕輕點了點頭後,史蒂夫鬆開了手。

巴奇將原本裹在自己身上的被單還給了史蒂夫,然後移動到了史蒂夫身旁的位置躺了下來。

「你要睡在我旁邊?」

史蒂夫的疑問讓巴奇垂下了貓耳,不安地望著他,小聲問道:「不行嗎?」

巴奇惹人憐愛的舉動讓史蒂夫心臟漏跳了一拍,但立刻就暗自鎮定。

「不……當然好。」

微笑著,史蒂夫掀開了被單,讓巴奇躺到了自己身旁,感受身旁溫暖的體溫。

在將被單蓋在彼此身上後,兩人閉上了眼睛。

或許是還留有貓咪時期的習慣,巴奇無意識地縮進了史蒂夫的懷裡,並將臉湊到史蒂夫的胸前輕輕摩蹭,而史蒂夫除了阻止自己伸出手擁抱巴奇以外,就只能祈禱巴奇不要發現他胡亂跳動的心臟以及某個難以啟齒的部位。

一會後,巴奇輕輕發出了有些感概的嘆息,「這樣躺著,就像我們小時候一樣。」

「……是啊。」

感受到史蒂夫近乎哽咽的低聲回應著的聲音裡隱含了難以形容的情感,巴奇伸出了手,輕柔地拍了拍史蒂夫的手臂,然後微笑著小聲說道:「晚安,史蒂夫。」

一邊感動於巴奇的笑容,史蒂夫也回以溫柔的微笑,「晚安,巴奇。」

看著巴奇閉上了眼睛,史蒂夫臉上維持著笑容,眼角卻滑落了溫熱的淚水。

表面平靜,史蒂夫的內心卻異常激動。

果然,小黑貓就是巴奇,他那時的直覺完全沒錯,他早就跟巴奇重逢了,只是一直沒有發現。

巴奇跟他說的那些過去,以及現在就睡在他眼前,瘦弱的少年模樣都讓史蒂夫心疼又內疚,這次,他發誓,絕對不會再放開這雙手,無論發生任何事,他都會好好保護巴奇。

 

 

 

 

 

 

 

 

TBC

 

 

___

 

其實我很想把中間劇情這樣帶過:

沒有發生尼克暗殺事件→巴奇轉汙點證人告發潛藏神盾局中的九頭蛇→紅銀在巴奇的說服下提前加入復聯→東尼沒看到幻影→沒有奧創→澤莫的家人不會死→黑豹的爸爸也不會死→一個大家幸福快樂生活在一起的美好世界

然後直接上肉(咦

想想全程隊長身邊都跟著一個貓耳少年吧唧喵就覺得好萌(。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