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他們的生活 (2)

第一話跟詳細設定

嗚嗚嗚好想快點寫到初夜(所以努力幫大盾提升吧唧的好感度中(。

本話有科學組登場

___

 

初春的暖陽照耀,驅散寒冬最後的一絲冰冷氣息,史蒂夫牽著巴奇的右手,漫步走在這座小村中最熱鬧的街道上。

左手有力地將巴奇小小的右手溫柔包覆在自己的掌心中,史蒂夫不時地低下頭,看著身旁巴奇帶著好奇地轉動著眼珠子張望著四周的模樣,並在他那不安的眼神投向自己時,用微笑安撫著他。

昨晚,在哄著巴奇入眠後史蒂夫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望著巴奇的房門一夜無眠,直到清晨的陽光提醒他,他才宛如驚醒過來一般從對巴奇的回憶及未來的思考中回到現實。

不可思議地,史蒂夫一點也不累,甚至可以說因為各種複雜的情緒交織而顯得有些亢奮,因此史蒂夫決定今天臨時休診,在這樣的狀況下,心思都在巴奇身上的他不可能專心地治療替上門求診的病患,還不如乾脆全心照料巴奇,先安頓好他,史蒂夫才有多餘的心思去做別的事。

在經過一整晚的思考後,史蒂夫決定將巴奇留在自己身邊,如果有人問起他們之間的關係,史蒂夫會回答是遠房親戚的小孩,因為全家出了意外只剩下他一人,所以他就領養過來自己照顧,至於身分證明,他以後會想辦法。

等過一段日子,巴奇安穩下來後,他會找時間檢查他的身體狀況,想辦法讓巴奇的身體恢復正常。

想著,將臨時休診的牌子掛到大門上後,史蒂夫又整理了一些文件,直到告一段落後看向牆上的時鐘指向了九點,想起了昨晚深夜只來得及給巴奇熱了一些吃剩的牛肉湯,眼前浮現起巴奇消瘦的臉頰,史蒂夫決定無論如何先讓他好好吃一頓,於是他站起身,來到了巴奇的房門前,輕輕敲了敲門。

原本史蒂夫想,若是巴奇還沒醒來就再讓他睡一會,沒想到很快地他就聽到細碎的腳步聲來到門前,接著門被往內拉開,頭髮睡得亂糟糟的巴奇誠惶誠恐地站在門口,抬起頭問道:「是,主人,請問有何吩咐?」

看到巴奇明顯就是才剛從床上跑過來,明明應該很喘卻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就像是生怕慢了一步或是稍微喘得大聲點了就會受到懲罰般畢恭畢敬地望著他,表情緊張得汗都從額上流了下來的模樣,史蒂夫內心一陣刺痛。

但為了不讓巴奇害怕,臉上硬是擠出了笑容,稍微彎下腰,將手放到巴奇的頭上,放柔了聲音,和顏悅色地問道:「早安,巴奇,睡得好嗎?」

有些迷惑地看著史蒂夫的微笑,巴奇很快點了點頭,「是的,主人。」

聽到巴奇又一次稱呼自己主人,史蒂夫相當克制才沒讓自己的眉毛皺在一起,而是維持著和善的笑容。

本來還不知道少年就是巴奇時,巴奇口中的主人只是讓他感到尷尬,然而現在當知道他就是巴奇時,巴奇每叫他一聲主人都像是在史蒂夫心臟上切割。

從巴奇的言行舉止來看,巴奇並不記得他--更正確來說,恐怕巴奇並不記得成為奴隸之前的任何事,不然他不會在看到史蒂夫,以及這個家卻毫無反應。

史蒂夫現在這個診所跟私人住家合一的房屋,是他過去以及巴奇過去的家,由於那場瘟疫,巴恩斯家也全數罹難,導致房子空置許久,直到從大學回來開診所時,史蒂夫花錢買下並將本來就在隔壁的兩家打通,一部分自住,一部分屬於診所部分,還有可以臨時讓病患休息的病房、以及做小手術的研究室、擺放醫藥的儲藏室。

而且,史蒂夫整理給巴奇的房間,就是巴奇自己原來的房間,如果巴奇能夠想起應該早就會有印象,然而巴奇什麼反應都沒有,只是很不可思議地問他,「我可以睡在床上嗎?」

在史蒂夫所翻閱過的文獻中,那些從假死狀態中甦醒的人由於嚴重缺氧的腦損傷,基本上都會喪失大部分記憶,再加上巴奇應該還有被藥物跟手術改造控制,以及長期的虐待,所以他想不起來過去的記憶是很正常的。

沒關係,史蒂夫雖然心中既難過又失落,但他並不想勉強巴奇去想起來,從現在巴奇的狀況,要是史蒂夫多說什麼恐怕只會造成他的困惑不安,就算巴奇忘了一切,只要他現在待在他身邊,他們可以一起創造更多共同的回憶。

而且,比起過去的記憶,對現在的史蒂夫來說,如何讓巴奇從受虐的悲慘過往中治癒才是最重要的。

想著,史蒂夫溫柔地撫摸著巴奇的頭,輕聲提出要求,「……首先,我希望你不要叫我主人,可以的話叫我史蒂夫,我會很開心。」

「……史蒂夫……?」巴奇睜著大大的灰綠眼眸,有些驚訝地喃喃重覆著史蒂夫的名字。

史蒂夫點了點頭,並對巴奇展露出盡可能溫和無害的笑容,「然後,我想要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訴我,你早餐想吃什麼?」

雖然史蒂夫的專攻是流行性傳染病,但他也曾經在大學同儕的影響下研修過心理學,他知道對於巴奇那樣受過虐待的心靈,與其強硬地要他回復自我,還不如順著他,讓他慢慢從中走出才是最佳的治療流程。

面對史蒂夫的詢問,巴奇先是驚訝地看著他,接著眼神不知所措地游移了一會後,緊張地低下頭,「……我……我不知道……對不起……我從沒想過可以選擇吃什麼……」

巴奇右手顫抖著緊抓著自己衣角的模樣讓史蒂夫心都痛了起來。

史蒂夫低頭凝視著巴奇,他的身上只穿著一件自己昨晚借給他的襯衫,過大的衣物顯得巴奇身型更加瘦小,寬鬆的布料幾乎將巴奇的手完全掩埋在袖口裡,上衣衣襬也長得完全將巴奇的大腿覆蓋住,直到膝蓋上方。

而當看到裸露在外的蒼白肌膚上,到處都是傷疤時,內心湧上的怒火及心酸讓史蒂夫牙幾乎都要咬碎了。

過去,巴奇才是他們兩人之中比較高大健壯的那一個,他總是會拉著史蒂夫的手,帶著他四處遊玩,大膽品嚐各種酸甜苦辣。

然而如今在他面前的巴奇,卻是個被人類的惡意折磨得瘦骨嶙峋、體無完膚,連自己想吃什麼都不知道的孩子。

史蒂夫只感到自己胸口一悶,鼻子酸疼、眼眶濕熱,忍不住又抱住了巴奇,感受著懷中人的僵直,克致許久才讓自己只是帶著哽咽地說道:「沒關係……以後你可以慢慢選擇……如果你不知道想吃什麼,我就擅自作主了。」

於是,史蒂夫帶著巴奇到浴室梳洗一番後,兩人來到廚房,史蒂夫替坐在餐桌上等待的巴奇做了太陽蛋與火腿,以及香脆的烤土司塗抹花生葡萄果醬,再加上冰牛奶--他印象中巴奇最愛吃的東西。

看著巴奇瞪大了雙眼,閃爍著光芒,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己面前香氣誘人的美味早餐,遲疑地問他:「……這些真的是給我吃的嗎?」時,史蒂夫只是很大力地點著頭,對巴奇說道:「不用客氣,我們一起開動。」

由於史蒂夫先開吃了,所以巴奇雖然還有些惶恐,但不久他也敵不過肚子的抗議聲,舉起了叉子,小心翼翼地叉起了火腿,放進自己嘴裡。

盡管巴奇臉上彷彿花朵綻放般的驚喜表情讓史蒂夫已經知道了答案,但他還是忍不住面露微笑地問道:「喜歡嗎?」

「嗯……」含著叉子,巴奇輕輕點了點頭,眼神中第一次散發出光彩,「我從沒吃過那麼好吃的東西。」

「喜歡就多吃點,以後想吃我會每天幫你做。」

像是不明白史蒂夫為何對自己那麼好,巴奇有些歪著腦袋盯著他帶著淚光的笑容,似乎想開口問,但最後只是低著頭默默地把早餐一點都不剩地吃進了肚裡。

在兩人都吃完早餐後,史蒂夫先將餐盤收進了水槽裡,然後對著從椅上站起身,似乎隨時待命等著清洗碗盤的巴奇微笑著說道:「我們出門去買你的衣服吧。」

也就是現在他們會牽著手走在街道上的原因。

剛才出門時,巴奇就像被拋棄了的孩子一般,一動也不動,惶然地盯著他,所以史蒂夫才握住了巴奇的手,並安慰道:「沒事的,我只是要帶你去買新衣服,穿那麼大的衣服很不方便吧?」

巴奇看著史蒂夫,又看向自己身上那過於寬大的衣服,輕輕點了點頭,任由史蒂夫牽著自己的手,兩人往服裝店走去。

來到服裝店後,史蒂夫替巴奇挑了幾件合身又好看的衣服,店員注意到了巴奇身上的傷痕,以及缺失的左手,忍不住問了幾句,而史蒂夫就照著之前所想好的答案回答,如他所想的,不管自己怎麼對店員解釋,巴奇也只是看著他,什麼都沒開口。

在將內外上下的衣物都給巴奇買了十幾件後,史蒂夫自己提著裝滿了衣物的袋子,而另一手則重新牽起了巴奇的手,兩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突然間,從兩人的身後爆出了一聲帶著笑意的驚叫聲

「嘿,布魯斯,你快來看!」

雖然史蒂夫跟巴奇都嚇了一跳,但史蒂夫很快就從聲音聽出了這個大聲嚷嚷的傢伙是誰,嘆了一口氣後,轉過身,看向果不其然出現在自己身後不遠處的兩個人。

「我們的大木頭老處男萬年第三名的史蒂夫羅傑斯居然牽著一個少年在大街上約會!還幫他買了一大堆衣服!」黑髮小鬍子興匆匆地拉著身旁的眼鏡白衣男,一手很沒禮貌地指著史蒂夫,大聲說道:「這可真是本日最稀奇的大新聞,比起亞歷山大皮爾斯的家被大火燒得精光還要難得一見的好消息!」

小鬍子身旁戴著眼鏡的棕髮青年皺著眉有些無奈地輕聲喚道:「東尼。」

史蒂夫也皺起了眉,喊著來人的名字,「東尼史塔克。」

在史蒂夫停下腳步並下意識地像是護著巴奇般地將巴奇拉到身後,看著被他們稱為東尼的黑髮青年拉著棕髮青年走過來之後,棕髮青年溫和有禮地點頭問候,「午安,史蒂夫。」

史蒂夫也露出禮貌性的微笑,點頭回應,「午安,布魯斯。」

東尼史塔克以及布魯斯班納是史蒂夫的大學同學,東尼是有名的軍火商霍華德史塔克的獨生子,而布魯斯的父親則是NASA的領導,他們兩人從小就是青梅竹馬,而史蒂夫則是入學後才認識他們。

所謂萬年第三名是因為在學期間成績的排名順序,史蒂夫永遠都是第三名,而前兩名都是由東尼及布魯斯互爭一二。

大木頭老處男則是因為史蒂夫對一切男女交際都不感興趣,明明身為頂尖又炙手可熱的Alpha卻完全沒有跟任何不管是Omega還是Beta有過任何緋聞,所以東尼才總愛那麼調侃他。

畢業後史蒂夫回到了自己的故鄉後原本以為不會再遇到他們--畢竟他們的世界差得太多--然而兩年前鄰近的郊區突然蓋起了一座豪華大宅,完工後沒多久東尼突然帶著布魯斯搬了進去。

史蒂夫並沒有很關心東尼為何搬到這座小村,不過東尼自己倒是將關於他們在做某種研究,以及跟他們的老爸起了衝突,還有他想追布魯斯但是因為從小一起長大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雖然他連他們未來小孩的名字都取好了,最好是雙胞胎,一個叫做奧創一個叫做幻視等等史蒂夫並沒有很想知道的通通都說了出來。

話嘮大概是東尼改不掉的毛病,一邊想,史蒂夫不太認同地開口:「我不覺得別人家裡被大火燒得精光會是什麼難得一見的好消息。」

「那是因為你不曉得那傢伙暗中做過什麼事。」扁扁嘴,不是很有興趣地揮了揮手,東尼轉而將目光移到了史蒂夫身後縮著身體睜著大眼睛盯著他們看的巴奇身上,「不跟你的老同學介紹一下你的小男朋友?」

「你誤會了,他跟我不是……」史蒂夫皺起了眉,遲疑了一下,「不是那種關係。」

至少現在還不是。

東尼一副我懂的模樣點著頭,「沒關係,我對戀愛沒有任何差別待遇,不管性別還是年齡,只要看對眼都沒問題。」

「不,他是我遠房親戚的小孩,因為父母雙亡所以由我照顧他……」

史蒂夫話說一半,原本一直沉默地在一旁看著的布魯斯突然開口,「他沒有左手,而且他似乎受到虐待?」

臉上表情一變,史蒂夫看向布魯斯溫和卻凌厲的眼神,以及東尼愣了一下後變得懷疑的目光,心想不愧是專研心理學的布魯斯,快速地思考後,決定對於這兩個天才與其隱瞞,不如實話實說比較妥當。

「……是的……他的確受過虐待,」史蒂夫握緊了巴奇的小手,「看樣子我得對你們說實話。」

低頭用微笑安撫了巴奇的不安後,史蒂夫抬起頭對著東尼及布魯斯問道:「要不要來我家喝杯茶?」

 

 

*** *** ***

 

 

在邀請東尼他們來到家裡,並將昨晚發生過的事一五一十地說出口後,史蒂夫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巴奇,再看向難得一臉嚴肅的東尼跟布魯斯,「所以,我決定將巴奇留在身邊。」

東尼跟布魯斯交換了一個眼神,面露喜色的表情,「……真是太巧了,我們正好在研究關於人工義肢的技術。」

「雖然還沒正式對外發表,但已經做過幾次實際操作,剛好,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讓我們在巴奇的身上試試看嗎?」

接著布魯斯的詢問,東尼積極地提到:「不需要花到你的錢,只要你能讓我們能從巴奇身上獲取一些數據,並且時常讓我們能看看他正常活動義肢的模樣,這樣就好,很划算的交易吧?」

眨了眨眼,看著他們兩人興奮的神色,史蒂夫很快就明白,東尼跟布魯斯這樣的反應代表他們完全相信了自己的話,並且還打算幫助巴奇,彌補他失去的左手。

然而畢竟這還是等於是在巴奇身上做人體實驗,所以史蒂夫感謝之餘依然猶豫不決,「很感謝你們的好意……但是……」

「放心!我保證不會造成傷害,只要打好麻醉劑,以及確認尺寸及減少排斥反應,我想甚至全程都不會感到任何不適跟疼痛!」

由於東尼激動地拍了桌子,而且相當大聲,巴奇身體忍不住顫了一下。

「東尼,你嚇到他了。」

史蒂夫連忙摸著巴奇的頭,安撫著他。

布魯斯一臉抱歉地用手拍了拍東尼的肩膀後稍微思考了一下,「我想……不如先給巴奇量個尺寸,我們這裡先行製作,到時候要不要安裝再看你們決定。」

如果只是先量尺寸的話,史蒂夫也沒有反對的理由,於是他抱著巴奇的肩膀,示意他將左肩露出,以便讓東尼他們能測量尺寸。

不懂東尼他們想要做什麼,卻也不敢反抗史蒂夫的巴奇只能在史蒂夫懷中緊繃著身軀,不知所措地盯著東尼用他從未看過的儀器在自己左邊身體比畫。

看著巴奇一臉迷惑中掩不住害怕的表情,史蒂夫輕輕摸了摸巴奇的頭,對他解釋道:「我們要幫你製作義肢,所以在測量尺寸。」

「義肢?」

「沒有左手很不方便吧?」史蒂夫微笑著安撫巴奇的不安,「放心,我們只是先試看看,而且到時如果真的要做,也會給你局部麻醉,或者你害怕的話全身麻醉也可以,不會痛的。」

「……麻醉……你要幫我麻醉嗎?」巴奇歪起了頭,「之前的主人說過奴隸不需要麻醉……你不需要浪費在我身上……雖然我不知道會不會比被砍下的時候痛,但不管多痛我都會忍耐。」

一時之間,現場的三位大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些什麼,目瞪口呆地望著巴奇那平淡的表情。

「……老天,這小鬼究竟經歷過什麼……」看著巴奇淡然地說著自己被虐待的過去,東尼布魯斯互望了一眼,再看向比他們還震驚的史蒂夫,在確定不可能是史蒂夫所做的之後,愕然中帶著蔑視的低聲咒罵了一句:「砍下左手就算了還沒有麻醉……?這小鬼能活到現在簡直是奇蹟……幹得出那種事來的肯定都是腦子有洞的變態。」

而史蒂夫更是心痛如絞,他是可以從巴奇的一些言行舉止以及身體上大大小的舊傷疤中察覺得到巴奇曾經被虐待過,但剛才他還是第一次得知巴奇曾經受到是多麼嚴重的殘酷虐待。

史蒂夫忍不住將巴奇擁入了懷中,顫聲安慰著巴奇,「你不是奴隸……巴奇……在我這裡你不需要忍耐什麼了,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都盡管跟我說,只要是我能做得到的,我都會幫你。」

巴奇不懂史蒂夫為什麼一副像要哭出來的樣子,也不懂東尼跟布魯斯帶著憐憫的眼神是怎麼回事,他只是將臉靠著史蒂夫的胸前,懵懂地點了點頭。

 

 

 

 

 

 

TBC

 

 

___

 

相信我,努力爭取下一話就初夜(你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