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他們的生活 (1)

與奴隸的生活AU,ABO、純愛甜肉向,可以參考這篇塗鴉XD

史蒂夫少年時期因為村裡的流行病失去了父母跟他最好的朋友巴奇,於是長大後就成為了醫生,孤身一人生活著,只專注於救人,直到某一天他曾經救過但沒付錢就跑了的叉骨帶著一個少年前來找他說是謝禮……

雖然是這種喪病的設定,不過基本上就是一篇甜甜甜肉肉肉的盾冬文(。(ABO設定是為了能玩宮口(你

會稍微提到巴奇被虐待的過去,能吃再點吧

___

 

 

雙人床上,高大的金髮Alpha覆在相對比他瘦小許多的棕髮Omega身上,抓著纖細的腰身,在那心甘情願為自己敞開的雙腿間緩緩地律動,每一次的抽插都從兩人結合的部位帶出了不少溫熱的愛液,沾濕了兩人的下身以及床單。

身處於熱潮中的巴奇內部濕熱而柔軟,彷彿呼應著他那渴望被史蒂夫從裡到外完全佔有的內心慾望,溫熱的緊小肉壁蠕動著,溫柔包裹著史蒂夫堅挺的肉柱,熱情地將他迎入至體內深處。

溫柔地撫摸著巴奇發燙的濕滑肌膚,史蒂夫溫和地進出著,一點一點細細吻著微微顫抖的唇瓣,引起身下人的細碎低吟。

「嗯……啊……史蒂夫……」

不只是臉,連全身的膚色都因情潮而染上了漂亮的粉紅色,巴奇伸出雙手,金屬的義肢小心地環抱著史蒂夫的肩膀,顫動著被淚水打濕的睫毛,閉著雙眼承受著他對自己脆弱內裡的開拓。

每次做愛的時候,史蒂夫總是如此溫柔地撫摸巴奇、彷彿對待珍貴寶物般地親吻他,細心呵護並撫慰著巴奇的身心,讓他曾經被凌虐得破碎殘缺的心靈因此慢慢地恢復。

不只是因為他們之間的體型差距,更多的原因是來自於巴奇悲慘的過去,所以史蒂夫才會更加小心地溫柔對待巴奇。

直到巴奇完全適應開口,求他再用力些,史蒂夫才會開始猛力地衝撞。

「啊、啊……好深……」

在一陣賣力衝刺後,史蒂夫碩大的性器破開並闖進了巴奇狹小的子宮口,令他全身都因強烈的快感跟些許的酸脹而顫抖不已。

感受著內部深處被滾燙的硬挺打開來的酸疼快感,巴奇伸手覆上自己被史蒂夫插得有些突起的小腹,陶醉般地低喘著向自己的Alpha撒嬌。

「求你……史蒂夫……嗚……射……射進來……射進我的子宮裡……嗯……讓我懷上你的孩子……」

語帶哽咽地顫抖著,巴奇的臉上卻是期待跟情慾的笑容,而他的Omega器官也因渴望而顫抖,渴求著被Alpha完全填滿佔有。

「別擔心……巴奇……」史蒂夫笑得很溫柔,眼神中卻閃爍著雄性生物般的兇猛情慾,緊抓著巴奇的腰,猛力地抽插著他柔韌的子宮口,隨著頂撞內部的節奏低語著:「我會的,我會射得你滿滿的……讓你子宮裡都是我的精液……我會在你這裡面成結……讓你內外都被我的氣味包圍……」

史蒂夫直白而霸道的情話以及體內最敏感的私密部位不斷被猛烈衝撞的酸麻快感讓巴奇渾身酥軟,仰起頭,張大了合不攏的嘴,在史蒂夫帶給他的強烈刺激下弓身尖叫。

「啊!啊啊……嗚……嗯、嗯……啊……!」

史蒂夫操著巴奇子宮的力道又重又快,操得巴奇不由自主地扭動著身子,因超乎想像的快感而哭喊,直到史蒂夫真的如他的願,將大量的精液射進他痙攣的子宮裡,並脹起了粗大的結,讓兩人的氣味交融在一起為止。

即使高潮過後,史蒂夫也一刻也不願意放似地緊緊擁抱著巴奇,深情地吻著他因高潮而恍惚的臉。

一會後,巴奇從愉悅的空白中回神,低喘著氣,微笑著回應史蒂夫的吻。

輕輕撫摸著巴奇被自己射得微微凸起的小腹,史蒂夫關心地問道:「還好嗎?」

「嗯……」低頭望向兩人結合在一起的下體,巴奇緋紅的臉上浮現著幸福的笑容,輕聲低語著:「我好喜歡你射進我這裡面……」

「放心……你想要多少我都會給你……」

看著巴奇像隻心滿意足的貓咪一樣笑瞇了眼的可愛模樣,史蒂夫彎腰低頭,愛憐地吻上了他心愛Omega的唇。

 

 

*** *** ***

 

 

史蒂夫第一次--或者應該說再次見到巴奇,並將他留在自己身邊,是在半年前,一個吹撫於肌膚上的風開始帶起暖意的冬末夜晚。

那時已經是深夜時分,當史蒂夫一年前曾救助過卻不告而別的朗姆洛突然登門拜訪,並將一個低垂著頭,一身暗紅色的舊衣,看上去相當瘦弱的長髮少年推到自己眼前,然後歪曲著臉上那因舊火傷所形成的傷疤,露出有些恐怖的笑容對史蒂夫說:「照約定的,這是你之前替我療傷的回禮。」時,史蒂夫本來是想拒絕的。

尤其是在聽到朗姆洛提起這個少年是奴隸,還是他好不容易才從一個貴族手中偷來的時候,史蒂夫更是皺起了眉。

雖然這個世界上或許還有些國家依然蓄奴,但絕大部分國家的法律都有明文規定奴隸是犯罪行為,而史蒂夫自己也打從心底認為奴隸制是種剝奪個人自由人權的陋習,不分人種性別,人類本就該生而自由平等。

但史蒂夫也的確聽說過在這個號稱自由民主的國家裡,不管是基於什麼樣的理由,依然有些富裕的貴族或商人會為了滿足個人的私慾而私底下偷偷豢養奴隸。

但那不會是史蒂夫,他只是個小村中的平凡醫生,除了認真救治他人以外,根本連結婚都沒想過,更別說什麼奴隸。

「我救你並不是為了謝禮,更何況什麼奴隸……你應該把這孩子帶去給福利機構……」

然而,就在史蒂夫煩惱著該怎麼拒絕朗姆洛這樣荒唐的謝禮時,朗姆洛卻只是笑著推了少年一把,接著低聲命道:「抬起頭。」

就在少年聽話地緩緩抬起頭,空洞的眼神中帶著一絲恐懼不安地望向史蒂夫時,原本還對朗姆洛隨意命令少年的行為感到不滿,打算出聲勸阻的史蒂夫整個人都僵住了,彷若被雷打到一般,受到了巨大的衝擊。

盡管面容憔悴,並到處都是髒汙跟細小的傷痕,還因營養不良而顯得有些蒼白,但那名少年的臉,史蒂夫一刻都未曾忘記過。

「……巴奇?」

震驚之下,史蒂夫喃喃地念著那麼多年來他從未遺忘過的,他最要好摯友的名字。

眼前這名少年,除了頭髮長了些以外,就跟巴奇長的一模一樣。

但是不可能,史蒂夫的理性對自己說,巴奇早就因病過世了十年以上,史蒂夫至今還會每天前往在巴奇的墓前,與他報告自己每日的生活與心情。

雖然史蒂夫的確當初在治療朗姆洛的時候有稍微在朗姆洛問起他每天早上都去做什麼時提過關於巴奇的事,然而朗姆洛也不可能知道巴奇是誰,當然更不用說是長得是什麼模樣。

更何況史蒂夫當年就站在旁邊,親眼看著巴奇的棺木一點一點地被沙土掩埋。

最重要的是,就算巴奇還活著,他也不可能還維持著十五歲少年的模樣。

然而眼前這個少年實在太像巴奇,幾乎就像是他本人重生在史蒂夫面前,深深牽動著史蒂夫的內心,於是就在史蒂夫的理性出面干涉前,他的嘴已經自己張開,對朗姆洛說道:「我收下。」

朗姆洛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神色,歪起嘴角別有深意地對史蒂夫問出了耐人尋味的疑問。

「……你還每天去墓前跟你的巴奇說話嗎,即使他從來都不在那裡頭?」

還處在震驚中的史蒂夫並沒回答,直到朗姆洛轉身離去關上了門的聲音響起,史蒂夫才回過了神,不知如何是好地低頭看向身高只到自己腰間的少年。

沉默地望著自己的少年緊閉著唇,嘴角還有些淤青,面無表情地看著他,那雙跟巴奇一樣色彩的灰綠,並不像巴奇那樣地靈動、開朗,充滿光彩,而是空洞無神。

這樣的差別讓史蒂夫恢復了理性,並難掩內心的失望--這個少年不可能是巴奇,盡管他們真的非常相像。

仔細地觀察之下,史蒂夫才發現這個少年衣服以外的肌膚到處都是傷痕,而且左邊空蕩蕩的袖子讓他驚覺到,這孩子還失去了左手。

就在史蒂夫打量著少年時,少年突然開口,有些膽怯地蠕動著乾澀的嘴唇,小聲問道:「……你是我的新主人?」

「……什麼?」

史蒂夫不知該為了少年突然開口而驚訝,還是自己被少年稱呼為新主人而感到窘迫,一時之間只是傻愣地看著少年發呆。

由於史蒂夫沒有回答,少年垂下了眼,右手抓著身體兩旁的下襬,輕聲說道:「我會做好奴隸該做的工作,所以……你要打我的時候請盡量別讓我動不了……之前的主人為了懲罰我吐在地上,砍下了我的左手,很多事都不方便做了。」

史蒂夫倒抽了一口冷氣,目瞪口呆地盯著少年有些顫抖的手,幾乎不敢相信從少年口中所說出的話。

短短一句平淡的話語中,隱含著的是多麼殘酷可怕的過往,史蒂夫連想都不敢想像。

一邊在心中斥罵著少年口中所提起的上一個主人,史蒂夫將手放到了少年的頭上,輕輕撫摸著,「不會……我不會打你,而且你再也不會被打了。」

而少年只是眨了眨眼,睜著一雙大而濕潤的灰綠眼眸,像是不可思議地看著史蒂夫放在自己頭上的手。

雖然史蒂夫還在揪結著究竟該不該真的把少年留在自己家中,但不管怎樣,他都必須先讓他好好地生活。

想著,史蒂夫決定先問最重要的事,「你叫什麼名字?」

沒想到少年的答案出乎他的意料。

「我沒有名字。」

瞪大了雙眼,史蒂夫愣了好一會後才訝異地問道:「……沒有名字?」

「之前的主人心情好的時候會叫我資產。」輕輕點了點頭後,少年小聲地開口,「不過他大部分都只用手勢命令我做事。」

或許是史蒂夫臉上那太過驚愕的表情讓少年覺得自己說錯了話,於是他低下了頭,有些害怕不安地道歉,「對不起……我太多話了……」

少年縮著小小的身體,彷彿正準備承受被毆打的模樣讓史蒂夫心中猛地升起了憐惜。

「不,你不用道歉,我說過了,你不會再被打了,所以不用害怕。」

撫摸著少年的頭安撫著他的恐懼,感嘆於少年的瘦弱,憤恨不平的史蒂夫在心中嘆了口氣。究竟是怎樣的殘忍無情,才會狠心虐待那麼弱小的存在?

自從十年前的一場大流行瘟疫將包括史蒂夫的父母跟他最要好的朋友在內,全村三分之一的生命都帶走之後,史蒂夫的家中第一次有除了他以外的存在。

史蒂夫從小體弱多病,卻活過了當年那場不可思議地專門奪取健康青壯年的瘟疫,並且彷彿重生了一般,身體變得強壯有力。

為了從疾病中拯救更多的人,史蒂夫努力就學成為了醫生後,回到他出生長大的村子一邊研究當年的那場疾病,一邊行醫。

本來就心地善良,再加上少年實在長得跟巴奇太像,史蒂夫根本忍不下心棄少年於不顧。

「我們可以晚一點再來給你想名字,我看我們得先幫你洗個澡。」

史蒂夫帶著少年來到了浴室,替他將髒汙的衣物脫去後,用溫熱的水輕輕沖洗著他的身體,而少年雖然相當聽話順從,身體卻是緊繃的,感覺得出來他很緊張。

「不用怕,我只是要幫你洗澡……」

一邊溫言安撫著少年的不安,史蒂夫心疼不已得皺起了眉,在脫下衣服後,少年身上受虐的證據就清晰地浮現在史蒂夫眼前,看著少年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疤,特別是左肩以下的斷面,史蒂夫根本不敢想像少年曾經被怎麼虐待。

不論如何,史蒂夫想,先幫少年好好洗個澡,看他瘦得肋骨都清晰可見的模樣肯定也沒好好吃過飯,還好家裡還燉有一鍋牛肉湯,等會就熱給少年吃,然後讓他好好在客房裡睡一覺,明天帶他去警察那裡看能不能查到他的資料……

史蒂夫腦中的思考,在看到少年背後,一小塊接近尾椎處的指甲大小的星型胎記時,硬生生中斷。

他記得很清楚,巴奇曾經給他看過,還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看到這個胎記就得跟他結婚,成為他的Alpha,而史蒂夫當場就點頭,並表示他會負責到底。

是的,他跟巴奇之間不只是最要好的朋友而已,巴奇是Omega,而史蒂夫是Alpha,他們曾經對彼此做過兩小無猜的承諾,長大後也要永遠在一起,直到時間的盡頭。

而眼前這個與巴奇一模一樣的少年,居然也擁有跟巴奇一模一樣的胎記。

朗姆洛離去前所說的話突然間史蒂夫耳邊響起--你還每天去墓前跟你的巴奇說話嗎?即使他從來都不在那裡頭?

緊接著,電光火石間,史蒂夫在大學專研醫藥時曾經看過的文獻一一浮現在他眼前。

從利用神經性的毒藥,讓人假死入葬後再挖出,將其控制為活死人奴隸的紀錄,一直到利用手術針對腦下垂體進行改造,以便停止人體成長等等的資料不斷在史蒂夫腦海中交替,漸漸地,一個可怕的答案在史蒂夫的腦海中慢慢成形,並揮之不去。

終於,在衝動之下,史蒂夫拋下了少年不顧,衝出了家門,快步飛奔到了巴奇的墳前。

他不應該這麼做,不應該挖掘死去好友的墳墓,但是,他無法不去那麼做。

當看到棺木早已腐朽,而巴奇不在那裡面時,史蒂夫先是震驚得僵直了身軀,接著眼前一陣天旋地轉,心中因巴奇沒死還回到自己身邊的狂喜,以及巴奇過去受到的遭遇而憤恨、自責不斷交錯,讓史蒂夫再也站不住,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上帝啊,他是巴奇,那個少年就是他的巴奇。

他曾經在書上看過,當年的那場瘟疫其實造成了很多過早埋葬--也就是並未真正死亡前就被掩埋起來的案例,有些後來在盜屍者挖墳時被發現沒死的話,就會被轉賣給一些有特殊癖好的人。

史蒂夫一直認為那都是極少數,近似於都市傳說的事件,從未想過,他的巴奇居然遭遇了那樣的命運。

不曉得是哪個天殺的王八蛋挖了他的墳,將巴奇改造成永遠不會成長的少年奴隸,害他十年來一直被殘忍地虐待。

當史蒂夫終於平復下了激盪的心情,為了見到巴奇而奔回家裡時,巴奇一直維持著史蒂夫離去前的姿勢待在浴室裡,怯生生地望著他的景象讓他心幾乎都要碎了。

他不敢想像究竟過去被怎麼樣地對待,才讓巴奇變成這副模樣,如果他就這樣沒回來的話,巴奇是不是會就這樣一直待在這裡,直到餓死為止?

「……巴奇……對不起……巴奇……!」

緊緊擁抱著他失而復得的巴奇,史蒂夫從葬禮那一天之後,第一次任由自己的情緒崩潰,哭得像個孩子。

而直到史蒂夫收起眼淚,重新替巴奇洗澡後,巴奇都只是不知所措地僵硬著身軀。

「抱歉,你先將就一下我的舊衣服,明天一早我就去幫你買新的衣服。」

說著,並在幫巴奇穿好衣服後,史蒂夫帶他坐到了餐桌前。

「別怕,這是牛肉湯,」史蒂夫溫柔地舉起湯匙,「你餓了吧?盡量吃,還有很多。」

看著巴奇小心翼翼地一口一口吞下牛肉湯的畫面,史蒂夫的微笑始終含著淚光。

在巴奇吃完後,史蒂夫帶著巴奇來到了他剛才整理好的房間。

「這裡以後就是是你的房間了,巴奇。」史蒂夫將手輕輕放在巴奇的背上,柔聲說道:「雖然有點小又簡陋,但我想應該還算乾淨舒適。」

看著巴奇瞪大的訝異眼神中搖曳著不敢相信的驚喜跟惶恐的不安,史蒂夫心中一痛,輕輕撫摸著巴奇的頭,溫言軟語地安撫著他,「不用擔心,好好睡吧……從今以後你什麼都不用再怕了。」

而這也是史蒂夫心底的誓言。

不管巴奇過去曾經受過什麼樣的虐待,從這一刻開始,他會加倍地疼愛巴奇,再也不會讓他受到一絲痛苦與傷害。

 

 

 

 

 

 

TBC

 

 

___

 

 

合法正太(毆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