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16)

前面章節: (1)(2)(3)(4)(5)(6)(7)(8)(9)(10)(11)(12)(13)(14)(15)

感謝催文的大家~我真的沒忘記這篇,只是這篇寫的時候我個人心理蠻難受的(因為寫一篇文章的時候即使沒有寫出來的部分,在我的腦海中不只畫面連聲音都很清晰的,所以只能斷斷續續的寫,像HSH中斷也是因為腦中構思的後續部分太虐了才會一直卡(然後反動力就是一堆甜肉甜塗鴉的誕生XD

總之,來看巴奇的溫柔跟史蒂夫的覺悟。

 

___

 

 

回到了兩人的家門口,史蒂夫基於慣性地從褲子口袋裡取出鑰匙插入門把裡轉動,由於他的腦子沉溺於思考,所以並沒注意到身後盯著他看的那雙眼神中的擔憂。

就在史蒂夫打開門,讓巴奇先進去後,才剛關上門巴奇就伸出右手抓住了他還放在門把上的手,望著他有些驚訝地看向自己的藍眸,將從剛才就一直藏在心中的疑問對著史蒂夫問了出來。

「……發生什麼事了?」

巴奇輕聲問出的關心讓史蒂夫的驚訝很快轉變成為難,眼珠游移了一會後,最終還是在巴奇的凝視中與他互望。

看著巴奇那雙充滿著真切關懷的眼神,史蒂夫眉頭深鎖著,張開了嘴像似想說些什麼,卻又閉了起來。

他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好讓巴奇放寬心,然而卻又不知該從何說起,而且他自己也都還沒弄清楚布魯斯所說的『名為實驗的折磨』究竟是什麼。

從布魯斯說到那是巴奇不會想讓他知道的事,史蒂夫就足以推斷,那想必是非常難以想像的殘忍過往。

而布魯斯要他問清楚巴奇是否願意將他過去身上發生的事告訴自己,但現在的巴奇並沒有過去的記憶,那就意味著,為了徵得巴奇同意,史蒂夫首先必須得讓巴奇知道他的過去。

雖然剛才在史塔克大樓的時候史蒂夫一時激動,表示只要是巴奇的事,他就有那個責任、義務跟權利去知道。

然而現在看到了巴奇的臉,史蒂夫才想到,如果那件事以及回憶起過去會造成巴奇的痛苦,那麼,他是否還能夠繼續主張下去,自己想要知道巴奇過去發生的一切?

無論如何,對現在的史蒂夫來說,保護巴奇不再受到任何傷害才是他最應該做到的事,而不是為了想要知道巴奇所有的過去而傷害到他。

史蒂夫沉默無言的反應,及臉上的表情讓巴奇更加堅定自己的想法--肯定是在史蒂夫回史塔克大樓時發生了什麼事,從史蒂夫的反應來看,恐怕還是跟自己有關的事。

早在史蒂夫剛從史塔克大樓的大門走出來時,巴奇就立刻察覺到史蒂夫的不對勁。即使史蒂夫很刻意地想表現出一切都很好,但對巴奇來說只要是史蒂夫的事,哪怕只是些微的變化他都能馬上看出來。

更何況史蒂夫本來只是要去幫他拿回遺忘的手機,來回的時間卻顯得有些過長,所以巴奇根本不用細想,很快就大致推敲,肯定是史蒂夫在回去史塔克大樓時發生了什麼事,並且恐怕那件事還是自己有關,所以史蒂夫才會刻意裝成若無其事。

想到這裡,巴奇忍不住加強了抓住史蒂夫手腕的力道,小聲地嘟噥:「……不公平。」

「巴奇……?」

在史蒂夫訝異地低聲呼喚了自己後,巴奇抬起了頭,豎起了雙眉,「我說過以後不管有什麼狀況,即使只是一點小事我都會跟你說……」

盡管巴奇臉上故意做出生氣的表情,但他瞪視著史蒂夫的眼神中卻充滿了戲謔的溫柔與關懷。

「所以你也應該什麼都跟我說,不是嗎?」

巴奇的這句話雖輕柔,卻讓史蒂夫如雷貫耳,睜大了雙眼看著巴奇,遲遲說不出話來。

是啊,巴奇說的對極了,他們之間應該是對等的,憑什麼他要巴奇什麼都對他說,自己卻什麼都不肯對他說?這的確一點都不公平,也太看輕了巴奇。

「……抱歉,你說得對,巴奇……」然而即使心裡明白,關心則亂的史蒂夫還是無法下定決心,張開了嘴欲言又止地說道:「但是……」

「別再但是啦,」看著史蒂夫,巴奇伸出手指輕輕敲了敲自己的太陽穴,半開玩笑地笑道:「你知道我的記憶並不是很好,你再不快點說,只怕我又要忘記了。」

巴奇的笑容讓史蒂夫胸口一緊,眼眶又開始濕熱,反手握住巴奇的手,用力將他拉到了自己懷中。

他居然讓巴奇用自己殘缺的記憶開這種玩笑,他真的太糟糕了。

「我會跟你說的,巴奇……」緊抱住巴奇好一會,史蒂夫才忍住眼淚,下定決心低聲說道:「不過在那之前,有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你有耐心聽我說下去嗎?」

「那麼,我得先泡杯咖啡。」

看著巴奇笑著推開他後轉過身的背影,史蒂夫揪住了自己左胸的衣物,臉上滿是痛苦的神情。

接下來,他必須要把巴奇的過去告訴他,那些不只是那些布魯克林的單純時光、或是咆哮突擊隊時的軍中生活,還包括了他被控制為冬日士兵的過往。

也許,還會造成巴奇再一次的想起不堪回首的痛苦記憶。

史蒂夫現在腦海中仍會不時響起巴奇那晚淒厲的慘叫聲,如果可以,他真的不願意讓巴奇去碰觸到那些可怕的回憶。

然而,雖然他曾自私天真地想過,如果巴奇永遠想不起來,想不起他曾受過的苦難折磨,還有那些被迫進行的殺戮,那樣也很好,但他其實很清楚他不可能永遠瞞著巴奇。

史蒂夫比誰都了解,當眼前有兩條道路,一條走向虛假的幸福,一條邁向殘酷的真實,不管是他或者巴奇,即使曾經迷惑於短暫的安穩,但他們最後會選擇的,一直都是動盪的真實。

因此這一刻終歸會來臨,他要做的,就是盡可能不涉入太多激動的個人情緒,平靜地將他們的過去,慢慢地告訴巴奇。

即使,他曉得,這將會是一場無比艱辛的任務。

 

 

*** *** ***

 

 

嘩啦啦的吵雜水聲在悶熱潮濕的浴室裡顯得格外響亮,蓋過了所有的聲響。

從頭上往下流過的水使得巴奇的視界帶點模糊的透明感,為了看清楚近在眼前的史蒂夫,他眨了眨眼,但視線才剛清晰,馬上就被上方蓮蓬頭撒下的熱水再度蓋過。

被熱水打濕的睫毛下,從巴奇眼中不斷滑落的透明液體看起來就像是淚水,讓史蒂夫心中泛起了難以言喻的感情,忍不住放慢了動作,垂下了眉毛,伸手捧住巴奇的臉,輕聲安慰。

「別哭,巴奇。」

「……我沒哭,這是水。」巴奇用右手環住了史蒂夫的肩背,讓原本就貼在一起的兩人更加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左手輕輕撫摸上史蒂夫的臉頰,大拇指在他的眼下摩娑著,「你才像在哭的樣子。」

「……也許吧。」

沒想到史蒂夫會大方地點頭,巴奇有些意外地瞪大了雙眼,然後在史蒂夫吻上自己的唇時,緩緩閉上了眼睛。

巴奇現在正被史蒂夫壓在浴室的牆面上,臀部被史蒂夫的大手托著,修長結實的雙腿纏在史蒂夫的腰間,而史蒂夫的慾望正深深埋在他的體內。

蓮蓬頭不斷在兩人的頭上灑落著溫熱的水柱,大量的水順著肌膚的線條,滑過兩人的頭髮、臉龐、肩膀、胸腹,以及結合在一起的下身後落到了磁磚地面上。

不停流動噴濺的大量熱水讓浴室瀰漫著霧氣,潮濕、悶熱,讓人難以呼吸。

然而他們兩人卻毫不在意,只是在濕熱的裊裊蒸氣以及不斷灑落的熱水中,熱烈地吻著彼此。

剛才,史蒂夫跟巴奇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邊酌飲著巴奇沖泡的熱咖啡,一邊將他們過去所發生過的事,一五一十毫不隱瞞地對著巴奇慢慢地說了出來,從他們的相遇,一直講到七十多年後的再會。

而對於巴奇曾經被九頭蛇俘虜改造的過往,史蒂夫只將他所知道的部分,也就是冬兵檔案中所記載的部分說出來。然後,觀察著巴奇的狀況,才將他在布魯斯那裡聽到的也說了出來。

在史蒂夫壓抑著各種複雜的感情盡可能平靜地說完後,巴奇臉上的表情出乎意料的安穩,喝了一口咖啡後,小聲地嘆道:「……這就像是一個神奇的故事。」

「我也很希望這只是個故事,但並不是……我剛剛說的,都是你確實曾發生過的,該死的九頭蛇抓走了你……控制了你……還……還對你……」

「放輕鬆,史蒂夫……」看到史蒂夫越說越激動,巴奇將手中的咖啡杯放到桌上,把手覆在史蒂夫握在膝蓋的拳頭上,「其實我大概知道,我做過什麼……在夢中我曾經看到我自己滿手的鮮血,所以現在你跟我說了那些過去,我心裡並不驚訝……」

在史蒂夫訝異跟感同身受的注視中,巴奇低垂著頭,沉默了許久。

「所以你想知道……他們對我做了什麼……『名為實驗的折磨』?」

反手握住了巴奇的手,史蒂夫認真地點頭,「……我很想知道,巴奇……不過如果你不想讓我知道……我也不會勉強你。」

「我有個條件,」低頭思考了一會後,巴奇抬起頭,堅定地望向史蒂夫,「我也要跟你一起,去知道那些九頭蛇究竟在我身上做了什麼實驗。」

「不,巴奇……!」史蒂夫反應相當大地提高了音量,「我不知道……那很可能是無法想像的殘忍……要是你又因此再度引發……」

但巴奇只是輕輕搖了搖頭。

「那是我自己的過去,我比誰都有那個權利知道。」說著,巴奇臉上浮現出了輕輕的微笑,「而且你那麼愛哭,如果我沒在你旁邊陪你一起,你搞不好會哭得眼睛都融化了。」

巴奇後面的話,以及眼神中的溫柔關懷,讓史蒂夫立刻明白巴奇的目的,其實就只是為了陪著自己,為了不讓自己獨自面對那難以想像的巴奇被折磨的過去。

明明直接接觸那個可怕的過去,受到傷害最深的肯定還是巴奇自己,他卻義無反顧。

感動得說不出任何話來,史蒂夫只能顫抖著雙手,將巴奇緊緊擁入懷中。

在史蒂夫抱著巴奇,各懷心事地靜靜待了一會後,巴奇提出想要一起洗個澡,盡管察覺到了巴奇的意思,但史蒂夫還是在猶豫了一會,決定順了巴奇的意思。

果然,進入浴室後沒多久,他們就在巴奇的要求下,結合在了一起。

明知失去了痛覺的巴奇不會感到任何快感,他們之間的性行為只會讓史蒂夫一個人感到快樂,但他還是順著本能,以及巴奇的邀請,進入了他。

只因為巴奇輕輕地笑著對他說,他想要從內部感覺他的存在。

巴奇的笑容是那麼輕,那麼豁達,就像放棄了什麼似的,這讓史蒂夫心裡很是難受,他抱著巴奇,一點一點地,將內心深處對自己的懊惱說了出來。

「對不起,巴奇……自從你再次回到我身邊之後,我總是動不動就像個孩子般哭得不停……我害怕再次失去你……由於太害怕,我反而忘了最重要的事,並不是我的恐懼或創傷,而是你。」

低下了頭,史蒂夫意圖保持平靜,但語氣卻開始帶著哽咽,「明明你才是那個受創傷最多、最有資格哭泣的……」

巴奇搖了搖頭,咬了一下史蒂夫的鼻子,讓他抬起頭看向自己。

「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那麼愛哭了……也許是因為,我忘了疼痛,也忘了怎麼哭……還好有你幫我保留著我的記憶……你代替了我承受我的痛苦,謝謝你,史蒂夫……」

輕輕將自己的額頭靠到了史蒂夫的額頭上,巴奇臉上露出了微笑,閃動的眼中不斷滑落透明的液體,「原來你的眼淚是兩人份的,所以你才會那麼愛哭。」

史蒂夫瞪大了雙眼,一開始還勉強牽起了嘴角,但在巴奇微笑著的凝視下,史蒂夫再也忍不住,就像真的要代替巴奇哭泣般,痛哭失聲。

巴奇居然說了謝謝,在遭受到命運對他可怕的殘忍對待後,他居然還能對他說出那樣的話,史蒂夫不知道自己還能對這樣溫柔的巴奇做些什麼,他只能任由自己激盪的情緒猶如鋪天蓋地般地從酸疼的胸中宣洩而出。

感受著懷中的溫暖,史蒂夫在心中下定決心,如果真的可以讓巴奇從此只有笑容,他會一直哭下去;如果真的可以讓巴奇從此不再受到傷害,那麼,他願意代替巴奇承受所有一切的痛楚。

占據史蒂夫腦海裡的,只有這樣的想法。

 

 

*** *** ***

 

 

兩天後,史蒂夫跟巴奇一起來到了位於史塔克大樓裡的布魯斯的研究室。

「你們果然一起來了。」布魯斯的臉上帶著某種近似苦笑的表情,「雖然我沒想到會這麼快。」

「越快越好,我不是個很有耐心的人。」巴奇笑著,並用大拇指指向身旁的史蒂夫,「還有這傢伙其實也是。」

站在布魯斯身旁的東尼提出了意見,「真的要看?要不要先給隊長買心臟病的保險?」

一反常態地沒有輕斥東尼,布魯斯只是看向史蒂夫跟巴奇,正色道:「……雖然我很想說那是東尼亂開的玩笑……但是我必須提醒你們,必須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

將手放在嘴上,想起了那些畫面跟聲音,布魯斯有些顫抖地低語:「那不是……不是正常人能承受的……而且你們是當事人……我完全不敢想像你們看到的話……」

布魯斯異樣的表現讓巴奇收起了笑容,而史蒂夫本就凝重的表情更加地沉重。

與史蒂夫互望一眼後,巴奇問道:「……看到?」

扶了扶眼鏡,將視線在巴奇跟史蒂夫之間交替,布魯斯思考著該怎麼說明,「你們……史蒂夫應該還記得,詹姆斯最後一次跟娜塔莎一起出的那次任務吧?」

在史蒂夫點了點頭後,布魯斯才繼續說道:「那時候,從九頭蛇的舊基地中所取得的,就是關於冬兵的實驗資料……所以才能利用詹姆斯的指紋進入……」

「實驗資料……」

看著眼前的兩人,布魯斯做了個深呼吸之後,決定直接了當地將他們想知道的真相說出口:「……不施以麻醉,用各種方法去刺激大腦及脊髓神經,以便找出關於痛覺控制神經的活體實驗影片記錄。」

說完,看著一臉震驚的史蒂夫跟巴奇好一會,布魯斯才低聲問道:「……你們是真的想看到關於他們在詹姆斯身上所作的殘忍實驗嗎?」

 

 

 

 

 

 

 

 

 

 

 

TBC

 

___

 

 

只有一起經歷過巴奇的創傷他們才能真正共同越過最大的那道坎

只要他們在一起,就是兩人份的眼淚、兩人份的笑容,兩人份的希望

 

 

 

只是隊長大概會先哭死(

 

0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