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小小意外 (4)

前面章節:(1)(2)(3)

美隊三後,非ABO生子梗注意

感謝催文~剛好也想來更點溫馨歡樂小甜餅,前面的部分是童年回憶,後面是在瓦干達的他們。

___

 

 

「我還想說你帶那麼多葉子回來做什麼……」望著將藏在臂彎中大量的紅葉散落在床鋪上後像個頑皮的孩子般跳上床的巴奇,史蒂夫皺起了眉,「楓葉床?」

一邊將落葉平均地鋪在床上,巴奇大力點了點頭,「我一直想要試試看睡在楓葉上的感覺。」

就算巴奇不說,只要看著巴奇臉上心滿意足的表情,史蒂夫就立刻明白在巴奇拉著自己前往秋天的中央公園後,在自己認真描繪著繽紛落葉的同時,四處忙著撿拾紅葉的原因。

走到床邊,低頭看著在床鋪上攤成大字型的巴奇,以及他身下的紅葉,史蒂夫問道:「葉子洗過了嗎?」

巴奇搖了搖頭,與史蒂夫的眼神相對後微微一笑,「沒關係,我會清理的,反正是我的床。」

「不是這個問題……」

就算是史蒂夫的床,他也不會在意,史蒂夫擔心的是會不會髒,或是有細菌、蟲之類的問題,要是巴奇因此生病就不好了。

「那是什麼問題?」

但當巴奇轉身從仰躺改為趴在鋪滿了楓紅的床上,彎起小腿搖晃,撐著下巴抬起頭對史蒂夫展現笑容時,史蒂夫就忘了自己想說的是什麼了。

看著趴在片片楓紅上對自己露出滿面笑容的巴奇,史蒂夫心臟突然不規則跳動,為了不被巴奇發現自己的臉上的燥熱,史蒂夫連忙裝作若無其事地嘆了口氣。

「……算了,隨便你。」

語帶無奈地說完後,史蒂夫轉身背對著巴奇在床邊的地板上坐了下來,打開寫生簿,準備將剛才在中央公園描繪到一半的景色補完。

用食指跟大拇指夾起一片橘紅色的楓葉旋轉著,從床上伸長了脖子從史蒂夫身後安安靜靜地眺望了一會後,巴奇將手中的楓葉放在自己唇邊,喃喃地低語:「……我想你將來有了小孩的話,一定是會很嚴厲又很囉唆的老爸。」

雖然巴奇說得很小聲,而且史蒂夫正在專心繪圖,但由於巴奇離得很近,而且其實史蒂夫一直都在注意著巴奇,所以他立刻就反應了過來,停下手中的畫筆,側過頭看向身後的巴奇。

在想著應該怎麼回應前,史蒂夫的嘴就自顧自地開口:「……那,你一定是那種很會照顧人、溫柔又愛操心的媽媽吧……」

巴奇愣了一下,緩緩眨了眨眼,「……史蒂夫?我聽錯了吧,你剛才是不是說了媽媽?」

「放心,你耳朵很好,我也沒有說錯。」看著原本巴奇手上的楓葉從他鬆開的指間往下滑落,從心底湧上了莫名的衝動讓史蒂夫決定繼續往下說,「你將來絕對會是個溫柔可靠的好媽媽。」

臉一紅,巴奇哼了一聲,抓起一把紅葉,朝著史蒂夫的臉扔了過去。

突如其來地吃了一嘴的紅葉,史蒂夫忍不住大聲叫道:「巴奇!」

看著史蒂夫揮手將臉上的紅葉掃去後,豎起眉毛爬上床往自己身上撲過來,巴奇只是笑著接住了他,然後兩人在床單上扭打嬉戲著。

不知不覺間,原本就像孩子般單純打鬧的兩人,在史蒂夫抓住了巴奇的兩隻手腕,將他壓制在身下時,轉瞬間變了調。

就在他們氣喘吁吁地互相凝視了一會後,巴奇突然咬了咬下唇,半垂著眼,長而捲的睫毛微微顫動著,輕聲低語:「……如果你是爸爸,我當媽媽也沒什麼不好。」

「……巴奇?」

望著眼前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巴奇那張紅通通的臉龐,連耳根子都紅得不像話,甚至比起床上的楓葉還要紅,史蒂夫心臟又開始不規則地跳動,剛才那股來自內心深處的莫名衝動更加鮮明地往他的四肢百骸擴散開來,控制著他的身軀,情不自禁地低下了頭。

巴奇也毫無反抗,甚至閉上了眼睛,彷彿在等著史蒂夫接下來的行動。

一時之間,房內只有劇烈的心跳聲及急促的呼吸聲。

然而,在即將碰觸到巴奇嘴唇的前一刻,巴奇房門突然傳來的輕巧的敲門聲,剎那間,兩人就像被電到一般地分了開來。

「詹姆斯?」

當聽出隔著門板傳來的聲音,是巴奇的母親時,史蒂夫差點以為自己的心臟要跳出喉嚨了。

「什、什麼事?」

故作冷靜回答的巴奇的聲音也有著不自然的顫抖跟高亢。

「可別鬧史蒂夫鬧太兇,你也知道他的身體不太好。」

聽到巴奇母親對自己的關心,史蒂夫心中一暖,對自己剛才差點做出的行為更加內疚心虛,低垂著頭不發一語。

「我知道,媽媽。」

忽然間,史蒂夫感到自己放在床鋪上的手背上有溫暖柔軟的東西覆蓋上來,那是巴奇的手,他抬起了頭,正望向巴奇帶笑的溫柔眼神。看到他的臉頰上還帶著緋紅,史蒂夫不禁內心一動,反手握住了他的手。

「史蒂夫,晚上就在我們家裡吃飯吧。」

「好的。」嘴上回答著巴奇的母親,史蒂夫的眼神始終與巴奇相望。

聽著巴奇母親離開的腳步聲,兩人無言地凝視著彼此許久後,才同時鬆開了手。

然後就像平常一樣,他們再次回到了普通的友人,就像剛才那種曖昧的氣氛從來未曾發生過一樣,史蒂夫又坐回床邊,對著寫生簿塗塗改改,而巴奇則是躺在床上,轉過身背對著史蒂夫彼此靜默著。

「史蒂夫……」

好一會後,巴奇突然開口,輕聲呼喚著史蒂夫。

「……什麼?」史蒂夫再次停下了筆,轉頭看向巴奇。

「……如果……我是說如果……」斷斷續續地,巴奇背對著史蒂夫,非常小聲地喃喃低語:「我是女孩……你會不會……」

「會不會……?」

低聲回問著,史蒂夫看著巴奇微微顫抖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內心有種想哭的感覺。

他察覺到巴奇想問什麼,但他無法回答,因為答案只有一個--不管巴奇是不是女孩,他都只想跟巴奇永遠在一起,即使,那是不被允許的愛情。

當意識到自己對巴奇懷抱著愛情的同時,眼前巴奇的背影模糊了起來,像是從溫水中浮起似的,史蒂夫的意識慢慢回到現實。

看著熟悉的天花板,史蒂夫很快就察覺到自己剛才夢到了過去的記憶。

身旁溫暖的體溫讓他在舒適的床鋪上轉過身軀,伸手將安穩地沉睡在身旁的巴奇輕輕擁入懷中後,史蒂夫把鼻尖抵在柔軟的棕色髮絲上,貪戀地呼吸著巴奇身上淡淡的香氣。

聆聽著巴奇均勻的呼吸與心跳,史蒂夫想著剛才的夢……或者該說回憶,臉上慢慢浮現出柔和的笑容。

那時候,他們對彼此都還處於相當曖昧的狀態,他們的對話,現在回想起來幾乎可以算是調情了,就像是在用開玩笑的台詞試探著對方的心意,雖然他們什麼都沒做,但是事實上他們自己都曉得得他們差點要做了什麼。

因為各種因素,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他們才終於確認彼此的心意,但之後沒多久,他就在那輛疾駛的火車上失去了巴奇。

幸好,在彼此都經歷了各種難以想像的艱辛際遇之後,巴奇終於回到了他身邊,還奇蹟般地懷上了他的孩子。

雖然那時還開著巴奇當媽媽的玩笑,但由於他們都是男的,所以史蒂夫想都沒想過,有一天巴奇真的會懷上自己的孩子,成為母親,而自己也將成為父親,就像誰也都沒能想到他們人生的經歷會如此曲折離奇。

轉眼間他們已經在瓦干達住了五個月,這期間的生活多虧了帝查拉的保護,所有人都過得相當安穩。

當然他們也不是白白接受帝查拉的保護,從史蒂夫到汪達,包括懷孕的巴奇在內所有人都是直屬於帝查拉的秘密特務,工作的報酬從吃住薪水到醫療保險都一應俱全。

由於帝查拉好意體貼巴奇的特殊狀況,所以巴奇目前並沒有什麼任務,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待在家裡,好好照顧自己,而這也是除了史蒂夫以外所有同伴都最關心的事。

盡管隨著巴奇的肚子逐漸隆起,巴奇的孕吐情況也逐漸穩定,但畢竟巴奇是以一個男人的身分懷上孩子,會有什麼突發的意外沒有人可以預測,所以他們都很小心地護著巴奇。

其中,理所當然地史蒂夫的過保護是最嚴重的,但盡管巴奇不斷抗議,他都沒有任何更改態度的想法。

因為他失去過一次,再也無法承受那種椎心之痛,無論如何,這一次史蒂夫發誓他絕對不會再鬆手,他一定會好好保護巴奇跟他肚子裡的寶物,再也不會讓他們受到任何一絲傷害。

在史蒂夫壓抑著內心的激動,輕輕吻上巴奇額頭時,巴奇的睫毛顫動了一下,接著慢慢地睜開了雙眼,上下緩緩眨動著。

「早安,巴奇。」

與巴奇惺忪的睡眼相對,史蒂夫滿臉笑容地對心愛的寶貝道早。

看著史蒂夫的笑容,巴奇也跟著露出了安穩放鬆的笑容,無意識地在史蒂夫胸前磨蹭著頭。

「……早安,史蒂夫。」

巴奇可愛的舉動以及那依然帶著濃濃睡意的鼻音讓史蒂夫臉上的笑容更盛了,忍住想把巴奇揉入懷中的衝動,史蒂夫一邊在巴奇的臉頰上輕輕一吻一邊說道:「還記得今天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重要的事……?」眨了眨眼,巴奇有些茫然地回問,然後在史蒂夫低頭吻上自己的左肩時睜大了雙眼,「啊!」

完全清醒過來的巴奇輕輕推開了史蒂夫,急問道:「現在幾點?」

「放輕鬆,」史蒂夫看了一眼床頭邊的鬧鐘,「現在才八點十分,還很早,慢慢梳洗,好好吃頓早餐再過去。」

「但我想快點裝上去。」

說著巴奇已經掀開被單一腳踏到了地板上,但立刻就被史蒂夫打橫抱了起來。

「我明白你很想馬上裝上,但還是先顧好自己的安全,還有好好用餐,攝取營養也是很重要的事。」

將一張臭臉的巴奇抱到浴室,並苦口婆心地叨念了幾句,史蒂夫才轉身離開浴室,到廚房去準備早餐。

忿忿不平地噘起了嘴,巴奇只能將內心對於史蒂夫過保護的舉動產生的不滿吞下肚,一邊大力刷著牙一邊在心底想著即將安裝上的左手。

巴奇新的左手前不久總算開發完成,在帝查拉的嚴格監督之下,經過反覆測試,終於要在今天正式安裝在巴奇身上。

只要順利安裝上去之後,原本因為少了一條手而生活不便的巴奇就能夠正常的活動。

目前為止由於巴奇少了一條手臂,又懷有身孕,以史蒂夫為首的同伴都對巴奇相當地過保護,就連身為女性的娜塔莎跟汪達也多方照顧巴奇,史蒂夫當然不用說了,簡直將巴奇當成什麼一碰就會碎掉的寶物般捧在手掌心愛護。

但巴奇本身並不喜歡這樣,他的確以男人之身懷上了史蒂夫的孩子,也的確缺少了一隻手,但那不代表他脆弱。

而且在史蒂夫每天熱心地照顧下,再加上孕吐期過後巴奇的食慾變得相當旺盛,導致他身上的肌肉正以肉眼可及的速度轉換成贅肉中,這讓巴奇升起了危機意識。

尤其是前不久,他在瓦干達的特務中心跟史蒂夫還有山姆他們一起用餐,被正好前來巡視,經過餐廳的帝查拉隨口問了一句,「是不是有點胖了?」時,他不知道內心遭受了多麼嚴重的打擊。

雖然史蒂夫以及其他同伴都幫巴奇解釋,也安慰巴奇說他一點都不胖,懷孕的情況下那樣是很正常的,但巴奇還是想要減肥。

於是巴奇開始主張要控制飲食,但史蒂夫堅持懷孕要一人吃兩人補,於是巴奇只好選擇運動,然而史蒂夫也擔心會傷到寶寶,更何況少了一條手臂要做鍛鍊也很困難,現實狀況逼得巴奇只好忍耐,將所有希望寄託在新的左手上。

等到裝上手臂之後他就能夠進行簡單的有氧運動,至少,史蒂夫就不會再那麼過保護了吧。

想著,巴奇臉上忍不住浮現起期待的表情。

 

 

*** *** ***

 

 

在享用了一頓史蒂夫細心烹煮的美味早點後,巴奇跟史蒂夫來到了他們在瓦干達的專屬醫院。

經過負責巴奇的主治醫師檢查過後,確認巴奇的身體狀況良好,腹中的胎兒也沒有問題之後,他們才將新的手臂安裝上去。

手術過程一切順利,在麻醉退去之後,巴奇立刻興奮地活動著自己的仿生手臂,腦海中甚至已經開始浮現起早就想要做的各種運動。

然而在觀察著巴奇的模樣,並大致瀏覽一遍血液報告之後,巴奇的主治醫師開口,嚴肅地提醒:「我要提醒巴恩斯先生,雖然你現在四肢健全,不過為了腹中胎兒著想,最好還是暫時不要進行激烈的運動。」

就像被潑了一盆冷水般,巴奇愣了好一會,才傻傻地發出一聲:「咦?」

看了一眼巴奇驚愕的表情,史蒂夫焦急地對醫師問道:「是不是寶寶有什麼問題?」

「不,目前的狀況都還算穩定,但畢竟巴恩斯先生是以男兒之身懷胎,子宮也不是天生的而是人為改造的,好不容易排斥反應才消退,要是有什麼意外狀況就不好了。」

「可是……」

巴奇還想說些什麼,但史蒂夫卻抓住了他的肩膀,正色道:「聽醫生的話,巴奇。」

「史蒂夫?」

這下完全出乎巴奇的預料之外,他原本以為在他裝了左手臂之後,就可以盡情活動,沒想到現在醫生卻跟他說不要運動,只是一直大吃又不運動,這樣一來等生完小孩他都不知道要胖成什麼樣了。

越想越不安,巴奇摸著自己隆起的肚子,低聲嘟噥著:「我想活動身體,史蒂夫……你看我都胖了……」

「哪有胖?你一點都不胖,巴奇。」史蒂夫相當意外地瞪大了雙眼,像是真的完全不覺得巴奇胖。

巴奇氣呼呼地指著自己,叫道:「你瞎了嗎?我明明就胖了那麼多!」

「巴奇?」史蒂夫歪著頭,像是哄小孩似的微笑道:「因為你懷孕了,肚子本來就會大。」

「不是!」巴奇幾乎要跳起來了,他當然知道懷孕會大肚子,他指的是自己身上的贅肉,不是肚子,「你沒看我的腿都浮腫了?都是你不讓我走路,成天把我抱來抱去的!」

「但是要是不小心摔著了怎麼辦?」

「我他媽不是三歲小孩!」

看著兩位準父母你一言我一句,主治醫師輕輕咳了一聲,將兩人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如果真的很想減肥,有一種運動,不用離開房間,在床上就可以進行,安全又能夠有效消耗卡路里,只不過必須請羅傑斯先生幫忙。」

雖然內心升起了不好的預感,巴奇還是鼓起勇氣開口問道:「什麼運動?」

「性交。」

一陣沉默之後,史蒂夫的臉紅得像番茄,而巴奇則是一陣紅一陣白。

看出巴奇只差一點就要出手掐住自己的脖子,醫師將雙手平舉在胸前,安撫著巴奇。

「請冷靜,我說的都是真的,巴恩斯先生,而且從你的特殊狀況,我判斷從體內吸收羅傑斯先生的精液有助於安胎。」

在現場再度陷入一陣沉默之後,醫師一本正經地對紅著臉渾身不自在的兩人問道:「恕我直問,你們在巴恩斯先生懷孕之後還有過性行為嗎?」

抓了抓後腦勺,史蒂夫看著巴奇緋紅的後頸,滿臉通紅的小聲回答:「沒有……」

「那麼,你們可以試試看。」滿臉笑容地說著,醫師下了驚人的結論。

跟巴奇面面相覷了許久,將手搭在巴奇微微顫抖的肩膀上,史蒂夫有些困惑卻難掩笑容地說道:「我知道了……我們回去會試試看的。」

 

 

 

 

 

 

 

 

 

TBC

 

 

___

 

 

也就是說……下一話是……?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