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at Me Please

三日不食肉便覺面目可憎()他們的生活還要再走心一陣子,再不產點肉我覺得我會餓死(

這篇塗鴉的後續?,獅盾X小浣熊冬的第二次初夜,被大盾帶回身邊的冬冬記憶尚未完全恢復,以為大盾望著自己的熱烈眼神是想吃自己,於是就將自己脫光洗淨躺在床上等著大盾吃他,當然大盾的想吃是另一種意義的想吃,於是冬冬就被吃乾抹淨了(

傻白甜但是五分熟(?)的擬動物化肉,能吃的再看吧

___

 

 

史蒂夫從來沒想過,有一天當他回到自己的房間時,會看到自己最要好的摯友巴奇,全裸著坐在床上等著他。

由於緊張,巴奇下意識地將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抱在胸前,掩飾自己因有些恐懼而顫抖的身軀,以及光裸的肉體,眨著濕潤的眼睛,望著呆立在床前目瞪口呆的史蒂夫。

「史蒂夫……不用客氣……把我吃了……」

看著半躺半坐在床上,全身微微顫抖著的巴奇蠕動著紅潤的嘴唇小聲吐出的話語,史蒂夫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跟耳朵,像隻傻獅子般僵直了許久才張開乾啞的喉嚨,低喚著眼前那突然送上門的美食。

「……巴奇……?」

巴奇笑了笑,「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吃我……沒關係,我不怕痛也不怕死……能被你吃掉是我最棒的結局了。」

「你不會死的,巴奇!」巴奇的話讓史蒂夫內心又驚又痛,握緊了拳頭激動地喊著:「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就會活得好好的!」

「可是……你不是想吃我?」史蒂夫的激動模樣讓巴奇有些疑惑地歪著腦袋,一邊回想著他所觀察到的史蒂夫每次看著自己時眼中難以掩飾的慾望,輕聲說道:「你看著我的眼神總是那麼熱烈,我知道那種眼神,你很想要吃掉我,但是一直在忍耐……」

自身所想要隱藏的情慾被他所暗戀的本人當面捅了出來,史蒂夫整張臉都紅了起來。

「……我的確想要你,但……」頓了一下,史蒂夫有些猶豫要不要對記憶尚未完全恢復的巴奇說出實情--他的確想吃巴奇想瘋了,但並非補食,而是性方面意義的吃。

事實上,身為雄獅的史蒂夫跟身為小浣熊的巴奇原本是一對跨越種族、性別跟體型的愛侶,在因九頭蛇的陰謀而被迫分離前,他們曾經非常相愛,所以當然也有肉體上的關係。

因為愛情,盡管兩人體型相差甚距,而且史蒂夫性器還長著倒刺,就算前戲做得再足、進入的時候再小心翼翼每次做愛時還是都會讓巴奇感到疼痛、甚至流血。

盡管如此,巴奇卻總是含著淚眼微笑著,敞開雙手用他那顫抖著的小小軀體熱情地迎接史蒂夫。

面對這樣不顧一切全心愛著自己的巴奇,史蒂夫能回報的,就是用同等的愛情以及包括自身生命在內的所有一切,去愛著他。

然而現在的巴奇並沒有完整的記憶,他只知道他們是摯友,卻不記得他們之間相愛的過往,所以就算史蒂夫再怎麼渴望,他也總在心中告誡自己,直到巴奇想起他們之間的愛,並願意打從心底接納自己前,他都絕不能、也不應該對巴奇出手。

不過即使理性上明白,史蒂夫內心對巴奇強烈的感情還是壓抑不住,不管是誰都能察覺得到史蒂夫看著巴奇的眼神中那無法抑止地流露出的渴望,當然更不用說被那樣的眼神凝視著的巴奇本人了。

察覺到史蒂夫一直都用那樣炙熱的眼神注視著自己,卻又總是迴避著時,巴奇剛開始有些驚訝,但很快就有所覺悟,畢竟大自然的食物鏈中,身為獅子的史蒂夫會對身為小浣熊的巴奇產生食慾是非常天經地義的自然法則。

對巴奇來說,雖是非自願,但曾經在九頭蛇控制下進行了無數殺戮的自己,唯一讓他不以死謝罪的原因就只有史蒂夫,而要是史蒂夫想吃他卻壓抑著自己,那麼他會毫不猶豫地將自己送到史蒂夫的面前。

可惜巴奇弄錯了,如果現在的巴奇能夠想起來,那麼他就會明白,史蒂夫的確會對他產生慾望,但那份伴隨著愛情、親情、友情跟原始本能的慾望從來都不是食慾,而是赤裸裸的性慾。

而史蒂夫所一直克制忍耐著的那份情慾,如今正被喚醒。

盡管並非發情期,但近距離之下,摯愛全裸躺在床上,還顫抖著低語要自己吃了他,史蒂夫實在很難克制下半身不起反應。更何況當看到了巴奇很快也發現了自己下半身的異狀,並眨了眨眼,露出驚訝的表情時的可愛模樣,史蒂夫幾乎硬得發疼。

「……你怎麼……」面對好友在自己面前勃起的狀況,巴奇臉紅了起來,盯著史蒂夫股間那根幾乎都快跟自己的手臂一樣粗長的性器,訝異地喃喃低語,「而且好大……」

事到如今,史蒂夫也不打算再壓抑了,他在巴奇疑惑的眼神中無言地走了過去,坐到了巴奇身旁後抓住他那蓬鬆的大尾巴。

「啊!」

敏感的尾巴被史蒂夫有力的大手抓住的刺激讓巴奇渾身顫慄,才剛不知所措地叫了一聲,史蒂夫就已經將他提了起來,並抱在懷中。

「……巴奇……」撫摸著懷中巴奇顫抖著的溫熱軀體,史蒂夫輕咬著巴奇的耳朵,低聲問道:「你想讓我吃掉嗎?」

耳邊響起的溫柔低語以及全身被厚實的大毛掌暖乎乎地包裹著的感覺,讓巴奇感受到了想哭的安全感,如果能就這樣被史蒂夫吃掉,一定會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事了,想著,巴奇輕輕點了點頭。

「嗯……不用客氣,能讓你吃掉就是我最好的結局……」

巴奇對自己的奉獻精神讓史蒂夫感動之餘也不免心疼,甚至有些生氣,他的巴奇對自己的生命看得實在太輕了,什麼叫做最好的結局?巴奇明明值得更好的,就算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都不夠彌補巴奇過去所受的苦難。

於是,史蒂夫想,他有必要讓巴奇知道,這是界上還有比被他吃掉更好的結局--比如說,被他操到昏過去之類的。

「……那……我會好好品嘗……」

一邊在心裡想著,史蒂夫低下頭,用貓科動物特有的粗糙肉舌舔過巴奇的頸項,並將手滑進了巴奇的股間,在皺褶處徘徊,直到感覺抽搐著的入口處有些軟化,他才將手指小心翼翼地刺了進去。

「嗯、啊……」

異物侵入並在緊小的秘部內蠕動的奇妙感覺讓巴奇身子一顫,仰起了頭,嘆出一聲帶著甜蜜的呻吟。

「痛嗎?」一邊咬著巴奇的耳朵,史蒂夫一邊低聲問道。

「不會……只是……啊……好奇怪的感覺……」

雖然不曉得為什麼史蒂夫沒有一口吃掉自己,而是用手指在自己屁股裡面攪動、抽送,在戳到某些點的時候還弄得他怪舒服的,但是巴奇只是縮起了身體,任由史蒂夫對他做出他從未體會過的行為。

看著小小的巴奇紅著臉在自己懷中顫抖的模樣,史蒂夫再也忍不下去,匆匆做好了擴張就抽出了手指,兩手抓住了巴奇的腰,讓他的身體浮空。

「可能會有一點痛……忍耐一下……巴奇……」

終於要被吃了嗎?看著史蒂夫微笑的嘴裡白森森的利牙,在心中做好覺悟的巴奇點了點頭,有些緊張地閉上了雙眼,等待接下來的衝擊。

然而出乎巴奇意料的是,衝擊來自於下體,而且異常的強烈。

史蒂夫堅定地抓著巴奇的腰,將他股縫間那處小小的肉洞壓往自己碩大的粗熱陰莖上,然後,猛地一頂,用自身的欲望破開了巴奇。

「啊……!」

被史蒂夫侵入的瞬間,巴奇只感到了從下身傳來了彷彿被燒熱的巨大鐵棒貫穿的劇痛,跟史蒂夫相比小小的身子繃得像一隻拉滿的弓,眼淚從瞪大的雙眼中滴落,張口卻連尖叫都喊不出聲,剛才還因快感而有些勃起的陰莖馬上軟了下來,全身都在顫抖。

「嗚……啊……」

這簡直比被子彈射穿還疼痛。睜著模糊的淚眼,巴奇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被史蒂夫的陰莖撐滿到幾乎突出的小腹,忍不住哭了出來,倒不是因為痛或是害怕,而是某種連他自己都不明瞭的複雜情緒,從他的身體內側湧上並從眼中滿溢而出。

巴奇覺得好熱好熱……不管是被史蒂夫塞滿的下體,還是被他緊緊擁抱著的整個身軀,直到現在,他才終於意識到原來史蒂夫並不是要吃他,而是想幹他。

在完全將自身埋入後,史蒂夫可以清楚看見巴奇吞下並吃進自己整根雄偉性器的紅腫小洞被撐得幾乎像要裂開似地,在史蒂夫緩緩抽出時,隨著巴奇無法壓抑的的顫抖呻吟,有血絲從兩人緊密結合的部位流出,沾染了史蒂夫的分身及兩人的股間。

「很疼嗎……?」

鮮血的氣味及怵目驚心的血紅讓史蒂夫稍微恢復了理智,即使內心很清楚自己問的是廢話,史蒂夫還是忍著本能,低聲問著,並心疼地用手輕輕撫摸著巴奇痙攣的腰。

「……嗯……有一點……」

急促地喘息著,巴奇做了幾個深呼吸後,轉過頭看向史蒂夫,勉強在臉上擠出笑容,然而雙眸中不斷滑落的淚水卻很清楚地在譴責史蒂夫的良心。

同時,卻也引發出更深沉且強烈的情潮跟愛欲。

「我可以動嗎……?」史蒂夫低聲問著,在看到巴奇點頭後,他輕柔舔去了從巴奇眼角滑落的淚水,然後抱緊了巴奇的腰,慢慢地在他緊窄狹小的體內進出。

「嗚……嗯……」

在史蒂夫的抽插下,伴隨著血液,堅挺粗長的火熱在柔軟而脆弱的腸道內摩擦而過的刺激讓巴奇疼得直發抖,但他只是咬緊了牙關,將所有痛呼都咬在嘴裡。

一面緩緩在巴奇體內進出,史蒂夫為了讓巴奇也感到快樂,或至少不那麼痛苦,一手握住了巴奇疲軟的性器溫柔地套弄,另一手則在巴奇敏感的胸前撫摸,挑弄著左右兩旁微微凸起的肉粒。

「啊……唔……啊……」

或許是史蒂夫的攻勢奏效,亦或是巴奇的肉體慢慢想起了被侵犯的歡愉,巴奇的呻吟不再只是痛楚而已,開始混著甜蜜的喘息。

「……好棒……嗯啊……」

在史蒂夫的抽插下,從原本只有酸脹疼痛的甬道內,陌生卻又熟悉的酥麻快感逐漸在體內擴散開來,瀰漫著身心內外的激情使得巴奇忍不住揪緊了史蒂夫環繞著自己的雙臂,高高地仰起頭,與低下頭的史蒂夫接吻。

上下的嘴同時承受著史蒂夫的吻以及肉棒的穿刺,明明很痛,卻也很舒服,巴奇毛茸茸的大尾巴因強烈的快感而顫抖著,隨著上下激烈的搖晃無意識地拍打著史蒂夫的肚子。

「舒服嗎……?」

就算巴奇沒有點頭,從夾緊自己的溫熱肉穴中,史蒂夫也可以清楚感受到懷中人的變化,確認巴奇也一同感受到了性愛的愉悅,史蒂夫鬆了一口氣,更加放心大膽地加快了進出的速度及力道,猛烈地頂撞著巴奇小小的身軀。

「嗯……哈啊……史蒂……夫……」被史蒂夫操得又痛又爽的巴奇已經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語,只能胡亂地點著頭,嗚咽著呢喃,「嗚……啊……怎麼辦……我覺得……啊、啊……我好幸福……」

被大力搖晃著的巴奇在快感下混著呻吟喘息輕訴著的低語讓史蒂夫滿心歡喜,更加瘋狂地操進巴奇的身體裡,並在他的耳邊輕聲細語:「我也是……巴奇……我也是……」

每一次史蒂夫都像是要頂穿巴奇似的,往上重重插入,在逼出巴奇的哭喊後,又抽出,就這樣不斷重複著,直到將精液解放在巴奇那被自己操得柔軟濕熱的腸道內為止。

在史蒂夫抽出自身後,他抓起了巴奇的大腿往兩旁打開,看著混著鮮血的白濁從巴奇小小的紅腫肉穴中緩緩流出的景象,溫柔地低聲問道:「你還想著要被我吃掉嗎?」

史蒂夫近乎下流的舉動所帶來的羞恥跟高潮的餘韻使得巴奇全身的肌膚都泛著紅潮,抬起濕漉漉的碧眼看向史蒂夫,顫聲低語:「……這種吃法的話……我想每天都被你吃……」

先是一愣,看著巴奇將手伸到自己的小腹上後露出了恍惚的表情,史蒂夫輕輕笑了起來,眼中閃過狩獵者特有的猙獰眼神。

「放心……巴奇……從現在開始,我每天都會把你吃得乾乾淨淨……你說好嗎?」

在內心想像著每天都被史蒂夫『吃』的自己,巴奇忍不住感到甜美的顫慄從下身竄上,因狂喜及期待而哽咽出聲。

「嗯……」

在史蒂夫再度插入時,巴奇只是輕輕地,低吟出一聲幸福的嘆息。

 

 

 

 

 

 

 

 

___

 

於是巴奇從此就過著每天都要被史蒂夫吃的性福生活,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動物的世界多美好啊,說上就上單純不揪結(毆爛

最後蓋上一張塗鴉結束這一回合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