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他們的生活 (5)

前面章節:(1)(2)(3)(4)

謝謝大家上一話的選擇,送上正確解答,還有我是壞阿姨(?

先警告,本話巴奇被史蒂夫弄哭得很慘(心理層面上的(史蒂夫不是有意的,但他大意了(

其實沒什麼肉(對我來說沒實質插入的都不算肉XD)什麼樣的盾冬都能吃再看吧

___

 

 

胸間像是烈火燃燒,燒得史蒂夫的視界彷彿被染上一整片深紅,那張原本俊秀的臉龐因內心極力的忍耐及掙扎而痛苦扭曲。

巴奇從未看過史蒂夫這種模樣,他在巴奇面前總是很溫柔,甚至可以說是有些過於小心地在照護他,所以這樣陌生的史蒂夫讓巴奇心中有些不知所措,但他並沒有逃開,只是睜著一雙搖曳著不安與信賴的灰綠與史蒂夫相望。

他不害怕史蒂夫會傷害他,或者,正確來說,因為他明白史蒂夫現在是什麼狀況,因此無論史蒂夫因Alpha的本能而對他做出任何行為,他都會心甘情願承受。

因為在巴奇長期被凌虐的過程中,他的腦中被洗腦的意識讓他認為Omega就是要被Alpha使用的,而且對自己這個瘦弱無力的Omega來說,肉體是他少數能回報給史蒂夫的。

盡管他自知自己這副未成熟、連初次的熱潮期都沒迎接過的身體,要承受眼前這個比常人健壯許多的Alpha,是件想必很困難的事。

大概會有一點痛,看著史蒂夫高大的身形,巴奇在心中默默地想著,應該還會流血,但是為了史蒂夫,他會忍耐,更何況他早就習慣了肉體的傷痛,再怎麼樣的痛苦,咬緊牙關忍一忍總會過去的。

對心中早就做好覺悟的巴奇來說,他更擔心的是史蒂夫正在流血的右手背,因此他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往史蒂夫那裡跨了一步,並輕聲呼喚著他。

「你受傷了,史蒂夫……」

將注意力放在了史蒂夫右手上的巴奇並不曉得此時的史蒂夫內心的自我鬥爭有多麼的激烈,以及,他凝視著自己的眼神中隱含了多少複雜且深沉的情愫正在劇烈變換著。

盡管或多或少有所推測,然而當剛才隔著門板聽到巴奇親口透露出他曾經被上一個主人施以性的虐待,史蒂夫本就因情慾的動物本能而有些混亂的腦袋剎時間轟地一聲,鏡中所映照出來的自己染滿情潮的臉,就像是他想像中傷害巴奇的醜惡Alpha,是那麼可憎、可恨。

當史蒂夫回過神來時,他已經一拳打在鏡中的他自己--一個發情的Alpha--臉上,由於用盡了全力,所以鏡子應聲碎裂,也割傷了他的手。

右手上被玻璃碎片割傷的傷痛,完全無法制止史蒂夫打從心底深處湧上的怒火及慾望,不如說濕漉的血腥味反而更加刺激著他身為一個Alpha的本能。

一種非人、且源於獸性的原始本能。

當巴奇伸出了他那瘦小的右手,想要關心史蒂夫的傷勢時,終於失去理智的史蒂夫,用他那血淋淋的右手,一把抓住了巴奇的手腕將他擁入懷中。

「嗚!」

由於史蒂夫的力道太過強大,巴奇等於是正面撞上了史蒂夫的胸膛,讓他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沉悶的呻吟,而接下來史蒂夫用雙手抱起了巴奇的雙腿讓自己卡入其中,並將他壓到了牆面上。

「……那個禽獸都對你做了什麼……?只是……用你的嘴……?」

彎腰低頭望著巴奇,史蒂夫低沉著因情慾而顫動的沙啞嗓音,雙手捧著巴奇的臉,兩隻手的大拇指輕輕摩娑著巴奇柔軟溫熱的唇瓣,右手的血液在巴奇的臉頰及唇上留下了鮮紅的痕跡。

然而巴奇嘴唇的紅並不比鮮血遜色,明明沒有塗抹任何化妝品,巴奇的唇瓣卻相當紅潤,微微敞開並顫抖著的模樣,是那麼鮮紅欲滴,彷彿在引誘史蒂夫去一親芳澤。

史蒂夫閃動著情慾的眼神及帶著性暗示的觸摸讓巴奇感到一陣悸動,而且下身緊貼過來的火熱硬挺隨著史蒂夫的呼吸及有意無意的磨蹭,帶給了巴奇奇妙的麻癢感受,讓他無法不低喘出聲。

燥熱的陌生情潮從身體內側湧上,染紅了他的臉頰,他幾乎費盡了全部心力,才能勉強喘息著小聲地回答史蒂夫的疑問。

「……我……我那裡太小了,所以他進不來……每次都只能用我的嘴……」

但還沒說完,巴奇的話就全被史蒂夫堵在了口腔內。

嘴裡被濕熱的舌頭侵入的感覺讓巴奇先是睜大了雙眼,接著輕輕閉了起來,顫抖的雙手擁抱著史蒂夫寬大的背,放任史蒂夫對自己的掠奪。

也就是說,那個該死的王八蛋果然不只打罵虐待,還曾經試著要強姦一個肉體上未成熟的、營養不良的Omega……他的巴奇。

而且照巴奇所說的話,那傢伙還不只一次強迫巴奇替他口淫。對這麼瘦小的孩子,怎麼下得了手?

整顆心都被強烈的憤怒及嫉妒燒灼著,史蒂夫忘了自己現在的行為也算是在傷害巴奇,唯一的不同,就是巴奇是打從心底願意。

原來,這就是跟喜歡的人接吻的感覺,雖然被吻得有些呼吸困難,但巴奇覺得內心暖暖癢癢的,而且兩人貼合一起的下身熱得他渾身酥麻,強大Alpha氣息幾乎將他整個人都包圍著。

隨著布料撕裂開來的聲響,巴奇感到身上的衣服被扯了開來,身體不免一震,有些緊張地睜開了眼。

當他望進了那雙近在眼前,充滿著憐惜、愛欲、歉疚、憤恨、不甘、忌妒等等難以釐情的複雜感情的深沉藍眸中所匯聚的淚水時,巴奇的心臟猛地一緊。

他感覺得出來,這個Alpha是真心的愛著自己。

「巴奇……巴奇……」

認知道這一點的同時,巴奇的耳邊傳來了史蒂夫包含著情慾跟愛憐以及複雜情感的低聲呼喚,就從這一刻起,這個瘦小的Omega再也毫無畏懼,心甘情願地將自己完全委身於幾乎能將他完全擁抱在懷中的高大Alpha。

巴奇順從地癱軟著身軀,背部靠在牆上,等待著史蒂夫接下來的行為。

然而出乎巴奇意料的是,史蒂夫並沒有插入他的小穴裡,而是抱起他的雙腿,並將高聳碩大的性器抵在他雙腿及股間的縫隙間,又粗又紅的肉棒卡入了自己白嫩纖細的大腿間的景象讓巴奇一陣顫慄。

「啊……」

巴奇才剛喘了一口氣,史蒂夫就夾緊了他的雙腿,開始在他的腿間抽插。

看著在自己夾緊的大腿根部縫隙間進進出出的陰莖,視覺上的刺激以及自身幼小的性器在摩擦下的勃起都讓巴奇興奮得脹紅了臉,每次史蒂夫的陰莖摩擦過會陰處時,巴奇下體那處小小的洞口就會不由自主地抽搐著,小腹內也生起了莫名的酸疼感,這些都是他第一次體會到的感受,讓巴奇渾身都因難耐的陌生快感而顫抖。

巴奇很想跟史蒂夫說你可以用我下面,但是每當他想到可以開口時,史蒂夫就低頭吻住了他,舌頭一直在巴奇的嘴中舔舐著,讓他難以呼吸。

於是迷迷糊糊間,史蒂夫就這麼在巴奇的大腿間快速抽插著,直到高潮來臨。

在高潮的激情之下,巴奇的嘴唇被史蒂夫的蠻力弄破,在口腔內嚐到了血味的瞬間,史蒂夫的腦袋忽然一片清明。回復了理智的他驚愕地往下看,胸口劇烈起伏著的巴奇那張小小的唇瓣又紅又腫,還淌著鮮血,那雙總是濕潤的眼眶中盈滿了淚水,他的衣物早被史蒂夫扯得亂七八糟,而他的下身--

戰戰兢兢地將視線往下移,當史蒂夫看到了巴奇雙腿間的慘狀時,他幾乎要被心疼跟愧疚給淹沒。

或許是基於某種不願傷害巴奇的本能凌駕於Alpha的性衝動本能之上,讓他並沒有真正撕裂巴奇,但史蒂夫還是傷了巴奇,他原本白皙的大腿內側都被摩擦得一片緋紅,還沾染了白濁的精液,而巴奇眼中的淚水更是讓他看上去充滿了犯罪的色情感。

該死的,史蒂夫不斷在心中痛斥自己,他怎麼可以這麼做!他怎麼能夠放任自己的慾望及本能的性衝動去傷害巴奇,而且……看到巴奇被自己傷害的模樣,他不但沒有失去欲望,才剛解放過的性器又再度勃起,甚至硬得發疼,這樣的他還有什麼資格罵巴奇的前一個主人?發情中的Alpha也不就是個禽獸罷了。

內心自責又痛苦的史蒂夫為了不再讓自己傷到巴奇,決定讓他遠離自己,於是史蒂夫突然一個打橫將巴奇抱了起來,快步走到了巴奇的房裡,輕輕將他放到床上後在巴奇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前就轉身走出房門,將巴奇鎖在了房間內。

「史蒂夫……?」

原本以為史蒂夫將自己抱到床上是為了真正與自己結合的巴奇其實內心很歡喜,然而史蒂夫鎖上了房門的聲音卻讓巴奇原本興奮期待的心情瞬間盪至谷底。

「……別擔心,巴奇……你在房裡等一下,等我的熱潮過去……」

史蒂夫的話勾起了巴奇內心深處的不安,他面露驚惶的神色,爬下床,來到門前試著轉動門把,當巴奇發現門轉不開時,他心中的惶然升格成了恐慌。

「史蒂夫……開門好嗎……?」巴奇顫抖著右手抵在門板上,另一隻手轉動著門把,帶著哽咽哀求著。

然而正在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情慾,以及打算跟東尼連絡請他帶Alpha抑制劑過來的史蒂夫並沒有注意到巴奇的不對勁,隨著門把怎麼也轉不開,巴奇的反應也越來越激烈。

「不……不要!史蒂夫……!求你別那麼做……別把我鎖在這裡……求你……」拼命轉動著門把,巴奇像是受困的野獸般大力拍打、到最後跪倒在地十指搔抓著房門,大聲地哭喊著:「拜託……放我出去!救……救救我……史蒂夫……嗚嗚……求求你……!」

如果只是關著,巴奇可以自己轉開門把開門的情況下,他還不會那麼害怕,然而巴奇剛才發現自己轉不動門把時,被鎖在無法憑著自己的力量離開的密閉空間裡的狀況引發了巴奇心底深處最大的恐懼。

那是深深烙印在腦海中,被活埋在黑暗冰冷又狹窄的棺木裡,怎麼叫喚怎麼掙扎都沒人回應的恐怖記憶。

雖然因為缺氧、打擊再加上為了保護自己,所以巴奇的腦子自動將他被活埋時那段極期痛苦的回憶遺忘,但他只要發現自己被鎖在密閉空間裡,就會因可怕的回憶而陷入恐慌。

這也是他的前主人只是將他『放』在儲藏室,而不是『鎖』在儲藏室的原因。因為他曾經被前主人以懲罰為由鎖進衣櫃裡,之後巴奇因極度恐慌而失去了記憶,但那種恐懼反而更加深植在巴奇的腦海深處,導致巴奇被鎖在密閉空間時就會陷入近乎歇斯底里的狀態。

然而不幸的是史蒂夫並不知道這一點,當他終於連絡完東尼,聽到巴奇的哭喊而緊急打開門時,巴奇已經趴倒在地上,滿臉通紅地流著眼淚,並異常急促地抽氣喘息。

「巴奇!」

焦急地抱起了全身痙攣的巴奇,看著他右手的指甲因在堅硬的門板上搔刮而斷裂流血的模樣,史蒂夫很快就心痛地反應過來,巴奇因為極度恐懼及過度的哭喊而引發了過度換氣。

從巴奇哭喊的話語中,史蒂夫可以推斷,巴奇的症狀很有可能就是源於被活埋時所造成的心裡創傷,而他明明想到巴奇有可能在棺木中醒來過,居然沒想到巴奇可能會有創傷後症候群,還親手把他鎖在了房裡,史蒂夫簡直想要打死剛才把巴奇鎖在房裡的自己。

「對不起!巴奇!」

不過他也知道現在狀況緊急,與其道歉與自責,最重要的當務之急就是必須趕緊讓巴奇緩和下來,於是他立刻將手放在巴奇的小腹上,另一手輕輕拍撫著巴奇的背安撫他,並溫言地低語。

「聽我的話,慢慢呼吸,吸氣……吐氣……對……你很乖……別怕……我在這裡……照我的節奏呼吸……吸氣……吐氣……」

在史蒂夫的指導下,巴奇逐漸恢復了平穩的呼吸,然後緩緩張開了紅腫的雙眼,看向一臉焦急自責的史蒂夫。

「……史蒂夫……?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

臉上浮現起了如釋重負般的笑容,輕輕說著,忽然間頭一歪,巴奇像是斷了線的木偶一樣,在史蒂夫懷中昏死了過去。

 

 

 

 

 

 

 

 

 

TBC

 

___

 

 

不要怪史蒂夫,他絕對是最想打死自己的人,要怪就怪我,謝謝各位(毆爛

話說都三萬字了他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初夜然後過上甜肉生活啊……(Orz

好想寫肉(吶喊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