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Purring murmur (上)

標題直譯就是呼嚕喵喵(。)萬聖節應景文第一篇,甦醒在現代的史蒂夫回布魯克林的舊家思鄉的時候撿到一隻小黑貓的溫馨故事。

更劇透一點說,就是九頭蛇想測試雙胞胎的能力,找冬兵做實驗品,結果紅女巫不小心把冬兵變成貓,然後混亂中快銀不小心把冬喵放走,於是冬喵循著模糊的記憶回到布魯克林後被史蒂夫撿到的神奇腦洞。

能吃的話再點吧~

___

 

 

初秋的午後。

一個人孤伶伶地走在與當年離開前已截然不同的布魯克林街道上,雙手插在腰間外套的口袋裡,壓低著棒球帽的帽沿,史蒂夫內心湧上了懷念卻又陌生的奇妙感受。

近鄉情怯。

或許再也沒有其他話語比這句話更適合用來形容史蒂夫現在的心情。

這裡是他離開了七十多年後終於再次歸來的故鄉,但當他獨自一人踏上了故鄉之土,走在人來人往的布魯克林,經過一條又一條理應熟悉卻全然陌生的街道時,史蒂夫就更加清楚明白到,這個世界上哪裡都沒有足以讓他能稱之為家的地方。

從全新的城市街景間,看見了藏身其中依然保留著過去的模樣,卻比記憶中要來的陳舊的建築或是店鋪時,難以形容的苦澀鄉愁就從他的胸間蔓延開來。

特別是當史蒂夫參照著舊地圖--因為新地圖跟他記憶中的差太多了--往他七十年前的舊家方向前進時,驀然湧上的揪心感幾乎讓他想停下腳步,轉身離去。

但史蒂夫還是堅定地循著記憶中的步伐,穿過已全然改變的街道,往他曾經的家邁進。

然後,史蒂夫在一棟全新的大樓前停下了腳步,將帽沿稍微往上移,抬頭睜大了雙眼。

他記得他的家應該就在這裡,而巴奇的家在穿過另一條巷子的不遠處。

然而,如今聳立在史蒂夫面前的卻是現代化的住商大樓,他過去的家不要說是建築了,連一點影子都不剩。

抬頭凝視著眼前熱鬧的住商大樓,史蒂夫突然感到一陣鼻酸,忍不住拉低了帽沿,低垂著頭自嘲似的輕笑了起來。

所謂的故鄉,沒有任何熟悉的人事物,只是讓人心酸的所在,赤裸裸地昭示著史蒂夫,這個世界上從此再也沒有任何人真的知道他是誰。

就如同他所預想的,經過了七十多年,這裡早就什麼都沒有了,無論是他曾經居住了二十幾年的家,還是那些他曾經跟巴奇一同留下的足跡、歡聲笑語,所有曾擁有過的珍貴回憶。

或許,他回來到這裡就是因為內心深處依然懷抱著可笑的盼望--如果回到這裡來,也許可以見到巴奇。

但他比誰都清楚,巴奇早就不在了,早在七十多年前就因為自己沒能握住那雙手,而永遠失去的最重要的人。

然而,即使理性明白不可能,但他還是很想見到巴奇,想跟他一起回家,就像小時候,每天巴奇都會陪著自己,走在回家的路上。

現在這一刻,他不是美國隊長,也不是什麼英雄,甚至史蒂夫‧羅傑斯這個名字對他來說也不重要了,因為再也沒有人能夠以對等的立場關懷他。

真正的他,只是一個想回家卻永遠也回不了家的男人。

心臟難受得震顫不已,史蒂夫無言地將背靠在曾是舊家位置的大樓前的街道樹下,閉上了酸澀的雙眼,將意識拋向遙遠過去的幸福回憶中。

「咪--」

不知過了多久,史蒂夫忽然感覺到有什麼溫暖柔軟的小東西磨蹭著他的腳,接著一聲細小的,像是小貓咪的叫聲傳入了他的耳裡。

心中莫名地一跳,史蒂夫睜開了眼睛,低頭看去。

那是一隻黑色的小貓,看上去很小,身上漆黑的黑毛像是棉絮一樣毛絨絨的,睜著一雙大大的灰綠望著自己。

當史蒂夫看到小黑貓左前肢居然是金屬,上頭還畫了紅星時,心中不禁生起了疑惑跟同情,他是有聽說過現代會改遭受意外或生病截肢的寵物裝上義肢,不知道這隻小黑貓發生過什麼,那麼小就裝上了金屬的義肢。

然而小黑貓的毛有些髒亂,四肢瘦小得幾乎一折就會斷,感覺又不像是受到很好的照顧,脖子上也沒有項圈,該不會是被拋棄了?

在史蒂夫仔細觀察他的時候,小黑貓一點都不怕他,只是睜著綠寶石眼眸凝視著史蒂夫。

不可思議的,這隻小黑貓的眼神讓史蒂夫想到了巴奇,明知這麼做是件很蠢的事,史蒂夫還是忍不住在小黑貓面前蹲了下來,輕聲喊道:「……巴奇?」

「喵。」

耳朵抖動著,小黑貓喵了一聲,像是回應他的呼喚般瞇起了雙眼,輕輕朝史蒂夫走過去,將臉靠在他的手邊磨蹭,就好像他真的是巴奇一樣……

「……哈哈,怎麼可能……」

雖然立刻就乾笑出聲否定了自己可笑的念頭,但史蒂夫的腦子裡卻閃過了輪迴轉世這個概念。

有沒有可能,這隻小黑貓是巴奇的轉世?因為自己一個留在這裡所以來陪伴他的?縱使理性上知道可能性相當低,但史蒂夫還是無法說服自己完全捨去這個愚蠢又荒謬的想法。

史蒂夫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溫柔地撫摸著小黑貓柔軟蓬鬆的毛髮,為了手上的溫暖而感動,就算不是輪迴轉世,這隻小黑貓似乎跟自己有緣。

撫摸著史蒂夫感覺得出來這隻小黑貓相當營養不良,於是忍不住開口問道:「你是這附近的貓嗎?是不是肚子餓了?」

史蒂夫本來只是隨口一問,但小黑貓像是聽得懂他所說的似地搖了搖頭。

有些驚奇地挑起了眉,史蒂夫想了一下,再次問道:「你是流浪貓嗎?」

晃動著長長的尾巴,小黑貓雖然像似有些遲疑地眨了眨眼,但很快地就點了點頭。

史蒂夫壓抑著想要衝口而出詢問小黑貓是不是巴奇的衝動,思考了一會後低聲問道:「……要不要跟我回家?」

「喵!」

看著小黑貓像是很開心似地叫了一聲,史蒂夫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小黑貓,微笑著對他說:「我叫做史蒂夫,希望我們能做個好朋友,巴奇。」

在小黑貓--巴奇將臉埋在史蒂夫的胸口上,搖晃著尾巴瞇著雙眼喵了一聲後,史蒂夫感到有股溫暖如潮水般從巴奇靠著自己的地方慢慢擴散開來,稀釋了他的寂寞,內心原本的傷痛跟空虛也淡了些。

過去已無法再回去,失去的也難再得,對現在的史蒂夫來說更重要的是,要怎麼好好照顧這個溫暖又毛毛的小東西。

抬起頭,用複雜的眼神望了已人事全非的舊家一眼,史蒂夫溫柔地抱著小黑貓,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他曾經的家,往他現在所居住的地方踏上了歸途。

 

 

*** *** ***

 

 

「晚安,巴奇。」

「喵。」晚安,史蒂夫。

在史蒂夫關上了臥室的燈,並在床上躺好後,巴奇跳上了床躺在史蒂夫的胸口上,一人一貓互相道了晚安。

小黑貓--現在應該說巴奇,蜷曲著毛茸茸的身軀,隔著一層柔軟的被單,躺在史蒂夫溫暖厚實的胸口,隨著沉睡著的史蒂夫胸口均勻呼吸而微微上下起伏。

自從跟史蒂夫生活在一起後,巴奇已經過了一個多月安穩舒適的生活。

將巴奇帶回現在居住的公寓後,史蒂夫帶巴奇去寵物醫院掃過晶片,發現並沒有主人後,史蒂夫就將巴奇留在了自己家裡,正式領養他,還給他置入了寵物晶片。

以第一次養貓來說,史蒂夫是個很溫柔體貼的飼主,還會詢問他的意見,比如說關於食物方面,因為巴奇堅持不肯吃貓罐頭跟乾糧,所以基本上巴奇都跟史蒂夫吃一樣的食物,而睡覺時巴奇都睡在史蒂夫的胸口,就像現在這樣。

睡了一會後,原本睡得安穩的史蒂夫突然呼吸急促了起來,甚至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不,巴奇……不……別放手……」

巴奇睜開了眼睛,看向因惡夢而緊皺著眉,雙眼緊閉著的史蒂夫喃喃地說著夢話的模樣,內心一陣刺痛,連忙站起身,走到史蒂夫的臉旁,磨蹭著他因汗水而潮濕的臉,並不斷在心中安慰史蒂夫。

「嗚喵……」

沒事,我在這裡,史蒂夫……我在這裡……

雖然巴奇無法用人類的語言安慰史蒂夫,但也許是行動安慰奏效了,史蒂夫的呼吸逐漸平穩下來,緊皺的眉頭也慢慢鬆開,無意識地伸出手撫摸著巴奇的身軀。

而巴奇只是順從地任由史蒂夫撫摸著自己,內心滿是歉意。

如果他跟史蒂夫說出真相,那史蒂夫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在做關於巴奇的噩夢了?

但就算他可以說人話,也沒辦法鼓起勇氣跟史蒂夫說他就是巴奇,那個理應死在七十多年前的巴奇‧巴恩斯。

先別說史蒂夫會不會相信,早在被變成貓之前,他就不再是巴奇了,而是被九頭蛇所改造並洗腦控制的冬日士兵。

雖然史蒂夫叫他巴奇,但巴奇並不認為史蒂夫是真的發現他就是巴奇,或許給自己取名巴奇,代表自己--也就是巴奇‧巴恩斯對史蒂夫‧羅傑斯相當重要吧。

想到這裡,欣慰跟內疚就同時湧上巴奇的心頭。

史蒂夫還記得自己,把自己當最要好的朋友,就算他知道自己曾經做過什麼,或許還是會站在巴奇這一方,安慰他一切都是九頭蛇控制他所做出的,不是巴奇的錯。

然而巴奇自己很清楚,即使是被洗腦控制,那也都是他自己用這雙手所進行的殺戮--自己已不再是咆哮突擊隊的巴恩斯中士,而是被稱為鬼魅殺手的冬日士兵。

所以盡管有各種方法(比如想辦法寫字或用手機打字)將自己真正的身分告知史蒂夫,他也不敢表明,只是學著像一隻真正的貓咪,跟史蒂夫生活在一起。

雖然變成了貓,但巴奇感覺自從摔落火車之後他從來沒體會過像現在這樣如此安穩的生活,如果不是因為那對雙胞胎,他現在肯定還在那個冰冷潮濕的陰暗地下室裡,被利用進行更多的殺戮。

關於雙胞胎的事他記得很清楚,那是銀白色的短髮的男性,以及留著及腰棕黑色長髮的女性。

他會遇到他們,是因為他原本的上司--他並不清楚他的名字,只知道要聽從他的命令行事--命令他與那一對雙胞胎進行二對一的訓練,但他不能使用武器,也不能夠傷到他們。

也就是說,這這個訓練主要是測試雙胞胎的實戰能力,而冬兵只是雙胞胎的人型標靶。

就在女性--雙胞胎的另一半稱呼她汪達,而她又稱呼另一半是皮特洛--對他的腦袋揮舞著雙手,眼前紅光乍現的瞬間,巴奇什麼都想起來了,從小時候一直到現在,所有的記憶。

包括他是誰、曾經歷過什麼、又是如何被改造,控制去進行暗殺的所有過程。

當巴奇粗喘著氣,終於有辦法從洪流般湧上的記憶中抬頭看向對面的汪達時,對方臉上露出了混著驚訝跟憐憫的表情。

「……你不是自願的?」跟皮特洛對望一眼後,汪達靠近了因劇烈的頭痛跟內心的衝擊而無力跪坐在地上喘息的巴奇,付在他耳邊輕聲問道:「我看到的那個房子……那個金髮的男性……你想回去找他?」

巴奇撐起了上身,看著汪達,堅定地點了點頭。

於是,下一瞬間,汪達突然變得很巨大……不,正確來說,是全部的東西都瞬間變得很巨大,而他很快就明白原因何在--因為,他變成了一隻小黑貓。

就在現在所有人都驚愕得僵在當場時,只有皮特洛跟汪達做出了動作,在汪達的指示下,皮特洛抱起了巴奇,用完全超乎想像的驚人速度衝到了布魯克林一處無人的巷弄內並將他放下後,他舉起右手行了個軍禮。

「祝你好運。」

在扔下這句話後,皮特洛就消失了蹤影,只留下一陣疾風撫過。

呆呆地坐在巷子裡許久,巴奇的腦袋才終於從衝擊與震驚所造成的停滯狀態中開始高速運轉,最終達成了結論--那對雙胞胎用他們各自的能力幫助了他,恢復了他所有的記憶、將他變成了貓、脫離了九頭蛇的控制,還將他帶回了他的故鄉。

恐怕現在九頭蛇內部正亂成一團吧,但那已經不關巴奇的事了,在回復了所有記憶後,他死也不會回去九頭蛇,那麼,從今以後他該何去何從?

一邊思考著,巴奇抬起頭四處張望,然後突然一愣,接著大顆大顆的眼淚從他的眼中不斷落下。

仔細一看,這個巷子不就是當年他跟史蒂夫說,我們去未來的那個地方嗎?

史蒂夫,對不起,我並不想帶你來到這樣的未來。

對著不存在的史蒂夫低聲道歉,巴奇沉浸在難以形容的感傷中,低垂著頭默默地流著眼淚,像是要將過去沒有流過的全都流光似的。

不知哭了多久,他沉沉睡去。等到再次醒來時,他還是一隻貓,還在那處小巷子裡。

一直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雖然不知道史蒂夫現在在哪裡,由於曾在任務檔案裡看過史蒂夫的資料,所以他只知道史蒂夫其實並沒有死,只是被冰在海洋裡七十多年,最近才被挖出來解凍,或許他可以再見到史蒂夫。

於是懷抱著希望,巴奇用著不習慣的貓身邁出了步伐,墊著肉球,循著與童年記憶相差甚多的街道,安靜無聲地走在已不再是當年的布魯克林街道上。

才剛想著就算他回到布魯克林也見不到史蒂夫了吧,他就在史蒂夫舊家前發現了史蒂夫。

一點都沒變的史蒂夫,在樹下悶著頭,就像在哭泣一樣,於是一心只想安慰史蒂夫的巴奇想也沒想就走到了史蒂夫腳邊。

盡管史蒂夫並沒認出自己,但他們還是在布魯克林再會了。

然後,自己現在正跟史蒂夫住在一起,自由自在地過著悠閒的貓咪生活。

這樣也好,與其再次回到人型兵器,還不如就這樣成為一隻貓,無憂無慮地陪伴著史蒂夫。

想著,巴奇望著史蒂夫,輕輕喵了一聲,然後將臉湊了上去,將自己的嘴貼到了史蒂夫的唇上。

緊接著,下一瞬間,他變回了人。

不過,並不是他原來應該有的體型大小,如果硬要形容的話大約是十四、五歲的少年,而且還殘留著頭上的貓耳跟尾巴。

就在巴奇因突如其來的狀況而愣在當場時,察覺到異變的史蒂夫睜開了眼睛,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小小的貓耳巴奇,好一會才擠出了一聲:「……巴奇?」

 

 

 

 

 

 

 

 

 

 

 

TBC

 

 

___

 

 

簡單說,巴奇跟真愛(也就是史蒂夫啦)接吻的話會變回人型,但付貓耳貓尾、體型縮小的合法正……(被拖走

至於要完全變回人的方法嘛~當然……懂我的人就懂是什麼(。

不過他們也不知道這個方法,除非汪達告訴他們,不然我想史蒂夫應該不會對看似未成年的巴奇出手……當然懂我的人就會知道我的史蒂夫是會口嫌體正直的出手的(你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