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他們的生活 (3)

第一話第二話

AO3上收到了讀者們的意見,所以初夜要再等一下了~先好好治癒巴奇

順說一聲,雖然受過虐待但嚴格來說巴奇還是沒被Alpha標記過的清純Omega,他真正的第一次是只屬於史蒂夫的,還請各位放心(?

能接受再往下看吧

___

 

 

在將滿嘴保證很快就會將製作好的人工義肢送上門來的東尼跟溫言表示目前治療巴奇心理創傷才是最重要的布魯斯送出門,並關上門後,史蒂夫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雙手握拳抵著門板,將額頭靠在上面,史蒂夫低下頭望著地板,整個身體都為了巴奇身為奴隸的過去比想像中更加不忍卒睹的殘酷而顫抖,胸口因充塞著對那個虐待巴奇的傢伙的怒火及對巴奇的憐惜而煩悶不已。

雖然史蒂夫一開始就從巴奇身軀上所殘留的傷疤以及片段的話語大致上猜測巴奇受過虐待,但當他剛才聽到巴奇所說的話,他才難受地發現,巴奇所受過的凌虐比他所想像得深刻嚴重得多。

他從沒想過人類可以對同類作出如此殘忍的行為,還是對一個瘦小無力的孩子。

史蒂夫過去曾經也是個體弱多病的小豆芽,但他的脾氣比誰都倔強,每當遇過壞孩子的挑釁欺凌,或者是一些大人的惡意行為時,總是會不自量力反抗,就算被打到鼻青臉腫了還是毫不退縮,堅持心中所抱持著的公平正義。

現在回想起來,史蒂夫並不是一個討喜的小孩子,所以也沒有什麼朋友。

但他很幸運,自從認識巴奇之後,就有巴奇以及巴奇的家人欣賞他、了解他,有巴奇陪在身旁的童年,是史蒂夫人生中最幸福快樂的時光,直到15歲那年的那場大瘟疫席捲了整個小村莊為止。

一夕之間失去了自己母親、巴奇跟巴奇的家人的史蒂夫,等同於失去了他生命中所有的東西,他在巴奇的墓前像是個空殼般地守了三天三夜,直到昏倒被前來關心他的艾斯金神父帶回教會裡照顧。

之後在艾斯金神父的建議及自身的決意之下,史蒂夫帶著母親留下的所有積蓄,離開了小村獨自一人到大城市,半工半讀考上了大學醫學院,一直到順利取得醫師執照後,他才回到故鄉開業。

回想到這裡,史蒂夫突然間雙目圓睜,腦海中猛地閃過一個念頭:就在他呆坐在巴奇墓旁時,假死狀態的巴奇是不是……曾經醒來過?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史蒂夫剎那間感到渾身冰冷、毛骨悚然。

他曾在研究文獻中看過關於過早埋葬的可怕悲劇,為了某些原因重新開棺才發現屍骨的姿勢完全不是掩埋前的安詳睡姿,而是狀似痛苦掙扎,最可怕的是棺木裡全是指甲搔刮的痕跡。

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現起了被掩埋在冰冷的土堆下的巴奇忽然睜開眼,卻發現自己正身處於黑暗的棺材裡,怎麼叫喚、怎麼敲打、搔刮,都沒有人發現的場景,史蒂夫無法不因強烈湧上的自責與恐懼而冷汗直流、心臟也因劇烈收縮而發疼。

巴奇當時很可能正在跟自己求救,而他卻什麼都沒發現,最後還離開了他,將明明沒有死亡,就被埋在地底下的巴奇拋在腦後,離開了這個地方,他們的故鄉。

如果不是盜屍者挖開了巴奇的墳,巴奇很有可能就這麼在痛苦的恐懼中死去,然而雖然撿回一條命,但巴奇卻因此失去了所有記憶,身體被改造維持成少年體型,還被當做奴隸虐待,而這些遭遇,都是有可能避免的。

史蒂夫再也支撐不住自己,整個人跪倒在地上,縮著高大的身軀顫抖著,壓抑聲音哭泣,汗水跟淚水匯流而下,在他下方的地面形成了斑斑點點的水漬。

一切都是他的錯,史蒂夫在內心中強烈譴責著自己。

如果,如果當年他不是像個雕像般呆坐在墓旁,而是放任內心的衝動去挖開巴奇的墓,他就能提前發現巴奇其實沒有死,那麼一來,巴奇就不會被改造成維持在少年模樣的狀態,更加不會被虐待。

或許,他們可以一起到大學,一起成為醫師,一起回到故鄉開業、結婚、生子,他可以看到巴奇成長後的模樣,而不是現在,一個被虐待得體無完膚、心靈破碎的少年。

史蒂夫沉浸在自責跟懊悔中無聲地痛哭了一會後,忽然想起了巴奇開朗的笑容,眼淚慢慢地停了下來,心中逐漸沉靜清明。

不論再怎麼想時光都不會倒流,就算再悔恨史蒂夫也無法改變巴奇過去遭受過的殘酷待遇,就像布魯斯所說的,他現在最該做的,就是從身心內外治療巴奇,讓他從創傷中走出來,並重新回到那個無憂無慮笑著的巴奇,這是史蒂夫現在最重要的目標。

完全止住眼淚後,史蒂夫緩緩站起身,隨意地用上衣拭去臉上的濕漉,在自己心中重新下定了決心,然後回到巴奇等待著的客廳裡。

當史蒂夫踏入客廳時,巴奇就正襟危坐地坐在客廳沙發上,雙腳併攏,雙手放在膝蓋上,凝望著他的那雙灰綠中,雖然沒有了一開始的不安跟恐懼,但依然帶著茫然與困惑。

史蒂夫露出了笑容,慢步走到巴奇身旁,伸出手放到他的頭頂上,輕輕撫摸,「對不起,等很久了吧?」

巴奇只是小小地左右搖晃了一下腦袋,然後睜著好奇的大眼睛,眨了眨,雖然遲疑了一會,但史蒂夫的笑容讓他鼓起了勇氣,輕啟唇瓣,有些緊張地用著細軟的聲音問道:「……請問?」

「嗯?不用怕,想問什麼盡管問。」

面露微笑地輕輕撫摸著巴奇柔軟的頭髮,史蒂夫盡可能和顏悅色地輕聲低語,但下一瞬間,當巴奇蠕動著小小的嘴唇,小聲開口時,史蒂夫的笑容僵在了臉上,然後在震驚中扭曲。

「……用冰毛巾,敷在眼睛上會舒服得多……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看著巴奇小心翼翼地指著自己的眼睛那麼說的模樣,史蒂夫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在自己受過那麼嚴重的虐待之後,巴奇居然還能鼓起勇氣去關心他,明明對巴奇來說自己只是一個相處不到兩天的陌生人,還是所謂的新主人。

盡管史蒂夫剛才跟巴奇說過他不再是奴隸,不需要忍耐什麼,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都盡管跟他說,但當看到巴奇鼓起勇氣所說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關心自己時,史蒂夫的胸口忍不住發熱,眼淚也跟著再度匯聚在本就紅腫的眼眶中不停打轉。

心情激盪之下,史蒂夫情不自禁地伸出了顫抖的雙手,輕柔地將巴奇瘦小的右手包覆在自己掌心中,深呼吸阻止自己哭出來,但依然含著淚水微笑地顫聲說道:「……謝謝你,巴奇……我會的……」

頓了一下,史蒂夫突然想到什麼似地接著問道:「你願意幫我嗎?」

眨了眨眼,巴奇雖疑惑於少了一隻手的自己究竟能幫上什麼忙,但他還是點了點頭。

 

 

*** *** ***

 

 

沙發上,巴奇有些不知所措地低頭望著將頭輕輕枕在自己大腿上的史蒂夫。

史蒂夫的雙眼上覆蓋著一條剛沖過冷水的白色毛巾,而由於史蒂夫的溫言要求,巴奇的右手掌心正放在毛巾上,一旁還放著小水盆,水盆裡除了冰水外還漂浮著些許冰塊。

「謝謝你的幫忙,巴奇。」史蒂夫微笑著,輕輕拍撫著巴奇放在自己眼上--正確來說,是放在他眼上的毛巾上--的右手背上,低聲感謝,「讓我就這樣躺一會就好。」

過去,史蒂夫時常會生病發燒,而巴奇總會像現在這樣,讓史蒂夫躺在他的大腿上,一邊給他敷著冰毛巾,等到毛巾吸收了熱度之後,隨時可以利用一旁的小水盆替換,然後巴奇會放輕了聲音給史蒂夫溫柔地說著最近的事,或者輕聲哼著溫柔的曲調,或者,就只是陪著史蒂夫。

也許,史蒂夫現在會要求巴奇那麼做,代表著他依然希望巴奇能想起什麼,當然,史蒂夫自己心裡很清楚,最大一部分只是因為自己貪戀巴奇的體溫。

而且史蒂夫也是想測試,看巴奇會不會用自我意志去抗拒不合理的要求,然而結果是巴奇很溫順地照著史蒂夫的要求做好了每一件事。

雖然從他臉上表情可以看出他很迷惘,肢體也不知所措地僵硬著,像是不懂史蒂夫這麼作的用意是什麼,但他還是聽從史蒂夫的要求,讓他枕著自己的大腿,並在感到毛巾變溫後,放入冰水中讓他重新恢復冰涼。

「……巴奇,」安靜地思考著關於巴奇,以及他們將來的事一會後,史蒂夫開口輕聲問道:「關於剛才提到的人工義肢……你願意裝上嗎?放心,我會給你上麻醉……東尼他們也保證過不會痛,不過如果你害怕的話……」

「……只要是你的命令。」

巴奇淡然而沒有感情起伏的回答讓史蒂夫身軀震了一下,抿住嘴唇,做了個深呼吸後才開口說道:「我說過了,巴奇,我不會命令你做任何事,你並不是奴隸,這是你自己的身體,我沒有權力去決定,要怎麼做都看你的自由意志。」

說著,史蒂夫握住了巴奇的手,抬起頭轉向巴奇的方向,雙眼上的毛巾順勢往下滑落,兩雙眼睛望在一起,一邊是驚訝且困惑,一邊是真摯而深切。

「……雖然我希望你永遠留在我身邊,但如果你將來想離開我,我也不會阻止你。」想到這個可能性,史蒂夫表情痛苦地闔上了眼,然後又睜了開來,望向巴奇,「但我希望,在那之前你能夠回復到你原本該有的模樣,回到真正的你,健康而快樂地生活著。」

驚訝地凝視著史蒂夫紅腫未消的藍眸中閃爍著激情的水光,巴奇歪起了頭,想了一會,輕輕開口,一點一點地將心中的話說了出口。

「我不知道真正的我是什麼……但你一次都沒打過我,還給了我名字,做好吃的東西給我,幫我買衣服……現在還要給我新的左手……從來沒有人對我那麼好……如果你說希望我能留在你身邊……我不知道我為什麼將來會想離開你……我想……留在這裡幫忙你……所以我需要新的左手……好幫得上你的忙……」

巴奇斷斷續續的話語像是落在水池中的雨點,不斷在史蒂夫的心中漾起漣漪,讓他激動地說不出話來。

緊緊將巴奇小小的身軀擁入懷中,好一會史蒂夫才哽咽著低聲說道:「謝謝你,巴奇……」

 

 

*** *** ***

 

 

之後,史蒂夫就開始了與巴奇同居的日子。

由於巴奇目前還沒有左手,在考慮到巴奇的身心狀況下,史蒂夫交待給巴奇的都是些簡單的家務,比如擦拭桌面、洗衣服、清掃。

由於診所很忙碌,所以史蒂夫難免會有疏忽巴奇的時候,而巴奇總是在忙完史蒂夫所交代的簡單家務事後,就乖乖地待在自己的房裡,等著史蒂夫結束一天的工作。

史蒂夫每次都會做記憶中巴奇喜歡吃的東西,而巴奇也每次都吃得一乾二淨,光是看到巴奇津津有味地吃著自己做的料理,史蒂夫就感到了心滿意足。

同時,史蒂夫也開始翻閱各類有關醫學的書籍,試圖找出能夠讓巴奇身體回復正常的方法。

當史蒂夫看到記載著關於如何利用藥物與手術去控制腦下垂體生長激素方法的書中有提到,手術的發明是因為有些變態性欲的Alpha,想要特意將未成熟的Omega維持在性成熟前的狀況,以便肆意玩弄,不用擔心標記懷孕的麻煩時,他氣得差點當場把書撕成兩半。

史蒂夫很清楚要是問了,只會讓巴奇回想起不好的回憶,所以他一直都沒有主動去詢問巴奇過去受虐的具體詳情,但一個未成熟的Omega奴隸,落到了虐待狂主人的手中,既然都可以不施麻醉將手砍下來,那麼不管是什麼不堪想像的遭遇都有可能。

一想到巴奇很可能遭受性方面的凌虐,史蒂夫就無法抑止自己內心的憤恨與忌妒,盡管當年兩人都是未成年的孩子,不過他們很早就認定彼此是對方的唯一,他至今依然愛著巴奇,也因此同時湧現於史蒂夫內心更多的,還是對巴奇的疼惜與憐愛。

不管巴奇過去遇到什麼,只會讓史蒂夫更加憐惜他、關懷他、疼愛他,如果能夠做到,史蒂夫簡直想將全世界最美好的東西通通送給巴奇,只要巴奇能夠開開心心。

而且巴奇非常乖巧懂事,學習事物也很快速,第三天他就學會了如何沖泡史蒂夫喜歡的咖啡,也會在吃完飯後努力地用單手幫史蒂夫清洗碗盤,還會幫忙整理文件。

如此優秀的小助手讓史蒂夫除了感激,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能對巴奇說的,他只能在每次見到巴奇時伸手撫摸他的頭,稍微表達出心中對巴奇的親愛與感謝。

雖然自從重逢之後巴奇都沒有露出過笑容這件事讓史蒂夫心中有些遺憾,但史蒂夫想,只要他安安穩穩地待在自己身邊就好,只要如此,史蒂夫就很滿足了,

兩人就這樣共同生活了一個星期後,東尼跟布魯斯帶著替巴奇量身訂做的人工義肢前來拜訪時,史蒂夫再次詢問了巴奇的意見,而巴奇只是輕輕點頭。

在獲得了巴奇同意後,史蒂夫將巴奇帶到了他診所裡的簡易手術室中,在消毒過並換上了手術服後,輕輕將巴奇瘦小的身軀抱到了手術台上。

看著巴奇渾身顫抖著,明顯害怕卻又不敢開口的模樣,史蒂夫心疼得連聲安撫著他,「沒事的,巴奇,你就閉上眼睛,當作睡一覺,不會痛的,我保證。」

看著史蒂夫,巴奇再次輕輕點了點頭,然後在史蒂夫將麻醉用的口罩罩在他臉上,輕聲說著:「跟著我一起在心中倒數,好嗎?」

「十、九、八……」

凝視著巴奇,史蒂夫慢慢地低聲倒數著,直到巴奇闔上了雙眼。

「……真的沒問題?」在哄著巴奇,用麻醉讓他睡去後,反而換成史蒂夫擔心地對著共同執行手術的東尼跟布魯斯問道:「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還是疼痛不適?」

「我用我的性命保證絕對沒問題!出了什麼事我的頭給你當球踢!」

看著東尼拍著胸膛大聲保證的模樣,史蒂夫只是輕笑了一聲,低垂著眼,「真出了什麼事,我拿了你的頭也沒意義了,還是留著吧。」

「史蒂夫……」從史蒂夫的話語中聽出了他話中隱藏的想法,布魯斯詫異地瞪大了眼睛,「你該不會是……」

「好了,我們來幫巴奇裝上新的左手吧!」

但東尼的朗聲宣言打斷了布魯斯,讓他沒辦法去仔細思考,只能開始,三人專心地將巴奇左手上的舊傷疤清除,然後小心翼翼地將完全替巴奇量身打造的人工義肢安裝上去。

手術結束後,史蒂夫將巴奇輕輕抱到了隔壁的病房內,等待他從麻醉中恢復。

「嗯,看上去很完美,不愧是我跟布魯斯的傑作。」滿臉驕傲地看著巴奇左手上閃著銀色光芒的金屬義肢,東尼得意洋洋地說道:「雖然現在試作品還是只能採用泛合金,不過再研發一段時間就能加上人工皮膚,到時候看起來就跟真正的手臂沒什麼兩樣了,還能修飾得更好看!」

史蒂夫望著躺在床上的巴奇,「重點是巴奇覺得怎麼樣,不是好不好看的問題。」

「等他麻醉退了就知道結果啦,不請我們喝杯茶?」

嘆了一口氣,史蒂夫終於將視線移到了東尼身上,指著廚房的方向,沒什麼好氣地說道:「廚房在那裡,請自由取用。」

「你就這麼對待老同學?」

「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拉過東尼的手,布魯斯體貼地將還在抱怨著什麼的東尼帶出病房,並且關上了房門,把史蒂夫留給了巴奇。

凝視著巴奇不知多久,巴奇終於有了動靜,先是睫毛微微顫動著,接著緩緩地睜開了眼睛,轉動著眼珠子,看向滿臉欣喜的史蒂夫。

「巴奇!你還好嗎?」

看著巴奇輕輕點了點頭,史蒂夫才握起了他的左手,微笑著低聲問道:「你看看,這就是我們剛才幫你裝上的新的左手,你試著動動看?」

巴奇瞪大了雙眼看著自己的金屬手臂,並照著史蒂夫的話小心翼翼地活動著自己全新的左手,在做了幾個隨意動作後,巴奇不可思議地眨了眨眼。

看到巴奇可以自由活動左手,史蒂夫露出了喜悅的表情,伸手撫摸著巴奇的頭,並關切地繼續問道:「怎麼樣?會不會痛?有哪裡不舒服不用怕,盡管說,我們可以現場調整。」

感受著自己頭上大手厚實的溫暖,巴奇心中麻麻癢癢地,臉上也不知怎地熱了起來,看向史蒂夫。

「……謝謝你,史蒂夫……」頓了一下,巴奇眼神有些緊張地游移著,但最後還是望向了史蒂夫,鼓起勇氣小聲問道:「……我可以問你……為什麼你總是摸我的頭嗎?」

史蒂夫愣了一下,手趕緊縮了回去,「你不喜歡嗎?」

「不,我……我喜歡……」史蒂夫的舉動讓巴奇連忙搖頭,「只是我不曉得你為什麼那麼做?」

「因為……」史蒂夫思考了一會,不知道該怎麼說才比較好,最後只是曖昧的,「我想這麼做,自然而然地……沒有理由,就是想要摸摸你的頭……」

史蒂夫的答案雖然抽象又曖昧不明,但巴奇臉上的紅潮跟燥熱卻越來越明顯,他覺得史蒂夫的話語跟他掌心的觸感讓他胸口暖洋洋地,不知不覺間,巴奇的表情慢慢地起了變化。

那是讓史蒂夫內心無比震撼的變化,在他們重逢後第一次,巴奇的臉上綻放出了笑容。

「謝謝,我很喜歡你摸我的頭,那讓我感覺……很溫暖。」

在巴奇輕輕地笑著那麼低語後,史蒂夫先是瞪大了雙眼,緊接著很快跟著露出了笑容,巴奇的笑容讓史蒂夫心中滿是欣慰,他知道巴奇慢慢地在改變了,而最重要的是,七十多年後終於能夠重新見到巴奇的笑容這件事實讓史蒂夫打從心底開心得不能自己。

於是史蒂夫再次將手放到了巴奇的頭上,輕輕撫摸,微笑的眼中含著淚水,顫聲回道:「不客氣,巴奇……你喜歡的話,我每天都摸你的頭,好嗎?」

「嗯……」

看著史蒂夫放在自己頭上的大手,巴奇微笑著輕聲回應,臉上浮現著喜悅的紅潮。

 

 

 

 

 

 

 

 

TBC

 

___

 

 

雖然前面與其說是提升巴奇的好感度,不如說是提升史蒂夫的好感度XD
還好最後總算能夠恭喜史蒂夫獲得CG『巴奇的笑容』一枚(

下一話大概可以初夜了吧(你到底是多想初夜啦!(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