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Yours Forever (4)

前面章節:(1)(2)(3)

史蒂夫的荒野求生記(咦

___

 

一步一步地在雪地上留下了深深的足印,右手抓著匕首,面色凝重的羅傑斯身上只有一件他自己當初用幾件鹿皮跟羊皮製的衣物。

他並非完全不怕冷,雖然他的體溫不知為何相當偏高,但身處於呼嘯的風雪中,放眼望去視界全是白茫茫的一片,刺骨的寒風宛如割著羅傑斯裸露在外的皮膚,然而羅傑斯依然毫無畏懼地握著匕首冒著風雪往森林內邁進。

現在驅使他往前的動力只有巴奇,一旦入夜後氣溫會下降得更快更冷,為了巴奇,羅傑斯必須盡早取得保暖的狼皮,然後在天黑前回到巴奇所在的小屋裡才行。

還好他前不久在尋找食物的時候有發現到森林深處的狼穴,雖然並沒有特意觀察,但為了安全羅傑斯有大致探尋狼的蹤跡。

住在位於針葉林跟河流旁的一個洞穴中的是一對AO配偶的灰狼,其中體型較小的那隻Omega狼或許是由於獵人的陷阱,左前肢有被捕獸夾夾傷的傷口,造成牠有些跛行,所以平常都獨自留守在狼穴中,由另一隻比較大型的Alpha狼外出覓食。

不久羅傑斯循著記憶跟狼爪的足跡來到了洞穴付近,他藏身在大樹後方,小心翼翼地隱藏起自身的氣息,仔細觀察著狼穴四周的活動。

潛伏一段時間後,風雪逐漸停歇的空檔,他看見狼的吻部探出了穴口,接著一頭十分高大的灰狼從洞穴中走了出來,他的狼毛豐厚,在白日的雪地下閃耀著近乎金色的光澤,湛藍色的眼眸帶著自信跟輕鬆的望著戶外的雪景。

環顧了四周後,Alpha狼回頭望著狼穴內的眼神竟顯得相當柔和,明明是野獸,羅傑斯卻幾乎可以看出那雙視線中所注視著的,一定是這匹狼所深愛的對象。

牠眼中的深情讓羅傑斯心中有所觸動,但他甩了甩頭,將奇妙的感情甩去,屏住呼吸望著Alpha狼為了覓食離開的身影。

羅傑斯的目標是留在窩中的那隻受了傷的Omega狼,等到Alpha狼的蹤跡消失在雪地盡頭,羅傑斯立刻握緊了手中的匕首,快步來到洞穴前,探頭往內看去。

洞穴並不深,而那隻毛色帶點棕灰的Omega狼就蜷伏在最底部廣闊的石壁邊,身下鋪著柔軟的稻草,不遠處還放著一堆雜七雜八的草。

當牠警覺到羅傑斯散發出的殺氣而抬起頭時,羅傑斯已經撲上了前去,一手掐住牠的咽喉,一手舉起匕首對準牠的要害,然而羅傑斯卻沒有立刻下手,而是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僵在當場。

近距離下,羅傑斯才發現到牠的肚皮隆起,看樣子原來這隻Omega狼不只是受了傷,牠還懷了孕。

而且從氣味中羅傑斯可以聞出放在一旁的並不是雜草,而是各種藥草,有些可以止血有些可以鎮痛有些可以消毒,甚至連安胎作用的藥草都有,而那些藥草恐怕是Alpha狼為了Omega狼四處收集來的。

這件事實讓羅傑斯相當震撼。

腦中忍不住浮現起了關於狼的習性,狼跟他們一樣,都是Alpha跟Omega,在冬天發情、春天產崽,並終生固守著一夫一妻制,一旦選擇了配偶,直到對方死亡都會廝守在一起。

羅傑斯高舉著匕首,盯著被自己壓在地上的Omega狼,看到那雙望著自己的灰綠中搖曳著驚恐與悲傷,不知怎地居然與巴奇的眼神重疊,舉著匕首的右手在空中顫抖著。

現在不是他良心受到譴責的時候了,這可是絕佳的機會,為了給正在結合熱中的巴奇禦寒的衣物,他必須狠下心來殺死這隻懷了孕的Omega狼,剝下牠的狼皮。

再拖下去Alpha狼就會回來了,到時候他要以一人之力跟一把匕首與兩隻狼搏鬥恐怕相當困難,而且Alpha狼為了保護懷孕的配偶,肯定會拼死跟自己戰鬥。

……那麼,牠們跟自己又有什麼差別?

他趁著這隻懷了孕的Omega狼的配偶不在時闖入殺了牠,如果換成是自己,要是有人趁自己不在的時候,殺了懷有身孕的巴奇,那他會怎麼想?

羅傑斯知道,那麼他會感到如同世界末日般的痛苦,不論天涯海角,他都會用一切復仇,絕對會讓那個殺害巴奇跟未出世孩子的傢伙付出最慘痛的代價。

但是,要是無法取得狼皮,巴奇有可能會渡不過這個寒冬。

內心充滿著錯綜複雜的糾葛掙扎,在對巴奇的愛情跟對狼的同理心間擺盪著,羅傑斯怎麼都無法下定決心。

許久,羅傑斯終於將視線移到Omega狼左前肢那處本來就受了傷,血肉模糊的傷口上,表情一凜,咬緊牙關就要往下揮刀。

「嗚!」

說時遲那時快,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動搖了整座山洞,羅傑斯還來不及回頭就感到巨大的衝擊將他從Omega狼身上撞開,緊接著就是一連串伴隨著嘶吼聲,瘋也似地對他展開的攻擊,他只能勉強用匕首做出抵抗。

羅傑斯馬上就知道,是Alpha狼回來拯救他的配偶了。

目睹愛侶差點就要被凶刃襲擊的Alpha狼盛怒地吼叫著,並用尖牙利爪猛力撕咬著羅傑斯,一人一狼在地上翻滾打鬥。

「聽我說!我知道你給牠準備的藥草可以止血殺菌!」羅傑斯一邊跟Alpha狼纏鬥一邊想辦法大聲叫喊:「但你的伴侶左前腳感染太嚴重了!必須在擴散開來前盡快切掉,不然他跟他肚子裡的寶寶都會死!」

彷彿聽懂了羅傑斯說的話,Alpha狼身軀一震,停下了攻擊,但依然維持著高度警戒,壓低了身體,豎起尾巴及全身的金毛,盯著羅傑斯,慢步走到擋在Omega狼跟羅傑斯中間,齜牙裂嘴地低吼。

「……相信我,我只是想治療牠。」

從地上坐起身,滿身傷與灰的羅傑斯雙手舉在胸前,釋出了善意。

羅傑斯說的是真的,他已經放棄了狼皮。即使是為了巴奇,他也實在下不了手去殺害一名懷了孕,即將在春天成為母親的Omega狼。剛才他揮刀是為了砍下Omega狼已開始腐敗的左前肢,以免傷口繼續擴大感染。

Alpha狼依然低吼著,並瞪著一雙懷疑跟警戒的敵意的藍眸盯著羅傑斯,但當一旁的Omega狼發出了低鳴時,Alpha狼立刻轉過頭去,關切地望著自己的配偶。

看著兩隻狼親暱地伸出舌頭舔舐著彼此,並用頭磨蹭著彼此的脖子的甜蜜模樣,羅傑斯更是完全失去了殺意。

在兩隻狼用眼神交流了一會後,Alpha狼再次轉向羅傑斯,警戒還在,但牠盡管有些遲疑,還是往一旁退開了一步,朝著Omega狼左前肢的傷口部位低下頭,一邊舔著一邊低鳴。

「放心……現在是冬天,而且你還準備那麼多止血消毒用的藥草,你的配偶不會有事的。」

一邊安撫著Alpha狼,走到了Omega狼面前蹲了下來,從一旁的藥草堆中撿拾了部分,放入口中嚼成泥後吐到自己掌心,分了一部分遞到Omega狼嘴邊。

「這有止痛的功效。」

看到Omega狼吞下了藥後,羅傑斯舉起了匕首對準傷口上方關節的位置,深呼吸後用力往下揮。

Omega狼全身一震,閉起了眼睛,發出一聲痛苦的哀鳴,一旁的Alpha狼焦急又關切地舔著配偶的臉,像是在安慰牠。

巴奇的匕首相當鋒利,再加上羅傑斯對準了關節處,一下刀就斬斷了Omega狼的左前肢,並迅速地將手上一半的止痛藥泥都敷在了被切斷的傷口上。

就像羅傑斯所說的,嚴寒的氣候,再加上Omega狼的左前肢本就接近壞死狀態,並沒有流很多血,在羅傑斯又將止血消毒的藥泥敷上後,他又用匕首割下自己身上的一塊鹿皮,替Omega狼包紮了傷口。

「好了,這樣就沒事了。」

即使只是相當短的時間,而且還是冬天,幫一頭狼進行截肢手術這種他從未做過的事還是讓羅傑斯冒出了一身大汗。

「我很抱歉給你們帶來了驚嚇,我也……」看著Alpha狼激動地舔著Omega狼的模樣,羅傑斯不禁有些感慨地低聲說道:「有個懷孕的伴侶所以我明白你的心情……」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但他就是無法不去幫牠們,或許是出於曾經動過殺心的歉意,以及同樣有著懷孕伴侶的同理心吧。

「那麼,我走了,希望你們能順利度過著個寒冬,擁有你們健康的孩子。」

說著,羅傑斯站起身,將匕首上的血跡用稻草擦乾後,收在腰間,轉身走出了狼穴。

循著自己在雪地上所留下的足跡,羅傑斯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望著蒼涼的景色內心有些自嘲的失望。

結果出來這一趟,羅傑斯並沒有幫巴奇取得保暖的毛皮,只是幫了一對狼,讓牠們可以平安度過冬天。

他必須想別的方法取得能夠禦寒的物品,不然巴奇他……

「夫……史蒂……史蒂夫……史蒂夫……」

忽然間,冷冽的空氣中傳來了熟悉的呼喚聲,震動著羅傑斯的耳膜,很快就聽出聲音的主人是誰的羅傑斯幾乎驚愕得心臟都要停了。

「……巴奇……?」

嘴裡難以置信地喃喃念著,一刻也等不了的羅傑斯拔腿狂奔,朝著呼喚聲的來源飛奔而去。

這不可能!巴奇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他的衣服都因為自己失控而撕碎,在這種寒冬之下,巴奇怎麼可能……怎麼可以離開溫暖的小屋來到嚴寒的戶外!

然而就在慌亂焦急的羅傑斯朝著聲音的方向奔去後沒多久,他馬上就心疼又震驚地看到,他的巴奇……理應因結合熱的高燒而躺在床上昏睡的巴奇正赤身裸體,全身上下只有一件披風蔽體,光腳踏在冰冷的雪地上,雙手抓著披風,又哭又笑地望著他。

「巴奇!?」

乍見巴奇,羅傑斯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就像要炸裂開來似地,心急如焚地衝到了巴奇面前,緊緊摟住他,並因他冰涼的四肢跟緋紅的臉龐而心疼不已。

「史蒂夫……!」大聲喊著史蒂夫,巴奇將滾燙的臉靠在羅傑斯的激烈鼓動的胸前,激動地哽咽著:「太好了……!我還以為……我還以為你又要……」

而羅傑斯更加激動,看著巴奇的雙腳赤裸地陷在雪地中,他再也顧不得什麼,一把將巴奇打橫抱起,當看到巴奇的腳都凍到發紫的模樣羅傑斯的心都要碎了,只能對著他紅通通的臉又是親吻又是磨蹭地低吼著:「你怎麼會……你瘋了嗎?!你在發燒你知不知道?」

「……我……誰叫你一言不發就不見了……我好怕你又丟下我……」順從地任由羅傑斯打橫抱著自己,並閉著眼睛放任他的親吻,一會後巴奇才委屈似地噘起了發紫的嘴唇抱怨。

看著巴奇雙腳都快凍傷,全身都因寒冷而微微顫抖,明明燒得難受,卻毅然決然為了羅傑斯而在這樣的冰天雪地下只披著一件披風就獨自出來尋找他,羅傑斯只覺得自己真是該死。

將巴奇緊擁在胸前,羅傑斯帶著懺悔跟心痛地低語:「……別再說了……巴奇……對不起……」

他並不是不知道剛結合過後的Omega會特別需要Alpha陪在身邊,他卻一言不發地離開,而且他也知道巴奇本來就是來找失蹤了的史蒂夫,從巴奇剛才的話語中,巴奇似乎已經認定他就是史蒂夫,那麼當自己一聲不響地離開,巴奇會不顧自己身體狀況焦急地四處尋找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他比那頭Alpha狼還不如,他連幫自己的Omega尋求保暖禦寒衣物都辦不到,還再一次連累巴奇為了尋找自己而受凍。

說不出自己是為了什麼而離開,羅傑斯只是盡可能地將巴奇緊緊擁在懷中,試圖帶給他更多溫暖,然後加快速度趕回小屋中。

抱著四肢冰冷,臉與額卻又滾燙的巴奇,羅傑斯在對自己的憤恨跟責罵中,回到了小屋。

將巴奇抱回床上,羅傑斯也跟著躺到了旁邊,用毛毯跟披風裹著巴奇,然後自己再在上面緊緊擁著他,希望這樣能多少帶給巴奇溫暖。

被羅傑斯緊擁著的巴奇只有半顆頭露在毛毯外,望著羅傑斯輕輕微笑,小聲低喃著:「別再一個人跑掉了……史蒂夫……」

「不會……巴奇……我在這裡……」

吻著巴奇又紅又熱的臉頰,羅傑斯不斷低聲呼喚著巴奇,並重覆道歉的話語。

他無法再對巴奇否認自己是史蒂夫,卻也無法承認,他不是想不起來而是不願想起來。

對不起,巴奇,你的Alpha是個沒用的懦夫,什麼都無法幫你做到,連承認自己是誰都做不到。

直到巴奇在他的懷抱中沉沉睡去,羅傑斯又凝視著巴奇的睡臉好一會後才從床上起身,想著再沒用至少也要給巴奇熬煮些藥湯,還有準備食物。

忽然間,門外傳來了狼嚎,羅傑斯心念一動,連忙打開了門,驚喜地發現一頭巨型動物的屍體就放在門外。

定睛一看,還是一頭歐洲野牛,他的毛皮就算給他們兩人同時做衣服都綽綽有餘了,而且他身上的肉還是美味的佳餚。

就算不從野牛四周的狼毛及足跡判斷,從剛才的狼嚎羅傑斯就知道這頭野牛是誰送來的,他抬起頭,百感交集地看著森林入口處,那頭熟悉的身影。

白色的雪地及荒涼的樹影中,金色的狼毛因風舞動著,那雙湛藍的眼眸閃爍著光芒,在與羅傑斯對上後,確定對方收下了謝禮的Alpha狼轉過身搖晃著毛茸茸的大尾巴,消失在森林中。

「……謝謝你。」

望著遠方,羅傑斯小聲地道了謝,感到心中升起了一股暖意,臉上也不禁浮現起了笑容。

 

 

 

 

 

 

 

 

TBC

 

___

 

 

恭喜史蒂夫收服了野生的同伴(。

順說那一對狼雖然沒有說明名字但其實也是盾冬(咦

大概是為了感謝史蒂夫幫助了他老婆所以也自己也回個人情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