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Yours Forever (3)

前面章節:(1)(2)

本來標記完應該沒肉了但我的手不聽使喚(我果然還是最喜歡有愛有血有淚有痛的肉了(

有種史蒂夫NTR自己的感覺?大概是錯覺吧(

___

 

 

這一年的秋天似乎來的特別早。

才九月,吹撫在身上的風就帶著強勁且蕭瑟的涼意。

巴奇望向窗外一付深秋景色的庭園間隨著強風飄落的枯黃枝葉,不經意地想著,然後轉過眼神看向他的未婚夫。

「你無論如何一定要去?」

一身戎裝的史蒂夫點了點頭,邊套上純白的手套,邊對巴奇說明:「為了在冬天來臨前結束這場戰爭,我已經想好了,只要率領一小群精銳繞過河谷奇襲,攔截他們的補給線,照我的估計,侵略而來的敵軍很快就會因兵糧不足而撤退,到時候戰爭就會以最少的傷亡終結。」

看著斜陽映照下,史蒂夫纖細臉龐上堅毅的表情,巴奇內心一動,伸手握住了他瘦骨嶙嶙的手,低聲要求,「那帶我一起去,我一定可以幫上你的忙。」

但史蒂夫只是輕輕搖了搖頭,握緊了巴奇的掌心,「你留在這裡,等我回來。」

「……是不是因為我是Omega?」

「不……」望著巴奇落寞的眼神,史蒂夫握起了巴奇的手,在他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輕輕一吻,「因為你是我的巴奇。」

看著史蒂夫藍眸中自己的倒影,巴奇感到自己的心臟劇烈顫抖著,因為感動及胸口湧上的強烈情動。

「史蒂夫……」

微微一笑,瘦小的Alpha施力拉過了比自己高大的Omega,將他擁入懷中,輕拍著他的背。

「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強悍,但我不想讓你曝露在任何危險下,只要你在這裡等著我,我就一定會回來。在冬天前我就會擊退侵略者,等到了春天,我們就能毫無後顧之憂地舉行婚禮。」

訴說著未來的夢想,史蒂夫緊擁著巴奇,望向窗外的秋景小聲說道:「這是我必要經歷的戰役,巴奇……我想成為一個不負家族、大臣以及國民期許的王。」

看著史蒂夫的側臉,溫柔的情愫充滿在胸間,巴奇發自內心由衷說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將頭轉回正面,史蒂夫凝視著巴奇寫滿信賴的笑容,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地苦笑,「你總是那麼說,也只有你從不懷疑我是個Alpha。」

史蒂夫天生體質虛弱,除了巴奇以外包括他自己的父母在內,都對他居然會是萬中選一的Alpha感到不可思議,只有巴奇從不曾懷疑過。

「因為我說的是事實,你本來就是Alpha,有什麼好懷疑?」巴奇輕輕笑了笑,微彎下腰將額頭抵在史蒂夫的額上,柔聲說道:「而且我一直看著你,所以我知道,即使身處病榻上,你看著的永遠是窗外的天空……這樣的人當然會是眾人期許的王。」

巴奇知道,他可以大聲說他比誰都清楚史蒂夫是怎麼樣的人,不只是因為他是Alpha以及這個國家唯一的繼承人,史蒂夫盼望的一直都是人民的笑容,以及在這片天空下,放眼望去的金黃色麥田般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和平。

他的Alpha是如此偉大,看著他小小身軀中那耀眼的光輝,巴奇內心充滿驕傲。

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會相信那雙映照著天空的藍眸。

即使那雙藍眸被層層冰雪覆蓋。

當巴奇從回憶般的夢境中,因來自身體內外的強烈不適而睜開了酸澀的眼精時,近在眼前的是雙眼緊閉著的羅傑斯,而他那比巴奇回憶中史蒂夫的擁抱還要強而有力的雙臂正將巴奇緊緊擁在懷中,就像生怕稍微放鬆巴奇就會逃跑似的。

眨了眨哭腫的雙眼,酸軟無力的身體、發燙的胎內跟刺痛的後頸上濃厚的Alpha信息素與自己的融合在一起的氣味,巴奇很快想起了昨晚發生了什麼。

結果他還是被羅傑斯給標記了。

這個殘酷的事實讓巴奇心中一慟,下意識地動了一下身體,隨即因下身撕扯般的疼痛而縮起了身子。

戰戰兢兢地將視線往下移,巴奇很震驚地發現在自己被迫打開的雙腿間,羅傑斯那雄偉的性器依然插在自己的體內,兩人連繫在一起的下身、股間跟大腿處都是將近乾涸的黏稠液體,大腿上蜿蜒的血跡早已成了暗紅色,床單更是慘不忍睹。

窗外的陽光清楚地將昨晚的標記過程一覽無遺地展示在巴奇面前,但其實光是從自身肉體上的感受,巴奇不用想就能推測,他大概被羅傑斯狠狠操了一整晚。

經過了一整夜暴力般的性行為,在熱潮退去之後,羅傑斯留給巴奇的只有痛楚,不只是肉體上的,還有更多的是來自心靈。

比起下身後穴內外摩擦的紅腫熱痛、還有身體長時間被壓制、雙腿跟腰的痠麻,來自腹內隱隱發熱的脹痛才更讓巴奇難受。

既然掙脫不了,巴奇索性閉上了眼睛,將手覆在自己後頸那處被咬破的腺體上,細細思量。

熱潮期中的Omega被成結的話,懷孕機率基本上百分之百。

而且在巴奇模糊的印象中羅傑斯還不只成結一次,甚至像現在,即使在自己昏厥過去之後,他還緊緊抱著失去意識的自己,用鼓脹的凶器卡著他的生殖腔,以確保受孕的成功率。

也就是說,巴奇不只是被羅傑斯標記了而已,他一定已經懷上了羅傑斯的孩子。

想著,巴奇緩緩睜開了眼睛,看向羅傑斯的睡臉。

這麼近距離一看,羅傑斯的臉跟史蒂夫真的相當神似,除了體型及大小差異以外,就像過去他們相擁而眠時,巴奇眼中的史蒂夫。

如果羅傑斯就是史蒂夫,巴奇會很樂意懷上他的孩子,但如果不是史蒂夫的話……那麼他寧可死掉,也不願意讓史蒂夫以外的人標記、懷上他的孩子。

用力咬著下唇,不安跟委屈同時湧上心頭,使得巴奇的眼淚不知不覺匯聚在眼眶中。

「……別哭……」

忽然間,低沉而有些沙啞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巴奇抬起頭,剛好望向一雙溫柔而歉疚的藍眸。

「巴奇……」低聲呼喚著巴奇,羅傑斯吻去了他眼角的淚水,「別哭……我的Omega……我的巴奇……」

羅傑斯溫柔的聲音讓巴奇一愣,想起了史蒂夫也時常那麼柔聲呼喚他,眼淚從睜大的雙眼中越流越多,讓羅傑斯有些慌張,連忙有些笨拙地用手抹去了巴奇的眼淚。

「抱歉,很疼嗎?」

沒有回答,巴奇只是看著羅傑斯不知所措地胡亂抹著自己臉的模樣,他們倆人胸口上都掛著的戒指因碰撞而發出了金屬撞擊聲,彷彿敲打著巴奇的心臟。

他好希望這個人就是史蒂夫,而且,他覺得羅傑斯就是,但如果真是他,那麼為什麼他的體型會變那麼多?為什會那麼粗暴地對待他?又為什麼什麼都想不起來?

許許多多的為什麼在巴奇茫然的腦中浮起又消失,最後巴奇只是凝視著羅傑斯,扯開刺痛的喉嚨,再次輕聲呼喚著他。

「史蒂夫……」

才一開口,巴奇就被自己的聲音嚇到,哭喊了一整晚的聲音是如此嚇人的嘶啞,而羅傑斯則是停下了動作,望著巴奇的眼神暗了下來。

「……我不是史蒂夫。」

隨著羅傑斯帶著悲痛般的低聲否定,巴奇突然驚嚇地感覺到卡在體內的凶器猛地跳動並大了一圈,被又硬又熱的肉棒撐開的內部疼得讓巴奇發出了恐懼的哀鳴。

而羅傑斯將手往下移,抓起了巴奇的臀肉往兩旁分開,在巴奇出聲做出可能的拒絕前就用力地往內一挺,更是引出了巴奇的痛叫聲。

「啊!」

羅傑斯瘋狂地撞進巴奇被操了一整晚的甬道內,並啃咬般地吻著巴奇的唇,血味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上下都被羅傑斯弄出血的巴奇全身都因疼痛而痙攣著。

而羅傑斯只是猛力操幹著巴奇,如同宣示主權般低吼著:「你是我的,不是史蒂夫的!」

這次沒有熱潮的緩和,羅傑斯碩大的粗熱摩擦著本就紅腫不堪的肉壁,巴奇只疼得眉頭緊皺、臉色慘白,大顆大顆的汗水跟淚水不斷落下。

「別……啊啊……別動……很痛……」

「不只有痛吧……?」羅傑斯一邊在巴奇柔軟緊致的狹小肉洞中進出,一邊伸手握住巴奇的勃起,「你這裡都硬了……」

就像羅傑斯所說的,硬挺的火熱在後穴內摩擦的確讓巴奇感到了疼痛,同時卻也帶來了無法忽略的快感,而證據除了巴奇勃起的性器之外,從打開來的子宮內湧出的溫熱愛液也鼓勵著羅傑斯,讓他更加大力地搖晃著巴奇。

隨著羅傑斯的激烈抽插,巴奇的肉體跟心靈不由自主地在痛苦跟愉悅中擺盪,而盡管巴奇內心有所抗拒,快感還是逐漸占了上風。

「不……嗚……啊……嗯嗯……」

嘴上那麼泣訴,巴奇的雙腿卻環上了羅傑斯的腰,雙手抱著他的肩,隨著羅傑斯的頂弄而扭動著腰,弓身呻吟。

在痛苦的愉悅中,巴奇自暴自棄地想,或許Omega的天性就是如此淫蕩。

從第一次跟史蒂夫結合,初嘗性的快樂之後,巴奇就明白為什麼Omega要被重重保護,不是因為柔弱,而是那種能夠驅使一切動力的性的原始本能。

再加上巴奇的心中其實認為羅傑斯就是史蒂夫,而這大大影響了他的肉體,令他不知羞恥地沉溺於粗曠而原始的肉慾中。

「舒服嗎……?告訴我你的Alpha是誰……現在幹你的是誰……?」

一邊將陰莖重重頂入早被他頂撞得過度敏感的子宮口,羅傑斯再度低聲詢問著因強烈的疼痛快感全身顫抖的巴奇。

然而即使超乎想像的快感幾乎掩過了痛楚,巴奇依然搖著頭,張著顫抖的嘴唇,用混著啜泣跟嗚咽的低喘努力地說道:「嗚……史……哈啊……史蒂夫……是……史蒂夫……」

他知道,他說的都是事實,他的Alpha只有史蒂夫,而現在操他、令他懷孕的人也只會是史蒂夫,儘管羅傑斯矢口否認。

不論羅傑斯怎麼放任憤怒粗暴地幹他,再度被操昏過去前,巴奇始終只是呼喚著史蒂夫。

在將精液全部射入昏厥的巴奇體內後,粗喘著氣,羅傑斯抽出了依然堅硬的性器,看著大量的白濁混著殷紅的血液從那處被自己蹂躪過度而又紅又腫的穴口流出。

巴奇昏厥前一直喊著的史蒂夫讓羅傑斯內心很暴躁,但同時卻也感到了莫名的喜悅跟安心,但他不想去思考這個原因是什麼,只是抱起了巴奇,讓他躺到了旁邊相對比較乾淨的地方,然後蓋上毛毯以免受寒。

接著羅傑斯走到屋外汲取了雪塊放到鍋子上,用爐火燒熔後,用溫水替昏睡著的巴奇清理著自己折磨過後所留下的殘局。

他的身上到處是羅傑斯所留下的痕跡,不論是咬傷、抓痕,還是紅腫不堪的穴口處,而羅傑斯在心疼自責之餘,卻也無法不感到至高無上的滿足感。

這些傷都是證據,是這個Omega完完全全屬於他的證明。

如同一個成熟而充滿魅力的Omega可以輕易挑動兩國戰爭的那個古老神話,羅傑斯想,如果能讓巴奇完全屬於他,他甚至願意發動戰爭,只要巴奇能永遠陪在他身邊。

想著,羅傑斯輕輕撫摸著巴奇的臉頰,緊接著就為了巴奇的高溫而心中一驚。

仔細一看,巴奇的身體在泛紅發燙,羅傑斯很快就想起,這恐怕是標記後的結合熱,為了穩定受孕後的胚胎著床,Omega自身的一種生理機制。

而且由於這次的標記過程相當粗暴,想必也帶來了影響,看著巴奇因發燒而緊蹙的眉頭,以及額上的汗珠,羅傑斯不禁感到了愧疚跟憐惜。

這都是他造成的結果,在結合熱退燒之前他都必須小心照顧巴奇,特別是要防止受寒。

現在外頭是風雪寒冬,雖然屋內有乾燥的藥草以及食物,用水也不是問題,但巴奇身上僅有的禦寒衣物都被羅傑斯撕毀,只靠著幾條毛毯恐怕沒有用,再這樣下去巴奇很可能撐不過結合熱,他必須想辦法。

不用煩惱太久,羅傑斯很快想起了這付近有喀爾巴阡狼生活的足跡,若是有辦法取得狼皮,他就能縫製保暖的禦寒衣物給巴奇。

於是羅傑斯握起了之前被自己扔到地上的巴奇的匕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表情痛苦喘息的巴奇,毅然決然地轉身,走入了漫天風雪中。

 

 

 

 

 

 

 

 

TBC

 

___

 

 

羅傑斯因為失憶,史蒂夫非理性的黑暗面比較多,但並不是真的黑化,應該算是獸性的本我

下話大概是:史蒂夫為愛妻徒手與狼搏鬥,巴奇為情郎赤身獨闖雪地(哪來的章回小說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