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Yours Forever (2)

上一話在這裡

詳細介紹請看上一篇,本話直接上肉

有半強……唔,其實大盾有點……嗯,所以應該算是強制了,還請注意

什麼樣的盾冬都能吃的再點吧

___

 

 

看著巴奇那雙漂亮的碧綠中彷彿隨時就要落下的透明水膜底下掩蓋不住的疑懼及情慾,羅傑斯在感到了抱歉與愛憐的同時,內在的Alpha卻猙獰如猛獸在叫囂,狂暴地吼著他要撕開這個可憐的Omega,狠狠佔有他、不顧一切進入他的內部、並用自身的精液灌滿他的子宮標記他,好讓他懷上自己的孩子。

而他被獸性遮蔽的心靈部分正在譴責自己,這個Omega心中另有所屬,而且獨自一人隱藏身分來到這裡就只是為了尋找他的未婚夫,他不應該用本能的欲望去傷害這個勇敢又癡情的Omega。

然而他的心底深處有個黑暗的部分正在嘲笑他,『少來這一套,你這個偽善者。』

「不……放開我……!」

無視巴奇的哭求,羅傑斯壓制著巴奇,將自身兇猛的慾望抵在Omega狹小的入口,那裡正違背著主人的心,流著水並不住地抽搐收縮,像是在對Alpha做出邀請。

在羅傑斯應邀用粗硬的頂端撞開了穴肉的皺褶時,巴奇全身都大大地一震,拼命搖著頭,睜著絕望跟哀求的淚眼望著他,顫聲哀求:「別……別進來……求你……我是史蒂夫的……我、我不能讓史蒂夫以外的Alpha……」

「……別怕,」伸出右手覆在巴奇濕透了的雙眼上,羅傑斯全力壓抑著狂野的Alpha本性,用最後的理性低聲安撫著僵硬顫抖的巴奇,「閉上眼睛,把我想成是你的史蒂夫……」

「……史蒂夫……?」視線被遮著的巴奇在聽到羅傑斯那麼說時身體僵了一下,低喘了幾口氣後,巴奇慢慢地張開顫抖的嘴唇,輕聲但堅定地否定,「你不是他……如果你是史蒂夫……你就會停下……史蒂夫從不會這樣對我……」

倒抽了一口氣,盯著身下這個這種狀況還說出刺激Alpha話語的倔強Omega,內心征服慾完全被激起的羅傑斯忍不住歪起了嘴角,他知道自己的理性已經因為這句話而完全垮了下來。

「……是的,我不是你的史蒂夫。」

低沉著充滿情慾跟威脅性的嗓音,羅傑斯原本只是輕輕覆在巴奇眼上的手掌突然加重了力道,用力將巴奇的頭壓在床墊上,另一手抓住巴奇的大腿,凶狠地將堅挺的肉棒大力插入,硬生生捅開了緊窄的小小肉洞。

「嗚……啊、啊啊!」

即使是被迫吞入羅傑斯的慾望,巴奇緊實的內部依然熱烈地迎接Alpha,包裹上來的肉壁溫熱而濕軟,大量液體被擠出,沾濕了他們的下身跟床單。

羅傑斯右手掌心因巴奇不斷湧出的淚水而濕熱,耳邊傳來了巴奇令他心疼不已的痛苦叫喊,但羅傑斯忽略了內心的憐惜之情,繼續用碩大炙熱的凶器劈開這個因身心被侵犯的痛苦而顫抖哭喊的可憐Omega。

視覺、聽覺及觸覺都清楚地告知他,巴奇就要是他的了。羅傑斯的心臟在狂跳抽痛,為了罪惡感,以及即將佔有這個Omega的征服慾,

從他收留巴奇在這裡的那一天開始他就想到可能會有這種狀況,他卻沒有警告巴奇,反而默默地讓情況走到現在這--一個無標記的、成熟而誘人的Omega跟一個失去記憶、強壯又精力旺盛的Alpha共處在孤立於無人雪地中的小木屋中,會發生什麼事只要有點常識的人都會知道。

雖然他並不記得自己是Alpha,但就算羅傑斯是個Beta,如果山姆或者其他任何正常人知道巴奇是個無標記的Omega都不會讓他跟一個陌生男性獨處在一起。

因為一旦Omega發情,在這種荒郊雪地,不可能有抑止劑,不久就算羅傑斯能忍,巴奇自己也會因難耐的熱潮而失去理智,即使他內心極度不願意還是會像個蕩婦那樣扭動著腰,哀求任何人操他。

或者以巴奇剛才的舉動他也可能選擇自殺,但羅傑斯不可能讓巴奇有機會自殺,事實上他剛才已經阻止了。

也就是說,不管羅傑斯是不是Alpha,只要巴奇發情後他們之間會交合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而知道巴奇是Omega的只有他自己本人跟羅傑斯,但他並沒有提醒巴奇這個危險性。不只沒有提醒,還在搜救隊都回去之後繼續讓巴奇跟自己住在一起,所以羅傑斯知道會演變到這種地步都是他的錯。

但他放任了這個錯誤,因為從他第一次見到巴奇就有一種強烈的渴望,這個人是屬於自己的,他打從心底想要得到他。

他從一開始就明白,自己會如此渴望這個Omega不只是因為他身為Alpha的本能。

在遇到巴奇前,羅傑斯最初的記憶,是在漫天風雪中,全身骨肉難以形容的火燙刺痛中睜開了眼睛所見到的被冰雪覆蓋的大軍殘骸。

盡管他身上不合尺寸的衣物像是被撐破般碎裂,讓他的肌膚曝露在酷寒中,但由於他渾身發燙,甚至就連冰雪也被他身上的高溫融化。

他忍著可怕的劇痛,晃晃了發脹的腦袋,從掩埋自己的冰雪中撐起上身,勉力翻過了身,坐在雪地上,茫然地望著眼前的景象。

白靄靄的冰雪中,到處都是屍體。臉上掛著絕望的表情,很多還望著他,讓他心中充滿著冰冷的恐懼跟罪惡感,但他想不起來為什麼會這樣,他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惶恐無措之下,羅傑斯只能想辦法逃離,他內心有個聲音告訴他,他不該活下去,但又有另一個聲音在呼喚他,那是令他懷念不已的溫柔聲音,似乎是他很想見到的一個人。

而當他摸索到自己脖子上的戒指,看到裡頭刻著的一行字時,他下定了決心要試著活下去。

『Your Bucky Forever』

為了這行字,以及那個溫柔呼喚自己的聲音。

當他看到巴奇的瞬間,在巴奇身手覆在他的左胸,聽到他說出「我是巴奇。」時,羅傑斯的腦袋跟胸口就揪緊得發疼,有一堆畫面在他眼前閃過,但最終他選擇無視那些畫面。

即使在那瞬間,羅傑斯已經察覺到趨使自己在冰天雪地中以及內心莫名的罪惡感下掙扎著獨自生存至今的渴求是來自何處,但他不能去回想,也不敢去回想。

後來聽到巴奇跟自己說出他獨自一人隱瞞身分來到這裡就是為了尋找史蒂夫時,他既敬佩巴奇的勇敢,又羨慕那個讓他那麼做的史蒂夫,同時也感到了莫名的焦躁及愧疚。

漠然的憤怒跟罪惡感使得羅傑斯無法去細想,唯一能讓他安心的只有巴奇,他只想要巴奇待在他身邊。

而這份複雜又難以言喻的感情,如今全被強烈的情慾及本能占領,現在趨動羅傑斯的只有一個念頭:眼前被自己壓在身下,因熱潮及恐懼而顫抖的Omega將會是他的。

Omega的內部柔軟而濕熱,緊密熱情地擁抱著Alpha,巴奇苦悶的呻吟在羅傑斯將整根沒入後隱約帶著些許甜軟的嘆息。

「舒服嗎?巴奇……」

明知巴奇內心正在情慾跟理性之間痛苦掙扎,羅傑斯還故意抽送了幾下,弄得巴奇渾身一顫。

「不……」巴奇搖著頭低泣,用顫抖的嘴唇吐出喘息及嗚咽,「求你別動……拔出去……」

「你在說什麼……?」但羅傑斯只是低笑,俯身吻住巴奇顫抖的唇瓣,「我還沒進入你的子宮……還沒成結……還沒標記你……讓你懷上我的孩子,怎麼能拔出來?」

「嗚……嗚……」巴奇被羅傑斯低聲的話語急得哭了出來,他說的全是他最害怕的,他就是不想被進入、不想被成結、不想被標記、不想被懷上孩子……這些如果是史蒂夫,他會覺得非常幸福的行為。

「史蒂夫……史蒂夫……」

巴奇忍不住低聲念著他心中唯一的愛,即使明知如此只會更加刺激這個侵犯自己的Alpha,或者說,巴奇內心深處依然希望羅傑斯就是史蒂夫,希望他能因此想起一切。

然而此舉只是讓羅傑斯內在的猛獸更加殘暴,被本能及內心深沉的慾望控制的羅傑斯無視巴奇的哀聲呼喚,抓住了巴奇的腰,猛力地用自身欲望蹂躪著那處脆弱的柔軟濕洞。

「啊……啊、啊……!」

巴奇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他的內部正被碩大而火熱的硬物粗暴地破開來,粗長的柱身幾乎要讓巴奇的內壁都撐到了極限,他幾乎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上頭的青筋跟跳動的血管,讓巴奇無法不去想,他正在被一個極為強大的Alpha進入他的身體裡,並且大力地在脆弱的肉壁反覆摩擦。

「嗚……啊……好痛……不要……求你……啊!」

這太疼了。巴奇從沒有經歷過如此疼痛的性愛。

在羅傑斯近乎暴力的抽插下即使有熱潮期給肉體帶來了緩和,巴奇還是疼得渾身發抖,眼淚從緊閉的雙眼中不斷落下,除了他從沒被那麼大的異物撕裂開來過外,還有他被史蒂夫以外的Alpha侵犯的痛苦。

他跟史蒂夫大概最早從兩人前後性覺醒,並在巴奇進入第一次的熱潮期時就嘗試過性行為,儘管史蒂夫體質虛,導致信息素微弱到無法完全標記巴奇,但他們兩人相愛的擁抱所帶來的愉悅是無法形容的。

巴奇為了顧慮史蒂夫,都會想些比較不會造成負擔的做愛方式,而史蒂夫總是很溫柔,他會輕暱地撫摸著巴奇的腰,等到巴奇適應才慢慢搖晃他。

然而現在,巴奇只覺得像是被從腹內毆打一般,羅傑斯像是頭猛獸一樣,一插入就整根沒入,並且毫不客氣地橫衝直撞。

巴奇聞到了血的味道,而且還相當濃厚,從下身那即使熱潮期也無法完全緩和的疼痛來看,恐怕不只是肩膀跟脖子,他正被劇烈摩擦的甬道大概也已經流血了。但巴奇無法看清,因為他整個人都被羅傑斯緊擁著,下體不斷被猛力頂撞,而他的尖叫哭喊都被Alpha封在了唇舌裡。

「嗯……唔……嗯嗯……」

然而儘管羅傑斯動作粗暴,而巴奇又百般不願,但Omega該死的本性還是讓巴奇的肉體拾起了快感,在羅傑斯的猛烈進出下,快感慢慢取代了疼痛,並強烈地幾乎要蓋過巴奇的理性,猶如電流般的酥麻快感一波接一波地從被暴力侵犯的下肢傳來,令巴奇哭叫不已。

「嗚嗚……!」

很快地,當羅傑斯重重頂上並摩擦著巴奇的敏感點時,巴奇忍不住弓起了身子,痛苦地被一點都不想要的高潮淹沒,夾在兩人小腹間的陰莖也射出了白濁。

巴奇並沒有時間跟心力體會高潮,接下來他感覺到了陌生的酸脹疼痛,來自體內深處,他知道,這是羅傑斯來到了他的第二重入口處,也就是子宮口。

比起之前更強烈的恐懼壟罩了巴奇的全身,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而那是他最害怕的。在羅傑斯絲毫沒有停歇的劇烈搖晃下,巴奇用盡了最後的力氣掙扎哭喊。

「不……求、求你……不要進來……嗚……不要……不要標記我……」

然而不管巴奇怎麼掙扎羅傑斯都紋風不動,甚至更加用力地撞進他的子宮口,直撞得巴奇腹內酸疼,同時他體內深處的第二入口處不顧自己的想法,在羅傑斯快速而猛力的反覆頂弄下緩緩打了開來,伴隨著大量濕熱的愛液抽搐著,準備迎接Alpha的入侵。

在羅傑斯毫不客氣地捅了進去時,從未體驗過的像是從內部被撕扯開來的劇痛也只是讓巴奇仰頭發出了小小的,絕望而痛苦的嗚咽。

對現在的巴奇來說,沒有什麼比他被史蒂夫以外的人打開子宮口還要難受的事了。

由於身體因素以及未婚前避免懷孕的考量,史蒂夫從沒進入過這裡面,巴奇連史蒂夫都沒進來過的子宮內,現在卻被一個他無法確認究竟是不是史蒂夫的Alpha闖入,並且成結。

又痠又麻又脹又疼的強烈快感讓巴奇無法停止啜泣,他知道自己無法阻止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他唯一能做的反抗就只有不斷地低喃著他心中那個唯一的Alpha。

「史蒂夫……史蒂夫……史蒂夫……」

即使在羅傑斯脹起了粗大的結卡住了他的子宮口,用精液灌滿他,並咬住了他脖子後方的腺體標記了他時,巴奇也只是緊閉著不斷落淚的紅腫雙眼,猶如囈語般地念著史蒂夫的名字,直到他在羅傑斯激烈的抽插下昏過去為止。

 

 

 

 

 

 

 

 

 

TBC

 

 

___

 

 

 

 

 

以下是無聊的碎念,有點虐,是角色死亡式的虐,不想被虐的話千萬不要看!

 

史蒂夫大概其實只要再仔細思考一下早就推斷得出來自己就是史蒂夫。

但他對自己判斷失誤造成全體士兵凍死只有自己活下來還連累巴奇以Omega的身分獨自一人前來這裡救他感到很深的自責與罪惡感,所以他不願承認像自己這樣的罪人居然還活了下來,就只為了再次見到巴奇這個內心最深沉且唯一的願望。

他痛恨自己,不管是那個讓巴奇陷到這種地步的史蒂夫還是親手傷害巴奇的這個自己,再加上他現在還強行標記了巴奇,他更不敢去回想他極有可能就是史蒂夫了……

而巴奇……我想他其實很不安慌亂,他很希望羅傑斯就是史蒂夫,而且他本能地覺得就是,然而羅傑斯對他做的一切卻又讓他不知所措,但如果能確信羅傑斯就是史蒂夫那巴奇大概會不顧自己反過來安慰史蒂夫吧,所以我不太想讓巴奇很快確定(你

要是史蒂夫恢復記憶了?那大概會覺得自己沒有資格跟巴奇在一起,而希望巴奇當作自己死了忘了自己回到家裡吧,還好(?)巴奇已經被他標記懷孕,他怎麼也得承擔起責任,帶著巴奇回去繼承王位舉行了一個新郎新娘都笑不出來的婚禮。

然後史蒂夫就悶頭忙政事,其實是不敢去見巴奇跟他們的孩子,而早就原諒史蒂夫的巴奇並沒有打擾他只是一直默默地等,等著史蒂夫想開,然而史蒂夫死腦筋又沒人點開,於是一直到多年之後,巴奇因疾病過世前,史蒂夫都沒再見過巴奇……

史蒂夫接到噩耗匆忙趕到巴奇的床邊時,巴奇已經永遠閉上了眼睛,他們的孩子將一封信交給因為巴奇死亡而腦袋一片空白的史蒂夫。

當史蒂夫看到上面只寫著「我永遠都是屬於你的,笨蛋。」這一行字時,眼前彷彿浮現起巴奇那麼說的笑臉,這一瞬間,終於理解自己一直以來都錯得離譜的史蒂夫再也忍不住跪在巴奇面前痛苦失聲。

可是他怎麼哭,巴奇都不會再醒來了。

 

這只是各種分支中的一種可能性,本篇會走HE路線不會這樣寫,請各位放心。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