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他們的生活 (4)

前面章節:(1)(2)(3)

本話主要是巴奇的視點,所以心裡回想的被虐部分也會比較多一些,還請慎入,不過因為巴奇內心相對史蒂夫來說比較平靜所以整體看起來應該也還好……吧?

___

 

 

自從跟史蒂夫住在一起後已經過了兩個多月,然而直到現在,每天早上在柔軟舒適的床鋪上睜開眼時,巴奇都會感得很不可思議。

過去記憶中他從來不曾作夢--應該說,他從沒能好好睡過,更別說是躺在床上了,能平躺著闔上眼睛都是一種奢侈。

他前一個主人讓他待在黑暗冰冷的儲藏室,跟其他雜物『放』在一起,心血來潮想到他的時候就會過來揪著他的頭髮將他拎出去,指示他做些什麼事--通常都是些以巴奇的體型來說很難達成的事,比如將連至天花板上層的落地窗用抹布清潔乾淨、或是將大型圖書室內每一個書櫃跟書都整理分類。

一旦巴奇有稍微做不好的地方,前主人就會像逮到機會似的嚴厲打罵,那張原本嚴肅端正的臉會扭曲成笑容,並用著優雅的語氣,怒罵著不堪入耳的侮辱言語。

巴奇剛開始還會抵抗、會哭喊,慢慢地,當他發現自己只要有任何反應都只會令前主人更加興奮激動地折磨自己之後,他就學會了將心靈關閉,不去想為什麼自己會受到這種遭遇、也不去做任何思考,只是遵從前主人的命令做事,然後閉上雙眼縮著身體忍耐隨之而來的打罵凌虐。

就像前主人每次都會那麼『教育』他,因為他是奴隸,所以不管主人對他說什麼、做什麼他都必須認命接受。

巴奇一直認為這就是他的命運,一直到有一天的夜晚,被一個滿身火傷的男人從火場中帶出為止。

在前主人宅邸的大火前,那個男人抽動著臉上的傷疤,將巴奇扛到了肩上,笑著說:「小鬼,你知道為了把你弄出來我花了多少功夫嗎?你以後可得好好感激我。」

然後,那個男人將巴奇從冰冷的地獄中帶到了溫暖的天堂。

看著床邊前不久跟現在的主人一起出門逛街時,因為自己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看,而被主人慷慨買下還大方送給自己的棕熊造型鬧鐘,上方顯示七點整,巴奇連忙下床梳洗後,就走到廚房去。

在巴奇用咖啡壺沖好了一壺香噴噴的咖啡時,他現在的主人也來到了廚房,聽到聲響的巴奇轉過身去,就看到睡得頭髮亂翹、下巴上還有些鬍渣的史蒂夫對自己露出微笑。

「早安,巴奇。」

眼前這個金髮男人總會微笑著那麼呼喚著他。

在不完整的破碎記憶中,巴奇從來沒有名字,上一個主人偶爾心情好的時候會稱呼他資產,但通常都只是用著輕蔑跟鄙視的口吻喊他奴隸,還會讓他很不舒服跟恐懼的眼神盯著他。

但是自從被那個滿身火傷的男人帶出來,並送給這個現在正微笑著溫柔撫摸著他臉頰的金髮男人,他現在的主人--史蒂夫‧羅傑斯後,他就有了名字。

因為史蒂夫給他取了個名字,而且他會帶著溫暖的感情,親暱地呼喚他--巴奇。

既然史蒂夫叫他巴奇,那麼他就是巴奇;既然史蒂夫說他不是奴隸,希望他不要叫他主人,那麼巴奇會聽話地稱呼他史蒂夫--雖然他心中還是把史蒂夫當做自己的新主人。

然而這個新主人從不打他,也不曾大聲斥責他什麼,就連前幾天,巴奇不小心在洗碗的時候手滑打破了史蒂夫最常用的馬克杯,史蒂夫也只是關心他有沒有被破片割傷,然後在收拾好殘局後,帶著巴奇出外購置新的馬克杯。

史蒂夫還會像現在所做的一樣,慢慢走到他面前,對他伸出的手並不是為了毆打他,而是輕輕放在他的頭上,然後溫柔地撫摸。

「好香啊,每天早上都辛苦你了。」

巴奇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每次史蒂夫摸摸他的頭時,他內心所湧上的情感,那讓他的心中又暖又癢,臉上泛起了紅潮,嘴角也忍不住往上揚。

「不會……」

對長久以來一直被上一個主人虐待的巴奇來說,史蒂夫是他遇過最溫暖的存在,他凝視著他的眼神、呼喚著他的聲音,以及觸摸著他的掌心都是如此溫柔、暖和。

被那樣溫柔深情地對待,巴奇無法不握住史蒂夫對自己伸出的手,無法不在史蒂夫輕柔撫摸著自己頭的時候閉上眼睛,紅著臉微笑。

「你今天早上想吃什麼?」史蒂夫一邊溫柔撫摸著巴奇的頭,一邊輕聲問著每天他都會分三次問巴奇的疑問。

剛開始巴奇並不懂該怎麼回答,因為從來沒有人那麼問過他,他通常都是吃前主人扔給他的剩菜,但史蒂夫總是會問他,然後努力做出一堆巴奇從未吃過的美味佳餚,然後一樣一樣地叫巴奇每種料理的名稱,所以巴奇在史蒂夫的投餵下也慢慢地有了自己的主張。

「我想吃洋蔥蘑菇炒蛋……還有烤番茄……」巴奇睜著滿懷期待的眼神抬頭望著史蒂夫。

「好。」史蒂夫面露喜悅地微笑著,然後走到冰箱前打開冰箱,探頭張望了一會後轉過頭去問巴奇,「牛奶還是柳橙汁?」

由於史蒂夫歪著頭,所以巴奇也被影響而歪起了頭,「柳橙。」

瞇起了雙眼,史蒂夫臉上的笑容更深了,他立刻倒了一杯柳橙汁給巴奇,然後繫上了圍裙,從冰箱裡拿出食材,「你先坐一下,早餐馬上好。」

乖乖地坐在餐桌上,看著史蒂夫為自己做早餐的高大背影,雙手捧著玻璃杯,小口地喝著冰涼酸甜的柳橙汁,沉浸在飄著奶油香氣的溫暖味道中,巴奇幸福得有些害怕。

他好怕這一切都只是個太美好的夢境,當他醒來,他還是那個儲藏室中的奴隸,縮在骯髒的角落,等著主人的召喚跟打罵。

但是史蒂夫的溫柔微笑總是能撫平巴奇內心的恐懼與不安。

在史蒂夫滿懷笑容的注視中,巴奇低垂著頭忍著眼淚,小口吃著熱呼呼的炒蛋,並在心中偷偷想著,他真的好喜歡史蒂夫,如果可以就這樣待在他身邊,巴奇就能夠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存在。

眼前這個會為了配合自己而縮起了高大的身軀,只為了說話時能彎下腰與自己視線同平的溫柔男人給了巴奇一切他從來不敢奢望的美好事物,卻從來沒對他要求過什麼回報。

所以巴奇更加地會努力學習,好讓自己能替史蒂夫分擔繁忙的工作,並且只要是能幫得上忙的,巴奇絕對會想盡辦法去幫助史蒂夫,不管是什麼。

 

 

*** *** ***

 

 

緊皺著眉頭,史蒂夫看著鏡中因為淋上了冷水而濕透了的自己,臉上無法忽略的紅潮,及下身無法抑止的躁熱令他煩悶焦躁地啐了一聲。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男女這種外顯的性別外,還有三種生殖上的性別--Omega、Alpha以及Beta。

而為了生育繁殖,Omega發展出了熱潮期這種機制,也就是以生物學來說的話,俗稱的發情期。

這種平均每三個月一次的動物性本能在早期可以確保繁殖,然而在現代文明社會中,這種生物本能卻會給人類的日常生活造成困擾,所以人類研發了各種技術,以便壓抑住Omega的熱潮期。

大部分未標記的年輕Omega都會常備抑制劑,並定期服用,以確保不會因突如其來的熱潮期發生什麼意外,然而偶爾還是依然會有狀況外的意外發生,比如說因為工作繁忙忘了服用抑制劑,或是什麼刺激之下造成生理紊亂。

發情中的Omega所散發出的信息素會引發出Alpha的情潮,而剛才史蒂夫的患者就是個突然發情,被路過的Beta送來緊急注射抑制劑的年輕Omega。

身為一名健壯又年輕的Alpha,史蒂夫在狹小的診療間與正處於發情狀況的Omega患者正面衝突後,無法不被影響,光是保持著冷靜的態度替那名患者注射強力的抑制劑就耗費了他非常大的精神力。

雖然Alpha也有特製的抑制劑,但通常Alpha不會願意去使用,所以史蒂夫診所裡的Alpha抑制劑並不多,而且剛才都給了其他同樣被影響的患者。

所以在將跟其他患者都一一道歉請他們改天再來,並勉強掛上了臨時休診的牌子後,史蒂夫就將自己鎖在浴室裡,以免自己衝動之下對巴奇--這裡唯一的一個,同時還是他心中偷偷抱持著愛戀的未成熟Omega--做出什麼無可挽回的事,然後隔著門板,史蒂夫要巴奇幫他去東尼那裡找布魯斯取得抑制劑。

因為他記得從大學時代開始,身為Omega的布魯斯總是會未雨綢繆地多儲備一些抑制劑在身邊。

然而在史蒂夫隔著門板對巴奇提出要求後,平常都很聽話的巴奇卻只是看著門板,遲遲沒有行動。

他知道史蒂夫怎麼了,他的前主人也是個Alpha,有時也會進入發情狀態,這種狀況的凌虐會跟平常不同,不過由於巴奇還未成熟,沒有擴張潤滑的情形下,狹小緊澀的入口處根本承受不了成年Alpha的入侵,所以前主人通常都會粗暴地使用他的嘴,毫不容情地用他巨大的Alpha器官撕裂巴奇小小的嘴角。

而且巴奇知道自己是個Omega,因為前主人總是一邊操著他的嘴,一邊罵他是沒用的奴隸,身為一個本就該被操的Omega還連那麼簡單的職責都做不好。

所以當巴奇看到史蒂夫被情慾困擾的模樣,他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好好被史蒂夫使用。

但是史蒂夫卻將自己鎖在了浴室裡。

巴奇有些困惑,盯著門板好一會後才隔著門板,鼓起了勇氣,大膽地開口:「我是個Omega,史蒂夫。」

如果是以前,巴奇根本不敢主動對主人說話,如果不小心說了話,他上一個主人會打他一巴掌,不屑地瞪著他,斥責他身為一個奴隸也敢跟主人說話。

但是史蒂夫從不會那樣對他,反而積極地跟他說話,而只要自己鼓起勇氣開口,史蒂夫就會露出開心的表情,久而久之,巴奇不再害怕開口說話,甚至敢對史蒂夫提出要求,而史蒂夫每一次都會幫巴奇達到。

所以,巴奇現在才敢將心中率直的話語坦然說出口。

巴奇的宣言讓史蒂夫倒吸了一口冷氣,難以置信地瞪著門板,好一會才開口,低沉著因情慾跟某種難以說明的情愫而沙啞的嗓音,呼喚著巴奇。

「……巴奇?」

不需要巴奇自己說出口,史蒂夫早就知道巴奇是Omega,而當巴奇在這種特殊狀況下特別提出時,其中所隱藏的意義不言則明。

但他不能對巴奇那麼做,盡管實際年齡跟自己一樣,甚至算起來巴奇還比史蒂夫大一歲,然而現在的巴奇身體還是個15歲的未成熟Omega,更何況雖然在兩人同居之後,巴奇慢慢被史蒂夫照顧得健康了起來,但他的肉體相比同年齡的孩子來說還是略顯纖瘦。

而史蒂夫自知自己的體型比一般Alpha都高大壯碩得多,低頭往下一看,褲襠內尚未完全勃起的性器就已相當兇猛,幾乎要撐破布料,要是放任自身狂暴的慾望,肯定會狠狠傷害到巴奇,那麼,史蒂夫永遠不會原諒自己,

「聽話,我知道你是Omega,所以你快點去找布魯斯,跟他借Alpha的抑制劑……」

然而巴奇細軟的聲音輕輕地述說著自卑的疑問打斷了史蒂夫,「……是不是因為我是奴隸,所以你不想碰我?」

史蒂夫立刻瞪大了雙眼,脹紅了臉大聲喊道:「不!你不是奴隸,巴奇!我一直都把你當成是……是……是……最愛的人。」

在史蒂夫終於忍不住將心中所抱持著感情說出口後,出乎意料的答案讓巴奇因不敢置信的驚喜而震撼,好一會才喃喃重覆了一遍,「……最愛的人?」

自知再也無法隱瞞下去,做了個深呼吸後,史蒂夫再次真摯且鄭重其事地對巴奇低聲告白:「是的,巴奇……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愛、最重要的存在。」

看著門板,彷彿可以看見史蒂夫那雙溫柔而深情的藍眸,巴奇的身軀因難以相信的幸福感及感動而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他原本只要能夠待在史蒂夫身邊就心滿意足了,從不敢奢望更多,然而史蒂夫卻對他說,他是他最愛、最重要的人,那麼,他還能用什麼回報他呢?

想著,巴奇將雙手抵著門板,通紅的臉頰上滿是幸福的微笑,壓抑著因極度感動而哽咽的聲音,輕聲低語地問道:「……那你為什麼要還需要抑制劑?」

「因為你是Omega……我是Alpha……」

「對……我是Omega而你是Alpha……然後你說我是你最愛的人……而我……也是那麼想的……」巴奇輕輕地嘆息,再次問出了同樣的疑問:「那你為什麼還需要抑制劑?」

「……巴奇……」史蒂夫的聲音顫抖著,因強烈的情慾及內心的激盪,然而他還是顧慮著巴奇的身體,壓抑著本能,「但你的身體還未成熟……不是熱潮期的狀況下……」

「沒關係……不用擔心我……我前一個主人都會用我的嘴……我想應該還可以用……」

巴奇話還沒說完,門內突然傳來一聲劇烈的碰撞聲,緊接著浴室門突然被猛地打開來,一隻滿是鮮血的右手撐在門板上,而浴室內的鏡子碎裂一地。

「……史蒂夫……?」

從門內現身的史蒂夫一臉厲色,低頭凝視著巴奇的雙眼中布滿了血絲,讓巴奇不自覺地往後退了一步,吞了吞口水,不安地喚著史蒂夫的名字。

而史蒂夫只是無言地望著他,臉上痛苦地皺著眉,極力忍耐著從胸中冒出的憎惡、嫉妒及本能。

兩雙凝視著彼此的眼眸,各自懷著不同的情愫,在一觸即發的空氣中交纏著。

 

 

 

 

 

 

 

 

 

TBC

 

___

 

 

這裡該有選項:

1. 直接壓倒巴奇,二話不說上了他

2. 抱起巴奇將他送到房裡反鎖起來並搬過櫃子堵住門口,並將鑰匙扔出窗外以免自己傷到他,然後咬牙忍耐直到熱潮過去

3. 聽巴奇的話,溫柔地使用他的嘴,又溫柔地潤滑擴張,小心翼翼地上巴奇

4. 詢問巴奇過去的事,然後哭著擁抱巴奇,為了不傷害到巴奇,使用的是不侵入的腿交

史蒂夫究竟會選擇哪個選項呢?還是東尼跟布魯斯及時趕到,將抑制劑送到史蒂夫手上呢?

請明天同一時間準時收看(別信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