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BODY TALK (8)完結

前面章節請走AO3這裡

 

(注意,第一話開頭就是Non-Con,無法接受者勿入)

2014年6月13日開始歷經了兩年,因為點文活動開始的系列終於完結了,在這裡先感謝一直惦記著這個系列的讀者姑娘們

什麼樣的盾冬都能接受再看看吧

___

 

 

微彎著腰將冰毛巾敷在被自己拉到床上坐下的史蒂夫那張被自己打腫的臉上,巴奇盯著史蒂夫帶著歉意的苦笑,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後在他身旁坐了下來。

史蒂夫有些意外地看著巴奇坐在離自己只有一根手指距離的右方,根本不需要他伸出手,只需稍微往旁邊靠近,就能碰觸到的範圍內,而巴奇的態度卻相當自然,沒有恐懼、毫無厭惡。就像他從來沒對巴奇做出過那些欺瞞、監禁、強迫性侵等等令人髮指的行為。

在關心地望著自己的巴奇與過去巴奇同樣關心地凝視著自己的模樣重疊的瞬間,史蒂夫猛地感到內心對巴奇的感動與罪惡感是那麼激烈地翻湧而上,並幾乎將他整個人淹沒。

在史蒂夫還沒注射過血清,還沒因內心對巴奇深沉的感情及慾望而做出不可挽回的罪行前,每一次自己逞強受了傷,巴奇總是會像現在這樣,一邊替他冰敷、療傷,然後陪在他身旁。

而如今就算自己對巴奇做出了那麼多可怕又自私的行為,巴奇對待史蒂夫卻始終像以前,永恆不變,史蒂夫不知道該怎麼才能表達出自己內心對巴奇的愧疚、感激以及那無法壓抑消去的愛戀。

盡管史蒂夫激動得幾乎全身都在微微顫抖,巴奇只是一言不發地凝視著史蒂夫眼中不斷閃爍變換的情感色彩。

剛才巴奇揪著史蒂夫的衣領回到了房間時,剛從賈維斯那裡取得了附近最好的一家印度餐廳資訊的布魯斯與東尼正要走出門口。看到史蒂夫臉上的瘀青紅腫,兩人都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了然於心地向巴奇表示他們要去用午餐,有需要呼叫賈維斯即可就雙雙離開了房間,留給他們兩人好好把話說開的空間與時間。

雖然不知不覺間將其他人,甚至另一個時空的他們都牽扯了進來,但打從一開始這就是只屬於他們之間的私人問題,必須他們兩人自己解決。

一邊在內心感謝布魯斯他們不說出口的體貼,一邊給史蒂夫準備冰毛巾敷臉,巴奇在內心思考著該怎麼跟史蒂夫談清楚,關於自己、還有他兩人之間的了斷。

從有些恍神的狀態回過神,眼前那雙望著自己的蔚藍雙眸中抹不去藏不住的依戀讓巴奇內心湧上一種近似感慨的心情。

即使經歷了那麼多,有些事情永遠不會改變。史蒂夫對自己的這份感情大概永遠都無法改變,就像對巴奇來說,史蒂夫永遠都是他最要好的摯友,不管發生什麼都不會變一樣。

或許從一開始他們就應該選擇面對面坐下來,把內心所有的話都開誠佈公地說清楚講明白。然後做出彼此都能接受的妥協,以及雙方都該得到的罰責。

想著,巴奇凝視著史蒂夫,平靜地輕輕開口問道:「……史蒂夫,你愛我嗎?」

這是第三次,巴奇對史蒂夫問出同樣的疑問。

第一次是在史蒂夫永遠無法遺忘的那輛飛馳的火車上,而第二次巴奇尚未恢復記憶。

這一次,經歷了這許多曲折離奇之後,完全恢復記憶及感情,並接觸到了另一個世界的自己的回憶與感情後,史蒂夫跟巴奇心裡都有所覺悟,這恐怕將會是巴奇最後一次問出口,也是史蒂夫最後一次回答的機會。

而史蒂夫的答案,如巴奇預料的一樣。

「對不起,但是我依然愛你。」不知道巴奇想要的是什麼答案,史蒂夫只是坦然不諱地直視著巴奇的眼神,愧疚中帶著誠懇的深情,「即使經過了那麼多……巴奇……我還是無法停止愛你。」

史蒂夫真誠無畏的答案,讓巴奇也得出了自己內心的決定。

「……即使你說對不起,我也不會原諒你,史蒂夫。」那麼說著的巴奇臉上卻是柔和的微笑,並伸手握住史蒂夫因巴奇的主動碰觸而僵硬發熱的手,「就像我很久以前說過的,等到你跟別人結婚,生一堆孩子,老得走不動了,我就會迎接你,打從心底對你說我愛你,這是我對你唯一的要求,但是你沒有做到,而且我想,你大概永遠也做不到,是吧?」

「……是的,巴奇……」第一次,史蒂夫垂下了頭,避開了巴奇的眼神,低聲回道:「即使是你的要求,我也沒辦法做到……我沒辦法跟別的女人結婚,沒辦法跟你以外的人生孩子……我無法在愛著你的同時,去擁抱別的人。」

史蒂夫並沒因為歉疚或罪惡感甚至是一時的逃避而對他說謊這件事讓巴奇感到欣慰,所以他握緊了史蒂夫的手。

「那麼,我永遠、永遠不會原諒你……」感受到手中史蒂夫的動搖,巴奇輕輕笑了起來,「我也不會跟別的人結婚,不會跟別的人生孩子,我會一直看著你、一直陪著你,直到你死的那一天,我們永遠都是彼此最要好的朋友。」

另一個世界的巴奇在帶走另一個世界的史蒂夫前曾經對他說過,他很愛史蒂夫所以永遠不會原諒他,要他永遠都無法離開自己。

而巴奇的不會原諒,則是一種對史蒂夫跟自己的--

「這就是……我對你的懲罰。」

一切都看史蒂夫自己本身的感情,只要他還愛著巴奇的一天,巴奇就永遠不會對史蒂夫說出我愛你,他會陪著史蒂夫,會跟他一起戰鬥、與他攜手走過未來的人生,但他永遠不會原諒他,也不會對史蒂夫說出他其實也愛著他。只要史蒂夫還愛著巴奇的一天。

而同時,不能說出對史蒂夫的愛,也是巴奇對自己的懲罰。為了他拋下那個可憐的他曾經的未婚妻,而選擇了史蒂夫的懲罰。

一直到兩人攜手走過生命的盡頭,他才會在另一個世界的路上,對他輕聲說出他等了一輩子的告白。

望著巴奇的微笑,史蒂夫的視線逐漸模糊,狂喜跟狂悲同時淹沒了史蒂夫的內心。

他幾乎不敢相信,即使在自己對他做出了那麼多以愛為名的傷害之後,巴奇卻依然願意陪著他,而同時,史蒂夫的心臟也因巴奇所說的懲罰而猶如被挖出了一個洞般淌著血。

巴奇永遠不會愛他,永遠不會原諒他,卻會用下半輩子永遠陪伴著他,這是多麼絕望又多麼幸福的未來。

他的願望已經實現了部分,這麼一來,巴奇永遠不會成為自己的,也不會成為任何人的,對於他這樣的罪人來說,他還敢再奢求什麼比這個更好的結果?

「……謝謝你,巴奇……」抑止著想緊緊擁住巴奇的衝動與激情,史蒂夫抓住了自己的大腿,十指幾乎要掐進了肉裡,沉浸在至高的幸福與無比的悲哀中,好一會後才帶著哽咽地笑了。

 

 

*** *** ***

 

 

半年後。

復仇者聯盟根據情報,來到了藏有九頭蛇基地的東歐某小國,在各自組隊分散開來潛入基地內部後,一個人獨自行動的娜塔莎勇猛且優雅地擊退了走廊上的敵人,但在闖入房間時卻被埋伏在暗處的逮著機會,朝著她的正面射出了子彈。

千鈞一髮之際,美國隊長的圓形盾牌突然從後方飛過來,替娜塔莎擋掉了子彈,並擊昏了那名藏在暗處的敵人。

然而娜塔莎不只沒有感謝之情,反而露出了嫌惡的表情,盯著突然出現在身旁的黑衣人。

「嗨,娜塔莎,」在幫娜塔莎崩掉最後一位敵人後,舉著回到手中的盾牌,剪短了頭髮一身黑色制服的巴奇轉過頭,對著身後的娜塔莎拋了個媚眼,近似調笑地說道:「即使妳今天也是如此表情也依然美麗。」

「我沒打算對犯罪者以及一個如此簡單就放過犯罪者的傢伙擺出好臉色。」

冷冷地哼了一聲,娜塔莎瞪著巴奇,一點都沒有壓抑自己的極度不滿。事實上從聽到巴奇的抉擇之後,她就即刻大方且明顯地表達了對他這個決定的不以為然。

即使已經經過了半年多,而且事不關己,但或許是因為受到實質傷害的所有人都原諒了史蒂夫,甚至包括不管是肉體還是心靈都受傷害最深最重的巴奇在內都沒有一個人對史蒂夫表示追究之意,娜塔莎才更加憤慨。

所以這半年來娜塔莎只要一見到史蒂夫跟巴奇就一張臭臉,特別是史蒂夫,有時候還會加上冷嘲熱諷,但不論是史蒂夫還是巴奇都笑笑地承受,這讓娜塔莎覺得自己反倒像是在無理取鬧,而更加不爽。

「你這是典型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巴恩斯,而你甘之若飴地讓他操控了你的感情跟心靈。」

「我知道,但我知道我也操控了他的……或者一開始我們就是互相操控。」巴奇聳了聳肩,將手中的盾牌甩了甩,將上頭沾上的血跡甩去後,低聲回道:「而且我說了永遠不會原諒他。」

翻了個白眼,娜塔莎一手插著腰另一手指著巴奇的鼻子,「沒錯,而你還跟你號稱永遠不會原諒的加害者同居,不管做什麼都跟他一起出雙入對。」

就像娜塔莎所指出的,這半年來巴奇都跟史蒂夫同居在一起,絕大部分的任務都在一起,於公於私兩人都幾乎形影不離。

「我們是同居,但並不同房,而且目前為止我們連親吻都沒有,將來也不會有。」巴奇笑了笑,瞇起雙眼望著在另一邊一身美國隊長制服,揮舞著右手,快步朝向這裡走來的史蒂夫,低聲說道:「因為我們永遠都是最好的朋友。」

永遠、永遠。

巴奇心中的房間已不再是當年昏黃的布魯克林,而是他們現在同居的公寓,明亮而溫暖,原本史蒂夫跟巴奇撕成碎片的合照縫縫補補地掛在牆上,照片中的兩人摟著彼此的肩膀開心地微笑著。

窗台上,一株純白的花正含苞待放。

 

 

 

 

 

 

 

 

 

 

END

 

___

 

 

這是一個絕對的HE

關於這一個系列,想說的很多,也打了一大串後記但想想大概也沒人想知道我的心情XD還是全刪了

總之完結了,謝謝從2014年6月13日開坑以來(如果有的話)就一路陪過來的讀者們

 

我要留言