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Yours Forever (1)

填完一個坑可以來開新坑了(

之前提過的一個梗。ABO。大概類似於16世紀的歐洲。貴族小少爺吧唧跟竹馬王子豆芽盾兩小無猜,決定要結婚後不久豆芽在外打仗時失蹤了,於是吧唧隱瞞自己O跟貴族的身分扮成冬兵到前線去尋找豆芽的消息。他遇到了失憶的豪華大盾,一直在他身上看到豆芽的影子,然後有一天晚上吧唧突然進入熱潮,只有大盾在身邊但他心中只有豆芽,然而……

___

 

 

喀爾巴阡山的冬天很冷,被嚴寒的白雪冰封的山谷間,格蘭特公國的將軍山姆‧威爾森正率領著軍隊,冒著風雪在山間行軍。

裹著厚重的毛皮跟披風,跟著格蘭特王國的軍隊後方穿越過山脈的冬兵抬起頭,在包裹著頭及脖子披風下閃爍著光輝的綠色眼眸,望著飛舞著雪花的白茫天空。

終於在天色逐漸昏暗之前他們穿越過了最高的山頂處來到了一處河流邊,並選擇在此處紮營。

雖然河面因極度低溫而凝結,但山姆下令士兵撬開河面,從中汲水。

「……你要不要一起?」

山姆還沒走近,原本站在樹下的冬兵就往後推了開來,搖了搖頭,轉身離開現場,只留下山姆看著冬兵在風雪中逐漸遠離的背影。

冬兵沒有名字,他這個稱號是來自於一個多月前,初冬時突然現身於交戰的軍隊之間,並展現了驚人的戰鬥能力後,被他人冠上的稱號。

嚴格來說他並不屬於這隻軍隊,沒有人知道他的背景,也沒有人知道他究竟為何而戰,甚至沒人看過他在披風跟面罩之下真正的長相,但是一人可抵百人之力的強悍冬兵只願幫助格蘭特公國是不爭的事實。

只要能幫助他們順利越過山脈,找到他們失蹤的史蒂夫王儲,那麼不管是誰山姆他們都只能選擇相信。

在遠離了軍隊紮營的河邊,獨自一人在風雪中漫步的冬兵在天色完全漆黑之前尋找到了一處無人的狩獵小屋。

推開門大至瀏覽屋內模樣後冬兵關上了門,由於原本屋內就備有木材,所以冬兵不需再另外尋找,在火爐上生起了柴火。

明亮的火光令得很快屋內溫暖了起來,冬兵解下了厚重的披風,將上頭的雪甩落地面後掛在椅背上,自己在椅上坐了下來。

隱藏在披風下的是長髮及肩的濃眉大眼,沾上了冰霜鬍的渣布滿他的下巴,精壯而纖細的身材在火光下顯得有些蒼白。

從裝備中拿出了一些乾糧跟水放在桌上後,冬兵將掛在脖子上的項鍊從領口內撈出,項鍊上掛著的,是一枚上頭鑲著海藍寶石的銀戒。

冬兵看著手中的海藍寶石戒指,銀製的戒環內刻著『Your Steve Forever』,原本嚴峻的表情宛如冰雪融化般地柔和而哀傷。

「史蒂夫……」

聽著窗外呼嘯的風雪聲,輕輕將顫抖的唇貼在戒指上,冬兵低聲呼喚著他失蹤的伴侶,並在腦海中回想著他的身影與笑語。

冬兵真正的身分是格蘭特王國的巴恩斯公爵的獨生子,詹姆斯。而他自己最喜歡的名稱,是他的伴侶史蒂夫總是帶著親暱的愛情稱呼他的『巴奇』。

雖然外表強悍,但巴奇其實是稀少珍貴的Omega,而他的史蒂夫是格蘭特王國的王子,也是這個國家目前唯一的王儲,盡管天生體弱多病,依然是個萬中選一的Alpha。

但那並不是他們互相愛戀的理由跟原因,他們從小就在一起,並早在第二性徵覺醒前就私定終身,應該說是他們對彼此的愛決定了彼此的性別也不為過。

他們本來預計要在明年春天結婚,然而一場原本預計很快結束的戰爭打破了他們幸福的未來。

其實史蒂夫本不需要領兵到前線打仗,在加上他身體又不好,很多人都反對,包括巴奇在內。但史蒂夫很執著地表示他要替國家打勝仗才是真正的Alpha,才有資格繼承王位,然後迎娶巴奇。

從小陪著史蒂夫一起長大的巴奇比誰都了解史蒂夫的固執,所以知道反對無效的他一度表示要陪著史蒂夫一起去,但史蒂夫婉拒了,他只說要巴奇等他凱旋回國,盛大的舉行婚禮。

然而史蒂夫沒有遵守諾言。

遍體麟傷的傳令兵冒死傳回來的消息是,他們的軍隊在經過摩拉瓦河谷地時,遭遇了不合時節的猛烈暴風雪,毫無越冬防備的軍隊很快就跟著當地小村莊的居民一起被風雪掩埋。

盡管很多人都認為凶多吉少,但史蒂夫畢竟是唯一的王儲,國王還是即刻派出了由山姆領軍的軍隊冒著危險前往摩拉瓦河谷地搜尋史蒂夫的下落。

而焦急擔心得心臟幾乎快要裂開來的巴奇怎麼也無法只留在家中等待,於是瞞著父母家人,為了不被認出,只能隱姓埋名變裝偷偷地跟在山姆之後,一同前往參與搜救史蒂夫的行動。

雖然巴奇是Omega,但他並不柔弱,而且為了保護史蒂夫,巴奇學習了許多戰鬥技巧,而史蒂夫由於身體虛,信息素相當微弱,甚至沒有辦法標記巴奇。

由於巴奇日常服用藥草壓制自己的信息素,有時他跟史蒂夫雙方的父母都常常感概要是不特別提起,他們站在一起的時候巴奇更像個強大的Alpha。

但巴奇知道,史蒂夫就是他的Alpha,他也只願成為史蒂夫的Omega。

就快到了,史蒂夫最後消失的所在,就在摩拉瓦河谷地,只要到了那裡,他一定可以找到他。

即使史蒂夫在遙遠的森林之外、群山之間,層層河流阻撓,巴奇發誓他也一定會找到史蒂夫,他會將史蒂夫帶回來,他一定會。

然後他們會結婚,他會被史蒂夫標記,生下他的孩子,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是目前讓巴奇在風雪中依然毫不畏懼往前走的唯一動力。

 

 

*** *** ***

 

 

將近急行軍的三天後,山姆跟巴奇他們終於在放晴了的正午抵達了摩拉瓦河谷地。

混在四散開來的士兵中,巴奇焦急地四處尋找史蒂夫的蹤跡,但這裡除了厚重的白雪以及散亂的殘骸,什麼都沒有。

但巴奇不死心,只要有任何可能的蛛絲馬跡他都不放過,不久他在圍著谷地的森林邊緣找到了一間奇蹟似地並沒有被風雪吹垮的民房,並且從內部擺設以及柴火的灰燼,可以研判有人住在這裡。

這個發現令巴奇提振起了精神,當他一路循著屋外雪地的足跡來到了河邊時,他聽到了理應凍結的河道發出了流水聲,緊接著有個高大的人影從冰下破冰而出,右手上還抓著活跳跳的魚。

突如其來的狀況下,兩人一時之間都僵直住,兩雙驚愕的眼眸互相凝視。

巴奇很快就看清楚了那人的長相,金髮碧眼,眉目之間神似史蒂夫,然而男人在冰天雪地下赤裸著的上身擁有異常健壯的肌肉,跟瘦弱蒼白的史蒂夫完全不一樣。

而最吸引巴奇注意力的是這個人脖子上掛著的戒指。

巴奇不可能遺忘,那璀璨的紅寶石是七月的誕生石,也是他跟史蒂夫交換的訂婚戒指。

情急之下,巴奇也不管河水刺骨的寒冷,朝著一臉錯愕的盯著自己的金髮男人衝了過去,一把抓起了戒指,翻過看向戒環內。

當看到裡頭所刻著的,『Your Bucky Forever』時,巴奇幾乎都要激動得哭了出來。

果然沒錯,這是史蒂夫的戒指!

顧不得失禮的問題,巴奇抬起頭大聲問道:「你從哪裡找到這枚戒指的!你是誰?叫什麼名字?」

「……我不知道。」那個人眨了眨臉,一臉茫然地看著巴奇,「我什麼都……想不起來。」

從男人臉上的表情跟看出男人不是說謊,巴奇內心很是失望。

這個金髮男人跟他的史蒂夫很像,而且他脖子上還掛著他們的訂婚戒指,讓巴奇一度認為或者該說希望他就是史蒂夫。

然而他跟史蒂夫的體型實在差異太大,怎麼想都不可能會有人能在短短幾天內長得如此強壯。

而且赤身裸體地徒手在寒冬的河流中抓魚這種破天荒的行為,跟從小就在宮闈中長大的史蒂夫完全不一樣。

但這個男人脖子上的戒指是目前巴奇唯一的線索了,如果可以幫助他找到史蒂夫,只有有一點可能性他都會去試。

不過現在……看著男人在冰天雪地下赤裸的上身上的水珠開始凝結,忍不住擔心對方受寒的巴奇解下了自己身上的披風套在男人身上,開口問道:「你住在森林裡的小屋中對吧?」

看到男人抓著身上的披風,有些傻愣地看著自己許久才點了點頭,巴奇又繼續追問:「我可以跟你一起嗎?我有些事想問你。」

男人將視線停留在巴奇身上,熱烈地看著他,笑著點頭。

這個笑容又讓巴奇想起了史蒂夫,內心生起了些許期盼,會不會這個人就是史蒂夫?但是不可能,一個人的體型怎麼可能改變如此之大?可是……

「……我是巴奇。」抱持著一絲希望,巴奇大膽地握起了男人的手,抵到自己的胸口上,凝視著他的眼眸低聲問道:「你記得我嗎?史蒂夫……」

然而男人只是用著奇異的眼光直勾勾地望著他,一會後才緩緩搖頭,「抱歉……我不記得你……我也不記得我的名字……我是史蒂夫嗎?」

內心再度陷入失落的巴奇放開了男人的手,搖了搖頭,「……不,看樣子你雖然長得很像他,而且你還有他的項鍊,但並不是我的史蒂夫……」

「我很抱歉……」看出巴奇的難過,男人輕聲安慰並解釋道,「在我從雪地中醒來時,這個項鍊就掛在我脖子上了,我不知道這項鍊從何而來,也不知道你的史蒂夫去了哪裡。」

「謝謝你……請你不要道歉……」巴奇勉力笑了笑,「我想我一定可以找到他的。」

他的史蒂夫只有一個,在不能確定這個人有沒有可能是他的史蒂夫前,他不會稱呼他史蒂夫,但的確他必須給他取個名字以便稱呼,於是巴奇想了想,決定用史蒂夫的姓去稱呼他。

「羅傑斯……我可以稱呼你羅傑斯嗎?」

金髮男人微笑著輕輕點頭,接受了巴奇給他起的這個名字。

他們回到了小屋後,將手中的魚放到爐邊,羅傑斯生起了柴火。

「謝謝你的披風。」一邊道謝一邊將披風遞回給巴奇後,羅傑斯請巴奇坐在火爐前的椅子上,而自己也在一旁坐了下來,並從桌上的水壺中分別倒了兩杯水給巴奇跟自己。

捧著水杯,望著爐火以及上頭的烤魚,在羅傑斯的注視中,巴奇慢慢地將自己為何會來到這裡的事說給了他聽。

因為他沒有記憶所以巴奇反而不用隱瞞自己的身分,一五一十地通通說了出來,一方面也是懷有,假如這個人是史蒂夫也許他會想起來的期望。

然而盡管羅傑斯盯著巴奇的眼神相當熱烈,但並沒有任何關於回復記憶的跡象,只是望著巴奇。

「……我很佩服,你身為一個Omega卻為了你的未婚夫冒著生命危險獨自前來……你一定很愛他吧。」

羅傑斯的問題讓巴奇低下了頭,聲音有些顫抖,「這不是愛不愛的問題……我從沒想過……沒有史蒂夫的未來。」

兩人沉默了一會,除了不時呼嘯的風聲,只有柴火燃燒著的聲響,直到羅傑斯緩緩開口打破沉默。

「放心,我也會幫你一起找的,在找到之前你可以先住在這裡,我相信你一定會找到你的史蒂夫。」

「……謝謝你……」羅傑斯的笑容讓巴奇差一點就要將史蒂夫喊出口,但他咬了咬下唇,「羅傑斯。」

就像羅傑斯所說的,在這之後他都陪著巴奇一起尋找史蒂夫的蹤跡,即使在兵糧不足,真正的嚴冬又即將來臨,山姆他們決定先回去向國王報告而撤軍之後,由於巴奇不想放棄任何一絲的希望,決定留下來繼續尋找史蒂夫的蹤跡時,他也大方地讓巴奇留下來,住在他的家中,還睡在唯一的床上,而自己則睡在餔著稻草的地板上。

有時候看著羅傑斯的一舉一動,巴奇會忍不住想,也許這個人就是史蒂夫。

常理上巴奇知道這個人不可能是史蒂夫,但是種種跡象又讓巴奇無法完全拋棄這個可能性,每當在羅傑斯身上看到了史蒂夫的影子時巴奇都會感到迷惘。

他們在小木屋裡相安無事的過了三天後的某個夜晚,睡在床上的巴奇突然感受到了自身內部的異變,因突然從體內湧上的熱潮而睜開了雙眼,滿身大汗的喘息。

原本睡在地上的羅傑斯也站起了身發愣地盯著他,爐火照耀下,令他的眼神相當駭人。

從自身以及對方下體的異狀,還有瀰漫整間物內的濃郁甜膩的氣味,巴奇馬上就理解發生了什麼。

但這不對,巴奇不應該在這種時候發情,而且他出門前早就服過有抑制作用的藥草。

但很明顯地,不只是自己的狀況,從羅傑斯的反應中,巴奇也可以察覺到,原來羅傑斯是個Alpha,而且這個Alpha正被自己--一個正開始進入熱潮期的Omega引出他的本能慾望。

而巴奇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在本能的趨使下,很快地羅傑斯就會失去理性,去侵犯他、標記他,這不是羅傑斯的錯,而是身為Alpha的本能。

盡管巴奇的確懷疑羅傑斯就是史蒂夫,但毫無確切的證據,只要無法確定,他就不能讓這個Alpha佔有他。

要是被史蒂夫以外的人標記,巴奇寧可死去。

「別……別過來……」用顫抖的手摸索著從枕頭下抽出了匕首,巴奇對羅傑斯做出了威嚇,「出去……求你離開這裡!」

然而羅傑斯不只沒有離開,反而睜著發直的雙眼,口中喃喃念著巴奇的名字,一步一步走向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撲上他抓住了巴奇的雙手,把他的匕首奪了下來扔到一旁,然後將頭埋在巴奇汗濕的頸項間,貪婪地嗅聞。

「你身上好香……巴奇……巴奇……」

抓著巴奇雙手的羅傑斯力氣大得出奇,巴奇怎麼也掙脫不開。

「不……」

因自身難耐的燥熱以及羅傑斯強大的信息素壟罩著,巴奇全身都酸軟無力,只能看著羅傑斯翻身壓上自己,無力地搖頭躲避著他的吻,哽咽出哀求。

「放開我……!」

然而巴奇的拼命掙扎在羅傑斯面前是那麼地軟弱,他輕易地就分開了巴奇胡亂抽動的雙腿,架到自己肩上,然後撕開了他的衣物。

巴奇絕望地看著羅傑斯用他碩大的欲望抵著自己被體液浸濕的入口,這是第一次,他如此痛恨Alpha與Omega之間的差異。

 

 

 

 

 

 

 

 

TBC

 

 

___

 

關於史蒂夫是怎麼變大隻的,大概是生死存亡之間的Alpha異變(咦

而巴奇的突然發情其實是被史蒂夫影響的,他本能的想要巴奇,不只是肉體還有靈魂上的渴望,即使沒有記憶

無人的雪地小木屋,發情的Omega跟Alpha,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應該不難想像吧(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